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
第1章 雷劫前的厮杀
仲夏时节,天气闷热的异常,路两旁的木叶都卷着,连丝风都不见吹来。
一辆公交车在路上行驶着,最后停到了一山谷前,山谷绵延数里,一眼望不到边,让人疑惑山谷之中是否住的有人。
“柳山村到了,下车!”司机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他甚至连扭头都懒得扭。
此时车上只坐着一个少年,那少年向前伸长着脖子,说道:“师傅,这才是山谷,离我住的柳山村还有好几里地呢,麻烦师傅向山谷里再开一会吧。”
“那那么多废话,赶紧下车,我拉你一个人走这么长的路都已经是破例了,现在还想让我载你一个人进山,你以为我是你的专用司机啊,赶紧下车!”
少年颇有些无奈,只得收拾好书包,跨在肩上下了车。
少年刚下车,司机立马扭转方向盘,很快沿着来时路离去了。
此时阳光已然在头顶,热的让人有些晕头转向,少年耸耸肩,拎起书包沿着一条小路向山谷走去。
少年名叫柳三郎,就住在山谷深处的柳山村,今年他已经十七岁了,在柳镇县城里的高中上学,现如今到了放暑假的时候,他本想在镇上找个工作挣点零花钱,可是过了暑假他就要上高三了,马上就要面临高考了,所以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在家好好复习功课,争取考个好大学要紧,最后他便顶着炎热赶了回来。
山道上种有许多参天古树,所以很是yin凉,只是太阳高照,就算是yin凉也抵挡不了酷热,柳三郎走了半小时之后,便已经热的有些受不了,于是便想着找个大树,在下面休息一会。
他左找右看,最终看中了一颗长在山脚处的柳树,那柳树足有一人环抱,离山很近,在遮阳的方向一躺,必定凉爽的很。
柳三郎匆匆跑去,将书包丢下之后这便要躺下,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阵阵嘶嘶声,这嘶嘶声很是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于是便好奇的去寻找发出嘶嘶声的地方,他绕过那棵大柳树后一看,突然吓的连连后退,脚下一个不小心便突然跌倒在地。
而他跌倒在地之后,却突然捂住了嘴,连喊都不敢喊,因为在那棵柳树后面,有一条三米长的大蛇正在盘一只大乌龟,蛇长着大嘴,有要把乌龟吞下去的意思。
眼前的情况太过触目惊心,柳三郎生怕那蛇突然调转过头来攻击自己,所以他捂着嘴要慢慢后退逃离,可就在他后退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那乌龟半缩进壳里的头,头上的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好似在流泪,又好像是在央求。
当柳三郎看到那只乌龟的眼睛之后,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突然搬起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向那条大蛇砸去,石头砸在蛇身上之后,那大蛇顿时松了乌龟,然后如狂风般的向柳三郎卷来,柳三郎心有余勇,顾不得其他,抡起石头向蛇的七寸打去,如此打了几分钟,那蛇才慢慢不再动弹,而就在柳三郎有些庆幸的时候,一道金光突然从蛇的口中吐出,柳三郎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那金光便冲进了自己的嘴里,咕噜一下便进了肚子里。
柳三郎连忙用手去呕,可是不管他怎么呕,却呕不出一点东西,而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想起那只大乌龟,可当他转身去寻乌龟的时候,那乌龟却不见了踪影。
柳三郎又想起了那只乌龟的眼睛,他不明白,为何当他看到那只乌龟的眼睛的时候,思想有点不受自己控制呢,他可是最怕蛇的,怎么会冲上去杀死那条蛇呢?
就在柳三郎迷惑不解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惊雷,接着便哗啦啦下起雨来,柳三郎抬头望天,见太阳还在,可太阳还在怎么会下雨呢?
今天遇到的怪事真多,柳三郎谩骂了一句之后,连忙拿起书包向家里跑去。
如此跑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到家。
柳山村在烟雨中显得很是朦胧,柳三郎路上并未遇见一人,他冲进家之后便敲响了家门,那是一个有些简陋的家,只有两间瓦房,围墙是用土煅烧堆砌而成的,大概一米五高,此时被雨水冲刷着露出了斑驳。
敲了几下门之后,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妇人撑伞站在门内,她一见柳三郎,顿时欣喜道:“三郎怎么回来了?快进屋,身上都湿成啥样子了!”
