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哇的哭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妇人的抽泣。
听到小孩的哭声和花凤嫂的哭泣之后,柳三郎终于有些忍不住气愤,走上去望着那三个霸王怒道:“你们三个干什么,欺负孤儿寡母吗?”
柳风在这三人之中是老大,他见训斥他们的人是柳三郎,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算那根葱啊,老子就喜欢这样的寡妇,就喜欢欺负他们孤儿寡母,你能怎么样啊?还想学大侠出来管闲事?”
若是以前,柳三郎还真不敢惹这三个人,因为他就是惹了,除了自己挨顿揍之外,什么事情都解决不了,因为对于这三个人而言,必须靠武力说话才行。
如今柳三郎有千年蛇jing的灵丹护体,又学了《妙玄经》上的法术,他还真想在这三个人身上试试,所以柳风的话说完之后,柳三郎冷冷笑了笑:“我就爱学大侠管闲事,怎么着吧,我还怕你们三人不成。”
三人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然后一副拽样把柳三郎给围了起来,围起来之后,柳雨笑道:“哟,几天不见的确个子高了点啊,只是没胖多少,怎么,你这个身板还敢跟我们三个打架,告诉你,爷爷我一个人就能撂倒你。”
面对柳雨的危险,柳三郎并不怎么害怕,他瞪着三人,冷笑道:“那你们就试试看啊!”
三人听到这话,又哈哈笑了起来:“多读了几年书,口气也大开了啊,不过告诉你,光吹牛是不行的。”
三人这么说着,把柳三郎又逼紧了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花凤嫂家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花凤嫂从里面冲了出来,她一脸哭容,冲柳三郎喊道:“三郎,你快点回去吧,你不是他们三人对手,跟他们打会吃亏的,嫂子受点侮辱不算什么。”
如今花凤嫂这样说,柳三郎就更不能临阵退缩了,不然让一个女人受这种侮辱,他还是男人吗,他望着花凤嫂笑了笑:“花凤嫂放心好了,这三个人不是我对手,我一只手就能将他们三人打趴下。”
柳三郎说出这种大话来,可把柳风三人给气坏了,他们三人喊了一声找死,便突然向柳三郎扑来,柳三郎练气之后身形已然十分灵敏,现如今又练了《妙玄经》,身手也是不差,所以当柳风三人扑上来乱打的时候,他只微微侧身,便躲过了他们的拳头,而这个时候,他突然抡起右拳向这三人打来。
柳三郎的拳头很快,而且也很重,柳风三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突然觉得脸颊一痛,然后身子便觉一股大力袭来,三人不约而同的跌倒在了地上,想爬起来,却感觉浑身上下痛的异常。
三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柳三郎是那个读书的有点近乎书呆子的柳三郎吗,他怎么这么厉害?

第5章 借人杀人
柳风、柳雨和柳雷三人躺在地上嗷嗷直叫,起都起不来了。
花凤嫂见柳三郎竟然这么厉害,也一时惊呆了,所以连上前道谢都给忘记了。
这个时候,柳三郎来的柳风三人跟前,问道:“你们为何欺负花凤嫂,她孤儿寡母的多不容易!”
三人相互张望,随后害怕,却也有些不服气,柳三郎见此,一脚踩在柳风胸前,问道:“说,为何欺负他们?”
那一脚踩的很重,柳风怕极了,连连求饶:“这……三郎啊,这……我们也是收了赵小娥的钱,这……这才找上门来的,你要打就打赵小娥去,饶了我们仨吧!”
一听是赵小娥要找花凤嫂的麻烦,柳三郎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村长柳大力在外面拈花惹草赵小娥不可能不知道,而她的醋意极浓,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找女人,她能忍得住?
