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缘奇遇之汐缘爱|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间灰飞烟灭。
天遐跳到地面上,地面上的血液都变成黑红色 。横尸遍野。
天遐远远的看见一个人正在飞速的逃离这里。天遐紧跟了上去。那个人是虹淄。天遐以惊人的速度追着虹淄。虹淄不敢回头看这个怪物 。他的速度就像闪电一样,一直穷追不舍 。风掠过虹淄的衣服发出“噜噜”的声音。虹淄用进全力的想甩掉天遐,却怎么也甩不掉。突然,一道光芒割破了虹淄的喉咙。鲜血从他的动脉里大量的喷射而出。因为跑得太快,加上惯性,虹淄整个人滚到很远的地方。一地都是血…
突然天遐用手向后一挥,无数把蓝色光芒冲向在他身后的月神.格炎斯。光芒像一把把刀刃迅速刺向他。格炎斯来不及躲开,身上暴裂出几道深深浅浅的伤口。
“你这是干什么!”格炎斯的伤口上流出一些血,但不是很多。格炎斯半蹲在地上站不起来。那种头疼就像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在你身上慢慢的,一刀一刀的割一样。那种痛觉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难道我没有叫你离开么!”
“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叫我走我就要走吗?”格炎斯吃力的站起来。
“随你便…”天遐捡起地上的七星剑,往空中一扔。七星剑变大了十几倍。天遐跳到剑上用法力推动七星剑。七星剑慢慢的飞起来。“好自为之…”天遐把自己的元神与剑化为一体,七星剑瞬间消失在格炎斯眼前。格炎斯又一次被吓到。上官天遐居然能把御剑术做到这种地步,更何况那是别人的佩剑。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是谁?
格炎斯捂着右肩上的一个伤口,这个伤口是他身上一道道伤痕里最大的一个伤口。如果刚才没有闪开那么一点!就那么不到一毫米,会不会…整个右手就这样子断了。刚才那是有多么危险!就像一个人在一头巨兽的口边只要再前进一丁点就会整个人被咬成两段!格炎斯想起就后怕,后背一阵发冷。“悚…”一声巨响突然在空气中回荡,格炎斯被这一声巨响震得头疼。就像拿着铁锤不听的,用力的砸着脑袋一样…格炎斯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土黄|色的地面染上一摊黑,一摊红的颜色。不知道那些是血液还是什么东西…空气里沵慢着血腥的气味,那种气味可以让人反胃,让人可以让人窒息…
【 两天前,现实世界,公寓】
一束阳光照到汐谨脸上,汐谨突然又一次被惊醒。他站了起来,却左脚绊到右脚。不过幸好有面墙,人没有摔到地上,却撞到了墙。“啊!”汐谨的大腿好像被针刺的似的。他把手伸进了口袋——原来是那枚戒指。汐谨眼眶里湿润了, “慧…” 汐谨发出颤抖的声音,一颗眼泪低到了戒指上…
待续…
共计 汉字:2313个
第十章 :何去何从…
【 两天前,现实世界,公寓 】
英杰将午饭买回来,汐谨、碧纯、英杰、残月.都吃好午饭。残月回房间睡午觉。汐谨把碧纯和英杰叫到他房间。汐谨坐在床上,英杰碧纯两个人拉了旁边两张椅子也坐下了。
“碧纯,我想好了。我们回去吧!”
“真的?哥!太好了!”
“但是要解决的事也不少,比如:残月,我们走了残月怎么?还有英杰,你家怎么办?”
“汐谨,这些事我跟碧纯也商量过了,我们去跟残月说清楚。问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至于我家,还有我哥。我就跟他们说我去国外发展。”英杰变得有点沉重,毕竟这是不孝的事…
“好!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碧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英杰又一把把她拉下来。
“碧纯,你不要那么着急。还有很多事要做。等一下我去跟残月说一下…”
“影风岛到底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几年前我妈带着我跟碧纯来到这里,教会我们自立以后就回去了。告诉我们回去的通道,叫我们务必要保密。”
“我来说!我来说!”碧纯赶紧抢话“我们的老家呢,是一个在在太平洋的一个神秘岛上。我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去到哪里的。反正我们就是哪里的主人!”碧纯说到这里显的有点自豪!
