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马,而慕容冰下马之后,立马冲刚才那个将军骂道:“你怎么骑的马?不会骑以后就不要接这样的戏,让别人干好了!”
慕容冰这么骂着,那个演将军的演员是一句话都不敢吭,而导演为了讨好慕容冰,也对那个演员横眉呵斥,并且骂说现在赶紧收拾东西滚蛋,以后都别想再有戏份了。
那个演员见此,突然跪了下来,哭嚷着说自己错了,请导演慕容冰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慕容冰冷哼一声,然后便不再搭理他了。
这个时候,慕容冰望着柳三郎问道:“你跑的挺快的嘛,叫什么名字?”
柳三郎见大明星跟自己讲话,有些受宠若惊,一时间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了,而这个时候,村长柳大力突然从一旁跑来,很是低声下气的说道:“慕容小姐,他叫柳三郎,是个高中生,现如今不正在放暑假嘛,我就让他来跑龙套。”
柳大力这么一插嘴,慕容冰脸sè立马难看起来:“我有问你吗?滚一边去!”
柳大力吃了骂,心中很不高兴,可也不敢得罪这样的大明星,最后还是乖乖的离开了。
而柳大力离开之后,慕容冰把导演叫来,说:“这个小兄弟救了我的命,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导演连连点头:“慕容小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导演说着,从怀里拿出钱包,然后把里面的现金全部拿了出来,并且塞到柳三郎手里,说:“这些你拿着,算是报答你救了我们慕容小姐。”
那是一大叠钱,柳三郎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他拿着那些钱的手有些发抖,而他心里却十分犹豫,他真的很想要这些钱,可当他第一次觉得钱来的这么容易的时候,又有些不敢相信,他突然把钱送到慕容冰跟前:“我……我不要,救你是应该的,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慕容冰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傻的人,不过这个时候,她突然很是感动,毕竟现如今这样的社会,像柳三郎这样的人已经不多见了,更多的人则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她很欣慰,于是笑了笑:“这些钱你拿着,这是你应该得的,难不成你还嫌他少吗?”
柳三郎连连摇头:“不少了,比我家种十年地挣的都多。”
“既然不嫌少,那就拿着,你救了我的命,这些钱根本不算什么,以后有什么困难,来找我就行。”慕容冰说完,看了一眼导演,说:“戏都拍完了,走吧!”
慕容冰这么一说,那导演连连点头,随后命人抬着所用工具就这么走了,独留柳三郎拿着一把钱在风中凌乱,以及那些羡慕不已的村民。
这件事情太出意外了,所用柳三郎拿着那些钱回到家之后,林楠还以为他抢劫了呢。
当柳三郎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林楠这才放下心来,而后,两人把钱数了数,大概有三千多块,这些钱在他们这个山村之中已经算是十分高的了,两人这么数完之后,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最后还是林楠懂的持家,说一千块钱留着,另外一千让柳三郎拿着上学用,毕竟开心之后,还是要交学费吃饭的。
而剩下的一千多块,则算做是家里的活动经费,以后家里需要什么了,就用这些钱。
对于这样的分配,柳三郎自然是没有一点异议的,只是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说:“如今我们家突然多了这么多钱,难免要被人惦记的,我的法术只能阻隔妖魔邪道,可对于村里的百姓却不能阻碍,这该怎么办才好?”
柳三郎这么一说,林楠也连连称是,她一脸愁容望着柳三郎:“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些钱呢,藏起来也不是个办法啊?”
柳三郎这么想了想,突然笑了笑:“好办,但我就怕楠嫂不同意。”
“嫂子有什么不同意的,你说说看。”
柳三郎点点头:“这笔钱来的太容易了,人不总说破钱消灾嘛,既然如此,我们就拿出一些钱来救济村里的贫困人家,这样一来,我们既可以帮助人,又可以让村民觉得我们已经把钱散出去了,家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再惦记了,只是不知楠嫂你可愿这么做?”
