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娜小姐夜不一定比得上她。”年轻的佣兵立即反驳道,语气信誓旦旦。
“你也看上那个金色头发的妞儿了?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魅力,你们这么多人都喜欢她。”另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佣兵驱使着胯下的曲角雪羚凑了过来,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那个红头发的更漂亮一点,一看她就是个野性子,在床上肯定够劲。我可不喜欢病怏怏的贵族小姐,**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
“别再吹嘘你的光辉历史了。”最先发话的老佣兵嘲笑道,“谁能为你证明真有那么回事?你大概只是做了一个春梦而已,还贵族小姐呢,你什么时候爬上金雀花酒吧蒂芙尼的床再说吧。”
老佣兵的话引起了周围的佣兵们一阵哈哈大笑,声音传出老远。被嘲笑的中年佣兵恶狠狠地对他们竖起中指:“我知道你们是在嫉妒我的艳遇。”
他的反击换来了更大的哄笑声。
受到笑声的吸引,最后一辆篷车一扇窗户的帘布被掀起了一个角,一双有着红色瞳孔的眸子朝声音发出的位置望了一眼,很快又缩了回去。
“我快要憋疯了。”红发红瞳的阿纳斯塔西娅放下窗户上的帘布,大声抱怨道,“我无法想象我怎么能够像这样在篷车里呆上一个多月的时间。除非我死了!”
“但实际上你才呆了半天而已。”塞德里克说出了事实。
“可是我感觉已经过了一年了。”红发少女闷闷不乐地嘟囔道。
“那你怎么还要呆在这里面?你完全可以出去呼吸更加自由的空气。”塞德里克耸耸肩道。
“该死的家伙!我可不喜欢被人当小丑一样看。”红发少女愤愤不已,把目光转向杰西卡,“难道你不无聊吗?”
“我觉得很好。”杰西卡笑着答道。
红发少女又把目光转移到杰西卡身边怔怔出神的托尼身上,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摇了摇头说:“真佩服这个家伙,居然可以从上车开始一直发呆到现在。要是我的话,一分钟就已经疯掉了。”
对于红发少女的言论,托尼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听到阿纳斯塔西娅说了些什么。如果他愿意解释的话,他会澄清一个事实,他不是在发呆,而是在和一个存在了几百年的灵魂进行非常有意义的交谈。
这是一场发生在托尼脑海中的谈话。
“真是难以想象,你的精神力天赋会差到这种程度”埃博拉啧啧称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情况,灵魂强大得简直不像人类,但精神力嘛,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精神力的韧度和强度差一点就快达到法术师的标准了,但精神力性质却属于分散型,不然你去做一个法术师也许好一点。一个炼金术师要这么高的精神力强度和韧度干什么?我们又不需要用精神力来集中空间中的魔法元素。要知道精神力的韧度和强度越高,精神力的灵活性也就越差,同时也意味着难以催生出更多的精神支脉……我只能说,你实在是太不幸了。”
“也许……你可以说点更有意义的话题?或者提出一些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托尼语气平静地说,“类似的话这几天你已经说了六十四遍了,难道你不觉得烦吗?”
“有六十四遍这么多吗?”埃博拉讪讪道,“老人家年纪大了难免会啰嗦一点,你要体谅。”
托尼郁闷地说,“如果你能告诉我那种药剂的配方,你再啰嗦一点我也不介意。”
“我不是说过了吗?那种药剂根本就不成熟,虽然可以催生出更多的精神支脉,但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使用那种药剂的话,你会在短时间内得到快速的提高,但之后的道路基本上就被堵死了。”埃博拉严肃地说。
“我相信我可以完善它的配方。”托尼笃定地说。
埃博拉用怀疑的口吻问道:“你确定你不会直接使用这种有缺陷的药剂?我了解你的情况,很难相信你会受得住诱惑。只要使用了这种药剂,你就可以在十年内成为六级甚至七级炼金术师。你真的忍得住?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不认为你有能力完善这个配方。”
“我是那么目光短浅的人吗?”托尼的语气中隐隐透着坚定,“我的目标可是成为圣阶魔偶师,不会自己把自己的路堵死的。”
埃博拉沉默不语。
“或者说……”托尼语气一转,“你还能拿出一瓶完美药剂来?”