“你们是那个国家的?说哪种语言啊?”
“我…我…哥…”碧纯拉了拉汐谨的衣服,因为她自己回答不出来了。“我的祖先是中国人,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发现那个岛屿的,反正我们哪里说的是中国话!去哪里呢,也是通过一个神秘通道,再沿着大海直走。看见了一个岛屿,那个就是影风岛了。整个行程大约三四天。”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豆!是我妈妈告诉我们的!”碧纯又突然叫了起来,把汐谨吓了一跳。但是英杰却好像习惯了似的。“其实我也不是知道得很清楚,七八年了,我也没有试过。到时候再说吧!今天几号?”汐谨叹了一口气,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清楚吧…
“十二号”英杰看了看手机 。
“十五号再走吧!”
“为什么啊!不干!”碧纯有点生气了“碧纯 ,听话 。”
“为什么嘛!”碧纯更着急了,像个几岁的孩子。“是啊,为什么要十五号?”英杰有点心痛碧纯了,只能站在碧纯这边。
“因为…我…我想…” “想干什么?”
“就要走了,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过两天就是情人节了,我想让小慧陪我最后一次。好么?”汐谨看着英杰,英杰也不知道怎么说,碧纯也静静的坐着。不吵,也不闹。(注:每个月的十四号都是情人节。)三个人在房间里沉默着,显出一种午后的宁静。说不上是无聊,因为他们三个都在想着自己心中的困惑。碧纯想赶紧回家,想跟母亲说说这几年过得多么不容易。也想念影风岛的夜晚。那满天的繁星,洁白的晓月,浩瀚的大海,潺潺的小溪。一切宛如世外桃源,没有争吵,没有贫穷,没有战争,没有烦恼。碧纯越想越兴奋,越想越迫不及待的要回去。
至于英杰,迫于在亲情与爱情之间。或许他也明白,诺是去了影风岛,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去,那么他必须抛下亲情,割舍养育自己十几二十年的亲生父母。就算还有他的哥哥,他依然是一个不孝子。
不去,跟碧纯在一起三年多从相识到如今,日积月累下的感情就会瞬间破灭。英杰心里也明白他爱碧纯。舍不得让碧纯伤心,碧纯是初恋,初恋的人都很单纯只知道在一起就好了。这三年多来无论英杰遇到什么困难,心中有多少委屈,碧纯都对他不舍不弃。一直在英杰身边安慰他、照顾他。夹在亲情与爱情中间,他应该怎么办?
汐谨,他心中还有小慧。跟小慧在一起虽然只有一年。可是他们一起经历的比跟以前的三次恋情中任何一次感情都多。他最过意不去的,就是一直瞒着小慧自己是初恋。
其实在三个人之中,英杰最纠结 ,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怦”三个人沉默了许久,突然被惊醒,他们望去门外,原来是残月。残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在门口陷入了沉思。六神无主的他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把桌子上的碗摔碎了。汐谨、英杰、碧纯、三个人都往着残月,残月微微的一笑什么都没有说。汐谨看了也没有说什么,可能他知道什么都不用说了吧!剩下的就只要残月自己去思考。
“残月,你怎么说?”汐谨站起来,走到残月身旁。“你是准备跟我们走,还是…”
“当然是走啦!” 残月毫不犹豫。
“好就这么说定了,十五号清晨,我们从公寓出发。”碧纯开心的笑了,在一旁的英杰却愁眉苦脸。
“好,碧纯,你去买一些生活用品,要够四人用…”汐谨停顿了一下“五天吧!我不知道到时候…”
“好啦好啦,啰嗦。拜拜!”汐谨没有说完话,碧纯就跑出去了。残月也回房间收拾东西。英杰也要走的时候汐谨叫住了他。然后把门关上。“英杰,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
“汐谨…”
“我理解你,毕竟他们是你的父母。你要好好想清楚啊!”
