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已经足以令人惊叹了。
以北地平均等级只有二级多三级不到的普通佣兵为例,即使是几百个聚在一起,万一遇到暴怒的冰獴,多半也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如果不是杰西卡的血奴中有一只雪鹰,还真没这么容易摆脱掉那头冰獴。
至于杀死那个大家伙,塞德里克毫不客气地打消了托尼的幻想,所有职业中公认杀伤力最强大的法术师,使用八级法术“炎龙”全力一击也只能造成冰獴轻伤,这是阿纳斯塔西娅的叔叔亲身经历的事实。
那一战,他们三个七级职业者加上一个八级职业者,费尽全力才解决掉一头狂暴冰獴,这件事情在坎德尼的佣兵圈子里曾经造成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轰动。
对冰獴强大的实力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托尼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出那肉呼呼的小冰獴的形象。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家伙要长成和它妈妈一样的庞然大物,需要多久的时间?
第六十八章 银杉镇
几人回到营地,面对的是众人一连串的问题。
托尼和杰西卡不太适应这样场面,只是对一脸担忧的亚历山大简单地解释了两句,就匆匆进入了属于他们的那辆篷车里。
虽然不知道杰西卡是怎样引走那头冰獴的,但在得到冰獴不会再回来的肯定消息之后,幸存的人们都由衷地欢呼起来。
不少人缠上了唯一留在原地的塞德里克,纷纷向他打听他们三个人离开这一段时间的具体经历。他们哪里知道,塞德里克了解的不比他们多多少,自己还一肚子疑问呢。不过他编故事的本事确属一流,都不用打草稿就绘声绘色地讲起了三个人一起引走冰獴的惊险过程。
尽管刚刚才牺牲了不少伙伴,但是作为一个佣兵,这样的情况见得多了,也没有那么丰富的感情来伤心。
塞德里克说故事的水平堪称一流,不但情节曲折引人入胜,说话的语气也抑扬顿挫,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不一会儿,他的周围就围满了好奇的人群。除了那些有事情要做的,不论是商队的伙计还是佣兵,都纷纷加入了听众的行列。
托尼进到篷车里面,才发现红发少女和艾芙拉呆在一起。看来阿纳斯塔西娅也没有他想象中的冲动,知道留下来看住艾芙拉,托尼本来还以为她也会追出去的。
……
日子又波澜不兴地过去了三天。
一路上佣兵们没有再公开讨论最后那辆篷车上的女人,因为在对付冰獴的时候一行人展现了足够的实力,所以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想要招惹这几个神秘的家伙。
而且杰西卡引走冰獴也等于是救了他们一命,虽然佣兵们大都素质不高,但对待救命恩人最基本的尊敬还是不会缺少的。
因为牺牲了几个佣兵,多出的几头曲角雪羚被阿纳斯塔西娅借来了一头。在得知她叔叔是远古之风佣兵团团长之后,这群佣兵更是对她显得尊敬有加,加上需要再呆在憋闷的篷车里,开朗的红发少女完全忘记了旅途之初的不愉快。整天骑着曲角雪羚东奔西窜,在沉寂的雪原上留下了一路爽朗的笑声。
夜幕初升的时候,雪鹰“公主”在夜色的掩护下落在了篷车顶上。
杰西卡出去了一下很快又回到车里,怀里多出了一个圆嘟嘟的小家伙。
红发少女第一个发现了杰西卡怀里的小可爱,欢呼一声就要杰西卡给她抱抱。就连最近对什么事情都显得漠不关心的艾芙拉也被吸引了过来,看到小冰獴的时候,眼睛都变得亮晶晶的。
杰西卡恋恋不舍地让阿纳斯塔西娅把小东西接了过去。
托尼暗自感叹,女人果然对可爱的东西都不具备任何抵抗力。
大概是由于三天都没有进食的原因,红发少女发现小冰獴有些无精打采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这个小家伙怎么了,生病了吗?”把小东西抱在怀里,红发少女不解地问道。
“大概是肚子饿了。”塞德里克发言道。
“真可怜!”红发少女质问道,“为什么不给它吃东西?”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就是三天前那头冰獴的幼崽。
“也许我们需要给它找个奶妈。”托尼提议道。这个小家伙明显才出生不久,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奶水无疑是最合适的食物。
“奶妈?”红发少女愣了一下,“到哪里去找奶妈?商队里有奶妈吗?”
