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乃是他在一本古籍之上看见的,此时见赛博手持禁魂木,才有此一个要求,也显示出他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不料却引起赛博的误会,他也不想解释什么,道:“那道友对我刚才提议,有什么意见吗?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这是我最低的要求,如果道友不能答应在下,那么我也只能转身而去,至于台上那两个小娃子那就听天由命吧。”
“阁下都这样说了,老夫还有反驳的余地吗?”赛博一脸阴沉的说道。
“既是如此,那就是道友答应在下的要求了?”黑色小人反问道。
赛博没有正面回答黑色小人的话,道:“道友先随我上台上看看两位小辈的情况吧。”
黑色小人闻言,浑身一阵黑雾翻滚,整个身体便神不知鬼不觉到了祭坛之上,缓缓的落在赛亚赛奇二人旁。
赛博见黑色小人无意间露出来这一手,心中震惊有余,悄悄的给三位兄弟发去传音,才一板一眼的徐徐走到黑色小人身旁,双眼紧紧的盯着黑色小人的一举一动。
赛博所做的一切,皆没有瞒过黑色小人的耳目,他虽然人在台上,但一直都密切注意着赛博的一举一动,对于赛博来到他身旁对他的监视,连头都没抬一下,俯身专心的查看着赛亚赛奇体内的情况。
一顿饭的功夫过去,黑色小人皱着眉头,直起身来,指着赛亚的身体道:“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怎么我在它的体内感应到两股不同气息,其中一股气息已经消失很久,想必是他自己的气息,而另一股气息消失不大久的样子。”
赛博不知何意,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黑色小人道:“意思很简单,也就是说此人已经死去已久,之所以他的躯体依旧保存完整,是因为后来那股气息的缘故。”
赛博大惊失色,道:“什么?你说他已经死去已久?”
黑色小人点头笃定道:“据我推断,他已经死去二十年开外,而且他的魂魄并没有投身轮回之中,而他死后,躯体被他人占去,才能解释为何我还能在这具躯体里感应到他的气息,同时躯体又没有消散的原因。”
赛博的心突然间猛烈的颤抖起来,连整个身躯也摇摇晃晃的,若不是黑色小人及时将一股精纯的法力注入他体内,赛博或许已经昏死过去。
自从赛亚的身体被木小风带回族内,赛博隐约间还能感应到赛亚身体上血脉的气息,外加种种原因,以为赛亚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陷入了沉睡之中,未曾想到赛亚早已死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何其沉痛的事情。
见赛博的情况稳定,黑色小人继续俯身在赛奇的身体之上,一股黑色的丝线,直接从他的体内发出,探进赛奇的额头之中。
笼罩在黑色小人面部的黑雾早已散去,此时他闭着双眼,一根根的黑色丝线从他的手指发出,准确无误的射进赛奇的体内。
黑色小人就这样子整整操作了一个时辰,停下手来,插满在赛奇身上的黑色丝线,寸寸的碎裂开来,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丝线,而是跟笼罩在黑色小人周围黑雾一样的东西。
黑色小人擦去额头的汗珠,整个身躯的颜色明显淡了一截,黑雾又重新遮盖住他的面庞,道:“此子并无大碍,只是刚才你在施法的过程中,太过于迅速,他身体难以承受那股力量,才会出现如此情况,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便可痊愈。”
第六十二章 招魂
恢复过来的赛博,闻言心中一轻,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黑色小人闭着双眼,思考良久,才缓缓的说道:“血脉移植之术是建立在活人的基础上的,现在此子魂魄已丢,已经算是死人一个,不大好办呀。”
赛博道:“按你所说,只是难办,而不是没有办法,对吧?”