“我知道…”英杰只是淡淡的语气,显得有气无力。好像大病了一场似的。“虽然碧纯是我妹妹,但是我更不想让你因为碧纯而让你的父母伤心。”
“我会想办法的,我现在就回老家去说我出远门了。十四号下午应该回的来…”
“好,你要尽快。要保持跟我联系。”
“碧纯怎么办?”英杰始终放不下碧纯,生怕她出事。
“没事,还有我照顾。你去吧,我就跟她说你回老家看一下父母就行了。”
“好,我赶紧去!”
英杰收拾好东西就走了,房间里剩下汐谨。“嘟…嘟…嘟…”汐谨打电话给了小慧,心里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心一直扑通扑通的跳着。那种心情要我来说的话那就是在等待期末考试成绩发下来的那种心情。又紧张,又兴奋,又担忧。
“喂…”通了,汐谨听见了小慧的声音,但是心情依然很紧张。
“小慧,我是汐谨…”
“哦。什么事?”
“你…后天做我最后一天女朋友好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汐谨整个脸的变得通红!心跳加速,双腿发软。又怕小慧生气,又怕被拒绝。
“为什么?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就最后一天不行么?”
“对不起,没办法!”
“求你了!就最后一天!”
“不行,就这样。嘟……”小慧挂了电话,汐谨忍不住哭了起来。不能说是汐谨爱哭,就算是一个再怎么坚强的人被一个自己爱的人这么说心里一定会难过的。
渐渐的过了一个多小时,在泪水与心痛中睡着的汐谨被电话铃声吵醒。是小慧!汐谨马上精神了起来。“喂!”
“汐谨,后天我做你女朋友,就一天。后天湖滨公园见。”
“为…” “嘟……嘟……”
“又挂了么?”汐谨不知道为什么小慧突然会主动来找他,但是心里的兴奋已经把他从刚才的睡意中拖了出来!汐谨恨不得马上就是十四号。这种感觉应该是看见成绩发下来每一科都考了满分时的那种兴奋吧,或者比那种心情还要更强烈一些。
很快的到了傍晚。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刺人眼膜如梦似幻。一丝残阳打在地上与暗淡的街道融为一体,吞天沃日。
碧纯摆好了一桌子饭菜,残月去广场上发传单赚点外快,家里剩下碧纯和汐谨。或许汐谨太兴奋了,碧纯叫他吃饭,他也没搭理,坐立不安的走来走去。
本来快要回影风岛的碧纯应该是很开心的,但是她一知道英杰回老家了 。心里总是空空的,好像会出什么事一样。“英杰啊!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你就回去了!”英杰回老家,结果是留下,还是为了爱情抛下亲情?英杰该何去何从…
待续…
共计汉字:2303个
第十一章 :有惊无险…
【十三号,现实世界】
经过一个漫漫的长夜,破晓的日光渐渐从海平线上翻涌而出,朱红色的霞光划破天际。海洋上倒映着太阳从天与海的连接处破晓而出时放射的金红色光芒。仿佛将整个海洋铺上一层金红色的羽衣…
“欧…欧…”汐谨一个人坐船出海,只有他一个人。 海风将汐谨的头发吹起。 在船上时常有几只海鸥掠过发出清脆的长鸣。海浪拍打着汐谨的小船,汐谨常年生活在海边,包括老家影风岛也是〃四面环海〃他自然也会开船。汐谨不知道 从什么时候就来到海上,也许是从凌晨两三点。从月光似银到旭日东升,仿佛是两个时间极端。
“小慧,如今我剩下一个人了 。你现在好吗?我想你了。你记得吗?以前我们经常两个人划船出海。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一个人来这里…”汐谨对着大海自言自语,他心里的那种心酸让他变得伤感…
汐谨回到公寓,残月还没有回来。碧纯还在睡觉。汐谨坐在了沙发上,就这样睡着了…公寓又陷入宁静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残月回来了。汐谨跟碧纯也醒了。“汐谨你怎么睡在沙发上啊?”