“我的意思是……”托尼解释道,“去捉一头哺||乳|期的魔兽来给它喂奶。”
所有人一致赞成。
……
雪原上并不缺少各种魔兽,处于哺||乳|期的也许少一些,但有公主在高空侦察,至少寻找目标不存在多大的困难。在接到杰西卡的命令后,所有带着幼崽的雌性魔兽都成为了公主关注的对象。
一开始的时候,杰西卡活捉了一只刚产崽不久的雪原跳羚,冰獴幼崽对这个奶妈的||乳|汁并不排斥,喝得津津有味。但很快问题就产生了,谁也没想到小冰獴食量惊人,一只奶水充裕的跳羚竟然完全没法满足它的需求。
于是一头健壮的雌性驼牛成为了小家伙的第二任||乳|母。但它的任期也没能持续多长时间,小冰獴的肚子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才两天时间驼牛饱满的Ru房就变得干瘪瘪的,一滴多余的奶汁都挤不出来了。
最后众人甚至千辛万苦活捉了一头五级魔兽冰霜暴熊回来。要知道哺||乳|期的魔兽特别具有攻击性,平时想要杀死一只五级魔兽就已经够困难了,更何况是活捉这样一头性情暴躁的雌兽?
杰西卡不得不把它变成了自己的血奴,才让这头狂暴的魔兽变得配合。
托尼本来还担心这头大熊变成血奴后会不再适合哺||乳|,不过他的担忧显然是没有必要的。吸血鬼血奴的身份并不会改变生物本来的生命特征,血契的作用是让血奴无法拒绝主人的指令,并能让吸血鬼可以直接通过心灵感应来传达自己的命令。
母熊两个不到一个月的孩子也被女孩们抱了回来,小熊的可爱程度不下于冰獴,第一时间,红发少女和艾芙拉就各自争取到了其中之一的所有权。
尽管佣兵们已经适应了托尼几个人每隔两天就带回来一头活着的魔兽的情况,但当这头温顺的冰霜暴熊被带回来的时候,还是引起了巨大震惊。
最后那辆篷车里几个人的身份,也因为这头冰霜暴熊而原因,在佣兵们的心目中变得越发神秘起来。在他们的猜测中,艾芙拉的身份成为了一个强大的驯兽师。一行人当中每一个都变成了五级以上的的职业者,多半是远古之风佣兵团新近招揽的精英成员。
没有人对他们解释事情的真相,日子一天天过去,托尼一行人的身份也被佣兵们传得越来越玄。
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商队来到了银杉镇,这里同时也是阿尔弗雷德居住了几十年的地方。
一条十多米宽的河流自西向东穿过镇子,从中间把小镇一分为二。现在河水的冰冻期还没有过,河面上那层厚厚的坚冰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彻底融化。人们完全可以踩在冰面上跨过这条河,但沉重的篷车却不能,只能经由河上唯一的拱桥过到对岸。
把篷车安顿在河边的空地上,商队管事宣布在镇上休整一天,明天再继续赶路。今天晚上,除了在篷车上必要地留守人员,晚上他请客在镇上唯一的酒馆,同时也是旅店的伐木者旅店放松一下。
托尼却不能和那些佣兵们一起休息,他还要去镇子最南边阿尔弗雷德的住所,把篷车上亚历山大的东西全部卸下来。
尽管有人型魔偶帮忙,托尼也花了小半天时间才帮亚历山大把搬家的事情处理完毕,然后又和亚历山大依依不舍地告别。阿尔弗雷德还给了托尼一个住在坎德尼,名叫墨菲的附魔师的地址,让托尼帮忙送一封信给他。
等托尼和杰西卡回到空地边上的伐木者旅店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
佣兵和商队的伙计把旅店一层的小酒馆挤得满满的,除了他们以外,托尼还见到了几个身材强壮的小镇居民。
阿尔弗雷德给他介绍过,银杉镇的居民大部分都是伐木工。镇子的位置原来是一大片银杉树林,是伐木工们在他们工作的地方建起了这座小镇。小镇唯一的特产就是银杉木,虽然现在树林的边缘已经离小镇越来越远,但西边大片的树林至少几百年之内不用担心会被伐尽。
