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平静下来,李天痕才脚踏一团紫气,凌空升起,抱拳对着空中与地面的人群说道:“在下李天痕,人称玉面书生,今日不才,愿意送这三位小友返回师门,还望众位卖老夫一个面子。”
李天痕说完,也不返回地面,也不飞向木小风三人,一脸轻松写意的继续凌空站立,手中羽扇慢悠悠的在胸前摇晃,等待着众人的反应。
人群中偶有一两个不忿的眼神,挑衅般的朝凌空站立的李天痕望去,可没等他们说话,带着一缕笑意的凌厉目光,便从李天痕的瞳孔激射而出,这几人心里一寒,只感觉浑身汗毛耸立,仿佛被什么蛇蝎盯上一般,为了小命也只得作罢。
一盏茶的时间一晃而过,隐藏于人群中的几个破魂期老怪物始终一言不发,见没便宜可占,索性立即转身从来处来朝来处去。李天痕见几个老怪物离去,暗自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惧,但他们知难而退也省却诸多麻烦。
只要有人带头,也就有许多人跟风,围在这里打算看戏顺便浑水摸鱼的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最终只留下李天痕木小风路源唐婼四人,远处也不乏有几只细小的眼睛偷偷张望。
第二十七章 师门被捕
直至看热闹的人群完全散去,李天痕才缓缓的降落到木小风三人跟前。
“多谢前辈解救之恩。”木小风三人见李天痕落定,躬身朝李天痕行礼谢道。
对身后不远处观望的目光,李天痕丝毫不加理睬。伸手扶起行礼的三人,“行了,三位小友,不必多礼。如若不嫌弃,三位便称我一声大哥吧。”
路源三人一愣,立马再次躬身道:“大哥。”
“哎,好。这是我的信物兼传音符,你三人若是遇到什么情况,愚兄便当竭力相助。”李天痕伸手将三把小型的羽扇分别送至三人的手中。
不远处,见到此幕的眼睛,都毫不犹豫的将这一幕传至各自主子的眼前,就因这事在龙首镇里引起一场轩辕大波。
李天痕送给三人的羽扇乃是以自己命名的天痕扇,此扇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传音,而获得此扇的人,变相的可以得到李天痕的庇护。
“大哥,昨天傍晚在对面观望我们三人的就是大哥你吧。”木小风忽然对着正在调戏唐婼的李天痕问道。
李天痕闻言,心中一惊,木小风只是一个筋脉尽断的人,居然能够看出偷窥他们三人的是他,怎能不让他吃惊。李天痕严肃的对着木小风问道:“贤弟,你一介凡人,怎么知晓昨晚是为兄观望你们三人呢?”
路源与唐婼也一脸惊讶的望着木小风,他们二人只是发现跟踪于他们身后的几只小虾米,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们昨晚屋子对面居然还有人监视他们。
木小风望着三人截然不同的反应,无奈的摇着头说道:“兄长不必惊慌,只是昨晚我一直感觉到有人在不断的观望我们,凭直觉,观望的目光来自对面阁楼,又时不时的闻见一阵墨水的香味,而刚才又在兄长的身上闻到,故有此一问。”
筋脉尽断后,木小风便发现自己在味觉与声音两方面特别的敏感起来,未等三人发问,木小风再次问道:“兄长,不知你接下来是真的‘护送’我们三人回师门,还是另有打算。”
路源与唐婼也一脸紧张的望着李天痕,等待着他的回答,隐隐之间竟有一种期待。
毕竟如果此时李天痕离他三人而去,距离翠云门也不大远了,但是个人都知道,没有李天痕这个强援的存在,他们三人接下来的路是绝对的不会好走,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翠云门发出来的悬赏上只说明是捉拿木小风一人,并不包括路源唐婼二人在内。修仙界实力为尊,为减轻麻烦,毁尸灭迹,也不足为奇。
“呵呵,我看你们前路也不是那么平坦,这样子吧,我把你们送到翠云峰上,顺手领了奖赏再走也不是太迟。”李天痕终于掉足三人胃口,再次笑眯眯的对着三人说道。
有了李天痕的加入,木小风三人不用再如刚出龙首镇行的那一段路程,小心翼翼的。他们丝毫都不担心,李天痕会在路上对三人有何不良企图,他们三人从心眼里信实李天痕其人。这也许就是冥冥中让他们相遇吧。
