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山村走出的修仙者|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姐,发生什么事了,你叫这么大声?”
欧阳盈盈手中拿着她那粉红sè的手机,一时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到底怎么了吗?”
“王……王东子被人给绑架了!”
“王东子被人给绑架了?”柳三郎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因为王东子虽然跟着自己,可没得罪什么人啊,谁会绑架他呢。
欧阳盈盈点点头:“没错,刚才有个陌生的电话打来,说想要王东子活命,要你去谭玄景区的山上。”
“去那里?”柳三郎一听谭玄景区这几个字,便想起了陈锋,自己这几天可没少给他好看,他该不会是想对付自己才绑架的王东子吧?
顾不得吃饭,柳三郎马上冲了出去,然后驾空向谭玄景区飞去。
不多时,柳三郎来到谭玄景区的山上,只不过他上了山之后,并没有立马现身,而是利用妙玄经上的寻人之法,搜索王东子的所在,很快,他在山上的一棵大树下发现了被捆绑住的王东子,此时的王东子一脸惊恐,不停的喊着救命。
而在王东子的前面,站着几个人,柳三郎瞅了一眼,发现有两人自己竟然认识,一个是陈锋,另外一个是陆辉,而看到陆辉跟陈锋在一起,柳三郎不由得想起今天去苏秀云那里当模特时陆辉说的话,他说他的一个朋友也要来当模特。
体育器材的模特,陈锋可谓是再合适不过了。
原来,陆辉说的那个朋友竟然是陈锋,而他们两人因为计划被柳三郎打破,这便想着拿柳三郎的朋友开刀。
柳三郎心中很是气愤,敢伤自己的兄弟,他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柳三郎现身之后,冲陈锋骂道:“你们一群王八蛋,斗不过我,便拿我兄弟来威胁我是不是,看小爷我今天不打到你们残废。”
陈锋是领教过柳三郎厉害的,所以当他看到柳三郎出现之后,立马用棍棒放在王东子的头顶,威胁说:“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打爆你兄弟的脑袋。”
柳三郎冷冷一笑:“恐怕你还不敢!”
说着,柳三郎便向前冲去,陆辉和他约来的几人还不知柳三郎的厉害,心想一个高中生,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便不约而同的迎了上去,而他们迎上去之后,柳三郎眉头微凝,一脚向他们的老二踢了去,他并没有下很重的脚,不过让他们几年不能鱼水之欢是肯定的了,当然,有可能受此影响,一辈子都别想当男人了。
一脚将陆辉他们几人的老二踢坏之后,柳三郎冷哼了一声:“欺负我兄弟就是这个下场。”

第32章 局子里的阴谋
一脚解决了陆辉等人之后,柳三郎也不停步,直接向王东子走去。
陈锋见柳三郎竟然打了自己的朋友,而且一点不惧怕自己的威胁,心中顿时大怒不已,吼道:“柳三郎,这可是你逼我的,别怪我心狠。”
说着,陈锋一棍子便向王东子的脑袋上打去。
王东子那里见过这种阵仗,吓的突然闭上了眼睛,高呼:“三哥救命!”
