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有他的额头中央居然生着一只紫红色的竖目,此时正死死地盯着在巷子里飞奔的目标。
背后一阵疾风袭来,塞德里克就地一滚,躲过了来自天空的突然袭击。但他的速度也因此而慢了下来,
“呼哧呼哧!”塞德里克大口喘着粗气,呼出的气体遇到外界的冷空气迅速凝结成一道白色的雾气。他能够感觉到,背后的那个长毛怪人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了。
塞德里克觉得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越来越沉,不仅如此,肺也像在被火烧一样。看着巷子两侧薄木板搭成的简陋木屋,塞德里克猛地朝旁边一撞,木屑纷飞中,整个人冲进了一间民房里面。
黑暗中,塞德里克一路横冲直撞,从贫民区杂乱无章的民房中硬生生撞出了一条路。
但他才刚刚冲到房屋另一面的巷子里,一道凌厉的劲风当头落下。
只来得及用“流金”瞬间变化出的盾牌挡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力量通过盾牌重重地把塞德里克拍倒在地。
塞德里克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碎掉了,加上身上的伤口一路都在流血,他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虚弱,挣扎着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塞德里克在心中呐喊着,不知道突然之间哪里来的一股力气,让他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前面是再一次疾扑而下的蝙蝠怪,身后是咆哮着猛冲而来的长毛兽人,塞德里克脸上闪过一抹冰冷地笑意,轻柔地把两只手套合在一起。
.......................................
求推荐票!!!!!!
第八十一章 救人
看到塞德里克双手合什的奇异举动,空中的蝙蝠怪人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两只硕大的蝠翼连续猛扇了几下,硬生生停住了向下扑的动作。
只见塞德里克双手上的两只手套像融化了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相互缠绕渗透,转眼间变成了一颗长满尖刺的球体,像一颗仙人球似地裹住了塞德里克的两只手。不仅如此,圆球还像活物一样不停地膨胀收缩,连带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尖刺也伸缩不已。
不过塞德里克身后的人形长毛怪因为角度的关系却看不到这一幕,依然直直地朝塞德里克冲了上来。
裹挟着一阵呼啸的风声,长毛怪右手上瞬间弹出两尺多长的利爪,朝塞德里克当头落下。
但他的爪子才刚刚挥出,眼前的目标却自己朝前倒了下去。
难道是失血过多连站都站不稳了?长毛怪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正好看到塞德里克倒下的同时猛一转身,把面部向下变成了背后着地。而那颗诡异的尖刺圆球,也和塞德里克的笑意一起进入了长毛怪的视线。
倏地,伸缩中的尖刺激射而出,在伸长的过程中迅速被拉细,最后变成密集的金属细丝占据了塞德里克身体上方的所有空间。
无处可躲!
长毛怪人一声暴喝,两臂迅速护住头部,全身的肌肉也同时贲张而起,看样子是准备用身体硬抗这些细丝的攻击。
“噗噗噗!”
他的贲张的肌肉并不足以抵挡这些看似细小的武器,至少有上百根细丝从长毛怪人身体上穿过,余势未尽的金属线透体而出,没入怪人背后的黑暗之中。
长毛怪人凄厉的惨叫声甚至传出几里之外。
塞德里克两手用力向外一分,一大堆碎肉混合着鲜血凌乱地散落一地,长毛怪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夜空里的蝙蝠人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一幕,望向塞德里克的眼神中也多出了几分恐惧。
无力地躺在地上,塞德里克有些失望地看了一眼半空中的蝙蝠人,密密麻麻的金属线像是归巢的鸟儿一样眨眼间便收了回来,还原成一对手套的外形。
看上去塞德里克连动一下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但蝙蝠人却犹豫着是否要立刻对他发出致命一击。刚才长毛怪人临死前的惨叫肯定会引起城卫军的注意,如果再拖下去,等城卫军赶来就麻烦了。可塞德里克刚刚那一招的威力犹在眼前,他的防御力还比不上死掉的长毛怪人,要是塞德里克还有余力发出同样的一招……
蝙蝠人试探着来了几次虚张声势的俯冲,塞德里克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他刚要做出决定的时候,突然觉得背上一沉,随即肩膀、肋下、腹部、大腿几乎同时一凉,他清楚那是被利器刺穿皮肤的感觉。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八处伤口同时传来一阵强烈的灼烧感,仿佛被人用铁水直接灌进了伤口里面一样。
剧烈的疼痛让蝙蝠人的肌肉抽搐起来,无法再维持飞行的动作,整个人直直地朝地面坠落而下。
蝙蝠人不甘心地扭头想看清楚敌人的样子,映入眼帘的是属于蜘蛛类生物造型狰狞的巨大口器。
“噗!”的一声,一枚钢针贯穿了蝙蝠人的脑袋。离地面还有两三米高的位置,构装体蜘蛛一跃而起,蝙蝠人的尸体重重地落在地上。
“塞德里克,你醒醒,千万别睡着了!”
