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被握的狰狞起来,他边吻白素素,边将白素素的裤子脱到大腿处,然后举着自己的东西边进入了白素素的身体。
白素素似乎好久没有跟男人行床地之事了,所以柳三郎一顶进去,她立马感觉有些紧迫,有些痛,不由得喊道:“三郎……慢、慢点。”
此时的柳三郎已然动情,那里慢得下来,他压在白素素身上,不停的晃动着,而且这个时候,他已经将白素素的衣衫撕扯开来,大白兔高耸,让人忍不住就咬了上去。
两人这番厮杀了半小时之后,白素素已经丢了好几次,可是柳三郎仍旧没有要丢的意思,白素素心中暗叹,好厉害,比nker厉害多了。
就在白素素这样想的时候,柳三郎突然问道:“白姐,我跟你之前的男朋友nker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白素素哼哼的呻吟着,有些羞涩的碰了一下柳三郎下面的小弟:“三郎你……你怎么能这样……这样问老师呢……你……你让老师咋回答你!”
柳三郎并没有停下动作,仍旧耸动着:“老老实实回答呗,谁更厉害一些。”
白素素心中虽认定柳三郎更厉害,可这话她那里说得出口,而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柳三郎突然从她身上站了起来,白素素正惊诧,心想柳三郎是不是生气了的时候,柳三郎突然扶着白素素的屁股让白素素趴在了地上,而他则从后面厮杀起来。
这个体位很是疯狂,白素素被顶的发出阵阵尖叫,而这个时候,柳三郎不失时机的问道:“白姐,到底谁厉害啊?”
“你……你厉害,我……我的三郎……最……最厉害了!”
两人在洞||穴之中厮杀缠绵了一个多小时,柳三郎才终于忍受不住,冲关而出。
“别……别shè……在里面,今天……不是安全……”白素素的话根本就没有说完,因为当柳三郎最后疯狂的时候,白素素已经爽的说不出话来了。
一番厮杀之后,两人穿戴好衣服,以免被寻找来的人发现来不及收拾,只是虽穿好了衣服,两人并没有分开,柳三郎将白素素抱在怀里,不时的吻着她,而白素素则向一个小女子一般的依偎着柳三郎,满脸的幸福。
“白姐放心,我会让你一辈子幸福下去的,我柳三郎发誓,今生今世,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男人的甜言蜜语最是能够打动人心,白素素把柳三郎抱的紧紧的,心里很是温暖,她突然觉得,跟柳三郎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来。
而就在两人这样温存的时候,上面突然传来阵阵喊叫声:“三郎,白老师,你们在那里啊?”
声音不断,是来救他们的人,柳三郎心中有些责怪,心想这些人怎么不在下面多待一会,上来这么早干嘛。
而白素素听到喊声之后,连连高呼:“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将两人从山洞中救出来之后,欧阳盈盈已经急的快哭出来了,柳三郎望着她笑了笑:“我们这不是没事嘛,哭什么。”
本来欧阳盈盈还没哭,可她一听到柳三郎这句话,眼泪便忍不住的掉落下来,最后还是白素素不停的安慰,她才这破涕为笑。
而就在大家庆幸白素素和柳三郎两人没事的时候,陈锋却一脸yin沉,当初大家在山下听到虎啸之后,立马决定带人上来寻找柳三郎和白素素,可陈锋却想着让老虎将柳三郎和白素素两人给吃了以泄愤,所以他极力阻止大家,说老虎厉害,大家就是上去了也不是对手,不如等老虎走远了再上来找人。
如今柳三郎和白素素两人平安无事,他的计划泡汤,自然很是不爽了。

第24章 一夜雷劫
今天第二更,求收藏推荐哦,收藏和推荐多了,会爆更哦!