只是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柳三郎却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问柳风,毕竟这事关系到花凤嫂的清白嘛,他教训了几句柳风三人,然后让他们发誓再不欺负花凤嫂,这才让他们三人离去。
却说柳风三人离开之后,花凤嫂连忙跑来感谢,她此时脸上还留有两行泪,看起来楚楚可人,柳三郎看到花凤嫂的脸之后,不由得便想起那天在玉米地里的事情,他的脸突然不好意思的红了起来,两人就这样站在门口足有一分钟没有说话。
知道花凤嫂院子里传来小孩的哭声,花凤嫂这才连忙说道:“今天多谢三郎解围了,改天来嫂子家,嫂子给你做好吃的,我……我先回去了!”花凤嫂说完,脸蛋微红着跑进了家,并且冲柳三郎笑了笑,这才将门给关上。
那笑容像是夏天的甘泉,柳三郎一路上都有些痴笑。
却说柳风三人慌慌张张的逃到赵小娥家的小卖部被赵小娥奚落了一番之后,三人是越想越觉得生气,刚开始生柳三郎的气,后来又生花凤嫂的起,到最后连赵小娥的气都生了,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不是赵小娥让他们找花凤嫂的麻烦,他们会挨一顿打吗?
三人这样谩骂着,突然,柳雷有些好奇的问:“赵小娥这婆娘干嘛让我们找花凤嫂的麻烦啊,她们两人有什么仇吗?”
一听柳雷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柳风突然唾了一口:“你小子什么都不知道,那村长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村长夫人能咽得下这口气?花凤嫂在我们村也算是漂亮的了,又是个寡妇,村长会放着这么好的馒头而不去啃?”
柳风这么一说,三人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就又谩骂村长柳大力,说他在外面快活,要他们三人挨打,真他娘的不是事。
三人越想越气,越气就越觉得该报仇,可是一想到被柳三郎打的样子,三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三人来到一树下乘凉,心中仍旧有气,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的树上传来:“你们想找柳三郎报仇吗,我可以帮你们!”
那声音有些飘忽,三人齐刷刷扭头,可是却不见一个人影,三人看不到人影,顿时吓坏了,连连抱在一起高呼有鬼,有鬼。
而他们这么喊的时候,那个声音由突然从树上传来:“我不是鬼,我是神仙,而且是可以帮你们报仇的神仙,你们想不想报仇呢?”
三人相互张望,有些惊讶的盯着那个树看,而后,柳风对其余两人说:“那柳三郎这么厉害,我们要想报仇还真不容易,如今有神仙肯帮我们报仇,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其余两人听了之后连连称好,然后扑通给那颗大树跪下了,三人跪下之后,大树上又传来声音:“好,今晚八点来这里,我传你们法术,记住,此事且不可告诉外人。”
三人兴奋异常,答应之后便喜滋滋的离开了。
却说三人刚离开,突然一道白影从树心之中飞出,然后树下便多了一个白衣女子,白衣女子的脸蛋极其妩媚,而衬以白衣,显得有种说不出的魅力来,很是能够吸引男人。
白衣女子嘴角冷笑:“柳三郎,你杀了我丈夫,这仇我一定要报,现在我刚chéng rén形,又有法宝要修炼,暂时不与你正面冲突,先让那三个傻小子陪你玩玩,等老娘练成法宝,必要你神形俱灭。”
白衣女子说完这些话之后,一眨眼不见了踪影。
柳三郎回到家之后,并未将在途中教训了柳风三人的事情说出来,一则是他怕林楠不信,再者是怕她担心,所以想来想去,这些事情还是不说的好。
吃过晚饭,林楠又打了水在屋内冲凉,柳三郎蹑手蹑脚的站在屋外偷看,而屋内的林楠好像知道柳三郎偷看似的,先是背对着门揉搓,后来又转过身,让前身对着门,不仅如此,还不停的柔自己身上的大馒头,就好像是专门要引诱人似的。
柳三郎在外面看的差点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可是最后柳三郎还是忍住了,他连忙跑回屋,去修炼自己的法术。
次ri天yin,好似要下雨的样子,柳三郎在家修炼了几个小时法术之后,觉得有些困乏,于是便想着到村子里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他刚走到一僻静之所,便突然被柳风柳雨三人给围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来者不善。
不过柳三郎并不怎么害怕,他冷冷笑了笑:“怎么,昨天打的你们还不够?今天还要挨打?”