每年秋天的时候都会有南边来的商人到小镇上收购银杉原木,那个时候是小镇最热闹的时候。平常时间,也只有像今天这样商队经过的时候才会为小镇带来几分人气。
让托尼有些意外的是,小酒馆里居然还有一个吟游诗人。那是一个和他一样长着黑色头发的中年人,他有着英俊的面孔,欷殹嫉暮胛鎏砹思阜植咨5脑衔丁
此刻这位英俊的吟游诗人正用六弦琴演奏着一首欢快的曲子,人们纷纷随着音乐摆动身体,整个酒馆里充满了欢乐地气息。
两人刚刚踏进酒馆的门口,一股热浪裹挟着音乐以及着客人嘈杂的说话声迎面扑来。
“你知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吗?”托尼向杰西卡随口问道,“感觉挺不错的。”
杰西卡微笑着摇摇头。
一看到两人进来,坐在酒馆一角的红发少女就大声招呼道:“这里,我们在这里,。快点过来!”
她和塞德里克以还有艾芙拉占据了一个桌子,明明还有空位,可就算其他的几桌都挤了十多个人,也没人有和他们坐在一起想法。
看到红发少女在那里猛挥手,托尼和杰西卡排开举着酒杯扭动肢体的人群,挤出一条路走到了红发少女跟前。
“杰西卡,你们来了!”阿纳斯塔西娅站起来给了杰西卡一个热情的拥抱,“我还以为这个呆子会直接到楼上的房间去呢。”
第六十九章 酒后和密锁
处于半梦半醒之间,迷迷糊糊地,托尼感觉自己有点冷,恰巧有一个温暖的物体就在旁边,于是他本能地把这团“温暖”抱在怀里就再也不愿意放开了。不但很温暖,而且还非常柔软,加上淡淡的清香萦绕鼻间,托尼感觉舒服极了。
这种非常舒服的状态下,托尼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托尼似乎恢复了一部分意识。昨晚的记忆残缺不全地浮现在脑海里,好像是……自己喝了很多酒。大家都喝醉了,自己大概也喝醉了吧?
脑袋依然昏昏沉沉的,还没有消散的睡意让托尼不愿意睁开眼睛。他下意识地把头往上蹭了蹭,头部的触觉告诉他那里更舒服一些。
这个动作换来了一声带着颤抖的嘤咛。
怎么了?托尼感觉自己的脑袋夹在两团温暖而柔软的所在之间,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潜意识却不想去深究这个问题。
继续睡吧!托尼的本能告诉自己。此刻他犹如一团浆糊的大脑,也确实无法做出对目前情况更加清楚的判断。于是他保持着这个他觉得最舒服的姿势,又一次进入了梦乡。
似睡非睡的状态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当托尼的脑袋终于恢复了正常工作状态,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猛一下抬起头,正好看到杰西卡那双望着自己出神的淡蓝色眼眸,目光温柔而甜美。
视线在两人之间交汇,杰西卡恬静的脸上很快爬上了一抹潮红,她侧过脸避开托尼惊讶地目光,闪烁其辞地说道:“你……你压到我了。”
下一刻,杰西卡感觉到托尼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竟然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淡淡的失落感。
但事情并没有如她想象的那样就此结束,托尼只是把身体撑起来朝上挪了一下,再一次贴上来的时候,他的微微急促的呼吸直接喷在杰西卡敏感的耳朵上。
依靠两肘支撑着自己上半身,用手扶住女孩的双颊,托尼把眼睛凑到杰西卡眼前只有几厘米的位置,坏笑着质问道:“你刚刚是在偷看我吗?”
