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短,但作为一个职业者,妖魔战场和各个遗迹也不会缺少他们的足迹。实验室魔偶师是相对于战场魔偶师而言的,实验室魔偶师偏向于研究和制造,而战场魔偶师则更善于控制魔偶的技巧,大多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
安东尼的意思,是劝说他成为一个纯粹的实验室魔偶士。也许少年人的热血和冲动更倾向于战场上的威风八面,而不愿意默默无闻的沉寂于实验室内。他只是想打消年少的学徒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其实实验室魔偶师也能获得成功。”这句话连安东尼自己都不相信。
虽然历史上也不乏成功的实验室魔偶师,但他们只是更擅长实验室中的技能,而不是纯粹的实验室魔偶师。事实上,那几个耳熟能详的最著名的实验室魔偶师,全部都拥有与妖魔之间的显赫战绩。
安东尼本来还担心托尼会一蹶不振,但好在托尼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十三岁少年,不到一周时间就把心态调整了过来。他的表现夜恢复了从前的样子,甚至更加勤奋,只是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安东尼也看不出丝毫端倪。
也许普通人无法挣脱天赋的桎梏,但我是普通人吗?托尼这样问自己。
冥想的次数由安东尼建议的每周一次变成每周两次,当然精神力增长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一些。三个月的基础教学结束之前,托尼的精神力等级达到了18晶,看起来想要满足一级魔偶士的要求也不是太遥远。
当然,一级魔偶士的资格不是精神力足够久能够拥有的,魔偶学知识以及实验都是考核的内容。但对托尼而言,这两点不是问题,精神力才是限制他实力增长的最大软肋。
期间,托尼也制作出了属于他的第二个魔偶。当然,智核和能核的制造远在他的能力之外,这两个重要部件是安东尼提供的。少年的第二具人偶是按照真人比例制作而成的,主要材料是金属锡。因为这种材料相对而言比较软,更方便身体部件的塑形,大多数学徒都使用这种材料来制作魔偶。
魔偶身高1米8,身材比例匀称,脖子无法转动,但是多了转弯的能力。四肢和那个木头人偶一样,都是一个整体,没有关节的构造。因为他的精神力还不足以操纵有20个触点的1级智核,魔偶所使用的依然是0级智核,没有足够的指令触点,就算制作出关节也只能装样子,反而会影响魔偶的整体结构。
虽然比起他的第一个木制人偶进步不少,但托尼控制它在实验室里走动起来依然显得非常笨拙。这显然不是一件成功的作品,因为这具魔偶的动作实在太迟钝了,1秒的反应速度再加上僵硬的动作,即使是一个普通人,只要能保持镇定,他也许无法击倒这具魔偶,但这具魔偶也绝对无法伤害到他。
但这个问题不是托尼目前可以解决的。魔偶对指令的反应速度取决于两点,一个是智核的等级,另外一个则是魔能传导阵的细致程度。某些大师制作出来的魔偶,甚至可以把反应速度限制在0.01秒以内,不过对于那种高级魔偶,他现在也只能想想而已。
三天前,曾经到他房间造访过他的安德烈·普拉廷斯通过考核,正式成为了一个一级魔偶士。在学徒们羡慕的眼光中,他登上升降梯进入了高塔四层,那个学徒们满怀憧憬的神秘区域。毫无疑问,这对托尼是一个不小的刺激。
回想起他说过他是去年7月进入高塔的,算算到现在还不足一年时间,准确的说是九个多月,这个速度无疑是非常快的。
三个月下来,托尼和其他几个学徒熟络了不少。听他们说,安德烈的精神力其实早就达到标准了,只是因为知识方面有所欠缺,所以等到现在才通过考核。而这也是大多数魔偶师学徒所遇到的情况。
只有托尼这个怪胎,和其他人截然相反。
那些费姆多斯土生土长的人类少年,在知识的积累与学习方面,自然比不过某个经历了地球上知识大爆炸的灵魂。
除开正常的学习时间以外,托尼大部分时间都用在逐字逐句地研究他可以看到的每一本书籍,试图找到改变他精神力天赋这块短板的方法。图书室的书都被他翻遍了,不仅仅是储存在光脑里,而是他通过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去阅读。情况并不乐观,但也不像安东尼导师说的那样绝望。
历史上现过两个精神力天赋只是勉强合格,但最终成为了圣阶炼金术师的例子。
一个是三百年前的菲尔·奥卡索,关于他的一切都笼罩在层层迷雾之中。后人只能根据文献中的只言片语,猜测他在兰蒂斯文明遗迹中获得了改变天赋的方法。只是这种方法多半难以普及,否则他那三个天资有限的儿女中,也不会连一个突破三级魔偶士的都没有。