完美药剂——按照埃博拉的说法,是兰蒂斯文明在药剂学方面的最高成就。任何人服用了完美药剂之后,都会转换成炼金术师的最佳体质。当年埃博拉的精神力天赋也不算优秀,正是因为在兰蒂斯遗迹中幸运得到了小半瓶完美药剂,才让他最终成为了一个圣阶炼金术师。
而他们所说的那种不完善的药剂,正是当初埃博拉利用他手中的最后一滴完美药剂,试图研制出一种类似药剂的失败品。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炼金术师这一职业还没有一分为三,大多数炼金术师对炼金学的三大领域都有研究。埃博拉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声名远播的圣阶炼金术师,他在炼金学三大领域都取得了非常高的成就。
那种不完善的药剂是他晚年的作品,他确实无法相信,一个精神力刚达到一级炼金术士水平的小家伙有能力对他研究出来的药剂配方进行改动。
“怎么可能?”埃博拉激动地嚷嚷道,“我当初要是有一整瓶完美药剂,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那有关完美药剂的消息呢?”托尼还不死心。
“我倒是知道兰蒂斯遗迹里有几个地方可能会有完美药剂。”埃博拉的语气变得有些沮丧,“不过就算告诉你也没有任何意义。那些地方就连我当年也没能成功进入,周围的防御措施比龙龟的壳还要硬,你去的话只是送死而已。”
“那你还是告诉我那种药剂的配方吧,就算我没办法改进它,要是在你的指导下呢?你可是影响了一个时代的最强炼金术师啊!难道也办不到吗?”托尼终于说出了他的真正意图。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托尼发现埃博拉和他那个年代很多著名炼金术师有一个共同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敝帚自珍。托尼还发现了他的几个特点:他在有关炼金术的问题上无法容忍任何错误,又很喜欢听人家拍他马屁,还受不得激将法。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托尼还真别想从这个几百年前的老鬼嘴巴里掏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难道你住在我的意识海里,一点房租都不用付的吗?”见埃博拉依然无动于衷,托尼使出了杀手锏,“原来传说中的最强炼金术师这么小气,还要占一个学徒的便宜。”
“我记得你已经找我收过一次房租了。”埃博拉终于忍不住据理力争道,“我前天才给了你五个药剂配方。”
“那不算。”托尼耍赖道,“只是几个把人变成白痴的药剂配方而已,一点难度都没有,根本没法体现您最强炼金术师的身份嘛。我当时要那几个配方其实只是为了辨别一下您的真伪,怕有人冒充您的身份,难道也能算是房租吗?”
“那你现在证实我的身份了没有。”埃博拉没好气地说。
“还差一点点。”托尼理直气壮地说,“如果您能完善那个药剂配方的话,那我对您的身份就没有任何怀疑了。”
埃博拉一眼就看穿了托尼的意图。
要知道在失去身体只剩下一个灵魂的情况下,埃博拉的想要进行任何炼金方面的实际操作,都必须借助托尼的手来完成。在这种情况下,答应托尼的这个条件,和答应收他做自己的学徒几乎已经没多大区别了。
埃博拉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第六十五章 在路上
为什么托尼一行人会出现在这个商队中,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这几天托尼过得极为充实,或者说——忙碌。
他先是把从埃博拉那里得到的药剂配方选了一种最简单易行的配制了两剂出来。从布兰特口中确认矮人宝藏地图没有任何副本,而且岩石之心的秘密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之后,托尼毫不犹豫地把其中的一剂给这个倒霉的贵族少爷灌了下去。
这种药剂没有什么别的作用,就是能让一个人的大脑返回一片空白的婴儿状态。和白痴不一样,只是连吃饭走路都忘掉了而已。至于埃博拉提醒过的有一定几率造成大脑永久性损伤的副作用,托尼选择性的无视了。谁叫那几种药剂里面这一种材料最容易配齐,而且对配制者的技巧要求也最小呢?
