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偶师日记|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慑力是足够了,但就是因为威慑力太大,更容易让人产生戒备的心理。
“尊敬的长者,我们并无恶意。”少年不得不再次重申,“只是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老者惊疑不定的表情缓和了一些,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扬了扬手上的鹤嘴锄,托尼的语气颇为无奈:“虽然早就知道这里的矿石难以开采,但我依然低估了困难的程度。我准备的工具似乎用处不大,不知道您那里有没有好一点设备?当然,前提是您现在用不着的,我们愿意为其支付一定的费用。”
老者思考了片刻,最终做出了决定:“我这里确实有些我已经不用了的东西,我也不需要你的金币。不过……”
“难道有什么别的困难吗?”托尼向着沉吟中的老者问道。
“没什么困难,只是我有一些关于魔偶学方面的问题。如果你能帮我解答的话,那些不要的设备都可以送给你,包括一台小型的矿工傀儡。”
“我尽力而为。”少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是心里一个疑问油然而生,老者会有什么样的问题,需要一个魔偶师学徒为他解答呢?尤其是他并不认为这个魔偶师学徒同样会对难倒他的问题束手无策。
看那具体型庞大的矿工傀儡,虽然外表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就像是由一堆废铁七拼八凑起来的,但是复杂的结构至少也需要一颗四级智核才能充分发挥它的功能。看上去老者操纵这具矿工傀儡并不吃力,还有余力去控制他的那副轮椅。也就是说,他的精神力就算达不到四级魔偶师的标准,至少也应该具备了三级魔偶士的资格。
难道是他对魔偶学方面的知识比较欠缺?可就算再怎么偏科,也不会被连学徒都能解决的问题难住吧?
似乎是没想到少年会答应得这样爽快,老者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连矿也顾不上采了,好像比托尼更加着急。
“我们走,先到我的实验室去。”
老者的轮椅在前面带路,托尼和杰西卡紧随其后。
大约在山谷中穿行了半个标准时的时间,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废弃哨塔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样的哨塔,在这片被冰雪覆盖的土地上并不罕见。它们是第一次妖魔战争所留下的痕迹,虽然大多数人都已经忘却了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它们却依然默默地矗立在北地的风雪之中。
老者的实验室,同时也是他的住所,就位于这座哨塔内部。
跨入哨塔第一层的大门,托尼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进入了一个废品回收站。除了一条狭窄的一直延伸到楼梯处的通道,几乎所有的空间都被各式各样的废铜烂铁堆得满满的。只剩下半边身体的构装体、连脑袋都不知所踪的黑曜石雕像、各种他认得出认不出的炼金术产物——它们共同的特点只有一个,没有一件是完好无损的。
...................................................
推荐票不给力,俺一点加更的力气都木有。各位同志啊,锦上添花固然好,但火书已火,已经够温暖了,众位能不能给冰雪的俺送点碳烧烧呢?
<href=www.>www.
第三十一章 讨论
老人真正的实验室在哨塔第三层,按照他的说法,第一层是他的仓库——用于存放他的“收藏品”。
不过托尼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实验室,虽然每一种实验器具他都能认得出来,但除了少数物件,大多数都带有明显的DIY风格。即使是同一种物品,每一个也几乎都有各自的式样,一看就不是同一个人的作品。
看到这样一个实验室,托尼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容易啊,也不知道老人东拼西凑花了多长时间,才建成了这个似模似样的实验室?
排除这个实验室诡异的风格不说,至少各种仪器设备一应俱全,比起他在埃博拉高塔中看见的安东尼导师的专属实验室也没有差多少。
一上到哨塔第三层,老者就拿出一块金属阵盘递给托尼。少年一眼就认出了上面刻画的是一个熔炼阵图。
“你能帮我看看这上面的阵图有什么问题吗?”老者满怀期待地问道。
少年一脸疑惑地接过阵盘,刚才只是匆匆一瞥,仔细一看马上就发现了这个阵图的问题。
在所有基础炼金阵图中,如果说有哪一个是托尼最熟悉的,毫无疑问是熔炼阵图。他在埃博拉高塔中接到的学徒日常任务,超过一半都是熔炼各种金属。在离开高塔之前,他甚至还成功对熔炼阵图做出了一部分改进,足以证明他在这方面的造诣。
手中这块阵盘上的图形,虽然一眼看上去和普通的熔炼阵图没有什么两样,但托尼很快注意到,上面直接关系到高温的产生和恒定的那部分阵图走向偏离了应有的位置。
“托尼考虑了一下问道:“这个阵图应该在控制温度方面不是很理想吧?”
