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光。
那只生物望见木小风的动作,身形忽然一滞,一道冰刃从口中发出,朝木小风迎面袭来。
眼见袭来的冰刃,威力看似不大,木小风轻微的一个闪身避过,体内法力一转,身体便如一支利箭,朝那只生物疾驰过去。
人未至,刀先行。
木小风身体行至一半,黑刃便随着他意念动处,脱离他的手掌,以更加迅猛的速度朝那只生物斩去。
“叮当”一声,一阵火花从黑刃与生物接触的鳞甲之处发出,黑刃无功而返。
木小风心中一惊,虽然他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可黑刃的锋利,他自己是明白的,如今居然未对这生物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不是这生物的修行太高,就是这生物的鳞甲硬度太大,不论何种情况,似乎木小风都处于不利的地位。
天地万物,生来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不是穷凶大恶,木小风的心里都很尊敬他们。这不是做作,而是一种观念,一种人格。所以从一开始,木小风都没有将对方成为妖兽,在他的心里,妖兽一词是为贬义。
对面的生物,见木小风奔袭过来,一声啼鸣,身体往水面上一躺,就这么安静的趴伏在水面之上。两只小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木小风,瞳孔里面,忽然燃烧起熊熊的火焰。
此生物的啼叫具有神识攻击,木小风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不知为何,尽管他怎么防备也无济于事。
就在那生物,啼叫袭过,木小风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灼痛,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火海当中。
这片火海的温度开始与常温并没有两样,木小风正在惊奇之间,只见远方一双蓝汪汪的小眼睛,正在扑通扑通对他眨眼。
当木小风的视线与那双小眼睛接触,脑海中的灼热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徜徉在大海里的舒适,令人情不自禁的就闭上双眼。
木小风眼皮一张一合,想要闭上,可内心深处却有着隐隐的抗拒,使刚闭上的双眼又再次睁开。木小风感觉到自己的身边,有微微的海风吹过,还有一只只洁白的鸽子在天空翱翔。
这不正是他自己想要的生活吗?可为何此时此刻,自己的内心却接受不了呢?
丹田之处,静静悬浮着的“欲”“喜”“爱”“怒”四字,“欲”字泛着妖异的光芒,其他三字此时显的有些暗淡。不知何时隐藏在木小风法力湖泊深处的白色珠子,似乎感觉到什么,慢慢地浮现出来,一阵阵柔和的白光,如波纹一样,朝着木小风的身体四处,逐渐的荡漾开去。
木小风感觉到自己疲乏之极,除了安静的睡下,其他的什么念头都不复存在。只是就在他要彻底沉睡的时刻,他又被不知名的梦境惊醒。
梦境里的东西很简单,一只白净的手掌朝他伸来,他不喜欢那只手掌,甚至很讨厌那只手掌,总感觉他自己在那只手掌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而那只手掌却似乎要带走他什么不可分离的东西。
梦就在这里结束,木小风刚闭上的双眼,猛然睁开,伸手往额头上一抹,全是汗水,凉凉的。
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广阔的海洋,四周全是燃烧起来的火焰,一条条燃烧的火舌,狰狞的在空中四处蹿动,如有生命一般,恨不得择人而噬。
木小风下意识的握紧手掌,只觉得空空如也,低头一看,猛然一惊,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黑刃,不知何时居然不翼而飞,自己却什么感觉也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以前的事情什么也记不起来。木小风的心境,如一湾被人投进石子的安静湖面,一下子乱了开来。