这样一来,托尼就不需要大费周折地把矮人遗迹中的宝藏转移了。他只是花了半天功夫,把里面数量最少的一部分珍稀金属和宝石换个地方藏了起来,至于其它数量庞大的普通金属锭,他一点都没有动。
离开之前,托尼没忘记把遗迹入口封上了一层足有五六米厚的“异界版水泥”,又用药剂改变了“水泥”的形态,使这一块洞壁从外表上看起来和周围的岩石也没有什么两样。
搞定这些之后,托尼带上和植物人差不多的布兰特跑了一趟伽德士。他花大价钱在冰霜玫瑰酒吧雇佣了一队佣兵,让他们把这位“意外受伤”的贵族少爷护送回他家里。
当然,托尼才没这么好心把他送回安布罗迪家族。他告诉佣兵们的目的地,是他在地图上挑选出来的大陆东部的一个城市——尼德兰。
这一幕在托尼的刻意安排下高调地进行着,伽德士几乎九成以上的佣兵都知道了这么一个任务。相比托尼的慷慨在很久以后还会让他们津津乐道,如果不是因为路途太远,相信愿意接受这个任务的人数还会翻几个翻——像托尼这样慷慨而又不挑剔的雇主无疑是最受欢迎的。
这样一来,布兰特算是发挥了他仅剩的一点余热。安布罗迪家派来的人想必很容易打听到这个消息,如果他们的人数不是太多的话,一定会在追查敌人的踪迹和找回布兰特之间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那时候已经身处千里之外的布兰特,还会为托尼创造一到两年的准备时间。就算安布罗迪家派来的人手足够多,活着的布兰特也能起到分散对手实力的作用。
而达到这样的目的,托尼付出的唯一的代价只是雇佣那些佣兵的花费而已。对普通人来说也许是一笔巨资,但对目前的托尼而言,相比于造成的效果,花掉的金币几乎微不足道。
正好这时塞德里克给托尼带来了一个消息,赛佛隆手下有一支商队要动身前往菲尔萨斯公国的首都坎德尼。
于是托尼找到赛佛隆,后者慷慨地为他在商队中预留了一辆空的篷车出来。托尼本身并不需要篷车,但亚历山需要带走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实验仪器、大件物品以及材料林林总总的一大堆东西,空间戒指里剩余的容量显然是不够的。把一些不需要带走的废品除开,一辆商队用的篷车也差不多可以带走亚历山大的全部家当了。
阿尔弗雷德居住在伽德士和坎德尼这两座城市之间的一个镇子里,正好处于商队的路线上,倒是省了托尼不少麻烦。
相对于发布雇佣任务的那次,这一次托尼变得非常低调。赛佛隆也作出了保证,这支商队里的人手都是他信得过的人,绝对不会透露他的行踪。
至于另一个俘虏艾芙拉,因为表现得非常配合,倒是没有吃多少苦。这一段时间,她聪明地收起了往日烟视媚行的举止,依靠她圆滑的手腕争取到了众人一定程度上的好感。不但杰西卡对她态度有所改善,就连脾气火爆的阿纳斯塔西娅也没有再对她喊打喊杀了。
塞德里克有意把她也带到坎德尼,当然不是因为她的美色,而是看上了她五级符咒师的身份。要知道艾芙拉的本身的身份就是一个佣兵,只不过以前一直在西部沿海一带活动。因为属于水蓝岛影响力的辐射范围,那一带的法系职业佣兵远不如北方稀缺,抢手程度当然也没有坎德尼的同行那么高。在了解了北地的同行的待遇之后,艾芙拉本人也表现出了前往坎德尼发展的意愿。
双方一拍即合,于是艾芙拉也加入了前往坎德尼的队伍。
当然,托尼可不会掉以轻心,在没有经过足够长时间的观察和考验之前,她的身份依然是俘虏。
考虑到符咒师的身体并不强悍,而且在没有施法材料的情况下,只能发出几个最低级的辅助性法术,可以说不具备任何威胁性。加上北地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雪原,更是加大了逃跑的难度。所以塞德里克和托尼商量了一下,解除了艾芙拉身上的束缚。
关键的一点,艾芙拉并不是那种看不清形势的蠢女人。一个没有一丁点施法材料的符咒师,一个人流落在北方的雪原上,也许连一个晚上都过不去。
况且还有杰西卡的高山雪狼和雪鹰,都是擅长追踪的好手,所以托尼完全不担心艾芙拉会在半路逃跑。
