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心!”杰西卡一声惊呼。与此同时,一个黑衣人从窗户上被破开的大洞钻了进来,猛地朝与红发少女站在一起的老者扑了上去。
红发少女拉住老者就地一转,转眼间两人的位置就已经调换过来。面对黑衣人两手反握的短刀,红发少女不闪不避,迎着对手冲了上去。
而一旁的成熟青年反应也不慢,两只手上的手套上瞬间生出几根长长地利刃,从侧面和红发少女形成了夹击之势。
“不对!”杰西卡刚要出口提醒,场上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红发少女此刻正一拳印在黑衣人的额头,而几乎不分前后,成熟青年左手的利爪也接触到了刺客的腰间。没有任何接触和碰撞,也没有出现意料中鲜血飞溅的场面。两人的攻击如同在空气中掠过,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红发少女从黑衣人身上整个穿了过去。
“……他只是个幻影而已!”杰西卡的提醒这时才传进两人耳中,不过却已经迟了。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幻影所吸引的时候,另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衣人突然凭空出现在相反的方向,手中的短刃带着冰冷的寒意直指手足无措的老者。
而这个时候,红发少女和成熟青年因为之前的幻影的缘故,都不在老者身边,想要折返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混蛋!”红发少女回头看见这一幕,拼命想要停住因为巨大的惯性而向前冲出的身体,两眼赤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成熟青年的手套转瞬间又从两把利爪变成了一根长鞭,猛的朝老者的腰上卷去,看样子是想把老者拉到自己身边。
此刻,刺客的短刃已经离老者只剩下了不到一标准尺的距离,而青年的长鞭才刚刚挥到半空中。
情况万分危急……
正当所有人万念俱灰的时候,一只晶莹剔透的小手突兀地出现在短刃前方。和一般人的手不同的是,这只手的每根手指上都有一片异常锋利的指甲。五片指甲往中央一合,顿时把利刃笼罩在中间。
下一秒,五片指甲和利刃猛烈地撞击在一起,摩擦产生的剧烈火星四散飞溅。在刃尖接触那只手的掌心之前,短刃去势已尽,终于无奈地停了下来。
所有人长出一口气,谁也没有看清楚金发少女是怎么出现在老者身边的。
与此同时,金发少女的另一只手已经朝刺客当头落下。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怀疑这只小手的威力。黑衣人果断地放弃了手中的短刃,瞬间抽身疾退。
这个时候,成熟青年甩出的长鞭正好在老者腰上缠了一圈。
看到红发少女也已经回到老者身边,同时做出戒备地姿态,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下一秒,他整个人一分为三,三个一模一样的黑衣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其中两个一左一右朝老者猛扑而来,趁大家的注意力被那两个黑衣人吸引,另一个黑衣人从容地退到墙边,从窗口一跃而下。
即使明知道逃跑的那个才是真身,几人却也不敢放任冲过来的两个黑衣人不管。
等两个幻影消失在众人眼前,红发少女气鼓鼓地挥了挥拳头:“实在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捉到那个家伙!”
“这位美丽的小姐,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尽管还有些惊魂未定,但老者依然没有忘记对杰西卡表示感谢。
“不用。”杰西卡转过头看了一眼托尼,回答简短而直接。
“这位小友,想必你就是代替亚历山大参加这次聚会的托尼吧?”看出了两人中谁才是主导,虽然有点不可思议,老者还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一旁的少年身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赛佛隆·霍克,这次聚会的发起人。”
事实上托尼也早就看出了老者的身份。
赛佛隆继续说道:“说实话,两位给我带来了一个大大的惊喜。如果今天没有二位在场的话,也许那个刺客的目的已经得逞了。”
“您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托尼微笑着说。
“对二位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却关系到最重要的生命。”短短的时间内,赛佛隆已经摆脱了刚刚那起刺杀事件的阴影,气度沉稳,笑容和煦语气却不容拒绝,“我会给予二位适当的酬谢,请不要拒绝。当然,如果二位觉得我的生命一钱不值的话,也可以那样做。”
托尼微微有些不悦,却忍住没有开口。
传言果然是最不可靠的,这位赛佛隆男爵一看就不是一个生活在祖上余荫下的小贵族。道听途说来的消息,毕竟没有亲身接触得来的准确。
托尼已经有些后悔答应亚历山大替他来参加这次聚会了,这位这位赛佛隆男爵远比他之前得到的印象复杂得多,竟然有刺客来刺杀他。少年虽然不怕麻烦,却也不希望莫名其妙地牵扯到别人的麻烦当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年的想法,赛佛隆开玩笑道:“二位不是真的想拒绝我的答谢吧,这可是会让一位长者伤心的哦。”
看到阿尔弗雷德在赛佛隆身后挤眉弄眼的样子,托尼叹了一口气:“怎么会呢?”
