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开悟者|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身体出现在距离雷球落下几十丈之外。
一口鲜血吐出,木小风狼狈之极的从地面站起,擦去嘴角的鲜血,望着被他用黑刃击向大海的两颗雷球。
两颗雷球在飞出小岛的瞬间,轰然一声炸裂开来,掀起一大片的海浪。天空的云团旋转地脚步一滞,似乎没有想到木小风居然如此破了,他的两次攻击,虽然木小风在两次攻击之下也受到不小的伤害,但远远出乎他意料。
“叽。”一声嘶鸣从云团的内部传出,嘶鸣的声音凄厉之极,仿佛受到极大地伤害。
站在地面的木小风,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天空的云团却响起一阵剧烈的轰鸣声,然后在轰鸣声刚刚落下,云团就颤动起来,外周凝聚的天地灵气,不断地朝四面八方散去。一盏茶的功夫,雷云就有彻底消失的迹象。
“叽。”那只青色的小鸟出现在空中,这只小鸟似乎具有灵智一般,暴怒的脸庞之上,两只青色的小眼睛望的木小风后背发凉。
“叽。”
又是一声刺耳的鸣叫,它身旁的天空又裂开一道口子,从裂口处再次出来三只一模一样的青鸟,三只青鸟出来后,毫不犹豫的朝第一只青鸟身上扑去。木小风眼睛眨都不眨的望着四只青鸟融在一起,心中的忌惮之意大起,不知不觉中,他似乎闯下一个可以令他灰飞烟灭的大祸。
他想要试着去攻击正在融合在一起的青鸟,可身体被什么东西锁定一般,也提不起一丝一毫体内的法力。
第四十三章 雷劫异变
空中四只青色小鸟融在一起,体型外观没有什么改变,只是颜色不在纯纯的青色,在青色当中夹杂着一丝黑色。一眼望去,这丝黑色在小鸟的身体内,不断地蹿动,似乎暴躁之极。而青色的鸟儿对于这暴躁的黑色,不理不顾,口中发出一声嘶鸣,周围刚刚散去的天地灵气,较之刚才十倍的速度,朝青色鸟儿身边聚集。
不一会,青色鸟儿的身影就被重重地云团遮掩,云团的规模也较之刚才扩大了十倍不止。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在云团中不断地闪烁,云团中的雷鸣声也比刚才聚到了十倍。
声势浩大的云团还在不停地旋转,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在不停地聚集,到达最后,连海水里面也飞出一些晶莹的小水滴,朝云团聚集过去。
木小风望着这异变的雷劫,头皮是真正的发麻了。没想到自己想到度过雷劫的方法,居然引起雷劫的异变,偷鸡不成蚀把米,哭都没地哭了。
感受着身边越来越稀疏的天地灵气,木小风心中一寒,这雷劫难不成是人控制的,现在就是存心为难他的。法力是一个修真者最为倚重的东西,没有法力的支持,任何的攻击也是枉然。而今,雷劫将木小风周围,乃至这一片海域所有的天地灵气都吸收走,不是存心整他么。
没想到是木小风的预感成真了,屋漏偏逢连连雨,他就的法器本来就捉襟见肘,只有一柄攻击法器黑刃,至于丹田处的那白色光球,他不能调动,相当于没有,虽说在生命危急关头,白色光球都会帮助他,可谁知道那光球在此雷劫之下,能不能撑住。
当木小风再也感觉不到身边有着任何天地灵气的气息之后,天空上的雷劫,也停止吸收天地灵气的举动,漩涡中心开始射出,一团团黑色的雷球与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形状没有太多的改变,只是速度比之刚才快了十倍以上。
望着急速朝他落下的攻击,木小风一咬牙,要他硬接下这些攻击,那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低头凝望了手中的黑刃一眼,黑刃似乎感受到木小风的目光与决心,居然泛起一道淡淡地乌光。