陈锋一脸狠样,此时的他似乎忘记打死人是要偿命的,他一棍子下去,满心想着便能将王东子打的头破血流,打的他解恨了。
可是他那一棍刚挥下去,便突然挥不动了,他瞪眼一看,见棍子此时竟然打在了柳三郎的手心,而柳三郎的手背离王东子的脑袋只有很短的距离。
他简直不敢相信,柳三郎是如何做到的。
他想把棍抽出来,可是棍在柳三郎的手中就像生了根似的,无论他怎么抽,那棍在柳三郎的手中都纹丝不动。
柳三郎冷哼一声,突然夺过了棍,一挥手便向陈锋打来,陈锋本能xing的用臂膀来挡,那棍打在陈锋的臂膀上,顿时断做了两截,而陈锋则痛的嗷嗷直叫。
不过就算如此,柳三郎并没有放过他,柳三郎一双眼睛瞪着陈锋问道:“你恨我可以找我报仇,为何找我兄弟?”说着,柳三郎一脚踢向陈锋的膝盖出,那一踢之下,陈锋的膝盖顿时传来阵阵咔啪声,然后陈锋便突然跌倒在地,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已然是不能了。
柳三郎本想再教训陈锋,可这个时候,陈锋突然趴在地上求饶起来,他说的求饶话语简直就像个孙子,柳三郎见他这么没有节cāo,冷哼一声,解开绑着王东子的绳索,带着他离开了山。
而山上,陈锋他们还在嗷嗷直叫,而且只是直叫,他们连抱怨都不敢了。
王东子跟着柳三郎离开山之后,仍旧惊魂未定,他不停的喘气,好像是吓坏了。
途中,王东子稍微恢复了一点,于是连忙问道:“三哥,他们这些人要是报jing怎么办?”
这倒是柳三郎没有想到的,不过柳三郎却也不怕,道:“他们不是先绑架的你吗,我们这是自卫,他报jing也是无理。”
听柳三郎这样说,王东子这才放心。
可是事情并没有这样解释,这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柳三郎和王东子欧阳盈盈他们在公寓里休息,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柳三郎打开门,见外面站着几个公安,他们眼神之中很是冷漠,盯着柳三郎问道:“谁是柳三郎?”
柳三郎没有想到,陈锋他们竟然真的报jing了。
不过虽是如此,柳三郎仍旧镇定,浅笑道:“我就是!”
外面的公安望了一眼柳三郎,道:“跟我们去局子里走一趟吧,有人报案说你袭击了他们。”
柳三郎露出惊讶神sè,道:“jing察叔叔,我不过是一个高中学生,能袭击谁啊,你们可别抓错了人!”
一听柳三郎竟然说出反对的言语,那些jing察立马不高兴了:“那那么多废话,跟着走就是!”说完,两名jing察押着柳三郎便要离开。
而这个时候,欧阳盈盈他们突然冲了出来:“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抓他?”
jing察并没有将欧阳盈盈他们反正眼里,他们甚至连理都不理。
欧阳盈盈见此,顿时愤怒不已:“三郎,你放心,我会让我妈咪和爹爹请最好律师的,你一定能平安无事。”
对于欧阳盈盈的话,柳三郎自然很感激,不过从一开始,他都不是很担心。
随那些jing察进了局子之后,那些jing察便将柳三郎关押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而那些jing察出去之后,立马来到另外一间房子里,另外一间房子里坐在两人,其中一人是陈锋,也就是报案的人,而另外一名,则是赵大宝,这个jing察局局长的儿子。
jing察进了哪间屋子之后,立马卑躬屈膝的笑道:“赵公子,人都已经给抓来了,怎么处置全听你们的。”
一听已经将柳三郎抓来,陈锋顿时忍者痛喊道:“赵公子,这次我陈锋多谢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赵大宝此时一脸怒意:“陈老师,这柳三郎也是我的敌人,若非你来报案,我还没有办法整治他呢,你放心好了,这次我们两人的仇,都有得报了。”
听赵大宝这样说,陈锋顿时嬉笑眉开,而这个时候,赵大宝对那些jing察说道:“这个人十分的可恶,敢得罪小爷我,你们待会进去之后,使劲在他身上招呼,只要打不死人就行。”
那些jing察连连应着,随后笑道:“有赵公子这句话就行,我们就省去那些询问的步骤,直接教训他。”
“随你们吧,赶快去吧!”
那些jing察领命之后,又再次来到了关押柳三郎的地方。
刚才他们说的话,柳三郎都已然听到,毕竟他如今可是修仙之人,隔墙有耳嘛!