“呵呵…”
“哥,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没有啦!碧纯,你今天去准备一些吃的,要够五天吃的。”
“什么嘛?我一个人怎么买那么多啊!”
“辛苦你了啦,没办法嘛!”
“要不我去帮碧纯?”残月坐到汐谨旁边。
“不行,等一下你还要跟我去个地方。碧纯,辛苦你了。”
“好吧…你们要去哪里啊?”碧纯有点委屈,又没办法。
“你说呢?”汐谨看了看碧纯,碧纯突然好像懂了些什么…
【十三号现实世界,某旧屋里…】
汐谨和残月来到一座残破不堪的老房子,甚至风一吹它会向哪一边倒才好——因此它也就没有倒。于是他看到那门上的铰链有一个已经松了,门也歪了,他们可以从空隙钻进屋子里去,他们便钻进去了。 无论是屋顶还是四壁都沾满蜘蛛网、灰尘。残月和汐谨走在长满杂草的地面上。可以说他们是把命拽在手里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屋顶会什么时候塌下来。沾满蜘蛛网和灰尘还裂开许许多多的裂痕,他们又穿过大厅来到天井(注: 四面有房屋、另一面有围墙或两面有房屋另两面有围墙时中间的空地。 南方房屋结构中的组成部份,一般为单进或多进房屋中前后正间中,两边为厢房包围,宽与正间同,进深与厢房等长,地面用青砖嵌铺的空地,因面积较小,光线为高屋围堵显得较暗,状如深井,故名。不同于院子。 ),天井里堆满了杂物。“汐谨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靠!好乱啊…”残月一直再抱怨。“我也不知道啊!这里我也只是来过两次而已啊!” “那我们到底要去干嘛?” “等会那就知道了!”
“终于找到了!”汐谨和残月来到一口井前,那口井深不见底,又没有水。井口只能让一个人下去“残月,我先下去了,你跟着我。” “啊!什么啊!”残月还没有反应过来,汐谨就把一大捆麻绳放到井下。另一端绑在井口旁边的一根大树桩上。“我先下去了!”汐谨抓紧了麻绳,慢慢的滑下去。残月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也跟着下去了。“汐谨,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到底啊!我手酸死了。”
“我也一样啊!不过幸好我的绳子够长,加上井壁刚刚好够一个人的大小。”
“你的绳子字不会断了吧?”
“啊?”汐谨犹豫了一会…
“我靠,大哥啊!熟归熟。你可不要把我的命弄没了啊!”
“好啦,你不要乌鸦嘴,我的…啊!” “啊!”突然在幽暗的深井里发出“磁……”的一声,是绳子!突然他们发现绳子断了,两个人就顺着直道掉下去。“啊啊啊啊啊!”两个人都发出尖叫,这可是比 去广州坐广州塔塔顶速降座椅还要恐怖,而且…这可是有生命危险的。汐谨和残月都绝望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下去以后会是什么…心都快跳到喉咙上来了。他们吓的说不出话…就在他们要绝望的时候,突然本来幽暗狭隘的四壁突然变得宽阔明亮。他们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地面,他们发现要摔成肉酱了,赶紧闭紧双眼。不敢睁开眼睛,全身都在冒冷汗。这时他们发现两个没有摔成肉酱而是躺在了一个软绵绵的,好像床垫又比床垫更软。里面充满水一样的大垫子上。
“吓死我了…我…我以为就这样子…摔惨了…”残月绷着惨白的脸,汐谨也一样。他们吓坏了…
“现在没事了,汐谨慢慢站起来,双腿还在发抖…”不知道是水垫太软,还是自己的腿抖得太厉害。刚刚站起来又坐了下去…过了一会,残月跟汐谨都慢慢的爬下水垫子。虽然已经站在地面上,但是两个人双腿依然在发抖,脸色依然发白。就差吓的〃尿裤子〃了。
“我们还是先定一下神吧!”汐谨发出颤抖的声音…
“好。”残月靠在了周围的石墙上,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刚才眼前突然变亮是因为这里的石墙壁会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他抬起头向上望,只有一个洞口,洞口下有一张大水垫。其余就是一片空地,就像在一个山洞中。“汐谨,你看…”残月指着一个草丛,“后面是不是有一个小洞口?”