从山下下来之后,景区的管理人员才到,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一点不担心来此游玩的人的安全。
这让柳三郎很是看不惯,心想就应该让这些人被老虎追一追,等他们知道害怕了,就知道将老虎除去了。
这个时候,大家再无心思游玩,生怕老虎突然从山上下来把大家给伤了。
班主任贾高也发现大家没有什么兴致,于是提议回去,并且给大家租来了一辆公交车。
陈锋的脸一直yin沉着,公交车来了之后,他并没有坐,只说自己想到处走走,然后便跟大家分离了。
公交车不小,可是却坐不下三十多人,所以必须有几个人站着。
于是先让女生坐,女生坐下之后,男生才坐,这样分配之后,有十几名男生没有分配到位子,不过柳三郎却是有的,因为他刚才在山上受到了惊吓,为了让他不至于劳累,大家一致决定让他做坐着,并且坐在了白素素旁边。
公交车是属于后面比前面高的车,两边各有两个座位,白素素跟柳三郎坐下之后没多久,车子便开动了,而因为大家奔波了这么长的时间,大家都有些困乏,有座位的坐下之后没多久便闭上了眼睛昏昏yu睡。
没有座位的都站在车前面,所以这个时候,柳三郎见四下无人注意,突然伸手握住了白素素胸前的两个大白兔,并且不停的揉着,白素素本来眯着眼睛养神,当她的胸前大物突然受到袭击之后,猛然一惊,待看到是柳三郎之后,她才稍微安心,可还是有些紧张,在柳三郎耳边小声说道:“三……三郎,这样不好吧,被人发现就不妙了。”
“白姐,放心好了,大家都在睡觉,你不觉得在车上做这事很刺激吗?”
“是很刺激,只是太危险了!”
白素素虽然这样说,可柳三郎并没有听,仍旧不停的揉着,并且慢慢讲脑袋移过去,隔着衬衫亲吻起来,白素素似乎被吻的动了情,当柳三郎脑袋压在自己的两个大白兔上之后,她便有些受不了的恨恨压着柳三郎的头,让柳三郎可以更加用力一些。
两人在公交车上享受着暗爽,回到公寓之后,则立马找了借口回房,不过很快,柳三郎便偷偷遛进了白素素的房间,并且在里面与之大战了三百回合,直战的白素素缴械投降。
白素素实在有些受不了,她感觉自己的下面痛的难受,可是当她看到柳三郎的玉/茎之时,发现它还是那样雄伟强壮,一点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见白素素盯着自己的下面看,柳三郎嘿嘿笑了笑,骑到白素素身上,用那个东西不停拨弄白素素胸前的两个大东西,笑道:“白姐,你舒服了,我这还硬着呢,可难受了,怎么办嘛!”
“三郎,你太厉害了,白姐今天是真不行了,要不白姐用ni子给你弄出来?”
柳三郎自然明白白素素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假装不知,道:“白姐,你那里又没有洞,怎么帮我弄出来啊!”
白素素婉儿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来站起来,白姐教你!”
柳三郎站起来之后,白素素跪在了柳三郎跟前,她用手抓着柳三郎的玉/茎上下套弄了一下,然后冲柳三郎一笑,用自己的两个胸前大物给夹了起来,并且不停的上下晃动。
柳三郎抬头看着白素素,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如此十几分钟之后,柳三郎终于忍不住了,连忙喊道:“白姐,要来了,要来了!”
白素素恩恩着,一股白液便冲到了她的脸上。
两人办事很隐蔽,并没有被人发现什么,晚上大家一块吃饭的时候,一切如常。
次ri星期天,欧阳盈盈要回家见她爸妈,王东子也说要回家一趟看看,晚上才能回来,这个时候,公寓里只剩下柳三郎和白素素两人,于是这一天,两人在公寓里极尽疯狂,简直难舍难分。
白素素爽的直叫,最后却只有求饶的份。
天渐暗,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惊雷,柳三郎听得那声惊雷之后,突然想起今天是树jing第三次雷劫应验之时,他答应要帮树jing的,于是不再迟疑,与白素素分开之后,他立马向谭玄景区飞去。
他飞到那棵树jing所在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风雨大作,雷鸣闪电不绝,树jing见柳三郎来了,很是兴奋:“小伙子,你果真守信,你肯来,我这三次雷劫便好过多了。”
柳三郎笑了笑:“我既然答应了你要来,就一定回来的,只是待会我如何帮你将雷引走呢?”
