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兽,心中暗喜,手中的攻击越发的凌厉起来,中间偶尔还夹杂着**突刺的攻击。只是从**突刺的发出频率与,**突刺的小到只有米粒大小的规模,可以看出,木小风不大情愿使用这种利用神识攻击的方式,
这其中原因只有木小风自己清楚,每次**突刺击中目标的同时,这小部分的神识就会爆裂开来,爆裂的瞬间,木小风的脑海也会一痛,神识也会损失与**突刺相符的一部分。
妖兽用长须带起的风刃密不透的围攻木小风,**突刺每每击中妖兽,都会令它的攻击一滞,给木小风减轻许多的压力,可见**突刺的效果甚好。
天色一下暗了下来,一朵不大的乌云恰好挡住月光照在木小风与妖兽争斗的这块地方。木小风顺势续集了豆粒大小的一记**突刺,夹杂猛烈的攻击当中朝妖兽的头部激射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妖兽望见木小风的这记**突刺,瞳孔放大,或许是木小风此次的**突击给它带来巨大的危机,随时预防木小风偷袭肚下硬角的触须放弃防御,朝木小风的**突刺狂挥过来,不仅如此,此妖兽居然从肚下的硬角之上朝着**突刺喷出一股寒气。
这是木小风第一次看见妖兽在与他争斗的过程中使用这股寒气,脸色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睁大眼睛静静的望着。
长须的攻击从**突击上过去,对**突击没任何的影响,硬角发出的寒气撞击在**突击上,**突击一滞,被寒气硬生生的劈为两段。木小风瞪大眼睛,做梦也没想到妖兽的这股寒气威力竟如此巨大,要是直接击在他身上,不知是何下场。
妖兽似乎知道自己长须的回防速度,没有木小风**突击的速度快,所以原本攻击木小风的硬须并未撤回,而是继续攻击木小风。
木小风一个闪身,避过长须的攻击,再次朝自己的**突击看去,只见寒气虽将**突击劈为两半,但对神识构成的**突击没有形成冰封效果。心中一喜,再次控制着分为两半的**突击一前一后的朝妖兽的头部袭去。
嘭,嘭。一前一后两道沉闷声响从妖兽的右眼传出,正是木小风祭出去的**突击,同时击在妖兽右眼的同一个部位。
妖兽的眼睛没有流出鲜红的血液,而流出透明的液体,“嗞”,妖兽的大脑剧痛,**突击的两段伤害严重的击伤妖兽的大脑,两根长须胡乱的飞舞,有的砸在岸上,有的砸在水中,有的直接砸在围观妖兽的身上。
“嗞。”妖兽又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挥舞的长须还未落下,溅起的水花也为停息,周围的妖兽也都未发现具体发生什么事情,只见一道黑影快速的朝他们身边闪过,就此不见踪影。
待得一切平息,之前与木小风争斗的妖兽尸骨无存,连妖兽陨落后留下的硬角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妖兽被**突刺击中的瞬间,木小风凭借飘云歩的虚无缥缈,来到妖兽的身旁,握住黑刃一刀斩在妖兽肚下的硬角之上,顺手将硬角捞走。回到岸边又拎起早已拿衣服包好的妖兽硬角壳,立马逃之夭夭。
众妖兽回过神来,手拎大包,腰悬黑刃的木小风头都不回的朝小岛内部行去好长一段距离。
嗞。
嗞。
嗞。
……
妖兽的嘶鸣声音瞬间连成一片,形成一道巨大的声波朝岸上席卷而来,声波过处,石头碎为粉末,植物根茎寸断,木小风神识察觉到妖兽声波的恐怖,更加头也不回的加速朝小岛的另一面飞去,能跑多远算多远,能跑多快算多快。
飘云歩被木小风用得淋漓尽致,几个闪动,空间一晃,木小风的身影就出现在小岛中部他洞府的上方,喘着粗气,逃跑时刚换上崭新衣服不同程度的受到破损,裸露出来的皮肤上,渗出一层细密的血珠。举目望去,妖兽的声**及三分之一的小岛,距离木小风的洞府仅有几丈之隔。
第三十八章 又出妖兽
