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全身上下都披着厚厚的棕色长毛的大家伙是北地最优秀的驮兽。它们不知疲惫,一头长毛兽就可以拖动十吨重的拖车。它们性格温驯,一个人就能够驾驭。而且从不挑食,除了肉类和石头,大陆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植物都可以列入它们的食谱。
中间那辆篷车上,来自埃博拉高塔的魔偶师学徒们,正兴致高昂地谈论着关于兰蒂斯遗迹的话题。尽管这还只是旅程的第一天,到达索纳塔裂缝还需要两天的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在高塔中过于压抑的缘故,来到外界的学徒们显得格外兴奋。尤其是几个年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学徒,都好像变成了拖车的长毛兽,一个个精力十足,大半天时间的旅行也没能使他们感觉到丝毫的疲惫。
安东尼看了一眼一个人呆在角落里的托尼,今天一天他都显得不是很活跃,和那些与他同龄的学徒一点也不像。
事实上托尼也很难轻松起来,那只在3号实验室中发现的奇异的鹦鹉,此刻正藏在他的怀里。
和捡到的时候一样,依然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就像是死了一样。但它明显不是一具普通的死鸟——没有哪只鸟在死亡几个月之后仍能保持身体的柔软,并且没有任何腐烂发愁的迹象。
这次能够离开高塔,无疑是他研究这只鹦鹉的好机会。
但是托尼不得不接受在到达索纳塔空间裂缝之前,他都无法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的事实。看来对这只奇怪的鹦鹉的研究工作,只有等到进入遗迹之后了。
在长毛兽的拖拽下,篷车走得并不快,在平坦的血色荒原坚硬的泥土上留下两道深深地轮印。
几个学徒自然不可能有那么重,大部分重量来自安东尼魔偶师携带的各种炼金器具,以及十多具各式各样的魔偶。这些魔偶大部分属于参加游历的学徒,和炼金器具仪器放置在后面两辆篷车里面。
而除了来自埃博拉高塔的魔偶师和学徒以外,队伍的成员还包括三个驾驭长毛兽的驭者,两个四级战师,一个四级法术师,他们都是从职业者协会临时雇佣来的护卫。即使是三个驭者也都是一级战士,野外随时都可能发生战斗,他们同样担负着作战的职责。
太阳缓缓地在西方降落,把荒原上低矮的枯树拉出一道长长地影子。
“真扫兴,居然连一个妖魔都没遇到。”学徒基恩一屁股做到托尼旁边,低声嘟囔道。
托尼能够理解少年人故作叛逆的想法。在血色荒原遇上妖魔的机遇并不小,但是多半不会是什么强力的高级货色。相比之下,小恶魔、劣魔和犬妖这类低级的小型妖魔,更容易穿过人类国度外围防线的漏洞进入腹地。普通人遇上他们无异是灭顶之灾,但作为最低级的妖魔,只要数量不过百,是不可能对这支拥有四个四级职业者的队伍造成什么威胁的。
基恩的话正好被不远处正倚着窗户向外望的斯密特听到了,后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抱怨道:“大嘴巴的家伙,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居然希望遇上妖魔?真希望你在面对那些怪物的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斯密特很小的时候曾经近距离接触过一只腐血魔,几乎所有学徒都知道,那次接触给他留下了极为恐怖的回忆。完全有理由怀疑,斯密特胆小的性格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
“噢,斯密特!真羡慕你亲眼见过腐血魔。我听说它们长得像剥了皮的人类,全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能详细给和我说说吗?”基恩用夸张地语气说。
“呕!”基恩恶作剧的话还没说完,斯密特已经把脑袋伸到窗外干呕起来。
“哈哈哈哈!”基恩捧腹大笑,但马上,安东尼导师警告的目光使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当月亮升上半空的时候,车队停了下来。