李天痕在三人面前根本没有身为高阶修士的觉悟,时不时的打趣三人,给三人讲他遇到的奇闻怪事,也缺不了他捉弄其他人的片段,同时也说出来对木小风遭遇的看法。
其实,李天痕在娓娓而谈的过程中省去了关键的一点,他之所“救下”木小风三人,不是为了翠云门的奖励,也不是好奇心的驱使为了查清古稀之死的原因。说白了,他根本就不关心古稀的死活与谁有关。
偏偏他的师尊懂的占卜之术,刚拜进师门,他师尊就告诉他,他并非一般之人,将来想成就一番事业,必须要有贵人相助,很不巧的就是他师尊所说的贵人就木小风三人中的一位。具体是谁,他师尊也看不清楚。
一小半个时辰过去,在李天痕刻意的照顾下,四人已经可以望见翠云门标志性的护派阵法了。
此时位于翠云峰上的翠云宫内,代任的掌门人蓝箭正襟危坐的坐在主位上面,两边则是翠云门内各峰大大小小的管事。在李天痕从青山四煞手中夺过木小风三人之时,蓝箭等人便已知晓具体的情况。此刻在他们身前浮现着一块镜子一般的物品,上面可以清楚的望见几个人影,正是木小风一行。
木小风再次踏上翠云广场的时候,心中五味杂陈,原本在这里唯一的牵挂转瞬间就烟消云散。久久面对着翠云宫站立,曾经的一幕幕回忆在心头。从他第一次踏上翠云广场,再到第一次见到古稀,直至他辞别古稀下山。哀从心起,泪水不争气的流下。
曾几何时,就算伴有几许哀愁苦痛,笑最后也写满脸庞。而今,物是人非,笑又该从何谈起。
收拾好有些破碎的心情,偌大的翠云广场上,空无一人,显的有些清冷。前路迷茫,生死不知。带着一腔年少的热血,带着满腹的委屈与哀愁,还带着双目望不见眼底的仇恨,昂起坦荡的胸膛抬起高贵的头颅,毅然决然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翠云宫缓缓行去。
剑指苍穹敖苍生,单臂高擎天下平。翠云宫前巨大的雕像上面布满细密的裂纹,石制的眼球瞪的滚圆。木小风停在雕像前方,朝雕像手指的远方望去,许久之后才缓慢的收回远望的目光,朝雕像缓缓一礼。
“轰。”
晴天一霹雳,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道闪电毫不犹豫的劈在雕像之上。雕像应声而碎,化为粉末消散在天地间。
宫殿里面的蓝箭等人,在镜像停留在雕像破碎的时候,猛然一蹿,从座椅上站立起来。蓝箭的脸色白的很不自然,那一声霹雳似乎响彻在他脑海里。经过短暂时刻,大殿里面镜子一般的影像缓缓的碎裂开来,目瞪口呆的众人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更有甚者怀疑这个镜像的真实性,不自禁的朝大殿外面疾步行去。
再次收拾好心情的木小风一行已经到达大殿的门口,正好与出来的几人碰一个对面。而李天痕则是若无其事的望了大殿里刚才呈现镜像的地方一眼。
不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也不论刚刚发生了什么,对于一部分人来讲,已经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意外也好,预料中的也罢。
“木小风你个逆子,今日你居然还有脸回师门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带着满脸的痛心疾首义正言辞的对着木小风说道。
此人刚才坐在蓝箭左手边的首位上面,乃是破魂后期的修真者。木小风隐隐觉得此人有几分眼熟,但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路源与唐婼二人则是一脸错愕的望着刚才说话之人,显然他们也不清楚为何本门突然就多出来一个修为如此高的“老人”。
“师叔,莫急,木师弟虽然身有嫌疑,但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此事就交给师侄来处理吧。”蓝箭望着就要动手擒下木小风的“老人”,突兀的对着他说道。蓝箭虽然是抱拳对“老人”说话,神情却是倨傲之极。
“哼,既是如此,那老夫就回房歇息去了。”“老人”望都不望蓝箭一眼,一挥衣袖,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面。