柳三郎嘿嘿笑了笑:“嫂子,没事,湿了凉快!”
听柳三郎这么小孩子气,妇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凉快是凉快,感冒了就不好了,赶紧随我进屋。”妇人说着,拉起柳三郎的手便进了那间稍微大点的瓦房之中。
屋内很是素净,可见妇人是个很勤劳也很爱干净的女子,柳三郎坐下之后,显得有些犹豫,而这个时候,妇人已经进了里屋,不多时,拿出一件干衣服来,道:“这是你大哥以前穿过的,你给换上。”
柳三郎接过衣服,神sè有些紧张,问道:“嫂子,大哥他……他还没有消息吗?”
柳三郎刚说出这话,妇人的眼睛顿时湿润起来,柳三郎见此,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柳三郎自幼随他大哥柳大郎相依为命,五年前柳大郎娶了眼前的这个妇人林楠为妻,后来村子里兴起出外打工,柳大郎便随众人离开山村进了城,可谁知柳大郎一去便没了消息,问那些与他一起进城打工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
到现在柳大郎失踪已经三年,林楠只得跟柳三郎相依为命,每天省吃俭用,就是想着把柳三郎供应成大学生,这样就不必在这山沟里劳苦一辈子了。
看着林楠yu哭的眼睛,柳三郎不由得鼻头一酸,喊道:“楠嫂,我……”
柳三郎话还没说完,林楠立马露出笑容来:“别我我我了,赶快把衣服换上吧,别着凉了!”
柳三郎摸着头傻笑了一下,然后抱起衣服冲了出去,林楠在屋内见他如此,喊道:“你这个傻孩子,在嫂子跟前还害起羞来了!”
柳三郎冲进自己的小瓦房之后,啪的一下将门给关上了,而关上之后,他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他还真是害羞了呢。
如果是五年前,他才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定然是不会害羞的,可如今他都十七了,又在上高中,对于男女的一些生理都有了些了解,他又岂会不害羞嘛!
换好衣服之后,林楠给柳三郎做了一些饭菜,柳三郎吃过饭之后,雨仍旧在下,雷惊不停,他站在门内向外张望,只见外面大雨如注,那太阳是早不见踪影了的,看到这里,柳三郎摸着头笑了笑,今天他在山谷杀蛇的时候,太阳还在,以为是奇景,现在想来,应该是自己杀了蛇之后太过紧张,一时产生幻觉罢了。
雨到晚上都没停,柳三郎在自己的屋内点上了蜡烛,他想睡前复习一下功课,可就在他刚拿出课本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好像要爆炸似的,燥热的厉害,他痛的在地上打起滚来,想喊可又喊不出什么来。
他不停的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胸膛,可是越敲越觉得胸闷异常,他想跑到外面的雨中,可他刚挣扎着站起来,他的房门突然间开了,然后从雨中漫步走来一个身高不到一米的老头来,那老头拄着拐杖,笑嘻嘻的就这样闯了进来。
柳三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没礼貌的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老头,当然,他更不可能认识这个老头了,所以在那个老头闯进来之后,柳三郎强忍着难受问道:“你是谁,怎么来我家的?”
那老头嘻嘻笑了笑:“我叫龟仙翁,是你今天在蛇口中救下的龟仙翁。”
一听老头自称是龟仙翁,而且是今天那只差点被大蛇吞掉的龟仙翁,柳三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虽然喜欢看鬼神魔怪之类的小说,可却从来不相信这个世间上有鬼有神仙妖怪的,所以他笑完之后,突然jing惕着问道:“你是不是小偷,来我家想偷什么?我告诉你,我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赶快离开吧!”
那个自称为龟仙翁的老头笑了笑:“我真是龟仙翁啊,不然你想,今天你杀死了一条蛇的事情你谁都没有告诉,可我却知道哦!”