处在海水里的妖兽似乎能够看见,或者感受到木小风的存在,知道木小风在之前的声波攻击中并未受到伤害,索性在海水中不断的旋转自己的躯体,只见这些妖兽的身体转速越来越快,与电机转速差不多持平。这些妖兽作出的举动,令木小风感到费解的同时有几分担忧。
“嘭,嘭,嘭。”
海中的这些妖兽把自己的身体高速的旋转后,前仆后继的撞击在小岛上面,更加可怕的是小岛的底部也有此种妖兽撞击导致的声响。
在众多妖兽的撞击下,小岛剧烈的晃动起来,木小风的担忧,越发的凝重,早知道自己又何必去招惹这群可怕的妖兽,若是这群妖兽真的发起飙来,小岛被它们摧毁,自己哭都没地哭。可此时自己冲出去与妖兽决斗,肯定的是肉包子打狗,木小风心中瞬间作好决定,也作好在这茫茫大海中漂流的心理准备。
小岛的北部,有着一片低矮的山坡,山坡上面寸草未生,闷黄|色的土壤在海中妖兽声波袭过上小岛的时候,居然一晃一晃的颤动起来。声波平息之后,颤抖的土壤才渐渐的恢复如初,似乎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没有什么东西惊扰小岛。
岸边受到妖兽剧烈旋转的影响,海水被蓄积成一个个巨大的浪卷,如龙卷风一般的冲上小岛。浪卷的数目众多,又巨大,甚至达到影响一小片区域的气候变化。
浓重的乌云降临在小岛的上空,原本晴朗的夜空瞬间变的阴暗起来,望着云层里滴落的水珠,似乎预示着这个不平静的夜晚。
“哞。”
“哞。”
“哞。”
……
又是一阵嘹亮的牛叫声从小岛北部传来,跟着镜头过去,海中妖兽撞击小岛的时刻开始,这寸草未生的山坡又再次剧烈的抖动起来,不多时,一头头身躯庞大的妖兽从这片山坡上站立起来。仔细望去,那哪是什么山坡,分明是这些妖兽浑身上下,厚厚的一层鳞甲。
这些妖兽,不,确切的说来,应该是鱼。这些鱼形状像牛,长着蛇一样的尾巴,肋下生有一对巨翅,翅膀上面如同身躯一样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鳞甲,身有两丈多高,一丈多宽。
木小风闻声望去,只见乌黑的天空下面,一群妖兽撑着翅膀凌空朝木小风的方向,这群妖兽修为约在形魂期,与先前自己猎杀的妖兽几近相同。在心里木小风已经默默的为两种妖兽命好名字了,之前与他激斗的妖兽叫做吸血鱼,正在飞来的则是飞鱼兽。
这群飞鱼兽正是小岛北部被惊醒的妖兽,原本飞鱼兽是冬天蛰伏夏天复苏,这刚是春天的时令,却被吸血鱼惊醒,后果可想而知。
飞鱼兽从潜伏在地面的木小风上空飞过,直接忽略掉木小风,朝岸边的吸血鱼飞去。
听闻飞鱼兽的叫声,正在撞击小岛的吸血鱼起先是一愣,然后更加的疯狂撞击小岛,并对着空中的飞鱼兽嘶鸣叫嚣,似乎双方积怨甚深,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
飞鱼兽直接飞至吸血鱼的上方,同样厉声的嚎叫,翅膀挥动之下,一道道由土块形成的旋风朝吸血鱼翻转形成的海水旋风撞在一块。
两道巨大的旋风相撞在一起,竟迸发出火花,在轰然一声之后,才缓缓破碎。
尘埃落定,飞鱼兽已经飞向更高的天空蓄积着下一次的攻击,吸血鱼也停止翻转,对着飞鱼兽挥动着嘴边的长须,一副你敢下来我就敢打的样子。
土块的旋风在海水形成的旋风彻底平息下来的时候,还剩下一小团,朝海水中吸血鱼打去,威力虽然不大,但也让海水中的吸血鱼惴惴不安。
这么多年来,两种妖兽不断争斗,每一次都是吸血鱼落在下风,而吸血鱼落在下风的主要原因,就是飞鱼兽是土属性的攻击,完全克制水属性的吸血鱼,所以这座小岛才孤零零的独存这漫无边际的大海。
飞鱼兽也不再利用旋风攻击,似乎知道吸血鱼的弱点,控制着身躯,忽上忽下,从口中激射出一道道的土柱朝吸血鱼肚子下的硬角击去。吸血鱼则是控制着长须朝飞鱼兽肋下的翅膀根部钻去,可以望见飞鱼兽翅膀的根部裸露着一小片白净的皮肤。
虽然双方的攻击大多都落空,但也不乏有倒霉的妖兽互被击中。吸血鱼被击中则是直接陨落,飞鱼兽被击中则是落入海中,被众多吸血鱼一哄而上,利用如刀刃的腹背一块块的切割开来。
