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种想法,她可是一个高贵的人,怎么能够对这样一个土包子有好感呢。
柳三郎望了一眼欧阳盈盈,在秋ri的月sè下,她真的很好看,她的美让人难以形容,如果她的脾气再好一点的话,自己可能会忍不住爱上她也说不定。
“好了,现在你已经离开了教室,回家去吧!”
“我……”欧阳盈盈yu言又止。
见欧阳盈盈如此,柳三郎问道:“怎么啦?”
“我家的司机还没来,所以我还得在这里等。”
这个时候,柳三郎才突然想到欧阳盈盈家的车今天是一定会爆胎的,想到这里,柳三郎有些觉得对不起欧阳盈盈,于是试探着问道:“你们家有几辆车?”
一听柳三郎问自己家有几辆车,欧阳盈盈顿时一副高傲的样子,问道:“怎么,想攀附我啊?”
见欧阳盈盈如此,柳三郎切了一声,道:“我才没有兴趣攀附你呢,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们家只有一辆车,那么你恐怕要等很久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欧阳盈盈站在柳三郎面前,瞪大了眼睛问道。
柳三郎耸耸肩:“没什么意思啊,就是你要继续等了。”
“哼,谁说我们家只有一辆车的,我爹哋和妈咪每人都有一辆,我们家公司还有一辆商务车,我不会等很久的。”
欧阳盈盈刚说完,一辆汽车飞奔着开了来,最后停在了柳三郎和欧阳盈盈跟前,接着从车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一袭黑衣,给人的感觉像是保镖摸样的司机,那人来到欧阳盈盈跟前,道:“对不起小姐,老爷的那辆车中途爆了胎,我是赶到公司开了这辆商务车才来的,来晚了,请小姐见谅。”
听了来人的话之后,柳三郎心中暗笑,而欧阳盈盈却一脸惊讶,她对那个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冲柳三郎喊道:“你早就知道我家的车会爆胎?”
柳三郎装出一脸无辜的摸样:“我那里知道嘛,刚才就是说着玩的。”
“哼,讨厌!”欧阳盈盈说完,转身进了汽车,并且对站在外面的男人喊道:“阿禄,回家!”
那个保镖摸样的司机瞪了一眼柳三郎,随后坐进汽车之中,离开了学校。
却说汽车驶离学校之后,阿禄边开车边问道:“小姐,那个人是谁?”
欧阳盈盈平常不喜欢被人问东问西,所以这个时候有些生气的说道:“开你的车就行了,那那么多废话。”
阿禄被欧阳盈盈训斥,一路上便再不敢开口,最后将车开到了县城最繁华的一处地段,并且驶进了一处别墅里,此时别墅里灯光亮如白昼,秋千被风一吹,在空中摇曳起来。
欧阳盈盈此时仍旧一脸怒意,而那阿禄看着欧阳盈盈进了房间之后,立马拨通了一个电话。

第16章 冲突
次ri,秋高气爽,风吹来隐隐带着一丝暖意。
柳三郎和王东子来到教室的时候,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而欧阳盈盈还没有来。
昨天她受到了那样的侮辱,今天还会来吗?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让人思考的问题,若是其他女生被赵大宝纠缠,定然是不敢来的,当然,像孙洁那样依附赵大宝的女人则另算。
就在柳三郎考虑着欧阳盈盈会不会来的时候,屋内顿时一静,柳三郎抬头去望,见欧阳盈盈穿一袭白衫轻快的走了来,她的样子很开心,很美,就好像昨天的事情不曾发生似的。
她来到座位上之后,从书包里拿出课本,然后便专心的看起书来,班里的同学向她张望,她也不顾,只是偶尔会会心一笑。
柳三郎见她并没有因为赵大宝的事情而影响心情,这才稍微安心一些。而后将身子稍微靠近了欧阳盈盈,轻声道:“怎么,不怕赵大宝今天欺负你啊?”
