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浩渺枪魂|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浩渺枪魂》
第一章 遭遇变态?!
林晨现在很苦恼、烦躁。
高一时,他认识了两个人——柳曦跟何旭。他们三人十分要好,甚至于模仿古人,义结金兰,立誓祸福与共。他非常珍惜这段友谊,将柳曦还有何旭都视为知己,然而,不久前,他却接到一个消息,说何旭就要永远离开了。这让他很痛苦,但是他却一点挽留的能力也没有。
何旭得了绝症!好几次,他在骗自己说,这个消息是假的,可是,现实并不会因为他不相信而就改变什么。到头来,他还是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我只能就这么看着旭一天天痛苦,最后死去了吗?”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这么问自己了。
目光无意间落到了桌上,他看到了一张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的照片。那是他和柳曦还有何旭的高二开始时合照,当时的他们都笑的那么自信、那么开心,当时的他们是那么的有活力。
只是他们中谁也想不到,时过不久,竟然就传出了,何旭仅剩下两个月寿命了的消息。不甘心,可又有什么用?他只是感觉了深深的无力感。
林晨本是一个天生内敛,看上去又有几分傲气的人,他的朋友本来就不多。但他的内心却是极为渴望拥有友谊的。如今,一个对他来说,情同手足的好友,就要当着他的面死去,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可是他做了一切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了,可还于事无补。
现在他心情很不好,却在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话想了。他本不想起来,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人去接电话,看来他父母都不在家了。实在是被吵的受不了了,他极不情愿地走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然而,在听到电话的一瞬间,他的心情却被平定了下来。因为电话的另一头,正是他刚刚还在当心着的何旭。
“阿晨,明天你们没上课吧?”何旭有气无力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林晨想起何旭最大的爱好就是唱歌,没想到……唉……
“没,你有事吗?”林晨忙道。
“哦,是这样的,明天,我希望你去叫一下柳曦,然后你们,恩……再去帮我请晓昕过来一趟。”
晓昕?李晓昕!林晨立刻就明白何旭想做什么了。他道:“你是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吗?”
“恩。”何旭说道,“我如果现在还不说,可能就没有机会和她说了。”
何旭言语间那股淡淡的哀伤,让林晨心里一颤。林晨忙道:“别尽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不到最后,就一定还有希望。”
“希望?”何旭一笑道,“或许那真的存在,可是,我可能把握不了了。”
“你又想放弃了是不是?”林晨顿时急了,“我和你说过,你的命不只是你自己的还是我们的,所以我不准你放弃!听到了吗?”
“好拉,我听到了,记住,明天早点过来,没事了的话,我就挂先了?”何旭说道。
“好吧。“林晨也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挂了电话之后,林晨在电话边伫立良久,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一看手表,才知道已经快到傍晚六点了,是时候该准备晚餐了。他父母都在工作,要很晚才能回来,所以现在几乎每天的晚饭都是他在准备的。
在要到厨房经过门口是,他意外的发现门外竟站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乞丐。那老乞丐用微微发抖的声音说道:“好心的小伙子,可怜可怜,施舍一点吧,好人有好报,好人有好报……”
不知道怎么的,林晨竟然在这个老乞丐的身上看到了何旭茫然无助的样子,心里不禁一痛。想了想,他走进了厨房,片刻之后,他端出了许多下午吃剩下的剩菜剩饭,又取出了一张十元的钞票,一起塞给了老乞丐。
老乞丐开心地笑了起来,对林晨感激万分,连连鞠躬道谢。林晨连道不用。
老乞丐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了,林晨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忽然感到一阵轻松,至少,他对这个乞丐还可以施以援手,但是对于自己的好兄弟,却……
他正无奈地想要转身回屋里,却看到老乞丐突然又走回来了。他皱了皱眉头,不禁一阵疑惑,心道:难道他还嫌不够?
不料那老乞丐走到了他面前之后,并不是为了求他再给点施舍,反而从怀中摸出了一条银色的链子,塞到了林晨手中,说道:“善良的小伙子,这是我身上唯一一样比较值钱的东西,放在我身上也没什么用,我就把它送给你吧!”话毕,他冲林晨咧了咧嘴,哼起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朝那残霞如血的西方笔直而去,任林晨如何呼喊,他都不回头,仿佛根本没没听见一样。
林晨愣愣地望着那渐渐远去的消瘦身影,半响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开始观察手中那件链子模样的东西。那却是一条十分*致的银色项链,链上有一个项坠,是一颗天蓝色的小珠子,大概有小指头大小。
看这手中的项链,林晨不禁疑惑:这东西看上去不像是便宜货啊,一个老乞丐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就是无意间捡到了,他也应该会拿去卖了换东西吃吧?怎么会留在身上?
