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魔缘奇遇之汐缘爱|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遐,流沙虎,隐风,月神.格尔斯四人一齐进入黑洞。不久便消失在黑洞之中。
黑洞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得到自己在向上迅速的漂。几乎可以不用法力就可以自己一直飞。仿佛有一个抽水机在上面一样。突然,一个强烈的光芒刺入四个人的双眼。当他们睁开双眼时,四个人已经在不同的地方了。上官天遐来到一个峡谷里,天遐往里面走,很快就到底了,是一个死胡同。他刚刚想往回走时,一个身影骤然出现在天遐面前。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流沙虎却来到一个圆形大擂台上,擂台中间画着一个巨大的太阳。四周是一圈圈的座位好像是给观众坐一样。在擂台的四个角落放着四个大战鼓。整个擂台包括四周一圈一圈的座位都在一个大房间中。只有中间上方有一个洞可以让光线透射进来,其余都是密封的。
“咚咚咚咚!”忽然,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诡异的向起几声响亮雄厚的声音…
“是战鼓声!”流沙虎盯着四个战鼓看着,但是没有一个战鼓有被动过的痕迹。“呼…”就在这是,又有一个神秘的影子突然掠过,流沙虎立刻警惕了起来。
“呼呼呼…”微风吹动着树木,隐风来到一个森林之中。但是很奇怪,森林里没有一声鸟叫或是虫叫声。甚至,如果没有风的话连一丝丝声音都没有。
“这么好的环境不可能没有一只生物啊!”隐风招呼出银鹰,“银鹰,带我到空中看一下!”银鹰听话的把隐风拖到空中。
格尔斯来到一个宫殿里,宫殿的最上方有一个座位,是一张极其豪华精致的篮水晶椅子,上面雕刻着一颗颗流星。最上面凸起的地方还刻着一个月亮。宫殿的顶端用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水晶发着篮白色的光芒,把整个宫殿给照亮。宫殿的墙壁依然是水晶,但是不透明。仿佛整座宫殿是一块庞大的大水晶开挖出来的。
“好几千年没有人来了,这一次居然来了一个帅哥…”突然,一声清脆嘹亮而又婉转柔和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
“谁!”格尔斯望着四周,忽然,一个长相清新却装扮妖艳的女子出现在格尔斯眼前。乌黑的长发垂涎到腰间。穿着一双朱红色高跟靴。红色的短群只是遮住了一半的大腿。穿着一件短袖的紧身衣,露出腰部。指甲上涂抹了红色的指甲油。眼睫毛很长,一双水灵的双眼,有点瓜子脸。
“你就是溯姬?”
那个女人坐到水晶椅子上,看了看格尔斯然后看着自己的指甲。
“请你把钥匙给我,我不想跟一个女人动手…”
“呵…”女人轻蔑的一笑。“看你的样子也就两三百岁吧?不过到了两三百岁时还有这么年轻的面貌——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不过
…”女人想了想,依然盯着自己的手指甲看。“不过也对,能来到这里的也不是普通人…”
“我不想跟你动手,请你把钥匙给我,谢谢…”格尔斯很客气的说着,但是语气很僵硬。
“是吗?没错,我就是溯姬。但是…你要我拿给你钥匙,凭什么?”
格尔斯沉默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啊?”
“别管那么多了…把钥匙给我!否则别怪我…”
“别怪你什么?”格尔斯的话被溯姬的话打败。
“算了,不想跟你废话。”格尔斯说着把一道冰刃挥了过去,可是,就在冰刃刚刚挥出去的那瞬间,冰刃居然变成冰渣。而溯姬却一下子都没有动。
“呵呵…你只有这一点本事吗?”溯姬的声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格尔斯听了有点发怒,跃上半空,在空气中不断的结出一道道冰柱。然后一股气推向溯姬,但是所以冰柱完完全全变成冰渣。而溯姬依然没有动过手…
“呵…”溯姬微微一笑,看似轻轻的挥了一下手,格尔斯就感觉仿佛有一道强大的力量把他推出去一样。“濮…”格尔斯重重的撞在墙上,狠狠的喷出一口鲜血。鲜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晶莹剔透的篮白色水晶地面。可是,格尔斯又发现好像有一股力量正在迅速潜入自己的体内。不一会,格尔斯感觉自己身上的痛楚好像消失不见了一样。又一次站了起来。
“真是的,这么容易就受伤了啊?还要我费力气来治疗你…”
“什么?”格尔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溯姬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那张椅子。可是只是轻轻的挥一下手,自己就被一股力量弹开。
“她还没有动,就有这么厉害的功力。那么…大祭司说她的绝技【魔星天司咒】是不是更加恐怖…她只是个女的…”格尔斯自己心里想着。
“怎么?为什么不继续攻击我了?”
