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待得全身离开地面,赛博有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朝里屋走去。片刻过后,那起伏的地方神奇的恢复如初,丝毫没有任何松动的痕迹。
里屋的布置十分简单,就只有四个蒲团孤零零的放在屋子的中间,见赛博推门进去,已经坐于蒲团上的三人,一同起身,对着赛博叫道:“大哥。”
赛博挥了挥手,走到空闲的蒲团坐下,道:“行了,都是兄弟,不用那么客气。”
三人也并未说什么,重新坐下。
片刻的沉默后,赛博开口道:“祭坛之上发生的事情,我刚才去查看过古籍,没有任何的记录。”
听闻赛博的话,三人一同变色,齐声道:“什么?古籍当中一点记录都没有吗?”
赛博无奈的点点头,道:“不错,我翻阅了好几遍,仍然一点与之相关或者类似的情况都没有。”
大鲵一族的古籍,在他们几人看来是无所不能的,若不是长久以来,对赛博的一种信服,三人都忍不住怀疑是赛博故意欺骗他们。偏偏,要想翻阅大鲵一族的古籍,必须具备一个条件,也是唯一的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身上具有远古血脉的力量。
确认赛博没有骗他们,二长老有些迟疑的问道:“大哥,既是如此,那会不会对我们明天的典礼,有何影响?”
赛博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悠悠的说道:“血脉移植之术是我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的,具体的方法,我也只能按照上面记载的来,而成功率是多少,我也不知晓,现在发生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对血脉移植产生影响,我也不确定,只能是看看黑气什么时候散去,再视情况而定吧。”
被封印住全身法力的木小风,此时站于窗前,双手拄在窗棱之上,仰头望着挂在半空圆圆的明月。停下多日来,追逐的步伐,全身的疲乏被轻轻的弹去,木小风心中一阵恍惚,这算是安逸的生活吗?是,也不是。没人能够回答木小风的问题,也没人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挂于腰间的黑刃,不由来的一阵晃动,将木小风从沉思中拉回来。就那么的一刹那,木小风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人,离他而去,所有的东西也离他而去,留他独自一人站在原处,想要伸手挽留,却是那么的无力。
深深的失落,震撼了他的心灵,握住黑刃的手上,传来一阵微微的凉意。将黑刃贴在胸前,木小风傻傻的自语道:“有一天,你是不是也会离我而去。”
“人都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你小小年纪怎这么善感多愁?”
木小风望着不知怎么来到窗前的大长老,转身朝桌边走去,冷冷的说道:“你来了。”
赛博哑然一笑,走进屋来,坐在木小风的对面,道:“怎么?我族里的地方,我堂堂的大长老就不能来了?”
对于赛博这可以说是示好的话语,木小风并不感冒,依旧一副拒人千里外的表情,道:“说吧,这么晚,来找我,不会只是看望我吧?”
赛博道:“也许我就是来看望你的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赛博如此,未经多少世事的木小风终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既然是来看望我的,那就应该有点诚意,先将我的法力给释放。”
赛博一挥手,一道蓝光从木小风身体拂过。木小风瞬间就感觉到,自己原本被禁锢的法力,再次可以自由的运转,见体内再无任何异常,木小风的脸色才稍微好看起来。
微笑着看木小风检查完身体状况,赛博才微微的说道:“上午的事情,你别怪我,的确是我太冲动了。”
赛博的声音有点落寞,木小风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对一个老人,使劲的晃晃了脑袋,木小风说道:“前辈言重了,是小子不懂事,冒犯了您,还望您见谅。”
赛博的眼睛一亮,先前对木小风虽然有些许好感,但一切都是源于某种原因,而木小风一系列的表现,尽管不是那么成熟,却也可圈可点。
赛博道:“其实,你说的也没有错,只是身为远古血脉种族后裔的我们,不愿承认罢了。这么多年来,我也想通了。”
木小风疑惑的问道:“前辈,您的意思是?”
赛博有些无语的说道:“你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何必再次询问。不过,既然你问了,我也就明确的回答你吧。不错,我们大鲵一族是一个受诅咒的种族,准确的说,每一个具有远古血脉的种族,都是受诅咒的种族。”
木小风道:“什么诅咒?”