老头这么一说,柳三郎也觉得有道理,只是他仍旧不怎么相信,于是问道:“怎么才能让我相信你是我救的那条龟呢?”
老头微皱眉头,随后突然笑着点了点头:“好办,好办,好办极了!”老头说着,突然一摇身,便变成了一只大乌龟,柳三郎见到那只乌龟,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乌龟突然在地上一转,又变成了刚才的老头。
龟仙翁望着柳三郎问道:“现在,你总该相信我是那只乌龟,而且是龟仙翁了吧!”
柳三郎看的呆了,不过在听到龟仙翁的话之后,他还是连连点头,而点头之后,他连忙问道:“只是,你既然是龟仙翁,来我这个凡夫俗子家做什么?”;
第2章 修仙之体
对于柳三郎的疑问,龟仙翁只淡淡笑了笑,然后在一条板凳上坐下,道:“你救了我,我自然是来报恩救你的啊!”
柳三郎一惊,道:“报恩救我?可我并没有什么危险啊?”
龟仙翁嘿嘿笑了笑:“还说没有危险?刚才你不是胸涨的难受嘛,还说没有危险。”
龟仙翁这么一说,柳三郎顿时又胸涨的厉害了,他望着龟仙翁突然跪了下来,求饶道:“你既然是来救我的,就赶快来救我啊,我快难受死了。”
龟仙翁微微摇摇头,道:“这是你的身体在慢慢消化那条大蛇的灵丹,你放心好了,你不会有事的,我传你一些练气的法门,按我说的去练,等你的身体完全消化了灵丹里的法力,你便可拥有修仙之体,有了修仙之体,你才方可修仙啊!”
龟仙翁说完,便传了一些练气之法交给柳三郎,柳三郎按照龟仙翁说的练了片刻之后,顿时觉得浑身舒畅,再不似刚才那般难事了。
而身体不再难受之后,柳三郎连忙问道:“何为修仙之体?”
龟仙翁嘿嘿笑了笑:“世间万物,皆有灵气,人最居上,也最容易修仙,但人寿命有限,难有修仙之体,不似我们这些长寿的动物,虽然灵气不如你们人,但我们只要活的够长,便能够积累更多的灵气,最终练成修仙之体,有了修仙之体,我们可以活的更长,然后再凝聚灵气,最终修炼成仙。”
听龟仙翁这么一说,柳三郎多少有些明白何为修仙之体了,只是他虽明白何为修仙之体,却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修仙之体的,于是又问道:“那我体内的灵丹是什么?”
龟仙翁笑了笑:“一切都是巧合啊,像我们这些修行的异类,若想幻化chéng rén形,必须经过三次雷劫,三次雷劫之后,便可幻化chéng rén,今天我正在遭受第三次雷劫,可是没有想到,那千年蛇jing竟然想趁机吃了我以增强法力,所幸我遇到了你,并且通过摄心术让你帮我除去了那蛇jing,千年蛇jing被你打死之后,他的灵丹便想寄存在其他同类体内,以便再次修炼,只是不巧被你给吞了下去,你是人,只要慢慢吸收了灵丹,便可控制灵丹进行修仙了。”
听完龟仙翁的这些话之后,柳三郎顿时激动不已,而后又连忙问道:“如果那千年蛇jing的灵丹没有被我吞下,又将如何呢?”
“如果灵丹没有被你吞下,灵丹会进入另外一条蛇的体内,并且拥有那天千年蛇jing的法力,那条蛇经过短时间的修炼,便可与你打死的那条蛇一般无二,到那个时候,他恐怕就要找你这个杀死的人报仇了呢!”
龟仙翁说的轻松,柳三郎听完却吓了一身冷汗,心想幸亏自己吞下了灵丹,不然自己一个凡人,如何敌得过千年蛇jing嘛!
想来今天自己能够打死那条蛇,也是中了眼前这个龟仙翁摄心术的缘故。
龟仙翁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嘱咐道:“拥有足够的灵气,便可修炼内丹成为修仙之体,有了修仙之体,只要继续修行灵气便可成仙,只是成仙之路并不容易,你一切小心便是了!”
