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布兰特导师的设计,除了佩服,托尼找不出任何其它的字眼来形容。
相比之下,他所制造的蜘蛛魔偶制造成本是这具人型魔偶的两倍多,无论是在整体结构方面,还是在材料的利用率方面,都被这具人型魔偶完败。唯一胜出的只有材料的昂贵程度,才使蜘蛛魔偶的实际战斗力不至于被人型魔偶打败。
比较两具魔偶的综合性能,倒是在伯仲之间。但考虑到材料的价值和未来的成长性,托尼刚做出蜘蛛魔偶时的那点沾沾自喜早就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了。
他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现在连一级魔偶士地资格都还没有考取,就拿自己和一个九级的魔偶大师相比,真不知道说他太有自信好,还是说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事实上,有智能光脑的辅助,托尼在魔偶学理论方面的自信从来就不需要怀疑。但对于自己糟糕的精神力天赋,他已经越来越觉得灰心丧气了。
要知道他的空间戒指里随时都携带着一块冥想阵盘,即使是在野外露营,托尼也没有放下过冥想的锻炼。和普通一级魔偶士每周一次的冥想频率比起来,他冥想的次数在高塔里的时候就比大多数人都频繁,最近几乎达到了每天一次的地步。这还是因为担心锻炼过度而导致精神力透支,已经有所顾忌的情况下。
可如此勤奋地锻炼,他精神力提高的速度也并不乐观。按照水蓝岛的魔偶师的标准说法,精神力支脉数量又称为精神力阔度,托尼的精神力阔度最近刚刚达到64晶。
二级魔偶士对精神力的要求,最低标准是80晶。按照托尼目前精神力提升的速度,一年之内达到二级魔偶士不算困难。三级魔偶师的标准是160晶,五到十年也不是没有达到的希望。
但关键是冥想对精神力的增长效果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了,现在托尼唯一的手段就是提高冥想的频率。可是一天一次的冥想频率就够夸张了,难道还要提高一些,甚至让他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保持冥想的状态?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四级以前,魔偶师使用的都是同一种冥想阵,四级到六级才会换成更高级的冥想阵图。没有人越级使用高级冥想阵,原因很简单,四级以下的精神力阔度,使用高级冥想阵的唯一结果就是精神力透支。
对于一个魔偶师来说,精神力透支造成的伤害很可能是永久性的,甚至导致职业生涯的结束。
托尼觉得安东尼导师当初的话就像是一个预言,在强悍的事实面前,就连托尼自己对成为四级魔偶师的信心都已经越来越不足了。
要知道多倍控制法只在控制魔偶方面有用,如果精神力不够,很多炼金公式和炼金阵都无法应用。而且多倍控制法还有一个先天的劣势,使用多倍控制法的话,即使技巧再纯熟,也比不上传统控制手法的技巧达到巅峰的效果。
在顶尖的战斗魔偶师面前,一线之差就可以判别生死。永远比最顶尖的战斗魔偶师差一线,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托尼能够接受的。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第六十一章 塞德里克的邀请
捕猎雪蟒的过程没有想象中顺利,不过最终塞德里克两人还是最终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雪蟒魔核。事实证明,邀请杰西卡带着她的血奴们加入这次的狩猎行动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些本就生活在雪山上的魔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那头雪鹰,它锐利的双眼让狡猾的雪蟒无所遁形。
整个狩猎过程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虽然经过了一番周折,第二天傍晚的时候,一行人带着猎物回到了山脚下的哨塔。
还没进哨塔,塞德里克就得意地吹起了口哨。他和红发少女脸上都显出兴奋的神情,雪蟒魔核到手,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这也意味着,他们回到菲尔萨斯之后,就可以摆脱佣兵团预备成员的身份,成为一个正式的佣兵。
“这么说来……你们明天就要离开了吗?”晚餐的时候,杰西卡向脸色微红的阿纳斯塔西娅问道。
因为完成任务之后心情有些兴奋,红发少女喝了不少在伽德士特产的雪烧酒。这种酒可不是小孩子都可以喝的松子酒,作为北地最有名的几种烈酒之一,一瓶雪烧酒足以放到一个成年男子。
相对于红发少女而言,塞德里克显得平静得多,只是稍微喝了一点点,看上去神智完全没有受到酒精的影响。
“有没有考虑过和我们一起去菲尔萨斯?”端着酒杯,塞德里克突然开口问道。
托尼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菲尔萨斯公国?北地佣兵之国?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们不是也准备离开了吗?”塞德里克一口喝掉杯子里最后的两滴酒,“而且目的地也还没有确定。既然还没有确定目标,也就是什么地方都有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是菲尔萨斯呢?”