柳三郎一说,林楠还真有些犹豫,谁不知道钱好呢,那有人会傻到把钱送人的,可她仔细想了想之后,觉得柳三郎说的也对,于是便又补充了几点:“帮人可以,但只能帮好人,像那些为富不仁,又经常欺压弱小的,绝对不能帮。”
这点柳三郎自然是依的。
于是,这天下午,当大家还在羡慕柳三郎突然得了一大笔钱的时候,柳三郎挨家挨户给村民送去了五十块钱,并且说这些年多亏了大家的照顾,他才能够上高中,如今他得了钱,自然是要来答谢大家的。
五十块钱够一户人家吃两个月的了,大家见柳三郎说的如此诚恳,自然是欣然接受了的。
这么一路送,送到花凤嫂家的时候,柳三郎把两张一百的塞到了花凤嫂手里,并且说:“花凤嫂你一个人要照顾孩子,不容易,这些钱你拿着。”
花凤嫂有些感动,突然扑到了柳三郎的怀里,问:“三郎,你想要花凤嫂吗,自从那天你离开之后,花凤嫂每天晚上都想你?”
柳三郎揉着花凤嫂那柔软的身躯,下面突然就有了反应,可是如今天sè已晚,他不想让人误会,于是过了过手瘾和嘴瘾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花凤嫂家。
这样一番送钱,花去了快一千块钱,两人虽然觉得很是心疼,可也觉得物有所值,毕竟钱财乃身外物嘛。

第9章 秋后算账
自从柳三郎和林楠两人将那些钱送给村民之后,柳山村的村民对他们两人的态度立马改变了。
大家见了柳三郎,再不将他当孩子看待,对林楠也客气许多,之前有在背后说她是寡妇的人,现在都改了口,而且谁敢在背后说林楠是寡妇,那些收到钱的人立马就反驳生气。
只是虽如此,柳风柳雨他们却是不见了踪影的,不过柳山村少了他们三人,反倒安静了不少,而且他们三人在村子里根本没有存在感,少就少了。
只是柳三郎见这三人不见了踪影,感觉很是奇怪,所以便用跟踪术调查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三个人离开了柳山村。
得知他们三人离开了柳山村,柳三郎很是高兴,所以那天晚上,他用得来的钱买了只整鸡,要林楠给**汤喝。
那时天还很热,可两人却感觉很幸福。
村里的剧组已经离开三天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宁静、安详。
柳三郎没事的时候就呆在家里练功,亦或者到地里帮忙帮忙,ri子过的很是悠哉,至于书本上的知识,他看一遍就能够倒背如流,所以看一遍之后,他便再不用复习了。
这天傍晚,晚霞将整个柳山村照的宛若仙境,柳三郎闲来无事,便念动口诀在山谷中飞行,微风拂面,颇给人一种清爽之感。
柳三郎在空中飞了个痛快,随后降身来到那天他打死那条大蛇的地方,他站在那个地方凝望,心想若非那天自己路过这里,自己还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根本不可能知道在这个世间,还有修仙一说,更别说御驾飞行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谢那天与龟仙翁的相遇才是。
就在柳三郎这样思绪乱飞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那里有些不对,可是他虽感觉到了不对,却并未马上搜索,而是仍旧镇定,直到他听到脚步声。
脚步声从自己的身后传来,听其声音,应该不止一个人。
柳三郎转身去望,只见前几天饰演将军的那个演员,带着四五个拿着棍棒的人向自己走了来,看他的样子,很生气。
见那人这个样子,就是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若是以前,柳三郎必定会极其害怕,可如今他却只感觉到好笑。
几个人将柳三郎围了起来,那个饰演将军的演员冷哼了一声,随后望着柳三郎:“小子,你知道你害了哥哥我吗?”
柳三郎假装害怕,连连躬身:“大哥说那里话,小弟何时害了您啊?”
“呸,还说没害,哥哥我通过各种关系,才在这部剧里谋得一个小角sè,你倒好,救了美人得了钱财,我呢,竟然被炒鱿鱼了,我进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迎娶白富美的美好生活,就这样被你给破坏了,你说,是不是你把我给害了?”