“老爷!”这个时候,一个侍者气匆匆地走了过来。
“什么事?”赛佛隆不悦地问道。
“有人看到阿纳斯塔西娅小姐拿着她的那把大剑出门去了。”侍者小心翼翼地答道。
赛佛隆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吃惊,只是追问道:“那塞德里克呢?”
“塞德里克少爷和阿纳斯塔西娅小姐在一起。”
赛佛隆用手按住自己的额头,面上露出一丝疲倦的神色。
“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过了一会儿,赛佛隆才开口问道。
“不清楚,只知道他们是向西走的。”
挥挥示意侍者退下,赛佛隆把目光投向托尼:“不知道二位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托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下文。
“他们已经该是追踪那个刺客去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二位能把阿纳斯塔西娅他们两个带回来。”
“难道您觉得他们会有危险?”托尼试探着问道,“刺客都已经逃走那么久了,他们遇到的几率也不会很大。而且我觉得如果真能遇到那个刺客的话,以他们两个人的身手多半是不会吃亏的。”
“这我也知道。”赛佛隆苦笑着说出了一句让托尼疑惑不已的话来,“我希望二位能在他们追上刺客之前找到他们。如果他们已经追上了刺客,请一定不要让他们伤害那个刺客的性命。”
......................................................
感谢必堅大大的打赏,第一次受到打赏,有点小激动。
同时也感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推荐票,不过我有点小贪心,还可以来得猛烈一点吗?新书榜竞争激烈啊!
第四十七章 追敌
“该死的刺客,不要让我捉到你,不然一定让你死的很惨!”红发少女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撑着她那把几乎与她等高的大剑,一只手揉了揉自己微微红肿的膝盖,愤愤不已地骂道。
刺客的能力极为诡异,刚才红发少女明明看到地上凸起一块,一脚踩上去却踏了个空。在处于飞速奔跑的情况下,后果不问可知——她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没问题吧?”成熟青年关切地问了一句。
“当然没问题!”红发少女不假思索地答道。短短一问一答的时间,她膝盖上的红痕已经消退得一干二净。
这个时候,刺客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那我们继续追吧。”成熟青年朝刺客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拉起红发少女的手朝西城门的方向跑去。
“还追,你还能找到那家伙?”红发少女边跑边不解地问道。
“我在那家伙身上留了一点小东西。”成熟青年自信地说,“只要他离我不超过20里的距离,我就能准确地找到他的位置。”
“难道是?”红发少女欢呼道,“这是你宝具的新能力?你的和你的‘流金’契合度提升了,你现在是四级宝具师了?”
“没错!”成熟青年得意地说道,同时凝神感应刺客的位置。
两人在伽德士的大街上一路狂奔,处于两人前进线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不迭。
片刻之后,成熟青年突然神色一变,苦笑着说,“看来我们的速度还不够,如果我们不能再加快的话,也许真要追丢了。”
“什么?”听到这话,红发少女脸色一眨眼涨得通红,“该死的,绝对不可饶恕!”
话没说完,原本就已经很快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三两步就把成熟青年甩到了身后。
“等等我!”成熟青年试图伸手抓住少女,却一把抓了个空,忍不住破口大骂道,“笨蛋,把我甩掉了,你知道刺客的位置吗?”
这时红发少女已经把成熟青年甩开半条街的距离,闻言不得不来了个紧急刹车,一脸郁闷地回过头来:“麻烦的家伙,你快一点啦!”