“是啊,我们过去看看…”
“等等,不会…不会又出什么事吧?”
“还说,不就是你的乌鸦嘴。不过幸好…但是…这里怎么会有一张大垫子呢?”
“好吧好吧,过去看看…”
【两百年前,汜燱梦渊,坤笛平原】
血腥的气味并没有消失,而是慢慢飘散到了上官军营。没有人因为这种气味而感到反胃,而是让他们更兴奋。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
“恭喜天遐大将军歼灭敌军!”许多小将看见天遐回来纷纷赶去祝贺。天遐却只是把他们当成马屁精。“少主!不好了!”副将匆匆赶来,“不好了,少主!上官天遐他把六千先锋军全部歼灭了。还杀了虹淄!”
少年听了有点生气,却又说:“既然歼灭了那是好事!”
“可是…少主啊!我们…我们派给他的那一百人全部死了…”
少年听了,扑通一下坐了下了。脸色变得惨白…“那…那一百人全部…全部…死了?”
“是啊!那些人可全部是我们的心腹,嫡系啊!”副将跪了下来,“少主!您把我杀了吧!”
“副将军,你跪着干什么…”天遐突然进来。“少主,我已经将刹赫余孽全部绞杀。”
“呵,那恭喜恭喜…”少年笑得很僵硬。
“报…”突然一个士兵冲进帐篷.
“皇上有令!急诏上官将军,少主到刹赫皇城!”说完,士兵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
“皇上?”少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待续…
共计汉字:2390
第十二章 :枯井洞
【汜燱梦渊,银川国,齐宇市】
格尔斯和格炎斯离开了客栈,散步到一片竹林中。竹林里偶尔会有几声清脆鸟叫声。风在竹林中发出唦…唦…的声音。
“啊!那么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格尔斯不敢相信 ,受到重创的格炎斯居然活到现在。
“我是后来才知道,当地一位农民路过。看见了我,赶紧把我送到一位神医家中。事后为了报答他们,我让那个农民和哪位神医到了银川。农民我安排他当了银边城城主。哪位神医我封为御医,他就是现在的答医师。”
“那你突然倒下,又听见巨响是怎么回事?”
“这…也许只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幻觉吧!”
“我还是不懂,既然天遐如此厉害。那么他还为什么要一百个精兵去先开路呢?”
“这你都看不出来么?”格炎斯走到一块大石头边坐下。“很显然,上官天遐早就知道他的少主一定会把他身边的心腹派去天遐身边监视,为了防止以后天遐有什么把柄被抓到…”
“所以…”格尔斯插嘴“上官天遐就趁此机会光明正大的杀害那些〃心腹〃,上官天遐果然不一般啊!”格尔斯再一次感到上官天遐的恐怖。不止武功法力达到变态的巅峰,连城府也不浅…
【现实世界十三号,井洞中 】
井洞里的石壁发出淡淡的蓝光,汐谨和残月慢慢走向草丛,他们的头顶只有一个洞口,洞口下有一张大水垫,其余就是一片空地,有六十多平方米。不算很大。汐谨和残月慢慢推开草丛,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漆黑的洞口,隐隐约约有听见哗哗的流水声。
“汐谨,这一次不会再出以外吧?”残月好像被刚才那幕吓坏了.
“不知道啊,我现在是怕里面空气会不会不够…对了!”汐谨突然想到什么“我们等一下怎么出去啊!”
“是啊!靠靠靠!汐谨…我恨死你了!”
“别着急啊!”
“能不着急嘛!你要我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干什么啊!” “干什么啊!”洞里反射着残月的声音,仿佛他们的旁边还有一群小孩在学着残月说话…
“我带你来是想找找那条神秘通道…”
“完了,我们完蛋了!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啊!不会饿死在这里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横竖都是死。跟刚才一样我先进去你就跟着我后面。”汐谨说着钻进漆黑的洞里。汐谨回头看了看残月,发现他在犹豫。“你要是想饿死在这里你就呆着吧!”