“这个十分好办,将雷朝我劈来之时,你用法术将雷引到地面,雷电一接触地面,便会与地面强大的磁场融化变弱,到那时候,我便算是渡劫成功了。”
见方法如此简单,柳三郎连连答应,并且为将要带来的雷劫做准备。
天sè越来越暗,风雨更大了一些,四周空寂的很,风声雨声一起袭来,让人感觉这里就是地狱,而天空之中一片乌云,不时传来雷声。
就在柳三郎坐定静等之时,突然听到树jing大喊:“雷电要来了,三郎你要准备好!”
这句话刚说出,天空突然爆发出阵阵雷鸣,接着一道闪电夹杂着雷声向树jing劈去,柳三郎再不迟疑,立马飞身而起,挥手打出一道亮光阻住那到雷鸣闪电,当他手中打出的光碰到闪电雷鸣之后,他猛觉全身一麻,可随如此,他并没有缩手,不仅如此,他还努力将雷电引到底下,当雷电的偏移了树jing之后,柳三郎这才猛然抽出那一道光。
光撤去,雷电击打到地上,顿时将大地打出了一个深坑,打出一个深坑之后,雷声渐隐,风雨之势略停。
柳三郎浑身湿透,他站在树jing前面,喊道:“雷劫已过,你安全了!”
这句话刚喊出,那大树突然不停摇晃起来,最后竟然从中间裂成了两半,就在柳三郎惊诧间,突然从中飞出一个身材高大,以树叶遮羞的老头来,那老头虽老,身体却十分强壮,柳三郎知道,这便是树jing幻化出的人形了。
树jing幻化chéng rén形之后,柳三郎立马飞身而至,道:“如今你已然成形,今后准备怎么办?”
树jing笑着向柳三郎拱手道:“以后你可以叫我柯梧,现如今我虽成形,当法力尚浅,所以我准备找个隐蔽之所潜心修炼,不过在我离去之前,送你一件法器吧!”
“送我法器?”柳三郎有些惊讶,不过也有些好奇。
柯梧点点头:“这颗大树的躯壳陪了我一千多年,经我稍加冶炼之后便可称为一粒木珠,有了这颗木珠,你便拥有了寻找生命之源的钥匙。”
“生命之源的钥匙?”柳三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
柯梧点点头:“我们树木最是善于寻找水源,并且能够进行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并且释放出氧气,这些都是生命成长所必须的东西,如果没有我们的这些光合作用,整个地球根本就不会适合人类生存。”
柯悟说的这些知识柳三郎也是知道的,只是他仍旧不明白那颗木珠到底有什么用。
柯悟好像也发觉柳三郎没有听懂,于是便又解释道:“简单点说吧,木珠能够让你在十分困苦的环境下得到生命所需要的东西,能够让你活下去,你听说过长在石头上的树木吧?”
柳三郎连连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有一次还见到过,当他看到那颗长在石头上树木的时候,还曾经惊叹那颗树的生命力呢。
“只要你佩戴着木珠,你如果遇到了没有水没有空气等等的情况下,它照样可以让你生存下去。”
听完柯悟的这些话之后,柳三郎才终于明白木珠的用处,而知道用处之后,他虽然觉得自己并不是用得上,可如果能有一颗以防不备,也是好的。
当柳三郎这样想的时候,柯悟已经开始冶炼,那棵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在这样的风雨之夜,很快消失不见,最后只变成了一粒木珠,木珠漂浮在空中,柯悟伸手便要将之接住送给柳三郎,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暗处传来。
柯悟听到那个声音之后,立马喊道:“不好,快去拿木珠!”
柳三郎飞身去取木珠,而柯悟则飞身向那发出声音的地方飞去,柳三郎拿了木珠,转身去找柯悟,只见不远处,柯悟正与与白衣女子厮打,那女子柳三郎似乎很熟悉,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白依依,那个一直在找自己麻烦的蛇jing。
柳三郎不再犹豫,飞身前去帮忙,随后他只练了一些最基本的法术,可是毕竟能帮上一点忙,于是,一人一妖一jing便在这雨夜厮斗开来。
大概斗了一个多小时,蛇jing白依依发现自己难取得便宜,于是飞身后退,喊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白依依说完,一纵身不见了踪影。

第25章 你怎么能全脱了呢
冲新书榜,求收藏推荐打赏!