欧阳盈盈也不回头,只浅浅一笑:“这不是有你这个大英雄在的嘛,我害怕什么啊!”
听得欧阳盈盈说出这话,柳三郎突然有种被赖上的感觉,悄声道:“英雄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跟着你啊!”
两人正这么说着的时候,一张纸条突然飞到了两人的桌子上,柳三郎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伎俩,他将纸条拿起来看了看,随后揣进了兜里。
欧阳盈盈有些好奇,问他:“是什么啊?”
“没什么,不管你的事情,只管上课就行了!”
“你不告诉我内容我怎么上课啊,快说!”欧阳盈盈毕竟是公主xing格的人,此时不由得有些生气。
见欧阳盈盈如此,柳三郎只得小声说道:“赵大宝约我中午放学聊聊。”
“就只是聊聊?”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啊,难不成还要约会吗?”
“呸,你们两个男的要是约会了,那才好玩呢!”欧阳盈盈似乎被柳三郎的话给逗笑了。
欧阳盈盈笑起来的样子很美,柳三郎一时都有些看痴了,她若是不生气,温顺一点,必定更美。
可是很快,柳三郎便发现,欧阳盈盈冷冷的样子,才是最真实的她,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每个人都做自己,不是挺好的吗?
又何必想要别人去改变?
两人这番说笑着,距离不由得拉近了一些,而这距离,不仅包括身体的距离,也包括两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很快,上课铃声响了,第一节课是英语课,白素素今天也是穿一身白,她的容颜姣好,身材婀娜,全身上下又散发着一股子洋气,柳三郎看着她那美艳的脸蛋,突然觉得很奇怪,像她条件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会来柳镇这个小县城教书呢?
昨天贾高不是介绍说她是留学生吗,留学生就算不在大都市讨生活,也不会来这样的小县城吧?
柳三郎越想越觉得不解,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被什么掐了一下,他猛然醒悟过来,看到欧阳盈盈正在望着他笑,那笑并不是十分的好意,这让他觉得很奇怪,而就在他奇怪的时候,台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那位同学,请你站起来跟老师用英语对话。”
柳三郎抬起头,发现白素素正盯着自己看,而欧阳盈盈轻声笑道:“老师已经叫你两遍了,你好不给老师面子。”
一听这话,柳三郎才知不好,连连站起了身,然后用英语跟白素素打了个招呼。
他这边一打招呼,那边白素素便用英语交谈了起来,以前柳三郎笔试还行,口语还真没练过,可是今天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出口成章的意思,而且发音极准,这样跟白素素聊了几分钟之后,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那些学生盯着柳三郎看,一脸的惊愕。
就连欧阳盈盈这位在大都市上过学,跟老外面对面交流过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sè。
柳三郎看到同学们的惊讶,自己颇有些满意,虽然他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口语这么好,可他知道,这一定跟他修仙有关系,自从他修仙之后,学习什么都不费劲,更别说是交谈说话了。
师生两人这样交谈了几分钟之后,白素素做了个请坐的手势,随后说道:“柳三郎同学的英语发音很准确,而且对答如流,想来是在下面做了苦功夫的,同学们以后要多多向柳三郎同学学习。”
白素素之所以知道柳三郎的名字,自然是刚才英语交谈的时候,柳三郎回答的。
而白素素这样一番表扬之后,班里的同学顿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对于同学如此热烈的掌声,柳三郎还是第一次享受,所以一时间还有些不好意思。
几节课下来之后,转眼便到了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陆续出去吃饭,欧阳盈盈望着柳三郎,有些担心的问道:“你真要去跟赵大宝聊聊?”
柳三郎浅浅一笑:“这有什么好疑问的吗?”
“我也要跟着去!”欧阳盈盈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
柳三郎耸耸肩:“你去干什么,他找的是我,又不是你!”
“不管,反正我就要去!”欧阳盈盈有些耍无赖的感觉。
柳三郎颇有些无奈:“好吧,让你跟着去。”
柳三郎说完,给王东子做了一个眼sè,王东子明白之后,连忙跑了来:“三哥,走吧!”
