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便时常找柳三郎聊天。
这么热的天,林楠每次坐在柳三郎身边的时候,身上的两个大馒头都会不停的上下晃动,让柳三郎看的立马就起了反应,可是起了反应,他也不能怎么样,只得忍者。
这天黄昏之后,林楠又来找柳三郎聊天,而聊着聊着,就料到了女人身上。
柳三郎发现,男人与男人之间,最后的话题会聊到女人身上,就是男人跟女人之间,最后也还是会聊到女人身上的。
林楠一双明眸媚眼望着柳三郎,问他:“你是不是喜欢上柳婷婷了?”
被自己的嫂子问及这个问题,柳三郎一时有些不大适应,连忙摸了摸脑袋,笑了笑:“那有,我们俩从小同桌,玩的比较好而已。”
“真的只是这个原因吗?”林楠拉起自己的衬衫扇风,望着柳三郎笑了笑。
当林楠将自己胸前的衣衫拉着来回扇动的时候,更加给人一种难以言明的诱惑,柳三郎下面涨的厉害,连忙掩饰着笑了笑:“当然只有这个原因啦。”
柳三郎刚回答完,林楠突然问了一句让柳三郎毫无准备的话。
“你跟柳婷婷在一起那么久,又帮她那么多,她有没有让你看她的身子?”
一听到这话,柳三郎的脸顿时红了起来:“这……这当然没有啦,我们是朋友嘛,怎么能做那种事情。”
“那嫂子让你看我的身体,你看不看?”
“嫂……嫂子……”突然听到林楠说出这样的话,柳三郎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在他的心里,自然是十分想看林楠身体的,可是这种话,他又如何说得出口呢。
这样一结巴,林楠突然嬉笑起来:“看把你紧张的,你说吧,想不想看嫂子的身体,嫂子给你看!”林楠说着,突然掀开了自己的衬衫,而衬衫掀开之后,林楠雪白的肌肤立马呈现出来,在这样的夏天看来,就向是削去了皮的大白梨。
今天林楠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觉得柳三郎因为柳婷婷的事情不开心,她觉得如果自己的身体能够带代替柳婷婷在柳三郎心目中的位子的话,柳三郎一定会慢慢开心起来的。
为了能够让柳三郎开心,她也是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的。
衬衫在林楠的身上半开半露,给人一种难以言明的诱惑,胸前的两个大白兔,似乎要冲破衣服,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摸一把。
林楠一边褪去衣衫,一边拉起柳三郎的手按在自己的大白兔上,笑着说:“软吗?”
柳三郎眼睛瞪的很大,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以前虽然对林楠有过幻想,可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成为了现实,他连连点头:“软,好软,好舒服。”
林楠把衣衫褪尽,整个上身便只剩下了一个白sè的胸zho,柳三郎的手就按在胸zho上,并且不停的揉捏着,其实柳三郎不想揉捏的,可是手按到上面之后,便不由自主的想要动一动,揉一揉。
这样揉着,柳三郎的下面涨的更厉害了,他恨不能把胸罩除去,然后趴上舔,狠狠的xi允,他对自己很自信,就算不用去学,他也能够xi允的很好,因为这是人类的本能。
这样揉捏着,林楠似乎很舒服,并且轻轻的哼着,她一边哼,一边说:“三郎,把这个解开,嫂子给你吸。”
一听这句话,柳三郎想一条饿狼般突然冲了抱住了林楠的身子,并且熟练的把胸zho给解开了,胸zho解开之后,已经十分挺立的大白兔跳跃着,好像在等着入口。
柳三郎再也忍不住,趴上去便xi允开来,大白兔的味道很香,很甜,柳三郎吸着,吸着,便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衣服给除了去,他搂住林楠的身体,把她压在下面,恨不能马上进入她的身体里面。
可当柳三郎要去解开林楠衣裤的时候,林楠突然伸手制止了他,想来像林楠这样的女人,还是不能够接受男人侵犯自己最后的底线。
柳三郎的下面涨的难受,可是他却也不想林楠为难,于是便继续玩弄那两个大白兔。
两人这样玩了很久之后,林楠便穿上衣服离开了,可林楠一离开,柳三郎立马觉得自己浑身都是难受的,特别是下面,涨的给他一种想要爆炸的感觉。
夜已微深,整个柳山村都安静了下来,林楠房间里的灯也已经熄灭,柳三郎悄悄跑出来,随后施展功法,瞬间来到了花凤嫂的家,他轻轻的敲着门,里面立马传来一个声音:“谁?”