柳三郎连连应承,而后他好像也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连忙问道:“我有了修仙之体后,是不是很厉害?”
见柳三郎这么问,龟仙翁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个倒不厉害,修仙之体只是让你能够活的长一点,能够有资格修仙,要想厉害,必须学习法术,修炼法宝才行,当然,有了修仙之体,你与之前自然不会一样了,至少你会比普通人更厉害一些,像快步如飞啦,在水中如在陆地上啦,这些还是有的,至于你成为修仙之体后有什么功力,以后慢慢尝试发觉吧。”
龟仙翁说完这些话之后,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雨中,柳三郎冲出去张望,却不见一丝踪影。
再次回到屋里之后,柳三郎再无心看书,连连按照龟仙翁教的练气之法进行修炼,以便早ri吸收那千年蛇jing的灵丹成为修仙之体。
如此一连几天,柳三郎除了吃饭之外,都在自己屋内练气,林楠见柳三郎将自己关在屋内,以为他是在用功复习功课,所以便没怎么打扰他。
只是她毕竟担心柳三郎,所以时常劝他不必这么用功,学习嘛,要劳逸结合。
对于林楠的这些劝慰,柳三郎自然是停在心里的,而且表面上也应承着,只是进了屋之后,他便加紧练气,吸收灵丹里的灵气,如此几天过后,柳三郎觉得自己浑身气爽,比之以前要健康的多了,而且除此之外,他还发觉自己发育的也快了不少,特别是男xing的那个东西,可是有很明显变化的。
这天外面炎热异常,柳三郎在屋内练气到中午之后,突然感觉腹内很饿,于是走出屋内看看楠嫂是否已经做好了饭,他来到林楠的房间喊了声楠嫂,可是并不见回应,正当他奇怪楠嫂去了那里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楠嫂拿着锄头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的汗水,连身上穿的衣衫都有些湿了,柳三郎望了一眼楠嫂,顿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一个大男人,却要楠嫂一个人下地养活自己,自己还算是男子汉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天真是太自私了。
他连忙冲上去接过锄头,道:“楠嫂,以后地里的活你交给我去干就行了,你在家歇着。”
林楠笑了笑:“你是要努力学习的,这地里的事让嫂子来就行了,你是不是饿了,嫂子洗把脸就给你做饭啊!”林楠说着,这便要去洗脸。
这个时候,柳三郎突然冲了上去,他抓住林楠瘦弱的肩膀,道:“楠嫂,你相信我,有一天我一定能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林楠笑了笑:“嫂子相信你,你去等着吧,嫂子做好饭了叫你。”
面对林楠的这些话,柳三郎更是无地自容,道:“我帮嫂子!”
林楠见柳三郎突然如此体谅自己,心中也很是感激,于是便没有反对,点点头同意了。
现在正是酷热天气,柳三郎坐在灶火旁热的汗水直流,而林楠则在擀面条,她的身材很是圆润,双臂挥动的时候,胸前两个大馒头来回晃动,加上天热穿的少,又被汗水浸湿,让那两个馒头显得更是诱人,有种呼之yu出的感觉。
柳三郎边添柴火边看着林楠胸前的大馒头,下面突然就有了反应,而当他有了反应之后,顿时羞的不行,他以前可不这样的,怎么按照龟仙翁教的练气法门修炼之后,那种冲动就如此强烈了呢。
柳三郎很是疑惑,连忙扭过头不去看林楠,可越是不看,越发觉得心里痒的难受,可看吧又觉得不合适,那可是自己的嫂子啊,自己怎么能有这些念想呢。
正当柳三郎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林楠已经擀好了面条,并且端来下了锅。
只是当林楠端着面条下锅的时候,她的脸顿时羞红了一片,因为她不经意间看到了柳三郎的裤裆,此时那里正搭着一个大帐篷呢,而柳三郎则扭着脸故意不看自己。
此时林楠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她想三郎也开始懂男女之情了,不然他的那里怎么会支起来呢,仔细想想,她觉得三郎若是不上学,也的确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了,只是如今他上着学,也不好给他找媳妇儿啊。
他这样一直涨着,会不会很难受呢?