虽然塞德里平时爱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但现在他显然是认真的。托尼沉思起来,他需要考虑一下塞德里克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诚如塞德里克说的那样,托尼在对魔偶的操纵达到三倍控制的程度之后,就已经产生离开这里的想法了。但一直还只是一个想法,短期内并没有付诸实施的打算。他只是偶尔提到过一次,没想到塞德里克居然记在心里,并在这个时候对他提出了邀请。
“抱歉,我对那个佣兵国度的了解不是很多。”托尼放下手里的刀叉,“我甚至连那里有没有炼金术师公会都不知道,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没问题。”
成熟青年开始娓娓道来。
虽然菲尔萨斯公国以佣兵众多而著名,但很多人容易忽略的是,菲尔萨斯之所以能成为佣兵之国,它优越的地理位置才是最关键的原因。作为连接南方和北地最大的王国塔米埃尔道路的中转站,菲尔萨斯的首都坎德尼同样也是北地最繁华的贸易中心之一。事实上,首先是因为坎德尼贸易中心的地位,为了保证商路的畅通,才催生出了这个公国数量众多的佣兵。
所以菲尔萨斯虽然和巴顿同样只是一个公国,面积也不大,整个国家只有三座城市,但繁华程度却远不是偏远的巴顿能够比拟的。
按照塞德里克的说法,托尼对于那里没有炼金术师公会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不仅仅是炼金术师公会,各个职业公会都在坎德尼设有分会。因为坎德尼特殊的地理位置,这些分会的规模大多数还不小。
而且对于炼金术职业而言,坎德尼还有一个极大地优势,那就是各种炼金材料极为丰富,而且价格还不贵。来自南方的货物和北地的特产在这里集中,作为对材料供应依赖很大的魔偶师,坎德尼无疑是整个北方的广阔区域中最适合定居的城市,没有之一。
看着侃侃而谈的塞德里克,托尼不禁感觉有些不适应。
听他把菲尔萨斯公国说得天花乱坠,还着重描述了针对魔偶师这一职业的天然优势,就像是拼命在推销自己货品的小商贩,习惯了他没正经的样子,托尼还是第一次看见塞德里克有这样认真的一面。
“怎么样?”塞德里克为自己倒上一杯酒,“我觉得菲尔萨斯就是最适合你去的地方。”
“好吧。”托尼放在桌上的几根手指有规律地敲打着桌面,“如果你说的那些没有夸大其词的话,菲尔萨斯确实很适合我。只是……我很好奇,你这么极力邀请我去菲尔萨斯,仅仅是因为那里适合我,没有什么其它的原因了吗?”