“花凤嫂,是我!”
门吱呀一声开了,月光照shè下,花凤嫂的脸更显妩媚,两人这么一见面,柳三郎立马冲上去抱住了花凤嫂,然后便不顾一切的亲了开来。
花凤嫂下面只穿了一条短裤,上面是一薄薄的衣衫,没有胸罩,柳三郎搂上她之后,便攻上了那两只大白兔,嘴也立马堵住了花凤嫂的嘴,两人就这么亲吻着,抚摸着,一句话也不多说。
柳三郎的下面顶着花凤嫂的下面,而柳三郎去亲吻花凤嫂的时候,突然将花凤嫂的短裤给扒了下来,而这个时候,花凤嫂也已然扒下了柳三郎的裤头,两人就这么站着进入了彼此的身体。
夜sè之下,一男一女就在中堂之内站着厮杀起来,这样厮杀一番之后,柳三郎让花凤嫂背对自己,花凤嫂是此中老手,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只见她来到中堂的桌子旁,微微弯腰,把pi股给撅了起来,柳三郎从后面进入之后,便又开始了一番厮杀。
柳三郎自从开始修炼之后,在那方面很是强悍,花凤嫂丢了好几次他才感觉有要丢的意思,他不停的冲刺,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里屋传来:“妈,什么声音?”
那是一个小孩的声音,还没有脱去稚气,可这一个声音,让两人顿时一惊,只是柳三郎快要爆发,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小孩而坏了大事,所以他仍旧不停冲刺。
柳三郎虽不停冲刺,可花凤嫂却不能不理自己的儿子,而且她很害怕自己的儿子突然跑来看到这样的场景,所以她连忙喊道:“没……没什么,一……一只老鼠,你……你睡吧,这里交给妈妈。”
此时花凤嫂的声音断断续续,可听来却极其诱人,柳三郎在后面不停的冲着,而这个时候,他突然加快了速度:“花凤嫂,我要来了,要来了!”
花凤嫂也要来了,柳三郎突然趴上去楼主花凤嫂,下面的频率却更大,很快,两人便达到了极乐的巅峰。
两人相互拥抱着,花凤嫂一脸的满足,她没有想到,自己跟柳三郎的第一次,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而这第一次,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满足,这满足是她以前的男人所不能给她的,那是充实,是持久。
这一夜,两人颠鸾倒凤,几番厮杀,花凤嫂的儿子在里屋不知睡着没有,可是柳三郎却不管不管,他觉得很刺激,他喜欢这样。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两人才停止,柳三郎已然筋疲力尽,他见外面已显鱼肚白,为了防止被人看见,便连忙穿上衣服,利用飞行之法瞬间回到了家。
林楠还没有醒,屋内传来微弱的气息,柳三郎透过窗户向里张望,只见林楠没有穿衣服的躺在床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下面,不自觉的挠着,而床上则有一片液体。
柳三郎看到这一切之后,顿时明白过来,想来昨天林楠跟自己分开之后,也是yu火难压,便自己动起手来了吧。
至此之后,柳三郎便于林楠过着暧昧的生活,跟花凤嫂则夜夜笙歌。
转眼间,夏便要尽了,柳三郎要开学了,而在这最后几天,他与花凤嫂两人更是疯狂,有时大白天在屋里里就干了起来。
两人食髓知味,自然是想着柳三郎上学之后,便再不能这般快活了。
这天柳三郎躺在床上望外面景致,一片落叶在空中飘零,最后悠悠落下,看着外面景sè,柳三郎忍不住叹息一声:“秋天真的来了,明天便要返校了。”
正当柳三郎悲秋之时,他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林楠拿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边走边说:“秋天冷,这些衣服都是你哥以前穿过的,虽然破旧了一些,但是能御寒,你给带上。”
柳三郎笑着接过那些衣服,顺势将林楠搂紧了怀里,亲吻了一口,说:“我上学以后,就不能天天见到楠嫂了,我会很想念你的。”
林楠打了一下柳三郎的手背,笑了笑:“去,你是真想念嫂子啊,还是想念嫂子的大馒头啊!”