有些事情,是少不得兄弟的,比如柳三郎他马上要做的事情。
三人出得教室,直接去了cāo场,此时cāo场上有几个人在打篮球,不过足球场上却站着赵大宝,而他的身后则跟着十几个小弟。
柳三郎浅浅一笑,领着王东子和欧阳盈盈走了上前。
他们走上前之后,赵大宝身后的一个小弟突然哈哈大笑:“大宝哥,他们竟然把女人都带来充数了,真是可笑极了。”
那个小弟这么一笑,赵大宝啪的一巴掌打了过去:“那是你们以后的嫂子,客气点。”
被打的人连连道歉,随后又是一脸横样的望着柳三郎。
双方这么站定之后,赵大宝冷哼一声:“昨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余庆那个龟孙子竟然不敢教训你,如今我的兄弟都来了,非得要你好看不可。”
柳三郎望了一眼赵大宝身后的小弟,随一脸不屑的说道:“你们这么些人,是不是太少了?”
“少吗?我觉得不少了,对付你们几个人足够了!”
柳三郎耸耸肩:“我觉得还是太少,要不我再给你一个小时,你再去叫点人来?”
“呸,他妈的少废话,我看你是怕打不过,想拖延时间的吧!”
“你三哥我像是拖延时间的人吗?”
“我看你个龟儿子就像。”
赵大宝刚骂完龟儿子,便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一痛,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柳三郎是怎么打的,而且此时柳三郎仍旧站在他原来的位子上,好像根本就没有动过。
赵大宝有些害怕,他望了一眼自己的小弟,问他们:“你们……刚才看到什么了?”
那些小弟一辆惊愕,皆摇头:“大宝哥,什么都没看到啊,怎么啦?”
赵大宝感觉很奇怪,而且很愤怒,他突然大骂一声:“他nǎinǎi的,愣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教训他。”
赵大宝身后的小弟早就准备好了,听到命令之后,纷纷挥舞着拳头向柳三郎打来,有的甚至还动了脚。
对于这些个小喽啰,柳三郎一根手指头都能解决他们,所以在他们打来之时,柳三郎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无论碰到谁,谁都会马上跌倒在地,而且痛的起不来。
所以片刻之后,足球场上便倒下了一片,而对方唯一站着的人,只有赵大宝。
见柳三郎如此厉害,赵大宝才终于明白昨天余庆见到柳三郎之后,为何打都不打就叫三哥。
柳三郎望了一眼赵大宝,问道:“还打吗?”
赵大宝以前是个嘴硬的人,可如今面对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许多的对手,他却再嘴硬不起来,不仅嘴硬不起来,而且还连连求饶:“不……不打了,三哥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柳三郎耸耸肩,显得很是轻松,道:“三哥我并非像你一样是个无赖,只要你不招惹我,三哥我也绝不会找你麻烦的。”
“是是,三哥说的极是!”
“还有,以后不要在欺负同学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赵大宝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以后再也不仗势欺人了。
见赵大宝承诺不再欺负人,柳三郎这才浅浅一笑,随后带人离开了cāo场。
而当柳三郎和王东子他们离开之后,赵大宝的一名小弟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赵大宝跟前:“大宝哥,就这么放他走了?”
“你nǎinǎi的,不走难不成还让他打我啊?你们这群废物,连一个人都搞不定。”
被打的人感觉很委屈,可也说不得什么,只得爬起来问道:“大宝哥,以后还教训他吗?”
“来硬的恐怕不行,以后找机会再教训他,这笔仇赵大宝我记下了!”

第17章 男女合租
秋ri午后的阳光静谧,不远处传来阵阵校园广播的声音。
欧阳盈盈这个时候对柳三郎很是崇拜,如果说昨天柳三郎将她从赵大宝手中救走她以为是运气的话,那么今天她才终于看清了柳三郎的实力。
只用一只手,便将那十几个混混给打的爬在地上起不来,这是何等的厉害。
此时的欧阳盈盈像一个小孩,她学着刚才柳三郎的动作,笑着问:“像不像李小龙?”