俗话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木小风一脸喜色的望着争斗的双方,痴痴地笑了起来。
也许是大敌当前,吸血鱼望见同伴的陨落,不但不会去争抢同伴的硬角,反而发疯一般的朝空中的飞鱼兽挥动长须,而每一只吸血鱼陨落之时,都会用尽全力的将鳃下的硬毛射向空中的飞鱼兽。
被硬毛击中的飞鱼兽无不痛苦的嘶鸣,降落在小岛之上,找同伴或者自己将硬毛拔下,才再次升空战斗。偶有一只只飞鱼兽来不及降落拔走硬毛,则被海水中的吸血鱼肚子下硬角喷出的寒气冻成冰块,直接坠落在水中,继而结束了悲惨的一生。
木小风可不管那许多,两种妖兽打的如火如荼,他则是忙着运气飘云歩,不断的闪身出现在有吸血鱼与飞鱼兽陨落的海面,替两种妖兽拾取着他们的战利品。吸血鱼自不用说死后留下的是那只装有寒液的硬角,而飞鱼兽陨落留下的是一颗土黄|色如玉石般碗大的晶体,不出所料应该是飞鱼兽魂魄的结晶。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个夜晚,飞鱼兽的鲜血染红了好大一片海域,残肢断臂漂浮在海面之上,发出一股股恶臭。侥幸未死的吸血鱼一边用口撕咬着飞鱼兽的残肢断臂,一边用肚下硬角喷出寒气冻结海面,然后用长须吸食鲜血。
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之下,一片冰面散发着寒冷晶莹的光芒,木小风呈大字的躺在岸边,双眼微闭,一手抓着飞鱼兽的内丹,一手抓着吸血鱼的硬角。
第三十九章 闭关中的意外
时间过去两日有余,木小风的兴奋渐趋平静下来。收获还算可以,两百多只的吸血鱼的硬角,一百多块飞鱼兽的内丹。虽说内丹只是形魂期妖兽的,但这要是被外面的修真者知晓,肯定哭天喊地大骂上天不公。他们冒着小命,用着小命去战斗,几天都不一定会获得一个妖兽的内丹,要知道只有灵智开启的妖兽魂魄才会凝聚为内丹,魂魄未开启的妖兽体内只有一小块提供法力的结晶体而已。
自那夜过去,吸血鱼回到大海的深处,飞鱼兽也回到小岛北部,没有再次爆发大规模的争斗。木小风再次觉得自己的实力弱的可怜,此次若不是半路杀出飞鱼兽这程咬金,弄不好他已经葬身大海,尸骨无存。所以整理好吸血鱼的硬角与飞鱼兽的内丹后,木小风专心投身到修炼当中。
值得一提的是,木小风无意间将一只吸血鱼硬角的尖端插到另一只硬角里时,两只硬角里的寒液居然没有流漏出来,反而转移到其中的一只内,经过一番繁琐的过程,两百多的硬角最终只剩下寥寥几只,可惜的是内丹与硬角都不能装进月牙里面,木小风只得将它们堆放在墙脚。
黎明刚刚过去,晴朗的天空,初升的太阳如婴儿般红润的脸庞从海平面露出半头,几只早起的海鸟低飞,偶尔落于海面,捞起一条小鱼衔在口中,吞食下肚。木小风的洞府被浓郁的天地灵气紧紧包裹,这种情况持续已有月余。
距离木小风洞府的百丈之外,栖息于小岛的妖兽恐惧的朝这个方向望来。它们虽然都是一些低阶的妖兽,可对于强大气息的感觉却十分的灵敏。一个月前,同样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小岛上包括小岛周围的天地灵气,疯狂的朝小岛中部的那条源脉涌去,也就在同一时刻,这些低阶的妖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小岛的源脉上传来。
这股气息时而强,时而弱,十分的不稳定。气息强的时候,令这些低阶的妖兽灵魂都感到颤抖,气息弱的时候,这些妖兽又感觉不到任何的威胁。原本这些妖兽也并未在意,本能的认为这种情况不可能持续多久,毕竟它们中普遍都活了个几百年,吸血鱼与飞鱼兽争斗,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也发生过几次,每次持续的时间都不大长。可每每意外总是发生在以为不可能的事情之上。
小岛中部,位于源脉木小风的洞府内,天地灵气更是浓郁之极。而天地灵气最浓郁的地方当属木小风所盘坐的位置。