周围与常温一样的火焰,刷一下,温度窜高起来,原本徘徊在空中的火舌,也争先恐后的朝木小风的身体扑来,每一条火舌撞击在身上,木小风都清晰可见的望见自己的皮肤,滋一声,被火烧焦,钻心的疼痛,不停地从身体各处回馈到大脑。
木小风的双手胡乱的拍在,窜上身体的火舌之上,发现这些火舌居然不管怎么拍,不但不能拍灭,还会顺着他的手掌,燃烧到他的手臂之上。
不久,木小风感觉自己的身上没有一片完好的皮肤,到处都是被火舌灼烧后的疼痛,他的意识又开始模糊起来,再次想要沉沉的睡去。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面对着偌大的世界,他感觉到一个人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而距离他的目标永远都是遥不可及。睡下去,再也不要醒来,或许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停了许久,再次开始码字。也许有的朋友会问,你不是在一直更新吗?怎么会说,停了许久,再次开始码字呢?不错,你们猜对了,前面所有的更新都是前面码好的字,因为一点事情,停了一段时间。再次回到这个世界里面,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许多时候,我都是直接上传完章节,就关闭掉网页的,不愿意去看各种点击与各种代表支持与反对的东西。作为新人永远有着新人的痛苦,我一直幻想着只要自己坚持,这一种痛苦终有一天会烟消云散。从本章开始我会尽量的保证每章都在三千字左右,也会尽量保持每天都更新,不管是你的表扬也好,批评也行,娃娃都会虚心的接受,只要你能到来,那就请留下你的足迹。毕竟每一个人的到来,对现在的娃娃来说都是一种鼓励。谢谢大家。)
第五十四章 冰火两重天
一股从心底升起的寒,瞬间流遍木小风全身,他一个哆嗦,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热的要命的身体,怎么一下子变的奇寒无比。
再次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鹅毛大小的雪花,飘飘洒洒的从空中落下,他的整个身体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贴近身体的雪花,似乎被木小风的体温融化,又在外部寒冷的天气下,凝结成一层薄薄的冰层。
头部露出的两个小孔内,一双乌黑无神的眼睛望着外面的一切。
木小风右手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想要挣扎,却又立即停止。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喊叫,突破木小风的喉咙,穿透一片世界,恍然间,原本眼前望见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不远处的水面之上,那莫名的生物,双眼无神静静地趴伏在水面,然后在木小风的注视之下,缓缓的沉没于水底。
“不错,不错。”
沙哑的声音来自水底那莫名的生物,听起来有些不舒服,但胜过没有任何声音来的好一些。
对于刚才的事情,木小风的心里已经有的一些猜测,不大友好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谢谢你。”
木小风声音一沉,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谢谢我?”
“因为你把我放了出来。”
听到此处,木小风脸色一变,不会是因为自己无意识的举动放出来什么魔头吧?联想到千年前的那场大劫,木小风更是后悔。
神秘人将木小风一系的神情变化望到眼里,道:“你不用害怕,我不是你想象当中的那样子。行了,既然我已经脱困,那我就应该回去了。作为对你救我出来的报答,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或者你可以向我索要一件东西。”
神秘人话语刚落,木小风就要张口拒绝,可一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如今还毫无头绪,心里就一阵烦躁,道:“既然你被困于此地,那是否知道在二十多年前,有一位修真者来到此地,他在这里干了些什么?”