黑色小人微微一笑,道:“的确是这个样子,想要进一步的施展血脉移植之术,首先需要将他的魂魄招回来,而他的魂魄离开他的身体已久,我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所以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黑色小人说完,只是静静的望着赛博,而没有任动手的迹象,赛博起初一愣,继而道:“阁下又需要什么才肯为此子招魂,尽管直说就是,只要不是太过分,老夫都可答应。”
见赛博主动说出来,黑色小人满意的一笑,道:“为此子招魂不是不可,只是以我如今的状态,想要办成此事,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如若此事成,你需要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再给我加五分之一的血液,算下来总共就是十分之三,若是此事不能成,我不需要这多加出来的十分之一二的血液,但先前说好的一切条件皆不能改变,你考虑一下,若是可以,我便准备一下,开始施法。”
黑色小人话说到如此地步,赛博也不好反驳,其实只要能将赛亚赛奇二人救活,黑色小人不论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他最终都会答应的。
“好,就按你说的办,你施法需要什么器物,没有的尽管开口,老夫会想办法为你置齐。”赛博道。
“我需要的器物不是太多,你这里也不会有,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我施法的过程中,为我护法,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到我,同时到时你需要将这个地方,设成禁地,除了你之外不能有第二人出现在此地,你见到的任何天象以后都要缄口不提,就当没有看见就行,否则我是不会施法的。”说道这里,黑色小人十分的凝重,显然招魂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赛博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道:“放心,到时候我亲自为你护法,绝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到你的。”
黑色小人双手合十,刚才击退赛博的长形武器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次这柄武器终于现出真身来,乃是一根长形的木棍,上面散发着幽幽的光芒,显得诡异阴森之极。
黑色小人用牙将自己的手指咬破,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流淌到他先前准备好的,一个类似小碗的法器里面。
黑色小人的鲜血不是常人一般的鲜红色,而是一种猩红色的血液。盛放在小碗当中,血液没有凝固,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小碗被染成如血液一般的模样。
一个个神秘的图文,被黑色小人蘸着碗中的鲜血画出,霎时间,天地间风起云涌,阴风不知从何处刮来,吹的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立。
一片黑雾不知从何处也升起来,将祭坛周围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内,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放佛有什么东西,从地底爬出来,黑色小人此时的神情,无比的凝重,祭起手中的木棍,直接插在地面之内。
一阵鬼哭狼嚎之声,随着木棍的插下,凄厉的响起,赛亚的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一幅幅图画也如放电影一般,从木小风的视野当中流过,整个过程整整持续了近半日的功夫,忽然画面定格在一柄剑之上。
木小风望着半空画面里的那柄剑,忽然感到十分的熟悉,不出所料,正是自己好友唐婼手中的那柄剑,一时间心中的思绪纷繁复杂。
黑色小人凝望着这柄剑许久,悠悠的说道:“道友,此子的魂魄已经被人封印在此剑当中,如果想要将此子的魂魄彻底招回来,只能将此剑带到此地,从剑中将魂魄释放,我才能将他的魂魄归为,如若不然,我也无能为力。”
听闻黑色小人的话语,赛博惊怒之极,想不到自己孙子的魂魄,居然被人炼成剑魂,封印与剑中,可又不知如何着手,讪讪的道:“阁下既然能找出此子的魂魄,被封印于剑中,那阁下是否能找出此剑而今的下落,说实话,如果不能找出此剑的下落,那无异于(大)海捞针呀。”
黑色小人紧皱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道:“剑是死的,人是活的。具有血脉力量的人,被人拘魂作了剑灵,难道你们族里的那些老怪物就不闻不问吗?这似乎不是你们的作风吧?”
赛博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突然问道:“阁下来了这么久,还未问及尊姓,不知阁下来自何处?”
“道友这是何意?难不成还怀疑我不成?”黑色小人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似乎很不喜欢他人打听他的过去。
就在赛博与黑色小人尴尬之时,远处的树林之中忽然传来一阵重物落地的声响,二人不约而同的喊道:“是谁?”
