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开悟者》
第一章 凡界凡村
偌大的修**里,凡界只是这个修**里普通的一个人界,也就是俗称的凡人与低级修真者所生活的世界。人界普遍资源匮乏,所以又被称作下界。大部分人认为凡界与其他的下界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一个特殊的界面称作凡界。凡界的特殊之处只有极少的上界人知晓,即使偶有好事者知晓或者打探也会立刻被上位之人严重警告,被警告之人要么提到凡界讳莫如深缄口不语,要么自此消失在修真的世界里。
凡村坐落在凡界中州与南州的天堑里。其实凡村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凡界里的人们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所生活的这个界面居然有一个地方叫做凡村了,即使是五大家族也没人知晓。此刻就在凡村的一间木舍里,一老一小于床上相对而坐,皆身着洗的发白的粗布麻衣,老的慈眉善目,小的清秀之气呼之欲出。而屋子摆放的物品也如两人的打扮一样,一桌一椅一土炕。“小风,过了这个年你已经是十二岁了,十二年里你从未笑过,也不与村中的小孩嬉闹玩耍。日出便去河边大石坐下,日落便归。爷爷如今已是八十高龄,有些事情有必要让你知晓了。”老人缓缓的对小孩说道。
小孩不言不语,许久之后才轻轻的“嗯”的一下。
老人:“传说村外头河,名为哭噎河,河水温润如玉,清而见底,食之甘饴,一日之内赤橙黄绿青蓝紫不断变换互变,过雨后之虹桥,越夜空之繁星。生生不息,源源不断,乃是几百万年前梦女之泪水形成。相传在河的尽头还有一座山,名为神仙山,此山高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丈,高耸入云,直插云霄。常年烟雾缭绕,无人知其真貌。无四季之变幻,无雷雨之灾,也无地火之喷。猛兽飞禽,麋鹿游鱼,嬉笑山涧,青翠如碧玉之山。每每夜深人静月圆之夜,总会传来一曲曲凄凉的歌声。闻其声者,无不落泪;听其歌者,无不伤心。十二年前,我那不长命的儿子上山打猎,经过河边将身在襁褓当中的你救起,我便依载你之小舟取木名风,后我那孩子说木风二字太过呆板念起来也不顺口,便喊你木小风。”
“你到来之后,河水虽然依旧清澈见底,但逐渐的变的冰凉,甘甜之味、七色之彩也渐变渐淡。况且你成长的太过于惊人,一个月便口齿清晰,三个月便会独自下床玩耍,且自你到来的第二天开始你便哭啼不止,唯有把你抱到河边你才安静下来。记得你六岁不慎坠河,一个时辰未有人发现,却未死,不得不称之为奇,更加奇怪的是你十二年来从未笑过。随着日子的流逝,我逐渐从你给我的惊喜里清醒过来。凡村与外面的世界是不相通的,每一代村里都有几个不信邪的年轻人总要去试一试,但无一例外没有一个是成功的。祖训言‘人儿至,坐石上,水起凉,皆尽淡,凡村难,引残念’。世代都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指的是何意,现在我想我明白了。小风,你虽非生于我凡村,但长于我凡村,爷爷恳请。”老人话还未说完,霎时间便风起云涌,黑云遮天蔽日,惊雷轰轰作响,倾盆大雨随之而至。村中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恐慌蔓延过每一个人的心灵,遍布村中的任何一个角落。未过多久,风止云散,雨停雷息,整个村庄已经淹没在汹涌的洪水里,劫后余生的村民们瞪着惊恐的双眼望着偶尔起伏于水中的同伴或者牲畜。这不是他们的幸运,而只是噩梦的开始,如果他们能够预知未来,那么他们绝对的宁愿葬身在这一场偶然却又必然的洪水里。
