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刃,朝着腹虫斩去。
吃过一次亏,木小风没有再次手持黑刃攻击。而受到木小风意念催动的黑刃,毫不犹豫的凌空朝着腹虫斩去。
打蛇打七寸,木小风将蛇的弱点掐捏的十分准确。
正在驱除血液的腹虫,感受到危机,正要采取行动,可受了这么长时间的痛苦,连脑袋都有一些晕乎乎的感觉,动作不禁慢了一步,黑刃斩在它七寸之处,它才刚好放出一层淡黑色的法力护罩。
护罩应声而碎,腹虫发出一声惨厉的嚎叫,明显受伤不轻,若不是妖族天生的**就十分的强悍,这一击足以报废它的**。
“人类小子,你就等着老夫的疯狂报复吧。”腹虫留下狠话,身影便消失在木小风视野里面。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 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第六十六章 继续深入
---------..
( 请牢记 ) ( 请牢记 ) 直到确定腹虫真的离开之后,木小风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倒在地面之上,双腿膝盖以下,已是乌黑一片。看来腹虫在离开之时,也没有忘却,木小风腿部中了它的毒,所以临走的时候,居然放弃了对毒液的控制。
望着两只乌黑的小腿,木小风赶紧运气法力往小腿处,聚集过去,只见小腿上的毒液,与木小风的法力不停的做着争斗,虽然肉眼看不到毒液的溃败,但一个时辰之后,地面上出现的黑色液体,与木小风小腿上恢复的一部分颜色,可以看出,木小风的确将毒液逼出了体外,只不过这个过程十分的缓慢。
由于毒液在小腿上残留的时间过长,木小风已经感觉不到小腿上传来的疼痛,唯有额头流下来豆粒大小的汗珠,显示着他的艰辛。
腹虫离去,原本因为腹虫到来,而散去的绿色小眼睛,再次将木小风重重包围,其中不乏有躁动者,想要趁机上来撕咬木小风,可一望见木小风逼出来流在地面的毒液,便望而却步,不敢上前。也幸好如此,否则木小风真成为了他们的口中食了。
将毒液完全逼出体外,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的事情,木小风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浑身疲乏至极,两只眼睛也在不停的打盹,上下眼皮睁开又合上,合上又睁开。
木小风感觉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可这个诡异的山谷却不是他可以休息的地方。如果他真的在这里休息了,那么预示着的可能就是他永远也无法走出这个山谷。
拿出一个玉瓶,木小风将流淌在地面的现在都还没渗透进土地,与还未凝固的毒液装进里面,一层淡淡的法力将玉瓶包围,再次收好。木小风盘腿坐下,引念决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缓缓的恢复体内的法力。
此地说来也奇怪,天地灵气繁杂且又浓郁,想要打坐恢复体内的法力,小心一点,将自己不需要的灵气拒绝在体外,还是可以的,如果想要在此地修炼,没有特殊的功法或者法器的辅助,无异于异想天开。
经此一战,木小风发现自己的法力比以前更加的凝实,修为隐隐间有聚魂期圆满的兆头。心中惊喜不已,看来一个人的成长与他不停的战斗,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腹虫虽然已经离去,但木小风反而不敢掉以轻心,这个诡异的山谷里面绝不会只有腹虫一种妖兽,而腹虫的修为也不会是最高的。
小心翼翼的再次前行,山谷里渐渐开始有了明亮的光线,这光线虽然只是相对于之前的漆黑来说是明亮,但也不再是那种绝望的颜色。
地面之上也多出来,一种种灰色的植物,却没有动物,与之前形成一种强烈对比。
刚开始进入这个地段的木小风还有些惊喜,可随着不断的深入,这种似乎一直笼罩在淡淡雾气里的世界,令木小风感到窒息的感觉,即使修真者可以长时间的屏息,可这种感觉还是时刻的笼罩在木小风的心头。
行走中的木小风,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被绊了一下,这种绊是感觉自己被人拉了一下,又瞬间的放开。
低头看去,脚下的这片土地,不像刚才杂草丛生,反而是零散的长着一株株植物,这些植物长相颇为奇怪,有一尺来高,茎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接近顶部的地方,长着一朵灰色四瓣小花,小花的尾部有着两片灰色的叶子,无风自动。
木小风心中一阵,否定刚才小腿被人拉的感觉,不是幻觉,可地面之上出来离自己不到一尺地方的花儿外,什么也没有,地面也平坦,怎么会被绊呢。
思考良久,木小风还是没想出来一个所以然,摇头笑道:“看来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以至于都到了疑神疑鬼的地步。”
其实,这也不能怪木小风太过于小心,任谁处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神经也是时刻紧绷在一起的,随便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引发警觉,就算是没有风吹草动也会招来一些心思。只是刚才真的是木小风的感觉出错了么?