柳三郎双手在林楠的两个大馒头上不停的揉着:“都想,想嫂子的好,也想嫂子的大馒头。”
“好了好了,今天晚上嫂子让你吃个够还不行吗!”

第13章 庆哥来了
次ri天晴,风吹来已经有了一股凉意。
柳三郎收拾好行囊书籍之后,便离开了柳山村,这个让他得到修仙之体,又让他初次尝到欢愉的地方。
如今的他已然能够瞬息千里,根本不再需要坐什么公交车,他来到一处僻静之地后,施展出御空飞行之术,转眼便到了学校。
县城一共有三所高中,柳三郎学习一向刻苦,所以上的是柳镇一高,他来到学校的时候,里面已经来来往往有不少人了,他来到寝室将东西放下之后,刚准备出去转转,便碰上了他最好的哥们王东子,王东子长的有些清瘦,个子跟柳三郎差不多,一米七左右,他手里拎着包,见了柳三郎之后,嬉笑道:“哟,三哥,来的挺早啊!”
其实王东子比柳三郎还要大一岁,可他就是喜欢喊柳三郎三哥,这倒并不是因为柳三郎有什么地方值得王东子佩服,而是因为他们两人关系十分要好,所以不论年纪,都以哥相称。
“东哥来的也不晚啊!”柳三郎也嬉笑着回应。
王东子闪进寝室,将自己的包扔到床上,突然搂住柳三郎笑道:“走,趁现在还不是很热,哥领你去看美女去!”
在来的途中,柳三郎早已经发现,今天开心,有不少女生都是穿着衬衫短裙来的,他刚才准备出去转转,也是想去看美女,如今王东子说了出来,他也不怯,笑了笑:“走,看美女哥比你有经验多了。”
在好朋友面前,虚伪都是不必要的,柳三郎觉得在王东子跟前,他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话,无论他说了什么话,都不会遭到王东子的嘲笑。
柳镇一高一共有三所教学楼,每栋楼五层,从左到右,依次是高一高二高三年级的教室,在放假之前,他们便已经把各自的桌椅搬到了新的教室,也就是最右边的教室三年级八班,在三楼靠近楼梯的那一个。
两人在校园闲逛,偶能看到一些女生相携从他们身边走过,没次有女生走过,王东子便对她们侃侃而谈,说那个屁股最圆,那个胸最大等等的,有时说的声太大,引来一群女生的鄙视。
因为今天才只是报道,明天才正式上课,所以两人并不是很着急,这样走过一路之后,最终进了教室,教室之中并没有几个人,不少同学都在复习功课,只一男一女坐在一起聊天,那一男一女柳三郎都认得。
男的叫赵大宝,女的叫孙洁,那赵大宝家就住在县城,父亲是公安局的局长,很有势力,因此赵大宝在学校里很有势力,领了一帮小弟,平常看谁不顺眼就欺负谁,大家威慑他老爸的权力,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孙洁是班里的班花,家也在县城,是赵大宝第七个女朋友。
不过孙洁并不在乎,因为对她来说,只要能够威风,哪怕是赵大宝的第十七任女朋友,她也愿意。
王东子平时最看不惯这样的男女,所以进得教室之后,王东子嘴一撇,轻声说了句狗男女拜金女。
若是平常比较热闹的教室,王东子说出这句话倒没什么,比较别人听不到嘛,可如今整个教室就他们几个人,而且安静的很,所以王东子的那句话就像是风一般的吹进了赵大宝的耳朵里。
而当那句话吹进赵大宝耳朵里之后,本来安静的教室突然响起一声大喝:“**说谁呢?”