同时飞身而起,朝响声之处奔去。
木小风两手揉着被摔的有些痛的脑袋,拍拍屁股从地面站起,迎面飞来的黑色小人对木小风怒目而视,充满敌意,赛博则是冷冷的望着他一句话不说。
说来也奇怪,木小风刚才躲在树上,偷偷的观望着两人,可不知为何,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刚才一个翻身,直接跌落在地。
木小风望着面前的二人,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一脸淡然,静静的望着他们不说话。
赛博道:“木小友,刚才我不是吩咐我的几位兄弟将你引到客厅,用饭了吗?不知小友忽然来到此地,是否有什么事情吗?”
“道友认识此人?”黑色小人见赛博质问木小风,有些惊奇的问道。
赛博道:“不满阁下,台上失魂的那个孩子的躯体就是这位小友,送回来的,所以老夫一直将他留在族中,打算尽一番谢意。”
木小风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磨砺,身体之中原本透发出来的空灵之气,已经渐渐的隐去。但黑色小人望向木小风的目光,除去最初的怒目,更多的则是疑惑。
“我知道你们要寻找的那柄剑在哪里。”二人还未说话,木小风就说出令他们惊讶的话来。
自从木小风从地面站起,心中就已经有了计较,虽然把剑的下落告诉他们,可能会给唐婼带来一定的麻烦,但只要处理好,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况且他一路寻来的踪迹,在此地差不多已经断去,时隔多年,线索更是难找,或许这柄剑会是一切解开的契机。
赛博急忙道:“木小友,你说你知道那柄剑的下落?”
说着赛博还下意识的用手指往祭坛之上,那柄剑影出现的地方指去,只是那个幻影早已消失,赛博又只得悻悻的放下手来。
木小风并没有因为赛博的失态,而有什么不满,反而肯定的道:“不错,我的确知道那柄剑的下落,原先它在我的一个好友手中,可是前面一段时间发生了一些意外,我与那位好友失去了联系,此时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过我可以肯定,那柄剑就是刚才幻境当中的那柄剑。”
木下风的话如一瓢冷水泼在赛博的心头,让赛博刚才燃起的剧烈希望,刷一下熄灭,只得道:“没事,只要木小友曾经知道那柄剑的下落,那就有希望。”
“我观小友英气冲天,并非常人之象,不知小友来自何处?”黑色小人忽然对着木小风问道。
木小风心中一痛,落寞的说道:“我来自一个很小的山村。”
黑色小人不顾赛博惊讶的目光,以为是木小风不愿透露,道:“没事,小友乃是人中之杰,你的朋友们,也不会有事的。至于寻找这柄剑,待得晚上我再次施法应该能够探出它的大体下落,到时寻找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
(恢复更新,望看了的朋友们尽一点微薄之力,有票有花的给娃娃送点,你们的支持才是娃娃最大的动力与最大的希望。只有有了大家的支持,娃娃才能将这个故事写的更好,更加的精彩,娃娃在此谢过大家,九十度的鞠躬感谢!)
第六十三章 山中隐秘
第二天清晨,赛博就风风火火的敲开木小风的房门,将他从睡梦中唤醒。木小风揉着两只有黑眼圈的眼睛,把门打开,心中有几分恼怒。昨晚他一直在想事情,结果很晚才睡,大清早的就被人喊醒,泥人也会发气。
赛博见状,赶忙道:“打扰木小友休息了,老夫在这里先给你陪个不是,只是事关紧急,老夫也顾不得许多,还请小友谅解。刚才裴道友传音给我,他已经大概的确定了,那柄剑的范围,想来木小友也着急找到你的那位朋友,老夫这就风火赶来了。”
木小风对赛博这样的态度有些反感,明明是自己比我还着急,却一定把我牵上,但也不冷不热的问道:“那赛前辈,剑大概在什么地方呢?”
