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间偌大的石洞,洞中一盏昏黄的油灯在微风里摇曳,花曦的身影出现在洞口,从她有些犹豫不定的脚步看来,她的心中不是那么的平静
洞中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妇女站在一棵粗大的枯树前面,花曦来到此人面前,微微低了一下头,然后转身恭敬的朝枯树行了一个礼
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孕育出花精灵的母体,竟然会是这样子的一棵枯树,枯树看上去了无生机,就连这个偌大的山洞里面也充满一股浓重的尘灰味道,显然不是有人来这里经常打扫,也许也是因为枯树的原因
花曦道:“花姨,关于那件事情,打听的怎么样了?”
眼前的这个妇人正是花谷的大护法,花姨,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就连花曦也不知道,大家都喊她花姨,花曦也只能这样子喊自从上届的花精灵,神秘的消失之后,整个花谷的所有事情都是花姨一个人打理,直到花曦的出世,花姨才渐渐的将花谷的事情交予她
按理说,对于任何不是那么昏庸无道的人来说,对这样一个尽心尽力的人都会委以重任,花曦以前也是这么觉得的,只是这个花姨十分的奇怪,花曦出世,她就将花谷大小事务,全交给她,一般不会过问花姨的表面看起来并无异样,可是花曦总觉得这个花姨有点不正常,当然这也许是花曦的感觉错了
花姨淡淡的道:“公主,腹虫不久前的确亲自前往夜谷,并与夜谷谷主相谈许久,才离去,不过在离去的途中不知道碰到什么人,重伤返回蛇谷,如今都还在养伤不过他具体与夜谷谷主谈了些什么内容就不得而知”
花曦道:“那花姨,近段时间其他的三十五谷是否有什么异动?”
花姨淡淡的道:“据我所知,其他的三十五谷都没有异动,无非就是积极的准备着即将到来的谷主大会”
花曦道:“花姨,我知道你这些年都在暗暗的调查着上一届花精灵消失的事情,不知道可有什么眉目?”
花姨叹了一口气道:“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而今还能调查出什么来只要花谷无恙,我也就安心了这枯树,在孕育出你来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死去,可笑那群人还惦记着枯树的秘密,公主你这次去参加谷主大会,我不便跟你前去,你一切都要小心,花谷将来的重担还得落在你的身上”
花曦道:“谢谢花姨的关心,我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忽然花姨话锋一转,道:“公主不会是喜欢上那人族小子了?”
花曦脸一红,道:“花姨多虑了,我只是利用他,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花姨道:“公主,他是人,你是妖,人要始终殊途,还望公主为花谷的将来考虑”
第七十一章 传送
两天后,花曦亲自来告诉木小风传送阵已经被修复,问他是否要立即传去黑谷,木小风当然是立即答应,表示如果花曦方便,希望立即传送过去
花曦二话没说,似乎木小风急切的心情,早已经料到一般,道:“既然这样,那就跟我来不过待会尽量不要说话,黑谷是三十六谷当中最神秘的一个谷,我也没有去过,想必那边的传送阵肯定也会把守森严,若是遇到旁人盘问,你不用说话,一切由我来应付”
木小风凝重的点点,并疑惑的问道:“花曦姑娘也要随我前去黑谷?”
花曦点头道:“不瞒你说,三十六谷的谷主大会将在近期召开,所以我也就随你一同前去,去到那边多少也有个照应”
木小风心中一凉,三十六谷谷主大会即将召开,想必黑谷的防御不说铜墙铁壁,相比较于之前也会十分的严密,如果唐婼真的在里面,想找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还不知道唐婼的处境如何木小风摇摇头,将这些想法挥之脑外,此刻自己只是知道剑在黑谷里面,唐婼在不在里面还是一个未知数
木小风道:“那就有劳花曦姑娘了”
传送阵建立的地方是一个常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地方,花曦将木小风引至她的闺房当中,往侧面的一面墙壁上的一朵走去,轻轻耳语一阵,花曦的床居然往侧面移动开去
花曦率先朝床移开后露出来的地洞行去,道:“每隔一段时间,传送阵都会出现在下面的这个地洞里面,我们先下去等待,或许会有机会传送过去”
木小风跟在后面,道:“花曦姑娘,或许有机会是什么意思?”
