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托尼那天的话起了效果,一帮叛逆的少年少女每天都劲头高涨,几乎都不用托尼再怎么监督,和以前懒洋洋的样子比起来简直有脱胎换骨的变化。虽然不知道他们这样的状态可以持续多长时间,不过托尼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他们魔偶大赛结束之前别掉链子就可以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制作过程中发现的种种问题,加上这段时间托尼的知识结构每天都在变化,他们所制作的魔偶也在最初的设计上发生了极大的改变,魔偶完成的时间也因此向后推移了几天。
托尼很难想象要是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以前,这帮小子会像这样没有任何怨言。
除了吃饭和睡觉,托尼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慢慢的,他感觉生活前所未有的充实。
……
“你是什么人?”托尼看着这个拦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人,用警惕的语气问道。
“我没有恶意。”来者赶紧解释道,“我是费兰克?巴尔,你可以叫我费兰克,我是一个竞技魔偶师经济。”
“竞技魔偶师经济?”托尼重复了一遍这个绕口的名词,大致能从字面上猜出这个词汇的意思。
“托尼?李魔偶师,能给我几分钟和阁下谈谈吗?”费兰克客气地询问道。
听到对方准确地说出自己的名字,托尼才相信这个叫做费兰克的家伙没有找错人。
“你找我有什么事?”托尼用怀疑地目光盯着费兰克说道。在这段特殊时期,他并不太想和像费兰克这样陌生人接触,他很难判断对方是否抱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要知道自己不久前才的罪过克里安,而且还得罪得很彻底。
费兰克向周围扫视了一眼,身边不远处就是圣杜里艾丽学院的大门。他迟疑着说道:“能不能请阁下喝一杯,也许我们该找个地方坐下来谈?”
“这里就很好,有什么事情请直说,不然我要离开了。”托尼毫不客气地说道。趁天还没黑的这段时间他本来是打算去一趟图书馆的,不然等下去晚了图书馆就关门了。
“那好吧,就在这里说。”费兰克尴尬地一笑,“我听说阁下在控制魔偶作战方面水平很高,所以想问问阁下是否有在竞技魔偶师这一行发展的意向?”
“对不起,能给我解释一下竞技魔偶师的意思吗?我第一次听到不是很明白。”夕阳的余辉晃得他眼睛有点花,托尼两步走到路边的树荫里,耐着性子问道。
“没问题,竞技魔偶师……”费兰克开始详细地解说起来。
听完他做完简单地介绍,托尼立即明白了竞技魔偶师的的含义。实际上竞技魔偶师和战斗魔偶师的差别不大,都是操纵魔偶作战的魔偶师。不过在水蓝岛上,操纵魔偶作战还是一种相当受欢迎的竞技项目,而参加这个项目的专业选手就被称之为竞技魔偶师。
从中心区的魔偶竞技场每周都要进行十多场比赛,而门票的销售量还一直居高不下,就可以看出这一竞技项目的受欢迎程度。虽然也有不少人对竞技魔偶师这一职业不屑一顾,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受到明星般的追捧。
“你的意思是行找我去参加魔偶竞技场的比赛?”弄清楚对方的来意之后,托尼有些意外地问道。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来到水蓝岛之后会和比赛这么有缘。
“没错。”费兰克露出一个商人似的狡黠的笑容,“请问阁下现在有时间和我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了吗?”