林楠越是这样想越觉得自己的脸烧的慌,最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了身,她也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人,丈夫失踪多年,她又何尝不知道那种难受的滋味。
因为这件事情,两人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好似说出了口便觉得再没脸见对方似的。
如此吃过午饭之后,柳三郎连忙放下碗筷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他的下面仍旧涨的难受,他连忙按照龟仙翁说的练气之法修炼,这样练了一会之后,这才好受了些。
而当他觉得好受了之后,便连忙安慰自己,刚才自己之所以在嫂子面前失态,并不是因为自己想多了,而是因为自己体内的灵丹还没有完全吸收,所以才会产生那种反应,现在把气一练,不就好了。
正当柳三郎这样给自己解释的时候,林楠突然闯了进来,道:“地里还剩一点活,我去干完,你在家好好复习功课吧!”
林楠说完就要转身离开,柳三郎见此,心头一酸,连忙冲出去说道:“楠嫂你在家歇着,地里那点活我去吧。”
林楠笑了笑:“你一个学生,会干地里的活吗?”
“怎么不会,嫂子说一遍我就会干了!”
兴许林楠早上干的时间太长累了,或许是今天中午的事情让她有了一些想法,于是她便将锄头递给柳三郎,道:“你去咱的玉米地里,把里面的草剃干净就行了,如果受不了热,就赶紧回来啊!”

第3章 妙道人的玄妙经
柳三郎接过锄头之后,便离开了家。
此时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谁都不会出来溜达,柳三郎很是奇怪,以前嫂子是怎么在这么热的天气下干活的,她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吧?
这样想着,柳三郎便来到了村里地头,此时地里空无一人,只有已经一人高的玉米随风飘摇着,偶尔能够能够听到从玉米地里传来的阵阵蛙鸣。
柳三郎扛着锄头进了自家的玉米地,然后猫着身子在里面除草,里面酷热难耐,很是不好受,可越是如此,柳三郎越发觉得自己要干完,不然这么辛苦的活岂不就都落到了嫂子身上?
所幸柳三郎最近一直练气,灵丹上的灵气已经吸收了不少,所以他的身子骨比以前好很多,干地里的活除了感觉到热之外,其他的倒没什么。
他在玉米地里干了一会之后,便想着坐下歇歇,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好像离他家低头还有些距离,可他就是听到了,柳三郎见自己听力竟然变的如此敏锐,心中顿时大喜,知道是练气的结果。
而当他兴奋间,脚步声已近,他趴在地上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张望,只见一男一女相互牵着手进了邻居家的玉米地里,那两人进玉米地之后,男的突然一把搂住那个女的,接着便把嘴凑了上去,两人这样吻了一会之后,女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就打了一下那男的,然后轻声说道:“别……别急,我们躺下……躺下”
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男的已经将衣服脱了下来,然后铺在了地上,男子将衣服铺在地上之后,一下子将那女的给压在了身下,接着那个地方便传来阵阵嘤嘤之声。
柳三郎趴在玉米地里彻底看傻了,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啊,这也太刺激了吧,而他看傻之后,下面不由得起了反应,他这么趴着觉得很是难受,于是微微撅起了屁股。
而当他觉得舒服了一下之后,便想着看看这两个在玉米地里私会的人是谁,只是那对男女上下压着,实在看不清面目,不过看那女子的身形,好像是村里的寡妇花凤嫂,只是柳三郎也不能确定,而就在他着急的时候,那个男的突然从女的身上站了起来,说道:“从后面来!”
