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柳三郎心想自己没有手机,给自己电话号码有个毛用,可虽如此,他还是笑脸盈盈的记了下来。
而苏秀云给柳三郎留了号码之后,便直接载着欧阳盈盈离开了学校,像她们这种人,才不会真的对比赛感兴趣呢。
却说苏秀云和欧阳盈盈两人离开之后,柳三郎也觉得呆在学校没什么意思,而比赛要比试三天,这三天想来不会有什么学习,柳三郎一番思索之后,便觉得趁着这三天的时间,到处走走,散散心,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寻一下白依依的踪迹。
那天晚上白依依的出现并非偶然,想来她一直都在暗中观察自己,并且找机会对自己下手,身边有这样一个威胁,实在让人感觉不是很好。
既然如此,那何不自己先下手为强,将白依依找出来,与她做个了断呢?
柳三郎想了一番之后,便决定立马着手去干。

第28章 洗手间的风光
求收藏推荐打赏,成绩好爆更哦!
有了决定之后,柳三郎立马赶往公寓,准备换了衣服便去实施自己的计划。
可当柳三郎回到公寓之后,突然内急起来,于是刚进客厅他便急匆匆向洗手间跑去,可是他刚推开洗手间的门,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柳三郎顿时一惊,连忙退了出来。
洗手间里面有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风韵的漂亮女人--苏秀云。
柳三郎万万没有想到,苏秀云竟然在里面冲澡,可是她在里面冲澡怎么不关上门呢?再有便是,她怎么不去欧阳盈盈的房间冲澡,在这一楼的洗手间里冲什么澡嘛?
很快,苏秀云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风韵的身子裹着浴巾,让她看起来更具有魅力,柳三郎偷偷看了她一眼,然后便想起了刚出浴的美人这个词。
浴巾包裹着苏秀云的身体,给人一种浴巾快要掉落的感觉,柳三郎想象着她那浴巾下的酮体,不由得便起了反应,可是他很快便抑制住了,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欧阳盈盈的母亲,在这公寓之中,他可不能有什么其他想法。
苏秀云的脸有些羞红,她一手握着浴巾,一边向柳三郎这边走来,当她来到柳三郎前面坐下之后,浴巾微微有些分叉,能够看到那一双雪白的大腿。
柳三郎忍不住看了一眼,而这个时候,苏秀云盯着柳三郎问道:“你……你怎么进去也不知道敲门?”
柳三郎有些尴尬:“我……我也不知道苏阿姨在里面,要是知道,我哪里还敢进去!”
两人刚说了这么一句话,楼上便传来脚步声,苏秀云听到脚步声之后,立马对柳三郎说道:“这事我以后再找你算账,盈盈马上就要下来了,你给我听好了,这事千万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柳三郎微微抬头头看了一眼苏秀云,脑海中不由得呈现出刚刚冲进洗手间看到的一幕,雪白的肌肤,高耸的ni子,平坦的小腹,以及小腹下面那一片乌黑的森林。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柳三郎的男xing荷尔蒙无法抑制的膨胀起来。
“喂,想什么呢,给你说的听到了没有?”
“苏阿姨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说的,我也没有都没有看到。”
当柳三郎说到什么都没有开到的时候,苏秀云的脸不由得又红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欧阳盈盈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也裹着浴巾,边向下走边问道:“妈咪,刚才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一声惊叫啊!”
看到欧阳盈盈也裹着浴巾,柳三郎才终于明白苏秀云为何会在一楼的洗手间冲澡了。
原来楼上的那个洗手间被欧阳盈盈给占用了。
苏秀云脸sè已经恢复正常,她望了一眼欧阳盈盈,笑了笑:“没什么,刚才洗澡出来看到一只老鼠,可把妈咪给吓到了,幸亏柳三郎刚好赶回来,帮我把老鼠给打死扔出去了。”
欧阳盈盈见柳三郎回来了,笑着在他身边坐下,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不看比赛的吗?”