神秘人的听闻木小风的提问,不禁一滞,良久之后,才回道:“不错,二十多年前的确有一个小娃子来到此地,至于他来这里干了些什么我并不清楚,你带着水底这具躯体,一直往山中行去,在此山中有一个峡谷,峡谷的最深处有一片常年被雾气笼罩的水域,那里你或许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神秘人说完,那具沉在水底生物的躯体猛然飞出,落在木小风脚下,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物体,迎木小风面飞来。
“你刚才的提问,就算我不说,你以后依旧可以得到答案,算不得报答,这物是陪伴我多年的老朋友,也是我现在唯一可以给你的了,算是我的报答。”
没有给木小风回答的机会,神秘人的声音就此戛然而止,自始至终,木小风甚至没有看见声音的主人长什么样子,更没有看见声音的主人是如何离开此地的。
接过迎面飞来的物品,是一块不知什么材料制成四周全是尖角的器物,这器物之上,画着许许多多的图纹,手掌抚摸过去,一股不算太凉的气息,传入木小风体内。凝目望去,木小风只觉得双眼一阵眩晕,身体不禁晃动了几下。
回过神来,木小风已经是满头大汗,眼里的骇然之Se情不自禁的透露出来。
随便从刚才被荆棘划破的衣服之上,扯过一条布带,将这如同神秘人一样神秘的器物,包裹起来,试着往月牙里一放,不想,十分顺利的就放进去了。
经过一番探索,木小风已经发现,之所以许多东西放不到月牙里面,是因为月牙的眼光太高,木小风无法,许多的常用物品只得放在从青山天煞那里夺来的玉佩里面,只有一些他认为特殊的才放进月牙,例如寒珠与刚才那神秘器物。
蹲下身来,木小风细细的审视起脚下那生物的躯体。
两只小小的眼睛,似乎就从来没有闭上过,覆盖在全身的细密鳞甲,木小风手掌抚过,居然有些扎手。从心里讲,木小风很想将这生物的鳞甲剥下来,能将黑刃反弹而回的鳞甲,要是炼制成防御性的法器,可想而知,将会有多么的坚硬。
想着想着,木小风口水竟然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握起黑刃,就要开始剥皮的双手,不禁一滞。
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在刚才出现在木小风的脑海,从刚才神秘人的语气看来,木小风想要得到他此行的答案,这具生物的躯体似乎关键,如果现在贸然的将它剥皮了,弄不好就得不偿失。
咬了咬牙,最终木小风还是没将这具生物的鳞甲剥下来,扛着差不多跟他一样大却比他重好几倍的躯体,一步一步的往山中行去。不是他愿意扛着,而是这东西,就没办法放进储物袋里面。
来到神秘人所说的山谷,已经是天黑。
踏入山谷的刹那,四周忽然变的漆黑起来,原本空中月亮投下来的点点暗淡光芒也就此消失。
木小风前行的脚步一停,将扛在肩上生物的躯体,放在脚下,双耳一提,放出神识,查看着周围的环境。
不料,许久过后,除了风吹过,树枝草木发出的沙沙声音外,不在有其他的任何异响。放出去的神识也一无所获。
不知为何,踏入山谷之后,木小风的心里竟然有着一丝淡淡地担忧,进也不是,退也不成,木小风心里一阵烦躁,竟慌了神。
一步踏出,木小风心中一凉,蹲下身体,双手不停地在地面摸索起来。紧缩的眉头,没有因为双手的摸索而放松,反而越锁越紧。
刚才放于脚下那生物的躯体,此时竟不翼而飞。抬起手臂,木小风往自己的小臂上一口咬去,牙齿咬破皮肤的疼痛感,清晰的传来,顺着牙印冒出的血滴,在这漆黑的地方有些暗淡,却是那么的真实。
木小风低声自语道:“不是幻觉,那么。”
“啾。”
一条绿色的小蛇,从空中朝木小风迎面激射过来。木小风下意识的抬起黑刃挡在身前,只感觉黑刃之上有水滴四射开来,接着就是器物撞击在黑刃之上的响声。
顺手一划,黑刃毫不留情的将绿色小蛇斩落于地,借着黑刃散发出来的乌光,木小风心里拔凉拔凉的,他的神识与耳朵一直都在观察着周围环境的变化,可不知道为何,在黑刃乌光的照耀下,周围全是泛着阴冷光芒的牙齿,与一双双黑色的眼睛。
意念动处,黑刃光芒大放,木小风抡起黑刃,一个急转身,放出盾牌,挡在身前,一个箭步,猛然蹿出峡谷。
峡谷里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外面依旧有着透过树枝投落于地的,暗淡月光,不是那么的明亮,但也勉强可以看清周围的事物,只是每当风儿吹过,显得有些阴森。
白天的时候,木小风就发现,这个峡谷似乎是这座山中的禁地,离峡谷方圆的好长距离内,除了植物外,就没有任何的动物。
低头望着静静躺在手中的盾牌,木小风一阵心疼。