柳三郎笑而不语,而王东子则连忙接道:“三哥比李小龙可厉害多了,是不是三哥?”
“东哥客气,我可是李小龙的粉丝!”柳三郎笑了笑。
而后三人都笑了起来,能够教训一下校园恶霸,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欧阳盈盈彻底改变了对柳三郎的看法,与他不由得亲热了不少,只是在人多的时候,她还是会不由得露出冷冷的面容,好像是不想被人发觉她也有柔情一面。
下午几节课上完之后,已经是五点多了,因为是高三,所以晚自习全凭自愿,上可以,不上也可以。
欧阳盈盈是要回家住的,所以晚自习她自然是不会上的。
欧阳盈盈离开之后,柳三郎觉得很是无聊,于是想出去走走,王东子见柳三郎要离开教室,连忙跟了出来,柳三郎见他也跟了出来,眉头微皱:“你跟着出来干什么?”
“你干什么,我自然干什么啦!”
柳三郎觉得有些好笑,道:“你回去复习吧,我就是不复习,也照样能够学好,你不一样,不要因为跟着我混而耽误了前程,回去吧!”
这是好言相劝,王东子自认没有柳三郎聪明,最后只得怏怏不乐的回到了教室。
初秋的天气还有些郁热,校园内的路灯把整个校园照的朦胧,柳三郎在路上走着,欣赏着夜景,突然觉得都市有都市的美,至少晚上的都市比山村要漂亮的多。
可就在柳三郎这样想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向他冲了来,那人一袭黑衣,而且带着墨镜,在这样的晚上看起来,感觉很怪异。
柳三郎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他也并没有jing惕,像这样的一个普通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那人因为戴着墨镜,所以看不出他的眼神,只是他来到柳三郎跟前之后,说了一句冷冷的话,让柳三郎感觉这个人不怀好意。
“你是柳三郎吧?有人要见你,跟我走吧!”
那人并不容柳三郎回答,然后便在前面带路,好像他觉得,柳三郎一定会跟着他走。
若是以前,柳三郎定然是不会随便跟一个陌生人走的,可如今的他却不将这当回事,他微微笑了笑,然后跟在了那个人后面,那个人不说话,他也不说话,那个人想装神秘,他也会。
出得校园门口,那个人直接领柳三郎来的一辆汽车前,用手微指:“进去吧!”
柳三郎仍旧没有说话,他很乖的坐了进去。
坐进汽车之后,汽车直接开动,最后将柳三郎带到了一个让人感觉完全陌生的地方。
那是一处别墅,不过却是柳镇相城一处比较僻静地方的别墅,附近根本没有多少屋舍,黑衣人领柳三郎进得别墅之后,用对讲机说了几句话。
不多时,一个管家摸样的人领柳三郎进了别墅的客厅。
客厅亮如白昼,而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大概四十岁左右,微胖,看起来挺有威严,柳三郎进来之后,那人并不抬头,只问了一句:“你是柳三郎?”
柳三郎觉得很好笑:“你既然派人将我找来,又何必问这句废话呢!”
这句话有些忤逆,所以坐在客厅的中年男子听到这句话后,突然抬起了头,他的眼神很凌厉,可柳三郎却只淡淡一笑,然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们两人并不认识,只是阁下为何要将我一个高中生带到这种地方呢?”
中年男子并没有回答柳三郎的问题,只盯住柳三郎问道:“你跟盈盈什么关系?”
“盈盈?”柳三郎先是一惊,随后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你是欧阳盈盈的父亲,失敬失敬!”