蓝箭见到“老人”如此一幕,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又不得圆场道:“二位师弟与唐师妹莫要见怪,这位前辈是不久前我刚招来的名义长老。本门的情况相信师弟师妹也有所了解,迫于无奈只得请他暂时出任执法长老一职。师弟师妹返回师门,为兄欣慰之极,本应该为师弟师妹接风洗尘的,可由于木小风师弟涉及到一些事情,待得事情明了后,为兄再给你们接风不迟。”
“木师弟,这段日子只能暂时委屈你一下,在‘禁闭屋’待一段时间了。”蓝箭走上前来,握住木小风的双手,真诚的对木小风说道。随后又转身对路唐二人说:“路师弟唐师妹这段时间辛苦了,你们先暂时休息调整一下自己,然后就来帮为兄的一些忙。”
蓝箭说完,木小风已被两人押出殿外,朝禁闭屋行去。
第二十八章 翠云巨变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已经过了两日。
这两日来,路源发现,表面上翠云门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但当他每每出门时,都会发现在他的房前屋后,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出现。且翠云门内出现了许多他不熟悉的面孔,甚至可是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新面孔,而原来那些熟悉的面孔却很少见到,偶尔见之,他们也会如躲避瘟病一般远远的绕开路源。
今日清晨,路源本打算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师尊苏胖子,怎知,到达师尊洞府之时,却见师尊的洞府外面有两个低阶弟子站在外面,从衣着服饰来看,他们是神剑峰的弟子,可奇怪的是路源与这二人素未谋面,神剑峰的弟子也不应该出现在此地。
路源上前,尚未言语,二人便将路源去路拦住,并告知苏胖子正在闭关修炼,不见任何一人,也不允许任何一人打扰。
路源听到二人的解释,眉头一皱,趁二人不注意,往苏胖子洞府里发了一道传信符。可传信符进去,却如石牛入海,杳无音信。
不得已,路源只得作罢,返回自己的修行之地。隐隐间看来,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也就是说事情大条了。
入夜,路源用一张替代符咒,幻化为自己呆在屋中。他本人则是用了一张苏胖子送他的隐身符加上自己低微的敛息之术,出了屋子,直奔苏胖子的洞府而去。
苏胖子洞府的守卫已经重新换了两人,两人都是聚魂中期的修真者,看他们的衣服着装仍是神剑峰的弟子,也就是此时蓝箭的直系属下。
路源细致的在周围观察了一番,见没有他人之后,趁皎洁的月光被乌云挡住,瞬间催动法力来到二人身后。正在睡梦里的二人被路源飞过带动的气流吹醒,刚睁开眼,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便已经被站在二人身后的路源打晕死过去。或许二人觉得不会有不长眼的来这里,也或许是对他们自己的修为有着自信。俗话说,有恃无恐与阴沟里翻船说的也许就是二人的这个样子。
路源的敛息之术与隐身符篆,在他催动体内法力的时候,便都失去了效果。他低身再次确定二人是真正的昏厥后,才转身走进师尊苏胖子的洞府。
苏胖子的洞府里,任何的法阵都没有被开启。路源小心翼翼的找遍苏胖子的洞府,也没有看见苏胖子的人影,且苏胖子洞府里面布满一层薄薄的灰尘,显然是很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
在苏胖子经常打坐练功的蒲团下面,细心的路源发现一行小字“吾弟子路源,见字后,速逃”。字迹潦草模糊,可见这行字乃是苏胖子急切间写下来的。
看完蒲团下面的字后,路源心里明白,隐隐间的那种感觉成真了,翠云真的出事,他的师尊也出事了,弄不好其他几位师伯也如古稀一般离开人世了。强自忍着想要夺眶的泪水,路源朝原路风驰电掣的返回。出洞府的瞬间,路源顺便拿走了还处在昏厥中二人的小命。