将长毛兽从缰索下解放出来,原野上丛生的杂草完全可以这些大家伙的胃口。
三个驭者把篷车用敲进地下的木桩固定好,一堆篝火驱散了附近的黑暗,所有人在火堆周围围成一圈。除了三个驭者,他们还承担着警戒的职责。
金黄发亮的烤肉代替了中午硌牙的干粮,食材是两个四级战师中的一个在路上捕获的两只倒霉的魔化角羚。作为少数攻击性不高的魔化动物之一,角羚的肉质格外鲜美。但如果出手的不是一个拥有雷豹血脉的四级血脉战师,它们的速度会让大多数猎手望尘莫及。
即使是没有什么作料,魔化角羚鲜嫩的肉质也让每个人都吃得满嘴流油。
除了唯一的法术师显得有些孤僻,一喜欢个人呆在一边。两个战师都很健谈,很快就和学徒们打成一片。
要知道大多数男人的血液里都隐藏着暴力的因子,少年学徒们也同样不例外,战斗是男性永恒不变的话题。两个战师并不介意和学徒们分享他们战斗的经历,和妖魔的激烈战斗听得几个学徒如痴如醉。当然,其中有多少夸张成分就需要自己去分辨了。
而在得知了他们其中一个血脉战士的身份之后,凯牙·阿隆索,这个有着沧桑胡须的三十多岁的战师,很快成为了学徒们新的讨论对象。
第十六章 前夜
就在第二天的时候,基恩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对他而言一直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妖魔。托尼还有大多数学徒也和他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来自异位面的入侵者。
他们见到的不是什么高级的货色,事实上血色荒原也不太可能出现更高级的妖魔。
过程远比想象中平淡,学徒们甚至连害怕的情绪都来不及产生。
二十多只浑身暗红,身高只到一般人类男性腰际的小恶魔,挥舞着一对蝙蝠似的肉翅,来势汹汹地朝车队俯冲而下。它们唯一的战绩是撕开了一辆篷车顶部的篷布,随队的法术师只发出了一枚爆裂火球,四个倒霉的小恶魔浑身着火从天上落了下来;两个战师在一个呼吸间干掉了冲在最前面五个;然后,剩下的小恶魔就像受惊的鸟儿一样,以最快的速度四散而逃。逃跑的过程中又有四个倒霉鬼被留了下来,最后消失在夜幕中的只剩下不到一半。
按照雷豹战师凯牙·阿隆索的说法,能够一次性遇上超过二十只以上的小恶魔,他们的运气不赖。要知道在王国内部,一般情况下出现超过五只的小恶魔或者劣魔就是很少见的情况了。
边境的守护者不可能放任如此显眼的目标过境,这些低级妖魔具有结群的习惯,但往往是进入人类国度之后再凑到一起的,能够组成数量超过二十只的一群,这样的几率小的可怜。
不过对于这些妖魔中的炮灰而言,数量越多目标也就越明显,最终的结果也就是像这次一样,遇上人类中的职业者然后在他们的战绩上添上一笔。
第三天半晚,由三辆棚车组成的车队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索纳塔空间裂缝。
车队在一处不算很高的丘陵前停了下来。
放眼望去,不是很平整的石板路一直通向丘陵的顶部,那里是一个有着超过十标准尺(3米多)高的木制围墙的营地。组成围墙的圆木顶端被加工成尖锐的长矛状,圆木与圆木之间留着一拳的距离。营地门口的两侧,是两座足有二十标准尺高的瞭望塔。
远远望去,营地里似乎没有多少人。
两个超过6标准尺高的大型构装体从最后一辆篷车上走了下来,在安东尼的指挥下把中间篷车上的四个巨大的木箱卸下来夹在腋下,留下三个驭者照看篷车和长毛兽,其他人浩浩荡荡地朝丘陵上的营地走去。
通过由两个士兵守卫着的大门,所有人都会第一眼看见营地中央那座祭坛一样的高台。高台上是一扇一人多高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符号的石头拱门。朝拱门内部看去,看见的是一片虚空,隐约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里面流动。
和学徒们想象中的景象大不相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认出这座拱门就是传说中的空间裂缝。
“怎么了,很奇怪?”看到托尼疑惑的申请,安东尼一边指挥两台构装体把箱子放到正确的位置,一边问道。
“是的。”托尼点点头,“空间裂缝的样子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为什么会有一个石质的拱门呢?”