雨仍旧不停,风吹来凄冷。
柯悟望着白依依消失的方向,眉头微皱,随后突然问了一句:“你怎么会得罪那条千年蛇jing的?”
柳三郎耸耸肩,然后将他得到千年蛇jing灵丹一事说了一遍。
柯悟听完,有些惊讶,随后说道:“如此说来,那白依依是跟着你才找到这里来的,本来她也是修道的妖jing,虽然三次雷劫已过,可扔害怕被波及,所以刚开始并未出现,当她发现我要练木珠的时候,才想着趁火打劫,得了木珠好逃走。”
柳三郎将木珠拿在手里看了看,虽然并不是很有光泽,但却十分有手感,他看着木珠,问道:“那白依依也想要这木珠?”
柯悟点点头:“想来是了,我这木珠关键时刻能救人命,恐怕谁都想要的。”
“那你……”柳三郎望着柯悟有些犹豫。
柯悟好像看出了柳三郎的心中的担心,道:“这个无妨,我们树木一类,天生便有这种顽强的生命力,木珠对我来说可有可我,你帮我避开了雷劫,这是你应得的,以后你小心一点便是,我们就此告辞吧!”
柯悟说完,一闪身,消失在了雨夜之中。
柳三郎见天sè已晚,于是也不便多带,纵身向公寓飞去。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大雨倾盆而下,柳三郎回到公寓的时候,立马仍旧有亮光,苏无名有些奇怪,推门进去之后,发现大家都在客厅坐着,欧阳盈盈眼睛红红的,好像很伤心的样子,白素素和王东子两人坐在一旁,好像拿欧阳盈盈一点办法没有。
见柳三郎回来了,欧阳盈盈突然冲上去问道:“你去那里啦,怎么现在才回来?”欧阳盈盈的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哭过。
柳三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嬉笑道:“欧阳大小姐你这是怎么啦,该不会是晚上见不到我,就伤心成这个样子吧?”
“你……你讨厌,才不是因为你呢!”欧阳盈盈说完打了一下柳三郎的胸膛,然后便掩面跑上了楼。
柳三郎浑身湿透了,他并没有向沙发上坐,望着白素素问道:“白姐,欧阳盈盈这是怎么啦?”
白素素耸耸肩:“我们也不知道啊,她从家里回来之后就一直哭,我们问她什么他也不说,你与她关系最好了,你上去问问吧。”
柳三郎见白素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先是楞了一下,随后拿起桌子上的两个橘子上了楼。
来到二楼的时候,柳三郎并没有直接上去,而是先喊了一下:“欧阳大小姐,我能上去吗?”
三楼并没有回答,柳三郎见此,便又喊道:“不回答就是默认啦,那我上去了。”
柳三郎上得三楼,见三楼比二楼可是要豪华的多,最靠边有一洗手间外加浴室,这边则是四个房间,而四个房间只有一个门,似乎是想通的,柳三郎敲了敲门,立马并没有反应,而就在柳三郎准备下去的时候,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原来里面根本就没有锁门,柳三郎悄悄推门走了进去,最先见到的是一个大客厅,客厅里放着拐角沙发,另外客厅其他地方有几个门,直接通往其他房间,其中有一个应该是欧阳盈盈的卧室。
只是这个时候,柳三郎根本不必进卧室,因为欧阳盈盈此时正躺在沙发上哭泣,她哭的跟泪人似的,让人看了心中好生不忍。
柳三郎刚要走过去,欧阳盈盈立马把沙发上的枕头扔了过来,生气的说道:“你上来干嘛,出去,我不想见任何人。”
若是以前,柳三郎可能会真的离开,可现在他自认对女人有了一些了解,他知道,女人在伤心的时候,最想要的是有人陪,而不是一个让走就走的男人。
柳三郎把枕头接住,笑着在欧阳盈盈身旁坐了下来,并且将枕头垫在她的头下,很是温柔的问道:“欧阳大小姐,你这到底是怎么啦,谁惹你生气了吗?”
