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因为神识微弱的缘故,木小风将玉简紧贴额头,以方便更清楚的阅读里面的内容。
神识到处,“引念决”三个大字金灿灿的浮现出来,威武霸气,可以望出此法决的不平凡之处。三个大字的下面则是此法决的一些必要注解。
修炼此法决之人必为破魂期前,修炼走火入魔,筋脉尽断而不死者;其二,修炼之人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向;其三,此法决修炼异常困难,进展缓慢,但威力奇大,大成之后,纵横天下只在须弥之间。不足条件者勿要修炼,否则形神俱灭也只在顷刻间。
如此苛刻的条件,让世人望而却步,也不知是何伟大之人,才能创出此法决,也不知是何人竟能夸下如此海口。
第三十二章 引念决
运用自身念力,引动天地灵气,进入冥想状态,无我,无你,无他。木小风手中不断的变化着一个个怪异的手诀,时而如一只只穿梭于花丛的蝴蝶,摇曳着优美的身姿,翩翩舞动;时而又如一条条溪水中的鱼儿,自由跳跃。到了后来,木小风干脆起身,如漂亮舞台上的芭蕾舞者,随着美妙的音乐跳起优美的舞蹈。
石室的墙壁,地面,顶部,没有任何一处没有木小风舞动的痕迹。相互交错的身体遗影在空中久久不曾散去,如一幅完笔的惊天画作,令人心神向往。
木小风就这样子日以继夜的修炼,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转眼间就过去。木小风体内原先破损的筋脉也奇迹般的修复过来,甚至比原先的粗壮了两倍,若是被其他修真者看见,绝对的羡慕嫉妒恨。
毕竟修真者所作的攻击极大部分都需要法力的支持,而只有保存在体内的法力才能直接快速的被人们调动,所以木小风的筋脉比常人的粗壮两倍也就意味着,木小风可以保存比常人多出一倍的法力,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同阶的修真者比试较量,大多都是靠着体内法力的深厚而取胜的。
木小风惊喜的发现这个事实,即刻盘膝而坐,施展内视之术,察看自己的身体。原先可以说是死气沉沉的内体,此时焕发出勃勃生机,一根根圆滚滚的新生筋脉,如初生的婴儿红润而充满健康的光泽。
丹田里一颗白色的珠子静静的悬浮在半空。只是木小风内视察看到心脏部位时候,心中一紧,眉头紧锁,全身上下所有的筋脉都已经被修复,独有与心脏周围相连处一个手指关节长短的经脉黯淡无光,虽然也被修复,但筋脉只有其他筋脉的一半大小。而其他被扩粗大筋脉的厚度也只有黯淡无关那些筋脉的一半厚。也就是说,木小风被扩粗大的筋脉只有常人筋脉的一半厚度,未被扩粗的则是正常人的筋脉。
俗话说,有失必有得,木小风内视完成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他的眉头稍微有些舒展,如果他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就是说他除了心脏周围一个指关节左右的筋脉外,其他筋脉都只有常人一半的坚韧。容纳法力的量是增加了,但修炼时更加的容易将筋脉损坏。
不管那许多,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干想也没有用,虽然筋脉尽复,但木小风的修为依旧没有增长,说白了他还是凡人中的一个异类。他握起黑刃,大刀阔斧的朝隔在石室间的墙壁劈去。近几日来,木小风发现这间小小的石室已经不满足于他的需求,好几次在修炼过程中,都差点一头撞在墙壁上面。
盘腿而坐,闭上双眼,引念决再次浮现在木小风眼前。玉简当中只记载引念决的前篇与上篇,前篇是修复筋脉的法决,上篇则是正在修炼的引念决。
人生而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惧、爱、恶、欲乃七情,见、听、香、味、触、意谓之六欲。何为引念决,便是以人的七情与六欲为主,调动相应的念力为自己所用。此乃引念决上篇——七情。