“不不不,我还是跟你…”残月也赶紧钻进去。这个洞口跟刚才那个井道的大小差不多,但是四周的石壁就没有那么光滑了。由于洞口太小,他们只能趴着〃噗噗前进〃。哗哗的流水声越来越震耳欲聋。残月在后面叫了几声汐谨,汐谨却没有听见。汐谨终于看见了尽头。他赶紧钻出去,“原来是这样…”残月也钻出来。“哇…”残月被眼前的一幕又吓到了一次,这一次不是胆战心惊…而是…”
一条巨大的地下暗河出现在残月和汐谨眼前。水量很大,他们不知道这条暗河从哪里来,又流到哪里去。“汐谨,这里居然…”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残月你看!”汐谨指着对岸的一个东西,迷迷糊糊像是一条船。河的宽度差不多有二十米宽,不是很宽。“汐谨,你说我们能不能跳过去?”
“你觉得可能吗?” “那怎么办?”
“想办法啊!”
“很冷啊!”
汐谨走到暗河边“残月,你看!在前面的河中间好像是一个湖泊。我们快过去。”
他们沿着河岸跑过去,在暗河的下游有一个湖泊,暗河里的水源源不断的流进这个湖泊。由于寒冷,湖泊中间结成一条不是很宽的冰〃桥‘’,连接着暗河两岸。
“有桥!不会吧!”残月有点惊讶。
“不过这冰好像很薄,会不会走到一半就…”
“你不要乌鸦嘴好不好…”
“等等,你才是乌鸦嘴好不好?”汐谨无奈的辩解着,残月却好像无视他的存在。“刚才暗河差不多有二十多米,现在这个湖泊却有五十米宽。”汐谨说着,残月却跑到冰桥上了。“哇!汐谨我怎么感觉整个人好像飘起来似的。”
“什么啊,你小心点。”汐谨也赶紧跑到湖上。
“哇!不是吧!真的好像整个人漂起来啊!”
“是啊!哈哈哈!”残月突然变得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他们两个人不到一会就走到对岸,不应该说是漂到对岸。
“早知道原来可以漂过来就不用跑这么远了。”残月跟汐谨到了对岸赶紧向那艘船跑去。
“你不要忘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等一下怎么出去呢。”
“是啊…”
他们很快的来到那艘船旁边,外表像只船。但是被一张大银布遮住了。大银布上布满灰尘,看起来这船有许多年头没有动了。
“汐谨,你看,这船外面这么脏,里面不会都是蟑螂吧!”
“不管了,你跟我一起把这布拉下来。快!”
残月不情愿的跟汐谨一起拉住大银不的一端。“三…二…一…扯!”
银不被他们两个人用力扯下来,眼前瞬间尘土飞扬,一片模糊。汐谨残月两人赶紧捂住口鼻。过了一会,尘灰散去。一艘有七八米长,四米多高的木船。而且不同的部位都用不同的木材做成。虽然规模不大,但看得出所用的木材非常好。船还漂浮在水面,有几根大绳子绑在船舱,另一端棒子岸边的几根小铁柱子上。这里是暗河的上游,河水很急。而急水来到船旁居然变得缓慢…
“上去看看吧?”
“走啊!”残月赶紧跑到一根绳子边,“我们爬上去吧!”
“哇塞!这里面居然什么都有,床,电灯,火炉,水缸,柜子,桌椅…”
“残月你看,哪里有一封信。”
汐谨拿起信封,什么没有署名。他打开信封。“是我妈!”
“真的啊!快看看。”
“碧纯,汐谨,我是你们老妈。想我了没有。我就知道有一天你们一定会回来的。我跟你老田叔在井道下放了一张水垫裹,我怕你有一天下井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你们一定会惊讶为什么会有这个地方,你们回来再说吧!着艘船是上次我回去之前留下的——老田来接我回去。信封里有地图,跟着地图走你们就可以回来了。老妈等你们哦!对了,怕你们突发状况,出不去。那个水垫囊汐有一个机关,你一开,站在上面,你自己就会被水喷上去。但是回去以后要换衣服,不然会感冒。小心点,记得要一个个来,不能全部挤在一起。我等你们回来,你们可爱的老妈!”