“我想邀请你加入远古之风佣兵团。”塞德里克嘿嘿一笑,坦白道。
他的这句话一出口,就连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红发少女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
“为什么?”托尼愣住了。他有些想不明白,自己连一级魔偶师的资格都没有考取,似乎并没有值得他们佣兵团招揽的价值。
远古之风佣兵团的实力,认识这么长时间他也听红发少女和成熟青年两个说过一些。
团长贝雷德是一个七级的血脉战士,作为阿纳斯塔西娅的叔叔,同样拥有不死鸟血脉。虽然只是一个人数不超过五十人的中型佣兵团,但正式成员的平均职业等级都在四级以上,在菲尔萨斯附近一带拥有不小的名气。
要知道佣兵作为一个刀口上舔血的职业,大部分都是一些三级以下的低级职业者。四级以上就可以算是高手了,六级以上的佣兵简直是凤毛麟角。据塞德里克的说法,整个菲尔萨斯公国也找不出超过十个职业等级在六级以上的佣兵。
他所知道的名气最大的几个,包括贝雷德在内,有五个都是七级,另外还有两个八级的,一个九级的,九级以上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除了一个八级的法术师,其他的佣兵高手全是战士职业。
这反映出了佣兵这个行业的职业特点,做佣兵的八成以上都是战士,剩下的就是法术师。偶尔找到一两个不属于上述两个职业的,简直比巨龙还稀有。
因为数量本来就很稀少,再加上职业特点的不适合,佣兵中很少会发现法术师以外的其他法系职业者。
这些法系职业者往往只要一出现,马上就会成为个大佣兵团争相招揽的对象。
其中最抢手的就是对整体实力增益最大的魔偶师和药剂师,再就是可以沟通强大灵物的通灵师,为战友加持各种状态的符咒师也不错。愿意加入的,即使职业等级只有一级,各大佣兵团也肯出资将他们培养到更高的等级。
塞德里克邀请托尼加入远古之风佣兵团,看重的也不是他的战斗力,而是他在战场之外的能力。铸造和附魔都是魔偶师必修的科目,把这些手段从魔偶身上换到武器上远没有想象中难,哪怕只是最初级的应用,对整个佣兵团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况且在塞德里克看来,托尼的那具蜘蛛魔偶至少也拥有相当于三级战士的战斗力,只要战斗经验再丰富一点,即使是上到战场也能发挥一定的战斗力,也不完全是战场上的累赘。
在他的观念中,托尼虽然还没有考取职业者资格——他从没见过托尼佩戴职业徽章——不过单就那具蜘蛛魔偶而言,比大多数三级魔偶士的战斗魔偶都要强。这么算的话,托尼最少也拥有三级魔偶士的实力。
其实对于魔偶师这一职业,塞德里克根本就是一知半解。
事实上,托尼在掌握三倍控制之前,他最多可以控制两倍于自己精神力晶数的命令节点,也就是一百个多一点。这样的水平,比二级魔偶士强一些,却还无法达到三级魔偶士的标准。
现在托尼可以控制三倍于自己精神力晶数的命令节点,他64晶的精神力乘以三就是192,相当于已经超过了三级魔偶士160晶的程度,可以同时控制两个三级智核,或者一个四级智核。如果只看操纵魔偶的技巧,他已经达到了普通三级魔偶士的水准。
但是铸造和附魔嘛,多倍控制法在这两个方面可没有多大帮助。托尼的精神力只有64晶,在这两个方面也只能发挥出一级魔偶士的能力。当然,在智能光脑的协助下,他应该会比一般的一级魔偶士做得更好一些,但也仅此而已,不可能超过二级的水准。
铸造还好一点,蜘蛛魔偶的制造为他累积了一定的经验。至于附魔,从蜘蛛魔偶身上连一个附魔阵图都没有篆刻就看得出来,他在这方面实在没什么研究。
不是他偷懒没学,而是在埃博拉高塔的时候,学徒根本就没有接触这方面知识的资格,最低级的附魔阵图也要在成为一级魔偶士之后才能够学到。
好在布兰特的那些资料里有不少这方面的知识,总算弥补了托尼在附魔方面的不足。他准备抽空给构装体蜘蛛篆刻几个实用的附魔阵,虽然他目前所掌握的附魔阵图不多,也足够让蜘蛛魔偶的战斗力获得一个飞越了。
望着沉思中的托尼,塞德里克不禁有些忐忑。如果能招揽到一个魔偶师,对佣兵团整体实力的提升无疑是巨大的。只是他也隐隐听说过,大多数魔偶师都不太愿意将他们的铸造和附魔技巧用在武器上,这样的行为在正统的魔偶师看来根本就是误入歧途。塞德里克担心托尼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的邀请多半会遭到拒绝。
“如果你可以推迟几天再走的话,我愿意和你们一起上路。”考虑了有一刻钟之久,托尼终于开口了,“至于加入远古佣兵团,可不可以等到达菲尔萨斯公国之后,我看看具体情况再说?”