“天啊,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快要疯了!”眼看太阳就要沉到地平线以下,精力无处发泄的红发少女又开始抱怨起来。
塞德里克把头探出去观察了一下天色,坐回位子上说道:“他们应该很快就要找地方扎营了,天色不怎么样,今天晚上也许会有不小的风雪。”
果然没过多久,几人就感觉到篷车停了下来。外面有人用带有明显北地口音的方言大声吆喝着,托尼没有听清楚说的是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商队的管事来到了队伍最后的这辆篷车里。
“阿尔弗雷德先生让我来问问各位,一会儿就开饭了,几位要一起吃吗?”年纪大约四十多岁,身材魁梧的管事问道。
亚历山大和阿尔弗雷德也在商队里,只不过都坐在前面的一辆篷车上,没有和几个年轻人呆在一起。
“亚历山大大叔呢?他也一起吃吗?”红发少女开口问道。她和同样直性子的亚历山大蛮投缘的,虽认识的时间不长,两人的关系却不错。和亚历山大相比,托尼在她眼中显得寡言少语,还一发呆就是一整天,显然是一个很无趣的家伙。
“是的,亚历山大先生和阿尔弗雷德先生都会一起用餐。”管事答道。
“好吧,我们会去的,开饭了通知我们。”见托尼没有表态,塞德里克做主答道。
“好的各位。”管事离开前留下了一句,“今天晚上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雪,几位要是有什么户外活动的话,可能要改天了。”
“谢谢提醒,我们知道了。”
等管事离开之后,红发少女闷闷不乐地抱怨道:“本来还打算晚上出去转转的,该死的鬼天气!”
第六十六章 冰獴
商队的伙计们麻利地在路边清扫出一大片空地,所有篷车在空地上围成一个圈。
不一会儿,篷车所围成的大圈中央就升起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驱散了夜晚雪原上的寒意。
除了几个负责警戒的佣兵,所有人都聚集在篝火周围。随着佣兵们肆无忌惮的谈笑声响起,虽然身处冷清荒凉的野外,却让人有一种置身闹市的错觉。
佣兵们谈论的话题,除了任务和女人还真找不出什么别的。自然而然的,商队里仅有的几个女人成为了他们高谈阔论的主角。
毫无疑问,杰西卡的人气最高,喜欢她的大部分都是那些年轻的佣兵。阿纳斯塔西娅的魅力也不低,不过她似乎更容易吸引中年大叔的注意。要是艾芙拉没有蒙上面纱的话,无疑也会是热门话题之一。
不过现在只有寥寥几句提到她:“那个蒙着脸的扭身材真不错,前凸后翘的,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只有丑女人才会遮住脸。”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佣兵断言道,“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故作神秘而已,要真让你看到她的脸你肯定会失望的。”
“是吗?”原先发话的佣兵不甘心地说,“长得丑也不要紧,不看她的脸就是了,光是那身材就够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后者露出一个是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如果不是任务中不能喝酒,这些佣兵的言语无疑会更加露骨。
不过当他们讨论的对象从篷车里出来之后,原本热闹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当着几个女孩的面,虽然大多数佣兵的脸皮足够厚,却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嘴巴不牢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当他们注意到杰西卡特意亮出来的职业徽章之后,几个说话声音最大的家伙一下子变成了哑巴。