柳风双手枕在脑袋后面,不屑的笑道:“昨天是我们三人没反应过来,今天我们再打,我们非得报仇要你好看不可。”
柳三郎望着三人,眉头微皱:“既然如此,那来吧!”
三人嘿嘿一笑,然后飞身向柳三郎打来,柳三郎一开始并没怎么在意,可是当他们三人打来的时候,他才发觉不同,之前三人都是乱打一气,可如今看他们三人却打的有板有眼,好像突然间有了功夫似的。
柳三郎不敢大意,立马迎了上去,只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三个人的对手呢,如此打了几个回合,柳三郎马上落了下风,而这个时候,柳风一拳向柳三郎腰间打来,柳三郎躲闪不开,只得受那一拳。
本来,柳三郎以为自己挨柳风一拳必定很痛,可是当柳风一拳打来之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痛,而柳风却被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当看到柳风这个样子的时候,柳三郎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虽然在招式上打不过这三个人,可是他体内有千年蛇jing的灵丹,这灵丹可护体,岂是这几个凡人能够伤得了的?
三人有些害怕,于是连连扶着受伤的柳风跑了。
三人跑了之后,柳三郎拍拍手嘿嘿笑了笑,而这个时候,他一扭头,看到花凤嫂正急匆匆的向自己走来,只见她来到自己跟前之后,立马在柳三郎身上摸来摸去,问:“打伤了没有,我看到柳风那小子一拳打在你身上了啊,疼不疼,都怪嫂子,不该让为我出头……”
花凤嫂这么摸着,直摸得柳三郎浑身酥麻,下面的的裤裆不由得搭起了帐篷,为了掩饰尴尬,柳三郎连忙说道:“没事,花凤嫂没看见吗,我已经把他们打跑了,他们以后不敢欺负你的。”柳三郎这么说着,眉头却突然微皱起来,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柳风三人怎么突然也厉害起来了,难不成他们也跟自己一样,学了法术?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必须加倍努力才行,不然若不是他们的对手了岂不是要吃亏?
正当柳三郎这么想的时候,花凤嫂突然拉起柳三郎向自己家走去:“走,回嫂子家,嫂子给你看看有没有伤着。”
柳三郎显得颇无奈,只好跟着去了。
小小的庭院很干净,花凤嫂拉柳三郎进屋之后,柳三郎见她的儿子柳毅正趴在床上睡觉,那样子可爱极了,很像花凤嫂。
而这个时候,花凤嫂突然拉住柳三郎的衣服:“来,赶紧脱下来,嫂子给你看看有没有被他们打到那里。”
不由分说,花凤嫂将柳三郎的上衣给扯了下来,而上衣扯下了之后,柳三郎的裤裆处就更明显起来,花凤嫂看到那高耸,突然便羞红了脸,柳三郎也觉得不好意思,而他越是不好意思,就越发的想起那天下午在玉米地里的事情。
柳三郎摸着头傻笑了一下:“我……我……我也管不了它,它……”柳三郎有些语无伦次,而这个时候,花凤嫂突然转身将门给关上了,关上门之后,她冲到柳三郎跟前,突然把手放在了柳三郎的下面,说:“你想要嫂子吗,你想要嫂子,嫂子给你。”
花凤嫂的脸很艳,此时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有魅力,柳三郎的下面涨的难受,他真想说要,然后马上把花凤嫂的衣服给脱了,像村长柳大力那样,从后面狠狠的抽她,可是他很犹豫,他怕,怕被人发现,怕别人因此而说他的楠嫂不要脸。

第6章 一雨惊魂
就在柳三郎犹豫不决的时候,花凤嫂的手突然在柳三郎的凸起上来回的滑动着,而她这么一滑动,柳三郎猛然向前顶了顶,把裤子顶的更翘了,花凤嫂脸颊红红的,望着柳三郎笑了笑,然后把身子依偎在了柳三郎的怀里。
柳三郎关着上半身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搂住花凤嫂,而这个时候,他感觉下身好难受,涨的难受,他想把裤子脱了让自己的小弟释放一下。
可他不好意思开口,就在这个时候,花凤嫂突然把手伸进了柳三郎的裤子里,一双玉手就这么接触着那毫无阻碍的棍棒,上下的套弄着,柳三郎一时爽的想叫,他有些忍不住,一把抱住了花凤嫂,然后让她胸前的两个大馒头在自己的胸膛上揉来揉去。
花凤嫂见柳三郎动了情,不由得笑了笑:“想不想伸进去摸一摸?”