再次抬头,闪电与雷球已经到了木小风的顶上,他没有用法力祭出黑刃,而是直接握在手中,将法力注入黑刃里面,易刀决被他舞动的出神入化,每一道闪电与每一颗光球还未碰到他身,就被迅速地弹开,弹开的距离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每一次都是在脱离小岛范围就爆裂开来。
看着这奇怪的现象,木小风无暇思考那么多的为什么,反正这种情况对他百利而无一害,什么事情都等度过雷劫之后再去探索。
密密麻麻的雷球与闪电,不停歇的落下,在外面看来就只能看见,一大片的黑色的物体自空中落下,朝地面的一个角落飞去,然后在大片黑色接近那个角落的时候,就被弹开,弹开后的黑色在脱离小岛就爆裂,弄出一大片的漆黑黑的烟雾,与不断高升的浪花。
四周通红一片,温度逐渐的升高,木小风的额头不断的流出豆大的汗珠,有的是被雷劫这骇人的声势弄出来的,有的是体能不断消耗出来的,大部分还是被热出来的。他不得不放出法力护罩,拦住因雷球闪电爆裂产生的热袭击身体,可他的法力护罩并不能持续多久,就会被烘烤的硬生生消失。
木小风也想过转移到海中去战斗,可转移到海中战斗,新的问题就产生了,不说那些因雷球与闪电爆炸溅起的水花会不会伤害到他,就是脱离小岛之后,他能把这些闪电雷球击出多远都是一个问题,他可不相信,雷球与闪电是被他击出那么远的,很有可能就是小岛的原因。弄不好,转移到海中,雷球与闪电就在他身旁爆裂,那就是他有九条命也不够玩完的的。
雷球与闪电的攻击,云团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渐渐地将雷球与闪电撤去。木小风一屁股坐在地面,大口喘着粗气。不久前,他发现飞鱼兽的内丹中保存着大量的土属性灵气,他从围在腰间的一条布带里,抓出两颗内丹,双手握住,拼了命的吸收灵气。
天空的雷劫聚集起来的云团在,雷球与闪电攻击停止的时刻,明显的缩小了一圈,此时也没有再攻击木小风,似乎它也累了,正在歇息,并酝酿着下一次的攻击。
直到木小风手中两颗内丹化作飞灰,消失在手中,他才想起什么,猛然一跳,身体从地面激灵的跃起。跃起之后,他才发现,不知何时,空气中的温度随着雷劫攻击的消失,也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一层薄薄的寒气,将小岛笼罩在其中。木小风见没事后,又大大咧咧的坐在地面,掏出内丹恢复法力。
天空当中雷劫似乎也发现,小岛上面的变化,汹涌的翻滚起来,云团也渐渐收缩,不多时,原本广阔的雷劫,就收缩的只有小岛一半的大小。雷劫此时的收缩还未停止,只是收缩的速度明显降下来,云团里面传出来的轰鸣声逐渐的剧烈,似乎里面在做着一场激烈的战斗。
木小风摇首望去,云团明亮的光芒十分耀眼,比不远处挂在高空的烈日散发的光芒,有过之而无不及。木小风不得不将部分法力运转到眼球,才勉强抵挡云团耀眼的光芒。云团传出来的巨大气息,也令木小风的灵魂感到颤抖,那似乎是一种无可抵挡的力量,且这种力量随着云团的缩小还在不断地增强。
整整半日过去,云团缩小的举动才戛然而止,现在的云团只有足球场大小,明亮的黑色光芒,不但使得万物在它的面前暗淡无光,还令这里充满一股黑色的气息。
木小风闭着双眼,神识也不敢放出去查看空中此时的云团,仅凭着本能的感知,无所畏惧的面对空中的云团。
第四十四章 寒珠
在这一刹那,天地之间是静止的,云团缩小后,酝酿出的第一波攻击已经发出,那是一柄由雷电聚集成黑色大斧。大斧带着无尽的气势,朝着木小风的头顶,缓慢的斩落。没有人会怀疑这柄大斧的威力,也不会有人想要去硬抗这柄大斧的斩击。
木小风心中一动,握着黑刃的手臂高举过头顶,运转法力就要使出飘云步,不料,先前那种被锁定的感觉再次出现,而这次锁定木小风身形的就是空中落下的大斧。想要发出攻击,已然来不及,木小风只得双手紧握黑刃,疯狂地运转体内的法力,横在头顶。
此时的黑刃,在木小风疯狂注入的法力之下,发出璀璨的光芒,这光芒远远不及云团散发出的光芒,但也可与高空的烈日相比。一层诡异的红色,自黑刃刀身发出,护住木小风的整个身体,一阵嘹亮的刀吟,也从黑刃发出,木小风只感觉,自己体力的法力神识全都在一瞬间被黑刃吸干,浑身疲乏之极。