而听到这些人的话之后,柳三郎心中冷笑一声,这些人想教训自己,也要他们有这个本事才行。
那些jing察进来之后,冷笑了一声,随后望着柳三郎问道:“你可认罪?”
柳三郎耸耸肩:“我认什么罪啊,你们说我袭击人了,我袭击谁了,你把那人叫来,我们当堂对峙,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袭击他。”
这些本都是审问人的规矩,可这些jing察得了赵大宝命令,那里会让柳三郎去见陈锋,于是也不等柳三郎说完,其中突然突然拿起棍棒便向柳三郎身上招呼。
本来他们是不敢这样的,不敢他们进来之前,已经将摄像头全部给关了,所以他们就是打了柳三郎,也不会留下什么罪证。
一时间,那些jing察纷纷将手中的棍棒向柳三郎身上招呼,柳三郎站在那里也不还手,任由他们来打,甚至还嬉笑着说再打的狠一点,不够疼什么的。
那些jing察见柳三郎这么猖狂,那里还肯手下留情,纷纷加大了力道,简直恨不能将柳三郎当场打死。

第33章 玩你没商量
被那么多jing察用棍棒打着,柳三郎仍旧笑嘻嘻的。
那些jing察见柳三郎这么能挨,都十分的奇怪,可奇怪归奇怪,他们还是照打不误。
这样打了十几分钟,那些jing察也累了,于是出去向赵大宝他们交差。
可那些jing察刚走进赵大宝和陈锋所待的办公室,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只见办公室中,赵大宝和陈锋两人躺在地上不停的**,头上臂膀上,全是血,好像这里刚经过一场大战似的。
那赵大宝见jing察来了,连忙指着躺在地上的陈锋嚷道:“你们给我打他,他竟然敢袭击小爷。”
那些jing察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赵大宝被人给打了,他们那里还敢追究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纷纷向陈锋打去,那陈锋被打的发出阵阵惨叫,而且连连求饶:“赵公子饶命,我真没有打你,我……我的手不听使唤啊!”
将陈锋打了一顿之后,那些jing察这才想起将赵大宝从地上扶起来,他们扶起赵大宝之后,见赵大宝的一条腿都给打折了,鼻子好像还被咬了一口,没咬掉,不过鼻血却是流了的。
将赵大宝扶起来之后,那赵大宝突然唾了一口吐沫,骂道:“你们他妈的都是脑残吗,本小爷受这么重伤,还不赶快送我去医院。”
一听这话,那些jing察那里还敢怠慢,连忙送赵大宝去医院,因为陈锋的伤更重,所以也顺带着给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进行完包扎之后,那些jing察还在赵大宝跟前献殷勤,问:“赵公子,那柳三郎我们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教训了一遍,接下来怎么办?”
赵大宝看了一眼躺在**上全是绑满纱布的陈锋,冷冷一笑,道:“看到那陈锋了吗,就说他是被柳三郎打的,有这条打人罪,够柳三郎在监狱里待上几个月了。”赵大宝说着,又得意的笑了笑,而他这么一笑,便触碰到了伤口,最后痛的嗷嗷直叫。
而就在赵大宝嗷嗷直叫的时候,一个一身肥胖的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跑进来之后,立马很是心疼的喊道:“我的宝贝儿子,是谁打了你,你告诉老爸,老爸非弄死他不可。”
赵大宝身上的伤本是柳三郎用法术将那些jing察的抽打转移到赵大宝和陈锋身上的,而为了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惊慌,他又用法术让赵大宝和陈锋两人互相殴打,这样一来,他们身上的伤虽是棍棒打的,可从外观上看来,却像是两人的殴打。
这事赵大宝自然不知道,不过他想着陷害柳三郎,自然不会说是陈锋打的,他见到他父亲赵忠之后,立马哭嚷道:“老爸,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是那个柳三郎,他打的我,不仅打了我,连我的体育老师都给打了呢!”
赵忠听完,脸sè顿变,随后望着立在一旁的jing察怒道:“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去将那个叫什么……”
“柳三郎!”