调动自身念力,引天地灵气进入体内,有你,有我,有他。木小风手中掐出一个个繁琐的法决,不多时,分散在空气中的天地灵气便受到什么吸引一般,缓缓进入木小风体内。木小风静静的望着进入体内的天地灵气纷纷变为自己可以直接调动的法力,露出一丝笑容。
流转于木小风体内的精纯法力,在木小风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后,从一滴一滴的汇成一条细流,两天过后,筋脉里原本的细流变成一股清泉,片刻前木小风还感觉浑身舒坦,就在一刹那间,木小风居然痛得龇牙咧嘴起来,充满筋脉的法力如汪洋里的巨浪,不断的冲击岸边一般冲击着木小风筋脉,不一会儿,筋脉的表层就渗透出一层细密的血珠,体内被映的通红一片。
就在筋脉里流转的法力如脱缰野马般破体而出,木小风一把勒住缰绳,切断自己身体与外界的联系,没有了木小风的引导,身外的天地灵气一盏茶的功夫又重新分布在空中,不在密集于木小风周围。
木小风手中的法决不断的变化,时快时慢,快时望的眼花缭乱,慢时如一头蜗牛爬在笔直的墙壁上。木小风体力流转于筋脉间的法力,在木小风的不断压缩后,又缓缓的变少,然后木小风又从外界吸收天地灵气进入体内,如此反复,一个月后,木小风的丹田之处出现一个小巧玲珑的“欲”字。
“欲”字晶莹剔透,仿佛是用上好的美玉雕琢出来的一般。木小风此时的脸上十分的狰狞,这种狰狞不是一个可恶狠厉之人表现出来的狰狞,而是对某种东西需求不满,十分渴望得到表现出来的狰狞。
木小风狰狞的脸庞下面,他伸长双手朝着前方快速利落的挥舞,看似凌乱不堪,实则不然,木小风是在挥舞着“欲”之念决。
当晶莹的“欲”字在木小风丹田形成之时,“欲”念决便自动的出现在木小风的脑海。忽然木小风站立而起,健步如飞,不断的在石室里又跳起舞蹈。舞姿不在优美动人,随处而见到的身影都充满着一种渴望的情绪。
急速飞驰后遗留下来的残影,渐渐的在空中形成一个灰色的大“欲”字。这“欲”字每一笔每一画都生硬之极,一眼望去就会深陷其中,除了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无尽的奢求与渴望之外,你不会有任何的其他情绪。
木小风空中的身影越来越慢,每每想要伸手抓住什么,却总是有一线之隔,就此错过。一个时辰过去,木小风已经是大汗淋漓,情绪也不再那么的稳定,存在于石室中浓灰色稳定的“欲”字,也随着木小风的情绪,变的忽明忽暗,随时有着破碎的迹象。
第三十三章 持续进阶
上回说到,木小风身体急速移动下残影形成的“欲”字,有着随时破碎的迹象,就在此时,也许是木小风体力消耗过多,体能已经跟不上木小风的需求,也可能是木小风心生杂念,总之木小风半空中的身影一个踉跄,石室当中的“欲”字在顷刻间轰然碎裂开。
身在半空的木小风,身体明显一滞,似乎不大相信,石室中的“欲”字,居然就如此不堪的碎裂。眼中异色闪过,有着一丝的失望与绝望。颓然,木小风动作一慢,每一个身形都向镜头回放一般的缓慢,甚至在这种缓慢中给人一种重影的视觉效应。
拖出来一道道残影,又重新在石室里写成一个大大的“欲”。此次的“欲”字每一个笔画圆润粗实,颜色也不再是灰色,而是如木小风丹田内的一样,晶莹剔透,虽然还残留有一些杂质,但木小风的每次身影移过,这些夹杂在“欲”字里的杂质,便如垃圾被劣质吸尘器吸走一般,一次一次的减少着。
当石室里的巨大“欲”字,与木小风丹田内“欲”字颜色完全一样的时候,木小风的身体刚好回到之前打坐时的位置。木小风面对着巨大的“欲”字,脸上平静,再也望不出来“写”“欲”字时的那种渴望,而此时这巨大的“欲”字,也不再将人的思绪吸引,看过去跟一般的观赏物品没什么区别。
木小风伸出双手,手中一掐法决,双手凭空一拉,石室中的“欲”字便朝木小风飞来,体积也在飞来的过程中不断的变小,临近木小风身时,“欲”字只与木小风身体大小相近。