原本平整光滑的表面,此时凹凸不平,一滴滴绿色的液体,静静地躺在盾牌之上,而接触绿色液体的盾牌表面,则是不停地冒出一丝丝难闻的气味。
这些毒液乃是刚才那些绿色小蛇喷吐出来的,木小风退出来之时,用盾牌挡在身前,真不敢想象,如果这些毒液是落在木小风的身上,不知此时的木小风是否还有命在此查看盾牌。
念及此处,木小风脸色又是一变,立即拿出黑刃仔细的查看。幸好,那些落在黑刃之上的毒液,不知何故,虽然没有滴落,但也没有如盾牌之上的毒液一般,将黑刃腐蚀,只需要自己花一点功夫,就能将黑刃之上的毒液清除,只是盾牌的修复是一个麻烦的过程,木小风一个小白鼠,根本就不会什么炼器之术。
除去黑刃,木小风就那么两件从青山四煞,那里夺来的两件可以拿出手的法器,如今盾牌已经残废,不能再用,那张蛛网明显是一攻击的法器。
木小风一阵无语,也不敢再次贸然的闯进峡谷当中,上次有盾牌救命,弄不好再次进入,小命就丢到里面去了。身上的重担还没有卸下,自己的冤屈还没有得到大白,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死去,心中不甘。
躺在一块巨石上面,满腹的思绪,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睡。静静地望着夜空,冷清的月光似乎也在可怜这个无辜的孩子。
第五十五章 大鲵一族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这片土地上面,深山当中的清冷,逐渐被清散,稍微有了点暖和的味道。
木小风从巨石上面,一骨碌翻起。重新打量起来昨晚那诡异的地方。
只见那地方如神秘人所说,被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笼罩,即使是太阳的光芒也不能照射进去。仿佛一个黑洞般的存在,只要是外界的光线进去,都会被其吞噬。
打量许久,木小风还是决定再次进入其中一探究竟。毕竟呆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
踏入雾气当中,木小风一愣,现在雾气笼罩的峡谷,与昨晚看到的明显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面光线明亮,不远处的一个湖泊,晶莹透彻,远远的望去,还可以看见湖泊里面游动着许多的生物。
难不成又是幻觉?
一路走来,太多的事情,冲击着木小风单纯的思想。眼见为实,似乎是一句虚假的话语。他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雾气笼罩的峡谷,一切跟他进入峡谷前看到的是一个样子。
再次进入峡谷,还是那个明媚的空间。不管那许多,木小风徐徐朝着湖泊前进。记得神秘人说过,只有到达峡谷深处的湖泊,或许才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昨晚遇见的那些绿色小蛇,不知道为什么,在现在全不见踪影,湖泊里面清澈的水面,一眼望去,不禁让人有几分惊喜。里面游动的生物跟木小风最初看到的那些生物有些相像,唯一不同的就是木小风在这湖泊里,看到的生物多多少少有着法力的波动。
古怪的是,湖泊里面的生物或者在岸边晒太阳的生物,都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头颅往下低低的下垂,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精神,似乎在悼念什么人似的。
一个大胆的猜测,浮现在木小风的脑海,难不成是它?木小风放出神识,一一查看躺在岸边与在水里的生物,总觉得与他昨天扛过来的那只生物有些不同,对,他扛来的生物眼睛是蓝色的,而这些则是黑色,它们身上的鳞甲也不相同,他扛来的那只生物的鳞甲隐约有着一些纹路,而这些则什么也没有。
木小风来到湖边,这些生物,并没有惊慌的逃逸,而是对木小风置之不理,似乎对他的到来没有感到惊奇,也没有感到害怕。
木小风的眉头微微一皱,他自己是聚魂期的修真者,而水里游动的这些生物,从法力的波动看来,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形魂期,竟对他的到来无动于衷。这不是木小风好面子,而是感到惊讶的同时,暗自提高了警惕。正所谓,反常必有妖,在这个神秘的峡谷里面,一不留神就可能把小命扔在这里。