水位降下,村子又恢复了往来的样子。那些看起来不大结实的木房奇迹般的在这场天灾里面挺立了下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自从天变开始,老人就结束了与木小风的谈话,此时他正在善后的同时安慰着惊恐的村民。在村民的认知里,凡村是一个被上天所眷顾的村子,世世代代风调雨顺,别说类似的天灾,就是猛兽蛇虫也与他们和睦相处,从未发生过伤人事件,更没有致死之事。刚刚的暴雨对他们的认知是一种精神的极度冲击,没有陷入痴呆之状已是万幸。夜晚如期降临,少了繁星,多了阴霾,这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入夜,村民们纷纷在为白天不幸散生之人举行盛大的送别仪式,天空倏然刮过一阵寒风,黑云如白天一样刹那间布满天空,伸手不见五指,鬼哭狼嚎之声响彻天地,中间时不时的夹杂着一声声猛兽的咆哮。村民再次陷入恐慌当中,起初还好,声音虽凄厉不可闻,但勉强还可以承受。渐渐的空气当中充满一股刺鼻的血腥之味,闻之令人作呕却只能是干呕,好不折磨人。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身体的折磨尚可忍受,可上天仿佛在跟他们开一个巨大的玩笑,每隔一个时辰,便有一人无声的吐血而亡,死状惨不忍睹,浑身血肉似乎被什么东西所腐蚀,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留下一具绿森森说暮」恰T俟桓鍪背接只嵊幸蝗宋奚牡瓜拢巳瞬凰溃肷硖钡乖诘兀飞⒎ⅲ路鹚醇耸裁戳钏瓤志宓亩饕谎稍擦搜劬Γ笳抛趴冢熳懦こさ纳嗤贰
按理说在这样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有人没有任何声音的不断倒下,其他人也是看不见的,偏偏不知道何故,活着的人可以清晰的目睹倒下的任何一倒下之人的全过程,而活着的人思维却一直都是清晰的,他们想不清晰都不行,有人想要大声的喊叫以发泄胸中的恐慌,却也只能如瘫倒在地的人一样大张着口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是一种**裸的精神折磨,况且是在一个寂静无声的环境里。也许千万年后会有人知晓这一群人是无辜的,但也只局限于知晓,对事情的本身不会有任何改变,最多加了几声叹息而已。这一场无声的电影整整持续了五天五夜,一半的人彻底与这个光明的世界告别,另一半的人睁大着眼睛流下一滴滴血红的水滴。
空气变的燥热起来,血腥味随着所有人的倒下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天变红了,地变红了,远处火红色的岩浆如洪荒猛兽一般的席卷而来,覆盖住这一片狼藉的土地,木小风伸长着双手极力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奈何他身被一层薄薄的白光所包裹,他的声音传不出去,外界的一切也穿不进来。木小风就这样子眼睁睁的目睹了一切,十二年平静的清秀面庞,愤怒,狰狞,不甘,无助,无奈,最终泣不成声的趴在光罩上面。他心里一个声音呓语般的呼喊道:我要复仇,我要复仇,我要复仇。
一阵白光闪过,木小风从原地消失不见。他紧绷了五天五夜的神经也就在白光消失的刹那崩溃,全身一阵酥麻,筋骨疼痛欲裂,倦意袭来,木小风便这样子沉沉的睡去。乃是大痛大悲之后的力竭之状。
木小风醒来的时候,当初保护他的那一层白光已经不见了,他躺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之上,这块草地似乎有人专门清理出来给木小风休息所用。方圆一丈之外全是苍天的古树林,古树林的下半截杂草丛生,荆棘遍地,谁也不会怀疑里面丛生的危险。木小风坐直身体,舒展了一下手臂,感觉原先的疼痛之感已经消失,只是怎么感觉自己的身体跟以前有什么不同了。“咦,也没什么不同呀?只是怎么感觉怪怪的,仿佛比以前更加有力了。”木小风把双臂放在眼前仔细的望了一遍又一遍,挥动着手臂,自言自语的说道。