只见此时的木小风身躯凭空粗大了一倍,浑身**,所有的皮肤都泛起一股不正常的红光,望上去,就感觉木小风的皮肤轻轻一弹就会破裂。事实也是如此,闭关的五年内,木小风的修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不但突破了形魂期与聚魂期的进阶关卡,达到聚魂期的圆满境界,隐隐有突破聚魂,进阶破魂的兆头。
在修真常识方面,木小风绝对是一个菜鸟级别的人物,可他也知道,机遇这东西,变幻莫测,没有人知道它何时会到来,也没有人知道它消失后会不会再来,所以木小风尽管没有做任何进阶破魂的准备,也义无反顾的选择晋级。要知道人界的多少修真者,穷其一辈子也未能突破聚魂,进阶破魂期。抛却修真路上各种资源的匮乏不说,机遇也是重要的一点。
进阶破魂期的前提条件就是要先将自己体内的法力,由气态压缩成为液态,才能引来进阶的雷劫。进阶时,最危险的不是雷劫的强大,而是心魔滋生的梦魇。梦魇是一种令修真者既爱又恨的东西,爱的原因是进阶时一旦扛过梦魇带来的干扰,进阶后不但实力比未经过梦魇的同阶强大,心志也异常的坚定,几乎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事情;恨的原因是,进阶时梦魇出现的几率不但低,而且一旦碰上梦魇,也就预示着进阶的过程将是九死一生,很少能有人挨过。
所以许多人在进阶时都尽可能的做好充足的准备,攻击防御的法器一大堆,定心丸静心丹之类的丹药也准备许多,就是为了应对梦魇的出现。即使挨过梦魇后的好处,令人眼馋,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
木小风对进阶的这些东西一无所知,自征兆过后,木小风就一直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起初的过程一切顺利,他按照平时自己修炼的速度运转引念决,一遍一遍的压缩体内的法力。
意外发生在十天之前,当时木小风已经将体内的全部法力压缩为液态,丹田处也出现一小片湖泊似的法力,由于进阶,丹田内“欲”“喜”“爱”三个字静静的悬浮在木小风的法力湖泊的上面。就在木小风以为一切顺利的时刻,外面的天地灵气忽然巨变起来,不顾一切的朝他体内涌进。
类似天地灵气突变的状况,木小风上次进阶,经历过一次,多少有点心理准备。没有试图掐断身体与天地灵气的联系,而是加速的运转引念决,继续吸收外界的天地灵气。
随着天地灵气的不断进入,木小风体内的法力由液态渐渐的变为固液混合的形态,且固态的法力颗粒不断增多,木小风运转引念决使不断流转于全身各大筋脉的法力速度,受到极大的影响。
截至今日,木小风体内法力的流动,以肉眼望不出来的速度在移动。木小风在异变发生的时刻,就顾不得外界出现的情况,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体内的每一个角落,神识更是最大努力的释放,随时注意体内发生的每一小点细微变化。
体内的筋脉不断的被疯狂涌入的天地灵气,撑破,又被丹田上方悬浮着的白色光球释放出来随着法力流动的白色液体修复。木小风已经不知道这种反反复复的情况发生了多少次,只知道拼命的运转引念决,关注着体内异变的神识也随着时间流逝,溃散开来,在身体传来的巨痛之下,意识开始模糊。
第四十章 不按常理的梦魇
当木小风的意识彻底的脱离他身体,周围的的天地灵气不再涌入他的体内,甚至于那些进入木小风体内的天地灵气也不由自主的,朝外面一点一点的流露出来,不多时,木小风的体型便恢复原来的大小,只是在木小风的体表上面覆盖着一层黑乎乎的油腻物质。
这里乌云密布,惊雷滚滚,残破不堪的绿油油的地面之上,倒塌的屋子,腐烂的尸身,一条条会动的高蛋白生物不停的在尸身蠕动,一只只黑色的乌鸦“啊!啊!”的站在枯死的树头,唱响最后的哀歌。
“吱呀。”