赵大宝这么一喊,王东子顿时害怕起来,而且他还很后悔,刚才怎么那么嘴贱没有把门呢。
“没……没说你,你们……你们继续!”王东子说着,便要拉柳三郎到自己的桌位坐下。
可赵大宝岂肯罢休,他一脚将前面的桌子踢翻弄了条路,踩在桌子上便奔到了王东子跟前,而且来的之后,举拳便要向王东子打去。
他很自信,自信王东子不仅不敢躲,还不敢还手。
因为他只要一躲亦或者还手,他会遭受更大的罪。
赵大宝想的没错,王东子的确不敢躲,也不敢还手,可是他没有料到柳三郎敢出手。
就在赵大宝一拳巨高临下打来的时候,柳三郎很轻易的便抓住了赵大宝的手腕,而他抓住赵大宝的手腕之后,无论赵大宝如何挣扎,都挣脱不了。
赵大宝见柳三郎敢抓自己,顿时怒了,边抽手边骂:“哟,柳三郎,你胆子肥了啊,敢管老子的闲事,活的不耐烦了吧,你快给老子松开,不然老子连你一块打。”
王东子确实有些害怕,他在柳三郎耳边小声说道:“三哥,让他把我打一顿吧,不然他把自己的小弟叫来,就不只是一顿的事情了,我……我还不想被打残废上不成学呢!”
见王东子这么懦弱,柳三郎眉头微微一皱,若是以前,他恐怕也是这样的想法,可如今他有一身本领,岂能还任由别人欺负?
“不行,你先骂人是你不对,可却不至于动手,你给他道歉,他若还动手,我饶不了他。”
王东子望着柳三郎,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哥们跟以前不大一样,可虽不一样,却给人一种十分安全的感觉,而且让人十分的信任。
所以听了柳三郎那句话之后,他连忙后退一步,给赵大宝道了歉,然后便躲在了柳三郎后面,柳三郎见王东子已然道歉,于是望着赵大宝说道:“我哥们已经给你道歉,你是否原谅他?”
赵大宝还不知道柳三郎的厉害,他平时骄横惯了,王东子一个道歉就想让他原谅,那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呸了一声,骂道:“原谅他,原谅个球,老子今天非教训他一顿不可。”
赵大宝说着,孙洁从后面走了来,她跨咋猫步,边走边悠闲的说着:“大宝哥,绝不能饶了他,敢说我是拜金女,我看他还是一条哈巴狗呢。”
孙洁的声音很酥,能够让男人浑身骨头都软,所以孙洁这么一教唆,赵大宝更是不能饶过王东子了,而柳三郎见赵大宝不肯原谅王东子,眉头顿皱,突然后退一拉,将赵大宝从桌子上拉了下来,而赵大宝还未站稳,柳三郎突然打出去一拳,将赵大宝打的跌坐在地,痛的嗷嗷直叫。
一见赵大宝吃了亏,孙洁顿时惊叫着扑了上去,而赵大宝则气愤异常,匆匆从衣服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庆哥,来教室,有人打你兄弟,快他妈的来,把外面的小弟全部给我叫上来。”
一听赵大宝叫了人,王东子更是害怕起来,在柳三郎耳边低语:“三哥,趁他们还没来我们赶紧走吧,不然待会可是要吃亏的。”
王东子说完,柳三郎还未来得及开口,赵大宝已经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他望着柳三郎骂道:“你……你有种别走,今天刚开学,我学校的小弟都没到,不过我外面有的是哥们,今天非得打到你趴着地上叫我爷爷才肯罢休。”
面对如此狂妄的赵大宝,柳三郎淡淡一笑:“你三哥我今天不准备走了,就在这里等着你外面的兄弟。”
柳三郎说完,在教室里找了个位子坐下,而这个时候,教室内外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因为此事与赵大宝有关,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去打小报告。
大概半个钟头之后,教室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都他妈的滚开,谁敢打我的大宝兄弟,不想活了是吧,不知道整个柳镇都是我庆哥的地盘吗?”