路源刚刚到达唐婼的屋前,就看到唐婼的屋前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影,人影的嘴角都流出一丝鲜血。正要上前查看,一柄泛着冷光的剑刃便架在他的脖颈上面。“既然想要来送死,那姑奶奶就成全你。”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的蓦然从路源的身后响起。
路源一个侧滑,身体一躬,避过剑锋,“师妹,是我,路源。”
不错,把剑架在路源脖颈上面之人,正是唐婼。
不过,此时唐婼漂亮的脸蛋上面明显有哭过的痕迹,一双通红的眼睛惹人怜爱的同时可以望出唐婼心里的愤怒。
“路源,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唐婼望着躺在地面上的路源轻声问道。
路源望见唐婼屋子周围躺着的人影时,便已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叹了一口气,道:“师妹,不错,我师尊也遇害了。”
处理好,唐婼屋子周围的尸体,二人悄悄的回到唐婼的屋里,布上一道简单的隔音结界,二人才缓缓的交谈起来。
唐婼:“师兄,刚才我去师尊洞府,发现师尊留在蒲团下面的字迹后,就想立马返回来去寻你。不料,在经过一片树林时,我听到树林里面有两个人影悄悄的对话。他们说,要在今天夜里把小风秘密的杀死,然后在不久后的修真者交易会前,给小风服用一种丹药,使小风暂时复活,用来作这次交易会的开场典礼。”
路源紧锁着眉头,“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凭我们两个也许很难将小风师弟救出虎口。对了,前两天送我们回来的李天痕大哥,你知道他的去处么?”
唐婼摇摇头,道:“当天蓝箭师兄就给了李天痕大哥相应的奖励,李天痕大哥也在当日就离开翠云门了。”
正在屋子里小声交谈的路唐二人,殊不知,他们已经一步步踏入别人设好的圈套当中。即使他们不营救木小风也难逃此劫。
再看另一边,一间陈设简单的屋子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躬身站在一旁,一个年轻人坐在桌旁,缓缓的品着手中的香茗。
老者看见年轻人喝下手中的茶,才道:“少主,一切都安排妥当,就等他们入套,只是,少主你真的要亲手对付他们吗?不如交给老奴去办,少主在这里静候佳音。”
仔细一看,这束手站立的老者不正就是白天负气离开的“老人”,而老者口中的少主,从背影望去,有几分与蓝箭相似。
年轻人缓缓放下手中茶杯,把玩起放在桌上的一柄黑色弯刀,伸出舌头舔去嘴角遗留的一滴茶液,舒服的闭上双眼,似乎这滴茶液十分美味。年轻人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精光毕现,“跟了我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吗?对了,传我命令,任何一人不得伤害那女子的性命,否则门规处置。”
老者浑身一颤,低声道:“谨遵少主之命,老奴这就退下。”
第二十九章 悟道逃亡
路唐二人商量完毕,悄悄的朝翠云峰后山行去。
禁闭屋是翠云门用来关锁违反门规的弟子,所设的一个牢房。禁闭室里面各种法阵结界繁多,守卫森严。自翠云门建立直到现在,被关锁进禁闭屋的违反门规弟子,没有任何一个逃逸出来过。
宁静的夜晚,太黑,太过于漫长。是谁唱响婉转千年的哀歌,诉说离殇;是谁撩动心中的琴弦,暗自神伤。我不是一个喜剧的开始者,只是一个悲剧的缔造与续演者。
望着潮湿山洞里的一盏孤灯,一跳一跳的跃起,放佛与风做着命运的挣扎。望着即将熄灭的刹那,又猛然的跃起,望着烧的正旺,却又即将熄灭。
用我一生的情愫抚平你胸口的创伤,用我一身的热血唤醒你沉睡的心灵,从头顶浇灌你的身心。远古的记忆,光明的神啊!你是那样的美丽,你是那样的令人们向往。跳跃的火舌,我请你穿过我柔弱的身体,以我的灵魂作为媒介,穿过时空的走廊,越过荆棘的高山,引领迷途的人们走向阳光的道路。我愿意奉献出我的一切,包括思想,梦想。