望着还想要挣脱的“欲”,木小风手中法决一换,猛然用力,“欲”字便砰一声撞入木小风体内,不断的缩小,与丹田处小巧玲珑的欲重合在一起。
内视的木小风看着两个“欲”完美的形成一体之后,才喘了一口粗气,退出神识,无力的坐在地面之上。
还未等木小风歇过一口气来,四周的天地灵气又如被什么吸引一般,朝木小风的身体狂扑过来。木小风瞳孔一大,惊惧不已的运起引念决,想要掐断身体与天地灵气的连接,他此时身心疲惫,实在不想继续修炼下去,万一修炼下去,因为精力不集中导致什么悲剧,那他就哭都来不及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尽管木小风极力的阻止,外面的天地灵气还是如跗骨之蛆一般,死死的往木小风体内钻去。木小风无奈,只能强自打起精神,疯狂的催动引念决,来化解天地灵气大量进入体内带来的危机。
静坐半年后的木小风,忽然又再次动了起来,此时在石室当中出现的不是“欲”字,而是一个火红色的“喜”字。木小风开始的身影如同修炼“欲”字时一般,奇快无比,待得火红色的“喜”字碎裂之后,身影又变得缓慢之极。
最终如出一辙的将“喜”字,收入丹田处,与丹田小巧玲珑“喜”形成一体。唯一不同的就是当火红色的“喜”在石室中形成之时,将人们的思绪引进其中后,人们便会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除了喜悦之意,不再有其他情绪。
落地之后,木小风倒头就睡。石室当中,木小风虽没有刻意的打扫,但也十分的干净,偶尔还会有一丝海风不知透过哪里的气孔,吹进石室当中来,给这山中的石室带来一份清凉。
醒来之时的木小风,只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似乎有一层油腻腻的东西覆盖在自己身体的表面,难受之极。
木小风低头一看,不看则已,一看一惊,双手捂住下面,猛然一跳站起,惊惧不已的望着石室周围。好一幅春天少儿不宜的画面,美中不足的就是在这孤零零的荒岛上缺了一点重要的东西。
木小风将黑刃的刃坠的称为“月牙”,他从里面找了一件还算可以的衣服,随便套在身上,立即盘膝坐下,内视起来。
虽然他不喜欢浑身布满油腻污垢的感觉,但他更加的不喜欢对自己身体没有掌握的感觉。突如其来的力量让他十分的不适应。即使这些力量是他自己修炼得来的。
体内的筋脉呈现出一种健康的青色,里面缓缓流动的精纯法力,悄无声息的流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整个身体脱胎换骨般硬朗了许多,丹田里面,一个晶莹的“欲”字,一个火红色的“喜”字与原本不知名的白色光球三角对立,形成一种和谐场面。
木小风感受着相比于以前枯竭体内澎湃的法力,有着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一阵悲喜交加的情绪,从心底徐徐升起,冲进眼眶,化作水滴。原来不是他不想修真,而是因筋脉尽断,自己对自己产生的消极情绪在作怪。
没有人不会不想出人头地,也没有人不会不想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只是有些时候,希望的曙光没有在绝望的环境里面孕育出来。
木小风还敏锐的发现,这一次进阶后,自己筋脉的韧性有着极其缓慢的增长,但日积月累之下,这种增长是不可估量。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修真者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每一次的进阶自己的年龄都会成倍数的增长,像木小风这类的人,他们有信心让自己拥有漫长的生命,不怕时间用的久,只害怕止步不前。
感受着体内法力的深厚度与精纯度,木小风判断自己大约是处于形魂期的境界,至于法力的深厚则另当别论。木小风并不打算继续进阶修炼,在玉简上记载着几种法术,他需要先修炼一下。