“谁说的,你看看你自己脚下吧!”溯姬的脚下突然不断的冒起一道道冰刃。但是溯姬连看都没有看一下,所有的冰刃全部都被打破消失殆尽了。
“呵…你的魔法使用得太慢了…”
格尔斯手里迅速结出一条冰刃,然后向着溯姬飞刺而去。可是就在冰刃接近到溯姬的那一瞬间,溯姬突然出现在了格尔斯身后,并且有千万把锋利的刀刃对准着格尔斯,格尔斯吓得不敢轻举妄动。手上的冰刃也不知道怎么的迅速化为水,流在了水晶地面上。溯姬在一旁望着自己的手指甲,而格尔斯却在哪里一动不动。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哎呦!我的手指甲怎么有一点点掉色了。”突然,一把刀刃划破了格尔斯的手臂,一道血液喷溅在地上,有一道血喷到了溯姬脚下,溯姬用手指甲在那血液上轻轻的点了点。
“谢谢你了,小帅哥,谢谢你的血…”溯姬轻浮的冲着格尔斯笑了笑。
那种形容让人感到恐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格尔斯看见溯姬这个样子,心里总是有一丝丝的哀伤…
突然,格尔斯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胸口上一阵疼痛。痛过手臂上的伤。伴随着疼痛,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到地面上。溯姬看见了,突然变出一个奇怪的表情,那种表情仿佛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分开时心痛和不舍的表情。格尔斯脑海里突然发出“song~”的一声,格尔斯又什么都忘记了…溯姬也在这一瞬间挥了一下手,所以的刀刃全部消失不见了。溯姬指了指格尔斯的手臂,手臂上的伤口又迅速复合了。
“呵呵…”溯姬发出一种苦笑。那种笑容似笑非笑,流露出一片伤感……
待续…
四人进入黑洞,能否成功获取钥匙?
上官天遐和流沙虎又会遇见怎样的对手?
格尔斯跟溯姬之间到底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答案即将揭晓…
共计字数:2559个、
第三十章 :神秘的水微笑,神秘的泪水…
【汜燱梦渊】
【黑洞,上官天遐】
峡谷里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峡谷的四壁并不是很高,也就三米多。
一个穿着深红色铠甲的人在天遐面前徘徊。手里持着一把火一样鲜红的剑。中间有一个地方是空的。火红色的宝剑被那个人拖在地上不断的喷出火花。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此人应该就是无士手里的那红剑应该就是猊火箭。”天遐心里想着,站在哪里。抱着胳膊,没有动,静静的看着那个人想干什么。火红的铠甲,严肃的面孔有点发红的头发,红色的战靴。红色的猊火剑!
“看来你是专门来对付我的啊!我一身火红。你呢!蓝色铠甲,蓝色头发,蓝色面具!”无士说着。
“把钥匙交出来!”天遐冷冷的说着。
“呵!口气挺大的啊!有本事就来拿!”无士说着向着天遐砍出一道火焰。天遐伸出手把火焰挡掉。毫发无损。 天遐飞到半空,企图一招就将无士击溃。所以,天遐一上来就使出他的绝招【魔幻涅槃】,一股突如其来的压力霎时间渗入峡谷。峡谷的两边悬崖可是有一些石头被压的变成沙子然后从悬崖上掉落。受到这庞大压力的压迫,无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在承受着万斤的巨力,放佛上面压着一座大山似的,不仅让他呼吸困难,而且就连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压碎似的。无士把猊火剑用力的向着天遐一劈,一道火焰劈向天遐,但是火焰很快就消失了,因为被这股压力给抵制了。无士坚持的站着,持续了一会。“扑通”无士终于坚持不住半跪了下去。
天遐看见他坚持不住了,用力一跳。化为粉末飞到更高的高空,然后又在空中出现并且双手拽着两个光球。向着无士俯冲而下…
“轰…”
无士不见了,地面上形成一个焦黑的大坑。…“跑了?不可能。他怎么可能逃脱我的压力?”上官天遐想着。突然,身边开始燃起火焰,熊熊逆火包围着上官天遐。天遐跃上空中,向着地面一拳。大火迅速的熄灭了。
“难道他真的跑了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黑洞,格尔斯】
宫殿里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溯姬跟格尔斯互相看着。眼神中没有憎恨,也没有愤怒。格尔斯的眼神充满回忆。溯姬的眼神中充满伤感。
“呵!”溯姬突然冷冷的笑了出来,这种笑谁都可以听得出是假笑。是掩饰痛苦的笑。“你老是盯着我看干什么?我知道我很漂亮…但是…”溯姬来到格尔斯身前,用一只手指慢慢太起格尔斯的下巴。“但是…我再美你也只能是看着!”格尔斯没有反抗,神情变得呆滞。溯姬转过身,这时格尔斯仿佛忽然回过神似的,撒手一冰刃就冲向溯姬,溯姬没有防备,而且刚好转回来。冰刃就狠狠地插入了她的心脏部,不过伤口不是很深。否则溯姬一定当场毙命。
“呵!”突然,溯姬整个人像变了一样,跃上半空,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圈,圆圈里出现一个巨大的五芒星。
“【魔星天司咒】!”