木小风不知道他这一觉睡了有多久,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方。依稀记得他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比他所目睹凡村更加可怕的噩梦。梦里他身处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那个世界里的一切都透发出妖异的感觉,太阳红的发紫,土地红的发黑,半空中时不时的露出一条条黑漆漆的裂缝,有一些他未见过的怪物从裂缝里飞出来,也有一些些怪物从裂缝里飞出去。
地面上随处可见拼命厮杀的场面,鲜血四溅,残臂断腿随处可见,甚至胸前悬挂着一颗闪闪跳动的心脏,也还在伸出长着长长指甲的五指插入对方的身体。
不久之后空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木小风没有看清人影的面庞,只见白色人影手托一个碗大的白色光球,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东西,接着光球脱离手掌升向上空,散发出强烈的神圣光芒,光芒所过之处,半空裂缝立马恢复如初,地面争斗的怪物偃旗息鼓,匍匐于地,地面同一时间也恢复了原本的样子,生长出翠绿色的小草与各种各样的鲜花与树木,大地瞬间一片生机勃勃,鸟语花香。就在天与地恢复成原本样子,地面上怪物的身体缓缓消失的时刻,半空中异变突生,十二道人影快速的接近白色人影,白色人影一口鲜血吐出,颤抖着双手捏起了一个个古怪的法印,不断的冲向光球,光球光芒更胜,直冲大地,最后消失在地面,白色人影也就此消失。
第二章 黑刃与黑刃风波
画面戛然而止,木小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也不知道这个梦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根本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他目睹了凡村的惨状,而梦到的东西,正所谓梦由心生,庸人自扰也。
站起身,木小风没有再次对身体的异样有任何的感觉,因为他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呼唤,这个呼唤让他毫不犹豫的往山峰顶处前行,甚至他连看都没看周围丛生的杂草荆棘一眼,就迈步前行。如果周围有人在观看,保证他会张大口惊讶的望着木小风前进的脚步。
木小风脚下的那一块草地仿佛在他的身上生根发芽一样,他每向前迈动一步,草地便根据他的步伐大小往前移动一下,而前面的不管是苍天的古树也好,还是古树下的荆棘杂草也罢,都会随着木小风脚步的迈动自动的移开,以给木小风让出道路。
不知不觉当中,木小风已经到了山的顶峰,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此山一路行来都是苍天的古树与杂生的各种植物,顶峰却是一片开阔地,开阔地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形池塘,池塘里清汪汪的一池清水,清水里有着飘摇的水草,还有游动嬉戏的五颜六色的各种小鱼。池塘的中心有一座小岛孤零零的伫立,小岛寸草不生,黑漆漆的样子,岛上的正中央插着一把刀。
刀从刀柄至刀身都是透明的纯黑色,浑身散发着一股妖异的光芒,光芒局限于小岛之内,似乎小岛是此刀的一束封印。在刀的里面似乎有一条黑色的五爪金龙不断的游来游去。而此时木小风内心的呼唤越来越强烈,那感觉就像是他一种至亲至爱的人在远方呼唤他一样。
木小风此时此刻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一种呼唤就是来自小岛上插着的那一把黑色的妖刀。木小风需要他,他也需要木小风,仿佛他们两就是与生俱来的,就算天地崩沧海干日月碎,他们两也不会把对方抛弃一样。木小风往前踏出一步,踩到池塘的边缘,之间一道七彩的光幕升起拦住了他前行的脚步。他想要再往前一步,却怎么也不能踏出去。