另外一个时间更为久远,但离托尼却显得更近。埃博拉·布雷恩,第一次妖魔战争中的英雄人物,埃博拉高塔的创建者。按照某些文献的记载,年少的埃博拉精神力天赋极差,在他的苦苦哀求下,他的导师才答应收他为徒。
但是关于他改变精神力天赋的秘密,同样没有流传下来。据说在一次冒险中,他意外失陷在遗迹里面,同伴们都放弃再寻找他了,他却奇迹般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切问题的答案,最终都指向这个世界炼金术的发源地——兰蒂斯文明遗迹。
第十一章 奇怪的学徒
也许有机会我应该去一趟兰蒂斯遗迹。托尼这样想着。
自从五百多年快六百年前,费姆多斯位面的结构开始表现出不稳定的趋势,越来越多的空间裂缝出现在这个位面。
不幸的是,某些裂缝的另一面是妖魔们的老巢。可怕的妖魔袭击了毫无准备的人类,和这些残忍而嗜杀的异类相比,人类几乎不堪一击。
幸运的是,在另一些空间裂缝里,人们发现了诸多失落文明的遗迹。当时和妖魔相比还十分弱小的人类,在遗迹中获得了与妖魔抗衡的力量——职业者因此诞生。
法术师、召唤师、符咒师、通灵师、宝具师、血脉战士……纷纷加入抗击妖魔的行列。
577年前,也就是新历元年开始的,持续了六十年之久的第一次妖魔战争,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而炼金术的来源,就是隐藏在水蓝岛上空间裂缝中的兰蒂斯文明遗迹。对整个费姆多斯位面的三大炼金术师职业而言,那里无疑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
今天,是三个月时间的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托尼将和其他魔偶师学徒一样,承担起魔偶师公会下达的任务。一般而言,学徒们的任务多半是提纯某些低级金属,又或者是制造一些不是很复杂的溶剂之类。
这些任务对学徒来说不是很重的负担,既不会耽误他们的学习,又可以起到一定的锻炼作用。不过在学徒们看来,公会要承担他们的生活费,以及学习过程中各种原材料和仪器的费用,这种对学徒能力的充分利用也不难理解。
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在走廊转角的位置,托尼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身材有些胖的学徒,名字叫做约翰·布雷恩,一个非常古怪的家伙。
这不是托尼一个人的感观,几乎其他所有学徒都觉得,这个约翰·布雷恩确实是一个性格古怪并且难以接近的家伙。
二十多岁的人了,进入高塔七年还没有成为一级魔偶士。不是因为他无法通过考核,而是他根本就没有申请过考核。谁也不知道这家伙的真实水平如何,就连安东尼导师也知之不详。
他的性格极为孤僻,在学徒中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不和别人说话,别人跟他说话他也不理。作息时间黑白颠倒,每天晚上都能够看见他在第三层走来走去。他整个晚上都呆在学徒公共实验室的区域,一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做些什么。
但只要不违反高塔中仅有的几条规定,不管做什么都是允许的。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习惯了。
这几天因为那个新的锡制魔偶,托尼每天离开的时间都很晚,而每天离开的时候,他都能看见约翰略显肥胖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约翰有点鬼鬼祟祟的。
回头看到约翰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托尼突然心里一动,又轻手轻脚地转身走了回去。
小心翼翼地在墙根处探出头,正好看到约翰走进他刚刚离开的实验室。托尼大感奇怪,这个实验室这几天都被安东尼导师分给他在用。虽然没有硬性规定说其他人不许进入,但因为每个人学习的进度不同,所做的实验也不尽相同,如果动用里面的器材,很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所以大家都很自觉的避开有人使用的实验室。门口挂着牌子,他不可能看不到。而且就算他要做实验,第三层的实验室还有四个都没人在使用,而所有实验室的器材都一样,他为什么非要跑到这一间实验室里去呢?