“可……可以吗?”柳三郎有些结巴。
“当然可以,只要你想要的,嫂子都给你!”
面对花凤嫂这样的话,柳三郎那里还忍得住,他将手慢慢的放在花凤嫂胸前的大馒头上,轻轻的捏了捏,感觉好酥软,好爽。
这个时候,花凤嫂嘤咛了两声,然后问道:“想不想伸进去捏?”
“我……我想!”柳三郎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点头说道。
花凤嫂笑了笑,然后一只手在柳三郎的裤裆里上下弄着,一只手掀开了自己薄薄的衣衫,在她的衣衫掀起之后,映入眼帘的一片雪白,柳三郎突然忍不住的吻了上去,可就在他吻的有些动情的时候,床上突然传来阵阵哭声。
哭声一响,屋内的两人连忙整理衣服,这个时候,柳三郎的脸很红,他感觉很尴尬,而花凤嫂则连忙跑过去哄自己的儿子,她的儿子柳毅才五岁,还是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花凤嫂连连哄他,很快他便停止了哭泣。
在柳毅安静下来之后,花凤嫂红着脸,望着柳三郎问:“三郎,你会不会觉得嫂子很……很水xingynghu?”
柳三郎望着眼前美人,摇摇头:“我知道嫂子很苦,你……你也是不得已!”
花凤嫂浅浅笑了笑:“你能理解嫂子就行,嫂子为了这个家,不得不委身他人,不过对于你,嫂子是真心喜欢的,从来没有那个男人肯为我打抱不平,你是第一个,也是……也是嫂子第一个喜欢的男人。”
柳三郎望着眼前的女人,他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真的很需要自己的保护。
“嫂子放心,以后有我在,我就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嫂子相信你。”
从花凤嫂家出来的时候天气更yin了一些,接着便突然下起大雨来,天气很是凉爽,柳三郎急匆匆向家跑去。
可当他跑到家的时候,立马发现了异样。
平常时候,他家的门都是关着是,可如今却开着,这一点不符合林楠的行为,林楠就算在家的时候,也是关门的。
当发现不对之后,柳三郎慢慢的踱步进了庭院,此时雨下的很大,他站在庭院之中凝望,只见林楠的门开着,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他轻轻喊了声楠嫂,可是没有回应。
他轻轻的走进了屋,可是屋内没人,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要想林楠活命,来山谷幽林!
山谷幽林在柳山村最西边,那是一片森林,里面很深,听说从来没有人走到过尽头,后来里面出现了几只猛兽,村里的猎户曾经进去探寻过,可是却再没有出来,从那以后,便很少有人敢进山谷幽林了,如今有人将林楠绑架到了山谷幽林,这让柳三郎十分担心。
他从屋内冲出来之后,顾不得其他,冒雨向山谷幽林跑去,他与林楠虽没有血缘关系,可这几年两人相互扶持,心灵早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所以不管山谷幽林有多危险,柳三郎都决定去救,更何况他觉得林楠被人绑架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杀了千年蛇jing的关系,亦或者是自己得罪了柳风他们。
可不管是那种情况,事情的起因都在他。
雨更狂了一些,柳三郎在雨中狂走如飞,只是虽然如此,他仍旧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加紧修习《妙玄经》上的法术,不然他去山谷幽林,只需一动念便行了。
经过半小时的狂奔,柳三郎终于来到了山谷幽林,站在这片幽林外面,可见里面很是深邃,一眼望不到边,而且雨水冲刷树叶的声音,很是空灵。