“真是难以置信,我怎么不知道妖魔战士也有长得这么漂亮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家伙,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
“真希望这是我的幻觉,或者这个职业徽章是假的?”那个一见到杰西卡就对她念念不忘的年轻佣兵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千辛万苦找到了宝藏,最后却发现一切只是一场美梦而已。
托尼和杰西卡选了一个人最少的方向坐了下来,红发少女和艾芙拉也坐在不远的地方。不出意料的是,塞德里克几句话就和这些粗鲁的佣兵达成了一片。他们显然有很多共同的话题,随着塞德里克的加入,人群中间的气氛终于不再像刚才那样冷清。
在塞德里克的巧妙地提议下,佣兵们谈起了自己执行任务的危险经历。要知道不会吹牛的佣兵不是一个真正的佣兵,尤其是有美女在场的时候,一群精力过剩的家伙谁都不愿意错过这个在异性面前展示自己的好机会。
没多长时间,刚刚冷清下去的气氛又变得火热,佣兵们一下子都变成了开屏的孔雀,纷纷开始讲述自己的“光辉历史”。还有几个互相看不顺眼的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居然争得面红耳赤的,大有一言不合就立即开打的架势。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杰西卡不禁目瞪口呆,担心他们会不会真的打起来。
“放心吧。”红发少女对争得最凶的方向撇了撇嘴,“这种场面我见得多了,肯定打不起来的。”
她又扭头看了一眼仿佛在低头沉思的托尼,吐了吐舌头说:“天啊,我要是像你一样成天对着这个木头,早就闷死了。”
托尼还真冤枉,虽然看起来一动不动的,他其实正在和埃博拉讨价还价。
“能不能换个条件?”埃博拉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坚决。
“老头,我说你一个圣阶炼金术师怎么就这么斤斤计较呢?一点都不符合你的身份嘛。”托尼寸步不让,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埃博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想让我教你药剂学的知识,这种手段也太没水准了。”
“你一个圣阶炼金术师,脑袋里不会只有这么点东西吧,还怕我学会了你就没饭吃了?”托尼鄙夷道。
“真是气死我了!”埃博拉干脆缩回去不再露面。
托尼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可一点都不担心埃博拉真的以后都不出来了,事实证明作为一个孤单了几百年的灵魂,埃博拉对寂寞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几乎为零的程度。托尼发现埃博拉有非常强烈的倾诉**,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有些事情反复地说上几十次也不觉得无聊。
如果抛开他圣阶炼金术师的身份不说,托尼觉得他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普通老头。
其实他本来是直接提出要埃博拉指点他炼金术的,可是埃博拉居然说他天赋太差,不愿意指导这样一个没前途的家伙。这下可把托尼气坏了,连尊老爱幼的基本礼貌也顾不上了,对埃博拉的称呼也变成了“老头”。
先是用欺骗的方式住进别人的意识海里,然后明明是寄人篱下,却还不放下高傲的态度,真是一个不可爱的老头。
不是不愿意教我吗?托尼气鼓鼓地发誓道:“我要让你主动要求来教我。”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篷车的防御圈外传来,那是负责警戒的佣兵:“什么人?马上表明身份,不然我就要发动攻击了!”