赛博对木小风态度没有过多的计较,道:“裴道友说,那剑就在这座大山之中,但具体的在哪,他也不得而知,在他探测的过程中,似乎总有一股力量在替剑遮掩气息。”
木小风闻言一惊,那柄剑乃是唐婼的挚爱之一,从来都是随身携带的,而今剑被断定就在此山之中,那是不是说,唐婼一惊遇到危险了,想到这里,木小风不由来一阵担心,道:“那前辈打算怎么去寻找剑的下落呢?”
木小风自始至终表情的变化都落入赛博的眼中,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不会去耽搁什么时间,急忙道:“木小友有所不知,我族之人是不能离开此地的,所以寻找剑的下落,老夫还想拜托于你,当然只要小友你能将剑带回来,老夫必定重谢。”
木小风想都没想,就张口答应,道:“前辈不用担心,既然此剑就在山中,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寻,毕竟我与我那位好友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只是此山如此之大,仅凭我一人之力,恐怕会耽误了贵族的要事?”
赛博将手指大小的一截断木递于木小风手中,道:“这是我族的信物,如果你遇到危急情况可以直接将他捏碎,我会尽全力过来帮你,同时你也可以凭借此物,很轻易的回到这里。至于我族的事情,也不在于那么一点时间,况且急也急不来,你放心的去寻找就行。”
木小风点点头,就转身准备走人,突然眼前一个黑影闪过,木小风下意识的停住脚步,黑色小人一脸平静的出现在他前方。
赛博上前道:“裴道友,我刚才已经将情况告诉木小友了,不知道友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黑色小人名叫裴硬,属于那种宁折不屈的人,也正是因此,给他的人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转变。
裴硬并未回答赛博的话,反而将手中的一小块玉石扔给木小风,道:“此石里面残留有赛小子的气息,对于你找到剑的下落会有帮助,你好自为之吧。”
继而转身对赛博道:“赛道友,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在此耽搁了,待得他将剑带回,你给我发传信,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希望你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到时可不能反悔。”
裴硬说完,整个人便化作一股黑气消失在木小风的眼前,既然后面的行程已定,木小风也不想再次耽搁下去,昨天突闻有唐婼的消息,却不知不觉的替路源唐婼二人担心起来,也不知自那日一别,他们是否逃脱了魔抓,蓝箭野心勃勃,他所图的绝不止是一个翠云门那么简单,古稀四人踪影全无。
按理说每一个门派在对任何一人,委以重任之前都会仔细的考察其人,特别是翠云门这样的大宗门派,可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青衫为何会重伤而返,他当年的目的又是否达到?
一个个的谜团还在等着木小风去解开,其实木小风也知道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直接杀上翠云峰,找到蓝箭质问,可这也是最愚蠢的方法,且不论他的实力是否足够,就是对待天下的人,在没有充足的证据面前,也没有人会相信他,他现在的身份依旧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弑师叛徒。
裴硬走后,木小风随后就离开了大鲵一族的驻地,回到了那个神秘的山谷,这个山谷的白天看起来还是那么一尘不染,安静而祥和。不知情的人绝对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山谷,晚上会充满无尽的危机。
踏出山谷的那一刻,木小风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就如他的脚只有踩在有着特殊芳香的泥土之上,才会觉得踏实。
深深的吸进一口气,山中的空气总是那么的清晰,只是有些生活注定不是他能享受的。
左右握着裴硬交个他的玉石,出了山谷,就隐隐的发出一圈亮光,木小风心中一喜,这样的情况就是说明,裴硬没有对他说谎,剑真的就在此山之中,一想到可以马上见到好友,木小风的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动。
玉石上面还刻有一柄小小的利剑,剑尖所指的方向就是剑所在的方向,木小风顺着玉石上显示的方向望去,双目不禁一凝,激动的情绪立马变的平静下来,一股寒意悄悄的从心底升起。
玉石之上显示的方向正是他刚才离开的那个山谷,他刚才离开之时,玉石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如今有了反应,那只能说明,剑所在之地只会是与白天相反的存在,即夜晚。