娇艳的绯红色从杰西卡脸上一直蔓延到她修长的脖颈上,面对托尼的问题,她做出的回答是轻轻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
这一刻,托尼却有些犹豫了,因为他还不能确定杰西卡对自己的感情究竟倾向于哪一种?仆从对主人的服从,朋友之间的欣赏,姐弟之间的亲情,又或者是他最希望的——男女之间的爱情?托尼一直都在克制自己,在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前,他不愿意因为自己身体的放纵而留下心灵上的遗憾。
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开杰西卡,只是他认为,进一步的亲密接触最好是等他把女孩对他的感觉转化成最后那种感情之后再进行。
可是面对摆出一副毫不设防的姿态的杰西卡,大概没有几个人的理智能取得与本能之间战斗的胜利吧?
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信心得到杰西卡的感情吗?托尼问自己。答案是否定的,于是他不再犹豫,重重地对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了上去。口舌津液交缠在一起,房间里的温度仿佛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
……
一直到商队管事派了一个伙计在门外通知他们该吃午饭了,过了好一会儿托尼才牵着杰西卡出门。托尼的理智还是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紧紧限于抚摸和拥吻,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行为。但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的杰西卡来说,这样的刺激已经足够大了,大到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脸上依然残留着淡淡的红晕。她身上的体香也从那种淡淡的清香变得成了馥郁的馨香,让她身边的托尼总有感觉有些蠢蠢欲动。
直到杰西卡身上的那些变化没有那么明显了,托尼才和她一起出现在一楼的酒馆里——这里同时也是餐厅。
“你们怎么这么长时间才下来啊?”一边用叉子扎起一块牛肉,红发少女一边抱怨道,“我还以为你们不下来吃饭了呢,准备等下出发的时候再上去叫你们。”
大大咧咧的阿纳斯塔西娅没有看出两人有什么不同,让杰西卡松了一口气。不过艾芙拉瞥来的那一缕颇有深意的目光,却叫杰西卡刚刚放下的心脏又提了起来。
托尼表现得就比杰西卡镇定得多,这片大陆上,贵族家的少爷十三四岁就在自己的贴身女仆身上送出第一次的例子多得是,他这副身体好歹也快十六岁了,就算发生了点什么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况且杰西卡在众人眼中的身份本就是他的贴身女护卫,亚历山大也不是没有对她和托尼开过这方面的玩笑。只是那个时候,两人的关系还很纯洁,杰西卡对这方面的玩笑倒是没多大的反应。等到现在真有点什么了,金发少女反而做不到像原来那样坦然面对了。
看到杰西卡行为举止都大反常态,除了大大咧咧的阿纳斯塔西娅,估计谁都看出她的不对劲了。托尼暗暗笑道,别人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这样了,不是自乱阵脚吗?