看热闹的人纷纷让路,那个自称庆哥的人身后跟着十几个混混,他们进了教室之后,冲赵大宝喊道:“大宝兄弟,那个龟儿子敢欺负你啊,告诉庆哥,庆哥替你出头,打的他满地找牙。”
“庆哥,你总算是来了,就……就他!”赵大宝说着,用手指了指柳三郎,而他指完之后,便已经想到了接下来的画面,庆哥在柳镇是出了名的狠,敢与人拼命,谁都怕他,今天柳三郎遇到他,非得吃大苦头不可。
可是,当赵大宝指了指柳三郎之后,却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画面,那个庆哥看着坐在椅子上淡笑的柳三郎之后,突然笑嘻嘻的小跑了过去,可是他跑过去之后并没有要打柳三郎的意思,而是突然给柳三郎捶起了背,边捶边笑:“原来是三哥,您老在这里上学呢,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要早知道是三哥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来啊,三哥您可莫生兄弟的气……”
威风不可一世的庆哥在柳三郎跟前,突然成了孙子,赵大宝惊的可是瞠目结舌,更别说其他人了。
他们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柳三郎混黑/道了吗?
可是不可能啊,他们都很清楚,柳三郎只是一个山村学生罢了,那里敢混黑/社/会?
就在众人惊诧的时候,柳三郎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且坐在了桌子上,脚放在椅子上,望着那个庆哥问道:“你叫庆哥?”
“别别,在三哥面前,那里敢称庆哥,余庆,兄弟叫余庆,三哥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第14章 美艳老师
柳三郎淡淡一笑:“我倒没有什么吩咐,以后莫要来学校惹事便行。”
“这个一定,有三哥在这里,我那里敢惹事。”
柳三郎点点头:“好了,你们走吧!”
一听可以走了,余庆顿时一喜,也顾不得跟赵大宝告别,带着自己的兄弟便离开了教室。
他的那些兄弟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离开学校之后,其中一人才忍不住问道:“庆哥,您平时那么威风,今天怎么那么怕那小子?”
余庆啪的一下打了那个问话的人,骂道:“你懂什么,那是三哥知道嘛,以后遇到三哥,对他礼遇一点,不然有你们的苦头吃。”
那些小弟仍旧不明所以,可却也不敢再问。
余庆边走边擦汗,他似乎又想起夏天时候跟着那个罗景去柳山村找柳三郎要钱的情景了,今天幸亏走的及时,不然又是一顿被打啊!
而此时三年级八班,却一片哗然,那些经常被赵大宝欺负的人,此时纷纷来到柳三郎跟前说溢美之词,对于这**屁,柳三郎想来不喜欢,他只望了一眼赵大宝,笑道:“如今你想怎么办?”
赵大宝没有想到自己叫来的人竟然喊柳三郎三哥,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柳三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他更加的自信了,这种自信,让他有些自叹不如。
不过赵大宝毕竟不是肯善罢甘休的主,他拉起孙洁的手,边向外面走边喊道:“你等着,你等着啊,我会回来收拾你的。”
对于赵大宝的威胁,柳三郎只微微耸耸肩,随后一笑置之。
赵大宝离开之后,班里的几个女人立马飞奔而来,一脸崇拜的说道:“三郎哥,你好厉害啊,刚才那样子真是帅呆了!”
被女人称赞,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就连王东子跟在后面,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来。
在教室跟那些崇拜者聊了一会天之后,柳三郎便带着王东子离开了教室,离开教室之后,王东子立马问道:“三哥,你刚才也太厉害了吧,怎么,在家学习功夫了?”
王东子说着,学了一个李小龙的标准动作。
柳三郎嘿嘿笑了笑:“当然是学功夫了,不过比李小龙可是厉害的多了!”
两人一番说笑之后,王东子突然惊叫了一声:“那个余庆不敢招惹你,可不担保赵大宝不会找其他人啊,我……我们必须小心一点。”
柳三郎见王东子就那点出息,笑道:“怕什么,来多少我都能够打发了他们,放心吧!”