“不是吧,你们好像个小孩啊!”
残月把信封里的地图拿了出来。
两个人坐在船板上研究起地图,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还是没有把路线决定好…
【十三号,现实世界 ,公寓】
碧纯将公寓收拾的整整齐齐,把自己和汐谨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她拿起英杰的衣服,突然想起英杰就坐在那不动了。心里担心着他,这么久也没有打个电话回来。打他手机也打不通。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的气一次给他看。想到这里,碧纯把英杰的衣服狠狠地扔在地上踩了一脚 。踩完,又乖乖的把英杰的衣服捡起来那到厕所去洗。低着头,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哭 ,一个人在家,或许她觉得太孤独了吧…
【十三号,现实世界,洞中】
残月和汐谨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汐谨和残月用力翻开水垫,发现下面有一个按钮 “我按下去了哦?”残月用有点发抖的手指慢慢的按下去,“濮…”突然一道水柱从水垫上喷射而出。“残月快你先跳到水柱上。”
“好!”残月往水住上跳,迅速被水花喷上井道。“好像好好玩啊!”汐谨也跳上去…
“哈哈哈!你好像个落汤鸡啊!”残月捂住肚子在那笑汐谨。“你不是也一样啊!快走吧,很冷的…”
“落汤鸡!”
“你也一样!”
残月一边捉弄着汐谨,一边跑。回去的路上别人以为他们是两个疯子。虽然很冷,两个在路上有说有笑也就把这寒冷忘却了…
在一颗大树后,黑衣人站在哪里看着汐谨和残月,微微的一笑…
待续…
共计汉字:2824个
第十三章 :上官无双太子!
【两百年前,汜燱梦渊,森林】
天色慢慢的暗下来,茭白的月亮也从山坡后缓缓升起。他们两个人以风的速度迅速移动,在幽暗的森林中犹如两道闪电,身旁连绵的枯树干仿佛是一个个鬼魅…
天遐始终在上官军〃少主〃之前,蓝色的铠甲反射着白银色的月光。
“上官天遐!”从军营出发到现在,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少主〃这时却突然发话了。天遐听了,瞬间停下来没有一丝痕迹,而他却在地上拖了一道长长的〃刹车痕〃,从高处看,两具铠甲发出两种光芒。一具金黄如日 ,一具深蓝如海…
“少主,我们还是抓紧赶路吧!”天遐淡淡的说。
“上官天遐,我才是少主,我叫你停下来休息!”他几乎是用吼的,打破了森林的幽静。
“少主,请你自重!”天遐说完,像闪电般消失在他面前…
“上官天遐!”
两个人穿过了森林,越过了一片宽广的草原,到达了原刹赫国都。此时以接近黎明…
【原刹赫国皇城…】
两个人来到皇城正门,上官成毅出城门迎接天遐,携着文武百官,那气势就像现实世界迎接〃领导!〃一般。在正门左右两大队士兵矗立着,锣鼓喧天。“恭喜大将军归来!”
众人听了,赶紧跟着上官成毅说:“恭喜大陆将军!”
天遐无视他们的存在,走到上官成毅身旁冷冷的叫了声“主公”这时上官成毅身旁一位文官说:“上官将军,现在主公以建国为皇上了!”
“难道上官将军需要你教么!”上官成毅有点生气。“来跟我进宫!”