用过午餐之后,商队又踏上了南下的道路。
因为比原来多出了不少空间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篷车里,杰西卡和艾芙拉正兴致盎然地逗弄着三个毛球一样的小家伙。至于红发少女,她对这些小东西的热情只持续了三天,然后就把她当初爱不释手的小熊毫不负责地丢给了杰西卡。
相对于篷车内有限的空间,红发少女更加喜欢外界的广阔天地。
靠在杰西卡身边,托尼一只手握着那颗岩石之心,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事实上,他正在尝试破解这颗岩石之心的密锁。
在第一次拿到这颗奇异晶体的时候,他就试着用控制魔偶智核的方式,想要替这颗岩石之心打上属于他的精神烙印。但是他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深入到晶体内部,一层坚固的“外壳”把他的精神力拒之门外。
用精神力在晶体表面巡视了一周之后,托尼发现了“外壳”上唯一的突破口:一个复杂无比的密锁。
密锁这个概念,还是托尼从埃博拉那里了解到的。因为高级炼金术师掌握这一种不需要炼金阵,就能用精神力直接抹去对方魔偶智核中的精神烙印的技巧。某些擅长这种技巧的高手,甚至可以在战斗中直接夺取对方魔偶的控制权,这样的能力无疑相当可怕。
为了应对这种可怕的技巧,精神外壳和密锁应运而生。炼金术师们为智核制作出一层精神外壳,然后在外壳唯一的入口处挂上一个密锁。
密锁就像是一个极端复杂的迷宫,入口有很多个,但正确的出口却只有一个。只有设置密锁的炼金术师知道正确的路线。如果其他的炼金术师还想要夺取这颗智核的控制权,他就必需找到“迷宫”正确的路线。因为这个原因,在激烈的战斗中,想要夺取一个智核加有密锁的魔偶的控制权,几乎成为了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当然,设置密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只有九级以上的炼金术师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想要破解一个密锁,同样也只有九级以上的炼金术师才能够办到。当然,破解密锁的成功率要看密锁的复杂程度和炼金术师的实力。一般情况下,一个炼金术师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开同等级对手设置的密锁,只有在等级高出两级的情况下破解成功率才会大大增加。
所以当托尼试图破解岩石之心上的密锁的时候,埃博拉仅仅是奉劝他不要白费力气。就算是最低级的密锁,也不是他现在的能力可以破解的。
不过托尼本人可不这么认为,智能光脑的存在为他破解密锁创造了条件。
一般的炼金术师破解密锁的方式,就是用他数量庞大的精神力支脉探路密锁“迷宫”的通道中,一次性就可以排除大量的错误路线。如果破解者的精神力支脉足够多,也不排除他一次就找到正确“道路”的可能。
据说圣阶炼金术师的精神力阔度甚至可以达到几十上百万晶,也就是说他们拥有几十上百万根精神力支脉。
当托尼第一次面对岩石之心的密锁的时候,他觉得只有圣阶炼金术师才能设计出如此变态的密锁。密锁“迷宫”光是入口就有上百万个,里面的通道更是左曲右拐不计其数。普通的炼金术师光是“看”到就已经头晕目眩了,更不要提破解了。
幸亏因为迷宫的路线是密锁设计之初就确定了的,不会再发生任何改变,不然任何人都只能望洋兴叹。
面对密锁复杂的“迷宫”,就算已经探测过的路线也不可能全部记住,这样一来,重复探测又进一步增加了破解的难度。所以除非是精神力支脉数足够多,可以在几次探测中就找到正确的道路,否则即使是不厌其烦地一条一条路线尝试,最后也只能把自己弄晕。
但托尼不存在这个问题,他用智能光脑给每一条他探测过的路线编上号,然后开始了漫长而枯燥的破解过程。
从得到岩石之心开始,这些日子,他已经排除了接近十万条错误的路线,但是离找到那条打开密锁正确的路线却依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但托尼一点也不着急,他很好奇,等他取得岩石之心的控制权之后,埃博拉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
几天木有求票了,兄弟姐妹们支援点推荐票吧!