走了没有几步,木小风的腿又出现被人拉了一下,又立马放开的感觉,低头望去,除了离自己不到一尺地方的那株花儿外,仍然什么也没有。
木小风皱着眉头,继续往前走去。玉石之上的光芒,相对于前面来说,有了明显的增强,只要不是裴硬骗了他,那就说明木小风距离“剑”又进了一步。
脚下传来被绊的感觉,越发的频繁,木小风终于停住脚步,躬身朝独茎花儿探去,这株花儿看起来毫不起眼,木小风伸手过去,想要将它连根拔起,一探究竟。
可木小风的指尖,刚刚触碰到花儿,花儿便如乌龟一般,将盛开的花瓣,紧缩成一个花蕾,并且在缩回去的时候,扎了一下木小风的手指。
手指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木小风将手指拿到眼前,整根手指在短短的片刻间,变的通红起来,被扎的地方,鼓起来一个小包。
疼痛感没有因为木小风的查看,而有着稍微的减轻,反而越发的疼起来,被扎的地方就像有东西在里面搅动一般。
凝目望去,一根十分细小的尖刺,正在伤口处来回转动,放佛想要往更深的地方扎去。这根尖刺十分细小,已经到了肉眼难以看到的程度,若不是木小风乃是修真者,结果难料。
木小风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将一小部分凝聚在手指之上,离尖刺不远的地方,忽然猛一下用力,尖刺便从伤口飞出,一大滴鲜血顺着指尖流下,刚好落在那株植物的花蕾之上。
原来随风摆动的叶子,猛然间一些蹿动,似乎十分的兴奋,闭起的花蕾,也瞬间重新绽放,只是颜色不在是灰色,有了鲜血的滴入,显得有些诡异起来。
木小风第一时间发现了植株的变化,手中的黑刃,毫不犹豫的朝着植株的根部砍去,有了与腹虫对战的经验,木小风已经不在手持黑刃攻击。
只是看起来十分脆弱的根茎,在黑刃到达之时,竟然诡异的弯曲起来,毫不费劲的就将黑刃的攻击躲避开来,看来刚才腿部传来的羁绊之感,就是此植物在搞的鬼。
躲过黑刃攻击的植株,并没有立即的反击,静静的随风舞动起来,似乎还处在刚才木小风一滴鲜血的美味当中。
木小风也没有再次攻击,在这诡异的地方,什么都要小心,亲眼望着手指恢复原状,没有异样之后,低头仔细的查看起两只小腿来,刚才被这植物碰了许多次,谁知道会不会如腹虫一般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毒液注入自己体内。
植株没有给木小风仔细查看的时间,就在木小风刚刚粗略的查看过后。整片地面忽然莫名的抖动起来,木小风的第一直觉就是立即离开这个地方,可周围全是这样的植物,瞬间离开只能想一想罢了。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 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第六十七章 花曦
---------..