花曦解释道:“这传送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送,一部分为接,我们修复的只是处于固定位置的接,而处于移动位置送却没有损坏,但它的轨迹十分的怪异,而且就算它出现在某地,存在的时间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罢了所以还要靠运气”
木小风似懂非懂的点头道:“花曦姑娘,既然这传送阵如此的沈奕,难道贵谷就没有控制的法器之类的东西吗?”
花曦有些落寞的叹息道:“据大长老说,原本上一代的花jīng灵是有召唤这传送阵的法器的,只是随着上一代花jīng灵的消失,召唤传送阵的法器也自此消失不见”
刚进地洞,花曦就将一根燃烧的蜡烛用法力支撑着往前移动,一股腐烂的气息迎面扑来
地洞里面漆黑一片,情况唯一好一些的就是地洞里面十分的干燥身体进入地洞的瞬间,木小风感觉周围的空间一阵波动,回首望去,洞口的方向也是漆黑一片,哪有花曦闺房的样子木小风一惊,神经猛然的紧绷起来
走在前面的花曦似乎感受到木小风全身气息的变化,道:“不用紧张,刚才的那个只是一个短途的传送阵而已,通往黑谷方向的传送阵在每一个分谷里面都是隐秘,我也不得不这样做”
木小风脸一红,只是洞中虽然有了蜡烛的光芒,但也不是十分的明亮,花曦心中又有其他事情,故而也没有注意木小风道:“让花曦姑娘见笑了”
话虽如此一说,可木小风心中的jǐng惕却没有任何的放松,对这一无所知的世界,木小风潜意识里总觉得没有那么的简单,首先便是三十六谷是如何形成,为什么又会以黑谷为主,三十六谷里面居住的都是些什么人,听花曦前面的话说,三十六谷当中还有一些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生物,那他们到底来自哪里,又为什么会停留在这个世界,他们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紧紧的围绕在木小风的脑海,总之在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地方,不需要如履薄冰,也要时刻保持着jǐng惕,应变突发的事情,否则就只能将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里
在地洞里面行走许久,也没有到尽头,木小风很想问花曦,为什么不御器前行,可花曦只是沉默的在前面带路,一言不发,木小风也不好相问
终于在转过许多个的弯道与经历数个岔路口之后,花曦终于将木小风带至此次的目的地,也就是传送阵的所在地
这里早已有六个白发老者等待,见花曦走上前来,六人都十分的恭敬的弯腰喊道:“公主,您来了”
花曦也十分恭敬的回道:“六位前辈辛苦了,不知道传送者测试的如何了?”