盘坐在阴冷的地面,寒冷时刻侵袭过我羸弱的身体,孤独的夜里,是谁抓住一缕执念紧紧不放,是谁在远方深切的呼唤。可爱的人儿,沉溺的苦痛,你是否已经醒来?你是否已经望见前方短暂的曙光?跟着我沉重的旋律,我带你走进一片曾经的记忆,跟着我欢快的音符,我带你走进一幅不堪回首的画卷。我用希望点燃你绝望的孤灯,我用希望燃烧你冰冷的血液,我用希望勾起你死去心灵的疯狂。
一起来吧,跟着火舌跳跃,舞起漂亮的舞蹈,一起来吧,跟着我们的人群,用欢快的赞歌遗忘过去的一切。我们的灵魂将会燃起熊熊的火焰,我们的生命将会迎来再一次的新生。
睁开眼睛,五彩斑斓的结界出现在木小风的眼中。曾经对一切都无所谓对一切都漠然的瞳孔,出现一道坚定的执念,紧紧的占据暗色的瞳孔。木小风原本清秀的面庞,如今勃发出熊熊的英姿,凌厉的气息呼之欲出。木小风获得新生,生活生命也将自此而改变。
路唐二人没有从禁闭屋的正面进去,在白晶峰上时,他们一次偶尔听古稀说起过,翠云门的禁闭屋不是传言中的铜墙铁壁,在白晶峰上有一条秘密的隧道可以通向禁闭屋,这条隧道与禁闭屋仅有一墙之隔,乃是他无意中发现的。
通往禁闭屋的隧道里,没有想象里的那么顺畅。狭窄,阴暗,潮湿,严重的地方已经有部分塌陷的碎石落在地面,许多处都缓慢的滴下水珠,常年累积下来的灰尘变成一滩滩细腻的泥巴。扒拉开隧道口的枯枝藤蔓,路唐二人皱着眉头,一步步小心的往里面走去。叽叽呀呀叫着的老鼠从两人脚下蹿过,吓的二人紧绷起神经。怕光的蝙蝠因为陌生气息的闯入,瑟瑟发抖的紧贴在隧道壁上。
不多时,二人就来到了古稀口中与禁闭屋仅一墙之隔的地方。他们判断是这地方的原因很简单,此处已经是隧道的尽头。路源试着给木小风传音道:“小风,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重新活过来的木小风,闭着双眼静静的盘坐在地面上,苦苦思索逃脱的方法。否定了一个又一个的办法后,木小风心里不禁有些急躁起来,一颗心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一层细密的汗珠悄悄爬上他额头。
木小风不敢再耽搁下去,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霾,今天入夜便缠绕于他的心头,如一块巨石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一般。他下意识的将手往背上伸去,才想起来黑刃在他被关进禁闭屋的同时已经被蓝箭收去。
“唰。”一道乌光突破重重的法阵禁制稳稳的落在木小风手中。也就在乌光突破禁制的刹那,木小风耳边忽然闻见路源的声音从地面传来。
木小风一怔,明白了路源声音传来的原因,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就是脑中灵光一闪,木小风就将黑刃轻轻的插入地面,而布与地面的禁制碰到黑刃就换换的露出一道缝隙,黑刃毫无阻拦的就插了下去。
黑刃破空飞至木小风手中时,路源也清晰的听见破空带来的声音。他朝唐婼望去,二人默契的将法力注入手中法器,退后几步朝刚才所站之处头顶的墙壁砸去。
轰隆一声,接着传来武器碰撞的声响。轰隆声是被击碎的石块落地引起的声音,而武器的碰撞声则是路唐二人手中的法器与地面激烈碰撞后带出火星并引出的声响。
原来禁闭屋看起来真的不像表面的那样简单,它的墙壁地面都是由铁石垒砌,再浇铸上百年以上的铜精建立起来,外加各种法阵禁止,牢固之极。别说是未尽全力聚魂圆满期的路唐二人,便是化灵初期的老怪物,全力施展,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击碎的。
正将黑刃插入地面,想要与路源取得联系的木小风,听见轰隆与武器碰撞声,心里一急,顾不得许多,大力的挥动手中黑刃往地面切去。看起来毫无规律挥动的黑刃,仔细看来,却可以发现黑刃总是被木小风朝一个仅容一人通过方方正正的地方挥去。
望着头顶墙壁抓耳挠腮的路唐二人焦急想着办法,他们心里知道浇铸了百年铜精的铁石有多坚硬。也在郁闷,平时及其稀少的铜精为何被人如此铺张的用来搭建一座监狱。“砰。”他们思考之际,一块不大不小的铁石从上面落下,砸在地面,带起一阵灰尘,将地面砸的凹陷下去。
路唐二人惊疑不定的朝上面望去,只见一张再为熟悉不过的面庞望着他们傻笑着。这傻笑之人不是木小风,又是何人。刚才他担心路唐二人安危才不顾一切的疯狂挥动黑刃,此时见到路唐二人安然无恙,怎能不高兴,怎能不开心。