拍拍塞德里克的脸,托尼取出一瓶高级治疗药剂给塞德里克灌了下去。
药剂一下肚子马上就有反应,塞德里克勉强撑开眼帘,看清楚是托尼之后吐出一句:“放心,我死不了。”
然后就陷入昏迷之中。
“是两个妖魔战士。”杰西卡抱着小萝莉来到托尼身边。这个时候,追杀塞德里克的两个人的尸体都恢复了正常人类的外貌。虽然那个长毛怪人已经被分尸,但也能看到他身上的长毛都已经消失了。只有妖魔战士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是妖魔的话,尸体不会恢复成*人类的样子。
“我们快走吧,城卫军就快赶过来了。”看托尼一副若有所思地样子,杰西卡提醒道。
托尼连忙跑上去把蝙蝠怪人的尸体收进空间戒指里,雪鹰公主再一次抓住他的肩膀,稍一用力,托尼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一人一鹰很快就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夜空里。
杰西卡抱着一声不吭的小萝莉也迅速没入沉沉的黑暗之中。
等城卫军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是一大片暴力拆毁的木板房,以及散落一地的碎尸。
至于周围的居民,这一片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住,况且遇到这种情况,贫民区的破落户们往往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么会往上凑?所以想要找到目击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混蛋!”带队的小队长看着地上一滩血水中完全分辨不出原来样貌的四分五裂的尸体,恶狠狠地骂出了一句。
“尸体都碎成这样了,不好办啊。”他的副手,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法术士走到他身边,若有所指地说道,“不过这似乎也不完全是坏事,认不出来或许会少很多麻烦也说不定。”
……
贸易区和佣兵区的交界处,托尼才买来不久的宅邸中。把昏迷中的塞德里克安顿好之后,托尼一个人站在三楼的露台上,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之中。
他不清楚塞德里克和那个阿道夫家的二少爷布拉德有什么恩怨,但毫无疑问的是,对方想要杀死塞德里克,而且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现在塞德里克身受重伤,三天时间连下地走路估计都有困难,更不用说和一个五级战士决斗了。
托尼不知道塞德里克是怎么想的,虽然认识时间不是特别长,但他知道塞德里克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任何人的劝说都无法改变他的主意,所以托尼必须等塞德里克醒过来之后,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在那之后,托尼才能确定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帮助他。
想想杰西卡也快从远古之风佣兵团回来了,托尼转身走进了房子里面,直接进入到塞德里克所在的房间。
他前脚才进门,杰西卡已经带着远古之风佣兵团的副团长丽莎走了进来。
面对托尼询问的目光,杰西卡淡淡一笑:“放心吧,我只带了丽莎副团长来,没有惊动其他人。”
...........................................