柳三郎边问边把橘子拨开给欧阳盈盈吃,可是欧阳盈盈那里肯吃,她躺在沙发上望着柳三郎,突然一下子扑到了柳三郎的怀里,而她刚这么一扑,猛觉一凉,然后将柳三郎给推开:“你身上怎么是湿的,赶紧脱了,沙发都弄湿了。”
柳三郎无奈,只得将外衣和裤子给脱了,当欧阳盈盈看到柳三郎脱裤子的时候,突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大声喊道:“臭流氓,你怎么能在女生面前脱裤子呢?”
柳三郎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欧阳大小姐,可是你让我脱的啊,难道你不记得了?”
“你……你无赖,我……”欧阳盈盈又气又羞,最后竟然说不出话来,而这个时候,柳三郎身上只剩下了一条内裤,而他看着眼前的美人,内裤里的玉/茎立马有了反应,把内裤给撑成了帐篷,欧阳盈盈猛瞄了一眼之后,就更加的不敢看了。
柳三郎再次坐到沙发上,就这样坐在欧阳盈盈对面,并且拉住她的手,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谁惹你生气了?”
此时的欧阳盈盈已经不哭了,可是却仍旧委屈,她盯着柳三郎,眼睛里泛着泪光:“今天……今天我回家,爸妈在冷战,我……我好害怕!”
“夫妻之间冷战很正常啊,你害怕什么!”
“我……他们冷战的理由是父亲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我……我怕他们两人离婚!”
这的确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柳三郎将欧阳盈盈拉进自己的怀里,安慰道:“没事,兴许你爸妈两人很快就和好了,就是为了你,他们两人也不可能离婚不是,不要想太多啊!”
欧阳盈盈搂着柳三郎宽厚的胸膛,感觉很温暖,只是她觉得柳三郎下面的东西太不安分了,总是一动一动的,所以这样搂抱了一会之后,欧阳盈盈突然推开了柳三郎:“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
柳三郎见欧阳盈盈用完人之后就想甩,心中暗骂:“你是没事了,我这里可是难受死了呢。”

第26章 秋季运动会
求收藏推荐打赏!
欧阳盈盈让柳三郎离开,可是柳三郎并没有离开,他指了指自己的全身,笑了笑:“欧阳大小姐,你把我的衣服都给脱了下来,我这样下去是不是会被人误会,被白姐他们看到了,可能要误会你的清白了啊!”
欧阳盈盈抬头看了一眼柳三郎,刚好看到柳三郎下面凸起的帐篷,她的脸不由得羞红,但还是有些嗔怒的说道:“你就不会穿上再离开嘛,再说了,什么叫我给你脱下来的,是你自己脱下来的,臭流氓。”
柳三郎耸耸肩:“是你让我脱的嘛!”
柳三郎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盈盈突然拿起地上的湿衣服扔给了柳三郎:“赶紧穿上离开吧,你再不离开,他们真该误会了。”
柳三郎拿着衣服在身上比划了一下,最后又给扔了,道:“太湿了,脱下之后就不想穿,我就这样下去吧。”
“谁管你,赶快下去!”欧阳盈盈说着,把柳三郎给推了出去。
柳三郎只穿着裤头从三楼走到二楼,而他刚走下来,便见白素素开了门正要回屋,柳三郎喊了一声白姐,白素素猛然扭头见柳三郎只穿了内裤,下面那个东西顶的老高,脸不由得就红了,而红了之后,则有些醋意的问道:“怎么,你这个风流子把欧阳小姐也给办了?”
柳三郎嬉笑着来到白素素跟前,搂住了她,悄声问道:“王东子呢?”
“回房休息了,他今天跑了一天,很累!”