柳三郎显得更害怕了,央求说:“大哥这……这不赖我啊,是那匹马受惊了,按理说,你还得感谢我呢!”
“什么,感谢你?”那个演将军的演员很惊讶,而惊讶之中,还带着几分愤怒。
柳三郎连连点头,说:“是啊,大哥你必须感谢我啊,你想啊,如果不是我将慕容冰从马上给救了下来,她必定要受到损伤啊,如果她受了伤,你说大哥你,岂是只被辞退这么简单吗?我可听说那慕容冰背后势力很强大啊,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哥你恐怕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都没有人知道吧。”
柳三郎将事情说的很严重,那个人听完之后,突然骂道:“你……你这说的是狗屁逻辑,方丈现在你哥哥我罗景失业了,当明星的梦想破裂了,今天就必须从你这里得到些回报才行,老子在这里等你好几天了,把导演给你的钱全部拿来,不然老子今天弄死你。”
见罗景只是为了钱,柳三郎无奈的耸耸肩:“没了,钱都送村民了!”
“什么?你nǎinǎi的,那么多钱你竟然送给村民,你是傻子啊?”罗景骂完,还是十分的生气。
这个时候,罗景带来的其中一人对罗景说:“大哥,我们可不能白干啊,不管怎样,你必须给我们钱,这小子兴许是诳你呢,钱就在他身上。”
一听这人的话,罗景立马点头:“兄弟说的对,给我先教训他,教训完之后再拿钱,他nǎinǎi的,老子的明星梦啊!”
罗景这么说完,那些拿着棍棒的人立马向柳三郎身上招呼,看他们的样子,在这里等了几天,憋了一肚子气,正想找个人撒呢。
他们拿着棍棒打来,柳三郎却也不躲,而且也不再求饶,只淡淡一笑,暗中提气,任凭那些棍棒打在身上,那些人本来想着他们这一打下去,柳三郎必然求饶,到那个时候,他们有了面子,兴许还放过他,可如今见柳三郎不求饶,他们更是生气,这棍棒就实实在在的挨到了身上。
本来,他们以为棍棒打在身上之后,柳三郎必然是要高声呼喊的,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棍棒打在柳三郎身上,就跟打在石头上似的,震的手发麻,而且听得咔啪一声后,棍棒竟然给打断了。
棍棒一断,罗景顿时怒道:“他nǎinǎi的,我就不信你是铁打的。”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来,拿着比试便向柳三郎冲来。
对于棍棒,柳三郎还可勉强应付,可兵刃,虽不能伤他,却会让他感觉到疼痛,毕竟他还没有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也就是说,修仙的第一阶段,破体,他还没有完全掌握,破体共风三重,他现在才不过练到第一重,顶多能够不畏惧兵刃。
所以,当罗景拿着匕首冲来的时候,为了不至于身体疼痛,柳三郎突然出手抓住了匕首,并且轻轻一夹,把罗景手中的匕首给夹成了两半。
匕首断落,罗景以及那些个帮手顿时吓了一跳,害怕的连连后退,而这个时候,柳三郎突然飞身上前,一人给了他们一脚,把他们踢的四脚朝天,只敢跪在地上求饶,再不敢说一个不字。
教训了这几个人之后,罗景把称呼都改了,直向柳三郎喊三哥,柳三郎挺喜欢这个名字,于是对他们说:“这次就先饶了你们,以后别再做这种事情了,不然让我遇见一次,就打你们一次,滚吧!”
罗景等人跪在地上,听到柳三郎的滚字之后并没有滚,柳三郎见此,问道:“怎么,还想被打吗?”
罗景跪在地上,连忙说:“三哥说那里话,您这么厉害,我们那里还敢打,我们不走,就是想跟三哥交个朋友,有三哥这样的朋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们不是?”
这话很想是帮派之间才说的,柳三郎不想加入任何帮派,于是说道:“交朋友可以,不过我是个学生,从来不做那些**上的事情,你们赶紧走吧,不然我踢飞你们!”