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来,而那老乞丐也早就不见人影了,林晨也懒得再想了,他觉得这链子看上去还不错,就收了起来,然后转身会回屋,开始准备晚餐去了。
…………
林晨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出现在一处陌生的环境中,他疑惑地望向那一望无际的草原,又看了看头上仿佛从未受到过污染的蔚蓝的天空,深深地吸了吸带着草香的清风,周围的一切让他不禁有些心醉。
他一边漫无目的地在草原上乱走着,心里却是一边疑惑道:奇怪了,我刚刚不是在床上睡觉吗?怎么就突然跑到这里来了?梦?可是为什么我还这么清醒?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蜿蜒的小河,而在那小河边,有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临川而立。那蓝衣男子背对着林晨,一头黑亮的长发随风飘扬着,好不飘逸。
林晨看到这人的时候,心里也不禁感叹一声,这身古装还真帅!他上前了几步,走近那蓝衣男子,十分礼貌地问道:“先生,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同时,他心里却在嘀咕道:一身古装,难道这里是在拍戏?可是怎么没有看到摄像机?
那人缓缓回过身来,却没有说话,反倒是一直盯着林晨看。他的目光就好像是猎人在盯着一只猎物似的,盯得林晨身体一阵毛骨悚然。
此人三十岁模样,一张俊逸的脸仿佛刀削斧琢一般,眉宇之间更是透着一股逼人的英气。林晨感觉到对方整个人就仿佛一柄绝世神剑,又犹如一座巍峨高山,让面对他的自己不禁感受到一股莫名而恐怖的压力,压得林晨胸口发闷。
林晨忽然发现,那人的脸上似乎还挂着一丝仿佛是看到了美食时食指大动般的古怪笑意,同时还听到对方口中还在喃喃自语地念着:“不错,不错……”就好像是厨师看到了上等的食材一样!
此时林晨却感觉自己很难受,别扭,他头脑一热,脱口而出便道:“喂,你这家伙怎么这样看着我?”话一出口,他立刻便感觉自己有点失礼了,但是他心里竟然有种怪异的感觉,好像是在告诉他,对这个人大可不必客气什么。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大概只有天知道了!
谁知那人竟丝毫不理会他的无礼,又莫名其妙地嘀咕了一句:“脾气倒也挺合我胃口……”
靠,我该不会是遇到了哪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吧?又或者是一个变态?!林晨顿时感到一阵危险,急忙退开几步,警惕地望着对方,戒备着对方突然袭击。
那蓝衣男子却突然“阴险奸诈”地笑了起来,说道:“嘿嘿,小子,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就从了我把!”
林晨立刻惊退数步,口中还一边大喊:“靠,果然是遇到变态了!”
那蓝衣男子闻言,身体骤然一倾,险些摔倒。他眼睛的老大,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变……变态?”
“准确来说应该是同性恋!”林晨警惕地望着他道。
那人不禁翻了翻白眼,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我不是变态,更不是什么同性恋!”
谁知道他的解释非但没有让林晨解除戒心,反倒更加警惕了起来,又向后退了两步,才说道:“你当然是这么说,有哪个变态会说他自己是变态的?”
蓝衣男子暴汗,一时竟然哑口无言。无奈地望着林晨,他说道:“我不跟你在这个没有营养的问题上瞎扯,我问你,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汗,你也太直接了吧?先别说你是个变态,你就是一个女的,也不能一见面就问人家答不答应你啊!”林晨翻着白眼说着,又向后猛退了几步!
第二章 这样的事情都有?!
“汗,你也太直接了吧?先别说你是个变态,你就是一个女的,也不能一见面就问人家答不答应你啊!”林晨翻着白眼说着,又向后猛退了几步!
“混蛋!”那人顿时暴怒道,“我堂堂蜀山剑派大弟子竟然被你说成……”
“原来你不是什么变态啊!”他话还没说完,林晨突然打断他道,他还以为误会解除了,不料林晨接下来竟然是一句:“而是一个神经病!”说着,还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直盯着他看。
蓝衣男子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上!
就在林晨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他死了没有的时候,他忽然又站了起来,一脸的严肃,对林晨道:“小子,我没时间和你扯这些有的没的了,现在你给我跪下,拜师!”
林晨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唉,看来你病的不轻啊,还是赶快回医院里去吧!”说着,他便准备走开了,眼前这个人看上去是没有办法为他指路了,他还得再去找找这附近还有没有其他人可以问路。
就在林晨转身,准备离开之时,忽然听见身后那“神经病”冷哼了一声,道:“站住!”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动不了了,身体仿佛突然间不受他控制了一样。
林晨顿时惊骇地瞪大了眼睛,他奋力想要挣扎,却于事无补,在那固定在他身上的巨力面前,他的力量就仿佛一只蚂蚁一般,想要撼动大山,根本是痴人说梦话!