……
同一时间,一个金发少女正背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沿着红发少女两人之前的路线迅速奔跑着。
吸血鬼少女的速度明显比前面的两人要快,虽然出发的时间晚了几分钟,却并没有被甩开多远。也不需要担心走错路,街边那些惊魂未定的行人是最好的路标。
虽然托尼不知道赛佛隆哪来的把握那个刺客不会再杀个回马枪,但他也懒得去关心这个老头的安危。和老者许诺的报酬关系不大,本来他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的,但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面对老者奇怪的请求,托尼的冷静最终没能战胜心中的好奇。
虽然看样子状况和想象中的雇凶杀人不太一样,但凡是无绝对,尤其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如果惹上什么麻烦的事情,大不了带着杰西卡跑路就是了。紧紧地搂住金发少女的脖子,少年不负责任地想。
“抓紧了!”杰西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完全走直线没有任何转弯,金发少女话刚落音,人已经从前面一个惊慌失措的胖子头上一跃而过。
伏在少女背上,托尼只觉得迎面的寒风拼命往脖子里钻,虽然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但他被风吹得通红的鼻子,却证明了他确实不太适应北地的气候。
“啊秋!”少年年很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
……
西城区的一家旅馆中,二楼最大的套间里住的,赫然是托尼在冰霜玫瑰酒吧里见过的那支外来的职业者小队。
此时此刻,套间的正厅里,那个年轻魔偶师布兰特正和队伍中的神秘召唤师面对面站着。
“少爷,您让我盯着的那个小姑娘有情况。”神秘召唤师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怎么回事?”布兰特皱起眉头。
“我的小宝贝告诉我,那个女孩正在离开伽德士。”
“怎么离开了,这几天不是呆的好好的吗?”
“我的小宝贝只能告诉我她的位置和动向,其它的事情可不在它的能力范围内。”神秘召唤师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我只知道她现在的速度很快,比骑马还要快,从西城门刚刚离开。”
布兰特想了想问道:“你能一直盯着她吗?”
“在一百里的范围内我可以,距离再远就不能保证了。”
布兰特目光闪烁,等了一会突然把手一挥,“好吧,我知道了。”
神秘召唤师转身离开,只留下布兰特一个人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城外一片小树林里,红发少女站在黑衣刺客前方十多米的位置,得意洋洋地笑道:“你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呢?”
而一旁的成熟青年则双手撑住膝盖,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是……是啊……你这个该……该死的家伙……怎……怎么不跑了?”
黑衣刺客从腿部的皮套中抽出两把短刃,冷哼一声,谁也无法看见金属面具下的表情。
把一人高的巨剑斜拖在地上,红发少女收起脸上的笑容,不紧不慢地朝黑衣刺客一步步逼近。
成熟青年的呼吸也变得顺畅了一些,右手的手套变成了一把细刺剑握在手里,左手的手套竟然变成了一张细密的大网,网格上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尖刺。
看到这样一件凶器,黑衣刺客不由戒备地退了两步,两把短刃一把正握一把反握,双腿微微侧屈,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看着两人一左一右越来越接近,黑衣刺客故技重施,瞬间由一个变成了三个,两个找上了成熟青年,一个朝红发少女猛扑了过去。
战斗一触即发!
……
“想不到他们两个竟然没有追丢,我还以为那个刺客早跑得没影了。”沿着雪地上的脚印一路飞奔,杰西卡自言自语道。来自于血脉的经验,让她能够清楚地分辨出分别属于三个人的脚印。
“应该是那个成熟青年的能力。”少年又打了个喷嚏,接着说道,“那家伙是个宝具师,你也见到他那双奇怪的手套了。宝具师的能力千奇百怪,完全取决于他们所契约的宝具,也许他宝具的某种能力可以用于追踪吧?”