溯姬使出绝招,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把格尔斯整个人带上宫殿顶部。然后又重重的摔了下来。然后又一次被带上又一次被重重的摔了下来…这样子的攻击重复了三次。溯姬落到地面,看见躺在地面上的格尔斯和一大淌血就没有再共计。宫殿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格尔斯吃力的爬起来,全身都沾满血,衣服的正面最明显。白色的长袍被鲜红的逆血污染。
格尔斯脸色苍白,但他没有屈服。他把右手的大拇指扣住中指,然后屏住呼吸。格尔斯身旁跃起大风雪。这瞬间,溯姬就如同陷入了冰窟,极度冰寒,浑身打颤,心中大肆后悔着刚才没有再用力一击,可是被气势所迫,脚下就如生根一样,无法动弹丝毫。这时溯姬用力的向上一跳,格尔斯的整个气场别打破。这时溯姬落到地面还没有回过神,就看见格尔斯手里拿着长长的冰刃向着自己冲来。
“嚓…”
冰刃有一半插入了溯姬的心脏。格尔斯在猛然间好像想起什么,眼泪不断的从眼角里流出来。
“你明明可以躲开或把我的冰刃打碎的!为什么!为什么不动手?”格尔斯轻轻的说着,眼神和言语之中充满着无限的悲伤…
“嗖…”
溯姬没有发出愤怒的呐喊,也没有憎恨的表情。而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她笑了…然后…随着身体变成粉末,她那美丽的笑脸也消失在宫殿里。
“咚咚”忽然,有两个东西从溯姬身上掉落下来。是一个水晶球和一个平行四边形的白色物品。格尔斯把它们捡起来。这瞬间,宫殿突然消失了。自己眼前一黑也晕倒了…
【黑洞,上官天遐】
“嗖…”一股火焰突然冒出来,然后变成无士。
“呵,居然有人可以逃过我的【魔幻涅槃】。”上古天遐跃上空中,迅速的从手里使出一把紫色的长剑。剑身很宽,中间凸起来的剑脊每隔一段就向左右延伸出两道剑脊。
“什么?你居然有上古六剑之一的破邪剑!”无士傻眼了。
“呵!去死吧!”天遐向着无士砍了一剑。无士被弹开很远。然后吃力的站起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天遐拉开的有手臂的铠甲。无士很明显的看见一个清清楚楚的降魔剑印!
“你.…你居然…同时拥有两把上古六剑!”
“呵…我可不想动手,但是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钥匙交给我!”
无士在哪里沉默了好久,也没有动手,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峡谷瞬间陷入宁静之中…
“好!”
过了许久,无士打破了宁静。
“钥匙你可以拿去,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上官天遐杀人无数…今天第一次有人跟我谈条件…”天遐淡淡的说。
“我把钥匙给你。”无士拿出一个平行四边形的红色物件。还有一个红色的玛瑙球。“你把这个球带去给一个人!我把地址刻在了玛瑙球上。 能做的吗?”
“shong~”
两个东西被上官天遐吸了过去。
“好,我答应你,你现在告诉我怎么回去!”