“当然可以!”塞德里克兴奋地将杯里的雪烧酒一饮而尽。没有立即拒绝就说明还有回旋的余地,这样的回答已经比他预料中的结果好多了。
.....................................................
本章三千字以上,正在尝试提速,求推荐票支持!!!!!!
第六十二章 意外的惊喜
两个空间戒指一共拥有十二个立方的空间,托尼自己换上了新得到的十立方的戒指,把原来那个容量只有两个立方的给了杰西卡——主要用来存放血袋。这段时间托尼制造了足够多的血袋,下次如果杰西卡再燃烧掉一滴原血,就不需要再去捕猎魔兽那么麻烦了。
杰西卡和一般的吸血鬼不同,她不会挑剔经过加工的血液味道不如新鲜的血液。
因为即将要远行,托尼把他新得到的空间戒指里面的物品整理了一下。他扔掉了一些不需要的物品,并把里面大部分的纸质资料留给了亚历山大——上面的资料都已经被他扫描了一遍,在光脑的硬盘里分门别类的储存着。
这样一来,在把原来的空间戒指里的东西都转移过来之后,新的戒指还有五到六立方空间的剩余。再加上一具蜘蛛魔偶、一具缴获来的人型魔偶、一具来自矮人遗迹的断臂魔偶,戒指的空间依然剩下差不多两立方。
要知道空间戒指的数量极为稀少,往往集中在那些顶级职业者手中。这里的顶级职业者,指的是九级以上的,被称为宗师的那一小部分人。
水蓝岛估计是整个大陆空间戒指最多的地方,但即使是布兰德导师,一个九级的魔偶大师,也只有一枚三立方的空间戒指。这样的例子不能代表普遍的情况,大部分和他职业等级相同的魔偶大师,就连一枚只有一立方容量的空间戒指都没有。
拥有十立方容量的空间戒指,在已知的同类物样品中已经属于最好的那一个档次了。布兰特能够如拥有这样一枚戒指,还是由于他的祖上曾经帮助过一个圣阶通灵师,这枚戒指就是那个圣阶通灵师的谢礼。
布兰特是因为本身职业是魔偶师的原因,又加上这次出来历练的确需要一枚空间戒指,他的父亲,安布罗迪家的当代家主才会把这枚戒指暂时交给他使用。谁知道这枚在安布罗迪家传了三代的空间戒指,在布兰特手里呆了还只有半年,就落到了托尼手里。
作为祖传下来的宝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托尼推测,这枚戒指的真正价值对安布罗迪家族而言,也许比布兰特这个三少爷还要高。
当然,布兰特可不会刻意强调这一点。他并不是一个蠢货,反而在魔偶学方面天赋极佳。作为一个典型的实验室魔偶师,只是为缺乏战斗经验才会沦为托尼的俘虏。
他很清楚,戒指既然落到敌人手里,是不可能还给他的,除非对方不了解这枚戒指的价值。事实上他已经在后悔自己当初的不小心,让托尼知道了这枚戒指的来历。他只能期望托尼不会注意到这枚戒指对于安布罗迪家族的重要意义,否则他能够活着离开的几率将大大减小。
这些日子,布兰特每天都处于一种煎熬的状态之中。他从来没有想过,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滋味是如此恐怖,他觉得如果知道自己明天就会死去,他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心脏反而会轻松一些。
他不知道托尼也在考虑一样的问题,到底要怎么处理布兰特?