在他的印象中,空间裂缝都是天然形成的,而不是人类的创造物。
所有学徒都伸长脖子留意着两人的对话,他们和托尼有着同样的疑惑。
安东尼笑着解释道:“要知道天然形成的空间裂缝是很不规则的,并且保持着不断变化的状态。最重要的一点是,人类无法用目光观察到裂缝的形状。要通过这样的空间裂缝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很可能通过的只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则留在了裂缝的这一边。”
学徒们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安东尼导师描述的情景。
安东尼继续说道:“这个石拱门是四百年前炼金术师们的作品,它的作用很简单,把不规则的空间裂缝的形状固定下来。”
早就有士兵向营地的长官通报了安东尼一行到来的消息,不一会,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硕军官来到了众人面前。看他左肩上的职业徽章,托尼认出了这是一个五级战师。
托尼注意观察了一下,整个营地他见到的十多个士兵,只有他一个人是职业者。从士兵们松懈的态度和锈蚀的武器也看得出来,这个营地似乎并不受王国的重视。
安东尼向络腮胡长官说明了一行人的来意,并提出了要在营地借宿一晚的想法。
一小袋金普盾交到络腮胡长官手里之后,对方爽快地答应了安东尼的请求。即使是艾尔郡最昂贵的旅馆,大约也就是这个价格了。但那是豪华套间,而不是连油漆都没刷过一层的简易木板房。
天色已晚。在安东尼的吩咐下,学徒们进入了各自分配好的房间放下行礼;尽管他们迫不及待想要穿过空间裂缝,踏足向往已久的兰蒂斯遗迹——这个夜晚无疑会非常难熬,尤其是对那些耐心不佳的家伙而言。
相对于稀少的士兵数量,空置的房屋要好找得多,每人一间房还有多余。
据说为了防止妖魔对空间裂缝造成破坏,索纳塔营地曾经驻扎着数百名士兵,最多的时候职业者数量超过十个。
因为第二次妖魔战争的时候,所有两个通向万兽山半位面的空间裂缝都遭到妖魔破坏。除了原有的家族一代代血脉相传,再也没有新的血脉战士家族诞生。在那之后,几乎所有有价值的空间裂缝都受到了严密的保护。
但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有些重要的遗迹入口依然有重兵守卫,但其它一些如同索纳塔裂缝这样不太重要的遗迹入口,驻扎的士兵一再减员,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学徒们不知道的是,作为第一次妖魔战争时期就存在的空间裂缝,索纳塔裂缝在半位面的出口一直在一处固定的位置。随着数百年时间无数职业者不断地探索,出口周围一大片相对安全地区域都已经被探明,几乎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搜刮一空。而剩下的区域则危险得多,如果再继续深入,就连圣阶职业者也存在着陨落可能。
可想而知,如果有谁抱着撞狗屎运的想法进入索纳塔裂缝,他百分之九十会失望而归。不要对剩下的百分之十抱有期望,那是他以尸体的形式永远留在遗迹中的概率。
所以,索纳塔遗迹会衰落至此也不难理解了。
每年也只一些炼金术师职业的学徒,在导师的带领下通过索纳塔裂缝,进入遗迹中那片相对安全的区域。
至于他们能收获什么,大概是知识和见闻的增长吧?