一听王东子休息了,柳三郎不由得一喜,于是在门口处便四处抚摸白素素那柔软的身躯,并且不时的在她脸上亲来亲去的,直亲的他下面涨的更加厉害,不停的去摩擦白素素的下面。
在门口处的确有些刺激,可白素素还是害怕王东子什么时候会突然出来,所以她一把将柳三郎拉进了屋关上了门,不由分说将柳三郎最后的内裤也给拔了下来,并且与之激烈的热吻着。
柳三郎更是动情,边吻边将白素素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退去,并且一双手在她那胸前的两只大白兔上不停的揉着,直揉的不停变换形状,而且挺的笔直。
两人没有了衣服的束缚,立马便进入了彼此的身体,这样一番激|情厮杀之后,天sè更晚了些,柳三郎搂住白素素雪白的身子,边吻边摸,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白素素任由柳三郎吸允自己的肌肤,而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想到柳三郎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问道:“你是不是把欧阳盈盈也给收了?”
柳三郎摸着那两只大ni子,并且慢慢的放在嘴里,这样吸了一会之后,才望着白素素笑道:“怎么白姐,你吃醋了啊?”
“我……我吃什么醋啊,那欧阳盈盈还是个小姑娘,那里受得了你这庞然大物,我只是替她担心而已!”
柳三郎将白素素搂的更紧了些:“白姐不用替她担心,我根本就没怎么她,只不过衣服太湿了,穿着不舒服,所以就给脱了而已。”
两人又是一番温存,直到半夜之后,柳三郎才悄悄光着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次ri天晴,只是天却更凉了些。
又是周一,大家吃过早饭之后便急匆匆赶往学校。
只是今天来到学校之后,却发现情况大不相同,原来从今天开始,秋季运动会便提上ri程来了,从这星期开始,每个班级抽出几人来报名参加比赛,并且在这一周的时间内进行体能训练,下周周一则正式开始比试,如此分出冠亚季军之后,学校给颁发奖品。
当班主任贾高将此事宣布之后,不少同学纷纷报名参加,柳三郎对这种事情向来不是很积极,所以并没有报名,只是这个时候,欧阳盈盈推了他一下:“你体能那么好,随便报个就能得冠军,我看你还是报个吧,给班级争光嘛!”
柳三郎对这个真没有兴趣,不过又拗不过欧阳盈盈,最后只得报了一个两千米长跑。
可是报了之后,柳三郎并没有去训练,这让陈锋很是生气,他几次来教室找柳三郎,柳三郎都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这让陈锋更生气了,于是陈锋一怒之下,将柳三郎的两千米长跑名额给取消了,只给了一个替补名额。
成为替补名额之后,柳三郎也没说什么,反正他对这事不感兴趣嘛。
星期三这天傍晚,柳三郎与白素素和欧阳盈盈王东子他们一起回家,可是一路上白素素都一脸的忧郁,众人发现这点之后很是奇怪,因为与白素素认识这么久,还从来没见他这样过呢。
柳三郎望了一眼白素素,问道:“白姐,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白素素点点头:“下星期不是要举办运动会了嘛,可运动会需要很多器材,也需要很多奖品,学校拨不出这么多预算来,于是学校便要我们这些老师去外面拉赞助,我刚来此地,对这里的公司什么的根本不熟悉,那里能拉来赞助嘛!”
听得白素素是因为这件事情烦心,欧阳盈盈立马笑道:“白姐放心好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我妈咪在这里办了一家饮料批发工厂,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体育器材厂,我跟妈咪说一声,这些都不是问题。”
听欧阳盈盈满口应承下来,白素素别提有多高兴了。
星期四那天,欧阳盈盈来找白素素,告诉她说事情已经办妥,她母亲已经跟学校那边接了头,并且一切的功劳都算在白素素的头上。
白素素听了之后,连连感激道:“真是太感谢你了!”
欧阳盈盈笑了笑:“没什么,我妈咪很有生意头脑的,她肯赞助,说明她看好学校这片市场,毕竟做生意的人,不会做亏本生意的嘛!’
欧阳盈盈说完之后,便去找柳三郎,将此事告知了柳三郎,柳三郎见欧阳盈盈这么开心,笑着问道:“怎么,你妈咪不跟你爹哋冷战了?”