杀死,还是放走,又或者还有别的选择?这是一个难题。
如果那个神秘召唤师萨格没有逃走,托尼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杀死布兰特,然后再毁尸灭迹。可事实是那个召唤师逃掉了,也许他受了很重的伤,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并没有死亡。和艾芙拉不一样,萨格和安布罗迪家族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更牢固的主仆关系。他的家人都处于安布罗迪家族的“保护下”,所以因为保护不力而畏罪潜逃的几率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年之后……考虑到那个召唤师受伤的因素,最迟一年之后,安布罗迪家族就会得知在布兰特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托尼可以确信,自己将迎来安布罗迪家族的追杀。快的话也许自己只剩下一年的准备时间,如果那个召唤师真的受伤很重,这一时间应该还会推迟一段时间。
只是,到底要怎么处理布兰特呢?
杀死他没有任何好处,只会使安布罗迪家族的报复更加猛烈。不杀他的话,难道把他放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处。还是继续关着他?天啊,这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主意,杀了他或者放掉他至少不用继续浪费粮食。
不知不觉中,托尼来到了关押布兰特的那间储物室门口。
为什么不问问当事人的想法呢?一个有趣的念头突然出现在托尼脑海里。也许布兰特会给他一点启发也说不定,托尼这样想。
“吱呀”一声,储物室的门被打开了。
布兰特表情麻木地蹲坐在房间一角,脸色毫无血色,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憔悴很多,一根铁链绑着他的双手,铁链的另一端则锁在墙上的一个铁环中。虽然这样对待一个贵族少爷不太人道,但总比被塞德里克五花大绑的时候舒服一些。相信布兰特本人也会赞同这一点。
长时间的囚禁似乎使他变得有点迟钝,直到托尼走到他跟前,他才好像忽然间回过神一样。等看清楚来人的样子,惊恐的神色明显地出现在布兰特的脸上。
虽然塞德里克对他来说也同样可怕,但相较而言,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超过十五岁的少年更让他恐惧。虽然他从来没有对他用过刑,甚至没有任何**上的折磨,可他的手段比任何刑法都恐怖得多。
托尼可不会在意他在布兰特心中的形象堪比最可怕的恶魔。
怪只怪布兰特一开始的时候太小看了托尼。
第一天晚上,大概是由于第一次成为俘虏的缘故,加上塞德里克的粗暴对待,前所未有的经历让布兰特心惊胆颤,所有才有了当晚知无不言的表现;第二天的时候,大概是又恢复了他本来的性格,又或者觉得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比较好骗,他言无不尽的内容仅限于艾芙拉同样知道的信息,而对于其它一些托尼感兴趣的问题,却开始卖弄他的小花招。
说谎大概是所有贵族必修的课程,布兰特说的话七分真三分假,纯熟的技巧显然不是一两天练出来的。
而恰巧托尼的个人光脑里有一本教人如何测谎的专业书籍,相对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人专家在这方面的研究,布兰特说谎的技术限于这个世界相对落后的整体水平,显然还有待提高。
于是托尼不再问布兰特任何问题,只是蒙住他的双眼,然后塞住他的耳朵,关了他三天禁闭。
布兰特的意志力没有托尼想象的强,当第三天托尼解开他眼睛上的黑布时,这个贵族少爷已经声嘶力竭,眼泪都快流干了,看着托尼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一个天使。
“有一个问题让我很苦恼。”托尼在布兰特面前蹲下来,注视着他畏畏缩缩的双眼,“我有点犹豫,不知道是把你干掉好,还是放了你好一点?”
不等惊魂未定的布兰特开口,托尼接着说:“塞德里克一直在我耳边唠叨说让我干掉你,踏说你这样活着也挺难受的,不如死了算了,而且那样还可以节省一点粮食,老实说,我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哦。”
“不要!”布兰特颤抖着扑倒在托尼脚下。他这些天一直担心托尼会吧他杀死,现在托尼真的出现在他面前,布兰特心中的恐惧也达到了定点。
托尼退后两步,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倒是觉得把你放掉更省事一点,还不会弄脏地板。只是就这样把你放了,我总有点不甘心。你说怎么办?”