湖边的植被分布的很有规律,最边上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接着就是低矮的灌木丛,然后是绿茵茵的草坪地,草坪地与湖泊直接相连。
湖泊的占地面积,不是那么的大,看起来也就方圆几十仗左右的样子。
既然神秘人清楚的说,湖泊是木小风或许可能找到答案的地方,木小风也就没有把心思放到他处,直接放出神识,往湖泊的深处探去。
一个时辰过去,木小风已经仔仔细细的探查了不下十遍,仍旧是一无所获。心里不禁想到,难道是那个神秘人骗自己不成,可以那神秘人的展现出来的神通,想要自己的小命易如反掌,最后若不是那神秘人手下留情,恐怕自己根本就摆脱不了那个冰火两重天的幻境。
正在思考之间,峡谷里的太阳已经不知不觉的升至半空,长时间照射在人身上,竟然有些微微的发热。木小风运转体内法力,欲将这股热驱除出身体,不料,体内的法力,似乎被什么禁锢一般,不管木小风怎么运转,丹田法力湖泊流出的法力都只是正常的十分之一左右。
木小风心中一阵骇然,不禁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的一切。
就在此时,木小风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趴伏在岸边的那莫名生物,两只小眼睛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泪珠出了眼眶,没有消失,而是顺着草叶缓缓的流向湖泊。
泪珠入了湖泊,颜色变的跟湖水一般,如果不是细心地查看,绝不会发现,这些泪珠其实也没有与湖水融在一起,而是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朝湖泊的底部落去。
木小风一个跃起,投身湖泊当中,溅起一片水花,周围正在沉落的几滴泪珠,只是在水中微微改变了一下轨迹,又再次回到原来的轨迹之上,并没有因为木小风的突然到来有所改变。
只有真正进入此湖泊的人,才会惊讶的发现,这个湖泊的水,其实不是静止的,而是以一种很难察觉的速度,在缓缓的流动,越是往湖泊的底部游去,这种水流的速度越是明显。
木小风在惊奇之余,也再次发现,不是所有落入湖泊的泪珠,都是沿着既定的轨迹落下的,有很大的一部分泪珠,在到达湖泊一定深处的地方,就会随着水流一起飘动,改变原来的轨迹。而随着水流飘走的这些泪珠,在行去几丈的距离之后,就会消失在水中。
从外面看来,这个小湖泊不是那么深,可只有木小风自己清楚,按时间计算他已经在这个湖泊里,往湖底游去,已经不下三个时辰,且越是往下,湖泊里的水越是清澈透明,也越发的寒冷。原本可以离体一丈左右的法力护盾,此时竟紧紧地贴在木小风的身体表面,一副不能撑开的样子。木小风的额头,也隐隐的可以看见几滴汗珠,在外围水压的压力之下,变形成一滩水迹。
木小风的手中都各自握着一块上品礝石,丝丝精纯的法力,不间停的涌入木小风的体内。
又是一颗泪珠消失在木小风的视野之内,停下往下落去的身形,木小风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上浮去。
在木小风的记忆里面,已经记不清楚,刚才消失的那颗泪珠,是自己跟丢的第几颗了。一个时辰之前,木小风来到此处,就再也不能潜下去,而落下湖底的泪珠,也就在此处,莫名的消失。泪珠消失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消失之后更是没有任何的残迹。放佛他们就从来没有在这个湖泊当中存留过。
就在木小风承受不住水底水压带来的巨大压力,欲要往上浮去之时,一颗泪珠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湖底飞来。木小风心中一惊,立即用神识将那颗泪珠紧紧锁定,一种兴奋地念头就此窜上心头。
这颗急速落下的泪珠,来到木小风停留的这片水域,未作任何的停留,一个九十度的急速转弯,直接往水域的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木小风充分的调动体内能调动的法力,流转于全身,护住全身的法力护盾,一下子凝厚了几分,如箭矢一般的冲向刚才泪珠飞往的地方。
泪珠飞向的尽头,是一个巴掌大小的漩涡。只见这颗泪珠,毫不停歇的,就扎进漩涡之内,然后就消失不见。
木小风来至此处,恍然发现,湖泊里面所有的水流流动的源头居然都是这个不起眼的漩涡,而不知为何,自己刚才用神识查看之时,竟然没有发现此漩涡的存在。
凝目望去,漩涡的颜色与湖底淤泥的颜色一模一样,举目朝四处望去,木小风心中大惊,周围哪还有什么,刚才望见湖底淤泥的颜色,全是透明的一片水域。