柳三郎抹去挡住视线的雨水,然后快步走进了山谷幽林,他走进去之后,一边张望一边喊:“山谷幽林我已经来了,快放了我楠嫂,你们有什么恩仇,只管冲我来便是,何必拿一妇人做要挟。”
柳三郎这样喊了许久,可是却没有听到一丝反应。
柳三郎觉得自己受骗了,可能绑架林楠的那个绑匪也不敢进山谷幽林,绑匪并没有在山谷幽林,他只是想把柳三郎引到这里罢了,然后让这里的猛兽对付柳三郎。
柳三郎这样想的时候,觉得耳边隐隐发痒,好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他猛然转身,然后突然站在了那里,因为他看到一头花斑猛虎正抬着步子,轻轻的向柳三郎走来,猛虎的毛皮被雨水冲的发亮,庞大的身躯有种让人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里。
花斑猛虎越来越近了,他舞者利爪,突然向柳三郎扑来,柳三郎眼睛睁的很大,当老虎扑来之时,他猛然纵身向一旁闪去,老虎扑了个空,立马扭身再次扑来,柳三郎急中生智,想起自己学的飞行术,立马施展出来,一纵身上了一颗大树上,猛虎再次扑空,好像有些发怒,站在雨中冲树上的柳三郎吼叫。
柳三郎有些得意,冲树下的老虎骂道:“你这个畜生,敢攻击你三郎爷爷,等你三郎爷爷练成法术,非来找你报仇不可,不过现在爷爷要找人,可不想陪你玩了。”柳三郎说着,这便要跃到另一棵树上,然后逃离这片地方。
可柳三郎飞行术并未学到家,刚才那一跃是凑巧了,如今这么一跳,扑通一下便跌落在了地上,而他一落地,心知不好,这便要跑,可老虎那里能让他跑,就在柳三郎掉在地上的一刹那,老虎吼叫着冲了上来,嘴长的很大,几乎能够一口咬掉一个人的头颅。
柳三郎见逃不掉,于是一狠心,反身向老虎打来,他有千年灵丹护体,一拳的力道很大,再加上学有法术,身形比较灵活,这一拳还真打在了老虎的身上,老虎挨了一拳,顿时向后跌了几步,可是老虎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拼的更加厉害起来。
而这个时候,柳三郎也不再想着逃,他抡起拳头拼命杀来,如此一番厮斗,他终于骑在了老虎背上,当他压住老虎之后,他的拳头便像雨点一般的打了下来,直打到老虎吐血而亡他这才罢手。
见老虎死了,柳三郎起身踢了一脚老虎,骂道:“让你来找小爷的晦气,打死你活该。”
这样踢了几脚之后,柳三郎突然想起自己还要找人,于是便连忙向外面跑去,如果林楠没有被绑匪绑架到这里,那么必定还在村子里。
可就在他刚准备向山谷幽林外面跑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阵阵嬉笑之声,他猛然转身,可是却看不到人影,柳三郎立马jing惕起来:“你是谁,有本事出来,干嘛做缩头乌龟?”
柳三郎这么一骂,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然后他面前出现几个人来,只见柳风和柳雨他们三人手中擒着林楠,望着柳三郎哈哈大笑起来,而笑完之后:“想救你嫂子,那就来啊,哈哈哈!”
柳三郎不清楚这三人怎么这么厉害,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他觉得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一定有人暗中相助,不然这三个人不可能像妖怪一样来去无踪的,他一边jing惕着,一边望着柳风他们喊道:“放了楠嫂,不然我打到你们满地找牙。”
“有本事你来啊!”
这个时候,林楠浑身已然湿透,她望着柳三郎,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三郎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可以空手打死一只老虎?这三个恶霸怎么像神话中的仙人一样?