( 请牢记 ) ( 请牢记 ) 地面抖动的越发剧烈,隐隐间就放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钻出来一般。而且这东西,从地面抖动的程度看来,十分的巨大。
处于地面之上的花藤,也随着地面的起伏,跳起舞蹈来,显得十分的兴奋,似乎在为即将出土的东西作着某种欢迎仪式。
木小风身在半空,望着这突然到来的情形,不知所措,只能瞪着双眼,静静的等待着下面那东西的出现。
过了一个时辰,木小风看的两只眼睛都有些发痛,地面的起伏终于平静下来,就在木小风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刻,地面上出现了无数道的细小裂缝,这裂缝开始还没有几条,可就在眨眼间,裂缝像瘟疫一般,以不可思的速度蔓延。
木小风的惊讶的张大了口,揉揉眼睛,似乎不大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条条婴儿臂膀粗细的藤蔓,顺着地面的裂缝,缓缓的出现,整片的土地,片刻的时间,一眼望去,就是灰茫茫的一片,全是这种灰色的植物根茎。
此时,身在半空的木小风终于发现端倪,原来地面上的植株,不是独立的个体存在,而是隐藏在地面下某植物的分支,
裸露在地面上的根茎,不一会儿的时间,也开出一朵灰色的小花,地面上出现一片壮观的花海。
如果换一个场景,木小风也许会为有幸看到这片花海而欢呼,可此时此刻此景,看到这片花海,木小风的脸一下苦了起来。
先前这种花带给他的麻烦虽说不大,那是因为数量不多的缘故,而今如此之多的花出现,明显不是什么好现象。
“是谁打扰了千年的清静?”一柔美的声音的从地面深处,悠悠的传来。
木小风忽然觉得这声音十分的动听,也十分的美妙,不禁浮想联翩,认为这绝对是一位绝色美女才能发出来的。
随着这女声的出现,地面所有的花藤都很自觉的移向两边,一个灰色的少女出现在花海中间,静静的凝神望着身在半空的木小风。
木小风的眼前一亮,这种亮不含有任何的猥亵成分。
这个全身灰色的少女,年龄看起来与木小风差不多大小,既不倾城也不倾国,只是不论你从哪一个角度看来,都是那么的温柔文雅、善良体贴。
“你是何人?为何来到此地。”灰色少女见木小风目不转睛的望着她,声音不再那么的柔和唯美,冷冷的说道。
“这,这个。”一语惊醒梦中人,说的就是木小风现在的状态,醒过来的木小风似乎也发现自己的失神,支吾半天也没说出来个所以然。
望着木小风这忽然间的窘态,少女轻笑道:“怎么你这么大个人,还连话都说不清楚呀!”
木小风红着脸挠挠头说道:“不是,这是。”
“扑哧。”少女一声笑了起来,道:“不逗你了,快说,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的。”
说道正事,木小风的心一下静了下来,道:“我是来此地寻找一个人的,准确的说是来寻找一柄剑的,走着走着就来到这里了。若有打扰之处,还望姑娘见谅。”
这灰色少女名叫花曦,是此地独茎花孕育出来的第二个花精灵,第一个花精灵于许久之前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十多年前这名叫花曦的少女,才再次出现在此地。
花曦出生的时刻,就具有统御万花的天赋神通。这里虽算不上山谷的后半部分,但这十多年来,别说是人,就是普通的动物,也从未见过,突然出现木小风这个活生生的人类,花曦感到有些新奇,也有些警惕。
人类是最狡猾的动物,花曦没有离开过这里,可是自她出生就独有着一段记忆传承,这是许多特殊种族延续的一种方式。在这段记忆里面,大多数讲的都是本族的一些事情与功法之类的,只有少部分涉及到外面的事物,而涉及到外面的事物,当以人类的最多。
听木小风的话语,花曦的脸色又再次冷了下来,道:“凭你这点弱的可怜的修为,你认为你有能力走到这里吗?”