“赶上了!”金发少女猛地一停,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少年只觉得胸口一闷,猝不及防之下,没说完的话全给憋回了肚子里。
第四十八章 擒敌
小树林里,战斗正在进行。战斗中的双方都没有发现,金发少女和托尼出现在远处的一棵雪松上,正远远地关注着林中的战斗。
“要上去阻止他们吗?”金发少女把目光投向战斗发生的方向,小声问道。
“先等等吧。”托尼两脚站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左手搂着金发少女的纤腰,先想了想,然后轻笑着说,“看样子那个刺客还没有那么容易被击败,我们可以先看看戏。”
战斗的情况正如托尼所说的那样,虽然刺客处于下风,但红发少女和成熟青年想要获胜也不容易。
“混蛋,真是气死我了!”阿纳斯塔西娅气急败坏地骂道。刚刚一剑把一个幻影扫成两段,真正的刺客已经出现在她身后有。转身不及,后背上就多出了一道伤口,虽然伤口并不很深,却让少女愤怒不已。
红发少女的招式大开大合,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反而类似于一些力量型的战士的战斗风格。这个刺客在战斗中则善于利用幻术,本身的战斗技巧也偏向于灵敏型;而红发少女的脾气就比较易怒,相形之下自然很难占到上风。
至于成熟青年,他的战斗方式比较灵活,那双名为“流金”的手套千变万化,一会儿变成刺剑,一会儿又成了一把流星锤。只是花样繁多也同样代表着没有一样精通的,加上他的反应比不上黑衣刺客,花样再多的攻击也只能落在空处。
和少女一样,他也无法分辨刺客分出来的幻影和真身的区别。虽然是二打一,一时之间却也拿刺客毫无办法。
不过刺客的状态也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他的动作像是在刀尖上跳舞,总是以毫厘之差避开两人的攻击,身上其实早就被汗水湿透了。
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呼吸已经逐渐变得急促起来,动作也有一点不像原来那样灵敏了。
让他感到震惊的是,红发少女好像完全不知道疲惫一样,凶猛的攻击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而她后背上刚刚被短刃划过的伤口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一会儿时间竟然已经开始渐渐收拢,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踪影全无。
“可恶,这个女孩身体里流动的难道属于巨魔的血液吗?”黑衣刺客在心里抱怨着,突然一个后翻,险险避开了大剑的一记横扫。
在两个幻影的掩护下,刺客的真身抽身退出十多米。迅速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金属面具上唯一露出的双眼终于闪过一丝狠厉。他清楚地知道,暂时从两人手下脱身很容易,但如果不知道他们追踪自己的手段,自己很快又会被这一男一女追上。
在这种情况下,逃跑并不是不行,只是他不认为自己的体力比得上眼前这个像怪物一样不知疲惫的红发少女。
“你们两个家伙,不要逼我出绝招。”刺客恶狠狠地威胁道。
只是在红发少女看来,他的样子怎么都像是穷途末路下的色厉内荏而已。
“哈哈哈哈!我等着你的绝招呢!”红发少女大笑着把大剑往身前的地上一插,然后嚣张地朝刺客勾了勾小指头。
谁也没有注意到,刺客眼球中的黑色正迅速地被白色所吞没。
“塔西娅,别太大意,小心点!”成熟青年出声提醒道,一边慢慢地从侧面向刺客的后方移动。
“放心啦!”红发少女满不在乎地挥挥手。
就在此时,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矢,刺客猛地朝她冲了过去。
这一刻,刺客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简直突破了空间的阻隔。少女刚刚伸手握住剑柄,就错愕地看到——闪耀的寒芒的刃尖在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至占满了全部的视野。
“塔西娅!”同一时间,成熟青年焦急的声音仿佛来自世界的另一端,清晰而又遥远地传进阿纳斯塔西娅的耳朵。
时间在此定格!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感觉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红发少女感觉双脚又落在了地面上。
“我死了吗?”阿纳斯塔西娅怔怔地站在那里,抬起头来,看到的是阳光下那一头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柔顺长发。
“杰西卡,你怎么来了?”转头看到正在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的成熟青年,又回头看看一脸关切的金发少女,阿纳斯塔西娅如初梦醒,“刚刚是你救了我?”
杰西卡微笑着点点头。
“对了,那个刺客呢?”几乎在第一时间,红发少女就想起了刚刚差点让自己送命的罪魁祸首。
顺着杰西卡的目光望去,身穿黑衣的刺客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这家伙怎么了?”阿纳斯塔西娅不解地问道,“杰西卡你做的?”