欧阳盈盈刚洗完澡,身上散发着一股清香,柳三郎闻的有些痴了,可还是连忙笑着答道:“那些比赛很没意思,我准备换身衣服到处走走呢。”
欧阳盈盈一喜,问道:“比赛要三天,你我都不喜欢看,的确挺无聊的,你想到哪里去走走,我让妈咪开车带我们去啊?”
一听欧阳盈盈的话,好像是要跟自己一起去走走,这怎么能行,柳三郎连忙笑道:“苏阿姨工作繁忙,哪里能耽误她的时间嘛,我就是到处走走,并无具体的目的地。”
欧阳盈盈有些失落,而且有些生气,嗔怒道:“哼,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去呢,妈咪,这几天我跟着你,我们好好玩玩,不让这个落魄户跟着。”
此时欧阳盈盈嘴里落魄户的意思自然再没有歧视,柳三郎自然也就不会生气,而这个时候,他突然有些脸红,道:“不好意思,人有三急!”
说着,柳三郎便起身急匆匆的跑到洗手间开闸放水了。
等柳三郎出来,欧阳盈盈和苏秀云两人已经上楼换衣服去了,柳三郎也连忙回房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御驾飞行而去。
离开公寓之后,柳三郎并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因为他对白依依不了解,也不可能知道白依依藏在什么地方,更不清楚白依依是如何跟踪自己的。
如今他手里有一颗木珠,那么白依依会不会对这颗木珠还存有得到之心呢?
如果有的话,他是不是可以利用这颗木珠引白依依出来?
在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柳三郎降身在一处比较隐蔽之地,那是一座山,山上很是荒芜,根本没有经过开垦,上面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灌木丛,当然,鸟儿更多。
柳三郎上得山顶,随即打坐修炼,他相信那白依依既然一直都在监视自己,那么她一定能够知道自己到了这里,而为了给她丈夫报仇,她势必会不顾一切的来对付自己。
既然有一场大战要打,那就必须尽快修炼好法术才行。
柳三郎在山顶打坐了半天,一直到夕阳西下,他才缓缓增开眼睛,此时天边已显红霞,几只鸟儿飞来归巢,周围寂静异常,那白依依似乎根本就没有要来找自己报仇的意思。
柳三郎突然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这么简单,那白依依如果打得过自己,她又何必跟踪自己,想来她一定是没有把握对付自己,这才不敢贸然出手。
可如果他一定要杀自己的话,会用什么办法呢?
柳三郎突然想到在柳山村的时候白依依用的计策,威胁。
没错,用自己最亲的人来威胁自己。
可在这个县城之中,白依依会用谁来威胁自己呢?
在这个县城里,柳三郎有一个堂姐,叫柳兰,算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可是柳兰嫁到县城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已经很少回去了,那白依依就算是妖jing也不可能知道她的存在吧。
除去柳兰的话,她会找谁来威胁自己呢?
就在柳三郎这样想的时候,远处突然飞来一道白光,白光落地,柳三郎面前突然出现两个人来,而且是两个很美的女人。
一个是一身妖娆的白依依,一个是全身充满了女人魅力的白素素。
这两个女人站在一起,真的是各有千秋,让人看了就想浮想联翩,柳三郎看着她们两人,突然觉得心头一重。
白依依掐着白素素的脖子,随后望着柳三郎道:“你若识相,就将木珠交来,我兴许还能放了这个女人。”
柳三郎望着白依依,她真的是妩媚极了,如果她不是妖jing的话,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爱上她,可是很可惜,她是个妖jing。
只是这个妖jing为何只要木珠呢,难道她不想要自己xing命了吗?
柳三郎还未作答,白依依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道:“你跟这个女人有了肌肤之亲,难道要看着她这样死去吗?”
柳三郎自然不会看着白素素去死,而此时的白素素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为何她会突然被一道光挟持了,为何她突然就来到了这个山顶,柳三郎怎么也在这里,他们说的木珠又是什么。
柳三郎浅浅笑了笑:“你想要木珠,我自然可以给你,只是我怎么能相信你呢,如果我给了你木珠,你没有放了白姐,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白依依冷冷一笑:“对于一个凡人我还不会说话不算话,你只要将木珠给我,我就放了她,可你若是不给我,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杀了这个白素素,我照样有办法得到木珠,反正你这个凡人亲人多朋友多,我总会找到能够让你交出木珠的人的。”
这是威胁,而且是让人厌恶的威胁,这威胁柳三郎竟然无法拒绝。
他将木珠拿了出来,道:“给你!”