位于最前方的一位老者上前道:“启禀公主,传送者我等刚才已经测试完毕,不过由于条件有限,不知道是否已经完全修复,不过据我六人推测,一般不会有大问题存在”
花曦道:“辛苦六位前辈了”
从花曦与白发老者的对话来看,显然他们虽名义上为主仆,但是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却不是一时可以说道清楚的
六位老者继续留在位于这间石室正中的传送阵旁边观察,花曦则是找了一个角落,悄悄的坐落下来,闭目养神
木小风也知道此地没有自己可以说话的地方,也不需要自己去述说什么如花曦一样,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养神
一个时辰之后,正中间的传送阵突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瞬间就将整间石室照的亮如白昼,花曦与木小风同一时间睁开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传送阵发生的事情
此时的六位老者脸sè十分的平静,显然他们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
还是刚才的那个白发老者,上前道:“公主,送阵快要到达这里了,您做好准备,以我六人的修为,只能维持住传送阵片刻的稳定,而公主则需要在这片刻的时间踏入送阵,只有这样公主安全传送至黑谷的几率才会大大提高不过属下还是要提醒公主一句,这座传送阵很多年都未启用了,里面的风险”
花曦笑着打断道:“前辈,您不用再说了,我的脾气你是了解的,既然决定了,我也就不愿去改了,况且,如果我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又如何能带领花谷走向强大”
花曦用眼神对木小风示意,两人一同走向传送阵所在的位置,忽然间,石室当中刮起一阵强风,原本位于地面的传送阵上空,似乎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撕裂一般,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来
六位白发老者此时呈一个奇异的角度各自站立,刚才的那位白发老者,口中一声大喝:“合”
六位白发老者就同时将体内的法力注入到那个黑sè的孔洞里面,而那个黑sè的孔洞在六位老人法力的注入之下,竟然缓慢的降落下来,与地面的传送者合为一体
木小风注意到,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原本他看不到深浅的六位老者,已经满头大汗,显然他们如此做法,大耗法力jīng神
当黑sè孔洞与地面传送者彻底的合在一起的时候,六位白发老者同时喊道:“公主,快,就是现在”
花曦一拉身旁的木小风,将还愣在刚才六位老者大喊声音中的木小风拉入传送阵当中
进入传送阵的瞬间,木小风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撕扯着自己的身体,而已经运气全身法力的木小风竟然有支撑不住的现象,幸好此时,花曦将一层薄薄的粉红sè光罩笼罩在木小风的周身,那股不适的感觉才渐渐的消失
见木小风的起sè恢复如常,花曦道:“三十六谷的空间十分的稳定,所以传送阵引来的不适之感也十分的强烈”
木小风脸再次的一红,想不到关键时刻自己一个大男生还不如一个女孩子来的镇定
花曦道:“其实你也不用多想什么,只是你第一次到这里,对这里的许多情况都不了解,渐渐的就好了” //
第七十二章 吃人石
这次传送的过程,不像上次木小风大胆穿过空间裂缝的那次,到处充满着未知的危险,反而十分的平静,不多时,前面就传来一阵亮光
花曦对木小风传音说道:“按理说,对面应该就是黑谷传送阵所在的位置,但此阵许久未用,我也是第一次通过此阵,尚不知对面是否有啥危险,总之待会要作好战斗的准备,能不起冲突是最好的,但是也不能让自己吃亏”
木小风点点头,盾牌被他随之祭起,黑刃紧紧的握在手中,花曦看到木小风手中的黑刃,目光在上面停留了片刻,才转过神,望着前方亮光传来的地方,似乎想要通过神识提前查看一下传送阵外面的情况
那亮光在传送的孔洞里面,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明亮,只是有些显眼,可当出了传送阵,木小风感觉到一股强光朝自己的眼睛奔来,立马双眼就处于模糊的状态再次睁开眼来,耳边传来花曦惊疑不定的声音“此地竟然连一个守卫也没有吗?”
木小风定睛看去,哪设有什么传送阵之类的东西,别提有人守护在这里
周围一片低矮的丘陵,杂草丛生,还有些许因为木小风二人到来,惊慌不已的小动物木小风睁大着眼睛,似乎不相信这就是黑谷,跟想象里面的黑谷相差也太大了想一想夜谷的诡异,花谷的奇特,这黑谷看起来似乎不咋滴呀
花曦摇摇头,道:“你不是有那块石头作指示吗?拿出来看看有什么反应?”
木小风猛然清醒,立即拿出来石头观看在他被花曦从她的闺房当中,引进传送的时候,石头上的指示就完全消失了,此刻若不是花曦提醒,他都已经忘却
木小风低头仔细的观望了几遍,似乎想要确定是不是真的,站立一旁戒备着的花曦却受不了木小风这个样子,道:“怎么样?石头上的指示是朝哪一个方向的?”