“三哥肯交我们这些朋友就行,我们马上走,马上走!”罗景说着,带着那些人离开了柳山村。
看到罗景等人离开之后,柳三郎这才飞身赶回村子里。
回到村口的时候,他改为步行,来到家的时候,突然听到庭院之中有人讲话,他一时有些好奇,因为自从他大哥一去不回之后,这个家里便很少有人来了,特别是这个时辰。
推门进入之后,发现来人竟然是村长柳大力,一看来人是柳大力,柳三郎立马生出一股厌恶之感来,因为他知道柳大力跟花凤嫂的事情,所以他觉得柳大力来自己的家里,必定不是干什么好事,说不定他就是想用钱来收买自己的楠嫂呢。
不过虽是厌恶,柳三郎也并未表现出来,只笑着问:“这么晚了,村长您老人家来这里做什么?”
村长一听柳三郎这话不怀好意,连忙笑了笑:“看你说的,村长我有那么老吗,才不过四十多岁嘛!”
这个时候,林楠连忙笑着说:“三郎,村长来啊,是有事要你办。”
这话柳三郎很不爱听,什么叫有事要自己办,自己若是不想办呢?必须得请,不请不干。
柳三郎微微皱眉,随后笑着问:“村长到底找我啥事啊?”
“三郎啊,是这样的,你不是在城里上高中嘛,现在是暑假,村里有几户人家想找你给他们的孩子补课,现在城里不都流行不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嘛,他们就是这个意思,你给教教?”
帮村里的人教小孩知识,这是好事,柳三郎断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他很看不惯柳大力说话的语气,所以在柳大力说完那些话之后,他微微扬起头,问:“几个小孩啊?”
“不多,就一二十个吧,你也知道,我们村计划生育不是很好,有几户人家生了好几个孩子,而且还是一年生一个,你给将就一下,教教他们。”
柳三郎一听有一二十个孩子,头顿时一大,道:“就我一个人教吗?”
“不不,还有一个,你记得柳婷婷吧,还有她!”
“柳婷婷?”柳三郎一惊,他自然是记得柳婷婷的,上小学的时候两人可是同桌,那柳婷婷从小就长的好看,是自己的梦中情人呢。

第10章 美人如歌
合同已寄出,请大家放心收藏!
柳大力见柳三郎还记得柳婷婷,便连忙笑着说:“没错没错,就是柳婷婷。”
“她不是已经结婚嫁到别的村子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柳三郎很是不解。
柳大力叹息一声,又摇摇头:“这件事情啊,说来话长,那柳婷婷的丈夫张大友与柳婷婷十分的恩爱,奈何柳婷婷嫁过去两年,肚子里没有反应,张大友的母亲姚娟就以此为由,要张大友跟柳婷婷离婚,那张大友生来就是个乖孩子,极其听他母亲的话,姚娟让他与柳婷婷离婚,他吭都不敢吭一声,柳婷婷见自己丈夫如此无能,一气之下就回了娘家。”
柳大力说着,又不住的叹息了一声,随后继续说:“柳婷婷的大哥如今已经结了婚,她就是回家,也不是很招人待见,最后无奈,便想着教村里的小孩读书识字,她也可暂时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她现在可是非常无助的,我们可不能不帮啊。”
柳三郎听柳大力这样说,心中不由得感觉十分奇怪,这柳大力何时喜欢做起好事来了,他可是无利不往的人啊,会因为柳婷婷可怜,便帮她吗?
听完柳大力的这些话之后,柳三郎连连笑道:“既然村长都这样说了,我要是拒绝就显得太无情了不是,你放心好了,这个忙我一定帮,只是不知这教课什么时候开始?”
“因为是暑假嘛,所以只傍晚时分上两节课,你们两人一人教一节,因为都是义务帮忙,所以没有工钱的,不过饭菜是管够的,……”柳大力还想再说些什么,柳三郎连忙笑道:“这个无妨,孩子是我们柳山村的未来嘛。”
柳大力走后,柳三郎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想不明白,像柳婷婷那样的美女,那个张大友怎么就傻着要跟她离婚呢?