第十七章 兰蒂斯遗迹
不用在篷车里过夜,这个晚上,托尼终于有机会去研究那只奇特的鹦鹉了。
确认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之后,托尼把房间的门窗锁好,从行李箱里取出准备好的炼金阵盘。阵盘上面有一个刻画好的解析阵图——炼金术师们常用它来分析物质的组成成分。
正如他预料的那样,这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鹦鹉并非自然生物。它全身的骨架由一种不知名的白色合金构成,其它的性质不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种合金非常轻盈。它的肌肉纤维乍一看像是某种菌类,但有些特性却和菌类截然不同,依靠基础的解析阵无法做出更细致的分析,这致使托尼很难断定这种物质究竟属于哪一类。至于羽毛,只是经过初步分析,托尼就确定这些看似柔软的物质拥有极高的韧性和法术抗性,至少能够抵御3级以下的法术攻击。而观察到羽毛在光照下的特殊反应后,他有理由怀疑这只鹦鹉具有隐形的能力。
鹦鹉大脑的位置是一枚疑似智核的球体——为什么说疑似?因为托尼也没有见过高级智核的样子。
而鹦鹉心脏的位置,托尼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确定那是一个能量转换器。但是能量核心中用于供能的晶核似乎是消耗完了所有的能量,他尝试了一下想要启动它,但结果是徒劳无功。
虽然没有更多的收获,但至少确认了这只鹦鹉是炼金术的产物。按照托尼的推测,这只鹦鹉多半和高塔的建立者,五百多年前的圣阶炼金术师埃博拉·布雷恩有关。也许这只奇怪的鹦鹉,正是那位圣阶炼金术师不为人知的作品。
第二天一大清早,学徒们早早地来到营地中央的高台前集合。
那两个6标准尺高的构装体因为体积太大而无法通过裂缝,事实上安东尼也不准备把这两个笨拙的大家伙带进去。他有更好的选择,两只5.5标准尺长,造型凶悍的蝎子构装体。4级智核带给它们更高的灵活性,与那些装着3级以下智核的魔偶不同,4级智核使它们在无人控制的情况下也具备一定的战斗本能。
两个四级战师率先进入了拱门,看起来就好像把身体挤进一个巨大的水泡。
接着是学徒们,基恩第一个进入了拱门,然后是托尼。
就在他刚走到拱门前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惊呼,接着就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传来,把他撞进拱门的同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托尼眼前一黑,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在其他人眼中,一个突然出现的红色身影把拱门前的托尼撞了进去。几乎完全没有停留,红色人影毫不犹豫地跟着冲进了空间裂缝当中。紧跟着就是一场剧烈的爆炸,初步判断爆炸的中心应该是在裂缝内部,但即使是从裂缝中泄露出的余波,也让高台上的所有人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
“该死的,让他逃掉了!”这时一个大嗓门从营地大门的方向传来。
循声望去,一个身高7标准尺以上,扛着一把车**斧的壮汉正迈着大步跑来。随着他落在地上的脚步,竟然连附近的地面也震动起来。
而他的旁边,是一个如同幽灵一样,全身黑色,高高瘦瘦的男子。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安东尼把目光投向两人,问道。
“我们在追一只吸血鬼。”壮汉的声音如同雷鸣作响,他来到扭曲不已的空间裂缝前,耸耸肩道,“很遗憾,让那家伙逃掉了,希望没给你们造成什么麻烦。”
得知刚才那个红色的身影竟是一只吸血鬼,安东尼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在爆炸的影响下,空间裂缝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入,谁也不能确定他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也许是依然是兰蒂斯半位面的某个角落,也有可能落进妖魔们的老巢;如果运气好的话,落在主物质位面的某个角落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一想到在爆炸前一秒进入空间裂缝的托尼,安东尼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深深的担忧。
但这个时候,不管他如何担忧,也只能在拱门前干着急而已。
在所有人忐忑的目光中,十多分钟过去了。空间裂缝经过一阵剧烈的扭曲之后,拱门内终于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在确认空间裂缝已经恢复正常之后,众人鱼贯而入。安东尼首先见到的是两个最先进入四级战师,但他们并没有看到托尼进入——学徒托尼失踪了。