木小风一惊,自己明明没有感觉到少女利用神识查探自己,自己出于礼貌也没有去查探对方,可现在对方一口就说自己弱的可怜,难不成对方的修为很高?
木小风放出神识,悄悄的往少女身上探去,唯一的感觉就是深不见底,或者说是什么也探查不到。
少女冷哼一声,道:“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从实招来的。”
木小风对于这少女的喜怒无常感到无语,正要打起精神准备战斗,少女的冷哼声却清晰异常的传入自己的耳朵,浑身的法力不禁一滞,一点也提不起来。
这次法力提不起来,不像是赛博将自己的法力禁锢一般。当初赛博将自己的法力禁锢,是全部禁锢在丹田之内,筋脉中空空如也。而此次自己的法力提不起来,感觉就好像是原本十分坚硬的东西,忽然间变的软绵无力一样。
低头望去,木小风两只的小腿被两根长长的花藤缠住,正要用黑刃斩断之时,两个花藤同时用力,木小风半空的身体一下失去平衡,不受控制的朝地面落去。
刚一落地,周围就涌来无数的独茎花,将木小风层层包裹在里面。
花曦亲眼望着自己的杰作,不禁微微一笑。
这章就这个样子吧,不大在状态谅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 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第六十八章 花谷
---------..
( 请牢记 ) ( 请牢记 ) 木小风陷入花海包围圈内,一股奇异的香味,就顺着鼻孔钻进他体内,不一会儿,不但练法力都感受不到,就连意识也昏沉起来,没了反应。
再说花曦,她本来也就没有伤害木小风的意思,否则身处在这个世界里,她的神通被无限的放大,只要这里不毁,她就相当于无敌的存在。只是实在受不了木小风对自己的那态度,所以才想着给他一点教训。
木小风醒来之时,躺在一张石床上面,四面的墙壁上都是一些盛开的各色鲜花,颜色鲜艳,还带着淡淡的香味,整间屋子看起来十分的温馨,在这温馨里还有着一丝女孩子特有的气息。
屋子的半空,躺着花藤上出神望着木小风的花曦,看见他醒来,小脸不禁一红,问道:“你醒了?”
木小风坐直身体,在屋子里扫了一遍,才对着花曦道:“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
花曦俏皮的说道:“这是我的住处呀。你刚才太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我见你可怜,所以就将你带到这里来了。”
木小风脑海中仔细的回想着,自己昏迷前的一切,只记得自己被花海包围,就没有了知觉,这名想不是自己累了,而是这小丫头搞的鬼,看着花曦无辜而可爱的神态,木小风打心里不愿责怪她,可自己也不能这么放过她,毕竟自己与她非亲非故,她为何要将自己带到此处,故而板起脸道:“哼,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么?随便几句话就想糊弄我。”
“哼,谁糊弄你了,本来就是你太累,睡着了,我才将你带回来的,把你带回来,你就占着人家的床睡觉,害的我没地方睡,醒来你就这么诬陷人家。”花曦委屈的快哭了,两只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就要流出泪水来。
木小风一慌,难不成真的是自己误会这小丫头了,想想也是,这几天来自己不断要忍受着,外面那诡异环境带来的心里压力,还预防着周围怪物的偷袭,又与腹虫大战许久,也许是自己真的累了,可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眼见花曦的泪水已经含在眼眶里,木小风摇头将那些想法甩出脑海,再看看屋子里的布局,似乎真的是花曦的闺房,赶忙道:“姑娘,抱歉,刚才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不将事情了解清楚就误会你的,同时谢谢的搭救。”
花曦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她懂的什么叫做见好就收,蹦蹦跳跳的从花藤上下来,来到木小风身前,掐着小蛮腰道:“哼,都睡了那么久了,现在还想赖在本姑娘床上不走呀?”