女的很是听话的趴在了地上,然后将屁股像柳三郎那样高高的撅了起来,那男的嘿嘿一笑,扶住那女的腰便从后面冲刺起来。
柳三郎一看,心想这是机会啊,于是连忙后退,直到他能够看清那两人面目之后才停下来,而停下来之后,他不由得惊呆了,因为那个女的就是花凤嫂,而那个男的则是村长柳大力,此时村长柳大力干的汗流浃背,一脸陶醉的样子,而花凤嫂则高抬着屁股,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呻吟着,柳三郎看到这里,下面更是难受的厉害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柳三郎却很奇怪,花凤嫂在村里一直以贞女自居,怎么今天却和村长柳大力干出这种事情来了呢,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享受的样子,这样想着,柳三郎嘴角微微抽动笑了笑,心想这村长都四十多岁了,还真是宝刀不老啊!
那边的活动越来越激烈了,而且很快归于平静,两人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之后,村长柳大力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五十快的钱,递给花凤嫂,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便离开了玉米地。
村长离开之后,花凤嫂并没有马上离开,她穿上衣服之后,停了几分钟才急匆匆的离开,想来这是两人商量好的,为的便是避免被人发现了怀疑。
当他们两人离开之后,柳三郎还在趴着,他没有想到,花凤嫂竟然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可是一想,又觉得花凤嫂挺可怜的,自己的男人出意外死了,给她留下了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她一个女人就种家里那一点地,那里够母子二人的生活嘛。
柳三郎下面仍旧很难受,他连忙端坐在玉米地里进行练气,直到火气稍微下去之后,这才继续除草,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丝丝的声音,那声音很熟悉,像是蛇爬行发出的声音,而当他听到那个声音之后,顿时紧张的一动不动。
声音越来越近了,然后他便看到一条三米长的大白蛇从玉米地里向他袭来,那样子恐怖极了,像是要把人一口吞下去,柳三郎心中不住的喊救命,心想自己怎么这么命苦,一连遇到两条大蛇,这不是要人命嘛。
在大白蛇向自己扑来的时候,柳三郎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拼命的向前跑去,而那条蛇则紧追不舍,如此跑到路上之后,那蛇追的更是近了,柳三郎连连高呼救命,可是这个时候,地里那会有人嘛!
大白蛇突然席卷而来,长长的身子很快便缠住了柳三郎,并且长着大口要向柳三郎咬去,柳三郎害怕极了,心想自己这次真的完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突然传来:“妖孽,休得猖狂!”
柳三郎听得声音,连忙去看,只见一身材修长,一头白发,身穿道袍的老者拿着一把拂尘飞身而来,那老者挥动手中拂尘,突然一道金光从拂尘中shè出,直逼缠着柳三郎的那条白蛇,那蛇好像是知道老者的厉害,在那金光飞来之前,突然松开柳三郎变成了一个白衣女子,那女子一脸恨态,望着柳三郎道:“你给我等着,我会替我老公报仇的。”说完,那女子微一转身,便不见了踪影。
这个时候,那老者才漫步走来,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柳三郎,突然很感兴趣的说道:“你吃了一粒千年蛇jing的灵丹?”
一听老者的话,再回想刚才老者的身法,柳三郎立马知道这老者也是修仙之人,他连连点头:“几天前打死了一条大蛇,他的灵丹就跑我肚子里了!”
老者微微颔首,随后又摇头道:“可看你的样子只是个普通人,怎么能吸收灵丹里的灵气呢?”