托尼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他不担心约翰对他的实验造成什么影响,因为他的魔偶已经制作成功了。至于带走什么不属于他的物品,那更是不可能的,门口的扫描装置会让他无所遁形——尽管托尼至今也不明白这种装置的原理,但对于它的效果却毫不怀疑。
约翰不可能不知道扫描装置的存在,而这些年也没有传出他有偷窃的习惯,可托尼怎么看都觉得他像是一个贼。
等了一会,约翰从实验室里走了出来,脸上微微带着失望的神色。他站在那里像是在考虑着什么,几分钟后,他又转身进入了另一间实验室,一间同样挂着牌子的实验室。
托尼更加疑惑了,他完全看不出约翰的意图。
看上去他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但跑到学徒们使用的公共实验室里有什么好找的?
然后第三间、第四间,不管实验室每口有没有挂着牌子,他都要进去一会儿。一个标准时的时间过去了,约翰转遍了所有实验室,看上去似乎一无所获。看到他朝自己这边走来,托尼把脑袋从墙角缩了回来,放轻脚步转身走向升降梯。
躺在床上,约翰的怪异举动仿佛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不断回放。他究竟是在干什么?托尼百思不得其解。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被满脑袋疑问所困扰的学徒才沉沉睡去。
早上是熊猫豆豆把他叫醒的。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托尼的精神显得不是很好。用过早餐之后,少年来到了安东尼的专属实验室。
“导师!”
“怎么没有多睡一会儿,好像你很晚才离开实验室的吧?”安东尼关心地问道。即使再发现托尼糟糕的精神力天赋之后,他也没有对这个勤奋的学徒另眼相看。
“不用了。”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您昨天不是告诉我了吗,我是来领任务的。”
“其实领任务也不用这么急。”安东尼笑了笑说,“以你的能力,完成任务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的。不过既然你来了,拿着,这是你本周的任务。”
说着把一张羊皮卷轴递给托尼。
托尼打开一看,的确不是多难的任务。卷轴上写着:在一周之内提炼20公斤纯度在90%以上的金属铜。(PS:费姆多斯位面的各种元素只是套用地球上的名称,性质不一定相同,多的不解释)
用炼金阵来提炼金属,他在安东尼导师的指导下尝试过几次,是一项比较考验耐心的工作,同时也可以对精神力起到一定的锻炼作用。
“公会提供了100公斤纯度20%以上的矿石,需不需要让4号帮你送到实验室去?”安东尼问道。
4号是安东尼的助手魔偶,一个拥有六只手臂,能够灵活使用数十种工具,外形奇特的构装体。
“那就麻烦您了,导师。”
托尼走到门口,安东尼突然叫住了他:“托尼学徒!虽然三个月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你的导师。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助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托尼点点头,仿佛感觉到一股暖流涌进心田。
第十二章 任务狂人
高塔中的生活虽然单调,但托尼并不觉得乏味。唯一有些遗憾的是,第二层的图书室已经无法给他提供更多的知识了。
幸好在安东尼那里有不少图书室没有的书籍,每隔一段时间,托尼就要去他那里蹭书看。当然,这样的行为在托尼的刻意控制下显得不是很频繁。他不敢告诉安东尼导师他已经读完了图书室里的全部藏书,毕竟这个事实有些过于惊人了。
就连他的精神力在昨天达到了40晶的情况,他也没有透露给包括安东尼在内的任何人知道。频繁地极限冥想,使他的精神力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他的天赋。如果能够保持这样的速度,更高的层次不敢说,但至少成为像导师那样的四级魔偶师还是可以预期的。
但他现在还不能去申请一级魔偶士的考核。如果安德烈·普拉廷斯用九个月时间走完学徒到魔偶士的过度,被称之为天才的话,那么他只用了七个月时间就达到了同样的程度,只有用怪物来称呼他才合适。要知道,历史上这一过程最快的记录也是七个月,但记录创造者的精神力天赋比他要强得多。
心思谨慎的少年还没有做好成为焦点的准备。
在他看的那些杂书中,他不是没有看到某些疯狂的炼金术师以活人作为实验对象的例子。即使那些疯子大多是研究生命炼金术领域的,但他可不能保证埃博拉高塔中没有同样的疯子存在。除了安东尼导师,托尼对高塔中的其他高阶的存在一无所知,就算他所在的这座尖塔里没有哪位大师愿意改变研究领域,但另外两座尖塔中呢?