“父皇!”上官成毅跟上官天遐刚刚要进去,这时他却在后面叫了上官成毅,这时,上官成毅才发现他儿子的存在。
“哦!是你啊。走一起进去!”上官成毅的偏心让人觉得一个外人比他儿子更重要…
一行人进入到宫中 ,宫中的血腥味已经消失。相反,布置得更豪华。许多侍从忙忙碌碌的在各个行宫之间来来往往…
来到大殿,文武百官走到两旁,中间让出一条大道。上官成毅踏了进来,时候跟着上官天遐以及他的〃儿子‘’。上官成毅坐上宝座,所有人都跪下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万岁!”那场面跟中国古代的皇帝升朝几乎一样…但是,只有一个没有跪下——上官天遐。上官天遐站着,没说话。只是向上官成毅拱手作辑。“不得无礼!”一个文官看见了,就站起来指着天遐。
“轮得了你说话么!”上官成毅看见了,站起来!那个文官看见了吓得赶紧跪下。身旁的侍从又赶紧将上官成毅扶住。“上官将军,乃我上官王朝的开国元勋!你一个小小谋士就敢跟上官将军这么说话!你还不快点赔礼道歉!”
“摆了,皇上,今天是大喜之日…不需要为这些事生气。”上官天遐冷冷的说着。
“好,既然上官将军不追究了,那你们都起来吧!”上官成都坐了下去。那个谋士再也不敢开口。
“众爱卿,今天我…不…朕!已经宣告天下。刹赫国已经被我上官家族灭!从此改朝换代。众爱卿给我想个国名,一定要响亮,要有灭赫之意。”
朝堂里开始议论起来,“父皇,儿臣有想法。”
“哦?说…”大殿安静了下了…
“儿臣觉得,我们上官皇族的天下应该叫〃伏虎天国!‘’ ”
“此话怎讲?”
“赤虎,本是刹赫国图腾。伏有灭之意。天又有至高无上之意。所以应该叫伏虎天国!定上官,为皇姓。”
“好!说得好!无双啊!你果然有长本领了。其他人有没有意见啊?”
“没有…”众人齐声回答。
“好,马上昭告天下,就以伏虎天国为国名。上官为皇姓。”
“皇上英明!”
“皇上!”天遐突然发话。
“天遐,有什么话?说!”
天遐抬起头,又对着上官成毅拱手作辑。“末将想让您峰上官无双为太子!因为皇上只有上官无双一个子嗣。而又建国有方。理当封为太子!”
“好!”上官成毅爽快的答应了,“哈哈!所有人听令!上官无双上前听封。”
“儿臣在!”
“朕今天封你为伏虎天国太子。从今往后,你就和上官天遐一起振兴我天国!”
“谢父皇!”
“恭喜无双太子!”文武百官又一次跪下,“无双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上官无双享受着文武百官的朝拜,心中却疑惑着,平时跟自己势不两立的上官天遐这一次居然会让父皇封我为太子?难道他又要做什么事么?
“上官天遐…”下了朝,所以人都各自忙去了。无双从天遐身后叫住了他。“无双太子。”
“上官天遐,你刚才跟父皇推荐我为太子,是为什么?”
“不用为什么…况且刚才在朝堂上已经说过了…”天遐一副冷冷的态度,丝毫没有把上官无双放在眼里。
“你…”
“太子,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天遐说完转过身,“站住!”上官无双突然按住天遐的肩膀,一股力量又把无双弹开。“太子殿下请自重!”
“上官将军武艺高强,今天可否跟我切磋切磋?”说完,无双一掌打过去,天遐瞬间出现在上官无双身后。
咻咻咻……上官无双手腕一抖,手中那银白色的长剑猛然抬头。一秒之间边已经凭空刺出数十剑冲向天遐。突然,天遐身上出现蓝光,数十剑全部灰飞烟灭…天遐手中出现一个光环,向着无双一打,无双向后退了几十步,周围的地面都开裂。天遐一跃上天,身旁开始迅速出现一道道紫色光芒,天遐爆发出一个光圈,上官无双手中赶紧使出自己的法器——无双齿。无双用手中的双齿挡住光圈。两道光芒碰发出两种光芒。无双坚持不住,双齿被打落,整个人摔在地上。天遐身上的紫色光芒越来越重,无双突然明白了,赶紧叫天遐住手停战!天遐慢慢落到地上,转过身走了。无双心中暗叹道:“如果没有叫他停战,诺让他使出佩剑。我,还能活么?”
【现实世界十四号,公寓外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