柳三郎的话听来就好像他是一个大人,可是在欧阳夏天跟前,却仍旧觉得他是个孩子,所以这个时候,欧阳夏天有些微怒:“我将盈盈接到这里来上学,不是让她受欺负亦或者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嬉戏的,我是为了让她能够好好学习,将来靠个好大学的,所以我jing告你,以后离她远一点。”
欧阳夏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微用余光看了一眼客厅门口的人,那里站着两个黑衣人,可是柳三郎感觉得到,整个别墅之中,保镖不止他们两个,欧阳夏天这是在威胁自己。
可柳三郎最不喜欢的便是被人威胁,所以他淡淡一笑:“这恐怕有些难,因为我们是同桌,每天上课都是要见面的。”
“你……”欧阳夏天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可是很快,他嘴角微微一笑,道:“你若肯答应离盈盈远点,我答应给你一万块钱,一万块,可以让你的生活过的很悠然。”
一万块对柳三郎这样的人来说的确是一笔大数目,可是他却觉得,一万块相对于欧阳盈盈的美丽,简直不抵万分之一。
所以柳三郎耸耸肩:“恐怕不行!”
“五万!”
柳三郎眉头微皱,可还是摇了摇头。
“给你十万,有这十万块钱,你可以在这个县城买套很不错的房子了,这是最后底线,你若不同意,就休怪我用其他方法来对付你!”
又是威胁,而且还带着诱惑。
在县城买一套房子,是柳三郎的愿望,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将林楠接到城里来住了,以后两人见面也方便许多。
可是他真的要为了十万块钱而放弃跟欧阳盈盈见面吗?
柳三郎有些犹豫,可是很快,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钱财,我柳三郎堂堂的一个汉子,需要钱自己会去挣,不需要靠一个女人来得到,你既然是为了欧阳盈盈好,我以后自然不会再与她有过多接触,当然,我这样做并不是怕你,而是看到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
说完,柳三郎转身便要离开,门口的两名保镖没有得到欧阳夏天的命令,所以他们两人立马迎了上来,要拦住柳三郎,可他们刚靠近柳三郎,便突然被柳三郎给撞的跌倒在地。
而柳三郎一闪身,出了别墅,等那两名保镖追出来的时候,柳三郎已经不见了踪影。
两名保镖感觉很失职,所以来的欧阳夏天跟前请罪,可是欧阳夏天却显得有些恍惚,他眼神望着对面许久,而许久之后,突然嘴角微微笑了笑:“好一个有意思的男子汉!”
夜更深了,柳三郎在空荡的街上走着,不时有微风吹来,让他觉得有些后悔,他怎么就那么傻放弃了轻易得到十万元的机会呢?
以他现在的本领,要得到钱实在是太容易了,可是他却不想做违法的事情,像欧阳夏天的这些交换,应该不算违法吧?
柳三郎摇摇头,虽然不算违法,可却有可能伤害欧阳盈盈的心,对于一个男人,除了尊严很重要外,再有便是不能伤害女孩子的心,不管自己是否喜欢那个女孩子。
这样走着走着,柳三郎突然发现自己走错了路,亦或者说他迷路了。
今夜有月,半圆,柳三郎耸耸肩,随后纵身飞了起来,在这样的夜sè下飞行,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第二天,欧阳盈盈没有来上学。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没有来,柳三郎托着下巴发呆,他觉得他应该是知道原因的,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得罪了欧阳夏天,欧阳夏天不能奈何自己,那就只有管教自己的女儿了。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一整天柳三郎都显得无jing打采,班里的男同学好像也都有这种感觉,没有美女在,那么拼命给谁看呢?
下午放学之后,王东子来找柳三郎:“三哥,你是不是不开心?”
有些时候,真正能够在意自己的,只有那些真正的朋友。
柳三郎笑了笑:“那有,我会不开心吗?”
“今天欧阳盈盈没来吧,谁都看得出你不开心……”王东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辆汽车突然停到了他们两人跟前,接着,从里面露出一张笑脸来:“进来吧!”
那是欧阳盈盈,两人觉得很惊讶,欧阳盈盈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而且还让他们进去?
两人坐进车里之后,欧阳盈盈直接对司机说道:“去我们的房子那里吧!”