小岛上的妖刀忽然间光芒大盛,隐隐有突破小岛封印的兆头,甚至连刀身都不断的抖动起来,就在妖刀即将要破土而出的时刻,小岛也光芒大盛,一阵乌光闪过,呈半球型的光罩再次压住妖刀。
木小风内心的呼唤渐渐的变弱,木小风的心情也慢慢的变的暴躁起来,仿佛自己心爱的东西丢失或者被人夺去一样的疼痛。木小风牙呲目裂,双目仿佛要喷出火来一样的盯着前面的七彩光罩,忽然间一道刺目的白光从木小风的身上透发出来,直接冲撞在七彩光幕上。
七彩光幕如遇天敌一般,猛然的退却,却又不甘的如潮水般涌来,与白光争执,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最终七彩光幕还是悠悠的退却,直到木小风一步一步的到了小岛的边缘,七彩光幕彻底的溃散消失。
七彩光幕消失的同时,池中水不断下降,五颜六色的小鱼也纷纷死去,池塘也被土地所填平,唯一剩下那个孤零零的小岛突兀的树立着。木小风内心的呼唤渐趋平静,但他拿到黑色妖刀的决心却越来越大。他的内心出现了一种想法,如果他今天不把这把刀取走,那么他会悔恨一生,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的。
黑色妖刀似乎感受到了木小风的决心,本已归于平静的刀身再次强烈的颤抖起来,刀中游龙的虚影也越来越明显,直至耀目的使人睁不开眼睛来看。木小风身上散发的白光也越来越明亮,与困在小岛上黑色妖刀的光芒成鲜明的对比,却又不互相排斥,反而相互吸引。
小岛的黑色光罩出现了裂痕,一丝,两丝,不一会儿,小岛黑色光罩上就布满了裂痕,轰然一声破碎了。白光与妖刀的光芒彻底的融合在一起,渐渐的散去。木小风一把握住刀柄,猛然一抽,刀脱离地面直窜上空,来回打了几个旋转,发出轻吟的声音,再次回到木小风手里,放佛在庆祝与老朋友的相聚。细窄的漆黑刀身上刻着两个小字“黑刃”。
“黑刃”两字如呆在凡村的木小风一样清秀之气呼之欲出,但又自有一股霸气露出,王者天下似乎不再话下。木小风很自然的挥舞着手中的黑刃,毫无陌生之感。隐隐之间可以听到挥舞之时会传出一阵轻盈的龙吟之声,只不过刚才所看见的龙之虚影不见了,黑刃也不再那么的光彩夺目,如一把柴夫手里普通的黑色砍刀一样,丢在角落里也丝毫不会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力。原本锋利的刀刃都变的有些钝的样子,但是如果你仔细一看绝对不会怀疑他的锋利程度。就连刀身上的“黑刃”二字也消失了。
“大胆何人,竟敢擅闯本门禁地,给我抓起来,带回去给祖师爷处置。”一个身着青衫手持利剑的方脸大汉对木小风喊道。
“是。”大汉喊声刚落下,周围同样作青衫打扮手持利剑的的一大群人渐渐的向木小风所站之处合围而去。
木小风被大汉喊声从莫名的喜悦中惊醒,举目一望,四周一片狼藉,碎石满地,甚至他的脚下还有一道裂缝深不见底,看其样子应该把整座山脉割成两半,而这一切都是木小风刚才没注意的。就在他拔出刀的那一刻,天空云层翻涌,大地一片震动,波及周围几千公里的范围,若不是周围渺无人迹,引发恐慌那是板上钉地的事情。最惨的就是木小风脚下的这一座青翠山脉,直接被硬生生的分成两半。
“小子,你他么的不想活了,是吧?我们五师兄问你话,你竟敢不答。”一尖酸刻薄的声音又在木小风耳边响起。
“主子不急,急死太监。哪来的狗怎如此听话。”木小风抬头望着一尖嘴猴腮的家伙邪笑着说道。
连木小风都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变了,而他变的根由则是他离开凡村时所作的那一场梦。那一场梦过后,他的脑海里就多了许多他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就如刚才那一句话一样,换作是还在凡村里生活的他,他是绝对不会说出那样子的话的,最多就是莞尔一笑,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而此时的他说出那句话是多么的顺口,就如他同吃饭睡觉一样的自然。
“小子,你骂谁是太监,谁又是狗呀?”