“不是我。”金发少女摇摇头,“我刚才只来得及救你下来,并没有伤害到他。”
“那他是怎么了,装死吗?”红发少女这次不敢再大意,把大剑横在胸前,小心翼翼地朝刺客走了过去。
“应该不是装死,大概是用了超出身体极限的大招,现在受到反噬了吧。”托尼远远地走过来,听到红发少女的疑问,出口解释道。
后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径直走到刺客身边。
踢了一脚像死猪一样躺在地上的刺客,红发少女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可恶的家伙,竟敢吓了我一大跳,就准备承受本小姐的怒火吧。”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成熟青年用手捂住脸,作出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
“准备怎么报复他,要鞭尸吗?”来到杰西卡身边站定,少年恶趣味地问道。
就在这时,杰西卡突然发出一声疑惑的轻咦。
然后就看到地上的刺客忽然间剧烈地颤抖起来,把红发少女吓得连忙退了两步。他身体抖动幅度之大,就像癫痫病发作一样,只差没有口吐白沫了。
“这是……怎么回事?”托尼惊疑不定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
杯具了,凌晨的时候电脑突然挂掉。今天拿到修理的那里看了一下,说是主板出了问题,貌似问题不小。现在借的朋友的上网本码字,键盘和屏幕都好小,打字慢不说,才两个钟头就感觉脖子要断掉了。
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上网本朋友最近也要用,最近更新的时间大概不会太稳定。不过字数我还是会保证的,只要不出现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就算过年的时候也一样不会断更。
<href=www.>www.
第四十九章 血肉反噬
几人惊疑不定地望着地上的刺客。
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嘶嚎从刺客口中传出,转眼的时间,他身上的肌肉就像气球一样越胀越大。只听到一连串的“撕拉”声,刺客身上的紧身衣已经被撑开了道道裂口,露出里面与人类截然不同的墨色皮肤。
伴随着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声惨嚎,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刺客在地上激烈地在地上翻滚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红发少女心有余悸地站在几步之外,似乎有些怀疑自己刚才那一脚的威力。
“血肉反噬吗?”托尼注视着刺客身上的变化,自言自语道。
虽然也是第一次见到,但他几乎已经确定,这个刺客是一个妖魔战士。大概是因为使用了超出本身极限的能力,此刻正承受着体内妖魔血脉反噬的痛苦。
托尼只是在书上了解的关于妖魔战士血脉症的情况,上面的描述和他现在的样子大同小异。据说妖魔战士的血脉症差不多平均每周都会发作一次,看着刺客的身体几乎胀成一个圆球满地打滚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要是妖魔战士的血脉症发作起来都像这样痛苦的话,那为什么他们大多数都有些心理变态就不难理解了。
只是托尼有些好奇,这个刺客融合的究竟是哪一种妖魔血脉。
要知道妖魔只是人类对来自异位面的邪恶生物的统称,实际上它们相互之间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有的甚至根本就来自不同的位面。
经过数百年的战斗和接触,人类,尤其是人类职业者对妖魔的了解也不再是一无所知。按照妖魔的来历,大致把它们分成了四系,分别是来自于深渊的恶魔系,来自于地狱的魔鬼系,来自于九幽的妖鬼系,还有其它种类繁多,又不属于以上三系的其它系。
由于这些妖魔的种类过于复杂,到现在为止,除了一些常见的妖魔——恶魔系和魔鬼系的大部分以及妖鬼系的少部分之外,其它一些不常出现的妖魔品种,人类对它们的了解极为有限。即使是一个专门研究妖魔的生命炼金术师,也经常会遇到一些未知的品种。
以这个刺客的表现来看,他的能力偏向于制造幻象,还拥有可以瞬间爆发出巨大力量的伸缩性极强的肌肉,这些能力都来自于被他所融合的那只妖魔;对了,还有漆黑的几乎可以吞噬光线的皮肤。
按照能力分析,这种妖魔无疑是优秀的刺客。至少以黑衣刺客表现出来的这些,这种妖魔的所有能力,无一不是大陆上的刺客们梦寐以求的。
难道是一种未知种类的恶魔?托尼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还是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得太少,至少他所了解的妖魔品种中没有对的上号的。
刺客的惨嚎声经久不绝,在地上翻滚了半天,他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条条碎布挂在身上;整个人至少变大了三倍,浑身的肌肉膨胀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和一个真正的皮球也差不了多少了。这样的趋势依然没有停止,让人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砰”的一下突然爆炸开来。
刺客的面具早已经离开了他的脸部,只是因为剧烈痛苦的刺激,他的五官夸张地扭曲在一起,现在能认出是一个人都很勉强,更不要说分辨他的样貌了。
不知不觉之中,所有人离刺客的距离都变得更远了。