木小风摇摇头,将石头扔给花曦,道:“你自己看看”
花曦伸手接住,低头望去,只见石头上面空空如也,什么指示也没有,疑惑的望着木小风,道:“这是怎么回事?”
木小风接过花曦递回来的石头,道:“在你将我从你房间引进传送的时候,石头上面的指示就消失不见,到了此地也没有出现”
花曦有些顾虑的说道:“你确定石头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属实,没有记错?”
木小风认真的点头道:“不会记错,毕竟这块石头是我寻找唯一的线索,我不会记错的”
花曦又道:“那会不会是石头本身出了问题呢?”
木小风摇摇,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以那位前辈的神通,想来应该也不会是石头的问题”
这时花曦没有再询问木小风,只是时而低头,时而远望的观察着这片低矮的丘陵突然,花曦大声喊道:“小女子是花谷的谷主,受邀前来参加此次的三十六谷谷主大会,不知是哪位前辈镇守此地,还望前辈引我二人入谷”
花曦的声音不卑不亢,即使知道镇守此地的修为远高于她,也无所畏惧
按理说,在这片低矮的丘陵上面,声音是不会产生回音的,可偏偏奇怪,花曦的声音不断的在此地徘徊,似乎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场所,不是外表这样看起来的如此简单
许久过后,也没人应答花曦,花曦也不生气,只是冷冷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花曦手中应声出现一株翠绿色的小树,小树的中间长幼两片叶子,一红一黑,上半截则是长满五颜六色奇异的花骨朵,下半截呈现出暗灰色,被花曦握在手中
花曦转过头,对木小风淡淡的说道:“你等待在这里,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轻举妄动”
说完也不待木小风回答,一片灰色的雾气就将花曦全身笼罩,紧接着,从灰色雾气里面,激射出来一朵红色的小花,小花飞出来,停留在半空,缓缓旋转
就在此时,远处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一堆碎石猛烈的颤动,摇身变成一个人的模样,两只手中各握着一块尖利的石块
悬浮在半空的花朵,在刹那间凋零,花瓣以极快的度,朝着碎石演变的石人飞去
石人口中呼出一股浓浓的尘灰,迎向飞来的花瓣
当第一叶花瓣与石人喷吐出来的灰尘撞在一起,花瓣竟然直接射进灰尘里面,再无声息,原本高飞来的花瓣明显一滞,但也未做多少停留,再次往前飞去
随着数瓣的花瓣飞来,石人将喷吐出来的灰尘召回身边,护住身体,手中的两块尖利石头,被疯狂的挥舞起来,与花瓣叮叮咚咚的撞个不停
木小风目不转睛的望着这斗法的场面,有些惊讶的张大着口,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飞向石人的红色花瓣在石人疯狂的抽打之下,只支撑了片刻的时间,就呈现出不敌的颓势,不是陷入灰尘里面被灰尘覆盖在表面静止不动,就是被石人手中的两块尖利石头打出许多裂缝
同样处在灰色雾气里面的花曦,见此景,微微的皱着眉头,敌人比自己想象中的强大许多,尽管从石人的攻击看来,他并无杀意,但也没有任何的好意既然对方在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要动手,明显就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花曦冷哼一声,围绕在身边的灰色雾气,全都钻进手中的小树当中,刹那间小树上半截的所有花骨朵瞬间绽放开来,隐隐间有飞离小树而去的迹象
远处的石人见花曦如此,也不敢再次刁难下去,想必花曦已经洞悉了他想法,继续这样子,谁的脸上都不会好看
赶忙收回灰尘,变成一个身着灰衣的中年人模样,连连笑着说道:“花曦公主莫怪,花曦公主莫怪,在下黑谷谷主手下吃人石,在这里代表谷主欢迎花曦公主的前来,同时代谷主向花曦公主问好”
花曦并未领情,冷冷的说道:“难不成黑谷的谷主就是要你向我这样子问好的么?”