赛博摇摇头,道:“具体什么诅咒,我也不清楚,但是据族中留下来的古籍记载,具有远古血脉的种族,在一代代传下来的时候,血脉的力量都在不断的减弱,有的种族,甚至自此消失。”
木小风还想继续发问,赛博却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打断道:“你此行来的目的,可以跟我说说了吧。不过关于你自身的一些问题,老夫的确无法回答。”
木小风一怔,原来他还想询问老人一些修行上碰到的问题,不想却被老人一口回绝,只得道:“前辈,二十多年前,是否有一个人类进入到你们这里来?”
赛博神色一变,紧紧的盯着木小风的眼睛,许久之后,才缓缓的叹息道:“这还得从我那孙子说起。我那孙子具有远古血脉的力量比我还强大,可他儿时贪玩,竟然趁我不注意,偷偷的跑到了外面的世界。”
“当时我发现之后,不顾祖训的告诫,出了我们这块生存的地方,去外寻找,找到他时,他的生命已经奄奄一息,我大怒,却不想,就在此时,周围出现了许多的黑衣人,修行法力跟我相差无几,我拼尽许多法子,才死里逃生,回到这里。尽管如此,我也没能将我的孙子带回来。”
木小风静静的听着赛博的叙说,道:“前辈,那你可还记得那些黑衣人身上有什么显著的特征的吗?”
赛博一时间陷入了沉思,很久之后,才摇头道:“那些人并没有显著的特征,一定要说有,就是他们全身上下都被不知名的黑色服饰遮住,连神识都被那些服饰隔绝,似乎他们的身份十分的见不得人,而且从我与他们打斗的过程中,他们用的法力,总是给我一种阴森的感觉,似乎不属于人界的。”
木小风心中一惊,一个词闪电般的从脑海闪过,却又觉得不可能,摇摇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的从脑海中擦除。
“那,前辈,你可知道到底是何人,伤了您的孙子?”木小风继续问道。
赛博道:“说来惭愧,自始至终我都没找到伤我孙子的人,不过,我料想,伤我孙子的人,应该就是那群黑衣人吧。”
第五十八章 祭典开始
清晨刚刚到来,笼罩在祭坛四周的黑雾,像是得到什么指示一般,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沉闷的天空下面,空气压的人仿佛要喘不过气来,大鲵一族的所有族人都静悄悄的,整齐站立于祭坛的正前方,肃穆的气氛把整个空间衬托的更加的沉重。
木小风跟随在赛博的身后,从族人群中分开的道路上,前行到离祭坛最近的地方。
看不出来赛博的表情有什么变化,似乎这位老人,只要是在族人的面前,都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
赛博转身,面对着所有的族人,眼光从每一个族人的脸上瞟过,时间在这一刹那,变的缓慢起来,直到赛博将可以幻化为人形,站在这里的族人都看了一遍,他才再次转身,缓缓的朝静躺在祭坛中间的那具躯体走去。
再次面对着自己的孙子,赛博心中有些发堵,这个曾经给他带来过巨大希望的身体,又亲手将这个希望给扼杀,他不忍再想下去,闭上双眼,静静的调节自己的心神。
站在祭坛之下的族人,并不知道,大清早的,他们的大长老将他们唤来这个神圣的地方是干什么,只得怀着崇高的敬意的望着,祭坛之上那许久未见动静的身体。
不知何因,木小风自从来到这里,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昨晚,木小风从赛博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虽然不大重要,但起码也让木小风有了一些清晰的头绪。原本,木小风打算今天早晨就向赛博辞行,离开此地,可赛博却主动邀请他参加今天的祭典。
就在木小风思绪纷纷之时,位于祭坛之上的赛博动了。
只见赛博双手上举,屈膝跪地,整个人都趴着地面之上,行起了五体投地的大礼。
随着赛博的动作,站立于祭坛之下的大鲵族人也整齐的,朝着祭坛作出如赛博一般的礼仪。想来这是大鲵一族的族礼。
回过神来的木小风,忽然看见自己周围原本站立着的,大鲵族人一瞬间消失了,心中大惊,黑刃随心意而动,整个人就对周围戒备起来。
可戒备起来的木小风,许久都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只是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被人盯的发毛。
再次看时,只见匍匐于地面的大鲵族人,不知何时都抬起了双眼,冷冰冰的盯着自己,就连位于祭坛之上的赛博,也发现了下面的情况,对木小风投来询问的目光。
木小风望着自己一个孤零零的站着,跟大鲵族人一般,匍匐于地,也不适,站着也不适,一时竟然弄的慌了神,收起黑刃,挠头傻笑,想要说几句话,表明自己的意思,让他们不要误会,却不知从何说起。
赛博似乎也发现了木小风的尴尬,大礼并未持续多久,变结束了这个开始的过程。
祭坛之上,赛博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本古朴的书籍,看起来没有什么起眼的地方,可凝神望去,你会发现,头会瞬间晕晕乎乎的。