伴随着大斧的斩下,空气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大斧周边的空间也剧烈的晃动起来,一道道十分狭小的空间裂缝,出现在大斧的周围。
“嘭。”大斧与黑刃撞击在一起,木小风身体不受控制如一颗陨石撞击到地面,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整座小岛在撞击产生的刹那,剧烈的抖动起来,尘土飞扬,无数碎裂的石头朝大海底部落去。一团大大地蘑菇云出现在小岛上空,遮天蔽日。
身在深坑底部的木小风,头晕目眩,引念决不受控制的自己急速运转起来,被木小风放于腰间布条内的内丹,随着引念决的运转,瞬间碎裂,周围的土石当中也不断地,飞出许许多多的细小光点进入木小风体内。
手中的黑刃,自动脱离,朝着深坑的上空飞去,轰,又是一声强烈的撞击产生,一小柄斧子应声爆裂开来,坑中土石飞溅,木小风接过飞回的黑刃,身体被斧子爆裂的气流再次吹进深坑底部。
小岛发出一声哀鸣,眼看就要在爆裂声中碎裂,一团耀眼的蓝光,突然从小岛的源脉上升起,一股惊人的寒气,袭过整座小岛。
寒气所过之处,小岛上发生的一切,都被这股寒气瞬间冰冻起来,就连大斧爆裂产生的各种余波也在寒气波及时,瞬间静止。不一会儿,小岛就被一层晶莹的冰层冻住。木小风躺在深坑的底部,想要睁开双眼,可两只眼睛的眼皮就像被什么压住,沉重之极,挡住两次攻击的黑刃,光彩全无,显现出原本黑漆漆的造型,可见它也受到不小的伤害。只是在黑刃的刀面上面,隐隐有着一丝雷电之力。
全身破烂,满是鲜血的木小风浑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他感觉自己的骨头碎裂一般的疼痛,法力也在体内胡乱的蹿动,不知有多少筋脉又在此次的战斗中断裂。
在寒气冰冻住小岛上的一切时,一颗拇指大小的蓝色珠子,散发着骇人的寒气,静静地悬浮在小岛上空,与天空上的雷劫对峙着。而因为大斧爆裂,小岛碎裂飞出或者沉没大海的碎裂土石,也在蓝珠与雷劫对峙的过程中,缓缓飞回小岛,除了木小风身躺的深坑外,小岛上面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刚才在爆裂过程里,保护着小岛的白色光罩也应声碎裂开来,此时小岛的周围又被一层蓝色的光罩紧紧护住,显然是悬浮着的蓝珠所为。
在蓝珠出现的刹那,天空中由雷劫演变来的云团,也没有发动攻击,就这样子静静地望着蓝珠的所作所为,似乎对蓝珠有所忌惮。
可云团的这份忌惮随着身在深坑中,木小风的手指一动,荡然无存。又是一柄巨剑自云团分离出来,巨剑分离出来后,云团的规模竟然减少了整整的一半,可见这柄巨剑蕴含的威力根本不是刚才的大斧可以比拟的。
蓝珠的光芒大盛,一层蓝晶晶的液体从珠体内流出,一半流进护住小岛的光罩内,一半同样化作一柄宝剑朝空中的雷剑飞去。
接到蓝液支持的光罩,蓝光大盛,一层厚实的冰层立马附在光罩的外面。
空中的雷剑与蓝液宝剑就要相碰的瞬间,一下化为万千的小剑,绕过蓝剑朝光罩内深坑的位置疾驰飞去。没有了目标的蓝剑,没有再次有拦住或攻击雷剑的意图,径直朝空中的云团飞去。
望着飞来的蓝剑,云团没有震怒,反而出现一丝人性化的惊喜,旋转之下,全部的云团化作一柄七尺来长的月牙长戟,对着蓝剑就直接横扫下来。
长戟过处,空间露出一道道黑色的地方,一股股说钠⒋雍谏占淅锓⒊隼矗匀徽饫锏目占溆捕忍停煌薮蟮某り苯踊屏恕
云团演变的万千雷剑,在接近蓝色冰层光罩时,猛然加速,一块由冰层化出的盾牌,应声碎裂。光罩也在这许多的攻击下,寸寸的碎裂。
蓝珠对于这些熟视无睹,只是不断地从体内分流出一股股蓝色液体朝宝剑注入进去。