要是换着自己,就是别人给个金山银山,那也是不能离的啊,不仅不能离,还必须用尽自己的一切来保护她才行。
细想想,自己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柳婷婷了,明天就要再见到自己的同桌自己的梦中情人,柳三郎不由得笑开了花。
次ri,天气闷热异常,可是却密云不雨。
柳三郎感觉时间过的真是缓慢,慢的让人想要发狂。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柳三郎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学校。
村里的小学很破旧,只不过是几间瓦房堆砌而成的,下雨天漏水,而盛夏则几乎不遮阳光,柳三郎来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并无一个学生,只一一头秀发,身材婀娜的女子坐在讲台上看书,她的样子很雅韵,在这样的夏天就像是一股清泉,让人浑身都是舒畅的。
柳三郎漫步走了进去,只顾看那女子靓丽的背影,以及秀美的发,以至于都忘记打招呼了,直到那女子听到脚步声扭转了头,柳三郎才有些傻乎乎的喊了声你好。
那女子很美,是一种风韵的美,可能是结了婚的关系吧,她的身上更多的是韵味,她看到了柳三郎,浅浅一笑,叫了声老同桌。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柳三郎站在教室里望着她,思绪突然就飞到了小学两人同桌的时候,那是个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时候,两人在一起也并未多想,只觉得她好看,便狠狠的喜欢她,有人欺负了她,自己就站出来出头,哪怕明知不敌,也要去为她遮风挡雨。
思绪纷飞,有些往事早已不再记得,可却仍旧能够感觉到一股子温暖。
就在柳三郎这样想着的时候,柳婷婷突然嬉笑道:“喂,你想什么呢?”
柳三郎会过神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的眼神猛的与柳婷婷的眼神接触,便感觉到一股震撼,几年没见,她已成了人妇,命运真是会作弄人啊!
不知为何,面对柳婷婷,柳三郎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所以对于柳婷婷的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连忙笑了笑,将话题引到了课题上。
柳三郎正在上高中,自然是比柳婷婷知识丰富的,两人一番议论,便决定了如何教,怎么教,而两人做好了分工,村里的孩子也就陆陆续续的来了。
这天是美好的,虽然柳三郎知道,他跟柳婷婷不会有什么可能,但能跟柳婷婷再次见面,并且一同教书,他还是很幸福的。
在面对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他突然间没有了雄心壮志,他本想着要到大城市出人头地的,可见了柳婷婷,他觉得只要能跟她在一起,无论在哪里,无论吃什么都是幸福的。
在离开学校回家的途中,柳三郎突然想到了一个词:美人如歌!
而且是那种能够唱到人心里的歌。
从这天开始,柳三郎除了修炼法术外,最最期待的便是每天的下午,跟柳婷婷一起教书,他的这个样子,让林楠看了心里颇不是滋味,自己比那柳婷婷差了些吗?
其实,林楠跟柳婷婷一点都不差,只是面对多年的藏在心底的爱人,柳三郎更加的喜欢柳婷婷罢了,而柳三郎跟林楠之间,已经多了一道亲情。
亲情是要细水长流的,而爱情,就算是暗恋,是要猛烈一些才够味的。
这样几天之后,柳三郎变的比以往更加的快乐了,每天都能够见到柳婷婷,下了课还可在一起说说笑笑,生活真是惬意。
可直到有一天,柳三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这般美好。
那天已经下课,孩子们都已经回了家,柳三郎走到半途,突然想起把一本书落在了教室里,因为担心明天被孩子们给撕扯坏,他便折了回去。
可当他来到学校的时候,却发现教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是一个十分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柳三郎极其小心的来到窗户处向里张望,只见村长柳大力正在跟柳婷婷说话,而他说着话,却不时的用手触碰柳婷婷,柳三郎看到这些之后,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柳大力在占柳婷婷的便宜。
“他nǎinǎi的柳大力!”柳三郎暗骂了一句,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肯无偿的帮助柳婷婷了,原来是为了能够多跟柳婷婷接触,甚至是跟她做那种事情啊。
正当柳三郎暗骂的时候,柳大力突然一手将柳婷婷拉到了怀里,柳婷婷不停的挣扎,并且喊道:“村长,你……你放开我,我是结了婚的女人,你不能这样,村长……”
柳婷婷求饶的声音很动听,也很诱人,这更加的激起了柳大力的yu望,他一只手拉着柳婷婷,另外一只手在柳婷婷身上摸来摸去,并且邪笑道:“你就从了我又能怎样?你那个张大友是个懦夫,他老妈说要你们离婚,你们就得离婚,你跟他离婚,我娶你啊,家里那个婆娘,我早不想要了,来嘛!”