木小风摇头甩去这种讨厌的感觉,耳中便传来赛博那听不懂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悠长与沉重,似乎在陈述着一些事实,似乎又在祈祷着一些什么东西。木小风听的不耐烦,可这个时刻,如果木小风做出什么事情,必会引起大鲵一族不必要的误会,从昨晚的谈话木小风对赛博这个一心扑在族人发展上的老人,产生了莫名的敬意。
站在木小风周围的族人,在赛博梵唱的声音响起,便全身心的投入到那个场景当中去了,从他们自然流露出来的神情,可以看出这个时刻,他们的内心是激动,自豪的,心神向往的。
不知不觉中,木小风的心神也被赛博这悠长的声音所吸引,静静的陶醉于其中。
一个时辰过后,祭坛之上的赛博才将古籍双手一合,放在不知合适摆放在祭坛正中间的一张厚实木桌之上。
赛博双手合十,虔诚的举起放于木桌一旁的青香,就着点燃的油灯,轻轻点起,又放于香炉之中。
继而赛博又是一阵繁琐的礼仪,直到青香燃尽,原本低沉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一些零零散散的透明物体。
这些透明的物体,缓慢的聚集在上空,不久变形成一个脸盆大小的圆形。
大鲵一族的族人,似乎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事情,竟然全部再次匍匐于地面,大气都不敢喘的样子,眼神中有一丝畏惧,但更多则是被兴奋占据。
赛博抬头仔细的凝望着,半空的透明圆形物体,似乎在检查它是否有什么异样。
其实,木小风不知晓的是,赛博此时的心中也不是那么平静的,血脉移植之术乃是赛博偶然所得,抛开它的真假不说,一个弄不好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
最终,赛博也未发现半空中那透明的圆形物体,有何异样,一咬牙,拿起香案上准备好的一把绿色匕首,往自己右手的中指上一划,鲜血就顺着指尖滴落。
赛博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玉简,左手拿着贴在额头,右手用自己的鲜血画出一个个繁琐神秘的图案。
奇异的是,这些用鲜血画出来的图案,并没有鲜血滴落出来,而是静静的悬浮在半空。
细细望去,赛博耗时近半日画出来的,竟然是与赛亚一模一样的图案。按理说,鲜血在空气中停留时间久了,颜色会发生变化,也会逐渐的凝固。可直到当赛博最后一笔落下,鲜血不但没有凝固,且似乎具备了某种奇异的力量,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红光,同时缓缓的流转起来,整个图案瞬间活灵活现起来,一眼望去,诡异之极。
赛博将左手的玉简放回原处,两只手合在胸前,一个个奇怪的法印,不断被他结出,法印脱离他的手掌,便自动飞到赛博画好的图案周围。
突然,赛博一声暴喝:“合”。
法印便争先恐后的钻进图案里面,此时图案也大放光芒,似乎在抵(制)这些法印的进入。
血液流转的速度不断的加快,法印进入图案的速度却缓了下来。站立于祭坛之上的赛博,望到此处,眉头不禁一皱,整个身体跟着悬空,两股精纯的法力,同时从他的手掌流出,注入法印当中。
原本已经快要停止的法印,得到赛博法力的支持,猛然间也放出一阵强光,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劲头,眨眼间就钻进图案里面。
当所有的法印进入图案,图案里面的鲜血似乎也知道,一切都不能改变了。光芒瞬间黯淡了下了,流转的血液也在刹那间停止,只是片刻的时间,活灵活现的图案居然变的了无生机。
赛博冷冷的看着图案的变化,没有任何的言语。
而此时,匍匐于祭坛之下的大鲵族人,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大部分人双眼露出疑惑的目光,只有四位长老与赛奇几位受重视的小辈,看起来有些激动与担心。
木小风再次抬头朝半空看去的时候,赛博已经再次打出了一连串的法印,这次的打出的法印十分的奇怪,脱离赛博手掌,法印自动分裂为两半,一半紧紧的贴在刚才的图案之上,另一半却飞向那个透明的圆形物体,同样紧贴于上面。
随着赛博的法印再次一变,图案与透明的圆形物体之间,便犹如有什么东西牵引一般,缓缓的朝彼此飞去。
直至看到两者合二为一,身在半空的赛博明显松了一口,挺直的背脊,忽然间有些弯曲。
可此时的赛博,顾不上休息,他今天要做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完成,而这类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中途被打断或者停止的时间太长,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赛博降落在祭坛之上,身躯明显的晃动了一下,祭坛之下望见赛博身躯晃动的三位兄弟,同时上前一步,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背对着众人的赛博,似乎也感受到三位兄弟的关切之意,转过身来,示意他们自己没事,不用担心,才再次转过身去,双手凭空一抓,悬浮于半空的透明物体与图案合在一起的神秘物品,便出现在他手中。