不过这些疑惑并没有让林楠失去理智,所以在柳三郎要冲来的时候,她突然喊道:“三郎快走,他们会打死你的。”
可柳三郎没有走,为了林楠,他可以豁出xing命不要。
柳三郎冲了出去,可就在他刚冲向柳风三人跟前的时候,突然一条大蛇腾空向他席卷而来,那蛇来的很是突然,一出现便缠住了柳三郎,柳三郎知道这条蛇是白依依,可是他却挣脱不掉,而且很快,他便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就在那条大蛇用身子缠住柳三郎的时候,蛇头突然张开大嘴,想要一口将柳三郎给吞下去,这样她既可以为自己的丈夫报仇,也可以得到那颗千年灵丹里的灵气。

第7章 村里来了剧组
雨下不停,柳三郎快被那条大蛇缠的透不过气来。
眼看大蛇一口便要将柳三郎给吞下去,就在这个时候,柳三郎突然大喝一声:“龟仙翁救命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这么一喊,一道绿光突然闪现在山谷幽林当中,而且绿光如箭般的向大蛇袭来,大蛇怒吼一声,很快跟那一道绿光纠缠在了一起。
一时间,整个山谷幽林当中,一道白光和一道绿光相互纠缠,厮斗的难舍难分,而这个时候,柳三郎突然一拳向柳风他们打来,他可是来救人的,如今白依依被龟仙翁给缠着,他正好借此机会救人。
柳风见柳三郎攻来,立马掐住了林楠的脖子,要挟说:“你敢过来,你敢过来我就杀死她,杀死你的楠嫂。”
柳三郎顿时停了脚步,不过很快,他便笑了笑:“你敢杀人吗?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们能跟那个妖jing一样吗?他可是妖jing啊!”
被柳三郎这么一说,他们三人有些犹豫,而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柳三郎突然施展分身魅影的功夫,一眨眼间便来到了柳风跟前,一拳向他脸上打去,而另外一只手搂住林楠的腰便来到了安全的地方。
而当柳三郎救下林楠之后,那两道白绿光已然有了分晓,绿光渐盛,白光渐弱,很快,白光见自己不第,纵身逃飞而去,柳风三人见他们的靠山逃了,那里还敢久待,也急匆匆的逃走了。
白依依和柳风他们逃走之后,那道绿光嗖的一下来到了柳三郎跟前,然后龟仙翁便显出了真身,只是他显出真身之后,举起拐杖便打柳三郎,而去边打边骂:“你个小崽子,刚才是不是骂缩头乌龟了?我就是缩头乌龟,怎么着吧!”
柳三郎被龟仙翁这么打着,连连解释:“龟仙翁,误会,误会,我骂道是那个白依依,可不是你啊!”柳三郎这么说着,他怀里的林楠可有些不愿了,她瞪着龟仙翁:“你怎么能这么打我的三郎,你……你太过分了啊!”
龟仙翁定眼一看,脸顿时红了,好像他不习惯跟女人交谈似的,他咳咳了几声:“看……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先绕过这小子,以后他要是再敢侮辱我们龟族,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
柳三郎自然知道龟仙翁这是说笑,所以并未在意,只是他很是奇怪,为何他一喊龟仙翁这龟仙翁就出来了呢?
当他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之后,龟仙翁连连笑了笑:“我就在这里修炼,听到你的喊声便出来查看究竟,谁知你竟然骂我龟族,我就让你吃些苦头啦!”
林楠此时尚有一些情况不明白,所以她连忙插嘴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三郎于是将自己打死了一条蛇,又服用了灵丹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说完之后,林楠虽不怎么相信这世间真有修仙一说,可看刚才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她也只好暂时相信。
向林楠解释完这些之后,龟仙翁对柳三郎说:“好了好了,我还要去修炼,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以后要有事找我,就来山谷幽林。”
柳三郎自然连连应承,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问了一个问题。
“之前有村民来这里打猎,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回去,他们都到那里了,你知道吗?”
龟仙翁没想到柳三郎会问这么一个问题,他微皱眉头,说:“他们都被这里的妖魔给吃掉了,以后没啥事千万不要来这山谷幽林,这里可是危险的很啊!”