说完,柳三郎突然将木珠朝山下扔去,白依依见了木珠,立马飞身追求,而柳三郎这个时候,已然飞去将白素素搂在了怀里。
而当他将白素素搂在怀里之后,突然哭泣道:“三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三郎并没有回答,因为来不及。
白依依得到木珠之后,已经飞身再次上了山顶,她拿着那颗木珠哈哈大笑了几声,随后冲柳三郎道:“有了这颗木珠,我的功力便会倍增,而今天,便是你柳三郎的死期。”
说完,白依依突然化做一道白光向柳三郎袭来,柳三郎早有准备,在白依依袭来之时,他立马飞身攻出一拳,两下相碰之后,两人皆被震的后退了好几步。
而这个时候,白依依突然从身上拿出一件金环,那金环被白依依拿出之后,立马散发出炙热的光来,柳三郎被光照的,顿时感觉浑身的皮都要被烧焦了。
柳三郎不敢怠慢,立马念动咒语来护身,而这个时候,白依依突然拿出木珠向柳三郎袭来,现在的白依依很自信,只要有了木珠相助,她杀死柳三郎便不在话下。

第29章 元神遁去
求收藏推荐打赏各种支持!
可事情并没有像白依依想的那样。
就在她用木珠来袭击柳三郎的时候,柳三郎突然冷冷一笑,突然从身上掏出一个袋子来,袋子并不是很大,柳三郎将袋子扔向白依依之后,她手中金环的光立马弱了不少。
白依依眉头微凝,怒道:“雄黄!”
柳三郎笑了笑:“没错,正是雄黄,我知道你是蛇嘛,所以专门准备了这个来对付你!”
白依依那个金环是用她每次蜕下的皮炼制而成,能够破坏人的生长机能,进而杀死对方,她之所以非得取得木珠,是因为木珠能够为柳三郎提供生命之源,正是她所练法宝的克星。
本来在柳三郎没有得到木珠之前,她还没有练好金环,准备等练好之后就给自己的丈夫报仇,可谁曾想,她刚练好金环,柳三郎便因为救柯梧而得到了木珠,为此她要杀了柳三郎,就必须得到木珠。
雄黄并不能让白依依怎么样,不过却可以让金环的法力弱那么一弱,而这个时候,柳三郎又是冷冷一笑,手中突然多出了一粒木珠,跟白依依手中的那个一模一样。
“白依依,你以为我会傻到把真的木珠给你吗?我既然想着要对付你,自然把所有的后路都想到了,去死吧!”
说着,柳三郎突然将木珠打出,木珠碰到金环,白依依金环上的光立马消散,最后化作片片残碎飘散在了空中。
白依依很是愤怒,准备与柳三郎拼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柳三郎一拳向白依依打来,那一拳力量十足,直打的白依依一口鲜血喷出,最后倒地而亡。
见柳三郎打赢了白依依,白素素这才兴奋的从后面冲上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死了的白依依身上突然出现一道白光,柳三郎还没反应过来,那白光便嗖的一下飞去了远方。
柳三郎很清楚,那白光并不是白依依练成的灵丹,而是她的元神。
无论修仙之人,亦或者是妖jing,他们都会有一颗灵丹,一个躯壳,而高明的修道者,会再练一个元神。
灵丹中蕴含灵力,元神则是另一个自己,有时为了逃命,少不得要丢弃躯壳。
如今白依依丢弃躯壳不要而元神逃走,异ri等她找到新的躯壳,免不了又要跟自己作对。
柳三郎暗叹一声,觉得这次让白依依逃了真是可惜。
白素素好像也发现了柳三郎的失落,她有些担心的问道:“是不是我突然跑来,让你没有机会铲草除根。”
白素素的样子好让人生怜,柳三郎笑了笑:“没有,元神本就不易消灭,白依依明知不敌,自然早就想好逃跑了,倒是我觉得有些对你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惊吓。”
此时天已暮,秋风吹来乍凉。
两人相互依偎在山顶,柳三郎将他修炼法术的事情说了一遍,如今白素素都知道了这么多,他不说也不行了。
白素素听完之后,突然倚在了柳三郎的怀里,有些撒娇似的说道:“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无论你是个普通人还是个修仙的人,我都喜欢你!”