各位同志们给点推荐票支持一下吧
第八十二章 药剂
从丽莎口中,托尼总算大概了解了塞德里克和决斗对象布拉德的一些过去。
塞德里克小的时候,他的父亲不但拥有男爵爵位,还担任坎德尼的财政长官,而布拉德的父亲则是政法署署长。塞德里克和布拉德从小就认识,还有女孩乔安娜,三个人经常玩在一起。
但后来塞德里克的父亲被指控贪污入狱,最终死在了大牢里。那个时候塞德里克还只有十岁,就遭遇了人生中那场重大的变故。不但父亲离他而去,家族的封地也被没收,母亲则因为郁郁成疾不久后就病死了。
本来女孩乔安娜和塞德里克一直关系很好,但塞德里克家道中落之后,她就不再和塞德里克接触,长大一点之后更是投入了布拉德的怀抱。
因为五年前布拉德外出学习斗气,前不久才回到坎德尼。所以这五年的时间,他和塞德里克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交集。谁知道两人五年后再次见面,却闹出了这起决斗事件。
至于两人之间的具体纠葛,丽莎也不是很清楚。
……
托尼和丽莎在房间里交谈了半个标准时,最终说服对方同意了不把塞德里克在这里的消息声张出去的做法。除了丽莎本人以外,在决斗之前,就连阿纳斯塔西娅也不会知道塞德里克目前的情况。不是托尼不相信她,而是红发少女实在不像是一个能藏得住心思的人。托尼担心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会从红发少女的言行举止中看出端倪,关键时期,不能不把警惕提升到最高程度。
托尼有理由怀疑,如果塞德里克的敌人知道他的下落,还会再派一批更厉害的杀手过来。
秘密送走丽莎之后,托尼朝还差几道工序才最终完成的实验室走去。
“埃博拉,我需要你的帮助。”托尼边走边在心里默念道。
“今天你是怎么了?”埃博拉的声音出现在托尼的脑海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这段日子第一主动找我吧?有什么事情吗?”
“您知不知道有什么药剂,可以在一两天内让一个重伤的人完全恢复健康的?”托尼问道。
虽然还不知道塞德里克醒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不管他对三天后的决斗是选择面对还是逃避,先把他的伤治好总没错。如果塞德里克的伤势能在决斗之前彻底恢复的话,不管是否应战,至少选择的余地会大一些。至于把三天缩短到一两天,那是因为托尼没有把握在一天之内将药剂成功配制出来。
“你朋友受伤了吗?”埃博拉好奇地问道。
“是的。”
“那要看受伤的对象是什么人。”埃博拉解释说,“如果受重伤的是一个普通人,我知道三十多种药剂可以达到你的要求。但如果受伤的是一个职业者的话,那这个数字至少要减少一半。你知道每个人的生命力都不是一样多的,生命力越强大的人受伤后治愈起来就越难,所以我必须先确定伤者的身份。”
“他是一个五级宝具师,身上有五处比较大的伤口,流了很多血,目前的情况主要是失血过多。”托尼急忙把塞德里克的状况报给埃博拉。
“五级宝具师吗?”大概是感受到了托尼焦急的心情,埃博拉这一次出奇地没有和他抬杠,自言自语道,“还好不是战士,七级以下的宝具师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恩……让我想想有什么适合的药剂。”
等待的过程,托尼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有了!”埃博拉欣喜地说道,“中级治疗重伤药剂,一共有三个不完全相同的配方……”
埃博拉一连报出三个个配方,主要材料大致相同,只是辅材有所区别,附带着的还有三个配方各自的调配方式。
因为稍微高级一点的药剂,单单知道配方没有任何价值,只有配合正确的配制方式,才能调配出合格的药剂。
“这种药剂的材料是最容易集齐的,三个配方你大概至少能配齐其中的一种,而且配置中级治疗重伤药剂对器具的要求不是很高,只是对药剂师的对自身精神力的控制技巧有一定的要求。以你目前的水平来看,应该面前还是能够完成的。”
托尼用光脑把埃博拉所说的一一记录下来,不明白的地方又反复问了几遍,直到完全弄明白为止。
“其实初级巨魔之血药剂也能达到你要求的效果,只是材料不太容易配齐,而且对你来说难度也稍微大了一点。”埃博拉想了想又说道。
“那请把巨魔之血药剂的配方和配制方法也告诉我吧。”托尼请求道。他这时才想起现在还是半夜,炼金术师公会要等到早上八时以后才会开门。所以他要购买药剂材料的话,至少也要等到天亮以后了。
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多学一种药剂的配方也不是坏事,万一中级治疗重伤药剂的材料配不齐,至少还有其它的选择。
至于直接去炼金术师公会购买成品药剂,托尼不是没有想过,炼金术师公会公开贩售的都是一些低级药剂。想要在三天内让重伤的塞德里克恢复健康,那些低级药剂的效果远远不够。
所以托尼只能求助于埃博拉。