吃人石还是赔笑着道:“花曦公主莫怪,莫怪,你也知道我本是好战的俗人,在此地镇守多年,闲的寂寞手痒,刚才一时没有控制住,还望花曦公主原谅”
吃人石说着就要下跪给花曦赔罪,花曦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连忙扶住吃人石下跪的身体,道:“吃人石护法说笑了,前辈修行高神,在此地镇守肯定也不会吃亏的”
木小风直到此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并没有来错地方,只是由于这里被人做了手脚的缘故,才会像现在这样子
第七十三章 暗流汹涌
吃人石干笑两声,岔开话题,指着木小风说道:“花曦谷主,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谁?似乎以前并未在花谷当中见过呢〖Ww 我搜小说网〗”
花曦微微一笑,也不在上个话题纠缠,为吃人石与木小风互相介绍道:“吃人石前辈,这位是我花谷刚刚聘请来的木护法木护法这位就是黑谷中鼎鼎有名的吃人石前辈,也是黑谷谷主的得力干将”
木小风只是朝吃人石微微的点点头,似乎对吃人石不大感兴趣,花曦对木小风的态度,表面上看起来有些不悦,不过心中却是很高兴
三十六谷里面,虽然被黑谷的谷主以强硬的手段,禁止内斗,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各个谷中都在互相的攀比,有的甚至想要吞并其他的谷,若不是黑谷谷主太过于强大,现在的三十六谷早已支离破碎因此,各个分谷都会想方设法的去找一些法力高深的修真者加入自己的谷中,而招来的这些修真者大都作为谷中的护法,平常一般不现身,只有到谷中有需要的时候,他们才会为谷中作出一些贡献
吃人石的神识不停的在木小风的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似乎对于花谷竟然请了这么一个连破魂期都不到的人类,作为花谷的护法,有些诧异与疑惑
花曦也不多介绍,等待片刻,对着吃人石说道:“吃人石前辈,难不成你想要我二人陪你镇守此地么?”
花曦的话语不大,甚至声音里面还带着微微玩笑气氛,可话中的责怪之意却是显而易见
花曦作为一谷之主,却被吃人石在此地尴尬的“留住”,若不是忌惮黑谷谷主的修为,花曦早已经发飙
吃人石也清楚花曦在忌惮什么,没有很迅的回答花曦的问话,反而神识不死心的再次朝木小风的身上扫去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大体明白了一些眉目的木小风,在刚才吃人石频频用神识查看他的时候,就暗中作好了准备,这时吃人石的神识再次朝他扫来,他装模作样的冷哼一声,趁机将早已准备好的一颗米粒大小的**突刺,朝着吃人石放出来的神识射去〖ww 我搜小说网〗
吃人石发现木小风激射出来的**突刺之时,已经来不及作出任何的防备之前他也想过木小风会对他这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作出反应,却没料到木小风的反应会如此之大,而他正是抱着这种心理,同时也想试探一下木小风的深浅,才会在这个敏感的时刻,频繁的作出这种不礼貌的行为
**突刺碰到吃人石神识的刹那,瞬间爆裂开来,吃人石闷哼一声,嘴角隐隐有血丝流出来,想来在吃人石不查之下,木小风的攻击已经对他造成一定的攻击当然木小风知道轻重,没有将事情闹的太僵,故而**突刺只是聚集了一小点
花曦直到看见吃人石嘴角的血迹之时,才出声道:“莫非吃人石前辈就这么的不将我花谷放在眼中,还是欺负我花谷无人?”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经出乎吃人石的预料,但他乃是活了数百年的人物,怎会被花曦这个小丫头镇住,吃人石道:“刚才的事情的确是老夫的不对,还望花曦公主与木护法看在谷主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老夫的这次行为”
吃人石的话语,说的虽然十分客气,但里面的威胁之意却也不言而喻,况且花曦也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想在可以走了?”