“你说得没错!”老者一脸兴奋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看出来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把它改进一下?”
托尼皱起了眉头,改正和改进一字之差,但意思却相差极大。他不明白老者是不是口误,如果只是改正过来的话,任何一个合格的魔偶师学徒都能做到,他也不觉得老者连正确的熔炼阵图的结构都不知道。但如果是改进的话,任何一个炼金阵图都经过了无数炼金术师一代代逐渐完善,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最合理的结构,哪怕是一个魔偶宗师,也不敢随便夸口说可以对某个阵图结构做出改进,即使只是最基础的熔炼阵图也不行。
“您是说改进?您想怎么样去改进?”托尼试探着问道。他已经完全摸不清楚这位老者在魔偶学方面的研究程度了。
“我是这样想的……”老者兴致颇高,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他对熔炼阵图的看法。
听着听着,少年总算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按照老者的想法,他是想通过提高炼金阵所产生的温度,从而达到提高熔炼效率的效果。但他在这方面的基础无疑极其糟糕,先不说他的思路是否正确,少年听他说了一大通,起码发现了四个属于常识性的错误。四个错误都是大部分学徒最常犯下的,尤其是在依靠书籍自学的情况下。当初托尼自己也对其中地一个问题做出了错误的理解,还是安东尼导师发现了他的错误,帮他纠正了过来。
直到老者说完,托尼才把这四个问题一一给他指了出来。
“难怪这个地方我怎么改都觉得有问题!”老者猛一拍大腿,显得有些激动。
看到对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总算明白老者在魔偶学方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了。
托尼本来以为老者会有些不高兴,毕竟被一个可以当自己孙子的小家伙指出自己的错误,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泰然处之的。没想到老者不但没有任何恼怒的表现,反而表现得极为豁达。
少年看得出来,老人脸上的笑容,透露出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刚刚你说的关于稳定升温这部分的阵图结构,这里能教教我吗?”一把拉住少年的手臂,老者表现得像是一个充满求知欲的孩子。
“我只是一个学徒,可没有教学的资格,讨论一下倒是没问题。”
托尼当然不会拒绝,因为不知道老者的具体程度,他干脆从最基础的知识讲起,不厌其烦地把几个问题逐一解释清楚。过程中,因为老者不时提出新的问题,托尼不得不把讨论的范围一再放宽。
这的确是一场讨论,而不是托尼单方面的教学。或者说一开始是单方面的教学,但随着讨论的问题逐渐深入,老者也提出了不少有建设性的想法,让托尼也受到了极大地启发。老者的某些理论,是他的高塔中完全没有接触过的。
杰西卡面带微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两人争论不已。
不知不觉大半天时间过去了,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托尼总算暂时解决了老者的全部疑问。之所以说是暂时,因为他可以肯定,老者在完全消化了今天的知识之后,又会有更多的疑问产生。就像他当初在埃博拉高塔的时候一样。
“实在是太感谢了!”老者紧紧握住少年的手,激动得浑身发抖。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典型的北地人,喜怒哀类都写在脸上,心里藏不住一点心事。
“这其实没什么,和您谈了这么长时间,我也受益匪浅呢。”托尼微笑着说,这句话也的确真心实意。
少年把头转向杰西卡所在的位置,一只血液还留有余温的雪鹿躺在她的脚边。大概是在他和老者争论正酣的时候,她让那几只雪原狼出去一趟的成果。
只是她在烹饪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天赋,两人一起的时候尝的都是托尼的手艺。事实上她虽然也可以像人类一样进食,但只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而已,觉醒之后血液才是她的主食,其它食物吃不吃都没什么影响。
指着那只健壮的雪鹿,托尼开口道:“我想借您的地方做一顿晚餐,不知道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不过要分我一份。”老者眉开眼笑地答道。虽然才认识不久,感觉他已经像是托尼多年的老友了。
......................................
各位书友要是发现错别字之类的,麻烦在书评区晾出来,我找个时间统一更正。谢谢!