同时,引念决的每一次进阶都是艰难的过程。下一次进阶,木小风需要同修炼“欲”字与“喜”字一般,凝结出下一个字来,还需要将“欲”“喜”二字与刚凝结出来的那个字融为一体,只有这样子,木小风才能继续进阶。
光是想想都是一阵害怕,前期还好说,到了后面,按玉简上所说,木小风需要将七加六等于十三个字全部融为一体,那将是何等的困难与漫长。别说木小风一脸的郁闷,就是我都蛋疼了。
第三十四章 御器练习
木小风酒足饭饱,咦,你说什么?酒囊饭袋,好吧,酒囊饭袋就酒囊饭袋吧。总之木小风将肚子吃得滚圆滚圆的,才走出石室,手持黑刃砍伐起岛上的树木来。
不过,木小风没有喝酒,只是吃了一些干粮,他说酒后容易乱性,要保重身体,慎重饮酒。
检查好自己身体的木小风,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不再是筋脉尽断的废人,而是一个个实实在在形魂期的修真者了,尽管不知道是处于形魂期的哪一个阶段,但确实是形魂期。他还连菜鸟修真者都会的御器都不会,总不能以后也一直手握钢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吧。
记起白晶峰上,古稀为了让木小风练习蝴蝶步而搭建的梅花桩,木小风虽然有些伤感,但经历一些事情过后,心底总有微弱的一个念头,古稀没有死,他应该是被歹人挟持关押了。
有些念头一旦产生,要让它彻底的消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个念头变为现实。木小风的这个念头毫无疑问就是属于这个类型的念头,所以他毫无由来对这个念头死死的相信了。
梅花桩转瞬间就被木小风搭建在离石室不远的一片草地上,他站立在离梅花桩丈许的地方处,将法力注入到黑刃上面,轻轻的吐出一字:“起”。
黑刃散发着淡淡的乌光,应声飞在木小风手掌上方一尺之处。木小风附在黑刃上面一小部分神识,想要驱动黑刃,不料,黑刃静静的浮于半空,一动不动。
木小风神情一愣,刚才黑刃都应声而起,怎么现在不动了呢?
苦苦思索没有结果,木小风准备去修炼玉简上的秘法,随口一声:“落”。黑刃居然听话的回到他的手中。
木小风若有所思的望着手中的黑刃,再次将法力注入,指着远处的一颗巨树,道:“去”。
黑刃又应声而去,一声巨响,巨树应声而断,黑刃空停留在半空。木小风又一声“回”,黑刃又迅速的回到木小风手中。
片刻之后,欣喜的表情布满木小风英俊的脸庞。他发现调用神识不能驾驭黑刃凌空攻击,可自己心意一动,黑刃便很听话的应着木小风的心意行动。
找到窍门,万事都变的简单。木小风驾驭着黑刃,朝栽好的梅花桩里飞去,轻松容易的使出易刀诀,原本世俗的武功被木小风不断的修改,威力在他手中成几何倍数的增长,不论是出刀收刀攻击的角度,还是各个方面的灵活度都变的更加的诡异迅速,没有了身体握刀攻击的一些掣肘,木小风的刀锋总是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到了后来,木小风干脆一边在梅花桩内练习改进蝴蝶步,一边驾驭着黑刃穿梭于梅花桩呢。一个月的时间晃眼而过,木小风的易刀诀已经不再是曾经世俗的武功,蝴蝶步也被木小风更名为飘云歩,木小风身形所动之处,可以望出他周围的空间时不时的荡漾出一道不起眼的波纹。
飘渺无踪的飘云歩,加上用神秘黑刃使出来的诡异刀决,相信不论是谁碰上木小风都要头疼不已,暗骂怎么碰上这么一个小变态。
木小风脱却衣服,**的躺在小岛的海滩上,吹着凉爽的海风,晒着温暖的阳光,时不时的拿去遮盖下体的树叶,一脸的惬意。
路源曾经跟他讲过,修真者御器都是通过将神识附着在法器上面,通过神识来御器的,存储物品也是通过神识来打开储物袋的,可木小风如今神识已经可以覆盖半个岛屿,却不能驾驭黑刃。通过引念决修炼出来的念力却可以轻松的驾驭黑刃与打开月牙,这显然不是因为木小风神识不够的原因,而是什么原因木小风又不得而知。