“我们的房子?”柳三郎有些惊讶,因为他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这个时候,欧阳盈盈笑道:“昨天晚上你很威风很清高嘛,连我老爸都佩服你。”
“你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当然啦,今天我老爸对我说了嘛,他说很欣赏你,所以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公寓,专门让我们住,方便学习嘛!”

第18章 能一起住吗
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听了欧阳盈盈的话之后,连忙兴奋的在车里欢呼起来。
能够在县城有一间自己的房子,那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每天晚上不用跟十几个人睡在一起听打鼾的声音,难道不应该庆祝吗?
王东子比柳三郎更兴奋,而且很感激柳三郎,因为对他来说,如果不是柳三郎,他现在恐怕被赵大宝打的辍学不上了,更别说跟美女欧阳盈盈说上话,并且同居住在一栋公寓里了。
司机发动了汽车,柳三郎望着坐着前面欧阳盈盈的侧面,觉得现在的她真是美极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欧阳盈盈突然扭转过头:“不过,你们住必须叫房租哦!”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如果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有钱的话,那里需要欧阳夏天的房子。
两人顿时坐在了车后座上,刚才的兴奋一扫而光。
王东子想央求一下,可是这个时候,欧阳盈盈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逗你们玩的呢,如果让你们交房租,岂不是太看不起你们了嘛,我父亲说了,那栋公寓是买给我的,我不收你们房租,谁也不敢向你们要的,不过我事先说好啊,我们住在一起可以,但必须约法三章。”
欧阳盈盈的话让人一惊一乍的,不过不交房租,王东子还是很高兴的,他拍了一下柳三郎,然后对欧阳盈盈说道:“只要不交房租,约法三十章都不是问题。”
欧阳盈盈轻笑了一声:“事情可没这么简单哦,等你们听了我的规矩,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然后,欧阳盈盈便说起她的约法三章来,比如说没有她的命令,不准进她的房间,没有她的允许,不准带朋友去,再有便是厕所两个,其中一个是她专用的,他们两人不能用。
如此说完,司机已经将他们带到了欧阳夏天为他们准备的公寓,当三人下了车站在公寓门栏外的时候,顿时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公寓有三层,样式十分的现代,公寓门口两旁种着两株桃树,不过此时已然木叶凋零,可就是那凋零的样子,看起来仍旧是十分的富有诗意。
公寓用铁栏围了起来,最左边有一个篮球架子,没事的时候可以打篮球,篮球场外有两张躺椅,躺椅边上有一架秋千,此时风一吹,可见秋千迎风摇曳。
最右边是一个人工池塘,此时里面没水,不过据说夏天的时候可以注满水来游泳。
这个公寓简直就是一个理想的所在。
王东子和柳三郎两人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而欧阳盈盈好像觉得这样的配置很平常,所以并没有像他们两人那样兴奋。
进得公寓,只见一楼是一个很大的客厅,客厅中间是一套围着的沙发,沙发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盆花,对着门的地方,有一台电视,很大的那种。
在客厅两旁,有两个通往楼上的楼梯,左边楼梯旁,有一张台球桌,此时台球桌上摆放的很是整齐,想来是原来的主人离开时收拾好的。
整个客厅的颜sè白中带黄,明亮又不失典雅,很不错。
看到客厅之后,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已经有些等不及要登上楼梯去寻找自己的房间了,可这个时候,欧阳盈盈突然对他们两人喊道:“你们回来,我有话对你们说。”
此时两人很开心,自然是乖乖的回来了。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欧阳盈盈望着他们两人说道:“二楼有六间房,三楼有四间房,洗手间三楼有一个,一楼有一个,我一个人住三楼,你们两人住六楼,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两人不准上三楼,同意吗?”
现在欧阳盈盈能询问柳三郎他们同意吗,就说明她真的拿柳三郎和王东子当朋友了。
既然是朋友,那有什么不同意的呢?