“我可以交赎金,你要多少都可以?”布兰特不假思索地答道。
“据我所知,你现在身无分文。”托尼的语气异常平静,“你知道的,我可不喜欢别人对我撒谎。”
“我没有说谎!”布兰特惊恐欲绝,以最快的速度说道,“我没有钱,但可以写一封信让我家里派人把赎金送过来。”
“时间太长了,我可等不了。”托尼摇摇头。
还以为托尼决定要杀掉他,布兰特疯狂地大叫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用这个秘密来换我不死。”
“哦?”托尼来了兴趣。
如果不是他临时编造的,这个秘密他可以一直隐藏到现在,还认为价值足够换取他活命,似乎真是个了不起的大秘密。
“矮人族的宝藏,我知道就在卡玛洛奇斯山脉这一带,有一个矮人族的遗迹。”
“我一直不知道你戒指里的那张地图有什么用,原来是张藏宝图。”托尼耸耸肩,“这个秘密似乎不够换你一条命。”
“我还没说完。”布兰特急切地说,“也许你能靠那张地图找到矮人遗迹,但最多也就是收获一些金属宝石之类的。你绝对想不到真正的宝藏是什么,不是那些金属和宝石,而是一颗隐藏在王座里的岩石之心。”
“岩石之心?那是什么?”托尼追问道。
“矮人族擅于制造魔偶你知道吧?传说中岩石之心可以控制所有矮人族制造的魔偶。”布兰特呼吸急促起来,“文献中有记载,矮人族的魔偶全都拥有自我意识,根本不需要精神力控制。那个遗迹中想必有不少矮人族的魔偶存在,只要获得岩石之心,你就可以拥有一支由矮人族魔偶组成的钢铁大军。”
托尼很清楚,遗迹中只有一个断了一只手的残废魔偶。但那颗神奇的岩石之心,依然成功地激起了托尼极大的兴趣。
“还真是个不错的惊喜。”托尼自言自语道。
<href=www.>www.
第六十三章 又一个“惊喜”
托尼可不会对布兰特产生半点怜悯之心,即使有些小小的不忍心,也是出于人类的本能。托尼很清楚这一点,并不会因此而影响自己的判断。在托尼看来,布兰特的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如果那一次战斗的结果是布兰特获胜的话,托尼相信自己绝对不可能活到现在。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权即是真理,没有谁会为弱者打抱不平。
现在布兰特虽然受了一些折磨,但至少最重要的生命保住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是的,托尼已经决定了,他不会杀死布兰特,前提是那颗岩石之心真的存在。这样一个消息,对托尼而言的确比布兰特的一条命有价值得多。
塞德里克和阿纳斯塔西娅两个人昨天就去了伽德士,说是在那里等他和杰西卡。
托尼也不愿意耽误太久,决定今晚就去一趟矮人遗迹。如果真能找到那颗神奇的岩石之心,他会如约放掉布兰特。只是释放他的具体方式,托尼觉得还需要琢磨一下。
现在摆在托尼面前的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亚历山大,他必须劝他在一年之内搬家。托尼可不愿意自己招来的麻烦而使这位可敬的老者发生什么不幸。他本来早就想和亚历山大开诚布公地谈谈这个问题了,只是亚历山大这些日子为了他那双义腿简直入了魔,对外界的干扰一概无视,不做任何反应,只是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工作。托尼在旁边对他说的那些,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那一次以后,托尼不愿意影响亚历山大的工作状态,这件事情也就搁置了下来。
本来以为亚历山大会像往常一样呆在实验室一整天,没想到晚餐的时候没等杰西卡给他送过去,他竟然主动从实验室走了出来。
没错,是“走”——用他那双构装体义腿。
大概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在地上行走,加上还不太适应这双新腿,亚历山大走路的姿势有点别扭。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就看得出来,这点小瑕疵并不影响他此刻的好心情。