空中激战的一长戟一宝剑斗得十分激烈,由蓝色液体构成的宝剑周身散发着惊人的寒气,连周围的空间都有被冻住的迹象,而长戟则缠绕着周身的雷电力量,毫不在乎宝剑发出的寒气,叮叮当当的与宝剑撞击在一起。若不是蓝珠不断地往宝剑中注入寒夜,宝剑或许支撑不住长戟一盏茶时间的攻击。
击碎小岛光罩的雷剑损失了一班左右,终于将光罩彻底击碎,朝着深坑中木小风的身体激射过去。
处在深坑中的木小风,似乎预示到危险地到来,握着黑刃,撑起身子摇晃的站起,强行运转体内的法力,架着黑刃腾空而起。原本被木小风放于石室中的“欲”“喜”“爱”“怒”四个大字,也受到召唤一般,飞出石室,朝木小风身边飞来,将木小风团团围在中间。
第四十五章 空间裂缝
四个大字围绕着木小风不断飞舞,在飞舞的过程中还不断地减小,在减小到一定程度时,四个字的笔画忽然间凌乱起来,互相交错。木小风见状,双手不停地来往穿梭,一个个神秘的法决随着木小风的双手挥舞而出,飞进围绕着他舞动的凌乱笔画之间。
空中激烈的战斗,却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无尽的妖兽在距离小岛万里的地方,惊恐的望着天空中发生的一切,巨大的威力,令他们瑟瑟发抖。
击破光罩准备飞进深坑击杀木小风雷剑,在深坑上空,剑头急转,朝悬浮在空中的蓝色珠子击去。霎时间,天地风云变色,尘土漫天。蓝珠珠体光芒大盛,消失在空气当中。没了寒夜的支撑,堪堪挡住长戟攻击的宝剑,一下子溃败下来,化作一团气体消失。
雷剑击在空处,无功而返,再次调转剑头,朝飞到深坑口部的木小风攻去。
木小风双手舞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令人眼花缭乱。许许多多的雷剑不断地击打在飞舞于木小风周围的笔画上面。凡是被雷剑击中的笔画,灵性大失,朝地面落去。
空中的长戟忽然一动,同样消失在空中。“嘭。”沉闷的撞击在离木小风不远的地方传出,一个黑色的洞口随即出现,蓝珠暗无光泽的朝木小风的怀里奔来。长戟尖端泛着犀利的寒光,也朝木小风刺过来。
围攻木小风雷剑,见长戟袭来,不断地与长戟融在一起,长戟体积未增加,看的却更加的令人心惧。
在木小风身前好不容易出现的一个灰色“怒”字,被木小风毫不犹豫的推向袭来的长戟,再碰到长戟尖端时,“怒”字轰然一声自爆开来。长戟的势头一缓,木小风已经一手抓住蓝珠,扑进不断变小的空间裂缝里面。
空间裂缝是一个极度危险地方,一般不会有人轻易涉险。空间裂缝的危险不仅表现在空间裂缝里的空间逆流,空间风暴,空间旋风等,更多的则是表现在它的神秘与未知。空间裂缝里,可以遇见你从未遇见的东西,也可能让你一夜轰动四方,可很多进入空间裂缝的人都自此没有踪影。
木小风进入空间裂缝的瞬间,空间裂缝产生的黑洞洞的出口,就已经全部关闭。空间裂缝里面漆黑一片,紊乱的空间,使得木小风一动不敢动,静静地打量着这个充满神秘气息的地方。
小岛之上,长戟又化作一团云层浮在上空,似乎对于木小风气息的消失感到不解,同时也不死心的期待木小风的出现。可它等待许久,也没等到木小风的身影,渐渐地消散在天地间,留下一片狼藉的小岛。
空间裂缝里面,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道耀眼的亮光,亮光有时在很遥远的地方发出,有时就在木小风的身旁发出。里面的也有天地灵气,可从天地灵气的状态看来,却是十分的暴乱,有时看似平静的地方,却充满更大的危险。
木小风就这样子闭着双眼,再次凭借感觉的指引,偶尔甩出飘云步,让一下飞过来的物体,可每一此的闪动,距离都很近,差不多就是在原地打转。虽然木小风站立着不动,但他的位置却在不停地移动。这就是空间裂缝的一个特性,时间与空间的移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小风忽然感觉前方传来一阵明亮的光彩,在那光彩里面还有一股徐徐的微风吹进来。他心中一喜,身体更加的不敢乱动,因为那阵明亮的光彩就在他此时移动的轨迹之上。