这声音,这美人,这样的一个环境,这不是让柳三郎男人本xing发作嘛!
于是,再顾不得许多,柳三郎突然将白素素拉了起来,让她趴在一棵树上,而他从后面脱了白素素的裤子,直接就冲了进去。
两人这样一番欢愉,只鼓弄到了天亮。
秋ri的山顶有着淡淡的白雾,雾气缭绕下仿佛仙境,柳三郎搂着白素素亲了又亲,几乎不肯停下来,两人的下身都没有穿衣服,柳三郎的巨龙依旧坚挺,可白素素却已经有些体力难支,而且实在不能再接受巨龙的袭击了。
她转过身,用妩媚的眼睛望了一眼柳三郎,然后突然握住柳三郎的巨龙就放进了嘴里,这是柳三郎第一次享受口舌的服务,那感觉真是好极了。
而很快,柳三郎便忍不住摁住了白素素的头,以便让自己的巨龙能够进的更深一些。
白素素的嘴被堵上了,发出呜呜恩恩的声响,柳三郎猛冲了几下,喊道:“白姐,要来了,要来了!”
白素素一惊,连忙喊道:“不要……不要she到里面……”
可是白素素因为嘴被堵住了,所以她说的话有些含糊不清,柳三郎又在兴头上,那里会拔出来,最后猛冲几下之后,便全部she到了白素素的嘴里。
此时雾sè渐散,风吹来有了凉意,太阳从东方升起,周围的一切慢慢清晰起来。
两人休息一番之后,柳三郎道:“白姐,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可是我走不动啊!”白姐嗔怒了一眼柳三郎,然后指了指自己的下面。
柳三郎会心一笑:“白姐放心好了,有我在,自然是会让你舒舒服服回去的。”说着,柳三郎蹲了下来,白素素有些不解,问道:“干嘛啊?”
“自然是背着你回去了,上来吧!”
白素素趴在柳三郎的背上,柳三郎说了声坐稳,然后便飞身跃了下去,一时间白云悠悠,皆从身旁掠过,白素素惊讶不已,连连高呼,风吹在耳边有些轻柔,下面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小。
两人在空中游戏了一番之后,这才降身在公寓门口,进得公寓,两人便又像没事人一样。
此时王东子去了学校看比赛,欧阳盈盈刚起床,他见柳三郎和白素素两人从外面回来,有些惊讶,连忙问道:“你们两人去那了?”
这个时候,欧阳盈盈又好像发现白素素身子有些奇怪,问道:“白姐,你的腿怎么啦?”
柳三郎急中生智,道:“昨天晚上遇到白姐,她歪了腿,我们又没有打到车,就只有等天亮才打到车回来。”
对于柳三郎的话,欧阳盈盈并没有怀疑,她望了一眼柳三郎,道:“昨天我妈咪可说了,今天你要是有空,就给她打个电话,去她公司当模特,到时少不了你一些报酬的。”
“这么快吗?”柳三郎有些惊讶!
“是啊,做生意都这样,快人一步才能赚钱。”

第30章 苏阿姨别这样
求收藏推荐打赏!
听完欧阳盈盈的话之后,柳三郎点头应承了下来,他进洗手间冲了澡,然后回屋换了身自己认为还可的衣服,然后便离开了公寓。
苏秀云的体育器材公司的地址他是知道的,所以柳三郎找了个公共电话厅给苏秀云打了个电话之后,便直接赶了去。
那是一处很大的建筑物,而且很是辉煌,门口有守卫,柳三郎在门口犹豫了片刻之后,便准备踏步走进去,可这个时候,门卫突然拦住了他,问:“你找谁?”