无士转过身,轻轻的挥了一下手。天遐忽然感觉好像被棒子狠狠地打了一下似的,头一晕,眼前全黑了…
“你一定要做到啊!”无士突然留下眼泪…
【汜燱梦渊,金漠国西部】
整个西部依然笼罩在黑暗之中,剩下的人在焦虑的等候着。
“大祭司!没有找到啊!”
“啊!无双太子,还请你务必要继续找。”
“好,我尽力。”
“大祭司……”
“风帝使者,这一次您怎么也来了?”
“不来行吗?你看那边那两个男孩!”风帝使者指了指汐谨和残月。
“对了,他们是谁?”
“他们就是封印黑暗瞳孔的人。”
“什么?”大祭司不敢相信。
“我在一次偶然中去到了人类世界,就在一百年来第一次打开隧道时我回来了。我在人类世界一直留意着这个男孩。对了!”风帝使者突然想起什么!
“怎么了?”
“大祭司!你说第一个守护者如果真逃出来了,那么他会不会把钥匙放在最隐秘的地方?并且保护起来?”
“应该是,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大祭司跟风帝使者相互看了看,“你明白了吗?”大祭司问,风帝使者说:“那还不快去?”
“龙纹壁!”
待续…
溯姬面临死亡却露出微笑,为什么?格尔斯到底还有怎么样的身份?
无士交给上官天遐的玛瑙球,和溯姬的水晶球有着怎么样的共同之处?
第一个守护者的钥匙是否真的在龙纹壁中?
流沙虎与懵狄又会有怎么样的故事?
答案即将揭晓…
共计字数:2647个、
第三十一章 :钥流沙虎获得钥匙
【汜燱梦渊】
【金漠国西部】
黑暗妳漫在整个西部迟迟没有散去,接近金漠国西部的各地居民没有一个人不感到惧怕。
大祭司跟风帝使者努力仔细的在龙纹壁的碎片中寻找钥匙。
忽然,风帝使者看见一个闪烁着微光的东西。
“大祭司,你看这是什么?”风帝使者从碎片中检出一块东西。一端是尖的。另一端是斜的。
“啊!这应该就是钥匙的其中一部分!”
“太好了!我让流沙克去一趟,把隐风找回来。”
风帝使者交待的一些事情以后,流沙克就跃入黑洞。
“对了,大祭司。看你年纪轻轻怎么就当上银川第一大祭司呢?”
“呵呵…那您不是也一样吗?”
“你怎么又能跟我相提并论?我活到现在几千岁了,早年跟随琉璃风帝。之后当上风帝使者…慢慢的我连自己几岁都忘记了…冰帝使者也一样。跟随银川冰帝。对了,你呢?你现在几岁了?”
“年龄并不重要…”大祭司犹豫了一下。“其实,在汜燱梦渊,时间跟年龄本来就是一个混乱的东西。就算活了再久的人都没办法完完全全的解释好汜燱梦渊的时间和年龄的问题。比如,三皇子,他的年龄已经有两百出三四了。普通平常百姓这时候已经接近老年了。而三皇子如今却还只是少年时期。好像时间和岁月在二皇子殿下身上停止了。我这样子说您明白吗?”
风帝使者就在哪里点点头,没说话。大祭司接着说:“其实不止三皇子,汜燱梦渊里只要是懂得魔法道术功夫的人都可以活得很久…”
“那你如今是多少岁呢?你不要告诉我其实你现在已经三百多四百多岁了!”风帝使者带着有点开玩笑的口气说着。
大祭司看了看风帝使者。“呵…或许吧!你说呢?”