第三十二章 一个自由炼金术师的故事
老者拿出了他收藏多年的好酒,一顿饭吃完,托尼和他已经像真正的老朋友一样熟络了。
老者的胃口就像他的身材一样,半边雪鹿都进到了他的肚子里。他是一个真正的北地人,不管是性格还是食量。托尼吃得也不少,他喜欢胃被塞满的感觉,虽然有暴饮暴食的嫌疑,但大概是被饿怕了;他至少在空间戒指里存放了足够一个人一个月消耗的食物,为的就是不想再体验饥饿的感觉。
一大瓶烈酒,托尼只喝了一两口,大半都下了老者的肚子。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老人脸色通红,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
似乎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老者把他的身世来历毫不隐瞒地对托尼倾泻而出。
老者名叫亚历山大·坎帕斯,是一个自由炼金术师。
何谓自由炼金术师?这其实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好听一点的称呼。他们实际上就是一群无法考取正式职业资格的失败者,但他们又不愿意放弃对炼金术的学习和研究,最终就形成了这样一个群体。
真正的炼金术职业者根本就看不起他们,完全不承认他们的身份。而大部分平民也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视他们为另类。
所以他们大部分也像老者这样,远离城市,整天沉迷于自己的小天地,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说起来,亚历山大·坎帕斯也算得上是命运坎坷。
他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从小衣食无忧,却怀着成为一个强大职业者的理想。事实上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过同样的理想。
本来他想成为一个战士,但是十四岁那年,却因为一起妖魔袭击事件而弄断了双腿。一个连两条腿都不健全的人自然不可能成为一个战士,于是他的战士之梦就此破灭了。
可是他依然不愿意放弃,既然战士没希望了,那法系职业也是不错的选择。历史也确实出现过两个身体残疾的强**系职业者,这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在他拥有子爵爵位的父亲的安排下,他在职业者协会进行了一系列测试:法术师、念力师、符咒师、通灵师、药剂师、魔偶师……
但他在这方面的天赋的确不高,任何一个职业他都无法达到哪怕最低的要求。
从那以后,他开始自暴自弃,整天生活在阴云惨淡之中。
为了挽救他们唯一的孩子,他的父母高价聘请了一位十一级的药剂宗师,希望靠药剂学的手段来改变亚历山大的精神力性质。这是一场豪赌,即使是那位药剂宗师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失败的几率反而大得多。幸运的是,在用去了他们三分之二的家产之后,亚历山大的精神力终于达到了炼金术职业学徒的标准。
一开始的时候,他选择了生命炼金术,他希望借此来使他失去的双腿复原。但即使依靠药剂达到了学徒的最低标准,他的精神力天赋却低得可怜。二十年,他整整用了二十年时间,却因为精神力的限制依然无法拥有正式的生命炼金师资格。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连稍微高级一点的生命炼金术知识都无法接触,更不要说复原他的双腿了。
于是他又把目标转向了药剂学,当初正是药剂学改变了他的精神力性质,也许他还可以依靠同样的手段提高自己的精神力天赋。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又投身到药剂学的广阔领域之中。
如果他有足够的财富,富可敌国的财富,也许他的目的真的能够达到也说不定。提升人精神力天赋的药剂并不是不存在,只是价格远不是一个普通的子爵家庭能够承受的。
那样的药剂托尼也有所了解,一瓶的价格就足以让一个小贵族家庭倾家荡产,可是要改变一个人的精神力天赋,往往要使用几十上百瓶才能真正见效。
即使是以一国之力也不一定负担得起,何况亚历山大家的那点财产,二十多年下来早就折腾得差不多了。
又是十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的精神力依然没有突破学徒的范围。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不是药剂师的料子,就算再过一百年,他也不可能达到制作提升人精神力天赋的药剂的程度。
他对成为一个强大的职业者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信念,就是要想办法恢复自己的双腿。
而最有可能的一个方案,也是门槛最低的一个方案,就是用魔偶学的知识制造一双机械腿。也许他还能够在有生之年,再一次体验到奔跑的滋味。
但是他已经四十多岁了,没有哪个魔偶师愿意收一个四十多岁的学徒。更关键的一点是,他家里已经没有足够的金币供他挥霍了。
就这样,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踏上了他自学魔偶学知识的道路。
十一年前,他的父母在一年之内相继离开了人世。在那之后,无牵无挂的他变卖了祖宅,来到这个地方定居下来。
说到这里,亚历山大·坎帕斯已经泪流满面。
托尼感觉自己心里的某个地方被猛烈地刺激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听完老者的诉说的,是悲哀,是同情,还是一种无法排释的恐慌?