赛博再次拿起放于桌上的匕首,转身将赛奇唤上去,只见赛奇伸出右手,鲜血就从赛奇的中指之上一滴滴的滴落在,刚才燃尽的青香香尘之上,紧接着,赛博又弯身,将匕首在位于祭坛之上赛亚的躯体上一割,同样的一滴滴鲜血,也从赛亚躯体之上滴落在香尘之上。
赛博用匕首,轻轻的搅动香尘,一股奇异的味道居然朝四周散发出来,开始并未发生什么异样,可随着这股味道不断的变浓,站立于祭坛之下的大鲵族人竟然一个接连一个露出惶恐的目光,一个个的跪伏于地,就连赛博的三位兄弟,也没能例外。
祭坛之上,看到此种情况的赛博,不但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露出一丝由衷的微笑。
第五十九章 祭典中
此时的木小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因为他并没有闻见那股奇异的味道,只见周围大鲵的族人,一个个的惶恐跪于地面,他有些奇怪,下意识的就要戒备,可望见祭坛之上赛博那微笑,不像是有恶意,才极力的忍住。
未见赛博将几滴鲜血滴在香尘之上,可随着赛博手中匕首的搅动,香尘居然变的如稀泥一般。
直到赛博满意的看了一眼,和好的香尘,才用匕首尖端跳起指甲盖大小的些许香尘,往抓在手中的画卷抹去。
当香尘触碰到画卷的时候,画卷变发出一股绿色的光芒,而已经暗无光泽的鲜血画,又仿佛活过来一般,不停的流转。
赛博将香尘抹在画卷上的速度,越来越快,而画卷发出的光芒也越发的明亮。待得所有的香尘,被赛博抹于画卷之上,画卷就自动飞上了天空。
就在这一刹那,异变突生,赛博忽然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画卷,并且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他不断的往祭坛下面退来。
赛博心中惊怒之极,运气全身的法力,企图阻挡这股神秘力量的排斥。可赛博发现,在这股神秘力量的面前,他所做的努力,都不值一提。
终于,赛博一口气,没提上来,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身体便倒飞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木小风看见祭坛上的异变,一个纵身,就接住飞落下来的赛博。
抱着赛博,木小风往后退了好远,才止住脚步,体内一阵鲜血涌动,差点就如赛博一般喷出,可见这股神秘力量的强大。
放下赛博,木小风即刻盘坐于周围,将体内的不适压下去。此时发现异变的赛博三位兄弟,也迅速的来到赛博身边,其中一位正在为赛博查看伤势,一位一脸关心的望着正在疗伤的木小风,另一位则正在组织族人撤离此地。
木小风睁开眼睛,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着被他吐了出来。
看见正在一脸关心望着自己的长老,木小风微微一笑,转身问道:“三位长老,赛博前辈的伤势如何?”
二长老答道:“小兄弟,你不用担心,大哥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调息一阵就好。反而是你,刚才没受什么伤吧?”
还未等木小风说话,二长老就站起身来,将手搭在木小风的肩头,帮木小风查看起伤势来。
木小风心中一阵无语,但也不好拂了二长老的好意,只得等到二长老查看完毕,才指着祭坛之上的情况说道:“我没事,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二长老摇摇头:“我们也不清楚,一切只能等到大哥醒来,才有知晓。”
赛博醒来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祭坛之上却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起先是从画卷当中分射出两道耀眼的光芒,一红一绿。红色的光芒透过还站在祭坛上赛奇的头顶,将他的全身笼罩;绿色的则是直接笼罩在,赛亚的躯体之上。
一眼望去,赛奇双眼紧闭,眉头紧缩于一处,痛苦的挣扎着。赛亚的躯体则是安静的躺着,似乎绿光笼罩在他身上,并无影响。
“啊。”
祭坛之上的赛奇,突然抱头大叫起来,整个身体躺在祭坛上面,不停的翻滚,时不时的还用头部使劲的撞击地面,以后发泄(身)上的痛苦。
守护在赛博身边的三位长老,见祭坛上的异状,顾不得许多,就要冲上去,查看到底出了何事。
“慢着。”不知何时起身的赛博喊住三位兄弟。只是赛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但具体是什么地方,一时却也听不出来。
听见自己大哥的声音,已经疾驰出去的三位长老,又立马重新返身回来,恭敬的喊道:“大哥,你身体没事吧?”