柳三郎提出此事之后,欧阳盈盈想了想,摇摇头:“不知道,听我妈咪的声音挺正常的,应该不冷战了吧。”
与欧阳盈盈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柳三郎对欧阳盈盈的母亲也多少有一点了解,她叫苏秀云,是个女强人,当初跟欧阳盈盈的父亲欧阳夏天一起在这里开拓事业,若非苏秀云颇有手段,欧阳夏天根本不可能有现如今的成就。
两人一番努力,成为了这个小县城的首富之后,意见便有些不一致起来,为此,两人各买了一栋别墅,各住各的,只一些特殊时间才在一起,而且苏秀云不甘只守着以前打下来的江山,她将自己的股份从以前的公司抽出来一部分另外又做了其他生意,现如今生意十分的火爆。
对于这样的一个女人,柳三郎很是敬佩的。
虽然开心那天见过一眼,可并不是十分清楚,所以柳三郎一直都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能与苏秀云这个女强人近距离的见上一面。
而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星期天那天晚上,苏秀云给欧阳盈盈打来电话,说明天秋季运动会她会到场参观,欧阳盈盈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很是兴奋,与柳三郎他们说了好几遍。
星期一那天,在运动会开幕式上,校长讲了许多大道理,而讲完之后,才介绍了一些评委裁判,最后才隆重的介绍了一下对于这次运动会的赞助商们,当然,这些赞助商中包括苏秀云。
苏秀云今天穿了一身正装,给人一种很是英姿飒爽的感觉,而那些衣服好像有些紧身,把她那有些风韵的身材给衬托的极富诱惑。
柳三郎在下面看着,不由得便起了邪念,心想着什么时候能够与这贵妇一亲芳泽就好了,当然,他也只能想想,他可不是流氓,不可能说用强的。
校长这样讲了一通之后,这才宣布秋季运动会正是开始。
对于比赛的这些项目,柳三郎都没什么兴趣,因为这些对他来说简直太小儿科了,而他是长跑的替补,所以没事的时候他便到处转转,根本就没有心思看比赛。
欧阳盈盈今天很兴奋,在比赛开始之后,她便拉住柳三郎去找她母亲,她母亲带着墨镜,见了自己的女儿之后冲上去就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啊,这几天不见你可是瘦了不少啊!”
“那里有嘛,倒是妈咪你,可是真瘦了!”
母女两人这样说了一通之后,欧阳盈盈才想起来介绍柳三郎,而当欧阳盈盈介绍柳三郎的时候,柳三郎连忙伸出手要去与苏秀云握手,可是苏秀云却啧啧舌,小声向欧阳盈盈说道:“我说宝贝女儿啊,你怎么交这样的朋友啊,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就是个土包子嘛!”
此时柳三郎穿的衣服还是他来学校时林楠给做的那些,的确有些上不了台面,苏秀云这种女强人说出这种话能够理解。
只是柳三郎却很不习惯苏秀云这种以衣服取人的态度,而如果眼前这个妇人不是欧阳盈盈的母亲的话,他非得想办法好好教训她一番不可。

第27章 一跑成名
今天第二更,求收藏推荐打赏!
对于苏秀云的这种歧视,欧阳盈盈有些看不惯,虽然在她不了解柳三郎之前,也和苏秀云有着同样的看法。
只是如今她对柳三郎有了了解,自然不会只以衣服看人了。
“妈咪,柳三郎是我的朋友,不许你这样说他。”
苏秀云似乎很疼爱欧阳盈盈,一听欧阳盈盈这样说,连忙安慰道:“好好,妈咪以后不说你的朋友了,不过你有空带他去买几件衣服,他的这些衣服啊,真是不上眼。”
柳三郎听苏秀云这样说,脸上虽不表露出不满,心中却已然十分的愤慨了,心想以后找个机会,非得让你趴着自己身下求饶不可,看你还敢不敢小瞧人。
几人正说着,只见王东子从远处急匆匆跑了来,见王东子跑来了,欧阳盈盈很奇怪,问道:“你跑来做什么?”
王东子也不理会欧阳盈盈,拉了柳三郎就走,边走边说:“三哥快点,两千米长跑,该你上场了!”
柳三郎有些不解:“我不过是替补,上什么场啊?”