倒塌的屋子里,传来清晰的开门声音,紧接着一具具木然的灵魂,睁着空洞的眼睛,从屋子里迈出来,站立在门口不动,头颅时不时的朝破损村庄的深处望去,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出现一般。
“啊!啊!”枯树枝头的乌鸦,急叫两声,张开双翅朝高空飞去。
村庄的深处,一个浑身绿色,左手持长鞭,右手持一只铃铛猥琐至极的身影出现。这个出现的绿色身影,狰狞的笑着,摇动手中的铃铛,挥起手中的长鞭。
铃铛响起,站立在门口的一个个灵魂,眼中唰一下亮起一道光芒,又迅速黯淡下去。之前眼中的空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痛苦惊惧的神情。
“哧,哧。”
绿色人影手中的鞭子,无情的落在这群瑟瑟发抖的灵魂上面,他们恐惧着他们颤抖着,缓缓的走至村子中间唯一的一条大道上面。
鞭子的抽打没有因为他们走至大道,且整整齐齐排列在一起,而停下。反而挥的更猛,抽的更狠,绿色人影,手舞足蹈,狰狞的笑着,笑声令人无端的生出一股烦躁之意。
整齐排列在一起的可怜灵魂,没有丝毫的挣扎的,看他们的神情,还处在死前的恐惧当中。鞭子似乎要将他们唤醒,要将他们拉出那个他们死后也忘不了的恐惧当中。
这是一群无辜的怨灵,这是一群死后也不能离开此地的灵魂。
木小风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他只能无声的望着这发生的一切,呐喊,呼唤,一切都无济于事。
在这个空间里,除了绿色人影的笑声鞭声,其他的都是无声。排列整齐的灵魂,佝偻着背脊,朝被高蛋白生物侵蚀的身体行去。
乌云的天空,一下亮了起来,血红的颜色照亮诡异的空间,一轮血日,从不知名的地方升起,挂在高空。
天空飘起淅淅沥沥的雨滴,雨滴是血红色的,来源是刚升起不久的血日。
血日在为这群可怜的人们哭泣,血日为这群死后也不得安生的灵魂落泪。
挥动鞭子的绿色人影,有意无意的朝木小风所在的地方,露出残忍的笑容。
又是一阵铃铛的声音悠悠响起,佝偻着背脊的灵魂,眼眶中的神色一下清澈起来,空中的血雨刚好落在地面。每一滴血雨都没有洒在绿油油的地面,尽数的洒落在爬满高蛋白生物的尸体上面。
吸收了血雨的尸体,高蛋白生物一条条的倒下消失,腐烂的尸身也一寸一寸的恢复身体的肉色,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全部的尸身完全恢复,全部站起,然后他们迷茫的睁开双眼,瞪大着眼睛,身体又一具一具的倒下。
张伯,李伯,狗蛋,二子,爷爷……
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木小风的眼前,一个个熟悉的画面再次在木小风的眼前上演。木小风失声痛哭,流出的不是泪水,而是血滴。
是谁再次勾起心底沉溺的伤痛,是谁残忍的杀死无辜的人群,是谁不放过这群不安的亡灵。恨,那么的恨。
木小风的双眼变的通红,浑身泛起乌黑的光芒,黑刃在他手中不安的跳动。仇恨的力量从他的心底复出,不但改变了他的形体,也支配着他的灵魂。
在木小风的愤怒到达一个临界点,即将出手的刹那,一个白色的身影,自半空突兀的出现,手中握着一个白色光球。她踏空而来,她的容貌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可倾城亦可倾国,她的笑容温暖而柔和。绝望的人儿,望了也会心生暖意。
白色光球的光芒照耀下,那群死去不安的灵魂与他们的身体,化作飞灰,缓缓的消失在天地之间。血日落下,云雾散开,大地长满鲜花绿草,鸟儿飞来,蝴蝶飞去,一片祥和的景象。
白衣女子抬头往木小风身处之地望了一眼,“噗”,一只黑色的箭矢在白衣女子转身的刹那,从她的后心扎入,穿过心脏。
鲜血从白衣女子的嘴角流出,绝美的脸蛋挂起一丝忧伤。
“你愤怒吗?你仇恨吗?”一个声音飘渺的在天地之间响起,充满诱惑,充满笑意。