原来湖底所有的一切景物,都是这个小小的漩涡折射反射出来的,怪不得,自己站在湖岸之上时,可以望见湖泊里面有着许多游动的生物,而自己潜下水来,虽然还可以望见,可当自己想要用手触摸之时,那些生物似乎提前知道一般,十分巧合的避开自己的双手。
望着眼前这个巴掌大小的漩涡,木小风心中暗自做好决定,竟也不管不顾,如刚才那颗泪珠一般,一头扎进漩涡当中。
木小风只感觉,脑袋里面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没有任何知觉。
再次醒来,木小风只觉得全身隐隐作痛,低头查看之下,自己的皮肤之上竟然有着些许的血渍。抬头望去,不远处的地方,一个和蔼的老人在几个年轻人的簇拥当中,和蔼的望着自己。
“年轻的人类,欢迎你的到来。”见木小风醒转,老人热情的说道。而老人周围的几个年轻人也一脸兴奋地样子。
木小风的神识,从几个人身上扫过,只感觉那个老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而其他的几个年轻人的修为则都在破魂期以上,心中又免不了的一惊。
老人跟几个年轻人,明显感觉到木小风的神识,从几人身上扫过,都只是报以微微的一笑,似乎对于木小风这种不大礼貌的行为,未有什么反感或者生气的样子。
在两个年轻人的搀扶之下,木小风随着老人朝一片树林行去。
木小风惊讶的发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的布局,竟然跟外面那个峡谷的布局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在草坪地上可以三三两两的,看见一些凸起的土包,而在土包的下面都可以看见有着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树林里面可以零星的望见一间间孤立或者,依靠在一起搭建的茅屋。木小风进入树林的时刻,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天地灵气,比外面的浓郁了许多,若是放在外面的世界里,必定会引起一番血腥的争夺。
树林的深处,是一块空出来的场地,场地的中间耸立着一座用厚实木头,搭建起来的祭坛,远远的就可以闻见,搭建祭坛所用木材散发出来的沉香。
沉香吸进体内的时刻,木小风忽然觉得精神一阵恍惚。
“紧守灵台,抱神守一。”老人和蔼的声音雷鸣般的响起在木小风脑海。
片刻之后,木小风才惊疑不定的重新审视场地上的祭坛。这座祭坛,边长八丈,一共八边,高同样是八丈,在空地上看来有些巨大。
此时祭坛的孤零零的摆放着,一具躯体,仔细望去,正是木小风昨天扛着上山来的,那具生物的躯体。只是此时这具躯体,被一层黑光笼罩在内,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待得木小风将周围的景物,全部望了一遍,老人的声音才再次徐徐的响起,“年轻的人类,我在你的身上,感觉的一股熟悉的气息。除了我的族人,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存在了。”
老人出神的望着天际,似乎在回忆久远以前的事情。
木小风很想问老人,他身上有什么气息是他熟悉的,可一想到他接触过的几个怪人,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第五十六章 远古血脉
陪在老人身边的几个年轻人,在进入空地的时候,就显得比较沉默,木小风刚见他们时,看到他们阳光的一面消失无踪,只是默默的望着祭坛之上那个早已经没有了意识的躯体。
“你们几个小娃,也不用难过了,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各自回去准备明天的典礼吧。”老人转身对身边的几个年轻人说道。
“谨遵大长老法旨。”几个年轻人,躬身向老人告退。
老人将木小风带到,树林最深处的一间木屋里面,一路行来,多多少少的有几个卫兵对木小风投来异样的目光。
这些卫兵,心里不明白,一向严厉的大长老,怎么会对这样的一个人族小子,如此的客气。
一只暗色的茶壶,斟满一杯淡淡的清茶。浓郁的茶香,四溢整间屋子。
轻轻一品,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流下,浑身感觉无比的舒坦。
“你相信命运吗?”老人忽然一改之前的和蔼,凝视着木小风缓缓的问道。
木小风一阵疑惑:“命,命运?”