第七十章 埃博拉的改变
一路上除了从未间断过的冥想之外,托尼的时间大部分都用在破解岩石之心的密锁上。
过了银杉镇的第二天,商队进入到和菲尔萨斯交界的凯恩王国境内。凯恩王国道路通畅,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有十天左右就可以抵达此行的目的地——萨尔菲斯公国的首都坎德尼。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托尼才发现酒馆里见到的那个吟游诗人,居然也加入了商队之中。他还弹奏了不少旋律优美的曲子,在佣兵们的热烈要求下,悠扬的音乐声一直持续到深夜。
接下来的日子,夜晚扎营之后,吃过饭就回到篷车里的托尼经常能听到这样的音乐声。不知道为什么,远离喧哗的人群,即使是那种欢快的曲子,托尼却能从中听出一种莫名的悲怆。每当听到这样的音乐,托尼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些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回忆。
这个吟游诗人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哪怕两人没有任何一句交谈,甚至连见面后没有几次,托尼却在心里给他打上了这样一个标签。
大概是坏运气和那头冰獴一起被引开了,接下来的路程商队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只是杰西卡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难题,那头雌性冰霜暴熊的||乳|汁不够了。
才过去十多天时间,小冰獴的个子比原来大了整整一圈,食量也随着块头的增加而增加。它一个就霸占了暴熊||乳|母的全部奶水,反而让冰霜暴熊亲生的两个幼崽没有了吃的。
杰西卡不得不再为它增加几个奶妈。
但哺||乳|期的魔兽又哪有那么好找?特别是进入凯恩王国之后,道路沿线随着人类活动的增多,附近的魔兽数量也大为减少,就连雪原上最常见的跳羚也很难见到。杰西卡不得不加大了捕猎的范围,即使这样,也只能偶尔捉到几只倒霉的小型魔兽,像冰霜暴熊这样的大家伙一头都没有再遇到。
没有办法,杰西卡只能弄了一些肉粥给三个小东西加餐。幸好野生魔兽都不挑食,不管是奶水还是肉粥,三个小家伙来者不拒。
有了足够的食物供应,三个小肉球都长得飞快。尤其是冰獴幼崽,虽然比两只小暴熊出生得还晚一些,却已经有了篮球大小,个子明显比两个异姓兄弟大了一圈,表现得也比两只小暴熊强壮得多。在它吃奶的时候,母暴熊其它的**也非要霸占着不让别人碰。对于小冰獴的霸权行为,两只小暴熊连抗议都不敢。
从表面上看来,除了每天固定的冥想以外,托尼整天呆在篷车里不是发呆就是睡觉。但事实上,他每一天都过得非常充实,不但破解岩石之心密锁的进程一天天在加快,也没有忘记和埃博拉讨价还价,从他那里掏一些好处出来。
托尼有时候会故意拿一些错误的理论和埃博拉争辩,埃博拉每次都据理力争。他不但会一一指出托尼的谬误之处,为了让托尼输的心服口服,他还会把正确的原理详尽的分析给托尼听,哪怕托尼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他都会不厌其烦地说到托尼明白为止。
这一招托尼屡试不爽,即使埃博拉明知道他的真实意图,却也总是忍不住要往托尼挖好的坑里跳。
用这一招,托尼还真从埃博拉那里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大多数时间,两人之间的对话都是埃博拉主动提起的。
虽然寄居在托尼的意识海里,埃博拉本来还可以通过一些手段获来取外界的信息。但是哪知道他苏醒过来只过了几天时间,感知外界信息的渠道就全都被切断了。
原来是熊猫豆豆发现了托尼大脑里有异常脑波的存在,托尼很自然地想到了住自己脑袋里的埃博拉,他可不愿意自己的**被人偷窥,果断地用智能光脑屏蔽了这些异常脑波。
这样一来埃博拉就郁闷了。只是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托尼屏蔽了他对外界的感知,因为光脑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埃博拉一直没有发现托尼脑袋里还有这样一种神奇的工具存在,所以他始终不相信托尼有能力屏蔽他的感知。
埃博拉有他的尊严和自信,好歹他也是一个圣阶炼金术师,哪怕现在只剩下一个虚弱的灵魂,却不是谁都可以任意捏拿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也觉得托尼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一级魔偶士这么简单,至少托尼的理解能力就远远超出了埃博拉的想象。如果不是他对几百年来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的话,埃博拉不会用了这么长时间才确认这一点。