“别攻击我!”一个慌乱的声音随之响起,只是有些断断续续地,似乎说话的人呼吸不是很顺畅。
紧接着一声类似于汽笛发出的声音远远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佣兵们的头领,一个四十多岁的四级战士猛一下站起来,大声叫道:“杀死那个家伙,别让他接近。该死的,千万别让他把冰獴引过来。”
“不要!”弓弦声响起,一声惨叫几乎同时传来,然后就没有了动静。
“冰獴?”在场的佣兵们齐齐变色,不约而同地抽出随身的武器。
“怎么了?”刚刚的声音让托尼惊醒过来,看到塞德里克也是一脸凝重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冰獴是什么东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红发少女匆忙跑回篷车去取自己的武器,塞德里克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说:“也许是刚刚那个家伙引来了一头冰獴。冰獴是雪原上最可怕的魔兽之一,如果真是一头成年冰獴的话,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又是一声先前的类似汽笛的怪声响起,明显听得出来,声音发出的位置离这里近了一些。
佣兵头领气急败坏地一跺脚,大声宣布道:“听我的命令,非战斗人员自己躲好,战斗人员都给我进入各自的位置。给老子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我们要面对的很可能是一头成年冰獴。”
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人磨蹭,手持近战武器的佣兵们跟着头领来到防御圈之外,使用远程武器的佣兵这则纷纷爬上篷车顶部严阵以待。
杰西卡带着托尼也登上了一辆篷车顶部,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没有月亮的夜晚漆黑一片,托尼什么也看不到。
“那个大家伙看起来挺可爱的,真有那么可怕吗?”杰西卡不解地问道。
黑夜对吸血鬼的视觉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杰西卡清楚地看见了那头冰獴的样子。那是一个比十只高山雪狼加在一起还要大的大家伙,外形有些像是北极熊,浑身都披着厚厚的白色皮毛。它有一个圆圆的黑鼻头,耳朵也是圆圆的,还有一毛茸茸的大尾巴。四只脚掌肉呼呼的,连爪子也没有一根。如果不是那庞大的体型,这头冰獴看上去不但没多少震慑力,反而还挺可爱的。
“你能看清楚那头冰獴的样子?”听到杰西卡的话,篷车顶上不远处一个佣兵弓箭手忍不住问道。
杰西卡描述了一番那头冰獴的外表后,那个弓箭手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嘴里喃喃自语:“该死的,真是一头成年冰獴,我们的运气实在是糟透了!”
冰獴的叫声再一次传来,伴随着地面轻微的震动,那是它沉重的脚步所引起的。一切迹象都表明,那头冰獴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一颗照明弹被发射到空中,驱散了周围幽深的黑暗。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头引起恐慌的冰獴,就在前方不到两百码的位置。它的眼睛呈现出一种疯狂的赤红色,直直地冲了过来,转眼间就跨过了五十码的距离。
不等佣兵头领的命令,弓箭手们纷纷松开了手上的弓弦,十多支利箭不分先后落在冰獴庞大的身躯上。却像落在水面上的雨点一样,陷入冰獴厚厚的皮毛下失去了踪迹。冰獴的速度没有丝毫减慢,可见这些弓箭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
“引开它,别让它撞到篷车上。”佣兵头领命令道。
几个身材瘦小的佣兵冲上去试图吸引冰獴的注意。谁知道冰獴虽然体型庞大,动作却异常敏捷。它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猛地一甩,一个倒霉的家伙就远远地飞了出去。紧接着两巴掌,又是两个佣兵变成了两队肉泥。
惨烈的场景令人头皮发麻。
杰西卡对这头冰獴“可爱”的评价托尼本来还是很赞同的,现在一点也不觉得了。
几个佣兵的牺牲只是稍稍减慢了一下冰獴的速度,这头巨兽的前进路线丝毫没有改变,还是直直地对着篷车组成的防御圈冲了上来。
就在这时,杰西卡“咦”了一声,从篷车顶上一跃而下,落在前面不远处那个被射死人的尸体旁。只见她从尸体身下掏出一个白色的小圆球抱在怀里,然后又纵身跳回到篷车顶上。
托尼这才看清她抱着的是个什么东西,原来是一只魔兽的幼崽,全身上下肉呼呼的,皮肤表面有一层淡淡的白色绒毛,难怪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白色的圆球。小家伙的眼睛一直闭着,透过白色的绒毛,粉红色皮肤下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
只是……托尼又看了两眼样,越看越觉得像不远处正直冲而来的大家伙——分明是一只袖珍版的冰獴嘛。
托尼刚刚反应过来,就听见那只巨大的冰獴一声长啸,突然转身朝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在头领的带领下,几个全身铠甲,身材最为健硕的佣兵抓住机会朝冰獴侧后方后扑了上去。
一瞬间托尼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下面那个家伙死得也不冤,他竟然偷走了冰獴的幼崽,难怪会被这头冰獴追杀。
塞德里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旁边,看到冰獴幼崽,他猛地一握拳头说道:“真该死,我就知道冰獴不会随便发疯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小家伙的关系。”
看着越来越近的冰獴,托尼问道:“有什么好建议吗?也许我们应该把这个小家伙还给它妈妈?”