一个隐隐的想法在木小风的心里产生,如果将神识与念力融合于一起,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想到却做不到,木小风的修为不够,只是知道念力与神识都是居住在大脑的深处,具体在哪里木小风不得而知,至于他们长成什么样子,木小风就不能想象出来了。
常人修炼,位于丹田内的灵魂都是大同小异,可木小风的却独树一帜,所以他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的念力与神识长成什么样子。也就不可能实现合二为一的想法。
木小风凌空站立茫茫大海的上空,艳阳高照,好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远处的小岛在木小风背后化为一个黑点。今天木小风要开始修炼玉简中的两个秘术,分别为**突刺和喜悦之舞。
**突刺是通过将自己的神识,凝聚为一柄利剑,在对方没有防范的情况下,给予对方大脑一击,击伤对方的神识。喜悦之舞则是一个类似于幻阵的小型法术,有如鸡肋。身中喜悦之舞的人,除了莫名的喜悦外,不会做出其他的任何动作。
木小风盘腿坐在空中,双眼紧闭,在他的身前开始出现一片模糊的空间。这小片空间呈现淡灰色,正是木小风将自己神识逼出体外形成。木小风手中掐诀,调动体内的法力,缓缓的将逼出体外的神识包围,然后小心翼翼的朝里压缩。
眼看被逼出体内的神识,渐渐的变小,凝固在一起。原本簸箕大小的一块神识,此时只有一颗蚕豆大小,木小风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可见将神识压缩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望着手中豆粒大小的一团神识,木小风保持法力不动,调动体内的念力,缓缓的引动着神识变成一柄利剑的模样。可当木小风想要再次压缩的时候,“轰”一声,被法力重重包围的神识突然间爆炸开来。
神识爆炸的瞬间,木小风脑袋针戳一般的疼痛。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头部表面所有的皮肤通红通红的,木小风感觉被火烧一样。大脑一乱,控制木小风体内的念力也随之消散,失去念力的调动,维持木小风凌空而坐的法力也不再从体内输出。
“噗通”一声,木小风掉落在大海里。一片血渍从木小风身上流出,将方圆丈许的海水侵染的通红。
第三十五章 奇怪海兽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木小风头颅的疼痛才稍有减缓,如火烧过一般的皮肤,红色才在木小风运转体内法力的情况下,渐渐的散去。
浮出水面,木小风刚欲御起黑刃,腾空而起。孰料,脚下传来一阵疼痛,紧接着双脚一滞,居然动弹不得。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双脚周围的周围不知何时多出来一层薄薄的冰层,而双脚此时已经被冰层冻住了。
略一迟疑,从脚心升起一股奇寒,脚部的血液仿佛被冻结一般的难受,浑身的法力也感觉被刚才的那股奇寒冻结住,流转速度明显的降下来,还呈现继续缓慢下去的趋势。
木小风心里大惊,不敢再耽搁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在下一刻,自己全身都被这股寒气冻结。手中掐诀,疯狂的运转体内的法力,片刻之间,木小风已经腾空而起。感觉到暂时脱离危险,木小风才再次低头,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光所及之处,海平面上什么情况也没有。只见木小风刚才落水之地,冰层已有一尺多厚,木小风落水时,喷吐出来的鲜血,包括已溶解于水中的,现在都全部一滴一滴的凝结在一起,被冰层冻在其中。一束阳光照下,闪烁着妖异的色彩。