现在虽然有了配方,但在配制药剂方面托尼的经验实在没有多少。对于最后能不能配制出合格的药剂,他没任何把握。想到重伤在床的塞德里克,托尼不由得忧心忡忡,他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以前在药剂学方面投入的精力太少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托尼乔装打扮一番后来到了炼金术师公会的门口。
等公会的大门一打开,他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在公会一楼药剂材料店店员惊讶地目光中报出了一份包含数百种药材的清单。包括中级治疗重伤药剂三种配方的材料各十份,初级巨魔之血药剂配方的材料十份,还有大量用于混淆视听的其它药材。
一来是担心配方泄密,二来也是怕有人这借这些材料判断出他所配制的药剂的用途。如果被有心人得知他购买的这些药材是用于治疗重伤的,不是没有可能联想到塞德里克身上。哪怕这样的几率很小,但在着这种关键时期,托尼宁愿麻烦一点,也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
因为这批药材的数量太大,尽管托尼心急如焚,也不得不等了一刻钟之久才把它们拿到手。令托尼惊讶的是,虽然清单上有些药材数量不够,但四种药剂配方上的材料却分毫不缺。就连埃博拉说的不容易配齐的初级巨魔之血药剂的材料也配足了十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百年过去了,本来稀少的材料数量变多了的原因。
除此之外,托尼还购买了一整套用于配制药剂的标准器具——魔偶师的实验室可没有这些东西。
有公主在空中监视,在确认没有被人跟踪的情况下,托尼回到了还在装修中的宅邸里。
一回到家里,托尼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以最快的速度布置出一个用于提炼草药药性精华的萃取炼金阵,托尼把配方上的材料一一取出来放在实验桌上。
一个标准时后,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从实验室里传出。杰西卡急匆匆地推开实验室的大门,只看见实验桌上一片狼藉,托尼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你有没有受伤?”杰西卡关切地问道。
托尼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的空气出神。
“需要休息一下吗?”杰西卡上前把托尼扶了起来。
“不用了。”回过神来的托尼摆摆手,心无旁骛地说,“时间不够用啊!你先出去吧,等我把药剂配制出来再休息。”
杰西卡在外面关上实验室的大门。
“豆豆,刚才爆炸的原因分析出来了吗?”托尼一边整理凌乱不堪的实验桌,一边在心里问道。
“分析出来了,您对炼金阵的控制没有任何问题,应该是卡托石粉末添加的时间早了0.1到0.4秒,基础溶液还没有混合均匀。”豆豆一针见血地说,“主人,您太心急了。”
“好吧。”托尼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掷地有声地说,“再来一次!”
半个标准时后,又一声爆炸声从实验室传出,比上一次更加响亮。
杰西卡刚刚来到门外,托尼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我没事,你不用进来了。
实验室中,托尼忍住胸口传来的剧痛,吃力地把被爆炸的气流掀翻在地的沉重的实验桌扶正后推回原位。
“再来!”托尼气急败坏地吼道。
熊猫豆豆再次提醒道:“主人,我建议您暂时冷静一下,您的心跳和血压都高于正常水。如果您目前的状态不能改善的话,再试一百次也一定还是失败。”
“我知道了。”托尼的眼神恢复了清明。
太阳落山的时候,托尼把一瓶刚刚完成的深红色药剂举在眼前,语气忐忑地问道:“埃博拉,帮我看看这个样子是配制成功了吗?”
虽然和埃博拉描述的合格的中级治疗重伤药剂的外观一模一样,但托尼还是要得到埃博拉的肯定答复才放心。
“我又看不到……”埃博拉一句话没说完,惊异地发现自己又恢复了对外界的感知,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小子,你……”
埃博拉一直认为是托尼强大的灵魂阻隔了他对外界的感知,虽然也曾经怀疑过是不是托尼的某种手段,但他从不认为托尼有这个能力。
而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显然是托尼屏蔽了他对外界的感知。
“其它的事情等会儿再说。”托尼急切地说道,“先帮我看看,这瓶中级治疗重伤药剂药剂成功了吗?”
在得到埃博拉肯定的答复之后,托尼这才松了一口气。
........................................
郁闷,和别人共用一台电脑真不方便,尤其是电脑是别人的。
呃,继续求推荐票。
在这里要感谢书友书友091218170006886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不爱读书的牛1888起点币的打赏。感谢所有支持这本书的朋友,谢谢大家!!!
<href=www.>www.