正说着,对面突然驶来一辆汽车,而且刚好停到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跟前,接着,从里面走出一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穿短裙白衬衣的漂亮女子来,那女子甚是傲慢,走出车门的时候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柳三郎和王东子,并且轻声暗骂了一句土包子。
这个声音王东子是没有听到的,但像柳三郎这样的修仙之人,听力自然比别人要强许多的,所以当他听到那句土包子之后,心中十分生气,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以为有钱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女人。
正当柳三郎想该如何教训一下这个女子的时候,那女子突然转身冲轿车内喊道:“爹哋、妈咪,记得晚上来接我回家哦!”
车窗慢慢落下,露出一张很富有韵味的女人脸来,那女人点了点头,又来了一个飞吻:“乖女儿,放心好了,下午我派司机来接你。”
车退着出去了,那个美女起身之后,又很是不屑的望了一眼柳三郎,随后踏步向教学楼办事处走去,柳三郎见这女人如此可恶,于是暗念咒语,王东子见他嘀嘀咕咕的,很是奇怪,问:“你在干嘛呢,该不会是想画个圈圈诅咒她吧?”
柳三郎淡淡一笑:“我才没有那么邪恶。”嘴里这么说,柳三郎心里却已经笑开了花,因为他相信刚才那辆汽车,走到半路一定会突然爆胎。
这样有些邪恶的笑了笑之后,柳三郎突然觉得刚才那个女人还真是漂亮,不仅漂亮,而且韵味十足,以前怎么没有见过她?
正当柳三郎好奇的时候,一旁的人已经开始议论起来。
“哎呀,刚才下车的那位美女可是我们县城最有钱人欧阳夏天的女儿欧阳盈盈啊,真是又有钱又美,传说中的白富美啊!”
“可不是嘛,听说欧阳夏天在这里做的生意可大了,不少人巴结他呢!”
“这欧阳盈盈之前不是在大城市上京市上学的,怎么跑我们柳镇一高来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在大城市接受教育,来我们这里进行高考,容易考上好大学嘛!”
“这是那一说啊,没听说过,不过学校里有这样的美女,就是看看也是一大享受啊!”
“谁说不是呢!”
谈论的人四散而去,王东子还在盯着欧阳盈盈离开的方向望,心中不知道怎样歪歪她呢。
而柳三郎则淡淡一笑,这样的女人,就是用来征服的。
在外面转悠了一天之后,临近晚上六点的时候,柳三郎和王东子这才再次走进教室。
因为明天就要上课,所以有些事情,班主任会给大家交代一下,虽然班主任的交代对学生来说都是无关痛痒的,可为了不影响纪律,每个学生都必须去。
班主任叫贾高,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教语文的,平时看起来是个很温顺的人,可是一旦发起脾气来,能够吓死人。
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进得教室之后,在自己的位子上做了起来,两人并没有坐在一起,王东子有一个同桌,是个女生,虽不是很漂亮,可却很开朗,王东子很喜欢她,一直想追她,可却一直开不来口。
柳三郎则是单独一人,没有同桌。
两人进教室大概几分钟之后,贾高便跨步走了进来,他走进来之后,本来还有些嘈杂的教室立马安静下来,他抚了抚眼镜,随后用他自认为很是温雅的语调说道:“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高三的学生了,高三的学生,不应该只知道玩了,要好好学习,要为高考奋斗了,你们知道吗?”
大家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可这明显是个问句,若是不回答,定然会惹得贾高不高兴,所以班里的同乡还是高声喊了句知道。
贾高对这些同学的反应很满意,随后说道:“今天呢,一共有三件事情要跟大家说,其中第一件,便是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这位新同学刚从外面回来,分配到了我们三年级八班,以后大家都是同学,要和平相处,知道吗?”