好吧,即便把这个问题抛到一边,托尼也不愿意因此把太多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作为一个鹊巢鸠占的灵魂穿越者,其实托尼一直都极度缺乏安全感。
在他掌握的知识当中,魔偶宗师为了突破圣阶,往往以灵魂方面的研究作为他们的突破口。水蓝岛的炼金术师公会,也就是现在的魔偶师公会里,至今好保存着一具拥有完整的性格,喜怒哀乐和人类一般无二的圣级魔偶,据说是兰蒂斯文明的最高杰作之一。
对于生物体灵魂方面的探索,历代魔偶大师都孜孜以求。
所以,虽然安东尼无法发现他隐藏在灵魂深处的秘密,但高塔中那位高高在上的法赫尔大师,他会不会在自己身上看出什么问题呢?这样的忧虑,从进入高塔之始,就一直潜伏在托尼的脑海之中。
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一个低调的魔偶师学徒吧。
虽然打定主意低调做人,但托尼还是很快表现出了他与其他学徒的不同。
一般而言,对于这类公会所安排的日常任务,学徒们虽然并不排斥,但也绝对谈不上多喜欢。大多数学徒每周都只是完成最低标准的任务,他们不愿意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方面。如果有可能,他们更希望能有人代他们完成这些无法拒绝的任务,哪怕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在大多数学徒看来,在这类任务中得到的锻炼,与浪费时间和精力完全不成正比。
即便这些任务并非完全是白工,而是每完成一个任务,都可以获得一定的魔偶师公会的贡献值。但公会发布这些任务的初衷也不是让学徒们赚取贡献值,故而这类带有摊派性质的日常任务,贡献值自然是少得可怜。
托尼的行为让人完全无法理解。
第一周,他不但完成了安东尼分配给他的任务,还代主动其他两个学徒完成了他们的任务。第二周,他完成了五个人的任务。三个月之后,整座高塔的魔偶师学徒都从公会的日常任务中解脱出来,他一个人就承担了所有学徒的日常任务。
他甚至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那点少得可怜的公会贡献值是他唯一的报酬。
虽然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但几乎所有人都乐于这样的事情发生。托尼的人缘在学徒当中变得格外的好,即使是那个冰山一样的冷女人,见到他时也不会吝啬于一个笑脸。
只有安东尼导师为此专门找他谈了一次话。虽然在他看来,托尼一生也无望四级魔偶师,但作为导师,他也不希望这个少年自暴自弃。他的观点和学徒们一样,过多的日常任务并不利于学徒的成长,这段时间托尼的行为让他很不理解。
托尼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向安东尼展示了一个事实。
他只用了普通学徒二分之一的时间,在圆形的金属阵图版上画出了一个标准的用于金属提炼的炼金阵。然后同样只用了二分之一的时间,当着安东尼的面提炼出了一块重半标准磅(1磅约为0.5千克),纯度达到95%的金属铜。
“你是怎么做到的?”安东尼有些激动地问道。即使是他自己,一个四级的魔偶师,在这方面也不能保证比眼前的少年学徒做得更好。而如果考虑到其中数百倍的精神力差距,托尼毫无疑问比他做得好得多。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经常练,熟练了就可以做到了。”托尼一脸无辜地回答道。
事实上,他能够在短短的四个多月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进步,关键还在于他脑袋里的智能光脑。
托尼每一次控制炼金阵提炼金属的过程,光脑都会全程记录下来,然后回放分析,和书上的标准进行对比,找出他控制过程中任何一处不对的地方。
要知道炼金阵的效果取决于两点,一是阵图是否标准,另一个是魔偶师使用精神力对炼金阵的控制程度。从理论上讲,百分之百标准的阵图,再加上完美的没有任何错误的控制,就能够获得最佳的效果。但那毕竟只是理论而已,阵图只要不出现关键性的错误,完成度超过95%就可以生效;而魔偶师对精神力的控制就像人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没有谁可以达到完美无缺。人毕竟不是机器,就算是相同的动作,每一次也总有些细微的差别产生。
托尼同样无法做到完美,可是在光脑的不断纠正下,不管是阵图的绘制还是使用精神力对炼金阵进行控制,他都可以无限地接近完美。而对于各种半成品的配制,拥有光脑的帮助,对他来说也不存在任何困难。
而正因为人不是机器,编写教程的魔偶师大概也无法做到像机器一样完美,通过和光脑中逐渐完善的数据库对比,托尼越来越怀疑树上给出的“标准”是否真的有那么标准。不过需要证实这一点,目前数据库里面的数据还有些欠缺,他需要更多实验数据。