“你为什么会找上我?”托尼问道。
费兰克坦然一笑:“我有朋友是圣杜里艾丽学院的学院,他向我提到了阁下和您的那具暗红色人型魔偶。我认为阁下有成为一个成功的竞技魔偶师的潜质。”
“我只是一个二级魔偶士而已。”托尼说道。
“也许你对这个项目还不是很了解。”费兰克不假思索地说道,“比赛的级别是按照魔偶师的职业等级划分的,你控制魔偶的技巧比一般的四级魔偶师都要强,这一点对你更加有利。”
--八戒文学--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变故
魔偶竞技场的比赛和魔偶大赛截然不同。(更新快 八度 吧
虽然两者都需要操纵魔偶进行战斗,但前者对魔偶本身没有任何限制,唯一受限的只有魔偶师本人的精神力阔度。按照费兰克的解释,因为魔偶拆解不易,而且考虑到魔偶上的一些隐藏功能容易因此暴露,所以比赛前对魔偶进行检查执行起来并不现实。但是测试魔偶师的精神力阔度却很方便,只要参加比赛的选手往测试仪上一站,马上一目了然。
而后者更侧重于比较魔偶的综合性能,而且在规定时间内制作出来的魔偶,肯定无法和一些魔偶师不惜成本,耗时日久所精心打造的魔偶相比。
完全可以想象,魔偶竞技场上的魔偶对战远远比魔偶大赛上魔偶之间的战斗要精彩激烈得多。加上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也能欣赏,所以魔偶竞技场的比赛更容易吸引一些魔偶师以外的观众,影响力当然也更大。
按照费兰克的介绍,只要成为竞技魔偶师,名气、金钱、美女、鲜花、掌声马上都会获得,这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职业。托尼当然不会被他夸张的描述所欺骗,不过也对竞技魔偶师这个职业有了更直观的印象,抛开名气不说,似乎真的很容易赚钱。
不过对于自己操纵魔偶的水平,托尼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虽然可以依靠多倍控制法越级控制魔偶,但是最多和一般魔偶师差不多,和石头那天的表现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托尼很清楚,费兰克需要的不是自己,而是石头。
让石头去参加魔偶竞技场的比赛?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托尼本来就对石头在学院里的那次曝光后悔不已,更何况让它出现在更多观众的面前。虽然石头的伪装做的很好,可露面的次数多了,它的身上种种特殊的地方自然会被有心人注意到,参加比赛的收获不值得托尼冒这样的险。
所以尽管费兰克说得天花乱坠,托尼还是很明确的拒绝了他的邀请。不死心的费兰克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托尼礼节性地收了下来,但他并不认为以后会用到。
不过如果排除石头的因素,托尼本身对竞技魔偶师这一职业还是很感兴趣的,事后还特意对这个职业做了些功课。
在对这个职业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之后,托尼终于意识到自己拒绝费兰克的做法是多么的明智,竞技魔偶师的门槛远比他想象中的高得多。
研究完参加魔偶竞技场比赛的选手的资料,托尼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多倍控制法这一种越级操纵魔偶的技巧,几乎每一个选手都掌握着类似的能力,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理,但事实就是如此,否则以他们的精神力阔度,根本就无法正常操纵他们用于参赛的魔偶。
抽空去魔偶竞技场看过两场比赛,托尼觉得竞技魔偶师的几乎将魔偶的战斗力发挥到了极致,处于他们控制之下的魔偶灵活得就像有血有肉的生物,而不是由金属拼装起来的战斗工具。石头的表现和这些魔偶比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显眼了。
其中一个名叫马库斯.克朗的选手最引人注目,虽然他在众多选手中并不是最强的,但他所控制的魔偶确实最具表演性的。不但在占据上风的情况下会有许多夸张的动作戏耍对手,而且每次战胜对手之后,他的魔偶都会向周围的观众行骑士礼致意,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一个套着魔偶外壳的活人。
他的拥趸也是所有竞技魔偶师之中最多的,每场比赛都能听到观众疯狂地呼喊他的名字,那些观众给托尼的感觉就像地球上疯狂的足球迷。
竞技场狂热的气氛几乎能让每一个置身于其中的人迷失,托尼还注意到,场外还有举办方建立的专门押注的窗口。每一次比赛结束后,都会有兴高采烈的幸运儿产生,当然也不乏一脸沮丧的倒霉鬼。
正好遇到周末没课,托尼这次也花了一个金币试了试手气,不过他的运气似乎不是很好,他押注的选手输掉了那场比赛。
竞技场大门口,就在托尼夹在拥挤的人潮中向外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托尼,你怎么会在这儿?”
托尼一回头就看见那那头标志性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奥德丽,你也在这里啊”
看上去她的状态不是很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托尼很少在她身上看见这样的表情,他已经习惯了女孩活力十足的模样。
“我来看比赛,你也是吗?”奥德丽顺着人流来到托尼身边,有气无力地问道。
两人并肩而行。
托尼怀疑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然很难想象她会用这样虚弱的声音说话,简直都不像是奥德丽本人了。
“是的,我压了卡麦劳斯一个金币,可惜他输掉了比赛。”托尼耸耸肩说道。
如果是平时的奥德丽,托尼几乎可以预料到她会说出“你这个家伙未免太不负责了,还和我说很忙,居然自己偷偷跑来看比赛?”之类的话。托尼连借口都为自己找好了。
但今天奥德丽的表现的确很不正常,她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用一种仿佛没有丝毫情绪的语气说道:“我也押了他五百个金币。”
“看来你比我更倒霉。”托尼笑着说道,“这大概是你整整一周的零花钱吧?”