黑暗的云层笼罩着上空,根本分辨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
汐谨小心翼翼的拿着那个盒子在一旁看着。残月也跟着在旁边看着。盒子把黑暗吸入以后变得比以前重了许多。但是跟以前一样,再大的力气也打不开。冰帝使者走了过来。
“你那个国家的?”冰帝使者对着汐谨和残月冷冷的说。
“我们不是汜燱梦渊的人…”残月说着,退后了一步。或许是冰帝使者身上那冷冰冰的气息让残月有点惧怕。
“那你们就是从人类世界来的咯?对了,这个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把黑暗瞳孔封印。”冰帝使者把盒子从汐谨手中拿去。仔细的端详着这个盒子。风帝使者跟大祭司也凑了过来。风帝使者接过冰帝使者手上的盒子。
“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如果几千年前六帝有着个盒子那么…他们也不会牺牲了…”风帝使者一脸忧愁。
“你这个盒子是从哪里来的?”大祭司问着汐谨。
“我母亲给我的。”
“哦,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汐谨。”
“你母亲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又为什么要来汜燱梦渊?”大祭司说着,坐了下去,其他人也做下来。格炎斯看见了,也过来凑热闹。几个人围成一个圆圈,格炎斯用手指轻轻一点。中间燃起一堆篝火。气氛有点安详,粗略的放松了所有人的心情。但是有些人心里还是担心着在黑洞里的那
五个人。琉璃莲和无双也坐到这里。英杰抱着碧纯在汐谨和残月后面。碧纯已经睡着了。练凯乏可幂站在外围,所有人都好像在听故事一般,安安静静的倾听着汐谨和残月的诉说。
【黑洞,流沙虎】
擂台中显得有点古扑,一位老者突然出现在流沙虎面前。他一只手放在身后,一只手捏着长长的胡须。黑色的短发中有几根很明显的发头发。穿着一件古代书生长穿的那种衣服,暗灰色。一脸严肃的表情。
“这位老先生,在下此次起来是想来拿取可以打开第二空间的钥匙。”流沙虎很尊敬的对着那个老者说话。
“什么钥匙?”
“老先生,我看您也是我的长辈。我也觉得不要动手比较好。所以还请您把钥匙给我。”
“那就自己来拿吧!”懵狄以极快的速度冲到流沙虎身旁然后用力的打下一拳。不过被流沙虎躲开。而懵狄又迅速的补上一脚,这一次刚好命中流沙虎的腰部,流沙虎整个人就被踢了出去。
“老先生!既然如此,晚辈就不客气了!”流沙虎跃到懵狄前方不断的攻击。但是懵狄躲闪的速度非常快。流沙虎根本没有碰到懵狄的一根汗毛。懵狄向着流沙虎用力一踢。流沙虎整个人就飞出擂台外。
“出手太慢!你要我说你几次!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死性不改!”懵狄突然说出着话,流沙虎也蒙了,根本不知道懵狄在说一些什么!
“你说什么?”
懵狄很快的明白自己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了。他从怀里拿出一块不规则现状的东西。上面画着一个重叠在一起去的圆环,圆环中间刻着一个五芒星。懵狄也赶紧转移话题.
“钥匙在我这里!只要你打败我!”懵狄停顿了一下。“不…我懵狄这辈子还没有多少人可以打败我。只要你可以把我打下擂台。我就把钥匙给你!”
“好!”流沙虎跳到擂台上。向着懵狄的脸一拳下去,但是被懵狄的左手接住。懵狄用左脚把流沙虎绊倒。然后又一次把流沙虎踢开。流沙虎撞到了一个战鼓上。发出“咚!”响亮的一声。
“不行了吗?快点起来!”懵狄好像在训练徒弟一样。
流沙虎站起来,向着懵狄又是猛的一拳过去。懵狄一把抓住流沙虎的手臂, 顺势而转,流沙虎却是逆转,转到第二个圈子时流沙虎的手臂已转不过来,但是感觉肘骨剧痛。
“不行,这样子会废了他的手的!”懵狄心里想着赶紧把流沙推了出去。
流沙虎半跪在地上,左手捂住右手上的疼痛。“你刚才为什么要放开我,只要你刚才用力一转,我的手就废了!”
“ 不需要那么多理由,怎么?站不起来了?”
“谁说的!”流沙虎吃力的站起来,额头上已经是疼得大汗淋漓了。可是流沙忍着剧痛向着懵狄一脚踢了过去,懵狄用右手打开了懵狄的脚,左手抓住流沙虎受伤的那个手臂。然后用力一拉!
“啊!”
流沙忍着剧痛用另一只脚踢向懵狄,却被懵狄的脚踢开。懵狄抓住流沙虎的伤手向前一推,然后猛地一下往回拉。又向着逆时针方向轻轻一转。一把推开流沙虎。流沙虎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疼了。
“你还不快点攻击我!”
流沙虎听了,又一次冲上前,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再用手了。就不断的向着懵狄双脚轮流踢。懵狄不断躲闪,并且向后退。到了擂台的边缘时把流沙虎踢倒在地上。
“你刚才如果把脚踢高一点,速度再快一点!你就可以踢中我。然后再向着我的胸部用力一拳。我就会倒在了擂台之下!”