“没用的。”塞德里克断言道,“发疯的冰獴没有任何理智,即使你把它的幼崽还给它也一样。它会杀死视线中所有活着的生物,除非它先被杀死。”
“我用这个小家伙引开它,它追不上我。”杰西卡当机立断,再一次跳下篷车,朝与商队相反的方向跑去。
果然,因为冰獴幼崽的原因,狂暴中的巨兽猛地转身,视线所指正是杰西卡所在的方向。用肥厚的尾巴扫开身后纠缠不休的佣兵,冰獴丢下惊魂未定的人群,朝杰西卡追去。
“她不知道吗?冰獴可是准七级魔兽!”塞德里克嘴巴张得大大的,“狂暴状态的冰獴速度是非常快的,绝对比我们刚刚看到的要快得多。她居然要和一头狂暴的冰獴比速度?”
“你的意思是说杰西卡很快就会被追上?”托尼急忙问道。
塞德里克摊开手:“我不敢保证,但可能性很大。”
从空间戒指里把蜘蛛傀儡释放出来,托尼坐到蜘蛛背上,紧紧抓住魔偶背后的两个凸起。塞德里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蜘蛛傀儡已经带着托尼疾驰而出,转眼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等等我!”塞德里克匆匆跟了上去。
第六十七章 摆脱
托尼心急如焚。
沿着冰獴巨大而深刻的脚印,构装体蜘蛛一路狂奔。托尼发誓这次安定下来后一定要给蜘蛛魔偶设计一副座椅——现在蜘蛛魔偶的速度还远没有到极限,它背上的乘客却使它没办法更加快速地前进。
在雪地上疾驰了快有半个标准时,塞德里克早已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迎面而来的强风裹挟着冰冷的雪花,托尼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除了心脏还是热的,四肢都已经失去了知觉。纯粹是意志力支撑着他紧贴着蜘蛛魔偶光滑的后背,两只手尽管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却依然牢牢地抓着蜘蛛背上的凸起。
依然没有见到那头狂暴的冰獴的身影,托尼已经相信了塞德里克所说的,冰獴奔跑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快得多。
就在这时,蜘蛛头部的复眼里射出的灯光中,一片黑压压的影子出现在托尼的视线里。
等到逐渐接近之后,托尼发现这是一片茂密的针叶树林。
冰獴的足迹一直延伸到树林中,越向前托尼就越感到心惊,拦在路上的高大乔木纷纷折倒在地上,有几颗大树几乎是连根被推倒,夹杂着泥土的庞大根系暴露在夜晚寒冷的空气里,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凄凉感。
托尼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看来杰西卡并没有被冰獴追上,她聪明地把这只大家伙引进了树林,依靠这些高大而密集的雪杉成功减缓了冰獴的速度。
但接下来看到的奇异景象,却让托尼刚刚放下的心脏又提了起来。
那是一大片长长的冰棱,这些冰棱连接在雪杉粗壮的躯干上,却不是竖直向下,而是垂直于树干和地面形成一个接近九十度的夹角。冰棱锐利的尖角全都对着一个方向,就像一丛出鞘的利剑。沿着冰棱所指的方向望去,一条直线上的树木都覆盖着一层严霜,仿佛可以见到虚空中一道寒气吹过的情景。一直延伸到十多米之外,才再也看不到那些冰棱和严霜的痕迹。
如果是一个有经验的佣兵在这里,多半能认出这种奇异的景象——这是由某种强大的寒冰系魔兽的吐息造成的痕迹。
继续前进,没多久托尼又见到了同样的景象。一只被冰棱刺穿了脖子,就这样悬挂在半空中的高山雪狼的尸体,让托尼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雪原上的雪狼和高山上的雪狼外表有明显的区别,死掉的这只雪狼体型明显比雪原上的同类大一圈,托尼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杰西卡的血奴之一。
就在托尼的心情越来越焦急的时候,一个奇特的长啸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冰獴的声音非常有特色,听到过的都很难忘记——肯定是追赶杰西卡的那头狂暴冰獴。
构装体蜘蛛灵活地穿过树林中的缝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过去。
托尼灭掉构装体蜘蛛头上的光束,借着点点的星光,远远地,他看见了那个正在树林中疯狂肆虐的巨大身影。
就在托尼犹豫着要如何在不吸引冰獴注意的前提下让杰西卡注意到自己的时候,一缕淡淡的香气传进了他的鼻子里。
转过头来,托尼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杰西卡!”