于是,柳三郎将龟仙翁的事情跟眼前老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还不忘问一句前辈何许人。
老者听完之后,大惊道:“你小子可真是因祸得福啊,不错不错,要问老夫是何人嘛,老夫是三仙岛妙道人,云游至此,发现你被那蛇jing纠缠才飞来相救的,老夫久不出世,今天竟然为你小子现了真身,看来你我两人缘分不浅,来来,给老夫磕三个响头,老夫收你为徒。”
一听老者是三仙岛的妙道人,柳三郎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可一听就知道是修仙之所,于是连忙给妙道人磕了三个响头,喊了声师父。
妙道人微微颔首,道:“为师现在还在云游,恐怕不能带你去三仙岛修炼,我看这样吧,为师送你一本《妙玄经》,你按照上面的修炼法术,等你将上面的法术全部学会之后,上天入地降妖除魔都不在话下。”妙道人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本秘籍来。
柳三郎一听练成上面法术之后可以上天入地降妖除魔,心中顿喜,连连接下秘籍叩谢了妙道人大恩。
而妙道人递交秘籍之后,又嘱咐了柳三郎几句,这才飞身离去。
柳三郎将《妙玄经》收了起来,然后回到地里把剩下的草除完,这才扛着锄头向家赶。
这个时候,才不过下午两点多,太阳仍旧高照,热的异常,可柳三郎却一点没有察觉,一心想着赶紧回家修炼《妙玄经》里的法术,以便那蛇jing再来的时候好对付她。
此时村里道路上没有一人,就连狗也热的吐着舌头趴在门前,连叫都懒得叫,柳三郎推开门回到家之后,见林楠的房屋关着,隐隐能够听到水流之声,柳三郎听到那水的声音之后,立马明白林楠是在屋里洗澡,他把锄头放到墙角,便想着回屋修炼法术。
可这个时候,那水声又进入了柳三郎的耳朵里,他一听到那水声,便想起一个出浴的美人来,而想起出浴的美人,不由得想到今天在玉米地里看到的一幕,他的下面不由得便有了反应来。
他有些难受,于是悄声来到门边,透过门缝向里张望,只见林楠此时站在浴盆之中背对着房门,正用手在身上涂抹,那光滑洁白的肌肤几乎能够照出人影来。
柳三郎望着屋内的一幕,下面涨的更是厉害了,他真想现在就冲进去将林楠摁倒在地上,可是他的理智不停的告诉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那可是自己的嫂子啊。
他不能够再看,于是连忙转身要回自己的房间练气来打消yu望,可是他转身的声音太大了,结果露出了马脚,接着,无奈穿着一声惊呼:“是谁?谁在外面?”
被这么一吓,柳三郎的yu望顿时消了不少,连忙答道:“楠嫂,是我三郎,地里的杂草我已经除完了。”
一听是三郎,林楠这才放下心来,道:“既然干完了,你就先回屋歇着吧,嫂子现在不方便出去。”

第4章 恶霸欺凌
柳三郎在外面哦了一声,然后便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将门关上之后,便开始练气,这样觉得火气稍微下去之后,才拿出师父妙道人给的《妙玄经》,研究起上面的法术来。
上面的法术极其高深,所幸柳三郎吸收有千年蛇jing灵丹上的灵气,所以学习起来倒并非十分困难。
这样修习了一两个小时之后,柳三郎觉得自己比之以前更加神清气爽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阵阵敲门声,柳三郎以为是楠嫂,于是起身开门,可是他打开门之后,外面并无一人,他想到今天在田地里遇到的蛇jing,顿时一惊,连连将门给关上了。
而就在柳三郎关上门转过身的时候,突然吓的连连惊叫起来,只是他只叫了一声,然后便马上捂住了嘴,待他看清楚坐在自己床上的人是谁之后,连忙跑过去,有些生气的说道:“龟仙翁,你干嘛这样作弄我,很有意思吗?”
床上坐着的人正是龟仙翁,此时的龟仙翁双腿在空中抖动着,用拐杖支着地,笑道:“你以后也是要修仙的人,怎么胆子这么小,我就是试试你有没有jing惕xing,正是大惊小怪的。”
柳三郎将龟仙翁吓了自己还找借口辩解,活像一个小孩子,而他这么一想,也就不那么生气了,于是坐在一旁问道:“龟仙翁,你怎么想起来看我啊,该不会是看我练气练的怎么样了吧?”
龟仙翁用拐杖敲了一下柳三郎的膝盖,一脸正经的说道:“我问你,最近几天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
柳三郎摸了摸脑袋,笑道:“最奇怪的事情就是遇到你这个龟仙翁了。”
龟仙翁并不认可柳三郎的玩笑,仍旧一本正经的说道:“上次我大意了,原来那千年蛇jing还有一位夫人,名叫白依依,那天也正好接受三次雷劫幻化人形,他们夫妻两条蛇本来是形影不离的,后来公蛇贪图我身上的灵气,这才单独行动,不然也不会被你给打死,如今他既然已死,他夫人白依依必定会为他报仇,你可得小心一点才行。”
听完龟仙翁的这些话之后,柳三郎这才突然想起今天在地里遇到的那条蛇,那蛇后来不就是幻化成了白衣女子吗?