有很多次,托尼不但很快理解了他所说的理论,还能够举一反三,联想到更多的方面。埃博拉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经过了几百年的时间,这些知识已经在低级炼金术师中变得普及的原因。但是随着两人谈论的问题越来越深奥,埃博拉才发现并不是现代炼金术理论有了长足的进步,而是托尼本身的理解能力太过骇人。
这段时间,即使明知道托尼故意用那些错误的观点套取他正确的信息,埃博拉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很大的一个原因就在于他想试探出托尼理解能力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但是每一争论结束之后,埃博拉都只能得到一个结果——托尼的理解能力没有极限。
在大多数炼金术师的观念中,精神力天赋无疑非常重要。但是随着职业等级的升高,他们会发现,炼金术这门学问研究得越深,对新知识的接受和理解能力就越显得重要。精神力天赋出众的炼金术师虽然不多,但隔一段时间总会出现几个。为什么他们大多数都只能止步于大师,就连成为宗师的也寥寥无几?反观历史上有名的炼金术师,特别是在学术领域得到过巨大成就的炼金术师,精神力天赋不算特别出众的反而占了大多数。
因为理解能力,才是炼金术师达到一定层次后继续进步的关键。
精神力天赋出众,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炼金术师,但这样的强大有很大的局限性。
炼金术师的强大,不单体现在战斗力方面,也不仅仅体现在制造威力巨大的战斗机器上,更不是按照配方配制出最顶级的神秘药剂。“创新”才是炼金术师强大的根本,一个满足于现有知识的炼金术师,充其量只是一个实力不错的工匠,而不是一个真正的炼金术师。
在埃博拉看来,托尼虽然精神力天赋不足,却具备了成为一个真正的炼金术师的天赋。他对于托尼的感官,也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变成现在的另眼相看。
如果托尼再一次正式提出要拜他为师的话,埃博拉一定不会拒绝。只是由于仅存的那点自尊心作祟,埃博拉没有表现这一点,托尼也不知道埃博拉的心理变化,于是两人就这么耗了下去。随着时间越拖越久,两人似乎都逐渐习惯了目前这种奇怪的相处方式。
.......................................................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拉疯在这里祝各位书友新年快乐!
第七十一章 抵达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旅程,商队进入了菲尔萨斯公国境内。
菲尔萨斯公国面积不大,加上首都坎德尼在内一共也只有三座城市,而且其它两座城市和坎德尼比起来相差极大。
上午的时候商队经过了弗伦堡,作为菲尔萨斯公国的矿业和冶炼中心,丁当的打铁声充斥着这座不算大的城市。远远地就能在城市上空见到一片黑烟,还没有进城,焦煤刺鼻的气味就传到了众人的鼻子里。
托尼觉得,大概没有人愿意长期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
似乎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看法,商队直接从弗伦堡外绕了过去,没有丝毫停留,就连拉车的长毛兽都改变了它们一贯慢吞吞的风格,很快把这座被黑灰色的雾气所包裹着的城市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商队终于抵达了预定的目的地——坎德尼。
托尼一行人和商队在城门口就分开了。
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托尼体验到了这座城市的繁荣,因为入夜之后就会放下城门禁止出入,所以这个时候拥挤在城门处的人特别多。
有从城里出来的附近城镇的居民。坎德尼作为附近地区的贸易中心,这里的货品种类齐全价格又不贵,附近的居民往往喜欢来这里购物。
也有像托尼一行人这样急于进城的。大部分都是外地来的客商,行色匆匆的佣兵也不在少数。
但大概是早就习惯那了这样的场面,因为特意分出了进入和外出的通道,城门口的人群显得忙碌而不忙乱。所有人自觉地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虽然速度不快,但至少一直在前进。