传来光彩的地方,是一个空间裂缝的出口,近了,更加的近了。可就在木小风满心欢喜的时刻,空间裂缝里面蓦然刮起大风,大风起初还是呈现平刮之状,可不多时,大风就巨变为大旋风,旋风所过之处,空间一片紊乱,各种逆流凭空出现,偶尔还夹杂着各种各样子的攻击。
受到旋风与逆流的影响,木小风原本行走的路径偏离方向,就要与出口错身而过,风驰电掣间,木小风一手抓住出口的边缘,一个翻身就滚落在出口的外面。一道大旋风滋生出来的小型旋风擦着木小风脊背过去,惊出他一身冷汗。
这个空间裂缝的出口,在小型旋风经过之后,被搅的一阵翻滚,消失在木小风的眼前。
出现在木小风眼前的是一片宽阔的平原地带,土地之上生长着肥沃的牧草,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木小风有着重生的感觉。
呈大字仰躺在牧草之上,木小风内视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算太糟,筋脉略微有些破损,但在引念决的作用下不足一提。体内的筋脉韧度增长了一大半,快要达到常人筋脉的韧度,可却比常人粗大了一倍有余。
令木小风感到郁闷的是,查看到丹田之时,“欲”“喜”“爱”三个小字静静地浮在法力湖泊的上面,至于最后时刻木小风就要修炼成的“怒”字,则是不见踪影,也就是说,木小风的此次进阶以失败告终。不过体内的法力不是纯气态的,而是有三分之二左右的液态,想来再次的进阶,离的不会太远,至于威力,木小风却是心有余悸。
如今离开那无名的小岛,安逸的生活,显然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不说自己修真的路上,各种资源匮乏,举步维艰,查找到师尊的下落与陷害自己的凶手等也是当前要事。就是木小风自己宁愿做一个苦修人士,那也是一种奢求,行踪一旦泄露,麻烦早晚都会自己找上门来,不如自己主动找上门去。况且木小风不是那薄情寡义之人,古稀对他的爱,路远的兄弟情,唐婼对他的爱,那都是不可磨灭与不能忘记的。
盘腿就地坐在广袤草原之上,黑刃插在身旁的土地内,手中把玩摸索着小岛之上得来的寒珠。一股清凉的气息顺着木小风的手掌,传入体内,令他浑身舒服,神采奕奕。
这颗寒珠也不知是啥材料制成,在雷劫演变的长戟一击之下,竟然只是损失了点灵气,而本体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第四十六章 久违的青山界
木小风试着将神识与念力注入寒珠之内,里面是一个风的世界,除了风外,没有其他的东西。几经探索,没有任何收获,木小风干脆将寒珠收起来,能在雷劫长戟那么大的威力下撑下来显然不是凡物,幸好寒珠可以装进月牙之内。
望着这广袤的草原,木小风顿生豪情,就像永居于此,不再离开,试想吹着刮过草原的风,骑乘一批良驹,手中甩起一根短鞭,驰骋于无边无际的草原之上,那该是多么的豁达,与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可生活终有它的轨迹,除了长眠,注定不会有太多的人,永久的弥留在一个地点。
别了草原,辞了万千的牧草,木小风御刀来到一座名为“义薄”的凡人城镇里面。为了不引起慌乱,木小风早早降落于地,收敛气息,步行入城。
城池的格局也十分简单,东南西北各一座城门,两条宽大的街道,将四门连通。城内之人,多是神采奕奕,双目泛着精光,有的隐隐透出一股杀气,身上却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明显是世俗的武林人士,只是不知他们为何聚集在此地。
木小风乔装改扮,将黑刃包裹于布条之内,背在背脊,同样作一身世俗武林人士的打扮。
木小风伸手拦住一个彪形大汉,双手抱拳道:“这位仁兄,小弟初到此地,敢问仁兄可知此地发生什么大事,为何会聚集了如此多的武林同道。”