“谁在那里乱吠就骂谁呗。”木小风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修仙者本应该静心养气,心平气和的一昧追求仙道。人之初,性本善,怎奈人之**不可求得圆满,故泯灭初善,走上一条不归路。“六子,住口。”方脸大汉对着尖嘴猴腮之人喊道。继而对木小风道:“在下翠云门下翠云峰章天泽,在这里代舍弟刚才的无理向阁下赔罪了,只是不知阁下为何擅自闯入我门禁地,还请阁下随我们到掌门那里作一个交代。”
“大哥,何必跟这小子啰嗦,直接押回去交给掌门处理就行。”又一人对方脸大汉说道。
“要是我说不呢?”木小风握了握手里的黑刃,慢悠悠的说道。
“那就别怪兄弟几个得罪了。”方脸大汉说完,手里的利剑瞬间发出一阵绿光,就要冲木小风杀过去。
“住手。”就在战斗打响的时刻,只见天空中御剑飞来一大群人,为首一人白须飘飘,也是作一身青衫打扮,唯一不同的此人袖口衣领之处分别刺着一柄栩栩如生的墨绿色小剑,他身旁两人刺的则是翠绿色小剑。方脸大汉等人则是只有衣袖处刺有一柄黄|色小剑,小剑上隐隐约约有一个“万”字,
方脸大汉等人闻声,立即朝来者跪下:“弟子章天泽恭迎师尊驾临,拜见诸位长老。”
青山居士怜爱的望了章天泽一眼,心中叹息不已,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起来吧。”
自从青衫居士等人的到来,木小风无形当中就感觉到一股压力的袭来,使他动弹不得。若不是手握黑刃支地,木小风早已跪倒于地。
“也罢,小兄弟,你既然能得此宝也是你的缘分。但此宝在我翠云门已有多年历史,被我门奉作镇山之宝,还望小兄弟随我回本门与掌门师兄通禀一声。”青山居士望着满山的狼藉,有些无奈的对着木小风说出惊人之语。
“师兄,此人盗取我门至宝,你怎能如此轻易处罚。”站立于青衫居士左边的一个胖子张口说道。
青衫居士:“师弟莫急,一切还是由掌门师兄来定夺吧。”
第三章 翠云门古稀
“咦,小兄弟,你怎么还不走?”青衫居士御剑在空中回头对木小风说道。
木小风:“我不会飞。”
“什么?”
木小风面对周围这一群震惊的人再次清晰的说道:“我不会飞。”
“怎么可能。”还未等青衫居士说话,胖子便风急火燎的瞬间来到木小风身前,探身握住木小风的手喊道。
许久之后,胖子终于放下木小风的手,一脸不相信的对青衫居士与青衫居士右边的一个瘦子传音道:“师兄,师弟,此人浑身上下的确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我甚至怀疑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丝法力。”
“不可能,没有丝毫法力怎能突破连我等也不能突破的封印而取得如此至宝。”瘦子失声道。
“如若不信,师弟可以亲自去检测一番,为兄所说之话可有虚假。”胖子带着一点茫然的神色对瘦子说道。
章天泽等人希冀的望着他们的三位长老,希望他们可以告诉他们刚才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假的。毕竟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而踏上修行之路的人都有着其过人之处,谁也不能接受一个不会飞的小子甚至是连法力也没有的小子,居然取走了他们门派的镇山之宝。青衫居士也望着瘦子一次次放下又一次次握住木小风的手腕,神色中的失望越来越浓烈。不是他羡慕木小风取得本门至宝,而是不能相信一个凡人取得本门的至宝。直到瘦子终于放弃,垂头散气向他走来,青衫居士不得不摇了摇头,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滴渴望。
“师兄,恐我等修行不够,你去查看一下吧。”瘦子佝偻着身躯的对青衫居士说道。
青衫居士:罢了,罢了,带回去交给掌门师兄处理吧。
“既然如此,那劳烦师兄辛苦一趟,我等先回府邸继续修行吧。”胖子跟瘦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木小风望着瞬间苍老了许多三人有点怯生生的问道:“几位老伯伯你们怎么了?还是小子哪里不对得罪了你们?”毕竟木小风也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虽然梦里他的脑海里多出了一些东西,但自小生活在那个出不去的友爱凡村里,未见过什么世面,骨子里都是天真的善。
“没事,小兄弟,走,我带你去拜见掌门师兄。”青衫居士说不出什么感觉,轻轻的摸了摸木小风的头说道。
木小风还未回过神来,就已经被青衫居士带着御剑飞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峰。远远望去,此山高耸入云,上半部分云雾缭绕,下半部分青翠欲滴,自有一番仙家之境。
飞剑落地,入目是一个广阔的平台,平台的尽头一座豪华的宫殿高高耸立。宫殿的正左方一尊宏伟的雕像手拿白色细刃出神的望着远方。平台上面许多熙熙攘攘的人群排着长队,有的三五成群惊喜之情洋溢而出,有的则是垂头散气满脸失望,更多的则是焦急的等待着又害怕着。
木小风随青衫穿过人群,偶尔有人向青衫行礼,他也和蔼的回礼。直至行至宫殿门前,木小风才发现在宫殿的前面雕像的后面还有一扇山门,山门不算高大,但门头上“翠云门”三个大字苍劲有力慑人心魄。宫殿名为翠云宫,尽管外面看起来豪华奢侈,但里面却朴素大方。