第八十三章 信心
支撑着疲倦的身体把配置好的药剂给昏迷中的塞德里克喂下,托尼找了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揉了揉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
本来他还想看看塞德里克对药剂的反应,可是体托尼实在太累了,不但整整一夜没睡,今天配制药剂又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虽然配制中级治疗重伤药剂的难度不是特别大,但考虑到托尼这还只是第二次配制药剂,前几次的失败也消耗了他不少精神力;这个时候,他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疲惫不堪。
直到轻微的鼾声传出,杰西卡才发现托尼竟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杰西卡动作轻柔地把托尼抱起来,托尼睡得很沉,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
直到杰西卡抱着他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又替他脱掉外衣和鞋袜,把他放到床上躺好,托尼只是发出几声难以分辨的呓语。
怔怔地看着托尼熟睡中安静的面庞,杰西卡突然小声埋怨道:“笨蛋,干嘛把自己累成这样?塞德里克又不是生命垂危,有必要这么拼命吗?”
睡梦中的托尼忽然动了一下,杰西卡慌慌张张地捂住嘴巴,还以为他被自己给吵醒了,谁知道托尼只是翻了个身,又一动不动了。
“真是个不安静的家伙,睡个觉也要乱动!”杰西卡“恶狠狠”地在托尼额头上轻轻一点,站起身来又恋恋不舍地望了他一眼,这才转身走出房间。
第二天托尼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塞德里克略显成熟的面孔。
塞德里克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望着托尼欲言又止。
托尼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问道:“看样子恢复得不错,感觉怎么样?”
“很好!”塞德里克笑了笑说道,托尼随意的表现让他也感觉轻松了不少。
托尼穿好衣服跳下床来,边穿鞋便问道:“似乎你目前的处境不是很乐观啊,有什么打算吗?”
“后天的决斗,我会去。”塞德里克言简意赅。
“我听说是生死决斗?”
“没错。”
“那你有把握获胜吗?”托尼追问。
“没有。”
“那里还要去?”
“我没有选择。”塞德里克眼里闪过一丝决绝,语气却带着淡淡的萧索。
“那好吧,我帮你。”托尼拍拍塞德里克的肩膀说道。
后者愕然的望着托尼,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没想到是吗?”托尼笑着问道,“以为我会劝你放弃这次决斗?”
塞德里克没有说话,但他吃惊的眼神却暴露了他的想法。
“不过你现在的状况似乎有点问题哦。”托尼盯着塞德里克的眼睛,意有所指。
“你的意思是?”塞德里克第一次发现,自己对托尼这个朋友的认识还远远不够深刻。
“决斗的双方不该都希望自己能获得胜利吗?怎么我感觉你一点信心也没有,就像是要去上刑场一样?”托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塞德里克哑口无言。
“如果你根本就没有取得胜利的**,我劝你自己直接找个地方自尽,这样至少不用在决斗中丢脸。”托尼咄咄逼人地说。
“我没有……”塞德里克大声吼道,原本死气沉沉的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没有什么?”托尼一声断喝,以更暴烈的声音打断了塞德里克的辩驳,“是你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信心?还是你完全丧失了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勇气?”
塞德里克下意识地退了几步。
托尼步步紧逼,声音激烈而快速:“我不清楚你和那个布拉德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次决斗,我对这些毫不关心。但是塞德里克,你真的愿意在这次决斗中扮演一个可耻的失败者的角色,你真的愿意让你的对手称心如意吗?如果你就这样死掉了,难道你就没有哪怕一点点不甘心?”