奥德利说出了一句让托尼大感意外的话来:“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金币了。”
“你的意思是?”托尼错愕地停下脚步,他更希望自己的理解发生了错误。
“我的意思是……也许我们必须放弃这场比赛了。”奥德丽仿佛瞬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突然向前一扑,整个人已经挂在托尼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托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手足无措地抱住了奥德丽。
“怎么了?”托尼小心翼翼地问道。
奥德丽也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地哭,周围行人的目光让托尼觉得浑身不自在。
看到奥德丽短时间内没有恢复正常的迹象,托尼半拖半抱地带着奥德丽离开了人们的视线。
十分钟后。
竞技场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的包间里,奥德丽的哭声已经减弱了很多,变成了低声的啜泣。
托尼坐在她对面,一脸无奈地问道:“大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啊,这样一直哭也不是办法啊?”
见奥德丽丝毫不为所动,托尼又换一种方式:“要是让你地小弟看到你这副样子,我想他们一定会崩溃的。”
这一次总算产生了效果。
“今天的事不许告诉他们?”奥德丽恶狠狠地举起拳头,向托尼威胁道。
“没问题,我肯定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托尼信誓旦旦地保证道,紧接着又问道,“现在扭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吧?”
奥德丽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痕,犹豫了一下,最后撇撇嘴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我拿不出钱了而已。”
“能说明白一点吗?”托尼试探着问道。
奥德丽瞪了托尼一眼,气呼呼地说道:“总而言之,在魔偶大赛开始之前,我都不会再有一个金币的零花钱了。也就是说,我没办法继续提供参加比赛所需要的资金了。”
“这么严重?”尽管托尼早就在心里有了准备,却还是被这个消息给震了一下。如果奥德丽的资金来源被切断了,他们前期的准备工作就等于是白费了。本来奥德丽的资金一直都很充裕,所以托尼为了精益求精,在魔偶的制作材料上花起钱来不免就有些大手大脚。魔偶的设计图三易其稿,虽然最终定型的魔偶已经接近完工,而且材料也不缺。但是比赛时是要求现场制作一具魔偶的,这样一来,所需要地材料就不够用了。
如果奥德丽的资金没有出现问题,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或者提前预料到会出现资金短缺,托尼也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出现。但是现在,材料不足却成为了拦在前面的一个无法忽视的难题。
“也许你可以找简森他们凑点钱。”托尼给奥德丽出了个主意。
奥德丽没有说话,显得相当犹豫。
沉默了一会儿,奥德丽突然开口道:“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如果我找他们借钱的话,他们的零花钱或许也会被取消。”
虽然仍有很多疑惑,但托尼知趣地没有多问。
不过在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努力的情况下,托尼也不愿意自己之前的付出都化为泡影。考虑了很长时间,托尼皱起眉头说道:“那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就把那具快做好的魔偶重新回炉,还可以收回一部分材料,加上剩下的材料,参加比赛也不是没有希望。”
听到托尼这样说,奥德丽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真的吗?”
有几句话托尼忍住没有说出口,从魔偶身上回收的材料质量肯定会有所削弱,而且材料有限的情况下,在魔偶工艺和结构上的选择也大大减少,即使勉强参加比赛,冠军肯定是不用指望了。
--八戒文学--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祸不单行
意外出现的资金缺口让托尼头疼不已,一直到他回到家门口,也没有想出妥善的解决办法。(百度搜索 --八戒文学--
推开门,托尼才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客厅里竟然坐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魔偶师长袍,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整个人仿佛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躯壳,托尼打开门进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反应。
杰西卡见到托尼眼睛一亮,但马上就深深地低下了头。
“怎么了,杰西卡?”托尼问道。
“对不起托尼,我给你惹麻烦了。”杰西卡脸上清楚地写着沮丧两个字。可即使是在兰蒂斯遗迹中那段最危急的时刻,杰西卡也没有流露过这样的情绪。
托尼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尽量保持着微笑,上前轻轻抱住杰西卡:“出什么事了吗?”