“就因为你是替补,所以才你上场嘛,一个跑两千米的同学突然晕倒了,恐怕跑不了了,只有你这个替补跑了,来吧,班主任他们都在找你呢!”
柳三郎无奈的跟着去了,并且领了一块号码布挂着了腹部,然后随着一些选手来到了cāo场上。
只听裁判一声枪响,大家便如箭般的向前冲去。
两千米对柳三郎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他如果用最快的速度,一眨眼就能够跑完,可是他也不想太吓着人,于是便以比正常人速度稍微快了一点的速度跑起来。
cāo场一圈五百米,所以两千米需要跑四圈,当跑完第一圈的时候,柳三郎已经甩第二名好远了,而当跑到第三圈的时候,柳三郎已经甩第二名大半圈了。
这在两千米长跑中很少见,毕竟刚开始跑得快的多见,可一直跑的快的就不多见了。
当众人见柳三郎超出第二名大半圈之后,纷纷起身呐喊起来,当时欧阳盈盈和苏秀云还在聊天,当她们母女两人听到这阵阵呐喊声之后,不由得好奇起来,于是挤过人群去看,当欧阳盈盈看到柳三郎领先别人那么多的时候,也忍不住高声呐喊起来。
苏秀云见柳三郎一直快速去跑,心中也好生的惊讶,想这个少年体力可真是棒,跑了都三圈了还一直保持着速度。
呐喊欢呼之声不绝于耳,柳三郎似乎受到了呐喊声的鼓舞,于是不由得又加快了速度,他这么一冲,几乎比后面的人快了一圈。
当他跑完四圈来的终点的时候,其他选手才刚跑完第三圈。
其他选手见柳三郎跑这么快,不由得没有激|情和力气,而此时场外的那些人,还在不停的呐喊:“柳三郎好快,比刘翔还快。”
柳三郎四圈跑完,也并不是很累,将号码布解下来扔给相关人员之后,便悄然离开了大众的视线,不过虽是如此,整个学校的人都震惊不已,柳三郎的班主任贾高在校长面前很是自豪的说道:“这是我们三年级八班的柳三郎,他这个速度,去参加奥运会,无论长跑短跑,都能得冠军。”
校长也是一脸兴奋:“没错没错,贾老师啊,这个学生你可以重点培养一下,兴许下一个奥运冠军,就是我们学校的,到那个时候,可为我们学校争光添彩了啊!”
校长都这么说,其他像教导主任、副校长等等的,自然也都跟着称赞不已了。
从众人的称赞声中走出的柳三郎碰到了王东子,此时的王东子正一脸自豪的向几名女生吹嘘炫耀,说刚才跑最快的那个,是我哥们。
柳三郎并没有打扰王东子的吹嘘,他直接饶过王东子去找欧阳盈盈,此时的欧阳盈盈正在跟苏秀云说话,当她们母女两人见到柳三郎之后,苏秀云的态度已经有了不少改变,她望着柳三郎笑了笑:“小伙子,体格不错嘛,跑的挺快!”
柳三郎笑了笑:“还行吧!”
苏秀云见柳三郎并没有十分的骄奢,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于是说道:“过几天我要为我经营的体育器材做个广告,你来当模特吧,兴许还要拍个视频!”
一听要自己当模特拍视频,柳三郎心中顿时乐开了花,毕竟他虽与欧阳盈盈关系好,可什么事情都不是免费的不是。
虽这样想,柳三郎却装出一脸稚嫩,道:“这……这我没做过,不知道能不能做得来啊!”
苏秀云仔细打量了一番柳三郎,随后笑了笑:“你长的还算可以,身材又好,很附和我们公司的形象,那天你有空来我公司,我给你安排一下。”
听得苏秀云这样说,柳三郎连连应承着,而这个时候,欧阳盈盈有些嗔怒道:“妈咪,你让柳三郎当模特,我也要去,难道我的形象就不好了吗?”
“好好,我的宝贝女儿形象怎么能不好呢,只要你想要的,妈咪都给你!”
苏秀云这样跟自己的女儿亲昵了一会之后,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柳三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