柳三郎连连将今天遇到的事情与龟仙翁说了一遍,龟仙翁听完之后,突然露出喜sè来,道:“真是妙哉奇哉,那三仙岛的妙道人已经几百年不曾出世现身了,今天竟然为了救你现了真身,而且还收你为徒,看来你之后的仙缘是大大的好啊,我一条老乌龟不用为你担心了,哈哈哈!”
龟仙翁说完,柳三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着摸了摸头,然后问道:“龟仙翁,那师父他老人家虽然收了我为徒,可我对三仙岛并不了解,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师父他是神仙吗?”
龟仙翁毕竟有些修为,道:“三仙岛几百年前由妙道人带着他的夫人妙音和女儿妙琼三人在东海开辟而成,是一福地,里面仙果奇多,吃了可增长灵气,敌得过几十年的修为呢,而自从妙道人一家三口开辟三仙岛之后,世间便很少有人能够见到他们三人真颜了,你小子福气不小呢!”
“听起来挺让人羡慕,那师父他老人家是神仙吗?”
龟仙翁摇摇头:“还不是,修仙之途漫漫,妙道人一旦成仙,必不会再出现在人世间,如今他既然现身救你,想来还未成仙。”
如今听龟仙翁说妙道人还不是神仙,柳三郎多少有些失望,于是又连忙问:“怎样才能够成仙呢?”
龟仙翁好似很高兴,于是继续说道:“有了修仙之体,便可延长寿命,这样一来,要修仙便分为破体、游心、化羽三个阶段;破体嘛,就是要不断提升自己的体格,练成不坏金身之后,便是游心,游心嘛,就是要磨练心智,让自己的心神不以外物而有任何的改变,有一种处变不惊的心神之后,便可化羽了。”
听完龟仙翁的解释之后,柳三郎连连好奇的问道:“那师父他老人家到那一地步了?”
“妙道人开辟三仙岛的时候便已经破体,如今他久不出世却又突然云游,想来已经突破了游心,准备找机会化羽登仙的吧!”
两人这样说了一通之后,龟仙翁又少不了叮嘱柳三郎几句,要他切莫懈怠了练功,柳三郎连连应允,龟仙翁一眨眼便又不见了身影。
如此几天之内,柳三郎便甚少外出,没事便在屋内练气学习《妙玄经》上的法术,经过几天的学习之后,他觉得自己真是大不如前,只是却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而已。
这天傍晚,天气微凉,yin云密布,好似要下雨,林楠准备做饭的时候发现盐快用完了,于是给了柳三郎一块钱让他去买盐,对于这种事情,柳三郎自然是乐意至极的。
只是当柳三郎从村长柳大力的婆娘赵小娥开的小卖部里买了盐往回走,走到花凤嫂家门口的时候,发现有三个流氓在花凤嫂门前说一些下流的话语,对花凤嫂极尽挑逗,柳三郎听了之后觉得很不堪入耳,只是听到那些话之后,他不由得想起前几天在玉米地里看到柳大力和花凤嫂两人那个样子,想到当时场面之后,柳三郎突然觉得花凤嫂挺可怜的,为了这个家出卖身体也就算了,如今还要被这些流氓欺负。
他看了一眼那几个流氓,发现是柳山村的三个小霸王,这三人分别叫柳风、柳雨、柳雷,小学毕业之后就不上了,也不出去打工,就在村里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让村里人觉得很是苦不堪言。
这几个人比柳三郎还大两岁,而且长的都虎背熊腰的,走在街上很是吓人,小孩妇人与他们见了面都回避着,生怕惹到了他们。
柳三郎以前也怕他们,而且还被这三个人打过,只是他后来去镇上上学,便极少遇到这几个小霸王了。
如今这三人说的话是越来越难听了,而且大有破门而入的意思,花凤嫂的门虽然紧闭,可是却能够听到小孩哇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