“今天晚餐做的是什么?”还没进餐厅的门,亚历山大洪亮的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托尼和杰西卡刚刚才把食物端上桌子,看到老者走了进来,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老头,你成功了?”托尼惊喜地问道。
“如你所见。”亚历山大哈哈大笑着给了托尼一个热情的拥抱。
仔细打量着那双金属义腿,看得出来亚历山大下了不少功夫,流线型的外壳打磨得光亮照人,连铆钉和接缝都经过特殊的设计而显得美观大方,几乎完全看不出亚历山大以前的风格为。
只要想想破破烂烂的矿工一号的前身,就知道他以前的风格是什么样子的了。
这双构装体义腿在设计上想必也花了亚历山大不少心思,独立存在的两条腿都需要一个智核和一个能核,限于两条腿有限的空间,怎样合理地安排能核与智核的位置就显得很重要,这需要考虑到两腿的重心和承重结构等种种方面。托尼本来还担心亚历山大在这方面会有所不足,不过现在看来他一个人也能做得不错。
“你觉得怎么样?”亚历山大兴奋地扭动双腿,极力地向托尼展示这双腿的灵活性。
“还凑合。”托尼点点头,半开玩笑地说,“不过如果当初你肯答应让我帮忙的话,肯定要更完美一些。”
当初托尼本来是要帮忙的,亚历山大却坚持自己来。托尼也不是无事可做,于是就没有坚持。
“噢,过去的事就不要再说了。”这个固执的老头连忙转移话题,“前一段时间我们家里好像很热闹啊,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吗?”
托尼还没开口,亚历山大一拍脑门:“对了,我记得你找过我一次是吧?”
“没错。”托尼点头。
亚历山大讪讪地笑了起来:“有什么事吗?我当时没听清楚。”
果然!托尼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只是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的抗议,然后把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大致对亚历山大说了一遍,同时也提出了劝他搬家的建议。
“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吗?”听完托尼说的话,亚历山大有些苦恼地揉了揉脑袋,抓过一把椅子坐下低头沉思起来。
托尼静静地坐在一旁,不去打扰老者的思考。
在这件事情上,他对亚历山大没有丝毫愧疚那是不可能的。要老者放弃他居住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家”,这样的决定并非轻而易举能够做出。
只是托尼对此也无能为力,当初让那个神秘召唤师逃走,就注定了随之而来的报复。对于一个化身为阴影的家伙,托尼没有任何有效的手段阻止他逃跑。
虽然战斗的地点离这座哨塔有一段距离,但这里的位置并不隐蔽,相信敌人发现这里并不困难。
这个世界可不需要讲什么证据,即使不知道托尼和亚历山大的关系,麻烦也会自动找上门。
托尼知道亚历山大不会因此而责怪他,但内心的自责却没那么容易消除。
“好吧,阿尔弗雷德一直邀请我去他那里做客。”亚历山大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现在看来,也许我需要在那里常住一段时间了。不过小子,帮我搬家的差使你可别想逃掉。”
“没问题。”
两人相视一笑,看到老者努力装作不在意的表演,托尼忽然觉得眼眶有点微微发热。
……
矮人族的地下遗迹中,托尼和杰西卡寻找着王座的所在。
按照布兰特的说法,岩石之心藏在“王座”之中。但托尼和杰西卡找了半天,却连发现这座城堡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王座。
难道布兰特在说谎?站在矮人城堡中央位置的大厅里,托尼百思不得其解。他并不认为布兰特说谎的技巧已经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可以做到眼神、表情、呼吸频率和心跳全都不露一点破绽。还是他知道的这个秘密本来就是错误的?