一听龟仙翁这话,柳三郎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然后连连拉住林楠的手向外走,生怕再遇到妖jing。
此时雨势不见停,林楠好像是受了惊吓,走了几步之后腿便突然一软,走不动了,柳三郎见此,立马弯腰:“楠嫂,我背你!”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林楠对柳三郎更是依赖,她脸微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楠湿透的身子与柳三郎的后背像接触,就像是肌肤一肌肤相接触一样,柳三郎的大手放在林楠的屁股上,一时有种说不出的舒爽。
林楠几次说要下来自己走,可都被柳三郎给拒绝了,像这么好的吃豆腐机会,怎么能错过嘛。
此次事情算是有惊无险,而自从这才事情之后,柳三郎便很少离开林楠的身边,而且,他练功更是勤奋起来,这样几天过去之后,他已经全部吸收了千年蛇jing灵丹里的灵气,而自从全部吸收灵气之后,柳三郎发现自己天赋大增,无论是学习功课,亦或者是修炼法术,都变的轻松容易起来。
在这几天之中,林楠也并不去打扰柳三郎修炼,而且因为害怕再被那妖jing抓起,她就是连出门也很少了。
不过几天之后,柳三郎说他法术jing进,可以给林楠画一道符,只要有此符在身,一般的妖魔鬼怪根本很难近身,林楠这么听说之后,连忙让柳三郎给画,毕竟在家里憋了这么久,不出去走走真是很难受的。
此时的柳三郎已经将《妙玄经》里的法术全部记在了脑子里,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修炼,这些天他也憋的厉害,于是便陪同林楠一同出去走走。
当他们走到乡间小道是时候,发现很多村民争相向村大队赶去,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今天柳三郎他们闲来无事,便也跟着去凑热闹。
来到村大队之后,只见村大队的院里放着几台大型机器,可是干什么用的却不清楚,而在村长柳大力身旁,站着几个衣着亮丽的城里人,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有钱。
那些人跟柳大力聊了几句之后,柳大力冲村里百姓喊道:“我们村来了贵客啦,他们是梦幻影视剧组的,来我们村里采景,并且拍几场戏,到时候可能需要几个龙套,大家若是有空闲,可以来这里试一试,待遇优厚,比你们种一年地赚的都多。”
柳大力这么一喊,村民立马议论纷纷,说钱是不是真的这么好赚啊,真的假的啊,当龙套都做什么啊,等等的,不过对于这些问题,大家并没有得到解答,而柳大力则陪那些个导演制片人又聊了起来,只是那些导演和制片人好像不怎么甩柳大力,他们让柳大力给准备好住宿的地方之后,便不再见柳大力了。
而那些百姓也是一时热闹,看够之后便各自散去了。
这个时候,林楠望着柳三郎问:“刚才村长说的是真的?真能赚好多钱?”
柳三郎笑了笑:“大明星很赚钱的,龙套嘛就不怎么赚钱了,没我们什么事,去其他地方转转吧!”
剧组的人来了几天,村子里一直都很安静,可是几天之后,柳山村又来了一批人,这批人气场更大,不仅穿的华丽,就是身边还跟着保镖,柳三郎是个读过书的人,他知道哪些是大牌明星,平常人根本就进不了他们的身,傲气的很。
而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最是傲气,她的身边跟着四个保镖,而且有两个经纪人,把她侍候的跟皇后似的,她长的很艳,柳三郎好像在那部电视剧里见过他,不过却想不起来是谁了。
自从这些演员来了之后,村子里就突然变的热闹起来,因为剧组拍的是一群士兵保护公主在山里遇袭的戏,所以需要不少龙套来演士兵,所以剧组的导演就让柳大力来村子里挑身强力壮的人来当龙套。
村民一开始不怎么适应,可当村长柳大力拿钱来这么一诱惑之后,就有不少人争着来当龙套了,柳三郎因为也属于强壮人这一行列,所以也被征召了来。
征召之前,村长跟大家讲好,一天一人五十块钱,而钱则等戏拍完之后给,村长柳大力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得意,就好像他是剧组的制片人似的,五十块钱对村里人来说不是小数目,所以大家欣然应允。