这又是一个问句,只是大家没有看到人,却不好意思回答。
而贾高好像也发现了这点,所以他连忙走出去,不多时领了两个女子走了进来,这两个女子都十分的漂亮,不过一个是高贵的漂亮,一个是端庄洋气的漂亮。
当柳三郎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顿时一惊,因为那个高贵傲气漂亮的女孩正是欧阳盈盈,当他看到欧阳盈盈之后,心头顿时一笑,以后一个班,有的是机会逗她玩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看不起人。
这个时候,贾高对大家说道:“这位叫欧阳盈盈,是你们大家的新同学,大家来欢迎一下。”
这句话一说,整个班上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来,有美女当同学,那个男人不喜欢。
掌声有些持续不断,欧阳盈盈站在讲台上显得颇有些得意,而这个时候,贾高挥手让大家停下,随后扫了一眼教室,对欧阳盈盈说道:“欧阳同学,请你去柳三郎的桌位上坐吧,以后你们就是同桌了。”
欧阳盈盈举目望了一眼,见是今天那个土包子,心中顿时一阵不乐,可整个教室,就他身边有一个空位子,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怏怏不乐的来到了柳三郎的身旁。
当欧阳盈盈来到自己身边之后,不少同学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而面对欧阳盈盈,柳三郎却仍旧保持镇定,因为他很清楚,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像欧阳盈盈这样自大的女人,你越是不甩她,她就越发的对你产生兴趣。
见欧阳盈盈坐下之后,贾高指着另外一名女子对同学们说道:“你们以前的英语老师因为有事,这学期你们的英语课就由白素素老师代替,白素素可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哦,她的英语很棒,同学们要好好学,知道吗?”
贾高这么介绍完白素素之后,白素素来到讲台上,用英语给大家做了一个介绍,她的声音很好听,很悦耳,听的人骨头都要酥了,所以她介绍完之后,大家都是一脸的陶醉,至于她刚才说了些什么,除了英语非常好的女人听明白了,其他人根本一个字都没听懂。
柳三郎英语以前挺不错的,不过面对这样美艳的英语老师,他也是再无心听她到底说了些什么的。
白素素介绍完之后,便立在了一旁,而这个时候,贾高望着大家说道:“接下来的这件事情,跟诸位息息相关,大家一定要听好了。”

第15章 护送美女
状态改了,加更一章,请手里有推荐票的朋友莫要吝啬哦,记得加入书架哦,嘿嘿!
对于贾高要说的第三件事情,大家都是一脸的期待,可是欧阳盈盈却显得十分平静,就好像她一早就知道似的。
柳三郎望了欧阳盈盈一眼,嘴角微微笑了笑,心想以后会让你知道我厉害的。
教室安静了下来,贾高面对着众多学生,说道:“是这样的,因为学校高一新生扩招,所以学校的寝室显得有些不够用,为了能够缓解这种压力,还有便是为了能够让高三的学生晚上能够好好复习功课,学校决定高三学生可以在外面租房,这件事情希望大家能够考虑一下,觉得自己有能力在外面租房的,都可以在外面租房,不过租了房子之后,必须在学校备案。”
贾高说完之后,望了一眼大家,问道:“谁还有异议?”
学生议论纷纷,可是异议却没有一个人提出来。
柳三郎见欧阳盈盈一脸得意,突然想起今天刚见她的时候她说的那句话,她让她的爸爸妈妈晚上来接她,那么那个时候,她是不是已经知道学生可以到外面租房了呢?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今天就暂时说到这里,想复习的同学可以在教室复习,不想复习的可以回去休息了。”
贾高说完之后,向白素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白素素莞尔一笑,迈步走了出去。
当两个老师离开教室之后,整个教室突然喧嚣起来,有的人在聊要不要出去租房,有的则不停向欧阳盈盈这里打量。
王东子急匆匆跑到柳三郎跟前,问道:“三哥,我们去外面租房住吧,那样多zi you啊?”
王东子这货虽然是跟柳三郎说话,可眼睛却一直盯着欧阳盈盈看,欧阳盈盈发现这点之后,白了他一眼,然后起身离开座位向教室外走去。
王东子露出失望的神sè来,而这个时候,柳三郎则笑了笑:“怎么,喜欢上人家啦?”