陡然,他感觉到身上传来一股恐怖的力道,竟然强行将他的身体向后转了过来,他正好看到那“神经病”正一脸得意的笑容望着他。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办到的,但是林晨十分肯定,一定是这个奇怪的家伙搞的鬼!心里又惊骇又疑惑的同时,他也十分不爽,他根本不畏惧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恐怖能力,冲着对方大吼:“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快放开我!”
那人将林晨的话完全忽略,他炯炯有神的眼睛中陡然精光闪烁,嘴角勾起了浓浓的笑意,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喝道:“跪下!”
“凭什……”林晨的牙缝之中才艰难地挤出了这两个字,便感觉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骤然压到了他身上,硬生生将他压得跪倒在地。挣扎无果之后,他也明白自己是无法抵抗对方的力量的,但他又不愿意就这样屈服,索性放声大骂了起来。
但是,他才刚刚骂了两句,便发现自己的的嘴突然被一股无形的的力量给封了起来,让他再没有办法发出骂声。
林晨又惊又怒,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仿佛已经要喷出火来了。
那人却好像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一样,自顾得意地笑着说:“好,哈哈哈!快磕头,等磕完头之后,我们便正式成为师徒了!”
那人话音刚落,林晨就感觉到到有股巨力,愣是押着他行力三拜九叩的大礼!
礼成之后,那人竟然仿佛真的是接受了一个乖巧的徒弟的拜师,开怀大笑道:“好好好,乖徒儿快快请起,不必多礼!”他话音刚落,林晨脚下陡然生出一股柔劲,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林晨心里那个气啊,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同时他也十分无奈,他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只能连连翻白眼!经过刚才那一番剧烈挣扎运动之后,此刻的他早已经浑身乏力,即使是对方已经收回了那股一直束缚着他的奇异力量,他也几乎都没有力量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了。
就在对方突然间收回压制着他的力量时,他竟然险些就要趴下了。只不过他很不想在面前这个“变态”面前显出弱态,所以竭尽全力撑住自己的身体,这才堪堪站着不倒下。
他一边急促地喘着大气,用手按着双膝,艰难地支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但他仍依然狠狠地瞪着那“变态”。若是眼神和诅咒可以杀人,恐怕此时这蓝衣男人早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见他这副模样,那“变态”却是瞥了瞥嘴,看上去似乎毫不在意。他忽然一挥手,地上便骤然出现了一块大青石,他自顾在那青石上坐了下来,悠然说道:“你的心里此刻一定很不爽,对吧?”
林晨没有开口,对方说的不错,但是他不愿意答话,也没有那个力气答话。
对于林晨的态度,那人也不以为意,继续道:“即便是这样,你又能做什么呢?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没有力量,你保护不了自己,甚至还要如同现在这样,任人摆布!而这一切的原因,便是因为你太弱小!”
林晨虽然十分讨厌眼前这个变态,但心底却不得不对他的话表示赞同。
那人忽然对林晨挥了挥手,这个动作却让林晨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然而,这一次他却不是攻击什么的。在林晨身后,出现了一块方形的青石块,他示意林晨坐下。
但是林晨却倔强的很,一点都不肯服软,就是坚持不坐。
看到这个情形,那人只能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勉强林晨。他又道:“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的人终究会被别人所压迫。要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
他顿了一下,望了林晨一眼,又道:“你我现在已经是师徒……”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林晨便冷哼了一声,有些艰难地说道:“那不是我自愿的,我根本不会承认!”眼前这个人,林晨可以说是越看越讨厌,这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人面前,他总感觉到一阵他十分厌恶的无力感,就仿佛他对于好友何旭的病情无能为力一样。潜意识里,他已经将眼前这个人当作一直在折磨着他的兄弟何旭的病魔的化身了,自然对于对方所的话所做的事都是相当排斥。
那人却道:“不管你是承认还是不承认,此时你已经行过了拜师大礼,你我便已经是师徒!这个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他又顿了顿,见林晨没有再说什么,才接着道:“当然,作为你的师尊,我也自然会教会你怎么去强大起来!至于学与不学随便你,如果你想要继续尝试任人摆布的感觉,你也大可以选择不学!”说着,他嘴角勾起一丝古怪的笑意,仿佛是在说,林晨如果想不开决定不学,他会毫不犹豫地再次虐待他一番!