红发少女的表现最为夸张,她远远地退出几十米的距离,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刺客爆炸之后血肉横飞的场景。
幸好她所担心的情景并没有发生,渐渐地,刺客的惨叫声变得越来越衰弱,充气似的的身体也开始缩水。十多分钟之后,刺客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的体型,皮肤上的黑色也消褪得干干净净。
众人这时才看清楚,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头黑色的碎发,脸上的皮肤似乎长期见不到阳光,显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虽然此时紧闭着双眼,也能看出他的相貌极为俊美,说不上五官哪一处最为突出,但就是搭配得恰到好相处,让人一看就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如果不是他身上没有任何女性应有的特征,乍一看上去,几人差点以为是一个女孩。
只是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被他的外貌迷惑。
“居然是个小白脸?”成熟青年悻悻地哼了一声。很显然,他还在为刚才两个人都没能拿下对手,还让这个小白脸差点伤到阿纳斯塔西娅事而有些心理不平衡。
“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刺杀赛佛隆大叔,居然还敢逃跑……”站在刺客身前,红发少女越想越气愤,狠狠地在他腰上踢了一脚,“还敢害我摔倒,还敢……”
一把抓住还要继续泄愤的红发少女,成熟青年阻止道:“你再踢就把他给踢死了,等问清楚他的来历再对付他也不迟。”
他这话倒是没有夸张,红发少女的力量极大,而刺客的状态又很虚弱。刚才她一脚把刺客踢得像虾子一样弓成一团起来,呼吸也变得若有似无,再来两脚真可能把他直接踢死了。
这样的女人即使长得再漂亮,将来怎么嫁得出去?托尼腹诽道,同时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要是刺客刚才被红发少女一脚给踢死,那他就没脸再回去见赛佛隆了。
想到这里他不敢再犹豫,连忙开口道:“赛佛隆先生要我们来通知你们,别把刺客杀死了,他要见到活口。”
同时,金发少女也拦在了犹自愤愤不已的阿纳斯塔西娅身前。
“赛佛隆大叔这样说的?”红发少女终于停下了脚步,“那好吧。”
其实赛佛隆的意思是让他找机会把刺客放跑,不过如果照直说的话,阿纳斯塔西娅肯定不会接受,甚至可能怀疑他在说谎。所以托尼灵机一动,就改成了现在的说辞。
而且他也不知道成熟青年是怎么确定刺客的位置的,就算想半路把刺客放跑,没有成熟青年配合也办不到,所以托尼干脆把这个难题推给赛佛隆。
只要刺客不死,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至于赛佛隆会不会有什么其它的麻烦,可不在他的服务范围之内。
成熟青年手一挥,右手手套转眼间变成一根绳子,结结实实地把刺客绑了起来。谁也没有注意到,当他的目光再一次掠过刺客那张脸的时候,眼睛里闪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惊疑。
........................................
作息时间改了有点不习惯,码完一章赶紧上传,求推荐票!另外,有错字之之类的麻烦在书评区提一下,一点精华意思一下。
<href=www.>www.
第五十章 挑衅
赛佛隆宅邸三层的偏厅里,红发少女正不满地抱怨着:“赛佛隆大叔,都怪塞德里克啦。本来我们都已经捉到那个刺客了,谁知道他会那么不小心,明明绑得好好的,还是让刺客给跑了。”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赛佛隆,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采,当年想必也迷倒过不少女孩。越想越觉得那个刺客的样子和他有些相似,托尼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成熟青年,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来,结果却没有任何收获。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
赛佛隆递给托尼一个隐蔽的眼神,然后笑眯眯地把手搭在红发少女肩上安稳道:“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抱怨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都是塞德里克太不小心了。不过现在刺客已经逃跑了,说得再多也没有任何作用,就算了吧。”
“哼!真是气死我了。”红发少女愤愤不平地说,“可是……”
“大叔都说了,大叔不在意。”赛佛隆作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你也不要再责怪塞德里克了,他是一时大意而已,我记得你平时比他还要粗心哦。”
“你怎么可以这样?”红发少女气得直跺脚,“大叔真是偏心眼,我不理你了!”
“好好好……是大叔偏心眼,是大叔不对。”赛佛隆连连告饶,“我们家塔西娅最厉害了。”
“那当然!”少女得意地一仰脖子,像是一只开屏的孔雀。
突然意识到还有托尼和杰西卡在场,红发少女不好意思地吐了一下舌头。
托尼不经意地发现,面对这样的场景,杰西卡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羡慕和向往。即使和她的亲身父亲形同陌路,但只要还是一个“人”,难免心里也会幻想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吧?