赛博只是淡淡说道:“没事,这里有我照看,你们几个都回去吧,顺便安抚好族人,没有我的命令,谁也别来此地打搅我。”
闻言,三位长老的身体明显一滞,抬眼望去,见赛博不似在说笑,也只得说道:“大哥,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手,你尽管喊我们兄弟几个过来。”
望着赛博的三位兄弟转身离去,木小风也没说什么,悄悄的消失在不远处的森林里面。只是心中的那份疑惑,却怎么也不能按捺下去。刚才赛博的表情声音语气,与平时的截然不同。
即使赛博是大鲵一族的长老,但是在他的兄弟几人面前,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样子,从来也不会用这种冷淡的命令语气,而木小风还敏锐的发现,醒来之后的赛博,身上多出来了一分邪气。尽管不大浓重,也令人十分的惊讶。
赛博见周围的人都走了,无奈的叹了一口,重新盘腿坐下,体内浓厚的法力,被他强行逼到整个头部,瞬间他的额头之上便出现了,一小团黑气,细细看去,这黑气竟然与昨日祭坛之上的黑气一模一样。
受到赛博体内法力的围攻,这团黑气,不断的挣扎涨缩,左冲右突,想要冲出赛博法力的包围圈。
怎奈有心算无心,赛博精心设计许久,怎么可能让次黑气轻易的逃脱。
赛博的法力幻化成两只青色的手掌,一只手掌抓住黑气,不断的往额头之外拖出,令一只手掌则在后面推着,看起来虽然有些滑稽,但只有赛博自己心中清楚,这样子有多危险,只要一不留神,赛博面临的将是死亡。
也许死亡对于赛博这个已经看透许多世事的老人来说,并不是那么的可怕,可是赛博害怕大鲵一族毁在他的手里,所以不论如何他都不能死去。
“呀。”
赛博口中发出一声嘶哑的叫声,聚集在他额头的那团黑气,嘭一声碎裂开来,盘坐于地面的赛博,一个起身,就祭起随身的法器,如临大敌一般的盯着前方不远的地方。
看似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声刺耳难听的笑声,接着无数细小的黑气,凝结成一团黑气,正是刚才聚集在赛博额头的那团。
见黑气现身出来,赛博不但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盯着远处的黑气厉声问道:“你是何人,胆敢闯进我族圣地,暗算老夫。”
(这张就两千字,这几天事情有点多,大家谅解一下。)
第六十章 祭典下
对面的那团黑气,似乎没有听到赛博的怒喝,依旧不闻不问的停留在原地。赛博不禁皱了皱眉头,难道是自己太过于敏感,可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刚才它盘踞在自己体内的时候,明显是具有灵智的生物,怎么会离开自己的体内,就没反应了呢?
“嘎嘎。暗算于你?你认为你值得我暗算么?”就在赛博准备上去查看之时,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摸索不到声音的源头。
赛博猛然间停住脚步,不断的往四周观望,显然他也没发现声音来自何方。
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用找了,我就在你的正后方。”
“什么?”赛博下意识的喊道,转过身来,那团黑气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它的身后,幻化出来的一只手掌,离他的后脑不到一指的距离。
同一时间,身体的本能,让他往侧面滑去,堪堪躲过,背面又朝他脑部抓来的黑色手掌。
“咦,这你也能躲过。”这次从黑气当中传出沙哑的声音道。
赛博心中一阵后怕,整个背脊全被汗水淋湿,不敢在大意,祭出自己的法器,一根不大起眼的圆木。
不要小看这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木头,它乃是大鲵一族传承下来的禁魂木。它最大的特点不是攻击有多么的强悍,而是它攻击的直接是人的神识与灵魂,此刻,赛博将它祭出,不无是最好的选择。
黑气见赛博祭出此物,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本能却告诉他禁魂木对他的威胁很大,以至于一些被他分散在周围的零散黑气,都不自然的回归到他的体内,不一会儿黑气的本体就显现出来,乃是一个黑色的小人,五官此时仍然被黑气笼罩,看不清楚。
赛博厉声道:“你是何人,又如何进入我族圣地的?”