柳大力越说越是下流,可柳婷婷却一直不肯从,并且不停的挣扎,可奈何她没有柳大力力气大,最终还是被柳大力给搂到了身上,并且准备扒去柳婷婷的衣服。
在这样的盛夏时节,大家穿的都比较少,柳婷婷那高耸的ni子在柳大力的拉扯下忽闪忽闪晃动着,看着真是诱人极了,柳三郎在外面看着,真恨不能将柳婷婷压在身下。
而这个时候,柳三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最该想的不是将柳婷婷压在下面,而是如何解救柳婷婷,若是直接冲进去,就是十个柳大力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可这样做的话,难免得知村长,他和林楠在村子里的时间还长,暂时不宜得罪柳大力。
这样一番思量之后,柳三郎突然心生一计,他隔着窗户,暗暗念动咒语,突然间将手向柳大力的背后一指,柳大力正在抚摸柳婷婷柔软的身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后背一阵灼热的疼痛,然后便问道了烧焦的味道,他立马松口柳婷婷去扑后面的火,可是他够不着,于是连忙喊柳婷婷:“扑……扑灭,快……”
可在柳大力松开柳婷婷的时候,柳婷婷就已经跑了出去,她刚跑出去,柳三郎立马冲上去拉住她的手跑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那个地方他们很小的时候经常来玩,如今却物是人非。
两人相互并排坐着,柳婷婷略带羞涩,望着柳三郎:“你都看到了?”
柳三郎点点头:“那个柳大力真不是东西,烧他后背都是便宜他了,我让他几天晚上都不敢躺下。”
听柳三郎说出这么解气的话,柳婷婷突然笑出了声,她刚才的不愉快也就一扫而光了。
柳三郎望着嗤笑的柳婷婷,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像个仙女。
而这个时候,柳婷婷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连忙问道:“你怎么把柳大力的后背弄着火的,难道你是巫师?”
柳三郎暂时不想让柳婷婷知道自己在修炼法术的事情,所以他摸着头笑了笑:“是啊,我就是巫师,能算命里姻缘的。”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还算命里姻缘呢!”
两人这番嬉笑着,远处的夕阳正红,像一个美人的脸。

第11章 张大友找来了
自从柳大力的后背无缘无故着火之后,他便再不敢去学校sāo扰柳婷婷了,而且一连几天都不敢出门,如果有人偶尔路过村长的家,甚至能够听到赵小娥的谩骂声,因为这几天柳大力只能趴着,还不敢动,让赵小娥十分难忍。
柳三郎见柳大力吃了苦头,又不敢来招惹柳婷婷,便也放心了许多。
每天两人一同上课下课,就像小时候一样,过的十分惬意,而在跟柳婷婷在一起的时候,柳三郎从来没有过邪念,每天所想,不过是让柳婷婷开心,快乐。
有时柳三郎会想,时间的每一个男人,都会有一个这样的女子吧,就算不能拥有,也要让她开心快乐。
可是很快,便发生了一件让柳三郎十分生气的事情。
那天柳婷婷正在给同学上课,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突然冲了进来,拉住柳婷婷便向外拽,不仅拽,嘴里还谩骂:“你这个sāo蹄子,不在家好好给我生孩子,来这里教哪门子书,你才不过初中毕业而已,给我回家。”
这个男子骂的很难听,柳婷婷却也不敢执拗,只不停的流泪,虽有些挣扎,可也不敢太过用力,所以很快,她便被那个男子给拖到了教室外面。
一群孩子见老实被人欺负,顿时上前相助,有几个聪明的,则急忙去叫柳三郎。
那个时候,柳三郎在另外一间屋子里休息,以便待会给孩子们上课,当他听说有人欺负柳婷婷的时候,放下课本便飞奔着跑了来。
此时那男子骂的仍旧难听,柳三郎跑过去之后,突然出手拿捏住了那个男子的手臂,怒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欺负一个女人?”