青衫带木小风直接穿过大厅,绕过正前方墙壁下的香案,往后面行去。穿过一段不算太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
“掌门师兄,师弟青衫求见。”青衫恭敬的对门行礼道。
“师弟不必多礼,进来吧。”门的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听起来苍老之极,还伴随着咳嗽声。
入门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屋子里摆放极其简单,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画里画着一柄出鞘的利剑。画的下面放着一个蒲团,想来是屋内人打坐静修之用。临窗的地方放着一张桌子,桌旁两把木椅相对而放。木小风随青衫刚进门,正在摆弄茶壶的人影立马迎上来道:“师弟,来先品一品为兄刚泡好的茶。”
“师兄,不了。今日师弟所来乃是为了要事。”青衫再次恭敬的回道。同时传音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什么?你是说封印被人破了,还取走白晶,取走白晶的还是一个没有丝毫法力的凡人?”屋内人惊讶的说道,甚至连手中握着的杯子都出现了细小裂纹。
“是的,师兄。”青衫郑重的点头道。
此时,木小风才看到屋内人的模样,高高大大的,一张英俊的面庞略显得有些苍白,一袭青衫袖口领口都刺有一柄金色的小剑。
“小兄弟,这就是我们翠云门当代掌门人古稀。”青衫回头对身后的木小风说道。
古稀为人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给人一种古板的感觉,恰恰相反,古稀虽出生于翠云门,但年轻时候也是一无拘无束浪迹天涯的漂泊浪子,修为极高乃是他那一代青年人当中的佼佼者,怎奈天妒英杰,为情所困,最终给自己身体留下大疾,修为不增反减,即使由于功法缘故容颜不衰,但法力高深者一眼就可望出古稀病态模样。
“师兄,事情经过就是这个样子,这孩子就交给师兄处理了,你的意见也就是诸位长老的意见,师弟先告退了。”青衫没待古稀说完便缓缓的离开了屋子。
“也罢,也罢,或许这次事情过后他们几个能更上一层楼吧。”古稀望着青衫离开的背影摇头道。“来,孩子,到这一边来。”古稀说完便率先朝茶桌走去。
古稀:“孩子,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木,小,风。”木小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依木而来,随风而去,木小风也。不错,不错。”古稀自言自语道。“孩子,你可愿我给你说一说你手里所持白晶的故事。”
木小风:“嗯。”
“一千年前,妖魔横行,人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修真界人人自危,各大门派损失惨重。就在最危急的关头,我师尊于白晶峰上取出白晶斩杀妖魔。那一场大战惨烈无比,历时一年终于平复了横行的妖魔,但各大门派也损失惨重,许多门派更是因此而断绝了香火,自此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灭魔行动结束,我师尊被白晶所反噬,不得不把还处在亡妻痛苦中的我急急召回,自此我便成了翠云门的掌门。说来也奇怪,据宗书记载,白晶从翠云门开山立派之日起便已经存在于白晶峰上,并且从未离开过封印之地,虽然一直都有许多的奇人异士想要入宝山得此宝刃,但自古只有两人突破封印近距离的接触过白晶。”
“大伙见第一人突破封印接触到白晶都以为白晶已非他莫属,不料,那人突破封印之后便杳无音信,九九八十一天后,大伙在封印外的水池里发现了他的遗体。自此没人再去尝试取此宝刃,毕竟那人乃是当时的第一人,甩开当时的第二人何止十万八千里,到现在也没人能超过那一个人,一代神话也就此湮灭。”
“而另外近距离接触过此宝刃的,便是我已经坐化的师尊青衣道长,师尊年轻的时候也多次尝试取此宝刃皆无功而返,怎料危急时刻师尊无法,独自再去,不知何故居然使的宝刃为他所驾驭,但后果也是不可想象的,不但师尊付出了生命,连翠云门总舵也不得不搬离白晶峰。”
“妖魔灭除,宝刃即刻归位,或许是杀孽太重,再也没有人能够接近白晶峰方圆一里范围内,整座山峰天地灵气混乱之极,不再适合修真者打坐静修,凡人更是不得入那山峰。”
古稀平静的对木小风徐徐说道。只是此时此刻古稀脸上的平静,平静的有些耍路鹚淌茏攀裁床豢罢勰サ亩鳌
“你是说此刃名曰白晶?”木小风惊讶的问道。
“是的。”古稀带着惊疑的目光望了一眼木小风才说道。“且此刃晶莹剔透,里面还有一条五爪金龙游来游去。”
木小风举起黑刃惊疑不定的仔细观看,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与发现。黑刃仍然漆黑如墨,没有任何的显眼之处。“古掌门,还请你再仔细看一下此刃是否是你口里所述的白晶。”木小风说着便把黑刃恭敬的奉到古稀面前。
“咦,此刃怎漆黑如墨。”古稀接过黑刃惊讶的喊道。“孩子,告诉我此刃你确实是从白晶峰得来的么?”