更何况对柳三郎来说,同意是一回事,以后会不会突然亦或者偶尔上三楼,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欧阳盈盈这么说完,柳三郎倚在沙发上问道:“欧阳大小姐说的这些我们都答应,如今可以去看房子了吗?”
见柳三郎同意了,欧阳盈盈起身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了,去吧!”
她的语调就像是一个公主,又像是一个女主人,可柳三郎喜欢。
一个男人若是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她说什么都是好的,对的。
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冲进了二楼,只见二楼楼梯中间隔着六个房间,没一边三个,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一个个的看过之后,柳三郎问王东子:“东哥,你喜欢那间,随便挑!”
见柳三郎让自己挑,王东子有些受宠若惊:“还是三哥先挑,一切三哥先嘛!”
“别,咱兄弟两人不必客气,你先挑!”
见柳三郎坚持,王东子是又高兴又感动,他扫了一眼之后,指着靠近左边楼梯的那间房子说道:“我住那间!”
柳三郎点了点头:“好,我住你对面中间的这间房子。”
两人说完,便各自兴奋匆匆的回了各自的房间,房间内一应俱全,被子茶具等等,生活所需一件不缺,柳三郎躺在床上,暗想:“这里这么大,就我们三个人住,实在是太浪费了,如果能够租出去就好了。”
虽有这个想法,不过这个念头却是一闪而过的,因为对他来说,他做不了这个主,这个公寓是欧阳盈盈的,租不租要看欧阳盈盈的意思,而以她大小姐的脾气,定然不喜欢其他陌生人在自己的家里来来往往,所以租出去的可能xing很小。
可是,事情在第二天就发生了转机。
第二天,天yin,空中密云不雨。
最后一节课是英语,白素素老师讲课的时候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可是整个班级里的学生都没有在意,因为他们只要能够看到这么漂亮的老师,便已经足够了。
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同学们纷纷散去,因为有些要去吃饭,有些要去收晒的被子,唯恐下雨来不及。
而柳三郎和欧阳盈盈他们,则结伴准备回公寓。
可他们刚走出教室,白素素便从后面追了上来,她的样子很美,也很风韵,至少比欧阳盈盈要风韵不少。
是那种让男人喜欢的类型。
柳三郎见白素素追了上来,连忙停下来问道:“白老师有事吗?”
白素素yu言又止,可犹豫片刻之后,她还是开口道:“是这样的,我刚从国外回来,这里有没有什么亲人,所以我现在还住在旅馆,我听说你们三人在外面有间公寓,所以我想能不能租一间出来给我,好让我……”说到这里,白素素又犹豫了。
可这个时候,白素素虽然犹豫,大家却是已经都明白白素素是什么意思的。
能够跟美女合租,对于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男生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的,可是对于欧阳盈盈来说,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柳三郎对女人还算了解,女人对于样貌不如自己的女生,想来很大方,可对于姿sè与自己差不多亦或者比自己要好亦或者比自己有风韵的女生,则会生jing惕之心。
因为不管是从身材亦或者样貌脾气风韵上来看,白素素都要比欧阳盈盈略高一筹的。
柳三郎偷偷瞧了一眼欧阳盈盈,随后笑道:“欧阳大小姐,你该不会是想让白老师露宿街头吧?现在虽是初秋,可天气已经转凉了啊!”
欧阳盈盈瞪了一眼柳三郎,然后突然笑着挽住了白素素的臂膀:“白老师是我们的英语老师,我怎么会不让她住呢,再者说有白老师跟他们同住,我们请教起来也方便啊,而且同是女生,我也不至于无聊,那里像你们两个男生,整天就知道看电视玩游戏。”
听欧阳盈盈说出这种话,柳三郎和王东子两人算是放心了,而王东子心里,则突然感觉好幸福,怎么自己最近的桃花运这么旺。
四人说笑着回到公寓之后,欧阳盈盈对白素素说道:“白老师,你跟我住三楼吧,不要跟这两个臭男人住在一起,他们啊,都不是什么好人!”