那男子的手臂被柳三郎拿捏住,虽不能动弹,却也不肯求饶,他仰着头望着柳三郎,骂道:“好啊,好啊,怪不得这个sāo蹄子不回家,原来是在这里有了个相好,看看你们做的好事,丢不丢人,贱骨头。”
见这男子连柳三郎也一起骂了,柳婷婷突然上前给了那男子一个耳光,而后很是气愤的说道:“张大友,你是不是男人,你那么听你妈的话要跟我离婚,现在又来找我做什么,我来这里教书,跟三郎清白的很,这些同学都可以作证。”
一听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张大友,柳三郎大吃一惊,可却仍旧没有松手,而这个时候,张大友用另外一只手捂着脸,骂道:“好啊,好啊,你个sāo娘们,我们还没有离婚呢你就开始护自己的相好了,大家快来看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了其他男人打自己的丈夫啦,你们说还有没有王法啦。”
张大友这么骂着喊着,一边想要挣脱柳三郎的束缚,可是柳三郎的力道岂是他能够挣脱的,而且在他骂出那些话之后,柳三郎已经气愤异常,所以突然加重了手劲,只捏的张大友嗷嗷直叫,最后痛的跪地求饶不止。
见张大友这么痛苦,柳婷婷也有些心有不忍,于是也连忙向柳三郎求饶,柳三郎望了一眼柳婷婷,说道:“他这么对你,你还对他那么好?”
柳婷婷流着眼泪:“三郎,他虽不好,可毕竟是我丈夫,你就饶他这一次吧!”
柳三郎不忍见柳婷婷流泪,于是松开了手,然后望着张大友问道:“你来找婷婷做什么?”
“我……我……”张大友似乎是被打怕了,一连说了几个我也没有下文。
“我什么我,有什么话快点说。”柳三郎有些不耐烦。
“我是来求婷婷回去的。”
一听张大友是来求自己回去的,柳婷婷心中顿时一喜,可虽如此,她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并且假装生气的样子问他:“你求我回去,你母亲同意吗?”
“她……她……”
“她什么她,她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她不同意,不过你放心,只要我们拖着,她就没法。”
听张大力这么说,柳婷婷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突然烟消云散了,她望着张大友冷哼一声:“你现在说的好听,见了你母亲,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你回去吧,告诉你妈,明天我们就离婚,我再也不跟你这个窝囊废过了。”
柳婷婷将这话说出来之后,张大友连连求饶,可是柳婷婷就是不改心意,张大友见柳婷婷如此,突然指着柳三郎问道:“是不是因为他,是不是因为你想跟他在一起过,所以才要跟我离婚?”
见张大友说出这样的话,柳婷婷对张大友彻底死心了,她指着张大友骂道:“你个不要脸的,是我要跟你离婚吗?是你妈要你跟我离婚,现在你倒把三郎扯进来了,你是不是男人,赶紧滚,明天就离婚。”
“我不滚,我就不滚,不把你拉回家,我就不滚。”张大友见劝不动柳婷婷,便突然耍起无赖来。
柳婷婷气的眼泪直流,哭着冲进了教室,张大友想跑过去追,可这个时候,柳三郎突然拦住了他,一面冷酷的说道:“识相的话赶紧滚,不然我让你爬着回去。”
刚才张大友可是见识了柳三郎厉害的,所以听到柳三郎这句话之后,他立马后退了一步,然后嘴硬骂了一句,可最后还是急匆匆的离开了。
望着张大友逃走的背影,柳三郎忍不住叹息一声,像张大友这样的男人,无论是谁跟着他也不会开心幸福的,柳婷婷当初怎么就会看上他了呢?