“我找苏秀云!”
“苏老板?”
柳三郎连连点头。
可是那个门卫冷哼了一下:“苏老板那么高贵的女人,会见你这种乡巴佬,别蒙人了,说是不是想进去偷东西?”
见门卫这样看不起人,柳三郎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道:“我是穿的不怎么样,可我真的是来找苏秀云的,不行你上去问问。”
门卫虽然有些不屑,可还是打了个电话到苏秀云的办公室,而门卫打完电话之后,脸上突然露出笑意来,道:“原来你真是苏老板请来的人啊,刚才多有得罪了,请上去吧,苏老板在四楼401室。”
门卫的态度还不错,这让柳三郎打消了教训他的念头,他进得建筑物,直接坐楼梯上了四楼。
此时四楼很是安静,走进去能听到啪啪的脚步声,柳三郎敲了敲401的门,然后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请进!”
柳三郎转动门把走进去,随后将门给关上了,此时苏秀云正在办公桌前看一文件,她身边站在一个女秘书,那女秘书身材高挑,摸样艳丽,一双眸子就像是水做的,很是诱人,她看了一眼柳三郎,随后很是不屑的别过了头。
柳三郎装作没有察觉,来到苏秀云跟前之后,笑了笑:“苏阿姨,听盈盈说你今天让我来找你?”
此时苏秀云已然抬起了头,她望着柳三郎笑了笑:“是啊,公司的一些业务必须马上开发,所以广告要提前拍了,这是我们公司的秘书王芳,待会让她领你去拍摄现场,我这里还有些事情,忙完了就赶过去。”
苏秀云说完之后,王芳浅浅一笑,随后对柳三郎道:“小兄弟,跟我来吧。”
王芳的话极具诱惑力,柳三郎望了一眼苏秀云,苏秀云点点头:“跟着她去吧。”
没有办法,柳三郎只好跟着王芳下了楼,最后坐车去了拍摄地,那是县城的一处体育馆,有钱人很喜欢来这里锻炼身体,王芳领柳三郎下了车,随即来到一个跑道,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候,那些人衣着很是时髦,柳三郎之前在柳山村也见过这类型的人,知道他们是摄影师亦或者是导演。
只是他们看到王芳领了一个土鳖来,都有些惊讶,其中一人甚至将王芳拉到远处,问道:“芳芳,这是怎么挥手,苏姐怎么找这么一个土鳖来当模特啊?”
王芳跟那男子的关系似乎挺不错:“我怎么知道,苏姐找的人我有什么办法!”
他们说的话别人听不到,可柳三郎却是听的一清二楚的,而且他微微扭头去望,见那个男人竟然将手摸在了王芳的屁股上,而王芳却并没有反对,而且还很享受的样子。
这个时候,那个男子又与王芳开始了谈话。
“如今苏姐找这样一个人来当模特,我找的那个人就没戏啦,怎么办,我可是答应他了的。”
“陆辉,谁让你答应别人那么早的,回头请人家吃顿饭吧!”
“这怎么能行,那可是我好哥们,这次失信于人,下次我哪里还能从他那里得到好处,我看不如这样,趁苏姐还没来,我们想办法将这个土鳖弄走得了,如果他自己离开,苏姐也怨不得我们不是?”
“这……这恐怕有些不好吧,苏姐对这个人似乎挺重视的!”
“有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啊,待会看我的眼sè行事!”
两人这么说完之后,便向这边走来,而那个陆辉仍旧不忘摸王芳的屁股。
这一切都被柳三郎听到和看到了,而听到和看到这些之后,他嘴角微微冷笑了一下,心想,你们想让我受罪,好啊,我看你们能怎么样我。
陆辉和王芳两人走来之后,随即对摄影师和导演说道:“苏姐马上就来,我们先试拍几张吧。”
摄影师跟陆辉的关系似乎很好,他点点头,随后冲柳三郎喊道:“你去后台换衣服,换好了赶紧出来。”
他的口气让柳三郎很生气,不过柳三郎还是进了后台,然后穿上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衣服,那是一运动服,穿起来挺舒服的。
穿上运动服之后,柳三郎顿时变的有气质多了,他处理之后,连王芳都不由得惊了一惊。
摄影师点了点头:“这是十斤的杠铃,你举起来做几个动作,我们抓拍一下,但是记住啊,我没有喊停的时候,绝对不能停,知道了吗?”