需要大量龙套的戏只有两场,一天一场,需要两天时间,而在这个山村里,时间对大家来说太不值钱了,所以对这件事情很是喜欢。
而直到这个时候,柳三郎才想起那个最傲气的贵妇人是谁了,她是现如今娱乐圈最红的花旦慕容冰,听说古装戏里只要有她,就准能大卖。
当柳三郎得知她就是慕容冰之后,便想去找她签个名,可她身边有四个保镖,他还没有走到跟前就被挡了去,这可把柳三郎给气坏了,他真想将那几个保镖全部打倒,可是他是个有理智的人,最后放弃了这种荒唐的想法。
第一天拍的戏很简单,是一队人马在大道之上追公主的人马,慕容冰演公主,被一群士兵簇拥着逃命,这场戏只需要两个镜头就可以了,一个是追兵人马的一个镜头特写,另外一个便是慕容冰这个公主被自己的手下拥护着逃跑。
这场戏很容易拍,而且没有什么冲突,所以大家演的都很不错,而演完这场戏之后,剩下的戏份就不需要龙套了。
所以大家只好等明天的那一场戏。

第8章 救美啦
柳三郎演的是追杀公主的士兵,从一开始就跟着一名将军在后面跑,没有台词,甚至连脸都不露,所以很简单。
只是有一点不好,那便是大夏天的穿盔甲,闷热的难受。
当柳三郎拍完戏回到家之后,连忙把上衣给脱了,就这样光着膀子凉快,林楠看到之后,连忙跑来问道:“怎么,拍戏太辛苦?”
柳三郎笑了笑:“辛苦倒不辛苦,就是衣服穿的太多。”
林楠脸上露出关心的神sè:“既然如此,那明天那场就别拍了,热出病来就不好了。”
柳三郎一听,连连摇头:“这怎么能行,一天五十快,不少钱了,我已经拍了一场,那一场不拍拿不到钱的,也就再热一天罢了,没事,等我挣了钱,给楠嫂买件新衣服。”
听到柳三郎这么说,林楠不由得脸红起来:“嫂子可不要你给买什么衣服,你留着,等上学了买些补品来吃,都快高三了,可不能把身体累垮了。”
两人这么说着,感觉好不幸福。
第二天天亮之后,柳三郎便和村子里的其他壮丁去开拍第二场戏,这个时候还不是很热,只是穿上盔甲之后,就是天不热也能闷出汗来。
今天拍的戏是追兵追到了公主的人马,并且与公主的人马进行厮杀,并最终擒获公主。
这场戏要发生打斗,所以拍起来不是很容易,导演将大家要做的动作说了一遍之后,便喊了一声ction。
ction喊了之后,追兵中的将军跨身上马,带着一群跑路的士兵便追了上去,追上来之后,双方士兵进行厮杀,而那将军则从马上抱起公主夸坐在了马背之上,戏拍到这里之后,那将军需要骑马飞奔一段路,表示把公主给抢走了。
而这个时候,双方士兵仍旧在厮杀。
那将军将公主慕容冰抱到马上之后,立马向前飞奔,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马突然长嘶一声,然后便把那位将军给抖了下来,接着狂奔不止,慕容冰在马背之上,吓的连连惊叫。
导演和制片人一看,那里还得了,连连喊:“马惊了,快去救人,伤了慕容小姐,你们谁陪得起!”
这么一喊,一群士兵外带那个将军,最后连导演制片人都一起追了上去。
慕容冰在马背上吓坏了,不停的惊叫着。
本来柳三郎正在跟公主的人马进行厮杀,而所谓的厮杀,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时的乱打罢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马惊,于是再顾不得厮打,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本来,他可以转眼间就飞到马背上的,可是为了不让村民怀疑自己,他还是用快步跑,如今他体内有灵丹,又修行了法术,跑的比一匹马还快,所以很快他便超过了其他追赶马匹的人,跑到了前面,他跑到前面之后,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速度,最后突然飞身向马背上扑来。
柳三郎飞身上了马背,立马拉住了马的缰绳,那马前蹄凌空,又是一阵长嘶,这便停了下来,而此时的慕容冰大明星,已经惊吓的倚在了柳三郎的怀里,她的身上有着淡淡的体香,让柳三郎不由得心旷神怡起来。
一时之间,两人都忘记下马了。
最后还是导演和制片人跑来之后,这才扶着慕容冰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