正当托尼举棋不定的时候,光脑的人工智能——熊猫豆豆说话了:“主人,关于‘王座’,我有一个新的发现。”
“什么发现?”托尼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来。
熊猫豆豆侃侃而谈:“我分析了硬盘里全部有关矮人族文字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来自于从赛佛隆·霍克那里得来的古代召唤术资料。有一个有意思的发现,矮人语中,‘王座’和‘熔炉’都是同一个词汇。”
“你的意思是……”托尼把目光投向大厅中那座巨大的熔炉。
……
当杰西卡从熔炉里跳出来的时候,右手握着一枚拳头大小的黑色结晶体,左手还提着一只属于某个魔偶的断臂。
来到托尼面前,杰西卡把黑色晶体递到他手里:“我在里面发现了这两样东西,当时这颗石头被这支手臂抓在手里面,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它掰开。”
看着被杰西卡提在手里的魔偶断臂,托尼忍不住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
上面的截面托尼再熟悉不过了,他可以肯定,这只手臂就是那具断臂魔偶丢失的那一只。想也能想到,魔偶缺少的一只手臂多半也在这个大厅的某个角落,可是当时自己居然只是简单地找了一下,没找到就轻易地放弃了。托尼有些自责地想到,如果不是遇到了布兰特,可能就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这颗岩石之心就永远地和自己错过了。
就在托尼把黑色晶体端在眼前,正准备仔细观察一下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语气充满了惊喜:“意念结晶体?这可是好东西啊,没想到你小子虽然天赋不怎么样,运气倒是不赖嘛!”
“谁?”托尼惊疑不定地四下张望。杰西卡也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奇怪举动而戒备起来。
“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那个声音继续道。
“你是谁?”托尼大声问道,“你在什么地方?”
“好吧,你的问题我一个一个来回答。”那个声音不急不慢地说,“我的名字是埃博拉·布雷恩,想必你也听说过。至于我在什么地方,我就待在你的脑袋里,准确地说是你的意识海里面。所以想要和我交流的话,完全没有必要用那么大的声音,只需要在心里默念就可以了。”
托尼半天没有出声,在心里努力地消化着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你是埃博拉·布雷恩?”过了好一会儿,托尼才试探着问道。这一次他听取了那个陌生声音的意见,没有说出声来。
“没错。”埃博拉·布雷恩回答道。
“你是怎么……”托尼本来想问他是怎么跑到自己脑袋里来的,忽然想起鹦鹉艾斯特尔和他签订的那个所谓的“契约”。他隐隐还记得艾斯特尔当时怎么说的,似乎是要“温养虚弱的灵魂”。难道说,这个埃博拉·布雷恩就是那个时候跑到自己脑袋里来的?
“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埃博拉·布雷恩的声音再次响起,肯定了托尼的想法,“艾斯特尔是我制造出来的,而我现在的状况,是因为那个契约的缘故。”
第六十四章 药剂
时间距离托尼得到岩石之心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三天。
伽德士以南二十里的泥泞马路上,一支由十多辆棚车组成的商队正缓缓地朝着南方前进。北方的主要道路上都铺设有一层石板,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沉重的篷车早就陷入被来往的车轮压得脏兮兮的融雪里去了。
这支商队和大多数来往于伽德士和坎德尼之间的商队没有什么区别,车夫卖力地用长长地皮鞭抽打着拉车的长毛兽,驱使这些慢吞吞的大家伙走得更快一些。
大约二十多个佣兵骑零散地分部在商队四周不远的地方,他们都骑着一身雪白皮毛的曲角雪羚——这是一种北地特有的优良坐骑,耐寒耐饥,在两尺深的雪地上也可以保持一定的速度。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些保护商队的佣兵,都喜欢有意无意地瞟一眼最后那辆篷车,仿佛那辆篷车里藏着什么宝贝一样。
“贝里,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人家都已经进去那么长时间了你还老盯着看,难道从来没见过漂亮妞吗?”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佣兵向和他并行的年轻同伴打趣道。
“你不知道那个金色头发的小妞有多漂亮,我敢说,就连安吉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