柳三郎连连应承着,然后将那个杠铃给举了起来,十斤的东西对他来说简直轻如鸿毛,他举起来之后,摄影师给陆辉做了个眼sè,陆辉则做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他们就是要柳三郎一直举着杠铃,直到最后受不了愤怒离去。
可是柳三郎举着杠铃跟玩似的,如此举了十几分钟之后,仍旧一点没有抱怨,而摄影师和那些导演则举着摄像机假装拍来拍去的给举的累了,最后他们只得哎呦一声,喊了停。
柳三郎将杠铃扔下,然后笑了笑:“还需要做什么?”
大家似乎没有料到柳三郎体力这么好,摄影师喘着气,挥手道:“先……先歇一会,一会再做其他。”
陆辉心中暗骂了一下,随后望了一眼王芳,王芳眉头紧锁,随后来到一跑步机旁,对柳三郎道:“小兄弟,你来在这里试一试吧,让我们导演给抓拍几个。”
柳三郎自然明白王芳想对自己做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担心,点点头之后,便站在了跑步机上,王芳见柳三郎站上了,然后笑了笑:“小兄弟准备好啊,我可打开开关了哦!”
柳三郎点点头,然后王芳便打开了开关,刚开始跑的还不是很快,而这个时候,导演突然说:“再快一点。”
王芳望着柳三郎问道:“可以再快一点吗?”
柳三郎望着王芳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王芳便突然将频率开到了最大,那种最大的程度,如果不是跑的特别快的话,一定会被甩下来的,而当王芳开到最大的时候,她似乎已经看到趴在地上嗷嗷直叫的柳三郎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王芳像的那样,就算跑步机开到了最大,柳三郎照样在上面健步如飞,不仅如此,他还望着王芳笑道:“芳姐,在这上面跑真的很爽啊!”
王芳的眼睛瞪的老大,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种速度,恐怕超出了人类极限了吧。
虽如此,可王芳却还不肯认输,毕竟导演不喊停,柳三郎就必须一直在上面跑,她倒要看看柳三郎能够在这上面跑多久。
而就在王芳存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一声怒斥突然传来:“你们做什么,怎么能让三郎跑这么快,赶紧停下。”
王芳见苏秀云来了,那里敢再作弄柳三郎,连忙将跑步机给关了,柳三郎从跑步机上下来之后,脸sè如常,并不是很喘,不过苏秀云则异常担心,跑来问道:“跑那么快,你不想要命啦?”
柳三郎憨憨一笑:“没事,不是很快!”
苏秀云转身瞪着王芳:“是不是你让他跑这么快的?”
王芳吓的脸都紫了,柳三郎连忙上前解围:“不是芳姐让的,是我,我想看看我能跑多快!”
见柳三郎替自己说话,王芳心中这才安心,而心中不由得对柳三郎多出一丝好感来。
苏秀云来了之后,拍摄就比较正常和顺利了,一个小时左右便拍摄完了,完了之后,苏秀云让王芳带着拍摄的东西先回去,而她则直接开车把柳三郎给带走了。
柳三郎坐在车上,有些不解,问道:“苏阿姨,你这是要带我去那里?”