说起来,虽然他的精神力天赋也不够好,但是比起老者的情况,自己又无疑是幸运的。但是听完这个故事之后,他却无可抑制地突然感到一阵深深地恐惧。他害怕自己就像安东尼导师说的那样,一辈子也无法达到四级魔偶师的程度。他害怕自己像老者一样,不管做出了再多的努力,在命运面前也只能吞下失败的苦果。
没想到说完了他自己的故事,亚历山大仿佛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竟然一头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哨塔之外,北风的呼啸声越来越大。
虽然身处温暖的室内,托尼突然没来由地感到一股寒意。
这个时候,一个温暖而柔软的身躯从后面把他抱在怀里。杰西卡轻柔地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感觉你在发抖,你冷吗?”
托尼没有回答,只是向少女的怀里又靠了靠,然后反手抱了回去。
第三十三章 矿工一号
本来托尼还打算弄到足够的铁矿石就离开的,没想到遇到了亚历山大,这位年迈的自由炼金术师。在老人的盛情挽留下,托尼求之不得的留了下来,参与到他的研究之中。
对一个魔偶师来说,巴斯公国的这片土地真是一个糟糕至极的地方。就是那辆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雪橇车,托尼还是在一家铁匠铺完成的。而且因为缺乏材料,大部分都不是金属结构。要在这片区域找到一处适合魔偶师工作的地方,实在是太困难了。
所以就算老人没有提出邀请,托尼也会主动开口。
不知不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北地最寒冷的一段时间渐渐来临,即使是穿着厚厚的棉袄,呆在外面的时候托尼也觉得和什么都没穿一样。有时候不得不出去一圈,回来的时候除了心脏是暖的,少年感觉自己简直全身上下都失去了知觉。
一个月的时间,托尼过得充实无比。
即使是野路子出身,老人在魔偶方面也并非毫无建树。野路子出身意味着不会被条条框框所束缚,一天天接触下来,托尼还真从老者那里受到不少启发。虽然他的大部分想法都有些异想天开,但具有实际价值的也不在少数。
老者的缺点在于基础知识过于薄弱,空有好的点子,却因为能力不足,而无法把想法转换成作品。但是遇到托尼之后,这样的情况马上发生了转变。作为一个基础知识极为牢固的魔偶师学徒,少年很好地弥补了老者在这方面的不足之处。
两人相互配合之下,还真让他们获得了几项初步的成果。
其中一项是托尼在埃博拉高塔的时候就已经钻研颇深的基础熔炼阵图,参考老者的思路之后,最终得出了一个1号修改版本。
这个版本的熔炼阵图进过两人的实验,提炼金属的效率提高了50%,不过却发现了一个缺点。其实这个缺点在托尼以前的那个改良版本上就有,只是那是还不怎么明显。现在提升熔炼效率的效果放大了,那个缺点也变得更加明显,那就是对控制炼金阵的技巧的要求大大增加了。
现有的炼金阵图果然是数百年不断完善后的最平衡的结构,了解到这一点,托尼这才收起了他的沾沾自喜,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在魔偶学方面的造诣还只是小学生的程度。
不过托尼和老者因为自身精神力发散度不高的原因,都在精神力控制上下了不少功夫,这个缺点对他们来说却不是什么大问题。
另一项成果,就是加入了托尼的构思后,改头换面的矿工傀儡——第一次在矿洞里见到的那个大家伙。
现在它已经丝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首先下盘彻底变样,由传统的四足结构变成了坦克一样的履带式结构。不但移动起来更加平稳,而且因为控制更加简单,还减少了对智核的负担。然后是在托尼看来完全是多余的脑袋给扔到了一边,胸口的位置装上了一张可以自由开合的像嘴一样的部分,那是一台内置的破碎装置。腰上多了一个扣挂结构,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挂上一辆拖车,使矿工傀儡不必频繁地来回奔波,一次往返就可以带回大量的矿石。
关键的改变在于构装体的智核。