……
托尼是被冻醒的,紧接着,背后火辣辣的感觉让他意识到,他没能躲过那场突如其来的爆炸。
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很疼,托尼很快确认了那都是皮肤表面的擦伤,大部分在背部,少部分在四肢上。幸运的是,没有骨折,也没有会造成大量失血的创口。
从地上站起来,托尼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一边是一望无际的旷野,旷野上寸草不生,甚至连石头也没有一块。而另一边——倒霉的魔偶师学徒甚至忘记了呼吸——他从未见过如此震撼人心的城市。
所有建筑仿佛由水晶建造而成,数量庞大的宝石镶嵌其上,每一颗宝石都硕大无比,令人联想到巨人手中的戒指。
同样一眼望不到尽头,一座座高大的塔形建筑直插云霄,肉眼无法捕捉这些建筑的顶点,它们的高度已经超过了人类视力的极限。即使是城市边缘那些相对较矮的建筑物,也比埃博拉高塔高上数倍不止。高空中,一座座虹桥或盘旋而上,或交错纵横,把整座城市联系成一个整体。
站在这座城市之外,托尼感觉自己渺小得像一只蚂蚁。
托尼马上意识到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想到看过的书上关于兰蒂斯遗迹的描述,他抬头仰望天空,很快发现了那颗时刻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人造太阳。在阳光的照耀下,整座城市反射出耀眼的七色光芒。
毫无疑问,这里正是兰蒂斯遗迹——辉煌灿烂的炼金之城。
第十八章 鹦鹉与契约
从金碧辉煌的兰蒂斯古城收回自己的视线,在不远处的地上,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物体吸引了他的主意。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身上仅有几片凌乱的布条,百分之八十的皮肤都裸露在外的女人。
如果不是在这座仿佛众神居住的恢弘城市之前,这样一个女人无疑会在第一时间吸引所有的视线。
地上的女人有一头金色的头发,因为趴在地上的缘故,托尼无法看清她的长相。
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身材,腰部和臀部勾勒出一个几乎完美的弧度,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此时正无力地交叠在一起。她的皮肤很白,但色泽黯淡,缺乏健康肌肤应有的光泽水润。让托尼难以想象的是,尽管身上的衣服已经在爆炸中变成了布条,但这个女人身上竟然连一处擦伤都没有。
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和他一起经历了那场突如其来的爆炸。托尼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个生死不知的女人正是制造那场爆炸,并使自己面对现在这种处境的罪魁祸首。
在没有魔偶的情况下,一个魔偶师的战斗力不会比一个平民更强,至少常年劳作的平民还拥有一副健壮的身体。
何况托尼还只是一个学徒,即使他拥有一级魔偶士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也一筹莫展。
那场爆炸所带来的影响远比他想象中的更糟糕。他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没有食物也没有水,他很难想象自己该如何生存下去。他甚至连一件可以借助的工具都没有——除了那只贴身放好的鹦鹉,其它所有物品都因为那场爆炸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到那只鹦鹉,托尼下意识地把手伸进长袍内的衣兜里……
“你是在找我吗?”一个好像刚学会说话时那种滑稽的声音问道。
托尼抬起头,那只原本应该在衣兜里的鹦鹉,此时正像UFO一样悬停在他斜上方,离他的脑袋不到一个标准尺的位置上。
“是你……在对我说话?”托尼难以置信地张着嘴,一时还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没错,小子。”鹦鹉洋洋自得地口吐人言道,“伟大而睿智的艾斯特尔的确是在对你说。不过对于我这样神圣而高贵的存在,我希望你可以使用敬语‘您’而不是‘你’。”
托尼脑筋转得飞快,同时问道:“伟大的艾斯特尔阁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只自称艾斯特尔的鹦鹉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自言自语地嘀咕道:“这个小子可以吗?灵魂强大无比,至少是普通人的十倍,精神力却孱弱得像一根先天不足的豆芽。我从没见过如此奇怪的人类!不过埃博拉主人的条件好像也符合没错……”