那我的家人呢?还有再见面的一天吗?想到问题的答案,托尼心里忽然升起一阵深深地失落。
也许是彼此都想获得一点温暖,不知不觉地,并肩站着的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不约而同地,两人同时转头,四目相对,杰西卡眼角仍有一抹潮红未褪。托尼清楚地看到,一滴透明的晶莹瞬间化成水雾消失不见。
……
接下来的两天,那个刺客没有再次出现。
聚会进行得很顺利,和第一天的无聊不同,在赛佛隆地特意介绍下,托尼见识了不少各个法系职业的特殊能力。
像赛佛隆本人,他就用他改良的召唤阵,从火元素位面召唤来了一个最低级的火元素聚合体。这是一种仅拥有简单本能的元素生命,甚至没有固定的形态,就像一团火苗漂浮在空中。
这个召唤阵和普通召唤阵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以六倍材料的消耗为代价,使赛佛隆这个连学徒等级都没有达到的自由召唤师,成功召唤出了正常情况下需要一级召唤师实力才能召唤出的低级的火元素聚合体。
如果这种改良方式可以应用到更高级的召唤阵上面,这样的手段多少也有些借鉴意义。只是,赛佛隆这种改良方式的应用范围仅限于这一种召唤阵图,让托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有一个自由通灵师,他所契约的圣灵可以使他在一瞬间内豁免任何属性的攻击伤害。看过他的表演之后,托尼不禁有种鸡肋的感觉。一来是时间太短了,几乎连一秒钟都没有。如果是一个反应迅速的战士,或许还可以凭借这个能力抵挡一次致命攻击。可惜拥有这一能力的却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如果不是搭档反应及时,表演的时候都差点受伤,在实战中的运用可想而知。
感觉有点像进入了一家马戏团,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表演层出不穷,不仅仅是托尼,连对这些不感兴趣的杰西卡也有大开眼界的感觉。
在托尼看来,这些表演大多华而不实,不具备任何实际用途。
他不禁心生感慨,难怪这些自由法系者不被大众接受,像阿尔弗雷德那样能创造出多倍控制法的自由法系者毕竟是少数,大多数自由法系者就像托尼所见到的这样,限于本身的能力和眼界,很难拿出什么有价值的成果。
不过也正是因为自由法系者完全被排斥在主流圈子之外,才使得他们即使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成果,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有价值的成果也很难造成应有的影响。
如同阿尔弗雷德的多倍控制法,如果是由某个魔偶大师创造出来的,而他又没有敝帚自珍的话,相信短时间内就会在整个大陆的魔偶师当中造成巨大的轰动。
“怎么样?看了这么多别人的表演,有什么收获吗?”赛佛隆来到托尼身边,笑呵呵地问道。
看到聚会的举办者到来,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托尼刚刚正在思考问题,突然听到赛佛隆的问话,嘴里随口答道:“不错,挺有意思的。”
谁都能听出他敷衍的语气。
马上就有人发话了,是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红袍老者:“赛佛隆先生,这位小朋友是你们家族的小孩吗?对我们研究的这些东西感兴趣?”
“不是。”赛佛隆解释道,“这位托尼·李小朋友是代替亚历山大来参加这次聚会的。”
“你是亚历山大的学徒?”红袍老者意外地向托尼问道。
“我们并不是师徒关系,互相学习而已。”托尼如实答道。事实上作为一个自由炼金术师,亚历山大和在场的这些老者一样,既没有收徒的资格,也没有谁会愿意认他们作为导师。红袍老者的这句话本来问得就不是很恰当。
“互相学习吗?”红袍老者的语气带着一丝嘲讽,“不知道亚历山大都和你学到了些什么,能让我见识一下吗?”
到这个时候,托尼再没眼力也看出来这个红袍老者多半是和亚历山大关系不太好。只是把气撒在一个差了自己几十岁的孩子身上,他的涵养也足以让人鄙视了。
“没问题。”托尼毫不退让,面带微笑地说,“就是不知道你想见识些什么?”
.................................
两章已更,求推荐!!!脖子好酸啊
第五十一章 赌局
“我的期望不高,也许……你能布置出一个最基本的炼金阵?”红袍老者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