“嗯。”木小风肯定的道。
“跟我来。”古稀一把抓住木小风朝他得黑刃的山峰飞去。
落地,这儿已经变成了一片动物的天堂,原本被毁坏的地方已经恢复如初,青翠碧绿鸟语花香,林子里还时不时的传来一声声猛兽的吼叫或者嬉笑的声音。一条溪流从峰顶缓缓流下去,相隔老远,便可闻见溪水淙淙的声音与甘甜之味。古稀一怔,放出神识,许久之后才确定他没有走错。
第四章 蓝箭
距木小风到翠云山已经三月有余,这三个月里木小风住在翠云峰上,而古稀等人自那天过后也没有再找过他,黑刃也依旧在他的手里。“咚咚咚,咚咚咚。”天还未亮,敲门声突兀的响起,打开门原来是木小风这三个月里认识的唯一一位伙伴,他叫做路源。路源生性活泼鬼灵精怪,经常与木小风打闹,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就熟悉了,木小风孩子天性的大门也逐渐被打开。
这三个月里来,木小风从路源的口中得知他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叫做青山界的凡人界。青山界一共三大门派,分别为翠云们、控尸门、修鬼门。三大门派除千年前共同抗衡妖魔外老死不相往来,各门派弟子偶尔相遇轻者瞪目而视重者大打出手。没人能够说清楚三大门派同为同界面的修真者为何结怨如此之深,但三大门派尽管结怨每逢百年还是会如期举行一场浩大的修真者比武试炼大赛,前二十人不但可以得到丰厚的修真资源还可以进入炎帝宝库寻找宝藏。
“路源,路大侠,天还未亮,你就来饶人清梦,可不是大侠所为喔。”木小风斜靠在门棱之上打趣道。
“行了,小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精力来打趣我。”路源不满的回道。
木小风:“什么时候?”