鹦鹉的脸上此时竟露出人性化的表情,好像因为某件事情难以抉择,正处于一种犹豫不决的心态之中。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未来的走向无从判断,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控制当中。托尼感觉自己像是被告席上等待法官宣判的嫌疑犯,这种感觉真的不那么美妙。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悬停在半空中的鹦鹉终于开口了:“小子,我需要和你签订一个契约。”
“契约?”托尼露出不解地神色。
“是的,一个契约。”艾斯特尔不耐烦地重申了一遍。
“也许……您该告诉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契约?”托尼想了想问道。少年的语气尽量缓和,他并不想触怒这只不知深浅的鹦鹉。
这位艾斯特尔阁下低下头思考着,似乎在考虑要如何回答托尼的问题。但它的思索显不太成功,它的情绪变得有些焦躁,用它那滑稽的语气大声嚷嚷道:“该死的,契约就是契约,主人也没有告诉我这是一个什么契约。”
看到对方的情绪有越来越激动的趋势,托尼不得不开口道:“艾斯特尔阁下,我无意了解太多。唯一担忧的是因为我的失误而造成契约的失败,这样的情况想必是您不愿意见到的。”
听到托尼的话,鹦鹉渐渐从激动中恢复过来。它理了理身上的羽毛,似模似样地点点头道:“嗯,你考虑得很周到。”
少年学徒已经看出来了,这位艾斯特尔阁下的脑袋似乎有点不太灵光。
“那么,您对这一契约究竟了解多少呢?比如说契约的过程是否有危险,我需要怎样去配合,还有这个契约将产生怎样的效果?”托尼继续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不知道眼前的鹦鹉会不会突然变成一只大恶魔,在某些情况下,一个脑袋不灵光的对手比一个清醒的对手更加可怕。
“危险吗?”鹦鹉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抬起一只爪子托在下巴上。由于它此刻悬浮在空中,这个姿势显得相当诡异。
“不会有危险。”艾斯特尔给出了准确的答复,“至于你需要怎样配合,只要你在契约过程中没有抗拒的念头就可以了。至于效果……主人怎么说的……好像是借助一个强大的灵魂去温养一个虚弱的灵魂……”
突然间,艾斯特尔地音调猛然上升了一个八度:“我差点忘记了,主人说过,我应该给你一些好处,这样你才会更加配合。小子,你需要什么好处?”
“好处?”托尼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您能带我安全离开这里吗?”
听到托尼的回答,鹦鹉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它用一种试探地语气问道:“能不能换一个要求?比如说高等复合炼金阵图,或者傀儡龙制造工艺,还是你对生命药剂的配方更感兴趣?”
艾斯特尔每说出一个名词,都如同一个大锤重重地砸在托尼的心头。这三样无论是哪一样都是炼金术师协会的高度机密,作为一个魔偶师学徒,他在梦里都想要得到这些。但很快少年就冷静下来,如果不能活着离开,即使他得到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现在看来,这只鹦鹉虽然脑袋不是很清醒,可似乎也并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比起一开始的惴惴不安,少年已经没那么担心对方会使用暴力了。而对于它口中的契约,托尼几乎一无所知,难保其中会不会隐藏着什么阴谋。但他别无选择,只能寄期望于对方的品德足够高尚。
托尼考虑得很清楚,凭他自己的力量,想要安全离开兰蒂斯遗迹无异于天方夜谭。他从来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的习惯,即使是眼前一线希望,他也要尽全力去争取。
“我还是希望您能带我离开。”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托尼说道。
“那好吧,我试试看。”艾斯特尔垂头丧气地说,那样子好像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经过一番简短的仪式后,艾斯特尔告知他契约已经完成。托尼只是隐约感觉到有一个白色的光点进入了他的识海深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变化产生。
“契约完成了?”托尼不敢相信地问道。
艾斯特尔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整理了一番脖子上的羽毛,然后扑棱棱落在那个金发女人的背上。
这是什么意思?