老人肯定的道:“对,就是命运,你相信吗?”
木小风不清楚,老人为什么这样子问,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保持沉默,静静的等待老人的后面的话语。
从木小风的反应看来,老人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只是他的这一份失望,是对木小风的失望,还是对其他什么的失望,那就无人得知了。
老人张口说道:“年轻的人类。”
“人类?”木小风打断老人的话,疑惑的问道。
老人道:“不错,我们只是长有人类的体型,却不是人类。准确的说,我们是属于妖。”
老人说道这里,有些黯然神伤,许多的东西,在时间的长河里面都显的那么的微不足道。曾经的大鲵一族,乃是盛极一时的王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们是具有远古血脉的种族,天生就比其他的生物各个方面都要高出一截,只可惜他们仍旧没落了。
没落的具体原因,这位老人,并不清楚,族谱之上,唯一记载的就只有他们是具有远古血脉的后裔。
许久之后,老人才从深深的沉思当中醒来:“年轻的人类,你想要的问题,我也不能回答你,不是不愿回答,而是我也想要知晓那些事情的答案。”
木小风小心的问道:“你知道,我想要问什么?”
老人道:“不错,相信你自己的事情,你比我清楚的多。”
“况且这次你来,也不是为了这些事情而来的,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你尽管问,我尽量答。”;老人再次凝视着木小风,认真的说道。
木小风正色道:“既是如此,那我也就不再矫情了。昨晚我进入峡谷跟今天进入峡谷,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这是幻境,还是真实的存在。”
老人道:“可以说是真实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幻境,因为那个峡谷是自成的一片空间,晚上是真实的,白天则是虚幻的。峡谷至于为何是这个样子,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从出生就没离开过这里。祖训告诫,本族不得擅自离开,否则必死。”
木小风脸色一变:“难道你们是受到诅咒的种族?”
老人不怒自威,一股威压毫无征兆的从身体涌出,坐于木椅上的木小风,忍不住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又被他强自吞了下去。
“你是从何人那里听来的消息?又是何人派你来到此处的?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老人的问题如炮弹一般,接连的问了出来。
望着老人那犀利的眼神,木小风竟然不敢正视。
见木小风对于自己的问话,无动于衷,老人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怒气:“哼,不自量力,既是如此,那我就成全了你。”
说着,老人抬起手掌,一团精纯的法力便紧紧的将手掌包裹,酝酿为一只比老人手掌大几倍的纯法力土黄|色与水蓝色的手掌来。
老人抬眼望了凝聚出来的法力手掌,又望了一眼木小风,闭上双眼,手掌轻轻的往木小风的头部送去。
老人一声怒喝之时,木小风只觉得脑袋嗡一声作响,浑身法力就像被震散了一样,丝毫也提不起来。待得重新恢复过来,木小风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只两色的手掌朝自己印来,想要躲闪,全身就被锁定一般,一动不能动。
就在手掌即将落在木小风头部的时候,屋子的木小风被人“嘭”一下推开,一个年轻人一脸焦急的愣住在门口。
门被推开的瞬间,老人的手掌戛然停下,木小风也同时感觉到之前锁定自己的那股强大气息,已经消失,一个闪身,退到墙边,手握黑刃,紧紧的盯着老人。心中尽管对自己从老人手中脱逃,没有任何的把握,但也不想坐以待毙。
老人见被人打断,出奇的没有生气,反而有着一丝庆幸。转过身来,对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年轻人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怎这般急急忙忙的?”