小人忽然咧嘴一笑,道:“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
闻言,赛博一怔。
“啊!”
一声凄厉的叫声自祭坛之上传来,原本在地面翻来滚去的赛奇,这时静静的躺在上面,没有了动静。
赛博一个箭步,身影便出现在赛奇身边,两团黑气将赛奇与赛亚紧紧的包裹,看不出赛奇是否还有气息。
赛博挥动手中的禁魂木,一道道乌黑的光芒从禁魂木上散发出来,而包裹着赛奇赛亚两人的黑气,像是碰到天敌一般,迅速的消散开去,露出两人的原本模样。
赛亚浑身干瘪,赛奇全身浴血,赛博没由来的双眼一酸,大滴大滴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心中的悔恨没有人能够体会。
不多时,赛博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事情,转过身了,狰狞的望着那不远处的黑色人影,那目光恨不得喝他血吃他肉,方解心中的仇恨。
黑色小人对于赛博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仍旧一声不响的望着他,就在赛博扬起手中的禁魂木,准备朝他攻来的时候,他忽然道:“慢着,你还想救台上的那两个小娃子么?”
黑色小人的话语如黑夜里的一粒火花,瞬间就将赛博心中原本绝望的念头重新点燃,甚至将他刚才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将黑色小人留下的念头打消。在赛博此时的认知中,如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全是这个黑色小人的原因,若没有这个黑色小人的出现,他采用的血脉移植之术将会为大鲵一族重新制造出一个,天之骄子来,从而振兴大鲵一族。
听闻黑色小人的话,赛博前扑的身体猛然停下,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黑色小人哈哈一笑,道:“当然是真的,此术既然为我所创,它所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我肯定知道。”
赛博大喜,可是望着黑色小人那笑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正要发问,忽然后面袭来一阵刺骨的寒意,禁魂木光芒大放,直接挡在身后。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自赛博身后传来,赛博一口鲜血吐出,整个身体倒飞回去。只见一长型的物体,全部笼罩在黑气当中,与禁魂木撞在一起。而赛博因为是匆忙间的抵挡,黑色小人以有心算无心,赛博第一回合就露出了败迹。
伸手抓回落在不远处的禁魂木,低头望去,禁魂木原本的灵性竟然减少了少许,显然那包裹在黑气当中的物体,乃是对禁魂木具有克制的作用。
赛博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双眼对黑色小人怒目而视,道:“阁下这是何意?”
此时赛博有点后悔刚才将几位兄弟赶走,导致现在连个帮手也没有。体内翻滚的气血还未彻底压下去,原本受的伤势也在刚才与黑色小人,短暂交手的过程中复发,而自己寄予厚望的禁魂木,也被对方克制,只能先稳住黑色小人,再做思量。
黑色小人又是哈哈一笑,并未趁人之危,道:“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刚才一击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不要以为手持禁魂木,就可以在我面前为所欲为。行了,现在我们谈谈正事吧。”
赛博神色一正,虽然不知黑色小人口中的正事到底是何事,但也隐约猜到一些,道:“说吧。”
黑色小人望着赛博警惕的神情,只是一笑置之,道:“你可知道血脉移植之术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赛博茫然的摇摇头,他得到的玉简之中,只记载着血脉移植之术的好处与方法,并未写有需要付出的代价。
黑色小人继续道:“你应该知道,向这类的秘术,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的,你获得的越多,你付出的代价将会越大。”
一语惊醒梦中人,赛博之前一直都被血脉移植之术带来的巨大好处,给冲昏了头脑,而今一想到自己就这样糊里糊涂的,使用血脉移植之术,还竟然连血脉移植之术带来的坏处都不知晓,自己才是大鲵一族真正的罪人呀。
望着赛博不断变换的脸色,黑色小人心中明显一喜,只是他的整个脸庞都被黑气笼罩,赛博没有看见而已。
许久之后,赛博终于从沉思当中醒转,而这段时间内,黑色小人的确没有再次动手,只是悬浮在不远处的地方,静静的望着他。似乎真的如他所说,刚才动手,只是单纯的想要给赛博一个警示而已。
第六十一章 死去