正当少年学徒对艾斯特尔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鹦鹉发话了:“小子,你想要离开这里回到主物质位面的话,就先把这只吸血鬼救活吧。”
第十九章 永恒奴役法阵
吸血鬼?
如果不是艾斯特尔告诉他,托尼根本无法相信趴在地上这个奄奄一息的女人竟会是一个吸血鬼。
吸血鬼,妖魔中的贵族,举止优雅,实力强大。这是他看到的一些介绍妖魔的书籍上的描述给他的印象。这种高等妖魔数量稀少,它们善于利用黑暗隐蔽自己,出其不意地发出致命一击。因为它们的外形和人类相差无几,有一些吸血鬼甚至隐藏在城市当中,作为最擅长收敛自身气息的妖魔种群之一,只有少数职业者能将他们从人群中分辨出来。
托尼很快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场景:这个倒霉的女吸血鬼为了逃避妖魔猎人的追杀,甚至不惜在通过空间裂缝时引发爆炸,而自己则更加倒霉的成为了城门失火所殃及的那条池鱼。
虽然对于空间方面的知识了解不多,但托尼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没有被传送到某个火山口内部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
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件事还真的很难说清楚。
“为什么要救她,我要怎么救她?”托尼一连提出两个问题。他感觉艾斯特尔的神智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混乱了,至少说起话来流畅了很多。
艾斯特尔两颗眼珠子转了转,飞起来落到托尼的肩头上。
“虽然伟大的艾斯特尔已经答应你要带你出去,但只是负责带路而已。这个吸血鬼如果救活的话,应该是个不错的护卫。没错,我想你需要这样一个护卫,兰蒂斯遗迹可不是你这样的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护卫吗?我要怎样才能控制她呢?”托尼问道。毕竟要控制一个高阶妖魔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可不想因为一时疏忽而死在吸血鬼的尖牙之下。
“很简单,一个永恒奴役法阵就行。”艾斯特尔的语气轻松无比,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虽然第一次听到永恒奴役法阵的名称,但托尼可以肯定这个阵图的难度远远超出他所掌握的范围之外。他对炼金阵的研究是最深的,却也没有在任何一本书籍上见到过相关的记载。他甚至有理由怀疑,这个永恒奴役法阵是不是由圣阶炼金术师埃博拉所创造,却没有流传下来的隐秘炼金阵。
“好吧,伟大的艾斯特尔阁下,请问您说的永恒奴役法阵是一个什么样的法阵,属于炼金阵的一种吗?”
按照艾斯特尔的解释,永恒奴役法阵是兰蒂斯文明的产物,属于炼金阵的一种,是兰蒂斯炼金术师们为了控制强大的恶魔类生物而创造出来的。在兰蒂斯文明时期,这种法阵并不算什么高级货色。但在兰蒂斯文明衰亡之后,只有它的前主人圣阶炼金术师埃博拉,晚年的时候成功还原了这一炼金阵的全部流程。
可即使有一张完整的图纸摆在眼前,没有任何材料和工具,托尼也无法凭空布置出一个炼金阵来。而且就算工具材料一应俱全,少年也不敢保证他能够准确地布置出这个永恒奴役法阵——高级阵图的复杂程度远不是他接触过的那些基础阵图能够相提并论的。
没想到的是,艾斯特尔只留下一句“你等着!”就扑扇着翅膀朝遗迹的方向飞了过去,不一会就消失在托尼的视线之中。
难道它去找布置永恒奴役法阵的材料去了?最好有一个现成的阵盘,只需要激活就可以了。
甩开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托尼把目光转向躺在地上的那个女吸血鬼。
几步走到她身边,少年把她的身体翻转过来,一直掩藏在金发之下的面庞终于显露出来。一瞬间,托尼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这个吸血鬼女子竟然是他所认识的一个人——安妮小姐。那位在艾尔郡城对流民布施,托尼也受到过她的恩惠的善心女士。
她的脸色苍白得可怕,两片毫无血色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呼吸几乎完全消失了。如果不是知道她吸血鬼的身份,托尼多半会把她当做一具尸体。
冷静下来仔细一看,托尼发现这个女吸血鬼的样貌似乎比安妮小姐显得年轻一些,看上去大概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当然,这是按照人类的年龄计算的,这位吸血鬼小姐的实际年龄也许已经有几百岁了也说不定。
难道不是安妮小姐?但为什么两个人会长得如此相似呢?少年陷入深深地思索当中。
没过多长时间,扑棱棱拍打翅膀的声音把托尼从沉思中唤醒。
转头望去,鹦鹉艾斯特尔去而复返,两只爪子抓着一个金属圆盘,嘴巴上还衔着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把圆盘和亮晶晶的物体仍在托尼跟前的地上,少年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刻画着某种复杂的炼金阵图的阵盘和一枚镶嵌着宝石的戒指。
“这就是永恒奴役法阵?”托尼捡起地上的阵盘,向艾斯特尔问道。
阵盘上的图案比他见过的所有炼金阵加在一起还要复杂。
“那当然!”鹦鹉骄傲地仰起头,“艾斯特尔大人亲自出马,你还有什么需要怀疑的呢?”