苏秀云亲自开车,她笑着望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柳三郎,道:“你身上这身衣服不能再穿了,苏阿姨带你去商场买几件新的,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我没有点表示恐怕不行吧。”
柳三郎心中暗想,给钱不就行了,干嘛非得买衣服。
虽然这样想,可柳三郎还是连忙说道:“苏阿姨,这多不好意思啊,你别这样!”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跟着阿姨,阿姨不会亏待你的。”苏秀云说着,竟然伸手摸了一下柳三郎的脸。
她的手指好滑,让人忍不住想含在嘴里,而柳三郎坐在副驾驶座上,想象着苏秀云刚才的动作,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好像卖给这个女人了呢。
正想着,汽车停了下来,苏秀云从车里下来,然后对柳三郎说道:“走吧,这里的衣服非常的时髦,总有一款适合你的。”

第31章 陈锋的报复
进得商场,所见皆是琳琅满目,一时间让柳三郎都看花了眼。
这里的东西似乎都很贵,有的一件要一千多,柳三郎看着那些衣服,连碰都不敢碰。
见柳三郎如此拘谨,苏秀云顿时嬉笑道:“走吧,这里的东西,你看上什么就说出来,阿姨给你买下来。”
可虽有苏秀云的这句话,柳三郎还是不怎么敢开口要。
苏秀云见柳三郎这样,只得自己帮他挑选,选好上衣和裤子之后,她指了指不远处的试衣间:“你去那里试一试,看行不行,阿姨在外面给你看着。”
试衣间是有门的,而且里面可以锁上,柳三郎进去之后,便把以前的旧衣服给脱了,迅速换上那些新衣服之后,他这才走出来。
当柳三郎从试衣间里出来之后,苏秀云的眼睛突然就直了,因为当柳三郎穿上那些衣服之后,真是帅呆了,就像电影里的影视明星似的。
苏秀云付了帐之后,柳三郎便想着该离开了,可是苏秀云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她拉着柳三郎到了三楼专门买女装的地方,说道:“给你买了,阿姨也得买一身不是,现在公司的事情忙完了,陪阿姨好好逛逛。”
女人逛商城一向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可柳三郎却无可奈何,只得跟着。
女装有很多,苏秀云看了一件又一件,最后选了一套蕾丝连衣裙,里面浅sè,外面有一黑sè小褂子,很是时髦好看,苏秀云看上那个之后,便进试衣间进行换衣。
从试衣间出来之后,他们便立马离开了商场。
苏秀云发动汽车之后,并没有回她的地方,也没有送柳三郎回公寓的意思,柳三郎有些好奇,连忙问道:“苏阿姨,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
苏秀云也不看柳三郎,直接说道:“你如今帮了我这么大忙,怎么着也得报答你不是,如今衣服帮你买了,再帮你买个手机,以后联系起来也方便嘛!”
“苏阿姨,这多不好意思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苏家是有恩必报的人,你帮了我,这是你应得的。”
两人说着,苏秀云将汽车停到了一家卖手机的店前,两人下了车,苏秀云指着那些玻璃柜里的手机道:“看中那个了就说,苏阿姨给你买下。”
柳三郎对手机并不是很懂,所以看了一遍之后,就随便选了一个,苏秀云也没有看柳三郎选的什么牌子,直接把卡递给卖手机的姑娘让她刷卡,营业员将卡还回来之后,苏秀云随即带着柳三郎离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点没有心痛钱的意思。
柳三郎跟在苏秀云后面,倒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自己一个男人,如今却要苏秀云出钱,真是丢人。
虽这样觉得,可柳三郎也想,这苏秀云真是的,自己帮了她的帮,直接给报酬就行了,干嘛拉着自己买这买哪呢?
坐进汽车,柳三郎将自己所熟知的人的号码记进手机里之后,苏秀云随即发动了汽车,汽车在县城那并不是宽广的街道上行驶着,外面的景物一闪而过。
柳三郎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后觉得很是奇怪,因为从卖手机的地方出来之后,苏秀云便再没有说过一句话,她刚才不是说不恨自己了吗,怎么现在又不搭理自己呢?
怀着好奇心,柳三郎向苏秀云望了一眼,结果发现苏秀云眼角微红,似乎流泪了。
这可怕柳三郎给吓坏了,他连忙望着苏秀云问道:“苏阿姨,是不是我又惹你生气了?”
此时的柳三郎就像是一个孩子,苏秀云连忙擦拭了一下眼泪,摇摇头:“没……没有,不关你的事。”
柳三郎望着苏秀云:“苏阿姨你怎么啦,怎么哭啦?”