塞德里克面若死灰,胸口大幅度的起伏,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塞德里克的脸上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张了张嘴,还是率先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不甘心。但是不甘心有用吗?托尼,能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但是请别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我这个快要死的人身上了。你不知道阿道夫家族在坎德尼的势力有多大,他们拥有一个职业等级九级的家族骑士,为他们效力的职业者更是不计其数。和我靠的太近,我担心会把你牵连进来。你给我服用的药很有效,想必价值不菲,可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这辈子我大概是没有机会偿还你了。”
说完,塞德里克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托尼一字一句地说。
仿佛有一团火焰在塞德里克的眸子里燃烧,他咬了咬牙:“其实我是想和布拉德同归于尽。还要感谢你给我喝的药水,不然我恐怕连一丝机会都没有。”
“果然。”托尼笑了,“我就知道你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
塞德里克无奈地笑了笑:“好吧,你已经知道我的打算了,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确实有一个建议,我觉得你可以考虑在决斗中干掉那个布拉德,而不是同归于尽。”
“怎么可能?”塞德里克难以置信地说,“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五级战士,已经掌握了斗气离体攻击的技巧。作为泰格堡战士学院的优等生,战斗经验也很丰富,比一般的五级战士都要强。”
“看来你一直对他有所关注,对他的信息很了解嘛。”托尼打了个响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样一来,我们的胜算又多了一分。”
“你似乎对我很有信心?”塞德里望着自信满满的托尼,“不知道你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但就算我真的赢了,阿道夫家族也不会放过我的。”
托尼把指头在塞德里克眼前晃了晃:“不是对你有信心,而是对我自己有信心。至于阿道夫家族的报复,据我所知,他们在坎德尼也无法一手遮天,只是几大家族之一而已。如果你能够在正式的决斗中杀死布拉德,顾及到对家族名誉的影响,即使他们要报复,也会等到决斗的风波平息之后。只要战术正确,装备优良,再加上一些提升状态的药剂,你取得胜利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我可以吗?”塞德里克微微有些激动。
托尼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掷地有声地说:“相信我,两天后的决斗,你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塞德里克不知道的是,托尼看似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其实心里并不像外表这样信心十足。托尼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增加某位决斗主角的信心而已。
战术方面,托尼需要了解决斗双方的具体能力,输入光脑进行详细的分析,也许还可以借助远古之风佣兵团团员丰富的战斗经验建立一个数据库。装备和药剂的话,显然不可避免要求助于埃博,托尼已做好了埃博拉就地起价的准备。
关键的一点是,现在距离决斗只有不到两天的时间了。
“埃博拉,这次全靠你了,你可千万要给力呀!”托尼在心里祈祷着。
<href=www.>www.
第八十四章 朋友
“半天,每一天至少要十二个标准时。”埃博拉语气中隐隐透着得意。
“不行,每天最多三个标准时。”托尼一副寸步不让的口吻。
两人对解除对埃博拉的屏蔽,使他每天能够感知外界的具体时间,已经争执了一刻钟之久。
“你是在找我帮忙,怎么能一点诚意都没有?”埃博拉底气十足。
“我可不习惯连睡觉的时候被人偷窥。”托尼断然道。
埃博拉气愤不已,如果他有实体的话,想必是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我只想感知外界的情况而已,谁稀罕偷窥你?”
整天呆在托尼的意识海里,看不到也听不到,连招托尼聊天有时候也得不到回应,简直像坐牢一样。现在有机会摆脱这种困境,埃博拉当然是咬定了他的条件死不松口。
“每天六个标准时,最多就这样了。”托尼还是比埃博拉先做出了退让。
“不行,一天十二个标准时我已经考虑到你的立场了。”埃博拉装模作样地说,“你找我帮忙的事情如果不是很急的话,既然一会儿谈不拢来,不如我们下次再谈吧?”
“该死的!”托尼在心里暗骂,他知道自己的弱点已经被这个存在了几百年的老鬼看穿了。
“好吧,半天就半天。”托尼闷闷不乐地说,“不过每天十二个标准时具体怎么分配要听我的。”
“没问题。”埃博拉喜出望外地答道。
“那我之前对你说的情况,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托尼问道。
“小子,说实话这件事情很棘手。”埃博拉考虑了一会儿开口道,“如果我可以出手的话,在材料足够的前提下,不要说让一个四级宝具师打败一个五级战士,就是让一个普通人打败五级战士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你本身的能力还是太差了一点,不管是魔法道具还是特殊药剂,就算有我的指导,但威力大效果强的你做不出来,你能做出来的对你的朋友帮助又不大。”
“你可是圣阶炼金术师!”托尼质问道。
“但圣阶炼金术师也是人,而不是无所不能的神明,何况我现在只剩下一个灵魂,连身体都没有。”埃博拉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你也没有办法?”托尼语气一变。
“别急呀。”埃博拉见托尼有翻脸的迹象,连忙说明道,“我不是说我没办法,只是说难度很大而已。”
“那你的办法是什么?”托尼问道。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专门研究过宝具师说契约的各种宝具……”埃博拉娓娓道来,“你说你朋友契约的宝具是‘流金’,恰巧我对这种宝具有所了解。据我所知,‘流金’属于几种最顶级的宝具之一,按理说不可能只有你所说的那点威力。你朋友是一个四级宝具师,也就是已经解开了‘流金’四层封印,如果他能够完全发挥出‘流金’的威力,对上一个五级战士不说有必胜的把握,但胜负几率最多也就是五五开。”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让‘流金’发挥出全部的威力?”托尼眼前一亮。
“我要先看看你朋友的宝具。”埃博拉谨慎的说。
“没问题!”