“下午地时候我带着雪莉在楼前晒太阳,这位丹尼尔先生提着一个皮箱从我们前面经过。谁知道雪莉突然冲上去一拳把皮箱给砸烂了,从里面掏出一个东西就往嘴里塞。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东西已经进到她嘴里去了。”杰西卡看了那个陌生的中年魔偶师一眼,低声说道。
虽然托尼已经预感到雪莉吞进去的是什么东西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东西是什么?”
“我马上让雪莉把它吐了出来,那是一颗鸡蛋大小的魔晶石。”杰西卡无奈地说道。
托尼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雪莉吃进去的魔晶石还能吐出来。
“然后呢?”托尼继续问道。从杰西卡和丹尼尔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杰西卡一脸沮丧地看着托尼:“雪莉吐出来的是一颗废魔晶石,里面一点能量都没有。”
这时那个名叫丹尼尔的陌生人突然有了反应,用一种绝望的语气说道:“这不可能……完全没有可能,明明出来的时候能量还是满的。这可是一颗完美品质的魔晶石,谁会蠢到把它的能量耗尽?”
托尼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如果是一般魔晶石的话他还可以和对方谈谈赔偿问题,但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据他所知,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又被称为永恒魔晶石,其自然生成的完美回路让这种魔晶石只要不被一次性耗尽所有能量,就能无限次地恢复,其中蕴含的能量几乎可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恒魔晶石的体积越大,价值也以几何地方式增加。
哪怕是拇指大小的一颗永恒魔晶石,价值也相当于三倍体积的秘银或魔金,如果是鸡蛋大小的一颗,托尼无法想象它的贵重程度,也许要把矮人宝藏搬空了才能赔得起。
托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一个圈套,对方想要敲诈他。
但马上托尼就推翻了这个可能,这并不像是一出预谋好的骗局。因为如果这是一个局的话,必须是建立在对雪莉的了解上的。而雪莉的秘密只有他和杰西卡两个人知道,外人不可能清楚。
那有没有可能皮箱里本来就是一颗废魔晶石呢?
托尼看了一眼仿佛僵尸一般死气沉沉的丹尼尔,又觉得对方此刻的表现和他的猜测不符。
“那颗废魔晶石呢?”托尼问道。
杰西卡把目光转向丹尼尔身前的矮桌,上面赫然放着一颗鸡蛋大小的苍灰色晶石,托尼很熟悉这种颜色,这是魔晶石能量耗尽的表现。
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托尼没有见过,但这颗晶石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确实和他以往所见到的普通魔晶石以及一般的高能魔晶石都不太一样。
“你确定这是一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托尼对着安东尼问道。
对方犹如牵线木偶一样缓缓地抬起头,脸色苍白得吓人,眼睛里依然没有半点神采:“当然确定,我刚刚才把它从水蓝岛中心金行里把它取出来。”
“有什么证明吗?”托尼冷静地问道。
丹尼尔从掏出一张红色的票据递过来,托尼拿在手里看了一眼,那是一张中心金行的提物单,物品一栏上分明写着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票据制作精良,上面还有中心金行的签章,看上去不像是伪造的。
托尼忍不住又看了丹尼尔一眼,看上去他并不像是一个能拥有这种宝物的人。以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的价值,除非是宗师级甚至圣阶魔偶师,非则普通人拥有它只会为自己带来灾祸。
“你再想想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托尼谆谆善诱道,“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瞬间耗尽一颗鸡蛋大的高能魔晶石的所有能量,也许只有圣阶炼金阵可以做到。但是一个小女孩把它塞进嘴里,拿出来就没有能量了,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
丹尼尔用他空洞的目光盯着托尼,说道:“我也不相信,但这是我亲眼看见的,她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着丹尼尔用怨毒中带着一丝恐惧的眼神看了雪莉一眼,仿佛那不是一个小女孩,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恐怖怪兽。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托尼试图转移丹尼尔对雪莉的注意,“再想想看,有没有可能魔晶石在之前就已经被调包了?”