如赛博这样活了不知多少年岁的人,个个都是人精,只要被点醒过来,哪能不明白黑色小人的做法,赛博心中冷笑一声,道:“你我都是明白人,阁下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黑色小人又是哈哈一笑,道:“既是如此,那我就直说了,如果你想要救治台上的那两个人,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你需要答应我的几个要求,我不但可以将台上两人救活,还可以帮助你达到你之前想要做成的事情。”
常言道,怕什么就来什么,赛博闻言,心中一紧,对方这是直接掐住了他的软肋,别说是答应他几个要求,就是对方要他的命,只要能救活台上二人,他也只能拱手送出。
“好,你且把你的要求说上一说,只要不是太过分,老夫答应你便是。”赛博无奈的说道。
黑色小人对于赛博的话一笑置之,从他现身出来到现在,赛博所有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之所以他要询问赛博,只是为了后面赛博对他的隔阂不会太大,不说尽力帮他,但也不至于时刻怒目相对。
黑色小人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待会我需要你们真血的三分之一,就这一个要求。”
“何为真血?”赛博并没有着急着答应黑色小人,反问道。
“真血即是你们远古血脉具有力量的血液,说的直接一点就是你们的身上其实流淌着两种血液,一种是普通的血液,另一种就是具有力量的血液,只是具有力量的血液十分的稀少,融在普通的血液里面,而想要获得纯净的具有力量的血液,就需要从普通的血液里面将具有力量的血液提炼出来,而这个过程是血脉移植的第一步,我需要的血液也就是这具有力量的血液。”黑色小人一口气说完,甚至还担心赛博,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具体的解释道。
赛博一时间保持了沉默,具有力量的血液正是他们一族得以延续的依靠,从黑色小人的话猜来,想必他们自身的这种血液也不会太多,而今黑色小人张口就要走三分之一,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不行,想必你也知道这种血液的珍贵,你一开口,就要走三分之一,那我们一族还如何得以延续下去。”赛博一脸决然肯定的说道。
黑色小人原本也没想过真的要走三分之一的血液,只是为自己争取一个讨价还价的空间,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再废话,直接问道:“那你愿意给我多少呢?”
赛博闻言,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刚才他真的担心,黑色小人对提出来的要求咬紧不松口,一定要走三分之一,那他也没办法,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黑色小人真的只是漫天要价。
其实这也不能怪,黑色小人,同时也不能说他是善良,只是他与这个世界隔绝了太久,还不知道具有远古血脉的种族早已经衰败下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耐下心来,与赛博做出这笔交易,否则以他的手段,直接强抢也不过是费些手脚而已。
赛博当然不知道黑色小人心中的想法,见黑色小人松口,试探着说道:“十分之一,再多那我宁愿不救台上二人。”
话虽说出口,赛博心中却是忐忑之极,他自己的大限将至,而族中下一代的领导人还未抉择出来,现今族中最优秀的两个孩子都躺在祭坛之上,生死不知。只是当黑色小人的回答传到他耳里时,他就后悔了。
黑色小人对赛博提出来的要求,稍微一想,就毫不犹豫的说道:“好,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不过作为你对我的补偿,你还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
对于黑色小人的要求,赛博说不上欢喜,也谈不上苦涩,淡淡的说道:“阁下需要老夫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黑色小人道:“如我所料不错,禁魂木与养神木乃是一体同根的吧,既然禁魂木在你手中,那么养神木也应该在你那里吧,而作为你补偿我的,只需要你将养神木交予我就行。”
赛博闻言一怔,禁魂木与养神木一体同根,是他们一族的秘密,甚至连他的三位兄弟都不曾知晓,讥笑道:“阁下为了达到今天的目的,煞费苦心呀。”
黑色小人闻言,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道:“道友这是何意?如果你不愿答应,我走便是。”
黑色小人说完,就欲转身离去。
赛博见状,急忙道:“等等。”
“你还有何指教?”黑色小人转过身来,冷冷的问道。
赛博一时间不知所粗,不明白为何先前还很好说话的人,瞬间就变的一个人似的,但也没想太多,开口道:“养神木禁神木一体同根乃是我族大隐秘,阁下如今不但知晓远古血脉之事,还对我族隐秘如此清楚,难道不是煞费苦心么?”
黑色小人一阵苦笑,养神木禁神木一体同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