苏秀云突然把车停在了路边,她望着柳三郎,突然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柳三郎的手在空中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安慰道:“苏阿姨有什么委屈告诉我,我帮你姐姐,谁要是欺负了你,你也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苏秀云哭了好大一会,这才抬头头:“阿姨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才带着你到处买东西……”
苏秀云的话还没说完,柳三郎突然问道:“是不是跟欧阳夏天有关系?”
苏秀云有些惊讶,她瞪大了眼睛望着柳三郎:“你听谁说的?”
“上次欧阳盈盈从你们那里回来,说你们两人在冷战,今天你又这么伤心,想来一定是跟他有关了!”
被这样一个大男孩说中心事,苏秀云的脸微微红了红,最后点点头:“他在外面养了其他女人,想跟我离婚,我……我心里难受,想当初一起创业的时候,我帮他那么多,现如今连女儿都这么大了,他竟然为了其他女人跟我离婚,这……这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见苏秀云这么难过,柳三郎忍不住将她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后安慰道:“苏阿姨放心好了,你把那个勾引欧阳夏天的女人告诉我,我帮你摆平这件事情。”
“你?”苏秀云有些惊讶,而很快,她摇摇头:“我倒并不反对跟欧阳夏天离婚,毕竟他心中已然没我,跟他在一起我也不会感觉到幸福,我只怕这事伤害到了盈盈。”
“是啊,为了盈盈,你们两人便不能离婚啊,这事你交给我,我自有办法。”
苏秀云并没有将柳三郎的话放在心上,只以为柳三郎不过是安慰自己而已,所以两人这样说了一会之后,苏秀云感觉心里畅快多了,于是她重新发动汽车:“走,我送你回去,顺便也看看盈盈。”
汽车再次启动,秋ri的落叶在窗外飘散着。
来到公寓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欧阳盈盈在客厅跟白素素打台球,当柳三郎和苏秀云两人进屋之后,她们两个女人都有些震惊,欧阳盈盈更是连忙跑来笑道:“哟,这人靠衣装还真不是吹的,以前是个乡巴佬,现在就跟个大明星似的。”
柳三郎知道欧阳盈盈说笑,所以也连忙接道:“这还要多亏欧阳大小姐的提携啊,不然我怎么可能有质的改变。”
“去去,别给我顺便盖高帽子啊,你这一身衣服又不是我给买的。”
“虽不是欧阳小姐买的,可若非欧阳小姐,我又怎会遇到苏阿姨不是?”
两人这样吵吵闹闹早已经习惯,而白素素则像个女主人般的请苏秀云坐下,苏秀云见自己的女儿开心,她便也没有什么事,强颜一笑后,道:“我就是送三郎回来,顺道看看你们,就不坐了,公司还有事情呢!”
苏秀云说完,便转身离开,而正在跟柳三郎斗嘴的欧阳盈盈连忙追了上去:“妈咪我送你!”
苏秀云和欧阳盈盈两人离开房间之后,白素素很是关心的问道:“吃午饭了吗?”
白素素这么一问,柳三郎才想到他和苏秀云忙工作逛街,最后连饭都没吃,此时肚子正饿的咕咕叫呢

柳三郎并没有开口,白素素听到那咕咕声,便笑了笑:“你等着,我去厨房给你做点饭吃!”
白素素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像一个贤妻良母,柳三郎看着她那瘦细的腰身,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而在白素素进了厨房之后,柳三郎便也连忙跟着走了进去,他走进去之后,双手立马攀上了白素素的双峰,白素素有些嗔怒,打了一下柳三郎的手:“老实点,盈盈还在家呢!”
柳三郎自然知道盈盈在家,他将下身贴近白素素的后臀,笑了笑:“就过过手瘾嘛,欧阳盈盈送她妈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白素素拿柳三郎没有办法,只得一边给他做面,一边任有他乱摸。
而就在这个时候,厨房外面突然传来欧阳盈盈十分着急的喊声,柳三郎连忙跑出去,问:“欧阳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