尽管托尼知道这样的可能性更小,废的完美高能魔晶石同样不好找,更何况还要是一颗同样大小的。
丹尼尔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眼睛里瞬间绽放出希望的神采,猛一下站了起来激动地向托尼质问道:“一定是这样,是不是你们把握的魔晶石调包了?你们把它还给我,我是为卡佩罗宗师工作的,这颗魔晶石也属于他,如果你们不想惹麻烦的话,快点把它还给我。”
看着面红耳赤,整个人陷入疯狂状态的丹尼尔,托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于你的遭遇我表示同情,也愿意为你提供一定的帮助。但你的魔晶石确实不在我这里,希望你能够冷静一点。
完,托尼疲惫地看了一眼雪莉。她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始终带着那种无辜又无害的表情。托尼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倒霉,祸不单行就是形容他现在的状况的。
得到托尼笃定的回答,丹尼尔无力地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地喃喃道:“这下完蛋了,我怎么会这么倒霉……”
--八戒文学--
第一百三十四章 解决办法
“天啊!这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八戒文学--”丹尼尔颓丧地抱着脑袋,语无伦次地喃喃道,“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还有妻子孩子要照顾……太可怕了,怎么能这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验助理而已……”
看得出来,一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的损失不是丹尼尔可以承担得起的,在巨大的压力下,他的精神状态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从这种状态下的丹尼尔口中,托尼轻易就得到了有关这件事情他想要了解大部分信息。
丹尼尔的身份,是卡佩罗炼金术师高塔的高级实验助理。而这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理所当然是高塔主人,十二级的顶级魔偶宗师卡佩罗?费厄姆的财产。丹尼尔所做的,只不过是把它从水蓝岛中心金行的金库里取出来,然后带回卡佩罗高塔。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水蓝岛的治安状况向来良好。但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现在这样的意外发生。
托尼同样没有预料到。
五十万金币――是这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的价值,当然因为能量耗尽报废的不算。这个价格没有超出托尼的预估,甚至还要低一些。原因很简单,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确实非常稀有,但是整个大陆上所发现的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水蓝岛就集中了其中的一多半。
所以相对而言,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在水蓝岛上并不没有想象的那样稀少。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在水蓝岛上同样通用。
水蓝岛的个大拍卖会上,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出现的频率不算很低,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两颗。五十万金币,就是上周拍出的一颗差不多大小的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的价格。如果不是在拍卖会上,这个价格应该会有所下降,但无论如何也不会低于四十万金币。
只是对丹尼尔而言,无论是四十万和五十万没有区别,都不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甚至不敢回到高塔,怕他的同事知道他弄丢了一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
其实托尼完全可以撇开自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丹尼尔身上,因为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一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眨眼间就变成了废品,说出去实在很难让人信服,也许对他监守自盗的怀疑会更多。
但关键是托尼也不愿意这件事情让更多人知道,瞬间吸光一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的能量,这样的能力就连圣阶魔偶似乎也不具备。对这件事情,不相信的人只会把它当成一个笑话抛之脑后,但如果是有心人知道了的话,雪莉身上的秘密只怕……
而且就算没有这样的原因,托尼也很难心安理得地置身事外,这件事情完全是雪莉所造成的,实际上也就是托尼的责任,丹尼尔不过是受到了无妄之灾而已。
抱着这样的想法,托尼不得不一边安慰丹尼尔,一边绞尽脑汁地思索解决问题的办法。
也许是感受到了托尼的真诚,看出他确实没有推脱责任的意思,丹尼尔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
一阵短暂的沉默,除了呼吸声,房间里再没有任何声音,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你打算怎么办?”托尼开口问道,打破了房间里的沉寂。
听到托尼的问题,丹尼尔脸上一片茫然,又带着一丝深深地畏惧:“我打算怎么办?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任何办法。”
“丹尼尔,你不能这样,难道你已经放弃了吗?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托尼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那我能怎么样?”丹尼尔沮丧地问道。
托尼想了想问道:“这件事情你能够隐瞒多长时间不被发现?”
“隐瞒?”丹尼尔震惊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我为什么要隐瞒?”