课是不能上了,遣散那些学生之后,柳三郎劝慰了柳婷婷好久,才终于让她止住哭泣。
看着伤心yu绝的柳婷婷,柳三郎的心突然好痛,他真恨不能让自己来替柳婷婷承担这些痛苦。
直到柳婷婷睡着之后,柳三郎才离开学校,而离开学校之后,柳三郎并没有回家,因为他觉得那个张大友绝不会善罢甘休,他必须暗中保护好柳婷婷才行。
这样想过之后,柳三郎立马御驾飞行,转瞬间便来到了张大友的家。
那是一个比较破败的家,柳三郎看到这个家之后,更加的为柳婷婷感觉不值,柳婷婷嫁到这样的家里,没有说三道四嫌七嫌八的就很不错了,可张大友的母亲姚娟竟然还如此欺负柳婷婷,真是可恶至极。
柳三郎冷哼一声之后,便悄然隐藏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屋内突然传来阵阵咒骂之声,那是一个女人的咒骂之声。
“柳婷婷那个小贱人,刚离开家几天啊,就勾搭上了另外一个男人,儿子,我之前跟你怎么说的,像她那样的女人,就不能要,跟她离婚,明天就离婚。”
“离婚……离婚”张大友这样气愤的说了两句离婚之后,突然痛苦的哭了起来,他这么一哭,可把姚娟给吓坏了,连连跑来问道:“儿子,咋回事啊,怎么突然就哭上了?”
“妈,一定要跟婷婷离婚,可是我不甘心啊,凭什么他们就能这么欺负我,我一定要报仇。”
“好儿子,你放心,这仇妈替你报,你说吧,怎么报?”
一听到姚娟要替自己报仇,张大友顿时停止了哭泣,而后压低声音说:“那个柳三郎很厉害,我打不过他,我想着我们晚上偷偷到学校,把婷婷给打一顿,出气之后,明天就跟她离婚。”
这对母子在屋内说的话,柳三郎在外面听的一清二楚,而听到这些话之后,柳三郎顿时气愤不已,他没有想到这个张大友竟然这么不是男人,在外面受了委屈,便想着找柳婷婷出气,柳三郎心中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想到了这点,不然今天晚上柳婷婷岂不是要被打。
必须想个办法教训一下这对可恶的母子才行。
柳三郎摸了摸下巴,随后微微一笑,念动咒语,突然向张大友家的房子一指,那房子立马便着起火来,而且火势很旺,很快便把整个房子给包围了起来。
火势一起,张大友和她母亲立马从屋内冲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提水救火,而附近百姓看到这里的火势之后,也都连忙跑来救火。
只是待火扑灭之后,张大友的整个家都被烧成了灰烬,可是就算被烧成了灰烬,张大友和姚娟两人却也不敢谩骂,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家之所以会突然着火,是因为他们商量的毒计触动了老天爷,老天爷让他们遭受这场灾难。
而他们之所以会这样认为,是因为在他们冲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任何可疑的人,所以他们认为是天神发怒了,要惩罚他们。
邻居散尽之后,他们两人在地上跪着求饶了许久。
而天亮之后,张大友立马去柳山村找到柳婷婷,将离婚手续给办了。
办完离婚手续的这天傍晚,柳婷婷一脸悲伤的来找柳三郎,说要借五百块钱到城里打工,如今她没有了婆家,娘家又不欢迎,只有进城打工了。
看着柳婷婷那楚楚可怜的摸样,柳三郎二话不说将五百块钱拿了出来,对于他而已,再多的钱财,都不及柳婷婷的一个笑容,一个开心的笑容。
为了柳婷婷,花再多的钱他也在所不惜。

第12章 摸黑
自从柳婷婷进城之后,柳三郎对于生活也就没有了什么奔头,他觉得一天不见柳婷婷,心里就非常堵得慌。
林楠好像也是发现了这点的,所以为了能够让柳三郎开心,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