神识查看之下,木小风才发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乃是隐藏在海水中的一种怪鱼。此鱼头长而身体狭薄,腹背如刀刃,嘴边长有两条长长的细硬胡须,鳃下有长长的硬毛像麦芒一样,肚子底下还有硬角,锋利如快刀,全身呈现与海水一般的颜色,约有一尺来长,从它散发出来的气息看来,约有形魂期的修为。
木小风正下方海面冰层罪魁祸首正是此种妖兽。只见此妖兽伸出嘴边的两根胡须,不断的朝冰层里的血滴吸去。妖兽胡须所到之处,冰层都会自动融开一个小孔,刚好可以让胡须通过。当胡须的尖端触碰血滴的时候,血滴便缓缓的顺着胡须流向妖兽体内。
血液流到妖兽口中时,此妖兽竟表现出一副人似的馋样,若不是在水中,估计可以望见口水刷刷流出来的景象。妖兽吸食着冰块内血滴时,丝毫没有注意半空的木小风。直到冰块里的血滴全部消失,冰块又化作一股寒气被妖兽吸进体内,才将目光转向空中的木小风。
妖兽望着木小风的目光有几分恐惧,似乎直到眼前之人不是那么的好招惹。但对血液贪婪的渴望最终战胜恐惧,眼中燃起一股炽热的火焰,朝海面浮上来。
木小风望着水中妖兽的变化,手中掐诀又升高一截,静静的观望着妖兽下一步的动作。
好家伙,刚才木小风刚才用神识观此妖兽并未觉得不妥,此时,妖兽浮在水面,全身就像用一块块冰砖垒砌而成,却又栩栩如生,双眼望去,一股寒意令木小风浑身一颤。
“嗞。”如电流声一般的叫声由妖兽口中发出,水面随着叫声的强弱荡漾出一道道波纹。
妖兽似乎不能离开水面,木小风也不下去,双方就这样隔空而立。
随着妖兽聚集数目逐渐多起来,叫声也此起彼伏,刺耳之极。木小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不愿在此地耽搁下去,妖兽实力虽不如他,但数目前后加起来也有数百头,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长长的胡须不断在水中摇晃。
木小风转身就走,朝栖身的小岛飞回。
见木小风逃走,妖兽的叫声越发的激烈起来,隐隐有震破耳膜之势,木小风用法力封住双耳,埋头急速往小岛而去。不论如何,木小风是不希望,在无处着身的海面与妖兽厮杀的,再不济,回到小岛,即使有更多的妖兽追来,木小风也可以依靠陆地战斗。按理说海兽一般是不能上岸作战的,即使可以,战力也会在一定程度被削弱。
行至距离小岛约一半路程,木小风神识探知得到,妖兽的数量在减少,追他的势头也有些减弱,只有最初的十几头死缠着他不放。木小风故意放慢脚程,等妖兽追近才又加速。
心里来想,木小风也渴望与妖兽一战,借此考证一下自己的实力,同时也发泄一些胸中的郁闷。木小风凡人身太久,记得与路唐二人于十万山中猎兽一直都是打酱油的角色,此时自己身有法力,怎能不发挥一下呢。
木小风走走停停,时不时的回首望一下身后的妖兽是否如愿的跟来,也确定一下身后追来妖兽的数量,好确定作战方案。
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这样在木小风与妖兽的逃追过程中流逝,好几次妖兽似乎都失去耐心,不再追击,万分无奈下,木小风才与一头妖兽厮杀,不料此妖兽受到木小风攻击时恍如没有骨头,攻击木小风风时却又坚硬如铁,弄的木小风吃了几个哑巴亏。
打打跑跑,木小风伤不到此妖兽,此妖兽也伤不了木小风,颇有一番嬉闹之意在其中。也许是木小风的这种行为激励出此种妖兽骨子里的凶厉气息,在木小风即将到达小岛的时刻,一头妖兽居然腾空而起,一头撞在木小风胸口上面。木小风大意之下,被撞得又一头栽入海中,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望见融于水中的鲜血,妖兽如见到美味佳肴一般,扔下木小风朝鲜血疯狂的涌去。木小风借机上岸,一边打坐调息一边观看妖兽吸食鲜血的过程。
只见妖兽肚子下面的硬角之上发出一股寒气,朝有鲜血的地方射去。不知是此寒气受妖兽的控制,还是由于鲜血的缘故,寒气只冻结鲜血周围一小段距离内的海水,对其余的海水没有丝毫的影响。