木小风的脸再次一红,面对着近在咫尺的花曦,下床也不是,不下床也不是。
“扑哧。”花曦可爱的小脸扬起灿烂的笑容道:“这么大的男生,还那么容易脸红,行了,行了,不逗你了,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然后你给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木小风跟在花曦的后面出了屋子,原来所谓的屋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洞,只是洞中被花曦用各种花草装饰,才看不出来。
山洞的外面是一块不算宽阔的平坦地面,地面的周围被与上空都被一种浓灰色的雾气笼罩,地面上划分的十分规整,种植着许多奇异的鲜花。有的鲜花上还结着晶莹剔透的果子,有的则是流出一滴滴晶莹的甘露在枝叶上面。
花曦将木小风引至一张石桌前坐下,留下一句,“你在这里等着,可不许乱跑,否则迷路了,我可不会去找你”,就蹦跳着朝山洞前地面上种植的花草跑去。
也许是从出生到现在,花曦都是一个人生活,现在忽然多了一个说话的人,不禁有些许开心。
木小风望着花曦忙碌的背影,心中不禁有着微微的触动。
那些花草见花曦开心的蹦跳过去,仿佛也有生命一般的抖动起来。
小跑到种植花草的地方,花曦没有立即伸手采摘,而是对着它们笑着说道:“我今天可是有客人,你们可不要让我出丑喔,否则看我过后怎么收拾你们。”
木小风听见花曦这可爱的嘟囔,莞尔一笑,不曾想到花曦竟会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可木小风的这个想法还没结束,面对着花曦的那些花草,却前俯后仰起来,似乎在大笑一般。
花曦不一会儿的功夫,就采摘了许多的果子端着过来。
花曦将一个大大的绿色花叶放在木小风的面前,坐下道:“哼,你刚才坏笑什么?”
木小风不敢多说,埋头拿起一个果子就往口中塞去。原本需要咀嚼的果子,在木小风的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入口即化,弄的他长着口一脸茫然的看着花曦。
花曦轻轻一笑,俏皮的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果子喔,要不是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陪我说话的人,我才舍不得给你吃呢。”
木小风拿起一个果子来,仔细的观察,这果子的确不是一般的果子,里面没核,整颗果子晶莹剔透,而这大大的叶子里面也只有八颗果子,这八颗果子各不相同。
花曦望着木小风这呆呆的样子,再次轻笑道:“怎么?闲少呀?哼,你要是有本事将这八颗果子全吃完了,就算你真有本事。”
放佛在应正花曦的话一般,木小风正要将第二颗果子送入口中,体内突然传来一阵热力,烧的他全身都感觉要冒气一般的难受,赶忙运气引念决,一盏茶过后,这个热力才化为纯净的法力融在他的丹田之内。
木小风不再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少年,没有再次随随便便的将第二颗果子吃下,刚才花曦的话语再次想起在脑海,突然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居住吗?”
一旁正在手端下颔安静望着木小风的花曦,不禁一愣,有些落寞的点点头道:“嗯,这里就我一个。”
木小风指指远处的那些花草,道:“她们是你的朋友?”
花曦点头道:“嗯,从我一出生,她们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陪我说话,陪我笑。你不会认为我很傻吧?”
木小风认真的摇摇头道:“我虽然听不懂她们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们如我们一样,都是有生命的,没一个生命存在都有她的价值,我们不能因为她们不是人类,就将她们否定,你说是吧?”
花曦只是望着远处的那些花草,道:“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来自哪里呀?”
木小风一怔,心情不禁滴落下来,他自己也想知道他到底来自哪里,可是他却不知道他到底来自哪里,他曾经也独自询问过古稀,古稀给他的答案却是,他也不知道木小风所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
花曦望着木小风这失落的样子,心中莫名的有些心疼,道:“对不起,我不应问你这个问题的。”
木小风摇头道:“不怪你,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来自哪里。”
花曦突然可爱的说道:“难不曾你跟我一样是花中的精灵?”
木小风继续摇头道:“怎么可能,我是人类,只是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而已,对了你在这里生活了许久,知道有什么捷径可以到达山谷的深处吗?”