吃人石弯腰道:“当然,花曦谷主请自便,外面有我谷中安排的专门人员,会代谷主招待各位谷主,有什么事情,花曦公主尽管吩咐他们去做就行”
说完,吃人石凌空招招手,一个仆人就走到他的面前,道:“护法前辈,不知唤小的来有何事情?”
吃人石对着他说道:“这两位是前来参加此次谷主大会的花曦谷主与花谷中的木护法,你就负责他们此行生活中的琐碎事情,要是有招待不周之处,小心被谷主知道”
“请护法放心”仆人唯唯诺诺的点头应允,继而转身弯腰对花曦与木小风说道:“花曦谷主与木护法,请随我前来”
花曦微微的皱着眉头,似乎对黑谷的招待有些不满,可自己这是第一次前来参加谷主大会,虽然花姨在谷中对她说了一些关于谷主大会的事情,但也没有详细到这种地步,也不好说什么,对着仆人微微点头,道:“你前面引路即可”
当花曦与木小风原来之后,吃人石才换了一副凝重与有些兴奋的神情,朝着远方莫名其妙的说道:“大哥,花谷的花曦那小丫头刚刚到来,已经被带去了聚仙阁,不过奇怪的跟在花曦那丫头身边的不是花姨那老东西,反而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这小子的修为看起不高,但着实有些怪异,花曦自称是花谷招纳的护法”
吃人石刚刚说完,一个声音就凌空响起,道:“三弟辛苦了,你继续在此地等待未到来的谷主,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几个就行”
吃人石点点头,再次变成一堆碎石,堆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面
随着仆人的引路,花曦与木小风绕过好几个弯道,中间甚至通过了几个短途的传送阵,终于来到了黑谷此次用来招待各个谷主的地方——聚仙阁
聚仙阁名为阁,却不是真正的阁楼,乃是一片建筑群落的统称
一眼望去,大大小小有数百座阁楼耸立在一大片的空地之上,每座阁楼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显然都布置有一些禁制,而在这群阁楼的外面,一层透明厚实的光罩将聚仙阁笼罩
仆人来到光罩前面,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注入法力,光罩就自动的开了一个口子,这个口子刚好可以容一人通过
仆人再次弯腰将花曦与木小风引进聚仙阁,对着二人说道:“花曦谷主木护法,你二人是同住一栋阁楼,还是分住两栋”
花曦想也没想的就说道:“我二人住在一栋阁楼就行”
仆人点点头,道:“花曦谷主,这些阁楼里面,光罩时粉色的代表已经有人入住,光罩时绿色的则是还没有人入住的阁楼,你二人选一栋即可”
此时木小风才细细的观望这聚仙阁,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到了里面才发现,这里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每一座阁楼看起来都晶莹剔透,显然建造阁楼之物并非普通之物现在正是吃过午饭的时间,偶有一些人在外面散步,见木小风二人到来,都投来观望的目光,但也没有上前打招呼之类的意思
花曦指着一栋靠边的阁楼,道:“我二人就住在那一栋里面”
仆人将一小块令牌交予花曦,道:“花曦谷主,这块令牌可以开启那栋阁楼的禁制,同时也能开启聚仙阁的禁制,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话,直接对着这块令牌传音,我就会过来”
花曦点点头,朝着阁楼行去
阁楼里面,花曦对着木小风说道:“我总觉得这次的谷主大会有些怪异,你小心一些便是,如果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说完花曦就朝着一间房间走去
赶了许久的路途,木小风也有些疲乏,找了一间房间进去,就闭目休息期间偶有一些人来到阁楼里面,跟花曦秘密的交谈许久才再次离去,花曦没有通知木小风,木小风自然也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三十六谷看起来真的不像表面的那么平静,而且很有可能这种微妙的平静会随着这次谷主大会的召开,被彻底的打破,至于以后会发生些什么,现在自然不得而知
//
第七十四章 谷主大会
次日的清晨,花曦突然告知木小风,谷主大会将会提前召开,并且就在今天早晨开始,希望木小风可以随她一同去参加谷主大会,毕竟昨天他们对外称的都是木小风时花谷进的护法,如果木小风不去参加谷主大会的话,很容易落人口实,同时也可能引起他们对木小风的怀疑〖Ww 我搜小说网〗
木小风也知道这件事情既然演变成这个样子,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淡淡的问道:“花曦姑娘,既然是谷主大会,以我的身份可以去参加?”