“来吧,孩子,来吧,只要你能想到,你就能做到,解开它的束缚,你将获得新生,你将得到无穷无尽的力量。”
“孩子,你不解吗?你迷茫吗?你无助吗?放心吧,这原本就是属于你的力量,没有人能剥夺,也没有人能够镇压,释放它吧,只要它出来,你就能找到毁灭凡村的凶手,你就能找杀害你师尊的凶手。”
“你还可以毫不费劲的将那一群蝼蚁抹杀在天地间,你还可以毫不费劲的称霸,让所有人都跪伏在你的脚下。”
飘渺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一个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对着木小风咆哮道:“你不是愤怒吗?你不是仇恨吗?你不是想要报仇吗?来呀,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怎么不过来呀?怕了吗?你就是一个懦夫,你就是一个废材,有本事你过来呀。”
仇恨蒙蔽了木小风的双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愤恨,也不知为什么他会如此的激动。
其实,当每一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都会有一粒种子,这粒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同样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经历不同,种子的长成也不会相同。木小风一路行来,他无助的坎坷太多,不免使这粒种子带有太多的仇恨。
第四十一章 梦魇现
一座白玉石镶嵌的阶梯,出现在这片鸟语花香土地的尽头,阶梯的顶部,有一把象征着王者的龙头金椅,金椅的下面匍匐着千千万万的大群人们,一眼望不到尽头。
木小风忽然觉得自己全身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不吐不快,他轻轻地挥动手中的黑刃,叫嚣在他面前的“仇人”,便睁大着眼睛,不甘的死去。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没有人不会不做国王的美梦,也没有人不会不愿意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权与势,不仅是财富与地位的象征,更是美女与心理巨大满足身为人上人的荣耀。木小风,一纵越到地面,仇恨散去,双眼放着莫名的光彩,欲朝龙头金座行去。
空间倏然一变,一副人间地狱的景象。木小风望着眼前密密麻麻互相厮杀,拦住他去路的人,毫不犹豫的挥动手中的黑刃。
黑刃所过之处,寒光四溅,鲜血横洒,残肢断臂漫天飞舞。
这是人类最原始的**,这也是最容易调动人类骨子里劣性的战斗,木小风舔着干涸的嘴唇,兴奋地目光里只有不远处的龙头金座。在他的记忆里,他已经厮杀了整整的三天三夜,没有人能够近的了他的身,没有人能够拦住他的一个脚步。
距离龙头金座,只有几十个阶梯的距离,木小风眼中**的光芒越发的旺盛。
石室当中,木小风盘坐的身躯,被一团黑气紧紧地围住,紧缩的眉头,似乎在做着一种什么样子的挣扎。
望着近在咫尺的龙头金座,木小风肆无忌惮的笑了,他看见匍匐在他脚下万千的人群,他听到万千的人群,高声对着他呼喊,喊着他的名字,喊着他的威武。木小风就要转身坐落在龙头金座上面,他石室里的身躯,忽然放出耀眼的白光,一股足以撑破他筋脉的暖流,顺着他的法力运转的方向而流动。
“王,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坐下呢?”刚才那个白衣的女子,千娇百媚的拉着他的手臂,朝龙头金座上面落下。
木小风一怔,睁着有些迷茫的眼睛,望着白衣女子,道:“爱妃,孤怎么感觉有些不妥呢?”