“对,把那个柳三郎给抓起来!”
“报告局长,那个柳三郎已经被抓起来了,现在就被关押在局子里!”
赵忠一听,十分高兴:“好,跟我走,看我不教训死他,敢打我儿子,我非得让他知道厉害不可!”
jing察跟着赵忠离开了医院,很快开车到了jing局。
只是当他们来到jing局的时候,jing局门口停着一辆车,赵忠一看那辆车,顿时吓的冒出冷汗来,那可是县长李明浩的车,他来jing局做什么?
这赵忠平时虽然有收受贿赂的情况,可一般不怎么做出格的事情,县长李明浩更是不经常来,如今见县长来了,他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连忙领着jing察冲了进去。
冲进客厅之后,赵忠连忙给李明浩端茶送水,并且笑着问道:“李县长ri理万机,今天怎么想起来这jing局坐坐?”
李明浩身材消瘦,也不是很高,不过却有将军肚,他微微拍了一下肚子,抬了抬眼,问道:“你们局子今天是不是押了一个叫柳三郎的人?”
李明浩满天大汗,心里十分紧张,连连点头:“回李县长话,的确有押这么一个人,这个人十分可恶,竟然把他的体育老师给打了,县长那个体育老师还呆在医院不能下**呢,我准备将他给关几个月。”
赵忠因为李明浩亲自来问,所以料定事情不简单,所以不敢将自己的儿子牵扯进来,而且他也是要避嫌的,不然他派人打柳三郎的时候,难免要被人认为他这是公报私仇。
赵忠说完这些之后,又问道:“李县长是处理大事情的人,怎么今天来问一个高中学生的事?”
李明浩喝了一口茶,眉头微微皱了一皱,叹息一声,道:“这种小事,那里劳烦我出马,只不过今天你们将柳三郎抓起来之后,这县城第一首富欧阳夏天和他的夫人苏秀云便接连给我打了两个电话,要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救柳三郎出来。”
一听李明浩是救柳三郎的,赵忠心头猛然一沉,不过一沉之后,他却又是一喜,如今想当这个县长的人多了去了,如果李明浩敢徇私,他立马上报,然后找一个与自己合得来的人当县长,那这整个县城,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在赵忠这样想的时候,李明浩又是一声叹息,道:“欧阳夏天和他夫人苏秀云在这里势力不可谓小,如果得知了他们,我们这里的经济休息提高上去,可是你是值得的,本县长不是那种徇私枉法的人,岂能因为欧阳夏天和苏秀云两人的身份就随便放人呢?所以思来想去,还是按照程序走一趟,看看这个柳三郎是不是真的打了人,若他真的打了,就是豁出面子不要,本县长也要让他接受法律制裁的,”
听完李明浩的这一番话之后,赵忠不由得暗叹好一只老狐狸,而暗叹之后,他便连忙笑道:“李县长说的极是,我马上命人将那个陈锋抬来,让他们当堂对质,那个柳三郎啊,绝逃不了的。”
李明浩微微点了点头,赵忠立马派人去医院将陈锋给抬了来,他虽然受伤很重,可赵忠那里关心,而且他觉得陈锋的伤越重越好,越重,那柳三郎就越脱不了干系。
将陈锋带来之后,李明浩亲自坐镇,赵忠坐在次位,柳三郎坐在他们对面,而陈锋则躺在地上,他的身上还是很痛的。
李明浩望了两人一眼,随后问柳三郎:“躺在地上的这个人身上的伤,是你打的吗?”
柳三郎连连摇头:“李县长明察,他这身上的伤不是我打的,不信您问他。”
赵忠见柳三郎让温陈锋,心中顿时乐了,他们来之前可是叮嘱过陈锋的,要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说是柳三郎打的,他还是很相信自己话中威力的。
李明浩转而望着地上的陈锋,问:“你身上的伤是柳三郎打的吗?”