彪形大汉见有人拦路,不禁一怒,可见木小风身强体健,步伐轻盈,清秀的脸庞之上满是真诚之意,故而猜想木小风不知是哪一家的贵公子出门历练,道:“这位小兄弟,义薄山庄庄主的女儿薛妙蕊姑娘,在一个月前被仙师看重,收作座下徒弟,因此义薄山庄的庄主薛大侠广邀天下英豪为其女庆祝。”
大汉说道薛妙蕊被仙师收作徒弟之时,神色飞扬,一脸的倾羡之意。
木小风并未注意大汉的神情,听闻义薄山庄,神情一动,记起当时他辞别师尊,离开白晶峰时,章泽天赠予他一块玉佩,“敢问仁兄,你口中义薄山庄,是否就是位于太行山往东北二百里的龙侯山下义薄山庄?”
大汉一脸茫然,似乎对于木小风不知道义薄山庄有所不解,可当他再次面对木小风真诚的脸庞时,竟发不出怒气,“不错,兄弟,我口中的义薄山庄就是位于太行山往东北二百里的龙侯山下义薄山庄”。
木小风再次抱拳,“多谢仁兄解惑,我们就此别过”。
木小风说完,就欲转身离去。大汉却在此时,单手扶在他肩头将他留下。
木小风转过身来,右手放在黑刃之上,左手低垂,双脚微微错开,凌然一副动手的样子。
大汉见状,立即松开扶在木小风肩头的手臂,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一步,惊出一身冷汗,望见木小风眼中闪过的一丝戾气,大汉心中惊惧之意大生。
转身看见是大汉,木小风的神色才一缓,但姿势却没改变,微微一笑,“不知仁兄还有何指教?”
大汉急忙抱拳道:“兄弟,你别误会。我并无恶意,只是见你刚才所问,似乎对此并不熟悉,正好我也是只身一人,想与兄弟一起搭个伴,也好有个照顾。”
木小风身上的气势颓然提升一倍有余,双眼紧紧地盯着大汉的眼睛。大汉见状,身体又不由自主的往后一退,一股寒气从脊梁升起,仿佛被蛇蝎盯住一般。
见大汉真的没有恶意,木小风才完全放松下来,双手抱拳,道:“那就劳烦大哥照顾,刚才之事,望大哥莫要见怪,小弟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大汉也是性情中人,当即抱拳,道:“兄弟莫怪,是我太过鲁莽,惊扰兄弟了。”
再次回到青山界,木小风心中别有一番滋味,总觉得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亲切。故土乡情别时浓,远走它地莫恋情。偶尔归来一身亲,一举一动扰天人。
木小风虽然一身着装朴素,但表现出来的气质却令人真心的诚服。大汉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木小风散发出来的柔和气息折服,一路之上为木小风做起介绍。
义薄山庄的薛庄主,在江湖之上不仅武功奇高,为人正直,还是一个大善人,在武林中可以说是德高望重,每每有什么大事情或者恩怨,大家都会请他出来主持。近年来,因为薛庄主年事已高,已不在江湖行走,如今他的女儿被仙师收为弟子,当真可喜可贺。
对于大汉的介绍,木小风还是听进耳里,如此看来这位薛庄主应该也是一位阔达之人。想来向他询问有关章泽天事情,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很快,二人便来来到一间客栈住宿,大汉姓李,名字也十分的有趣,就叫做李汉。李汉还告诉木小风,薛庄主为女儿举行的庆典是在三日后黄道吉日,义薄城距离义薄山庄只需要两个时辰的脚程就可到达,他们需要在城里歇息两日,第三日的清晨才出发去义薄山庄。
进了客店的大门,李汉就大喊道:“小二,先上几碟好酒好菜,再开两间上房。”
听闻李汉的话语,木小风脸颊一红,才忽然发现自己在这世俗界似乎是寸步难行,身无分文,别说是住店,就是吃也成问题,自己身上虽然还有几块飞鱼兽的内丹,可那东西在世俗界拿出来,必定会引起风波。摇头后,木小风只能厚着脸皮欲向李汉说出眼下“困境”。
别说李汉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不拘一格,实乃是一个细心之人,望着进入客栈后木小风不正常的脸色,已然猜到几分,虽然不明白像木小风这样人身上居然会没银子,但也未等木小风开口,首先便爽快的说道:“木兄弟,我们哥俩相逢便是有缘,这几日的开销就全算到大哥身上吧。”