“王,你多虑了,这是你应得的,你披甲上阵,驰骋沙场,肃清无数的入侵之敌,您坐在此龙座之上,有何不妥。”
一团巨大的白色暖流,冲进木小风心脏周围狭隘的筋脉,轰然一声炸开,躯体“噗”一声栽倒在地。木小风心中一痛,手中黑刃一刀朝龙头金座斩下。
眼前一切的幻觉尽皆消失,纯黑色的空间内,一道赤红色的身影,与他对立而战,“不错,不错,最后的时刻,你居然能够走出来。”
木小风凝眼望着对立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影,道:“你是谁?”
“啪,啪,啪。”赤红色的人影击掌说道,“我是谁,我是谁?”
“哈哈哈,我是谁,你忘了吗?我就是你呀!”赤红色的人影晃动着手中的黑刃,冲木小风笑着说道。
木小风体内原本无穷无尽的力量,忽然从他体内消失,全身酸软无力,对面人影的气势法力都随着木小风身体里力量的流失,而变得渐渐地强大起来。木小风头皮一麻,手中握紧黑刃,一脸警戒的望着那人。
赤红人影,看着在他面前被法力的强大压的颤抖起来的木小风,更加的张狂的笑道:“我说过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不用害怕,我是不会杀了你的,我会将你囚禁起来,慢慢地蚕食你的灵魂。”
一只用法力凝聚起来的红色手掌,被赤红人影随手一挥,击向站立不稳的木小风胸前。木小风闷哼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体被击打的往后面跌落而去。
木小风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捏着黑刃,摇摇晃晃的站起,他感觉他自己身体的骨骼仿佛被击散了一般,胸前一个红色手印,深深地陷到里面。
赤红人影又是随手一挥,一个掌印以缓慢的速度朝木小风飞来,他极力的想要躲闪,却感觉自己被锁定一般,动也不能动,他想要挥起黑刃阻挡攻击,可黑刃感觉重逾千斤,他根本提不起手臂。
通红的掌印落在木小风的左腿,木小风脚一软,单腿跪在地面。
“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天下无敌吗?你不是伟大善良吗?怎么现在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你看看你现在这幅德行,哈哈。”赤红人影疯狂地大喊着,掌印却是从不间断的落在木小风的身上,不一会儿,木小风就只能躺在地面,全身通红一片,进气多,出气少。
按理说,木小风现在只是灵魂状态,而灵魂是属于一种特殊存在的生命,只有特殊的法器或功法才能造成像木小风身上这样子的伤害,否则只能彻底毁灭或者禁锢。
似乎是明白了,木小风现在在想什么,赤红人影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玉瓶的表面遍布着神秘的法阵与木小风不认识的小字,“我说过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用惊奇我为何能对你造成这样的伤害,下面我请你看一场精彩的火焰舞蹈。”
赤红人影,拔开玉瓶的塞子,玉瓶里面就飘出一道道透明的人影,细看之下,这些人影全是灵魂状态,乃是凡村村民的模样。
木小风呆呆的望着这些灵魂状态的村民,村民们也似乎认识木小风一般,拼命地想要朝木小风走来。可他们都被一层薄薄的红色光罩拦住,任凭他们怎样撞击光罩,光罩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待得赤红人影将玉瓶收起,红色的光罩里面挤满村民的灵魂,木小风一个一个努力看清村民的面貌,结果发现除了他之外,一人不多一人不少。
赤红人影的指尖冒出一束蓝色的火焰,他朝木小风晃动着手指,然后在做出朝光罩内扔去的动作,木小风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只得撕心裂肺的呼喊,其他的却什么也做不了。
火焰从村民的脚下开始燃烧,指头大小的火焰,碰到灵魂状态的村民,异常的兴奋,瞬间就变成熊熊大火,将村民们燃烧殆尽。
木小风望着消失的村民,昏厥过去。就在此刻,赤红人影扑向木小风,怒吼的说道:“当初是你毁了我,我要让你死后也不得宁静,后悔一辈子。”
第四十二章 雷劫到来
轰一声,耀眼的白光在赤红人影手掌即将触碰到木小风时,迸裂开来,淹没了全部的赤红人影。
一道十分帅气的白色身影从白光里悄然而至,道:“他是我的孩子,任何人也不允许伤害他,包括你也不行。当年将你禁锢,已经对你网开一面,何必再出来为乱世间呢?”