流沙虎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站起来。流沙虎跃了起来,向着懵狄一个劲的猛踢。懵狄不断的用手臂挡开,懵狄开始适应了这种规律,他想看看流沙虎可以坚持多久。却没料到!流沙虎突然猛的一下,用右脚用力的踢向懵狄的右脚。不过被懵狄发觉!一脚把流沙虎的右脚踢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流沙这么做只是想分散懵狄的注意力。流沙虎借着懵狄把他的右脚踢开的惯力来了一个空翻。并且迅速的一拳打打在懵狄的脸上。然后双腿一瞪!懵狄摔出擂台外。但是他并没有摔倒。而是稳稳的站在擂台下!
“我赢了!你要履行诺言!”流沙虎吃力的说着,其实流沙虎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可以再打下去了。诺不是刚好把懵狄打下擂台。流沙虎根本没有制胜的机会。
“好!我履行诺言!”懵狄把那个物件扔给流沙虎,自己却微微的笑了。那不像是一个失败者恼羞成怒的表现…而是一个望子成龙的期待。
流沙虎接过物件,上空一道光芒透过那个缺口照射在流沙虎身上。
“这个!留给你做纪念!永别了!”懵狄把一个金黄|色的琥珀球扔给流沙虎 。流沙虎刚刚接住,眼前就变成一片黑暗。擂台中只剩下那个孤独的老人,静静的屹立在哪里…
待续…
四块钥匙成功获取,他们能否进入第二空间?
留下的那四个珍惜的宝球到底蕴藏着什么秘密?
答案即将揭晓。
共计字数:2895个、
第三十二章二 :三个水晶球
【汜燱梦渊】
【金漠国,西部】
“原来如此、那么你是想来找你的父亲,这个盒子也是你母亲给你的?”风帝使者看了看汐谨,又望着那熊熊燃烧的篝火。
“对了,还有一件事!”冰帝使者冷冷的对着汐谨说,仿佛是强制性的命令“你必须把这个盒子交给我,盒子风帝使者保管。”
“为什么!”汐谨有点紧张了起来,残月也赶紧把盒子收到汐谨的背包里。
“这个盒子里封印着黑暗瞳孔,放在你哪里太危险!”冰帝使者的态度很僵硬。
“不行!我还要靠这个找到我父亲呢!”残月抓紧汐谨的背包,汐谨抓住御风剑的剑柄。
“不得无礼!”站在外围的创神苍走过了制止汐谨。
“要不然这样子吧!”风帝使者开口。“要不然你把盒子放在我这里。”风帝使者又把一块妈祖绿颜色的宝石拿到汐谨的手上。“你把盒子交给我保管,需要的时候就把这块宝石摔碎。那么我就会找到你。我就把盒子还给你。怎么样?”
残月拉了拉汐谨,凑到汐谨耳边轻轻的说:“要不然给他吧,你看那边那个冷冰冰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况且这么危险的东西跟着我们,到时候一不小心把盒子打开了我们就完蛋了!”
汐谨犹豫了一会,“好吧!给你。你得保存好!”
“可以!”风帝使者嘴角微微向上抬起。汐谨把盒子拿给了风帝使者。就这样,一切都进入宁静。沙漠里没有任何食物和一滴水。但是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感到饥饿或是口渴。
“怦!”一个沉闷的声音打破了快要窒息的死寂。原来是格尔斯跟流沙虎从黑洞中摔了下来。而天遐也下来了,但是却没有跟格尔斯他们一样昏迷不醒。接下来是隐风和流沙克。大家看见躺在地上的格尔斯和流沙虎赶紧把他们扶起来,过了一会。两个都醒了。
“你们没事吧?”风帝使者把格尔斯从地上拉起来。流沙克也把流沙虎拉起来。
“大祭司,我拿到钥匙了!”