花曦一直想要岔开话题,不让木小风询问关于山谷的事情,孰料木小风想起古稀,就记起他身上的重担。
花曦将严重的失落紧紧的掩盖起来,道:“我自小就没有离开过花谷,不过根据我传承的记忆里介绍,每一个分谷都有通向黑谷的传送阵,只是我不知道在哪里。”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 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第六十九章 黑谷
木小风有些疑惑的道:“分谷?黑谷?”
花曦正色道:“不错,如果我所料不错,你要去的地方就是黑谷这里其实一共有三十六座山谷,其中的三十五座为分谷,黑谷为主谷三十五座分谷分别分为三层,团团将黑谷包围在中间,你进入谷的地方应该是夜谷,而我这里是花谷,夜谷是这条线上的第一层,花谷是第二层,只有在通过下面的昼谷,你才能到达黑谷若不是你身上有着引路的法器,你是很难走到花谷来的”
“而每个分谷都有其特点,俱都凶险异常,且每一个分谷里面都有一个谷主,谷主具体的修为,我也不清楚,但是绝对的不会弱小,谷主的形态也各不相同,有人类,有动物,有植物,还有一些不该存在于这个界面的生物每一个分谷的谷主都是以绝对的实力作保证的,换句话来说,只要你的实力足够强大,那你就可以成为一谷之主不要小看这一谷之主,只要是能当上谷主,在那个谷中你就是王,说一不二的王但是每一个谷主只能统领一个谷,你若是野心不足,想要统御两谷或以上,黑谷的谷主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黑谷的谷主每隔十年都会召开谷主大会,讨论一下关于三十六谷中的一些事情黑谷谷主的修为只能用深不可测来说,每次我面对着他,感到的都是莫大的压力,放佛他只要动一动手指就可以将我从世间抹除,说起来可笑,我们每一个分谷的谷主,都没有见过黑谷的谷主长什么样子”
木小风听花曦缓缓的诉说出来,心中的震惊,可以说是翻江倒海他不曾想到,自己原来认为只是有些诡异的山谷,竟会有如此多的隐秘,而这些隐秘在外面的世界,几乎没有任何的消息,若是有一天,黑谷的谷主野心膨胀,要将手伸到外面去,那外面的世界,直接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吗?
再联想到花曦的修为,木小风的担心加的加重几分,道:“姑娘,冒昧的问一句,你的修为在三十六谷谷主中,算得上多少呢?”
花曦甜甜的一笑,道:“哼,人家有名字的,我叫花曦,以后你就叫我曦儿”
木小风脸一红,道:“曦,曦”
“扑哧”花曦笑道:“我说你一个大男生怎么那么的扭捏呢?算了,随你便我的修为在三十六谷中除去黑谷的谷主不算在内,应该排在前十第一的是阴谷的谷主,他的修为接近是我的三倍你可记着,千万别去阴谷,阴谷的谷主最讨厌的就是你们人类,而且喜怒无常,阴险歹毒,如果你不慎入了阴谷,你一定要立马退出来,否则他绝不会饶了你的”
不知道为何,木小风听到阴谷一词,心中不禁一紧
花曦看到木小风的脸色,也没想过多,以为他是被自己说的吓到,赶忙说道:“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阴谷谷主虽然阴险歹毒,但是只要你离开阴谷,他就不会去找你麻烦的,就算是你之前与他有天大仇恨,除非你一直呆在阴谷,或者彻底离开三十六谷,否则只要你身在三十六谷内,他就不会动你这是三十六谷的最大忌讳,不许越谷当然你也不能不防,阴谷谷主找其他谷主帮忙,所以你还是要小心一些”
木小风认真的说道:“那阴谷位于哪里?”