“哈哈,对我网开一面,你是对我网开一面吗?你是让我永久的活在生不如死的地境,我恨你。”缓缓消失在白色光芒里的赤红人影,狰狞对着他说道。
白色身影,叹了一口气,道:“哪里来回哪里去吧,一切皆有定数。”
“哈哈,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你么?你还以为你活着么?不,你死了,你早就死了,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缕随时都会幻灭的残念而已。可是我还活着,我还好好的活着,当年你施加于我身上的一切,我都会从他的身上讨回来。”赤红人影恶狠狠地指着木小风说道。
围困住木小风肉身的黑气,也在赤红人影消失的刹那,消失的无踪无影。盘坐于地的木小风,身体一动,在空中跳起舞来。不多时,一个大大的红色中带着黑色的“怒”字,出现在石室里面。
当木小风如法炮制将“怒”字与丹田处的“怒”字,融为一体时,他丹田处已经修炼出来的“欲”“喜”“爱”三字,和刚修炼出来的“怒”字,一同飞出体外,出现在木小风的四周,刚好成一个框,将木小风围在中央。
石室外面晴朗的天空,风起云涌,石室上空的天空,忽然裂开一个口子,一小团青色的雷云自裂开的口子里出来。
位于石室当中的木小风,抬头一望,若有所思的说道:“终于来了吗?”随便便盘腿坐下,手中不断地变化着法决,黑刃轻轻地悬浮在他的头顶,以木小风为中心,缓缓的旋转起来。
青色雷云,一出来天空裂开的口子,摇身一变为一只青色的小鸟。“叽”一声清脆的长鸣,回转在小岛的上空。一直观望着木小风洞府变化的妖兽,听见小鸟的鸣叫,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眼中的惊恐使它们的大脑乱了分寸,各种凄厉的嚎叫自他们口中发出,瞬间就转身而逃。
青色的小鸟,低头淡淡地望了正在逃亡的妖兽,似乎没有为难它们的意思,只是望木小风洞府凝神一望,翅膀煽动之下,原本包围木小风洞府未曾散去的天地灵气,受到吸引一般,朝着小鸟身上扑去。
吸收了大量天地灵气的青色小鸟,眨眼间就变成一只翅可及万里的巨鸟。巨鸟的身躯在空中也旋转起来,渐渐地又变成一团能够覆盖半片天空青色的雷云。
雷云中时不时的闪过一道道耀眼的电光,传来一阵阵轰隆的雷鸣。
木小风控制着身体,从地面缓缓的升向天空,石室的上方如同雷云出现时,天空裂开一个口子一般,裂开一道缝隙,木小风的身体就从缝隙到了外面。这间石室能给他的只是一个栖身之所,却不能给他任何的安全感。
石室不是爱的港湾,既是如此,那不如直接面对来临的雷劫,至少可以亲眼看看雷劫长什么样子。
经过心魔滋生的梦魇之后,木小风原本雄心勃勃以为可以很好的经过雷劫的“野心”已经消失了,在这雷劫之下,他已经做好陨落的准备,心中虽然有着些许的不甘,却不是那么的强烈。
人生而在世,谁人能够不死,如果活着只是痛苦,那么长生试问又有何意。木小风心境的转变连他自己都没有知晓。即使没有把握经过雷劫,他也不准备坐以待毙,他要全力以赴,用一句话说,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不能战胜,那么也要灭掉雷劫的威风。
青色的雷劫,似乎感应到木小风出来的气息,旋转地势头,没有作何停息,从漩涡的中心,就射出两颗碗大的青色雷球,雷球的表面闪动着说南该艿绻狻@浊蛲牙朐仆牛掌头⒊觥白套獭贝潭纳簟
云团的攻击并不止如此,雷球射出后,紧接着又射出两道手臂粗细的青色闪电。
闪电后发先至,瞬息间就攻击在旋转在木小风头顶的黑刃之上。
在闪电攻击到的刹那,黑刃旋转地速度突然加快,闪过一道乌光,两道闪电就被直接反弹回去。木小风身体一沉,从半空被迫落在地面,两颗雷球没给木小风缓冲的时间,距离黑刃一尺左右,分为两路,绕过黑刃,朝木小风身上激射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木小风迅速地伸手抓过头顶的黑刃,往自己两边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劈出两刀,脚下往后一滑,使出飘云步,空间晃动之下,木小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