这也是他承担了所有学徒的日常任务的真正原因。
第十三章 实验室爆炸事件
“好吧,也许你在这方面具有特殊的天赋。”安东尼最终接受了托尼的解释。
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精神力天赋不佳,但却在某一领域有着非凡天赋的炼金术师。这样的例子并不罕见,在安东尼看来,托尼大概在炼金阵方面具有特别的天赋。
但这样的情况也不值得一个魔偶师特别的关注,说到底托尼现在还只是一个学徒而已。谁也无法保证,随着等级的提升,炼金阵的复杂程度也随着几何方式提升之后,他还能在这方面够保持对其他同行的巨大优势。
毕竟在安东尼看来,以托尼的精神力天赋,一辈子能不能达到四级的程度还是一个问题。
他只是提醒托尼不要因为过多的任务二造成精神力透支。对于一个魔偶师而言,严重的精神力透支甚至可能造成他们职业生涯的终结,他担心托尼对它的危害了解得不够详细。
对此托尼有些感动,但其实他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托尼很清楚精神力透支的危害。事实上,因为他机械般精确的控制过程,避免了大多数多余的以及错误的操作;尽管他的效率远一般学徒要高,对精神力的负担反而更小一些。
托尼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每天一大半时间都在实验室里完成公会的日常任务,小部分时间则用来阅读从安东尼那里借来的书籍。
光脑里炼金术方面的数据库越来越完善,尤其是几个基本炼金阵以及金属的提炼方面。就连大多数低级的原材料他也都做了详实的记录:基本的物理性质、某些特殊效果、对精神力的亲和度等等。
想要找出权威书籍上的错漏,依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任务。但他不急不躁,信心十足,越来越丰富的数据库证明他至少在方向上没有出错。
时间是晚上01:46。
把配制好的卡密托斯软化剂放进特制的容器中,托尼走出实验室,来到位于第三层西南方的一出阳台上。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每天晚上从实验室出来,他都要一个人静静地在这里呆上一会儿。
不过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天空中十多颗耀眼的明星组成一个显眼的十字架形状,这个奇特的景观立即很快了托尼的注意。
他想起在某一本书上看到的内容,这种天文学奇景在五百多年前也出现过一次,被称之为十字星耀。那个时候,这座埃博拉高塔建成也还没多长时间吧。
托尼沉浸在飘飞的思绪当中,突然,一声剧烈的爆炸把他惊醒过来。声音是从实验室的方向传来的,托尼先是一愣,拔腿就朝爆炸声发出的方向跑去。
一路飞奔到目的地,托尼只见到滚滚的浓烟从3号实验室的门里一直蔓延到走廊上,火光倒是没有看到。果断地把学徒长袍的帽兜撕下来,在隔壁实验室用水沾湿捂在口鼻上,托尼冒着浓烟冲进了3号实验室。
进到门里,托尼马上就看到一具死状凄惨无比的尸体躺在地上。尸体腰部以上的部分不翼而飞,腰部血肉模糊的断口处流出的鲜血,将周围的地面染红了一大片。实验室中一片狼藉,北面的墙壁和天花板靠北的部分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坑洞,而南墙本来是一幅埃博拉画像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规则的方形坑洞。那不是爆炸产生的效果,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暗格。
即使是在浓烟之中,托尼很快就认出了地上那半具尸体的身份。他下半身的学徒长袍并没有太大的损坏,而学徒中唯一的一个胖子,也只有性情古怪的约翰·布雷恩。
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托尼刚想要离开。突然,约翰的尸体旁边,一个绿色的东西引起了他的主意。三两步走过去,托尼看清楚了,那是一只绿色的鹦鹉。
为什么会有一只鹦鹉突兀地出现在高塔的实验室中?
要知道高塔周围有一层无形的立场,就连老鹰也无法接近,更何况一只鹦鹉?托尼忽然觉得今天的这起爆炸事件处处透着诡异。
“里面有人吗?”学徒汤姆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下意识地,托尼一把抄起地上的鹦鹉放进衣兜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从满布烟雾的实验室里跑了出去。
门口的烟雾已经没有开始那么浓了,托尼见到一脸慌张的汤姆森,揭下捂住嘴巴的帽兜问道:“怎么安东尼导师没来?”