木小风伸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李兄,那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哈哈。
第四十七章 又见青山四煞
如今的木小风已然不是曾经的阿斗,虽然进阶破魂失败,但好处还很大的。原本他在同阶的修真者当中,法力的深厚程度就是他们的两倍,如今算是经过雷劫洗礼的他,更将同阶修真者远远的抛在身后,隐隐间有了与破魂初期修真者较量的实力。
入夜,木小风本打算静坐,稍微调息,可就当他要闭上眼时,外放的神识在客栈外居然发现四个熟悉的身影,这四人的脸庞上分别有着横竖撇捺的伤疤,正是曾经在龙首镇外为难木小风三人的青山四煞。
只是此时看来四人的修为还是破魂初期的样子,不但没有增进,反而虚弱之极。从他们走路的步伐与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四人受了不小的内伤。木小风不明白,四人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也不知晓这四人吃了没事干来这凡人的城镇,要干什么。
但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木小风还是愿意去做的。况且此时的他,身上拮据,这四人又与他有过节,重要的是,从那天的对话听来,青山四煞并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杀人夺宝的念头自木小风脑海油然而生。
身在客栈外的青山四煞,显然没有发现正在偷窥他们的木小风。他们心中也是一阵郁闷,四人不久前接到一桩买卖,请他们来暗杀义薄山庄的薛庄主。兄弟四人在听闻要暗杀的对象是一个凡人后,同时大怒。兄弟四人身为青山界有名的修真者,名声即使不大好,但职业道德还是有的,身为修真者怎么能暗杀区区一介凡人。
可是雇主开出的条件又十分的诱人,兄弟四人停留在破魂初期已有百余载,究其原因乃是四人修炼功法有所瑕疵。偏偏雇主开出的条件就是,只要他们能将义薄山庄的薛庄主暗杀后,提头来见,他们就可以得到兄弟四人寻找许久弥补瑕疵的功法。
四人本来怎么也不愿去做的,反而心生歹意,欲要擒下雇主,干黑吃黑的勾当,怎料雇主似乎知晓他们的想法,歹意刚生,雇主就告诉他们,如果雇主自己死了,那么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弥补瑕疵的功法。
兄弟四人不敢拿自己的生命玩赌博,他们的大限将至,若是得到弥补瑕疵的功法,四人就可继续逍遥几百年不成问题。
令四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他们暗杀义薄山庄薛庄主之时。薛庄主的身边居然有着一个高人保护,保护薛庄主之人同样是修真者,且是破魂后期的圆满修真者,四人不查之下,铩羽而归,也就出现木小风望见的场面。
四人进了客栈,要了一间上房住入后就闭门不出,静静地打坐疗伤。
四人混迹多年,这是头一次失手,先前他们也调查过义薄山庄与薛庄主,知晓义薄城暗地里全被义薄山庄操纵着。义薄山庄在江湖上扮演的又是正面的角色,若是保护薛庄主的那人前来寻找,免不了在义薄城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翌日一早,天还未亮,住在上房中的青山四煞,同时收功起身,看样子是要立马走人。
“大哥,我兄弟四人元气大伤,如今才刚刚止住伤势,真的就要离开此地吗?况且。”
“我总有一张不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强烈之极。”青山天煞未等那个声音的主人说完,便打断道,“走”。