托尼本以为这具矿工傀儡的控制核心是一颗四级智核,因为它身上的各个关节都能够自由转动,但是这一点就需要上百个精神力触点,也叫做命令节点,四级以下的智核是绝对控制不过来的。
没想到事实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作为一个自由炼金术师,老者可以弄到的最高等级的智核也只不过三级而已。他在这里想了个另辟蹊径的办法,他给这具构装体装上了三个三级智核,每个智核控制这具金属身体的一部分。这个办法不是亚历山大的独创,托尼在一本书上就曾经读到过,不过见到实物倒是第一次。
不过三颗智核拥有的命令节点数尽管比一颗四级智核还要多出一半,但用在魔偶身上的实际效果反而不如一颗四级智核。老者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托尼却很清楚,命令节点数的数量不能代表一起,它们的相互协调程度也很重要。几颗智核的命令节点要在同一台构装体上发挥作用,不相互干扰是不可能的。
于是托尼为这台矿工傀儡贡献出了一颗真正的四级智核,不是费姆多斯位面魔偶师的仿制品,而是兰迪斯文明的正品。同样的四级智核,除了命令节点数相同,不管是反应速度还是抗干扰能力等等,正品的质量至少是仿制品的两倍。
大陆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魔偶身体里装的都是仿制品,这样的正品,托尼的空间戒指里还有十多个。其中大部分是四级的,还有两颗五级、一颗六级的。不过从这些智核的等级就可以看得出来,空间戒指原主人的身份不会很高。
矿工傀儡其它的部分变化倒不是不大,除了坑坑洼洼打满补丁的表面变得光亮如新,右臂的鹤嘴锄也换成了更坚硬的阿尔法合金之外,基本上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
不过明显能看出少年和老者审美的差距,改造完成过后,矿工傀儡整个焕然一新,再也看不出原来破破烂烂的样子。
按照托尼的话来说:“带出来的构装体至少也要自己看得顺眼吧。”
今天是这台被他们命名矿工一号的大型构装体改造完成过后,第一次实地测试性能的日子。
“铛!铛!铛!”
规律的敲击声夹杂在呼啸的狂风中传出老远,幽暗的矿洞里,一大一小两个傀儡的制造者正一脸期待地注视着矿工一号的表现。
“控制起来确实比以前容易多了。”老者不自觉地点点头,对身旁的少年说道。
“那当然,四级智核的效果可不是三级智核比得上的。”少年随口答道。
“不过采矿的效率提升不大啊!”老者皱着眉头说道。
少年点了一下头,附和道:“而且破碎机的效果也没有预想的好。”
“这个地方应该改进一下。”老者指着矿工一号上下半身的连接处说道。
少年一只手拖着下巴,脑袋里思索着:“有点麻烦啊!”
不远的地方,杰西卡正半蹲着身体,无聊地抚摸着怀里那只雪原狼柔软的皮毛,就像往常一样,看着两人热烈地讨论起来。
.....................
求推荐票!!!
第三十四章 意外发现
半晚的时候,矿工一号背后的拖车上已经装了满满一车的铁矿石。
几个人缩在洞口里面,看着外面肆虐的暴风雪,不由有些踌躇。
上午的时候天气还算好,但中午一过,天空马上变得阴沉起来,呼啸的北风也越刮越猛,越刮越急,夹杂着漫天的飞雪。到现在这个时候,外面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四只雪原狼全部躲进了洞里,因为在这样的狂风下,连它们重达七百磅左右的身躯也会被吹到天上去。
在大自然的狂野力量面前,任何单独的个体都是渺小而微不足道的。
“这样子不行,我们一出去就会飞到天上去的。”杰西卡试着往外走了两步,感受到一股力量把自己往外拉,忙不迭退了回来。
“也许我们可以把自己绑在矿工一号身上?”刚出口托尼就自己推翻了这个主意。
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想法,也许三个人中只有杰西卡能够受得了这样的折磨。托尼是最怕冷的,他几乎可以预见自己被冻成冰棍的样子了。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做有些太过冒险了。
“小家伙,我建议我们再继续等等看。”老者扬了扬眉毛说道。
“老头,你觉得暴风雪什么时候能停?”