“你没事吧?”汤姆森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安东尼导师呢?”托尼追问道。
“导师到上层去了。”汤姆森回答道,“不过基恩已经去通知导师了,相信他得消息很快汇过来。”
“看起来情况不太妙。”望着仍处于黑烟之中的3号实验室,汤姆森好奇的问道,“刚才我好像听到一声爆炸,那时候你在里面吗?”
托尼没有回答。
这时候又有几个学徒陆续来到了3号实验室门口。
“天啊!真是太可怕了。”烟雾渐渐散开,小个子卡尔看着3号实验中的恐怖景象惊叹道。
“呕!”胆小的斯密特看到约翰只剩下半截的尸体,很没形象地把晚餐全部贡献了出来。
这个时候,安东尼导师终于到了。
“谁第一个发现这里的情况的?”安东尼一脸严肃地问道。
“是我!导师。”托尼举起手。
安东尼看了一眼周围三三两两赶来的学徒,说道:“没事就不要呆在这里了,都回去睡觉吧。”
“你留下。”安东尼转头对托尼说道。
等到所有学徒都离开了,这时候年迈的汤姆森先生才姗姗来迟,看到3号实验室的惨状,同样一副目瞪口呆地样子。
“桑托斯先生,实验室里的东西先不要去动,我会通知上面派人下来处理的。”安东尼一脸凝重地吩咐道。
“好的。”桑托斯当然明白事情的轻重,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托尼,安静地退了下去。
直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安东尼这才就开口问道:“托尼学徒,你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全部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除了那只鹦鹉,托尼老老实实地说出了他所见到的一切,实际上当时除了烟更浓一些之外,和实验室里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之处,只有那只藏在托尼衣兜里的鹦鹉。
安东尼完全没想过托尼会对他有所隐瞒,一连让他回答了三遍,确认没有任何一楼之后,他挥挥手让托尼离开。
只留下他一个人站在那里,面对着面目全非的3号实验室,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第十四章 索纳塔空间裂缝
实验室爆炸事件的余波持续了整整一个月,高塔上层派下来两个魔偶师试图查明事情的原委。期间把托尼又叫过去两次,询问他在爆炸事件中见到的一切。他的回答和第一次完全没有什么两样。
直到两天前,两个魔偶师才回到高塔上层,3号实验室在经过修复之后,也终于重新开放。
至于那两个魔偶师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就不是托尼这个小小的学徒能够得知的了。
而那只鹦鹉,当天晚上被他藏起来之后,就像一只真正的死鸟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变化发生。而近一段时间内,托尼也并不打算去动它。他很清楚,如果在外界,一只鹦鹉没什么显眼的,但在高塔之中,一只小鸟,哪怕是一只死鸟,也远比一具构装体引人注目得多。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波澜不兴。
光脑中的数据库日益丰满,托尼的精神力也在持续增长中。但是在精神力超过40晶后,他明显感觉到冥想的效果变弱了,精神力的增长速度下降了至少有50%,并且这一数字还在逐渐增大。虽然早就已经有所预料,但他没有料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不由自主地,托尼又想起了安东尼对他做出的无法达到四级魔偶师的判断。
必须要想办法改变自己的精神力天赋!少年学徒原本变得有些松懈的信念又再度火热起来。
只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任何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
改变精神力天赋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有些遥不可及,但对于这些日子他接触的最多的,也是最基础的用来提炼金属的熔炼阵图,他却有了突破性的发现。
托尼站在实验桌前。
上面放着的直径一米多的炼金阵盘上,就是他最新的成果,一个第一眼看上去没有任何改变的基础熔炼阵图。但如果仔细一点,就可以发现这个阵图和标准阵图有着某些细微的差别,这是托尼对阵图做出的改变。虽然这点改变只占据了整个阵图的不足1%,但对于经过数百年来无数炼金术师一代代完善,已经接近于完美的基础熔炼阵,哪怕千分之一的改动也是重大的突破。当然,前提是这一改动对炼金阵产生的影响是有益的,而不是造成一起爆炸。
现在就等着托尼去证实这一点。
就在这时,实验室天花板一角的魔能信号灯亮了,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同时,三声略显尖锐的铃声响起——这是安东尼导师召唤所有学徒到他那里集合的讯号。
托尼只好先放下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来到走廊上,向安东尼导师专属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正好遇到刚从5号实验室里面出来的珍妮——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冰山美女。
“嗨!”托尼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珍妮也回以一个微笑。如果不是因为托尼承担了她的日常任务,她的态度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和蔼”。
“知道安东尼导师为什么召集大家吗?”托尼好奇地问道。
两人走到过道的转弯处,正巧遇上热心肠的汤姆森。他听到托尼的问题,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应该是一年一度的游历要开始了吧。”
珍妮不置可否地点了一下头。
几人脚步不停,一路上,越来越多的学徒汇集到一起。
“游历?”托尼喃喃自语,他猜测着这一活动的具体内容。
很快,所有九个学徒都陆续来到了安东尼导师的专属实验室。
在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安东尼发话了:“各位学徒,也许你们中有些已经猜到了我召集您们来的意图,也许有些还不知道,不过这都没关系。这次通知你们过来,是为了宣布一件事情。三天之后,你们将迎来一年一度的为期半个月的游历。”
学徒们雀跃起来,喜悦的气氛同样感染了托尼,尽管他对安东尼口中的“游历”一无所知。
“真希望这次游历能去水蓝岛。”一个声音小声说。
“你在做梦吗?”马上有人反驳道,“我们只有半个月时间,难道你想乘坐飞艇过去?”