花曦笑着点点头,道:“所谓的谷主大会不是只有谷主一人才可以去参加的,你听说过哪个门派的掌门人参加什么宴会之类的事情,不带随从的?”
木小风幡然醒悟,是他太过于执着,反而忽略的许多的东西
召开谷主大会的地方,是三十六谷统一建造的巨型大厅,它的豪华之处,不下于世俗的帝皇之所,常年都有三十六谷派出的专人再次看管
花曦与木小风到来之时,三十六谷的谷主已经有近半到达这里,有的三两聚在一起,低声的说话,有的则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闭目养神,还有人则是两只眼睛不停的转动,观察着到达这里的每一个人
花曦走到一个靠前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后面还放有一把椅子,显然是给类似木小风这样随谷主来参加会议的人准备的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中年人踏着方步从门口走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人,其中一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吃人石
随着中年人的进来,大厅里面的人立马闭口不语,静静的望着中年人的身影,似乎对中年人十分的忌惮,不过也有几人微微的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悦与疑惑
中年人来至大厅设在的主位之前,毫不客气就往上一坐,而下面的不论是谷主还是随谷主而来的人,都因为中年人的这个动作有些惊讶与不屑
中年人不管其他人的目光,自顾自的对着吃人石问道:“三弟,三十六谷的谷主是否已经全部到来?”
吃人石站在一旁恭敬的回道:“启禀大哥,三十六谷谷主现金已经到了三十五位,还缺阴谷谷主鬼无常未到”
中年人对于吃人石的回答早已经了然于胸,这一问不过是走一个过场的形式而已,道:“那你昨晚是否派人连夜通知鬼谷主,谷主大会召开的日子,该在今日”
吃人石也十分配合的说道:“启禀大哥,小弟昨晚派了一拨人去通知鬼谷主未果,今晨又派了一拨人去,至今也没任何的回信”
中年人听完吃人石的汇报,皱着眉头思索良久,似乎才十分艰难的下定决心说道:“众位谷主前来参加此次的谷主大会,作为地主的我,代表黑谷上下欢迎大家的到来,由于事关紧急,阴谷的鬼谷主,现在虽还没到来,我们也不在等他了,现在我宣布三十六谷十年一届的谷主大会,现在开始”
没有掌声,也没有反对声,一切都显得有些诡异
正在此时,大厅的门被人重重的踢开,紧接着一个仆人打扮样子的人,从外面倒飞回来,重重的摔落在地面
大厅里面原本都在端着手中灵茶缓缓品尝,故作沉默的众人,倏一下,不约而同的站起来,似乎想要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敢在这种时刻挑战三十六谷的权威
尽管三十六谷私底下都不是那么的和谐,但至少表面上他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人,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刻,挑战他们,他们不会一如先前的保持沉默
只是当他们怒目而视的望着大厅外昂首阔步走来的那个身影时,眼皮都不禁跳动了几下,眼中换上了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情,有的甚至还闪过一丝看好戏的目光
大厅之外的来者,张的粗壮高大,一蓬乌黑的头发肆无忌惮的无风而起,
前面中年人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内敛的气势,而此时进来的这人给人的感觉则是全身充满狂暴的气息,说不上谁强谁弱,但大厅里的许多人似乎都对这两人十分的忌惮
花曦看清大厅外面的来人,心中也不禁楞,临行前,花姨给她看过三十六谷各个谷中一些重要人物的画像,比如说中年人是黑谷谷主的得力臂助大护法敖笑天,刚刚进来的这个正是阴谷谷主鬼无常
在木小风的想象里面,既然作为阴谷的谷主,全身上下充满的应该是一种阴沉的气息,再不济给人的感觉也应该是一种阴柔之感,却不曾想到,阴谷的谷主竟然是这样一位粗壮的汉子