木小风将黑刃插入隔在中间的禁制,身体握着刃柄腾空而起,整个人便如一支落地的利剑朝隧道里扎下来。
路唐二人一脸惊愕的望着木小风,浑然不知道木小风要干什么,还以为木小风哪根经脉错乱了呢。直到木小风稳稳落在隧道里,才回过神来,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第三十章 没有意料的分别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若不喜欢离别,那就不要去苛求任何的相遇。
木小风三人短暂的幸福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他们因喜悦拥抱于一起的时刻,也许也就注定了今晚的离别。
木小风刚才所在的牢房屋里,灰暗的油灯下,影影绰绰的身影不断的来回奔走,若不是有着法阵禁制相隔,相信木小风三人可以听闻急乱嘈杂的脚步声与怒骂声。
不但撤去厉害禁制,甚至于撤去了许多普通法阵,布好天罗地网,等待木小风三人上套的老者一行,怎么也没想到,通往翠云门禁闭屋居然会有小道存在。
黑刃脱离那年轻人手的时刻,他们就知道木小风三人已经会合于一起,便很兴奋的站在禁闭屋门口等待着探子回报,然后将木小风一行名正言顺的一网打尽。可一刻钟两刻钟,他们都没有探子的消息。就在他们预料出事的时候,要亲身进入禁闭屋察看时,探子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对他们说道“木小风已经消失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愤怒的年轻人一脸阴霾,咬牙下命令道:“传我法喻,路源唐婼俩叛徒会合逆徒木小风逃逸,不论生死,定要抓回本门。”
下命令的年轻人正是翠云门现在的代理掌门蓝箭,他心中现在充斥着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此刻居然出现如此大的差错。黑刃飞回木小风手中,蓝箭就有怀疑,据属下回禀,并未见路唐二人进入禁闭屋,当时想到不管他们何时进入,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所以没有过多的再意。
“你们给我听着,他们三个跑不了多远,都给我四处查搜。”
木小风三人出了隧道,没有御器飞行,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的往十万大山的方向逃去。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如今翠云门声势浩大,不论他们逃逸至何处,都有很大的几率被人发现。唯有神秘的十万大山内,才可以逃出生天。
十万大山里面遍布着各种妖兽,且越是往里妖兽的修为法力越高,许多人都只是在十万大山的外部活动,只有极少的人才敢壮着胆子朝十万大山里面行去。但从来没有一人进入到十万大山的最深处,所以也就没有人知晓,十万大山的深处究竟有什么东西存在。
三人一路之上小心翼翼,但也不免被人发现。
三人被人发现后就不在隐藏身形,也不与追兵纠缠,实在躲之不过就不断的朝后面,洒出漫天的符篆,后面的追兵望着三人不要命洒出的符篆有的人心疼,有的人不屑。
终于经过三天三夜的大逃亡,使出浑身解数,三人终于逃到了十万大山的边缘。路唐二人手中获得的上品礝石也被消耗的七七八八,这一路上若没有这些礝石,三人恐怕早已魂归地府。
摆在三人面前的是一条有着三道岔口的小径。修真界的逃亡,不比世俗界的逃亡。如果是世俗界的逃亡,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感谢上天的恩赐,因为他们可以故布疑阵,即使不能彻底摆脱追击,也可以一定程度的削弱追兵的力量。可修真界则不同,大家都有神识,这区区的岔道来的可以说是没有多大的意义。况且,三人逃亡的过程中已经被人种下追踪神识,除非逃出对方神识所能查探的范围,否则休想摆脱追踪。
有甚于无,三人对视一眼,互道一声珍重,各自选择一条岔路疾奔而去。