白素素笑了笑:“我比你们大不了多少,以后叫白姐就行!”
这个时候,柳三郎嘿嘿一笑:“欧阳大小姐,你说我们不是什么好人怎么还跟我们住在一起,我觉得让白姐住在二楼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我们两个男生可以保护她啊,而且你不是喜欢一个人住在三楼嘛,如果我们去找白老师请教课题,就必须上三楼啊,可你又不让我们随便上三楼,这怎么办?”
柳三郎说完之后,欧阳盈盈拿起沙发上的布娃娃便扔了过去:“我看你就是想借机接近白姐,我还不知道你按的什么心。”
柳三郎笑了笑:“那让白姐自己选,看看白姐想住哪里!”
白素素刚开始有些犹豫,后来再三考虑之后,还是选择住在二楼,因为她觉得自己这样住进来,已经给欧阳盈盈添了不少麻烦,她不能再住三楼,再给欧阳盈盈添麻烦。

第19章 一张男人照片
白素素住进了二楼与柳三郎紧挨的楼房,不过并不是王东子的对面,而是另外一边。
那天晚上白素素就暂时住了进来,不过她放着旅馆的行礼,必须明天去拿,因为在他们进公寓没多久之后,外面便下起漂泊大雨来。
秋雨微凉,风狂如骤。
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之后,柳三郎便打开窗户吹风,偶尔有雨飘进来,可对于这秋雨,他却是极其喜欢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有诗人的情怀,觉得秋雨微风,很诗意。
可就在柳三郎这样欣赏秋雨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楼道之中有脚步声,整座公寓就他们四人,有脚步声想来是王东子他们的,只是却不知是谁。
柳三郎微微推开了门,透过门缝向外张望,见欧阳盈盈拿着枕头从三楼走了下来,她的样子很谨慎很小心,就好像这里不是她的家似的。
柳三郎眉头微皱,不明白欧阳盈盈这是要做什么。
很快,欧阳盈盈来到了二楼,她刚开始有些犹豫,而犹豫片刻之后,最终还是敲响了白素素的房间。
门吱呀一声开了,白素素穿着睡衣出现在门口,她看到欧阳盈盈这个时候找自己很是惊讶,问道:“盈盈,怎么啦?”
欧阳盈盈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什么人,这才开口道:“白姐,外面风雨好大,而且还打雷,我……我害怕!”
听到欧阳盈盈说她害怕打雷,柳三郎不由得想要发笑,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白素素浅浅笑了笑:“你要是害怕打雷,就进来跟我一起睡吧,反正闯很大,睡两个人也是可以的。”
一听白素素同意一起睡,欧阳盈盈顿时有些兴奋:“谢谢白姐了!”
两个女人相携进入房间之后,柳三郎这才回屋,他将窗户关好,拉上窗帘,躺在床上暗笑,欧阳盈盈竟然害怕打雷。
暗笑之后,柳三郎突然对两个女人在一起聊什么感兴趣起来,可是他还没有练会隐身术、穿墙术亦或者顺风耳,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知道白素素和欧阳盈盈两个女人在一起聊什么。
躺在床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
次ri天晴,秋高气爽。
大家约好,下午放学之后,帮白素素老师搬行李。
而在上课期间,欧阳盈盈突然很神秘的在柳三郎耳边说道:“昨天晚上我跟白姐睡着一起,听到她说梦话啦!”
柳三郎正想知道她们两人在一起都说了什么,如今欧阳盈盈最先提出,他自然是欣喜的,只是为了不让欧阳盈盈发觉他知道她们两人昨天晚上在一起,他假装不明白似的问道:“你怎么跟白姐睡在一起啊?”
欧阳盈盈脸sè微微有些尴尬,拍了一下柳三郎:“要你管,你还想不想知道白姐都说了些什么?”
柳三郎微微一笑:“自然想知道了,白姐都说了什么?”
欧阳盈盈向四周望了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