陈锋看了一眼柳三郎,又看了一眼赵忠,许久之后连连摇头:“不是,是……是我不小心出了车祸,给撞伤的。”
陈锋突然说出这话,可把赵忠给气的很不能马上站出来踹他两脚,可是李明浩李县长在这里,他又那里敢有任何行动。
李明浩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容易,自己还没有用言语**,这陈锋便连忙否认了柳三郎打了他,李明浩浅浅一笑:“既然你是被人撞的,那柳三郎也就是无辜的了,放人吧!”
最后这三个字自然是对赵忠说的,可李明浩说完,柳三郎连忙喊道:“李县长查明真相还我清白,我柳三郎感激不尽,不过我却被他们冤枉了,这损失该如何算?”
赵忠没有想到柳三郎竟然还想着要赔偿,于是他把脸一横,道:“放你出去就不错了,你还想怎样?”
柳三郎浅浅一笑:“赵局长,话不是这样说的,我被你们诬陷了清白,jing神和**都受到了损失,没有赔偿恐怕是不行的,难不成你们jing察局可以随便诬陷好人?”
大家没想到这个柳三郎竟然这么难缠,而李明浩李县长则微微一笑:“应该,你受到了惊吓,的确应该受到赔偿,我看这样吧,让局子里给你拨五千块的jing神损失费,你看如何?”
李明浩一说这话,赵忠立马便不愿了,可他虽不愿,却也不敢提出异议,柳三郎笑了笑:“那就多谢李县长了,不知这钱我是否能现在就拿呢?”
“能,当然能!”李明浩说着,看了一眼赵忠,赵忠有气无处撒,只得对一名jing察道:“领他去取钱!”
站在一旁的jing察都有些傻了,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赵忠的命令还是命令,所以他连忙领着柳三郎去了财政部,然后给他支了五千块钱。
柳三郎拿着五千块钱嘿嘿一笑,随后道了声谢了,然后拿着钱便离开了jing察局,至于赵忠如何生气,亦或者如何教训陈锋,那已经不关他的事情了,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则是回到公寓,然后用那五千块去请大家去下馆子。

第34章 再见婷婷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天sè虽没全黑,却也不怎么亮堂。
大家在公寓里着急的等着,当柳三郎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欧阳盈盈突然忍不住跑过去抱住了他的脖子,似乎要哭似的。
柳三郎笑了笑:“欧阳大小姐,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欧阳盈盈敲打着柳三郎的胸膛:“坏人,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既然知道我不会有事,还那么担心干嘛!”
王东子跑了来,笑道:“三哥,他们没怎么着你吧?”
柳三郎嘿嘿一笑:“他们能怎么着我啊,不过这次还多谢欧阳盈盈的父母,不然我还不可能出来这么快呢!”
听柳三郎这样说,欧阳盈盈顿时高兴道:“既然如此,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呢?”
柳三郎连连点头:“没错,应该有所表示,我请大家去下馆子吧!”
一听要下馆子,王东子连忙说道:“三哥是为了救我才得罪那些人的,就算是下馆子,这钱也应该我来出!”
柳三郎眉头微皱:“是不是兄弟?”
“三哥!”王东子不明白柳三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兄弟这钱就让你三哥我出,走吧。”
大家出得公寓,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最后来到一条还算繁华的街,此时星星满天,那些大排档已经都支了起来,只不过柳三郎知道,欧阳盈盈是不会去这种地方的,所以他们又走了几分钟,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饭馆。
在这样的县城里,高档的吃饭地并非没有,只是太高档了,柳三郎那五千块钱虽多,却也不是十分够的,所以找家差不多的饭馆,点几个大家都喜欢吃的家常小菜吃吃就行了。
这并非柳三郎小气,而是他从小过的苦ri子,知道有多少钱做多少事,只讲排场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进得饭馆,里面已经坐有不少客人了,想来这家饭馆的生意不错,四人练了一干净的包间坐下,随后拿起菜单点菜,然后又要了几瓶啤酒。
不多时,饭馆的伙计将酒菜给端了来,王东子给每人倒了酒,举起来笑道:“这次多亏三哥把我从那些人手中救下来,我先敬三哥。”王东子说完,一口将酒全给喝了下去。
柳三郎见王东子如此,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你我是好朋友好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坐,吃饭喝酒!”