木小风盘坐在与岸边相距不远的地方,一脸讶色打量着妖兽硬角发出的寒气,似乎对寒气的好奇超过妖兽的本身。
流在海面鲜血的气味非常的淡,淡到人类的鼻孔直接感觉不出来的地步,可妖兽的数量却在片刻间从十几头激增到三十多头,如果不是海水中鲜血被妖兽吸食干净,妖兽的数量还得上升。
第三十六章 激战
再次尝到鲜血的味道,一直被木小风“调戏”过来十几头妖兽,目露凶光,瞪着一双小眼睛,死死的盯着木小风不放,放佛此时的木小风已经是他们的盘中餐,口中食。
木小风望着凶相毕露的妖兽,不退反进,一声狞笑起身来到岸边,用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将妖兽的戾气激至高峰。
木小风手中掐诀,悬挂于腰间的黑刃,便如利剑般迎着妖兽的头部猛击而去。
妖兽似乎早已料到木小风会有这一招,不管不顾,两条硬朗朗的长须朝着木小风迎面砸来。长须砸来,带起一阵不小的风浪,海水瞬间打湿了木小风全身衣服,长须带起的风刃叮叮当当的劈在木小风的法力护盾上面。
木小风的法力护盾应声而碎,望着袭来的两根长须,声势虽大,但他威力看起来却是差强人意。木小风心底隐隐有想要硬抗妖兽长须的念头,可一想到妖兽用长须吸食混于海水的鲜血时,浑身一激灵,脚步一迈,便消失在原处。
“嘭。”一声闷响从岸边陆地发出,长须落地,溅起一地的泥沙。木小风一根被长须带起的风刃削落得头发缓缓从空中飘落。
“嗞,嗞嗞。”剧烈的叫声从妖兽口中,似乎在为没有砸到木小风而懊恼,似乎在因长须砸在地面而引起的疼痛。
木小风的黑刃无关痛痒的,从妖兽头部一刀一刀的劈去,看似缓慢的速度,妖兽的身体却在黑刃落在身上迅速的软化下去,隐隐间有一种跟不上黑刃刀速疲于奔命的感觉。
“嗞。”一道托着长长尾声的痛苦剧烈嘶鸣,从被黑刃原先攻击妖兽旁的一头妖兽发出来。
只见发出痛苦嘶鸣的妖兽,在海水中不断的痛苦翻转,激起一片又一片的浪花,两根长长的胡须也在空中胡乱的飞舞,鳃下面如麦芒一般的硬毛脱体而出,四射开来。
妖兽的嘶鸣声渐渐平息下来,妖兽的身体也如它的嘶鸣声音一个样子,从头部缓缓的消散在水中。嘶鸣声彻底平息下来的时候,妖兽的身体也完全的消失在海里。妖兽肚子底下的那根硬角变的更加的透明,尖端泛着晶莹的光芒。
整个过程持续的极其短暂,当木小风的身影再次在岸边凝聚,海中原本静静观望木小风与那头妖兽单打独斗的一片妖兽,向贪婪的人们看见一山洞金子一般的兴奋,朝刚刚陨落在木小风手中妖兽,遗留下来的硬角疾驰过去,连与木小风打斗的那头妖兽也扔下木小风朝硬角游去,丝毫也不顾及同伴之情。
木小风被这个场景惊的一愣一愣的,刚才还若无其事的妖兽们,甚至连望见同伴在海水中痛苦的嘶鸣都无动于衷,怎么看见同伴的那支硬角为何如此的兴奋?
在木小风原本的料想当中,这些妖兽陨落之后,留下的应该是一团类似妖兽硬角发出的寒气一般的东西,怎么会留下那只硬角。事情还是从木小风与妖兽打斗开始时说起。
数十次与妖兽的打斗,木小风发现一个怪异的情况,这些妖兽在打斗的过程中全都有意无意的,护住肚子上那只硬角。所以从一开始,木小风就不打算猎杀与他打斗的这只妖兽,他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这只妖兽周围妖兽的身上。
这些妖兽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你与其中一只打斗的过程中,只要不要招惹到其他的妖兽,这些妖兽只会围观,绝对不会朝你发出攻击。不过,围观的这些妖兽虽然不参与争斗,但总会时时护住自己肚下的硬角。
刚木小风趁那只妖兽的一个疏忽,调动黑刃朝陨落妖兽的硬角袭去,果不其然,黑刃斩在硬角上面,硬角应声而断,不再是软绵绵的没有劲道。而后面发生的一切尽在眼前。