蓝箭等人追至此处,一声狞笑,对三人的分道而行,没丝毫的在意。他们看来,三人已经是煮熟到嘴的鸭子了,怎么能让他们飞掉呢。蓝箭等人很快的就分工好,老者独自朝中间的小道去追杀唐婼,蓝箭则带人去右边小道追杀路源,其他人则是朝左道去追杀木小风,哪一边完成任务就立即去支援他人。老者出发前,蓝箭悄悄的对老者传音道“不要伤她性命”。
自从蓝箭被唐婼打败后,便情根深种,钟情于唐婼。若不是为了保险起见,他更倾向于自己去追唐婼,而不是路源。
木小风顺着左边的小道,一路逃去,幸好追杀木小风的数十人修为都不高,只有一两个聚魂初期的难缠一点,其他的都作不得数。几次危急关头木小风都靠着易刀诀与蝴蝶步堪堪躲过,算是有惊无险吧。而追杀木小风的人则是郁闷不已,原以为木小风是三人中最容易对付的一个,怎料木小风一身世俗武功出神入化,外加神秘的黑刃,他们居然奈何不了木小风。
又是三日过去,追杀木小风原本的数十人只剩下两个聚魂初期与三个形魂期的修真者。其余的大部分散生于妖兽之口,少部分被木小风猎杀了。
前面是一片广袤的森林,木小风一脸污浊,毫不犹豫的扎身进森林里面,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凶险。
追杀木小风的五人不由自主的停在森林的边缘上,每个人都一脸警戒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木小风不知晓十万大山的布局,他们却是知晓。十万大山被修真者大体分为边缘地带、外围、半山、深山、中心五个部分。随着不断的深入,十万大山里的各种植被越发的繁茂,同样也极度的危险。而此时他们已经走过半山的一半了。
以他们的修为许多时间都只敢在外围活动,半山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禁区,这次是害怕少主的惩罚才硬着头皮撑到这里。踏上修仙路的人,大部分都只是为了长生,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生命无缘无故的葬送,就算加入某个门派也只是寻求一个庇护。
聚魂期为首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做了一个杀的手势。两人手中法器一个起落,形魂期的三人便倒在血泊中,睁大着眼睛,根本就没想到过他们的同伴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二人确定其他三人彻底死了之后,才坐在地面大口的喘着气。他们也不愿意杀死自己的同伴,可为了自己的小命不得不如此做。聚魂期持剑的男子对着持刀的男子说道:“大哥,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持刀的男子叹一口气,道:“没有完成任务,回去也是一个死,不如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还图个快活,不用看人脸色。”
二人说完,御起手中法器,朝来路疾驰而去,转眼间就消失在短木树林的深处。
第三十一章 孤岛修炼
望着二人远去,木小风才从高大的树林里悄悄的出来,直接躺在地面,疲惫的闭上双眼,昏睡过去。
六天的逃亡对于木小风的身体是一个严重的考验,虽说他是一个出色的世俗武林高手,但却不是修真者。修真者形魂期以后就可以辟谷,吸收天地灵气来补充自己,可木小风不行,一路过来,他都是靠回师门前残留的一点干粮与路上可以食用的果子充饥,至于睡觉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奢望。
木小风早就发现追杀他的人萌生退意,所以见到森林他就毫不犹豫的进入,可他并没有进去很深的距离,只是躲在一棵树上远远的观望着他们。这片森林给他一种异常紧张的感觉,这种紧张的感觉木小风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危机。
木小风醒来的时候,是一天一夜之后,天空飘起细密的雨丝,木小风翻身坐起,想到自己在这危险的十万大山内,居然没做任何的防御措施,便沉沉的睡去,仍是一阵后怕。