木小风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战,晃了晃头,似乎不相信玉石上的显示,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次凝目望去,玉石上指示的地方的确就是他刚才出来的那个山谷,后来木小风又换了好几个地方,玉石上所示的地方仍旧是那个山谷。
事情的发生已经大大的出乎木小风原来的意料。山谷黑夜里的危险,他已经尝试过一次,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诡异地方,心中实在没底,他忽然觉得当初不能那么的草率答应赛博了,而今想要反悔却又放不下那个面子,赛博估计也不会允许他放弃。
头掉了不过是碗大的一个疤,只是自己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时间就在木小风这样犹豫不决当中度过,黑夜悄无声息的来临。木小风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木小风豁了出去,一个大踏步,踩进山谷之内。
只见木小风进入的瞬间,一股阴测测的风就迎面吹来,木小风吓了一跳,直接蹦了出来。
可忽然间木小风愣住了,自己闭着眼的这一蹦似乎没有达到预料中的效果,身旁还是一阵阵阴测测的风刮过,弄得自己浑身汗毛倒立。
睁开眼望去,一如上次一般,四面八方一双双发着光的小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自己,而身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一道透明的屏障,显然是某种禁制,而自己刚才一蹦,没有出去的原因,就是这道屏障将自己挡住。
木小风祭起黑刃,周围那眼睛的主人,似乎知道黑刃的厉害,往后退了一点,但也只是稍微一点,就停下继续盯着木小风的一举一动。
黑刃毫不留情的斩在屏障之上,而屏障却连一点晃动的迹象也无,木小风不禁皱眉,未成想到这屏障如此厉害,奇怪的是自己上次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这道屏障,为何这次有了?难不成有人知道自己要进来,特意用来对付自己的。
可仔细一想又不对劲,这里如此的神秘,自己一个小角色,谁会这么兴师动众,那就只剩下唯一的一种可能,里面发生了事情,才会变的如此。
第六十四章 腹虫
不论如何,而今后路已被断去,想要出去只能寻找的出路山谷黑夜里面的那些怪蛇,上次木小风已经深有体会,想要安然无恙的找到出路,不是那么的容易,却也不能坐以待毙
木小风将法力注入黑刃之中,黑刃变发出明亮的光芒,勉强能够看清周围半丈来长的距离,此次的这些怪蛇,不向上次一般,不要命的朝木小风袭来,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为了安全起见,木小风还是将盾牌祭起,虽然由于上次的损伤,盾牌的防御已经大大降低,但自己在大鲵一族时也修复的七七八八,勉强可以用
右手握着黑刃,左手拿着玉石,沿着玉石所指的方向行去
木小风所过之处,怪蛇们都退避三尺,不敢接近,远远的用仇视的目光望着木小风
木小风自己也十分的奇怪,上次进来这些怪蛇的狠戾程度,非同凡响,为何自己此次而来,却如此表现,难不成是赛博给的那截断木的作用,或者裴硬给的这块玉石,再或者是山谷里真的发生了大事,所以这些怪蛇才这般表现
木小风心中想要证实自己的想法,可是想到上次,自己将赛亚的躯体放在地面,就无缘无故的消失场景,始终不敢去尝试
木小风小心翼翼的顺着玉石之上的方向行去,不知道走了多远,只感觉自己的内心无故的烦躁起来,空气当中也渐渐的充满一股刺鼻的腥味,按照时间估算来,他应该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谷里面,行走了一天一夜了
好在木小风是修真者,这样枯燥压抑的环境对他造成的影响不是那么的大,否则光凭借这样阴森的环境,便可将人逼至蹦溃死亡 无限升级〗
不知何时,木小风的额头渗透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空气当中的腥味越发的浓烈,他不得不开启护体的法力护罩,而玉石之上剑的方向依然没有改变,玉石散发出来的光芒依旧如进来之前一般,淡淡的微弱,放佛木小风一直都是在原地踏步
一旦心中有了这个想法,幻阵一词立马跳进木小风脑海,他不会真的一直都在原地没动
转身回去,身后依然是漆黑一片,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一层屏障也不见,数不尽的绿色小眼睛还是仇视着他