……
当塞德里克在托尼面前演示宝具“流金”的各种能力的时候,埃博拉也在观察着。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个小子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培养流金,只是把它当做一件普通的宝具在使用。”才看了一眼,埃博拉就确定了他的猜测。
“有什么问题吗?”托尼一边用光脑记录着“流金”的各种能力和属性,一边问道。
“‘流金’有一个非常强悍的属性,那就是可以通过吞噬某些特殊的金属而获得一些特殊的能力。而你朋友的宝具,看得出来,从和他缔结契约开始就没有吞噬过任何金属。”
“你是说找些金属给‘流金’吞噬的话,‘流金’的威力会变得更大?”
“一般的金属可不行,‘流金’需要的是一些有特殊性质的珍惜金属,而且也不能简单的说是威力变大。我知道的几种金属的效果:比如说秘银,正常情况下‘流金’一旦分裂,分开的个体之间就会失去联系,但吞噬秘银之后,宝具师就可以遥控那些分裂出去的个体……”
托尼想到了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按照埃博拉的说法,‘流金’吞噬秘银后岂不是可以像传说中的剑仙那样隔空伤人?
托尼向埃博拉用这个世界的说法描述了他的这一认知。
埃博拉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差不多就是这样,但能不能灵活地控制那些分裂出去的个体,还要看宝具师本身的能力。”
“那‘流金’对吞噬的金属的数量需求大吗?”托尼追问道。
“不需要很多,一点点就足够了。”埃博拉继续说道,“还有星星铁,吞噬这种金属后,‘流金’会变得无坚不摧……”
托尼暗自计算了一番,自己手头上一些珍稀金属的种类还真不少。如果每样都让‘流金’吞噬一点的话,那……
不对,托尼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连忙问道:“‘流金’吞噬金属的次数有限制吗?”
“当然有。”埃博拉笑着说道,“如果可以无限制地吞噬金属的话,那‘流金’岂不是可以成长为神器了?流金每多解开一层封印就可以吞噬一种金属,你朋友的宝具可以吞噬三种金属。吞噬的过程很快,但‘流金’消化‘食物’需要一定的时间,一般大概要一天的时间。所以不到两天时间的话,最多也就能吞噬一种金属了。”
埃博拉最后的两句话让托尼小小地郁闷了一把,他刚刚已经想好了三种金属,现在却不得不做一道三选一的选择题。
把埃博拉对‘流金’的认识向塞德里克复述了一遍,后者的表情像是在听神话故事。
塞德里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宝具还有这种神奇的进化能力。事实上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估计他一辈子也发现不了“流金”的这一隐藏能力。除非是一个铁匠大师,又或者是魔偶大师,不然一般人哪里有机会接触那些珍贵的稀有金属?
“我建议你选择秘银,这样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托尼经过深思熟虑后说道,“而且你的战斗风格偏向于技巧型,‘流金’吞噬秘银后得到的能力也符合你一惯的风格。当然,还有其它的选择,如果你有更棒的想法的话。”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给我提供秘银?”塞德里瞠目结舌地望着托尼。虽然他从来没见过秘银,但一点也不影响他对这种金属珍贵程度的认识。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不像,但我没钱还你。”
“好吧。”托尼坦白道,“上次分配战利品我占了大便宜,其中有一枚十立方的空间戒指,加上戒指里面的东西,实际上比这点秘银更加值钱。”
塞德里克吃惊地看着托尼,犹豫道:“但是……”
“没有但是,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
朋友吗?塞德里克心里一热,用力握了握拳头。
第八十五章 塞德里克的战术
坎德尼中心区的玫瑰广场,今天这里格外热闹,聚集在此的人至少是平时的十倍,这让原本十分宽敞的玫瑰广场稍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