“我想我还需要一些布置炼金阵的材料。”托尼说道。
“如果你的运气不太坏的话,戒指里应该都有。”
托尼错愕地把那只戒指举到眼前,将信将疑地问道:“难道……这是一枚传说中的空间戒指?”
在鹦鹉艾斯特尔的指导下,托尼打开了这枚空间戒指。戒指大约有2个立方左右的空间,里面各种瓶瓶罐罐、卷轴、阵盘、晶石、矿物和植物材料堆得满满的。
但他只是勉强认出了一只比他用的高级得多的描阵笔,其它的东西他几乎全都不认识。
“好像没有激活炼金阵用的能量传导液。”经过一番搜索之后,托尼不得不再次求助于艾斯特尔。
一眼扫过少年跟前那一堆装在玻璃瓶里面的五颜六色的液体,鹦鹉跳到一瓶金蓝色液体的瓶盖上,气呼呼地说道:“真不知道你的炼金术是跟谁学的,居然连超效聚能剂都认不出来。”
用弯曲的喙部敲了敲脚下的瓶子,艾斯特尔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用这个,比能量传导液好用得多。如果不想浪费的话,你可以用埃托卡溶剂把它稀释十倍再用。”
少年学徒虚心受教。
在艾斯特尔的指导下,消耗了大量空间戒指里的材料,经过两个标准时的时间后,托尼总算成功激活了这个永恒奴役法阵。
依照它的指示把女吸血鬼抱过来,并把她的头部放到阵盘上,托尼一丝不苟地按照艾斯特尔重复过三遍的流程操作起来。
按照这只自大的鹦鹉的说法,这个炼金阵对于精神力的要求不高,而是对灵魂本质有着比较高的要求。而托尼的灵魂超过正常人的十倍还多,就算奴役契约没有缔结成功,也不会遭到反噬。不过考虑到吸血鬼濒临死亡的虚弱状态,契约失败的可能性不会很高。
托尼小心翼翼地以精神力驱动炼金阵的运转,不敢有丝毫懈怠。虽然失败的几率不高,但无疑是存在的。因为第一次不太熟练的缘故,托尼浪费了一些数量很少的材料,而现有的材料已经不允许他在激活一次永恒奴役法阵了。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丧失一个吸血鬼护卫,何况这个吸血鬼护卫还关系到他能否安全离开这个半位面。
在炼金阵的作用下,托尼很快感应到了吸血鬼虚弱不堪的灵魂,按部就班地剥去那层脆弱的外壳,一刻钟之后,他成功地在这个虚弱的灵魂上刻下了属于自己的烙印。
第二十章 少女的意外身份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托尼又按照艾斯特尔的指示,布置了一个由聚光阵和月光转化阵组成的复合阵,作用是聚集阳光并把它们转化成为月亮光。很显然,这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