“三哥,你说什么呢,这么漂亮的美女,还不让兄弟看看啊,你真是有福气,以后可以跟美女天天坐在一起了。”
正说着,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本来喧闹的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齐刷刷的向教室门口望去,只见赵大宝拦在门口处,望着欧阳盈盈嬉笑:“美女,做你大宝哥的女朋友如何,做了你大宝哥的女朋友,以后谁都不敢欺负你?”
遇见赵大宝这样的无赖,欧阳盈盈倒没有显得有多害怕,只冷冷一笑:“你还不配!”
而欧阳盈盈刚说出这句话,赵大宝的气焰突然高涨起来,这便要动手,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赵大宝,你个薄情寡义的人,你要她做你女朋友,你把我放到什么位置?”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孙洁,大家把目光从门口移到孙洁的桌位上,只见孙洁气冲冲的向赵大宝冲来,手里拿着一本书,是要打赵大宝的样子,赵大宝冷哼一声,一伸手把书夺了过去,骂道:“老子不过玩玩你罢了,如今玩腻了,怎么还想赖老子身上啊,识相的话给老子滚,不然有你好看。”
赵大宝是个怎样的角sè孙洁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所以被赵大宝这么一吼,孙洁顿时吓怕的后退了一步,然后突然哭泣着跑回了自己的桌位。
这个时候,大家又将目光投到了门口。
欧阳盈盈一身高贵气质,此时一脸冷峻,瞪着赵大宝道:“滚,本大小姐不想跟你这种人渣有任何关系。”
“哟,敢说我是人渣啊?告诉你,这也是本大爷今天喜欢你,容忍你说我是人渣,要是其他人,本大爷早一巴掌打过去了。”
如今赵大宝要欧阳盈盈做他女朋友,可却如此盛气凌人,那欧阳盈盈肯愿意才怪。
欧阳盈盈似乎有些急,她要硬闯出去,可她刚这么一闯,正好中了赵大宝的下怀,被赵大宝一伸手给楼进了怀里,欧阳盈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无赖,她在赵大宝怀中挣扎,可她那里是赵大宝的对手,最后只得不停的谩骂和喊救命。
可是教室里的男人,就算他们很仰慕欧阳盈盈的美丽,可他们还是没有勇气跟赵大宝作对。
王东子见欧阳盈盈受了难,连忙推了一把柳三郎:“三哥,这赵大宝太可恶,我们不能让他这般胡来啊!”
柳三郎自然不会让赵大宝这样胡来,不过他却想让欧阳盈盈受些罪,让她知道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什么时候,不要戴有sè眼镜看人。
“我看你是心头欧阳盈盈吧!”柳三郎望着王东子笑了笑。
王东子一脸尴尬,最后连连点头:“不管怎样,三哥救救她吧。”
柳三郎见欧阳盈盈受罪也够了,于是起身来到教室门口,出手将欧阳盈盈从赵大宝怀中拉了过来,然后瞪了一眼赵大宝,随后拉起欧阳盈盈的手离开了教室,徒留赵大宝傻站着教室里,以及那些吓的鸦雀无声的同学。
柳三郎的突然出现让欧阳盈盈感觉到一阵温暖,她当时脑子不知怎么啦,就这么跟着柳三郎离开了教室,并且下了教学楼。
来到外面之后,柳三郎这才松开她的手,对她说道:“以后小心一点。”柳三郎说完,便要离开。
可这个时候,欧阳盈盈突然跑过去拦住了他,问道:“我小心不小心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说我?”
她还是一副公主的气势,柳三郎耸耸肩,笑了笑:“你的事自然与我无关,所以你就继续接受那个赵大宝的欺负吧。”
“你……你就是个无赖!”欧阳盈盈一副生气的样子,可是当她想到赵大宝那恶心的人的时候,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而就在欧阳盈盈yu哭无泪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望着柳三郎问道:“你把我从赵大宝手中救出来了,你就不怕他欺负你?”
柳三郎耸耸肩:“刚才我带你出来的时候,你可看见他吭一声?”
欧阳盈盈摇摇头:“没有!”
“所以他敢欺负我吗?”
欧阳盈盈看着眼前的这个土包子,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来,她觉得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可是当她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她立马让自己摒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