木小风再次抬头望去的时刻,又在朝陨落妖兽硬角奔去的妖兽身上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这些妖兽虽然都争先恐后想要得到硬角,但是不会用攻击同伴的做法得到硬角,而是全凭自己的身体去争夺。
硬角在众多妖兽的争抢之下,居然没被任何一只妖兽得到,反而从海水下面激射出来,一下撞在刚才与木小风争斗慢一步的妖兽身上。
此妖兽那叫一个机灵,伸出长须,直接将长须的触头扎进硬角内部,木小风就望见,一细丝的寒流顺着妖兽的长须流进它体内,这寒流正是之前从硬角射出的寒气的液化版。而其他争抢的妖兽见硬角已经被它的长须扎进,竟一哄而散,没有进一步的争抢,继续当起围观的群众来。
只是木小风从这群灵智善未开启的不良群众眼睛里望出,一种希冀的目光,仿佛在希望木小风能将刚才吸食了硬角里面寒液的妖兽杀死。
再次打斗时,木小风选择的还是刚才的那头妖兽,只是这只妖兽比起刚才谨慎了许多,一根长须总是护住自己的肚下的硬角,只用一根长须攻击木小风,时不时的还会从鳃下面射出一根或者几根的硬毛偷袭木小风,只是不见此妖兽用寒气攻击木小风。
天空黯淡下来,月亮悄悄的从海平面上爬上夜空。反反复复之下,木小风用同样的方法猎杀了,近百头的妖兽,法力体力都已经消耗过度,期间用尽脑汁猎杀了与之争斗的妖兽,得以打坐调息恢复法力。
经过一个白天的战斗,木小风惊喜的发现自己施法的速度比路源与唐婼快了近一倍,法力的消耗速度也缓慢许多。只是木小风也发现自己的法器少的可怜,只有一柄区区黑刃,时常感到一种捉襟见肘的无奈,而丹田内的那白色光球试过几次,怎么也不能调用。似乎只有在木小风生死光头,那白色光球才会自动的保护木小风。
随着木小风猎杀的妖兽数目增多,妖兽的数量不降反增,此时聚集在小岛周围的妖兽数量达到一个可怕的数目,目光与神识到达之处,全是泛着蓝光的一大片妖兽,妖兽发出的光芒不但照亮了半个夜空,同时也将一片海域照的如一块发光的宝石般璀璨。
第三十七章 战况激变
望着眼前“壮丽”的景象,木小风心中一片震惊,但却不害怕。他明了这些妖兽的目的,那就是**裸的觊觎同伴身上的那只硬角。
准确的说,是硬角里面的那股寒液。大多数的妖兽在争抢到陨落同伴的硬角之后,吸食完里面的寒液后,就对硬角的外壳不管不顾,乃至于木小风的身旁已经堆了一堆成天蓝色的硬角壳。
这些硬角壳不知何故,竟无法放进月牙的空间里。不知是因为月牙的缘故,还是硬角壳的缘故。
“噗,噗,噗。”
有些沉闷的声音从与木小风激斗的妖兽身上传来,这是黑刃斩在妖兽身上发出来的声音。声音的频率越发的快起来,木小风不打算与这些妖兽继续纠缠下去。在他看来与这些妖兽继续纠缠就是浪费修炼的宝贵时间。
经过一天的战斗,木小风的易刀诀与飘云歩运用的更加熟练,两种秘诀也基本掌握,想要再进一步,需要的不是如此一般的打斗,而是参悟。
吸食了同伴寒液之后的妖兽,修为法力有着一丝明显的增长,对木小风构成了不小的威胁。此时与木小风争斗的妖兽更是已经吸食了数十头同伴寒液的强悍存在,当然这其中不乏木小风的功劳。他猎杀妖兽后,总是有意无意的将硬角掩兽耳目的击向这妖兽。不为其他,只为图谋这些妖兽硬角当中的寒液。
一边战斗一边观察,这些妖兽对于同伴硬角的渴望,达到一种疯狂的程度,这样的疯狂甚至令木小风感到极度的恐惧,所以木小风猎杀妖兽后,一直不敢下手与妖兽争抢陨落妖兽遗留的硬角。一想到如此多的妖兽看到自己争抢到硬角的瞬间,群起攻之,木小风后背就一阵恶寒。
相比于之前挠痒痒般的攻击,此时的攻击如狂风暴雨一般落在妖兽的身上,此妖兽始时只是提高警觉,并未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此前木小风要猎杀妖兽时,攻击都是如此一般的犀利。随着时间的流逝,木小风攻击的速度没有降下来的趋势,也没有猎杀其他的妖兽的迹象。
“嗞。”这妖兽发出一声长鸣,放佛木小风如此戏耍,已经超过它可以承受的范围,它要发威了。
木小风望着愤怒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