正前方窸窸窣窣的传来一阵声响,木小风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这是他自从进入这个诡异的地方,第一次听到声音,而声音传来的地方距离他还是如此之近
就在声音传来的刹那间,周围盯着木小风的绿色眼睛,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竟然同一时间潮水般的退去
木小风感觉自己的腿被一个黏糊糊的物体缠住,然后整个身体就不受支配的,被那黏糊糊的物体拖拽着往前疾驰而去
关键时刻,木小风手中的黑刃光芒大放,一下看在缠住木小风腿部的黏糊物体之上
“吱”
黏糊物体受痛,毅然放开了缠住的木小风,退却开来
木小风借着黑刃大放的光芒,终于将缠住自己腿部的物体看清,乃是一个大大的舌头,一双乌黑的眼睛与这个的场景融在一起,怪不得自己刚才没有发现
退出好远距离之外的木小风,才再次打量起对面的怪物,这怪物一个头有两个脸盆大小,像蛇又不似蛇,脸庞之上鼻子长长长出体外,颜色如红白两色的绶带纹理,一条分成两叉舌头不断的伸缩,上面还沾满粘稠的唾液
木小风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怪物,竟如这山谷一般的诡异
伸手往刚才刚才被缠住的腿上摸去,并无任何的伤痕,只是上面沾满着粘稠的液体,刚把手抬起,一股浓烈的刺鼻腥味,迎面而来,木小风差点忍不住反胃
运气法力将这些液体清除,抬头再往原来那怪物所在的地方望去,前方空无一物,哪还有它的身影
木小风赶忙加大注入黑刃里的法力,黑刃再次光芒大放,目光所及之处,已有几丈之远,可仍旧没有望见那怪物的身影,神识的搜索也无功而返,木小风不禁暗问自己,难不成那怪物已经离开了?
这个荒谬的想法还没结束,身后忽然一阵恶风传来,还带着浓烈的刺鼻腥味,正是刚才那怪物特有的味道,木小风双脚一跺,整个身体就离地而起,险之又险的避过怪物从后面袭来的一击
即使如此,木小风的心中也没有任何的轻松,总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
“砰”
头顶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声,腾空而起的木小风整个人便倒飞回来,比他的刚才腾起的度还要快几分的样子
一层透明的屏障在上空若隐若现,而地面的之上的怪物,在木小风腾起的瞬间,就仿佛知道,木小风腾空的后果,舌尖居然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回转过来,分叉的两个尖端正好围住木小风下落的身体,远处望去,好像就是木小风自己送上去一般
半空的那层屏障显然也不是什么凡物,木小风脑袋只是轻轻的撞上,此时仍有几分晕眩的感觉,还没有彻底的回过来伸来,又是一股刺鼻的腥味传进鼻中,顾不得许多,木小风强自的扭转自己的身体,避开怪物的长舌,砸落于地
顺势在地面上翻了三个滚,回过身来,朝那怪物望去,偌大的怪物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刚才地面上残留着些许的唾液,证明那怪物来过
木小风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这是他碰到的最难缠的一个怪物,自己不能发现它的踪迹,而它却可以随时随地的偷袭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木小风忽然听见自己左侧不远之处,有一细小的声音传来,就如强电流在空气中引发的声响一样只是如果不仔细听,绝不会发现那声音
就在此时,木小风扬起手中的黑刃,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左侧劈出
“吱”
那怪物吃痛的声音再次传来,那条恶心的长舌,也随之出现在木小风视野,再次借着黑刃的光芒望去,木小风只来得及看见怪物那模糊有十几丈长的身体,怪物又瞬间消失在木小风的视野里面
发现怪物攻击前的这一征兆,原本心烦意乱的木小风,静下心来,凝神的听着周围的一切声响
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既然有方法可以发现它的踪迹,那就证明它不是无懈可击的,早晚自己都能发现,它诡异的消失的原因,只是到了那个时刻,就不知道鹿死谁手了,毕竟,木小风此时此刻练怪物的全貌都没有看到,怪物的实力是一点都不知晓,也不知道是怪物的修为太高,直接让木小风感受不到,还是因为怪物有着特殊的能力,可以掩藏自身的气息
不过木小风加的倾向于后者,如果是前者,对方直接可以毫无顾忌的将木小风当作口中食,而今却以偷袭为主,那就说明,怪物的修为跟自己相差无几,所以木小风的心中还是莫名的有着几分战胜怪物的信心,即使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份信心来自何处,但是他相信最后的胜利肯定是他的
//
第六十五章 击退
---------..