托尼不禁回忆起他当初被夹在难民的人流中挤进艾尔郡的场景,那时眼看着城门就要被放下,焦急的人争先恐后地朝前跑。他看到不远处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失足倒在地上,无数只脚从他身上踏过去,瘦小的身躯当场就被汹涌的人潮淹没。虽然托尼很快就被人群拥挤着进入了城门,但少年在疯狂的践踏下苦苦挣扎的那一幕却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那一刻,托尼深深地体验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怎么样,很热闹是吧?”看托尼怔怔出神的样子,塞德里克还以为他是被坎德尼的繁华所震惊,开口问道。
“恩,确实挺热闹的。”托尼回过神来,随口答道。
经过城门处几个士兵一番简单地询问之后,一行人这才真正进入到了坎德尼这座城市里面。
因为天色已经不早了,塞德里克和红发少女直接把他们带到了这座城市东边的佣兵区——佣兵公会和大部分佣兵团的驻地都坐落在这一区域,这个区域也因此而得名。
远古之风佣兵团的驻地就在佣兵公会所在的那条街上,要知道越靠近佣兵公会的地皮就越昂贵,从这一点也能看出远古之风佣兵团的实力。
驻地的面积不算特别大但也不小,是一个占地大约半亩的三进院落。最里面的院子里是一座三层高的楼房,远古之风佣兵团巨大的招牌就挂在最上面那层楼上。
进到院子里就不停有人向塞德里克和阿纳斯塔西娅打招呼,塞德里克也一路给托尼介绍,这些人都是佣兵团的成员。
“嗨,塞德里克你小子回来了?”几人来到最里面的院子里,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子招呼道,“还阿纳斯塔西娅,两个小家伙,你们两个任务完成了吗?”
“当然!”红发少女示威似地挥了一下拳头,“我们现在可是佣兵团的正式成员了,不许再叫我小家伙。
“是吗?”老者呵呵笑道,“那可要恭喜你们了。”
“对了,穆托姆大叔,团长呢?”塞德里克问道。
“团长出任务去了。”被称作穆托姆大叔的老头答道,“怎么,你们找团长有事吗?”
“那丽莎阿姨呢?”红发少女也问道。
“副团长就在里面,要是知道你们完成任务回来了,她一定高兴坏了。”穆托姆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我去通知副团长你们回来了。”
事实上早就有人把阿纳斯塔西娅和塞德里克回来的消息通知了副团长丽莎。穆托姆话没说完,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女剑士就从楼里走了出来,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她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相一般,不是特别好看,但身材显得十分健美。虽然身上没有明显地肌肉,但流线型的线条却给人一种猎豹似的感觉。胸前的徽章表明她是一个六级战师,腰上别着一把不是很起眼的单手剑。她的步伐轻盈而矫健,灵活的步法使她随时都处于一种奇异的平衡状态之中。
“看来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走到几人面前,丽莎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道。
红发少女上前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兴奋的说:“那是当然!丽莎阿姨你可不能小瞧我。”
等红发少女放手之后,丽莎把目光投向托尼几个,朝成熟青年问道:“塞德里克,这些是你们这次任务中认识的朋友吗?”
塞德里克又为双方做了介绍。
托尼这才知道,这位副团长丽莎正是远古之风佣兵团团长的夫人,本身的实力在佣兵团里也能排在前五位。
在得知托尼几个的职业之后,这位副团长明显眼睛一亮。虽然托尼还没有决定要加入远古之风佣兵团,丽莎还是对他表现了足够的热情。虽然只是初次见面,托尼已经对这位副团长有了一个不错的印象。
等塞德里克对丽莎交代完艾芙拉的来历之后,这位女副团长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中。究竟要怎样才能发挥出艾芙拉的最大能力,是否能让她产生对佣兵团的归属感,塞德里克还真带回来了一个难题。
不过这些都不是托尼需要考虑的。在佣兵团驻地过一晚之后,明天他就准备吧阿尔弗雷德的那封信给送到收信人手中。他还需要到这个城市的炼金术师公会去申请一级魔偶士的考核,拥有一个正式职业者的身份对他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然的话,很多炼金术方面的材料他都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获得。花费的代价太大是一个原因,关键问题是,很多材料,比如说魔晶石,根本是有钱都没地方买。
有了一级魔偶士的身份之后,他做很多事都会方便得多。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