花曦摇头,道:“我只知道阴谷是处在最里层的,具体位置就不清楚了其实,三十六谷,除了黑谷的位置是一直不变的外,其他三十五谷的位置是时刻变换的,我之所以知晓你是从夜谷过来的,是因为你的身上残留着夜谷大量的气息”
木小风低头望自己的身上嗅去,许久也没闻到自己的身上有任何的异味,为什么花曦会说,自己的身上残留有夜谷的气息呢
花曦无奈的摇摇头,道:“这种气息你是闻不出来的,三十六谷中,只有身为谷主才能闻出来你进入过哪几个谷,以你的修为只要不被谷主盯上,或者是合围,一般在三十六谷当中都不会有事情的”
花曦无意间的话语,使得木小风心中一松,原本他还一直担心若是三十六谷里面的谷主全部率众出去,外面的他们根本应付不过来,此刻闻言,三十六谷中只是谷主的修为奇高,其他的也不足畏惧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木小风不明白,自己现在连自己的事情都忙得焦头烂额,怎么还会有这种为外面世界的人们的未来考虑的想法
木小风可不相信三十六谷会是真心的在这里休养生息,就算也只会是那么一两人罢了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欲,而这种东西是不能满足,也不会满足的之所以三十六谷现在没有任何动静,也许是他们碍于某些东西,不敢有大动作,也许是他们一直被某事耽搁,只要他们将这些全处理完毕,就肯定会向外面进军的
这事情不是朝夕可以解决的,况且从花曦的言语看来,三十六谷现在并无向外面进军的打算,只要自己出去,给外面的人打一声招呼,让他们各自小心,不要被三十六谷打个措手不及就行至于他们信不信那就不关自己什么事了
木小风言道:“花曦姑娘,我在夜谷当中碰到一只腹虫,不知你可认识此虫?”
“什么?腹虫?”花曦大惊的问道
木小风不知所以,点头道:“不错,从它的外表看起来的确就是腹虫”
花曦盯着木小风的眼睛许久,见木小风不似在说谎,才自言自语道:“此虫不在蛇谷呆着,怎么跑到夜谷去了呢?”
就在这一瞬间,木小风忽然对花曦产生一种陌生的感觉,似乎就在刚才的刹那,花曦不再是自己眼中那个天真无邪的丫头
花曦并没有发现自己刚才不经意间的动作,引起木小风的变化,疑惑的问道:“你跟腹虫交手了?”
木小风心中早有计较,毫不犹豫的说道:“不错,那腹虫十分的诡异,我也是在偶然之下才将他击退的”
花曦再次大惊,道:“你将他击退?据我所知,他的修为比你高出一个层次,天赋神通又十分的厉害,你能将他击退真是一个奇迹”
这次木小风没有脸红,有些谦虚的说道:“我也是在他大意且状态不佳的时候,将他击退的,纯属运气”
花曦摇头道:“击退就是击退,修行路上运气也占很大的成分不过腹虫他蛇谷谷主座下的一大助力,以后你也要格外的小心”
木小风点点头,道:“花曦姑娘,不知你前面所说的直通主谷黑谷的传送阵位于哪里,我着急着找到我的那位朋友,还望花曦姑娘帮忙一下”
花曦听闻腹虫出现在夜谷,还与木小风大大出手,心中早已焦躁起来,也不愿在与木小风交谈下去,道:“那传送阵的位置,我现在也不清楚,你稍在谷中歇息几天,我会尽快将它的位置找出来”
花曦如此说道,木小风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不过心中却是加倍小心,因为刚才那一瞬间花曦带给他的陌生感觉,告诉他,花曦并不真的是一个纯真的姑娘
第七十章 直达黑谷
等待的日子是枯燥无味的,木小风在花谷一等就是三天,这三天花曦都没有露过面,似乎被什么事情缠身,没空来招呼木小风,每天都有人准时的将果子送到木小风住的房间里面关于直达黑谷的传送阵,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木小风原来认为花曦是真的不知道传送阵的位置,可等了这么久,他也搞不清楚,花曦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有其他的企图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等待下去,他相信过不了几天,花曦总会对他有一个交代的
之所以继续等待下去,而不是自己顺着玉石上面的方向,寻找过去是因为木小风知道,就算花曦有其他的什么企图,在这三十六谷这件事情上,是绝对的不会骗自己的,里面的种种危险,自己已经经历过,况且花曦如果真的想要为难自己,以她的身份与手段,根本就不需要这么的麻烦