(读小说 请牢记 ) (读小说 请牢记 ) 木小风屏气凝神,静静的听着周围的一切异响。
皇天不负有心人,异响再次出现在木小风的身后,从这怪物偷袭木小风的策略看来,它具有的灵智几乎跟人没有什么两样,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所在。
就在木小风准备反击之时,身后的忽然间消失不见,木小风预备好的攻击并没有因为异响的消失,而停下,反而毫不犹豫的朝着身后斩去。
黑刃劈在地面之上,火星四射,地面毫无损伤。怪物似乎没有出现在木小风的身后,木小风心想难不成是自己估计错误,刚才那声响不是那怪物特有的。
就在此时,身后又是一阵厉风传来,这厉风不是刚才可以比拟的,将木小风的两只耳朵刮的生疼。
木小风就地滚了出去,再次险之又险的避过身后的袭击。
可这次木小风想要如刚才一般躲过,似乎不是那么的简单,因为就在木小风滚出去之时,那怪物的长舌,闪电般的朝木小风滚落的地面击打过去。
“叮当。”
撞击声响起,木小风用黑刃拦在胸口,体内气血一阵翻涌,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继续擦着地面朝后面蹿去。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站起身来,整个背脊火辣辣的疼痛,木小风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暴喝道:“真当我好欺负,是不?”
怪物回答他的只有“吱吱”的叫声,似乎兴奋又似乎嘲笑。
收回盾牌,木小风不顾一切的将法力注入黑刃之中,飘云步发挥到极致,整个人便如一阵风一般,瞬间来到了怪物深处之处。
说来也奇怪,这次的偷袭失败之后,怪物没有再次的隐藏起来,而是停留在原处,动也不动。木小风第一次将这怪物的身体看清,除了鼻子不像是常见的蛇之外,其他的跟蛇没有两样,身体的颜色还会随着周围环境的不断变化,从开始木小风瞟见的漆黑之外,现在由于黑刃的光芒存在,这蛇的全身的颜色竟然在不断的与环境融为一体。想来这蛇之所以可以很好的隐藏起来,避过木小风的探查,跟它的这天赋神通也有很大的关系。
其实这怪物是蛇的一种,名为腹虫,最厉害的不是身体颜色变换的伪装,而是它的唾液与幻境神通。此时由于前几次腹虫的偷袭,已经是木小风处在暴怒的边缘,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腹虫戏弄,木小风失去了相当的理智。
如果他不是这样,不会发现自己刚才沾染腹虫唾液的腿部逐渐的发麻,而对面的腹虫,刚才偷袭之后是瞬间隐藏,而现在他对面的那只腹虫却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即使这点时间非常短暂。
腹虫的颜色还未彻底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木小风的攻击已经来到,黑刃没有任何的由于就迎着,腹虫的头部斩去。
腹虫的身影随着黑刃的落下,轰然一下碎裂消失,由于用力过大,木小风的整个身体失去平衡。
当黑刃的攻击落在空出,木小风恍然大悟,幸亏飘云步娴熟之极,强自扭转身体,避过腹虫侧面袭来的一击。
腹虫的偷袭再次落空,木小风也没有再妄动,不是每一次自己都能避过腹虫的偷袭,对于这类的偷袭,最好的方法就是以静制动。
静下心来的木小风,终于发现这个神秘山谷的不同凡响之处,地面坚硬之极,空间也十分的稳定。当时飘云步大成之时,自己全力使用,可是连空间都会出细小的波动,而此处的空间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木小风的周围忽然出现许许多多的腹虫身影,四面八方都是,而每一个腹虫的身影,都吐着长长舌头,似乎想要将攻击覆盖木小风的全身,不让他有着躲避的可能。