相互熟悉之后,托尼已经习惯这样称呼亚历山大,而老者本人似乎也更喜欢这样的称呼。北地人多数不在乎那些繁琐而虚伪的礼节,即使是贵族也比南方的贵族直爽得多。
“这我可不知道。”老者摊了摊手,做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也许你该问问卡玛洛奇斯殿下。”
卡玛洛奇斯是传说中掌控卡玛洛奇斯山脉的神祇,又称北地之神。
“如果我能找到他的话,我会去问的。”少年对了翻了个白眼,无精打采地走回杰西卡身边。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巨响从山洞内部传来。
“怎么了?”托尼转头望去,那是矿工一号的所在的位置。
老者递给少年一个疑惑的眼神:“难道是它把墙给挖塌了?”
没有人控制它,这个大家伙就只知道机械式地朝一个方向猛挖。如果遇到空洞之类的情况,确实有局部塌方的可能。
托尼连忙朝矿工一号的位置赶去,老者紧紧跟在后面,要知道当初设计矿工一号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过这样的情况,它的抗压能力和外壳的硬度谁也不敢打包票。
来到现场,果然像两人预料的一样,矿工一号被压在一堆乱石底下。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没有外力帮助的话,以它自己的力量是肯定出不来的。
“也许应该给他换一个强劲一点的动力系统。”托尼自言自语道。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专业问题。
“我同意。”老者赞同地点点头。
半个标准时之后,大大小小的碎石被清理到一边。矿工一号的外壳经受住了考验,虽然有些坑坑洼洼的不太好看,但没有一处破口,也没有对内部结构造成任何影响。
意料之外的是,造成塌方的空洞比想象中的更大一些,而且似乎不是天然形成的。杰西卡的视力不受黑暗影响,一眼就发现了空洞内部的人工痕迹。
经她提醒之后,托尼和老者也发现了这个空洞的不同之处。
大概是因为封闭了太长时间的原因,里面扩散出来的空气让人觉得不是很舒服。
把手中的火把往前一凑,火苗一下子缩小了大半。看到这样的情况,少年开口道:“先在外面等等吧,让空气流通一下我们再进去。”
等了一个多标准时后,再次探进去的火把已经没有明显的变化了。两只雪原狼在最前面,一行人进入了这个意外发现地洞||穴。
在火光掩映下,少年在周围的墙壁上发现了很多风格古朴的壁画。壁画上的图案呈现出一种类似于锈迹的深红色,展现的大部分都是狩猎和战斗的场景,还有一部分似乎是关于打铁和冶炼的。不知道是不是艺术的夸张,上面的人物都显得矮小而粗壮,手中的武器和工具却显得格外的大,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
进洞之后没有岔路,托尼感觉一直走了有四五百米的样子,壁画上的内容渐渐有了变化。上面出现了一些身材比例更接近与正常人,而且比壁画上原来的人类高出一截的巨人。这些巨人全都穿着造型夸张的盔甲,却没有一个手持武器。其中有这两种人类并肩战斗的画面,即使是战斗的时候,这些盔甲巨人也是赤手空拳的,仿佛是根本没有使用武器的习惯。
这一点让少年有些奇怪,全身都套在盔甲里面,却不愿意使用武器,真是难以理解的奇特行为。
“你们过来看看!”
杰西卡的声音引起了少年和老者的注意。
少女火把所指的方向,一副白惨惨的骨架散落在地。而这副骨架还只是一个开始,向里望去,满地都是森森白骨。
“真是难以想象,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老者惊讶地说。这个矿区废弃于第一次妖魔战争之后,他从来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样的大事件,会制造出如此之多的死尸。
“不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特殊的地方,杰西卡在骨架前蹲了下去,捡起一根白骨仔细端详起来。少女露出沉思的神色,又捡起另一根白骨比划了一下,这才起身把两根骨头递到托尼手上。
“怎么了?”少年疑惑地接过这根白骨,很快辨认出这是两根手臂位置的骨头,正好是只手臂的上臂骨和前臂骨。和自己的手臂对比了一下,他也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两根鼻骨和常人比起来要粗壮得多,长度却有所不及。
托尼连忙上前又捡起几根其它部位的骨头,终于可以确认,这具尸体的身材很不正常。它活着的时候身高最多不会超过1米5,而手臂和大腿却又粗又短,就像……
托尼瞬间联想到洞中的那些壁画,对上面又矮又壮的人物形象,他之前只以为艺术夸张,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样。
“其它的骨头也都跟这副一样吗?”托尼问道。这时杰西卡已经检查完了八具同样的骨架。
“都是一样的。”少女肯定地答道。
一个传说中的种族出现在托尼的脑海中,难道是消失在第一次妖魔战争时期的矮人族?