幸好,等到木小风睁开眼时他也没发生什么危险。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雾气,在雾气里面木小风没有凉的感觉,相反有着一种如沐春风的舒服之意。天不亡木小风,也许是木小风的运气太好,也许是追杀木小风的那几人运气背到家。他们碰到了会移动的法阵。
传说,在十万大山内,有着一种会移动的传送法阵,这种法阵最大的特点就是随机出现,出现时它的周围都会幻化出与地貌相符的景物来。凡是踏入此法阵的人都会被随机传送至其他地方,有经过这种随机法阵传送活着的人们,无不欢天喜地。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惊喜,他们也不曾告诉他人,但无论如何,这些人不是成为一方霸主,就是修为猛升。只是这种法阵出现的几率实在太低,每万年出现一次,出现的时间不过一盏茶左右。
再说另一边,三岔口前,蓝箭与老者几人已经会合在一起,还有一漂亮的的女孩如睡美人一般,安静的躺在一旁,不是唐婼又是何人。蓝箭身上一片狼藉,衣裳破损好几处,可见他追杀路源并不轻松。
蓝箭等人已在这里已一个时辰,派出去寻找追杀木小风一行人的斥候,也久久不见归来。蓝箭蹲坐在唐婼的身旁,嘴角噙着笑意,对恭站一旁的老者问道:“她真的没事吗?”
老者心里揣着几分不耐烦,似乎对于蓝箭几次的质疑感到不满,道:“没事。”
蓝箭对于老者的态度似乎习以为常,没有在意,一想到以后这个睡美人就是他的女人,心里激动万分,却也因为追杀木小风的一行人久久未归,不禁有些急躁。一种木小风不除,他得到的一切终有一天都会化为泡影的感觉,如一片乌云浓烈的笼罩在他的身上。
不多久,一道疾驰的身影恭敬的停在蓝箭身旁,“少主,前去追杀木小风的一行人都消失了,木小风生死未知。”来者蛇眉鼠眼,一脸猥琐之像,人称跑得快,一身遁术迅速诡异,乃是传递打探消息不二的好手。
蓝箭听闻跑得快的禀报,皱着眉头,对老者道:“您是否能感应到他身上的神识印记?”
老者惭愧的低下头颅,道:“少主,恕老奴法力低微,在一天前就感受不到种在他身上的神识印记了。”
蓝箭低头沉思,久久未语,一盏茶后,才让人看不出啥表情的下命令道:“传我命令,今日的事情,所有人就当没有发生过,违者门规处置。”
木小风刚刚醒来,还未探查清楚自己身处何地,又昏厥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一座孤零零的小岛上面。小岛地形奇特,一条不算大的山脉横贯整座小岛。其余地方都是低洼地带,长满郁郁青青的植被。唯有位于小岛正中的一段山脉上,各种植被异常的青翠,天地灵气较之其他地方也纯净许多。
木小风一脸欣喜的站立在这段山脉的下方,惊喜之意溢于言表。虽然不知这条适合修真者修炼的源脉有多优异,但对于此时的他已经绰绰有余。周围的环境对他也非常有利,四面都是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很少有人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在山脉的下方,木小风发现几间被人废弃许久的石室,也不言语,埋头打扫干净,在他喜欢的一间石室里面盘膝而坐,调整自身状态。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时代。没有实力,你什么也不用想,连自己都不能照顾好自己的人,又何谈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追逐自己的梦想。
木小风这一坐就是五个时辰,直到他感觉自己浑身精力充沛,心平气和后,才心意动下,珍重的从黑刃刃柄里取出山洞里枯骨赠予他的玉简。
当日他将黑刃的刃坠与黑刃重合后,便发现黑刃的刃坠里面自成空间,相当于一个储物袋,打开储物袋不需要神识法力,只要木小风心意动下,就可以取出他想要的东西。
记得木小风第一次修炼时,修为到达聚魂期才走火入魔,虽然经脉尽断,神识也大受损伤,但还是存留有一点,平常看似用处不大,可此时没有神识却是不行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