“我也拿到了!”流沙虎跟格尔斯都把那个物件拿给大祭司。
“上官将军,你的呢?”无双问道。天遐从手中变出来。扔给大祭司。四块钥匙碎片忽然悬起来。“tong~”的一下,四块碎片结合在一起。一把完完整整的钥匙结合而成。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第二空间吧!”琉璃莲说着,跳了起来。
“等等,大祭司!你看!”格尔斯拿出那个水晶球。
“这是什么?”大祭司接过手,仔细端详。
“你也有?我也有一个。”流沙虎说着拿出一个金黄|色的琥珀球。
“我也一样,这到底是什么?”上官天遐拿出玛瑙球。
“你们这些到底是怎么来的?”冰帝使者问道,格尔斯便说起他的经历。流沙虎也一样。大祭司拿出[六帝神图]翻道其中一页。
“你们听,我念给你们。”大祭司拿起[神图]。“第一空间一共有四个守护者,分别是御兽守护者——伯洪。剑道守护者——无士。格斗守护者——懵狄。魔幻守护者——溯姬。四个守护者的使命是保护第二空间的…”
“大祭司…”格炎斯打断大祭司的话。“这一些信息现在都没有用了,你还是找找有关于这三个球的信息资料吧!”
“好的,二皇子!”大祭司小心翼翼的翻着[六帝神图]。
“有了!这四个守护者都不是寻常人,他们都拥有自己的故事。他们都是迫不得已而进入黑洞的。他们把自己想跟亲人或爱人说的话都存储在一个球状物里面。直道有缘人才能打开,看见里面的内容…”
“那么…格尔斯,流沙虎,上官天遐都是有缘人么?”格炎斯问着。
“那打开试试吧!先从我的开始。”格尔斯拿起水晶球。“对了,怎么打开[六帝神图]里面有说吗?”
“把球状物放在心脏处,心里默念着那个守护者的名字!”
“好!”格尔斯找着大祭司的话做,忽然,一阵白雾把所有人笼罩起来。出现一个大屏幕。
“好像在看电影啊!”残月说着,汐谨拉了他一下。提醒残月不要乱说话。
“看,是溯姬…”格尔斯看见大屏幕里的溯姬。跟在黑洞里看见的不一样。这个溯姬穿着很清纯,很保守。容貌是素颜清新并没有黑洞里的浓妆妖艳。大屏幕里的溯姬在笑,那是发自内心快乐的笑容。而不是黑洞里那让人伤感的苦笑。格尔斯脑海里猛然间一震,这美丽的容貌好像在哪里看见过。很熟悉又很陌生,好像存在自己脑海深处,心中的深幽。背景是一处清净的山林,清澈见底的小溪,溪间两岸花草丛生。溯姬在那丛林之中欢快的舞蹈,一只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在她身旁飞舞…
【汜燱梦渊,琉璃国国都】
琉璃国国都距离金漠国西部甚远,所以暂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琉璃国国都內的人们都知道了发生什么。但是没有发生像金漠国那样子的暴动。琉璃国核心部队琉璃达印格部队也在暗中保护着整个琉璃国。老百姓们各自忙着各自的活,出外赚钱也好,探亲访右也罢。总之,很少有人被黑暗瞳孔这件事扰乱正常生活。
“你说你姐姐去那么久了还没有回来也没有一丝动静。不会出什么事吧?”琉璃女王焦急不安的在琉璃蝶房间不断的转来转去。
“母后别担心了!二姐她没事的!”琉璃蝶在一旁不断的想让母后放松一点。
“不行,我得去一趟金漠国。看一看琉璃莲现在怎么样了。”
“万万不可啊!”跟随在琉璃漪菲身旁的一位大臣赶紧劝说着琉璃漪菲。
“是啊,母后!你是琉璃国的琉璃女皇!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琉璃国怎么办啊!”
“唉,都怪我!当初在议政宫她闯门而入,自告奋勇的说要去封印黑暗瞳孔。我早知道不能答应她的!”
“母后,我去 吧!我去找找二妹。”是琉璃国现今大公主。
“不行,大姐!你是未来的女王,你也不能出错!我去吧!”
“不行,你还太小!”琉璃蝶的话很快就被大公主反驳回去。
“这…好吧,你带上几个达印格,保护你!”琉璃漪菲有点不放心,可是她也不放心琉璃莲。
“没事啦,母后。我还有我的武兽——水能玲龙呢!”
琉璃漪菲很快的给大公主备好物品以及随从然后上路了。琉璃漪菲看着自己的女儿离去的背影,不禁落下眼泪。让一个国家的女王落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女王,还有一大堆政事要批改。您要不要先回仪政宫?”
“好吧…”
三颗水晶球到底埋藏着什么秘密?
琉璃国大公主又会与汐谨一行人发生什么机缘巧合?
溯姬的水晶球又会浮现出什么?
答案即将揭晓…
待续…
共计字数:2341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