坐在房中闭目养神的木小风,神情一动,也站起身来,走至窗前静静地观望着四人离去的方向。
黎明前的片刻黑暗,四道血色的光芒迅速划过天空,朝着城外飞去。四道光芒的后面,一道不起眼的人影悄随跟进。
片刻的功夫过去,四道血色的光芒已经离开义薄城好几里路程,落在一片坟地堆里面。跟在后面的木小风,一路之上并没有隐藏行踪的意图,出了城之后就明目张胆的跟着四人。
四人站在一起,作好打斗的准备,只是四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他们生命弥留之前的最后一场,憋屈的打斗。
望着木小风落下的身影,青山天煞阴沉着声音,道:“不知道友与我兄弟四人有何恩怨,竟一路尾随至此地。”
木小风落地的地方距离青山四煞不足一尺,待得青山四煞看清木小风的容貌,一脸的惊愕,曾经的废人,转眼间怎么就成为一个实力不下于他们的修真者呢?这个疑问徘徊在四人的脑海,浑然忘记自己正身处险境。
趁着四人愣神的瞬间,木小风将飘云步运用到极致,空间一阵晃动,木小风身影就出现在地煞与阴煞之间,注入法力的黑刃刃尖泛起阴冷的光芒,在木小风的挥动下,毫不犹豫的挑在地煞与阴煞的丹田之处,脚步又往边上一错,木小风的黑刃已经齐根没入鬼煞的丹田里面。
三人的惨叫传出之时,木小风身体已经出现在距离四人十丈左右远的地方,一脸笑意的望着目瞪口呆的天煞一人。
“你,你。”
凭借天煞破魂期的神识与丰富的打斗经验,他的心里发出一股恶寒,就在刚才的刹那间与他同样修为的三位兄弟,被不远处仅仅是聚魂期的毛头小子杀死了,连魂魄都没来及逃出,就死了,自此灰飞烟灭,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这个聚魂期的毛头小子,几年前,还是任他揉捏的一个废人。
死亡距离他是如此之近,阎罗丧钟的鸣响,他已经清晰的听见,并且还不断地回荡在他的脑海。生命的葬礼在这个即将天亮的清晨,悄悄的响起,只是没有人会知道,死在荒野坟地堆中的四人是谁,也不会有人知晓是何人杀死了他们。自此,青山界的修**里面不再有青山四煞的身影。有的人欢庆,有的人疑惑兼害怕。
不论怎么说,声名狼藉的青山四煞是真的消失了,而唯一知道四煞消失的只有一群人与一个人。巧合的是,这一群人与这一个人都不知道四煞消失的具体原因。
第四十八章 出发
当清晨的骄阳红彤彤的挂在天边,木小风早已回到义薄城的客栈之中,腰间静静地悬挂着一块普通的玉佩,凡人看了也不会心动的那一种劣质货。可木小风却是喜爱之极的将这块玉佩从腰间解下来不断把玩。
当时青山天煞见木小风以霹雳手段,击杀他的三位兄弟,直接被吓破胆,跪在地面,痛哭流涕的求木小风放过他一条小命,还主动将自己的宝物等等东西一一双手奉上,不仅如此,他还亲手解下其他三煞的储物袋给木小风。而木小风手中把玩的玉佩就是天煞“孝敬”他的。
好家伙,木小风接过玉佩与其他三个储物袋一看,心里乐开花的同时,也为其他三煞感到悲哀。天煞递给他的玉佩明显比其他三人的储物袋好上一大截,不说容量几近大了一倍,玉佩乃是需要滴血认主之物。
要知道储物袋在修真界,乃是修真之人必备的物品,但也有好坏之分,最常见的储物袋就是布兜模样,不需要滴血,不需要认主,储物的容量也相对于小的许多。稍好一点就是需要滴血认主或者刻印神识印记的,这类的储物袋只有抹除原主人留在当中的痕迹外,才能重新认主取出里面的物品。否则就只有原主人能够使用。
天煞玉佩里面收存的物品,虽然没有其他三人的那么多,但大部分都是精品。木小风并未细心地整理,粗略的看了之后,将全部的物品都放在玉佩里面。从中选出了两件防御性的法器与一张大网。准确地说,三件东西都不应该叫做法器了。因为三件法器里面都封印着相应的一只妖兽魂魄,乃是货真价实的魂器。
住在客栈的两日,木小风除了吃饭之外,很少外出,都是闭门谢客,独自在房中静坐。
经过一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