“飞艇太昂贵了,公会是不可能支付这笔费用的。”另一个声音马上接口道。
最开始说希望去水蓝岛的学徒陷入沉默当中。
“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想去水蓝岛?”
安东尼导师的话让乱哄哄的学徒们安静下来,心情忐忑地期待着答案揭晓。
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安东尼导师终于开口了:“去水蓝岛……当然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样的答案,虽然早就知道希望渺茫,大家也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就在学徒们纷纷唉声叹气的时候,安东尼话锋一转:“这次我们的目的地是艾尔郡西南方的索纳塔裂缝,如果谁没有兴趣的,可以到我这里申请留下来。”
一贯以严肃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安东尼导师难得开了个玩笑。
“耶!”学徒基恩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
大家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时间欢呼声响成一片。
事实上,能够去探索索纳塔裂缝已经足够使学徒们喜出望外了。
众所周知,大部分遗迹的位置都处于失落地半位面中。有的半位面只有一个入口,而有的半位面的入口则不止一个。索纳塔空间裂缝是进入兰蒂斯遗迹的七个入口之一,但只是最不重要的一个。
因为从索纳塔裂缝进入,到达的位置只是遗迹的外围,而水蓝岛裂缝在半位面的出口却是在某座高塔内部。而且比起同时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的索纳塔裂缝,其它的几个入口也更大一些。当然,由于出口的位置不同,同样的,其中地危险性也不可同日而语。
但对于学徒们而言,兰蒂斯遗迹的吸引力是巨大的,他们可不在乎从哪个入口进入。
等到大家把这个消息都消化得差不多了,安东尼正色道:“三天后我们出发,这三天的时间留给大家做准备。不过你们必须弄清楚,游历的目的并不是让你们去玩耍,而是为了使你们开拓眼界增长见闻。这次回来之后,我希望每个人能写一篇心得体会交给我。”
托尼怔怔地站在那里,后面的他话一句也没听进去。兰蒂斯遗迹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次游历,更意味着改变精神力天赋的转机。
托尼紧紧握住拳头,心脏剧烈地跳动着:需要好好准备一下吗?我会的!
第十五章 血色荒原
血色荒原,因为红色的泥土像极了被鲜血染成而得名。
荒原上杂草丛生,偶尔有几棵小树,很少看到有超过碗口粗的树木。血魔花是荒原上最常见的装饰,这些深紫色的小花像繁星一样点缀于草丛之间,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着。
据说,这些血魔花并不是这个位面原有的植物,而是被异位面的入侵者——妖魔所带来的。它们很快适应了全新的环境,在费姆多斯位面落地生根。但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只有在血色荒原,这些深紫色的小花才会开得如此繁盛。
有传言说这些来自妖魔老巢的植物,生长过程需要大量的鲜血浇灌。而血色荒原,在第二次妖魔战争时期,正是一场惨烈战役的战场。
很多人仅仅把它当做一个传说一笑而过,“历史学”在大陆上并不是什么热门的学科。而托尼了解得比普通人要多一些,他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上详细地记录了那次战役的经过。
一个车队在荒原上缓缓行进着。
车队由三两篷车组成,每辆篷车都由一匹长毛兽拖拽着前进。这些外形类似于犀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