鬼无常对大厅里面的众人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路过木小风的跟前,似乎抬头有些诧异的瞟了木小风一眼,然后径直走到敖笑天的前面,道:“敖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敖笑天没有起身的意思,端起一旁桌上的灵茶,微微尝了一口,道:“不知是何人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惹的鬼谷主发这般大的火气,看来那人是想要与我们三十六谷作对呀”
鬼无常冷笑一声,道:“何人惹我,敖护法难道还不知晓吗?行了,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算账,而是来参加谷主大会的”
鬼无常说完,也不待敖笑天说话,径直的走到花曦身旁的一个空位坐下,悠然自得的品起灵茶来
大厅中的众人都被鬼无常这一番事情,弄的有些摸头不着脑,到底鬼无常这是什么意思进来时那么的暴躁,似乎是来找事的,可现在却这般悠闲的品起茶来
敖笑天也未言语,只是挥挥手,让吃人石喊来两人,将被鬼无常打伤的那个仆人抬出去医治
大厅中再次恢复了平静,被鬼无常这样一闹,整个气氛明显的松弛下来敖笑天接着说道:“鬼谷主,大会才刚开始,你来了,那我们就继续”
只是还未等敖笑天说出下言,鬼无常就毫不客气的打断道:“敖护法,三十六谷的谷主大会,当年定下来的日子是在五日之后,而今却提前五日召开,不知道这是你敖护法个人的意思,还是莫愁谷主的意思?”
敖笑天微微一笑,对着众人道:“这当然是我的意思”
大厅里众人的神情一滞,整个人似乎呆住一般,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只有鬼无常一人继续悠然的品茶
一个身材胖胖的老者站起身来,问道:“敖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正在品茶的鬼无常嗤笑一声,道:“虫兄,难道你还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吗?黑谷变天了,他想要篡位了,这么明显的意思,难道大家还不知道吗?”
众人的神情不禁又是一滞,未曾想到鬼无常竟然就这般**裸的说出来,也未曾想到,敖笑天真的敢篡位这么多年来,黑谷谷主莫愁几乎不见踪影,许多事情都是敖笑天代言,他们也一直认为黑谷谷主是在闭关修炼
坐在主位之上的敖笑天摇摇头,待得众人的神色平静下来,才再次说道:“不,鬼谷主说笑了,区区敖笑天怎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乃是前黑谷谷主莫愁前辈,当年临走之时,嘱咐于我,如果他三十年内没有返回谷中,那么谷中所有大小的事物都由我负责而今已到莫愁前辈所说的三十年之约,我也非常的想莫愁前辈回来主持谷中事情,只是莫愁前辈现在也没有回来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我只是遵从莫愁前辈临走之时的嘱咐而已,如果众位认为在下不配来主持这次事宜,尽管选出来有德者居之则可,只要众位认为可行,在下绝无半句言语”
//
第七十五章 消失的印记
众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他,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什么话也没说,既然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WW)在座的众人谁也不知道敖笑天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不过即使是假的,他们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触霉头,自找没趣
在座的人中,除了鬼无常可以与敖笑天一争高下,其他人都没有底气修真世界才是一个真正靠实力说话的地方想来敖笑天竟然敢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这样的话,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准备,相反他们则是任何准备也没有
鬼无常哈哈大笑道:“敖护法,我不管你黑谷谁做主,这次前来只是想问清楚莫愁谷主到底去了何处,竟然这么久都没有归来”
想来鬼无常之所以没有直接的提出来反对之言,话中却明显的说出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