欧阳盈盈和白素素两人不怎么明白男人之间的义气是什么,所以见王东子和柳三郎两人这样喝酒,都不是很能理解,不过她们也不想理解。
四人举杯共饮,吃饭聊天,好不痛快。
而就在几人喝的痛快的时候,包间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叫,那是一个女人的惊叫,柳三郎听到那个惊叫之后,心头猛然一沉,因为他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
他拉开包间的窗户向外张望,只见外面的一处座位上坐着四五个街头**,他们的桌子上已经一片狼藉,想来是已经吃完,而一个女人背对着柳三郎,正在向那几个**收饭钱,可是那些**不仅不给钱,竟然还对那个收钱的女人动手动脚的。
只看背面,那个收钱的女人身段很是婀娜,她的细腰被一名**搂着,另外一名**则伸出手去摸她的脸蛋,那女子想要挣脱,可面对四五个**,她如何挣脱。
饭馆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可当他看到自己的店员被人欺负的时候,却吓的不敢出去。
柳三郎有些看不下去,推开门走了出去,大喝一声:“放开她!”
那四五个**见来了一个管闲事的,顿时将手边的啤酒瓶给抄了起来,而且啪的一些在桌角摔了一下,以便露出锋利的尖。
柳三郎向那几个**边走,一点没有表现出害怕,而这个时候,那个被欺负的店员已经扭转了头,当两人四目相望的时候,简直惊呆了,而且两人不约而同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三郎!”
“婷婷!”
这个被欺负的女人竟然是柳婷婷,当柳三郎看到柳婷婷被人欺负之后,怒气便再难消下,他一脚跨过去,一出手便将柳婷婷拉到了自己身后,而那几个**见柳三郎真敢跟他们作对,于是也不多言,直接拿着酒瓶就向柳三郎头上砸来。
柳三郎冷哼一声,飞起一脚便踢飞两个,而后一拳向另外的人打来,那五个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全被打的跌倒在地,嗷嗷直叫起来,其中一个,更是被自己手中的酒瓶给伤到了脸,鲜血直流。
几个人一看不是对手,那里还敢逞能,连连相互推诿着逃了出去,而这个时候,饭馆老板才跑出来喊:“你们还没给钱呢!”
可是这个时候,那些人已经逃的无踪影了。
打跑那些**之后,柳三郎拉着柳婷婷便进了包间,那饭馆老板想说什么,可当他看到柳三郎的脸sè之后,顿时吓的站在了一旁。
进得包间,柳三郎向大家相互介绍了一番,随后望着柳婷婷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婷婷此时的衣着很是朴素,根本无法和欧阳盈盈、白素素她们相比,她感觉有些自卑,所以只低声说了句:“我在这里打工啊!”
柳三郎好像看出了什么,他眉头微皱,道:“你住在什么地方?”
“这里管食宿的。”
“以后别在这里干了,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跟我走吧!”
可柳婷婷却遥遥头:“不行的,我要在这里生存下来,就必须干这个工作。”
柳三郎抓住柳婷婷的手,笑了笑:“跟着我,我照样能够让你生活下去,而且生活的很好,你相信我吗?”
柳三郎的眼神是真挚的,柳婷婷微微抬起头,浅浅的又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我相信!”
柳三郎点点头,随后扔下了几百块钱,然后带着柳婷婷他们几人离开了饭馆,欧阳盈盈见柳三郎要把柳婷婷带到自己的公寓,心头突然泛起醋意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