冰獴暴虐的咆哮声把周围树梢上的积雪震得簌簌落下,它似乎没有发现杰西卡已经偷偷溜到了一边,仍然在原地对着无辜的树木发泄它的愤怒。
“你怎么也跟过来了?”杰西卡的眼神里透露着深深地关心。
“那只小冰獴呢?”托尼发现杰西卡的怀里此刻空无一物。
杰西卡狡黠地一笑:“我让公主抱着它。”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托尼会心一笑,由衷地赞叹道。
公主是杰西卡为那只雪鹰所取的名字。
经过杰西卡的提醒,托尼透过树与树之间的缝隙,看见了在空中盘旋不去的那个隐约的黑影。他可没有杰西卡那样的夜视能力,刚刚还在奇怪为什么冰獴不愿意离开那一块地方,现在总算找到了答案。
“公主不会累吧?”托尼提出了他的担忧。
“放心吧,公主比你想象中强壮得多,就算连续三天不落地也不会累的。”杰西卡嫣然一笑。
托尼随手把把蜘蛛魔偶收进空间戒指,又看了一眼冰獴所在的方向,然后把杰西卡紧紧地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我不准备被责怪你擅自行动的表现了,不过如果你觉得公主单独可以应付得来的话,也许我们可以换一个地方说话,我感觉自己快被冻死了。”
“如您所愿,我的主人。”杰西卡同样把嘴唇凑到托尼耳边,气吐如兰地说,引得托尼不由自主地一阵战栗。
我的主人?托尼发誓他这是第一次听到杰西卡这样称呼自己。
……
沿着来时的道路返回,在半路上两人遇见了匆匆赶来的塞德里克。
两人看见塞德里克的时候,他把他的手套变成了一双网底雪鞋,走起来速度也不比平地上慢很多。
返回商队营地的路上,三人边走边聊,托尼和杰西卡才从塞德里克的口中了解到他们今天遇到的冰獴有多恐怖。
冰獴被人们称为准七级魔兽。一般情况下,冰獴就像它们的外表一样,是一种无害的魔兽,至少从来没有听说这种情况下的冰獴有主动攻击人类的例子。但这种外表看来憨态可掬的大型动物万一受到什么刺激而进入狂暴状态的话,它们黑色的瞳孔就会变成鲜血一样的红色,这种状态下的冰獴可以说是雪原上人们最不愿意遇到的魔兽。
疯狂的冰獴可以爆发出堪比七级魔兽的战斗力,它体积庞大,力大无穷,再加上速度又非常快,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冰獴的耐力居然也不弱;面对这样一个恐怖的杀戮机器,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脱一头狂暴冰獴的追杀。
要知道达到七级的职业者并不多见,尤其是在佣兵之中,七级的职业者已经属于最顶尖的一批高手了。但就算是一般的七级职业者,遇到狂暴状态的冰獴也只能退避三舍。虽然说同等级的魔兽大多要比人类职业者更强一些,但准七级的狂暴冰獴不乏杀死七级职业者的战绩,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