“你说什么时候?我前几天不是告诉你今天是我们门派新弟子的入门仪式么?难道你忘了?”路源一脸鄙视的望着木小风说道。
“是你们门派又不是我的门派,关我屁事呀。”木小风耸耸肩无所谓道。
“行了,行了,不跟你鬼扯了,赶紧的,掌门在翠云宫让我来喊你的。”路源边说边推着木小风往翠云宫赶去。
今日的通天广场上空无一人,周围被一层白茫茫的雾气所笼罩。
“周围白茫茫的雾气乃是护山幻阵,此阵乃是带有自主修复的幻阵,不需要任何的礝石提供天地灵气便可以自动运行。此幻阵在青山界独此一家,他最大的作用不是用来迷惑困住敌人,而是用来报警,当然也阻止凡人进入翠云门。最厉害的是此幻阵报警具有巨大的排斥性,他报警的原理是通过你身体里法力成分来报警,如果你修炼的不是翠云门的法术,那么你必须通过掌门或者三位长老的法喻才可以进入本门。”路源兴奋的对着木小风说道。
“你怎么那么兴奋?”木小风望着路源忍不住问道。
“嘿嘿,嘿嘿。”
怎奈路源只是一味的“嘿嘿”傻笑,却不回答木小风的问题。
“路师弟,你俩在干嘛呢?不知道掌门与众位师兄弟都在等你们吗?”一位身着白衫袖口刺一柄写有“剑”字青色小剑的帅气男子对木小风与路源说道。
“蓝师兄,我正在给小风讲解我们门派的护山阵法呢。”路源无所谓的说道。
木小风此时才发现路源今天同样穿了一件白衫,并且在袖口处纹了一柄写有“阵”字金黄|色的小剑。
“哼,快点。”那位帅气的男子甩甩手说道。
“小风,我告诉你呀,那位是神剑峰青衫师伯的七弟子蓝箭蓝师兄,入门二十载,修为聚魂中期,可惜呀,可惜呀,我这位蓝师兄五年前居然败给了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哈哈。”路源故作小声的对木小风说道。
“路师弟,我看在同门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蓝箭对路源怒目说道。
“哇,我怎么怕怕的。”路源夸张的拍着胸膛脸色得意的回道。
五年前是翠云们门内每五十年举行的门内较量,当时蓝箭才刚满二十岁,但却是天纵奇才入门短短十载便修炼便到聚魂中期,为人傲气,经常恃强凌弱,但奈何他修为甚高外加又是神剑峰青衫道长的关门弟子,其他人敢怒不敢言。同门师兄弟都以为门内较量的冠军非蓝箭莫属,不料半路杀出一个年仅八岁的女孩子大败蓝箭,亚军的争夺中又碰到鬼灵精怪修为仅仅形魂初期的路源接着又败,自此之后他便与路源接下恩怨。
翠云宫内人满为患,掌门人古稀与木小风曾见到过的青衫三人站立在香案的前方,左边则是一群身着白衫袖口刺有不同颜色写有不同字样小剑的一大群人,按照字样与不同颜色小剑整齐的肃穆站立着,右边则是身着青衫袖口刺着白色小剑的寥寥数十人。
“剑阵峰弟子路源,拜见掌门,拜见师尊,拜见二位师伯。”路源走上前恭敬的对着古稀四人跪拜道。
“源儿,起来吧,你带着小风站到一旁去吧。”古稀和蔼的说道。
“谨遵法喻。”路源再次跪拜后又转身对站在宫门口的木小风嬉笑道:“小风,来呀,你傻站着干嘛使。”
“扑哧。”一个站立于左边第二排的白衣女子轻笑道。
古稀无奈的摇头道:“想笑就笑出来吧,修仙注重的本来就是心境,不必刻意的去勉强伪装自己。”
原来路源也是一个奇才,同样入门十载,却对阵法之术情有独钟,现已是一个中级阵法师,五年前就是凭借自己对阵法的修行才战胜蓝箭夺得门内较量的亚军。为人调皮捣蛋却总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所以门内弟子不论修为多深总是很喜欢鬼灵精怪的路源。
“美女小师妹,来,站进去一点,你忍心让友爱的路师兄我孤零零的挂在外边呀。”路源对着刚才轻笑的女子打趣道。
白衣女子嘟嘴道:“哼,你就挂在外边吧。”
白衣女子说完,大厅里面立即响起一阵哄笑声。
其实新入门弟子入门仪式过程很简单,就是通过吉玉再次测试一下新入门弟子修真的天赋到底又多大,然后门派根据新入门的弟子修真天赋适当的给予一定的照顾。往几次的新入门弟子入门仪式是没几人参加的,一般就是由当次主持的长老与协助主持的两名弟子与刚入门的弟子简单举行的,更谈不上由掌门人古稀亲自主持。而这次如此的慎重,一切皆有木小风起。
第五章 抢人
古稀几人对着香案上香祭拜结束。转身对着众弟子说道:“今日是本门每隔十年的新入门弟子入门仪式,请香案,请吉玉。”
古稀话落,两名身着青衫的弟子便抬一厚重的香案放在古稀几人的前面。香案上面放着一块硕大的彩色玉石,名曰吉玉。此玉石唯一的作用便是可以准确测试出一个人修真的天赋有多大。测试的方法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