年轻人的心里,也是一阵后怕,不知道刚才他为什么会有勇气,大大咧咧的将大长老的门给推开了,不论在哪一个宗门这都是大不敬之罪呀。
见长老并未责怪于他,年轻人稍微松了一口气,躬身道:“启禀大长老,少主的遗体出现异状,众位长老,命我来请大长老过去查看。”
听闻年轻人的话语,老人大惊失色,手指顺着木小风一点,丢下一句“你将此人带到客房去休息,别让他到处乱走”,就一个闪身没有了人影。
老人手指往木小风一点时,一颗豆粒大小的精纯法力瞬间没入木小风体内,紧接着木小风就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被封住了。
再说另一边,整座祭坛被一大团黑沉沉的雾气笼罩,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眉头紧锁,双手无错的站立在离祭坛不远的地方,随行的还有几个年轻人,至于其他的族人想来已经被下令离开此地。
老人来到这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老人说道:“大哥,这事你怎么看?”
祭坛之上,黑沉沉的雾气越发的浓密,隐隐间,还有着一个个斗大的神秘文字,在黑雾里面若隐若现,显得神秘异常。
赛博望着祭坛之上的黑雾,凝重的说道:“二弟,三弟,四弟,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粗布麻衣老人,也就是赛博口中的二弟,说道:“半个时辰前,赛奇向我三人禀告,我们就立即赶过来,本想深入进去查看,不料,合我三人之力,进去丈许距离,就不得不退了出来。”
赛博听完,默默不语,转身对着那个叫做赛奇的年轻人说道:“把当时的情况详细的跟我说一遍。”
对于大长老的严厉,赛奇心里多少有些畏惧,抬头望了二长老一眼,见二长老点头,才低头说道:“按照二长老的吩咐,我们几人在这里布置明天典礼所需要的东西,一个时辰前,祭坛之上,凭空出现一些淡淡的黑气。由于赛亚兄长的身体一直都被黑雾包围,我们几人起初也没怎么在意,可过了不久,这层黑色忽然浓郁起来,还散发一股淡淡的香味,几个师兄弟,在这股香味之下纷纷晕倒,我这才发现事情不寻常,将几位师兄弟安顿好,就立即禀报了二长老。”
赛博闭上双眼,放出神识,缓缓的朝着祭坛之上的黑气逼近,一尺,两尺,一丈,两丈。
最外面的黑气对赛博的神识没有什么影响,赛博轻松的就掌握了祭坛边缘的情况,可随着神识的不断深入,赛博感觉到受到一股莫大的排斥力,在将他的神识往外面排出,越是深入,这股排斥力越大,就在赛博要放手一搏,将神识侵入赛亚躯体周围一丈的范围时,黑气里面那些若隐若现的神秘文字,瞬间明亮起来,赛博闭着的双眼,只感觉眼前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看见,当他再次恢复过来时,放出去的神识已经回到了身体。
睁开双眼,赛博对着几人吩咐道:“将祭坛周围方圆一里划为禁地,没有四位长老的命令,谁也不得靠近,赛奇,你带族中的小队,时刻观察着祭坛之上的变化,若有事情发生,立即向四位长老禀报。”
赛博说完,大袖一挥,就瞬间消失在几人的面前。
第五十七章 血脉移植
赛博居住的木屋内,地面一阵起伏,一个人影从地面起伏之处,缓慢的升起,凝目望去,正是刚回来的赛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