.................................
继续求推荐票!!!
第三十五章 矮人族遗迹
对于矮人族这个传说中的种族,托尼的了解其实也极为有限。
因为埃博拉高塔中他接触的书籍大多是专业相关的,介绍历史的微乎其微。他的那点历史知识,还是一些炼金术方面的书籍上偶尔提到的。但即使提及往往也是一鳞半爪,根本无法串联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关于矮人族的轶闻,托尼看到得算是最多的。只不过相关的描述大多语焉不详,让人难辨真假,他甚至无法确认是不是真有这样一个种族存在。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矮人擅长冶炼和制造魔偶,他们甚至发展出了一套和兰蒂斯文明完全不同的魔偶体系。但随着矮人族的消失,他们创造的魔偶也随之湮灭在传说中。
洞中的种种迹象,都让托尼无法不联想到传说中的矮人族。
除了那些矮小而粗壮的骨架,还有几把和人类风格有明显区别的双刃战斧,几副看上去像是给小胖子穿的盔甲。难以想象制作这些武器防具的工艺是多么的高超,尸体只剩下了白骨,它们却连一点锈迹都没有,依然光亮如新。
托尼试着拿起一把斧头,很显然,这样的武器对他来说稍微重了一点。他只是把斧柄抬了起来,就明智地放弃了使它完全离开地面的打算。
几人继续前进,经过了那一大片骸骨之后,感觉中有一点向下的坡度,而原本略显狭小的洞||穴似乎越来越宽。突然之间,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广阔的空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穴溶洞,向上望几乎无法看见洞||穴的顶部,只能看到几根巨大的钟||乳|石从上面垂下来。有几根最长的甚至已经和地面连成一体,就像是几根顶天立地的巨大的柱子。
这里不再是漆黑一片,星星点点的绿色光芒点缀在黑暗中,就像是漫天的繁星。光芒的来源,是洞||穴中成片成片的巨大蘑菇。
在繁星掩映中,一座宏伟的城堡出现在视野的尽头。
一条刻满了岁月沧桑的石板路,从他们出现的洞口,穿过那片茂密的蘑菇林,一直延伸到城堡门口。
“天啊,这简直是神迹!”亚历山大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感叹。
托尼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地用手抚在胸口,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得稍微激烈了一点。
只有杰西卡显得最为平静,但是她微微张开的小嘴和收缩的瞳孔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老者第一个驱动着轮椅向城市的方向驶去。
杰西卡念头一动,四只雪原狼飞快地超过老者,一头窜进前方的蘑菇林中。
雪原狼的反应让少女松了一口气,这片蘑菇林中并没有什么隐藏的危险。
落在后面的两个人这才跟了上去。
这时老者的速度也放慢了一些,刚才只是一时激动,他马上他意识到这片地||穴不是他居住的哨塔,谁也不知道这个巨大的地下洞||穴是否像它表面看起来这样平静。
蘑菇林中有一种奇怪的气味,很难说是香还是臭。石板路已经完全被蘑菇林遮盖起来,四周静寂无声,穿行其间,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暗处偷偷地看自己,但分散在四周的雪原狼却没有任何发现。
大概是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一行人一直来到那座高大的城堡前,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城堡的大门敞开着,和在之前通道中看到的情景一样,随处可见惨白的骸骨,从大门外一直延伸到城堡内部。和之前不同的是,这里的尸骸几乎个个都穿着盔甲,生前所使用的武器也依然陪伴在它们身边。
在近处看,这座城堡的风格是托尼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整座城堡都是由巨大的石块垒成,城墙的厚度比伽德士的还要厚上几分。和人类建造的城堡不同,这座城堡几乎看不到任何棱角,大门的上方有一个明显的弧度,城墙的形状也是一个完整的圆形。
走进城堡内部,托尼留意到,内部的一些设施的高度都比常见的矮了一些。看来这座城堡的主人,确定无疑是已经变成白骨的那些家伙。
也许是由于建造这座城堡的材料厚得有些过分,那些巨大的石块占去了太多的空间,以至于城堡内部的空间远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大。
只花了一个标准时的时间,三个人四只狼就把大半个城堡都逛了一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