“你必须隐瞒!”托尼居高临下地看着丹尼尔,口吻中满是不容置疑的气势,“如果能拖一段时间的话,我们也许还能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真的?”丹尼尔眼里透出一丝希望。
“如果你蠢到把一切都告诉你的上司,你所面对的肯定不止是失去这份工作。想想看那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的价值,五十万金币,这样大的损失,就算把你流放到某个妖魔之门去也不是没有可能。”托尼用恶狠狠地语气说道。
托尼明显被他吓住了,露出犹豫的表情。
“想想你的妻子和孩子。”托尼继续说道,犹如诱人犯罪的恶魔,“你愿意他们被驱逐出水蓝岛,并且还要为你背上几十万金币的债务吗?”
仿佛亲眼看见了那样的画面,丹尼尔猛地一声大喊:“不能这样,千万不能!”
他紧紧地抓住托尼身上的衣服,眼里闪烁着惊恐万分的光芒。
“冷静点丹尼尔。”托尼安抚道,“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你还有机会。但现在你必须冷静,否则我刚刚说的就会变成现实。”
丹尼尔慢慢平静下来:“我需要怎么做?”
“你必须尽可能的隐瞒这件事情,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让我想想……我要仔细想想。”丹尼尔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滴,脸上因为紧张而显示出一种病态的红晕,“卡佩罗宗师最迟还有一周的时间就会回来,我最多能隐瞒到那个时候。”
“很好,一周时间已经不错了。”托尼嘴里这样说,其实不过是在强作镇定而已。一周的时间能做什么?他心里没有任何概念。
“一周的时间是我估计的,实际上卡佩罗宗师回来的时间并不确定,可能会提前,也可能会推迟。”丹尼尔解释道。
“那也不错了。”托尼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总之这件事能隐瞒多长时间就隐瞒多长时间,时间拖得越长对你就越有利。”
“你准备怎么做?”丹尼尔惴惴不安地问道。
“抓紧时间凑钱,看看能不能在这件事被发现之前买一颗一样的高能魔晶石补上。”托尼耸耸肩说道。
“这么短的时间,你……能凑到么多钱?”丹尼尔忐忑地问道。
“目前还有一点缺口,但困难不大。如果你时间能拖长一点,那就更加没问题了。”托尼对丹尼尔微微一笑。
送走丹尼尔之后,托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总算是暂时把他稳住了,但面对五十万金币的资金缺口,托尼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托尼,你真能在一周内凑到五十万金币?”杰西卡一脸关切地问道。以她对托尼的了解,当然看得出来托尼此刻的虚弱。
“还不一定需要五十万枚金币呢?”托尼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举起手中那颗报废的高魔晶石,“我明天拿它去检测一下,看看这玩意是不是真的?”
不过嘴里这么说,但实际上两人都没有对此抱太大希望。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也不像是一出骗局。
看了一眼在沙发上仿佛陷入酣睡的雪莉,托尼回想起克里斯多夫实验笔记上的内容,她这个样子似乎是处于进化状态的表现。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所蕴含的庞大能量,直接让她从不完整的第一形态进入到进化状态。
如果这颗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是假的,显然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据托尼所知,雪莉的进化过程大约会持续半个月左右的时间。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按照克里斯多夫实验笔记上的说法,她应该会转变为第二形态。那个时候,雪莉肯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法沟通。
对于托尼来说,这应该是一个期盼已久的好消息。只是现在他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因为他必须尽快解决眼前所面临的**烦。托尼很清楚,如果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更多更大的麻烦就会接踵而至。
懒懒地仰躺在床上,托尼的大脑高速运转着。
托尼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普尔特弥斯,他是托尼所认识的人当中地位最高的。以他的身份,应该是有能力帮助自己摆脱眼前的困境的。但是托尼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他和普尔特弥斯的关系虽然看上去不错,但毕竟认识时间不长,也仅仅是比较谈得来的朋友而已。价值五十万金币的完美品质的高能魔晶石,已经超出了两人之间的交情所能承担的范围。而且雪莉的身份比较敏感,托尼也担心会因此引起普尔特弥斯的注意。
最关键的一点,托尼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普尔特弥斯,就算想找他帮忙也没办法。