木小风心中一惊,虽然知道这些身影当中只有一个是真实的,可自己而今却不能判断出来,这比腹虫躲在暗处偷袭,危险的多了。
忽然间,木小风觉得腿部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这感觉接着便如万蚁吞咬一般的难受,两只腿隐隐有不受自己控制的迹象。
脚下一个踉跄,木小风知道腹虫的攻击马上就会到来,祭起收起来的盾牌,大部分的法力注入盾牌之内,剩下的法力几乎都凝聚在腿部,以抵(制)腿部的那股酥麻感觉。
腹虫的尾部狠狠的抽打在盾牌之上,力气之大,乃是木小风生平所见之最,一口鲜血毫不犹豫的朝着前面喷出,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狠摔在地面上。
在地面躺了片刻,木小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一般的难受,刚才一摔,阻止腿部酥麻感觉的法力生生的被震散,低头望去,两只小腿呈现不正常的淡青色,明显是中毒之状。
木小风没有想到,腹虫的唾液威力竟然如此之大,而且还会潜伏,如果木小风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唾液即使离开了腹虫,也依然受到腹虫的控制,否则腹虫的偷袭不会这么巧的就与毒素彻底发作的时刻来临。
木小风一阵头大,这他么的是什么怪物,如此厉害。一个弄不好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此处。
反观腹虫那边,木小风刚才喷出来的一口鲜血,刚好落在,用尾部将木小风击飞,想要用口来吞食木小风头部的两只幽深眼睛里面。
不管对于任何的生物,眼睛都是一个薄弱的所在,鲜血的进入,带给腹虫的痛苦,一点也不比木小风的痛苦小多少。也怪腹虫太过大意,否则凭借它化魂期的修为,要对付一个聚魂期的木小风乃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只是成天的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山谷里面,受不住寂寞,好不容易出现木小风一个人类,怎么招也要戏耍一番,才尽如人意。
“人类小子,老夫一定要将你抽魂炼魄,生不如死。”远处痛苦翻滚在地的腹虫狠戾的说道。
原本正在聚精会神,凝聚法力驱除腿部毒素的木小风,听到这沙哑的沙哑的声音,猛然一惊,抬起头来望着腹虫。
此时眼睛受到创伤的腹虫,敛藏在体内的气息,已经完全的放了出来,木小风感觉到腹虫这股气息,并不比赛博身上的气息弱多少,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进入腹虫眼睛里的血液,不知道腹虫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可以将血液缓慢的逼出来,虽然速度很慢,且随着逼出来的血液越多,腹虫受到的痛苦也越大,从它不断的剧烈翻滚就可以看出来。
木小风心中已有计较,不敢在耽搁下去,前面不知道腹虫的修为,还单纯的以为自己可以战胜,此时知道了腹虫的修为,只要腹虫的眼睛恢复过来,自己在它面前绝对的不堪一击。
也许是因为腹虫此时的精力都放在,驱除眼睛里血液的事情上,木小风腿部毒素的蔓延明显的减缓许多,趁他病要他命,木小风强自忍着毒素带来的酥麻之感,祭起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