第四天的清晨,天还没有亮,花曦派来的人已经将木小风从睡梦中喊醒木小风被告知花曦请他前去,商量一下关于传送的事情
木小风没有任何的停留,立即起身前去
天气好的每一个日子,清晨的空气充满的都是清冷的味道花谷的清晨异常的清冷,以至于木小风出了屋子的片刻间,打了一个冷战,张口就是一个喷嚏
花曦早已在他第一天到来就餐的石桌旁等待,见木小风来到,起身迎道:“花谷早晨的天气有点凉,你第一次来这,不大适应也是正常的”
木小风摇摇道:“还是我修为太弱了,居然还不能抵抗这区区天气的变化”
花曦笑着说道:“自然的力量本来就是无穷无尽的,世人穷极一生,也许也不可能到达那个程度来,先用些果子,然后我们再谈正事”
花曦这次拿来招待木小风的果子,不再是类似那天的灵果,只是一些普通的果子,不过这些普通的果子清香爽口,一颗下肚,令人心神舒爽,显然这些果子只是比灵果低了一个层次而已
花曦用两根手指,轻轻的将一粒类似樱桃的果子,放进口中,咀嚼下肚,正色道:“花谷直达黑谷的传送阵,我已经找到其所在,只是它所在的地方十分的特殊,且很有规律的移动,这几天来,我终于将它的移动规律摸清楚,这才耽搁了这么几天,还望你不要责怪”
木小风闻言,心中一喜,赶忙道:“花曦姑娘说的是什么话,我感激都还来不及,怎会有责怪之意不知传送阵位于何处,花曦姑娘何时将我送过去”
花曦脸上一黯,有些难为的说道:“我也知道,将你留在此处,耽搁了你不少的时间,只是传送阵的位置虽然找到,可它许多年都为启用,有些地方已经迂腐老化,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将其修复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也派人前去修缮,估计也就在这两天之内,就可以使用他”
木小风眼中的惊喜随着花曦的话语,而消失,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凝重他听路源说过,传送阵是一种耗材耗时的东西,并且十分容易损坏,损坏之后的修缮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越是远途传送或者是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传送阵,修缮加是一个困难的过程
木小风心中一惊暗自做好决定,若是花谷的传送阵三天内还没能修缮,他也不愿再等下去,就算是冒险也要离开自古稀的事情发生,而今不知不觉中过了十二年的时间了自己现在却连事情的眉目也没有摸清距离青山界百年的修真界比武,只有三年的时间,想必一直图谋不轨的人,一定会在那天发起突袭,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古稀的大仇,还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况且木小风心中的善良也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他似乎把自己放到了救世主的位置上去了
木小风冷静的问道:“花曦姑娘,那你预计什么时候,可以传送阵修复?”
花曦也从沉思当中醒转,道:“据修复的阵法师估计,多则五日,少则两日”
木小风道:“行,那就一切拜托花曦姑娘了,我敬候佳音”
花曦只是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嗯”
自那天木小风在花曦面前,提到在夜谷里面遇见腹虫的事情,花曦跟自己谈话似乎就心不在焉,就在刚才,花曦收到一个传音符,就萍萍走神木小风道:“如果花曦姑娘有什么事情,那就忙去,不用在这里招呼我,我一个人去周围转转”
花曦一拍额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才谷中出了点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失陪了”
木小风道:“花曦姑娘尽管去就行,若是用到我之处,我必尽全力帮助”
这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