空间戒指里还剩下一些秘银和魔金,还有其它一些托尼准备留着以后用的珍贵材料,如果卖出去的话,应该可以填补一些缺口。托尼大致估算了一下这些东西的价值,也仅仅能填补一部分缺口而已,离五十万金币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托尼突然想起了那个叫做费兰克的竞技魔偶师经济,似乎他给自己留过他的联系方式。世事果然难以预料,本以为不会用到的联系方式却成为了托尼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一周的时间实在太短促了,不知道操作上会不会来不及。
--八戒文学--
第一百三十五章 请假
一大清早,圣杜里艾丽学院中,弗朗西斯.沃顿――也就是托尼的主任导师的办公室里。(更新最快 --八戒文学--
“咦,托尼学员,现在还没到上课的时间吧?”弗朗西斯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门口表情凝重的少年,“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尽管早就下定了决心,但事到临头,面对这位向来以严厉形象出现在学生面前的导师,托尼还是不免有些忐忑:“弗朗西斯导师,我……我是来向您请假的。”
“哦,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弗朗西斯微微愣了一下,皱起眉头问道。
托尼陷入了沉默,他并不愿意编造借口来欺骗眼前的这位长者。他有一种直觉,那样的行为很可能会造成适得其反的后果。
“不方便说吗?”弗朗西斯的眉头反而皱得没那么紧了,但还是有些严肃。
托尼低着头,依然没有说话。
弗朗西斯从办公桌后站起来,上下打量了托尼一番,“不知道你想请多久时间的假,我希望时间不会太长。”
托尼讶异地抬起头,犹豫地问道:“您是答应了?”
“我想先知道你需要请假的时间有多长?”弗朗西斯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把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微微前倾,然后望着托尼。
“大概一周吧。”托尼迟疑地答道。到目前为止,事情比他想象中要顺利得多,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位导师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甚至做好了接受对方的愤怒和刁难的准备。不仅仅是托尼,几乎在所有培训生眼中,这位弗朗西斯导师都不是一个容易打交道的人。
“一周以后?”弗朗西斯摇了摇头,让托尼刚刚放松一点的心情又再度紧张起来,“这个答案太笼统了,你说的一周左右是六天、八天,正好七天,又或者是其它的天数。作为一个魔偶师,我建议你使用更精确的数字,要知道在炼金学理论中,只有精确的数据才具有说服力。”
托尼苦笑了一下,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那就七天吧,我要申请七天时间的事假。”
“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弗朗西斯语气平淡地说,“那好吧,我批准了,希望你一周后能准时回来上课。”
这就行了?直到托尼走出办公室,脑袋里还依然有些恍惚。他本来都做了最坏的打算了的,却没有想到弗朗西斯这次竟出人意料地好说话。更加令他惊讶的是,这严肃形象深入人心的导师,还给了他几本书,说是他接下来要讲课的内容,让托尼有时间的话自学一下。虽然弗朗西斯自始至终都板着一副脸,却让托尼对他的印象发生了很大的改观。
脚步轻快地走出学院大门,太阳才刚刚升起,托尼一刻也不停留,直接向费兰克给他的地址找去。
费兰克给他的地址离学院区不远,托尼没用多长时间就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那座名为蓝色闪电的魔偶师训练场。从外面看上去并不是很起眼,托尼进入训练场内部,才发现里面的人不少。
此刻训练场中央位置的一座圆形擂台上,两具魔偶正激烈的战斗着。其中一具是青灰色的狼形魔偶,另一具则是人形魔偶,都是比较常见的类型。不过任何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两具绝对不是魔偶铸造工厂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制式魔偶,或者是在制式魔偶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幅度的改装。
两具魔偶的外壳相对而言都比较薄,只在关键部位装上了很少几处不影响魔偶动作的外挂装甲。狼形魔偶的利爪伸缩自如,猛然弹出如同镰刀,嘴里的魔光炮不时发出一道炽热的白色光束,在擂台边缘的护罩上激起一圈涟漪。人形魔偶的动作没有狼形魔偶灵活,虽然动作幅度不大,但每次都正好躲过对方的攻击。
不过在托尼看来,狼形魔偶虽然占据着主动,但一味抢攻并没有收到预计的效果。反观人形魔偶,一直没有反击,闪躲间却显得游刃有余,仿佛随时可以发出致命一击。
两个年轻的魔偶师分别站在擂台外两端的高台上,两只手飞快的变换着动作――这是一种控制魔偶的高端技巧,用特殊的手势引起精神力共鸣,从而提高精神力支脉的反应速度。似乎是印证了托尼的看法,狼形魔偶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