林晨也很清楚他的意思,心里也不禁一颤,忍不住低下了头。此时林晨却也已经清醒了许多,对于对方方才表现出来的诡异能力,也开始惊讶,后面更是神往了起来。无疑,一个绝世高人突然间冒出来说要传授他一些非人的本领,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林晨自然也心动了,但是他又还不确定对方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而且看现在这个情形,对方似乎也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他低着头犹豫了片刻之后,咬了咬牙,猛地抬起头来,道:“好,我学,而且我一定要超越你,让你也好好尝一尝被人摆布的滋味!”
听到林晨这话,又看到了他那坚毅不已的目光,那人不但不怒,反而一脸满意的笑容,说道:“这个你倒是可以尽管试试看!”
……………………
第三章 出事了
“呼……”林晨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望见熟悉的卧室,他深深地松了口气,又坐床上,自言自语道:“还好,原来是个怪梦!”不过同时,他又有些失望,毕竟如果刚才“梦中”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他的好友何旭可就有救了!
我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他心里忍不住沉思了起来,难道是因为最近太投入于寻找帮助旭,精神太紧张?
想想在方才的怪梦里,那个“变态”后来跟他所讲的什么行气、炼神之类的东西,林晨不禁笑了,心道:我还真的是疯了,那么离谱的东西现实之中有可能存在?
不过让他十分疑惑的是,梦境中的一切仿佛是印入了他的脑海里一样,直到此刻,都是清晰无比,特别是那些所谓的修炼要决,更是清晰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的记忆力有这么好!
不过由于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也没有再去怎么思考,只把那当作是一个奇怪的梦境。.WenXueMi.CoM想到何旭还在等着他迅速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叠好了被子,又冲入洗手间,飞快地洗漱完毕之后,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换完了衣服之后,他的目光忽然接触到了被他放在床头的那条银色项链。他心里竟然突然十分冲动想要将它戴上脖子,最终,他也将它戴上了,然后出屋用餐去了。
饭后不久,他就来到了柳曦的家,这个时候,柳曦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二人一起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李晓昕的家里。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李晓昕正在温习课本。在柳曦向她表明他们的来意之时,林晨忽然督见她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男女合照。
这照片之中的女子,自然就是李晓昕,而与她合照的那个男人,林晨也是见过的。那个人在他们的学校中也是一个风云人物,是学校的学生篮球队的队员,一个流氓般的人物。
看着照片中的男女那亲密的样子,林晨心里一阵不祥的感觉,心道不好:难道旭的行动太迟了?
一路上,林晨几乎没说过话,心情复杂的很,他心里反复地想着:现在带她过去见旭,到底是对还是错?
而柳曦却一直和李晓昕谈着何旭的情况,却是没有怎么注意林尘的反常。
到了何家,在何旭母亲的接引之下,他们来到了何旭的房间。还不过是两天不见,何旭的模样看上去却又消瘦了几分,而且一脸病态。
此时的何旭正戴着一顶帽子,似乎是想要用着帽子将自己的头遮盖掉,掩盖掉那头发已经几乎都脱落光了的头部的丑态。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却都是很清楚那帽子下面到底是什么模样,心里都是一痛。
林晨忽然深深地望了旁边的李晓昕一眼,这个美丽活泼的女孩是何旭一直以来的心病啊,现在如果不让何旭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何旭恐怕真的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罢了,如今说出来,失败了,或许对他们两个都好吧!以前旭一直没有表白的勇气,今天就让旭勇敢一次!
心里的挣扎消失了,林晨也轻松了许多。接着,他与柳曦按照他们之前计划好了的,只和何旭说了几句鼓励他的话,然后便借口要去找医生交流,离开了何旭的房间,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了何旭和李晓昕二人。
走出了何旭的房间之后,林晨他们找到了何旭的父亲,在他的引领下,他们又来到了何旭的主治医生那里,与那医生交流了许久。
最后,医生告诉他们:“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何旭最多还有两个月的寿命,即使是他愿意回医院护理,也多撑不了几天!”
何旭或许也已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他坚持离开医院回家,宁愿留在亲人的身边,也不愿意死在医院!
从医生那里回来时,何旭的父亲便和他们分开了,他很忙,还得去一些亲友那里周转一下,为了何旭治病的事情,他已经欠下了一**的债。
林晨和柳曦二人骑着单车,准备返回何旭的家,由于心情不好,加上他们都想给何旭和李晓昕多一些时间,所以他们骑车的速度并不快。天空不知何时竟然暗了下来,眨眼间,便下起了倾盆大雨,但他们却没有找地方躲雨,反而一直让暴雨淋着。
天空中雷鸣阵阵,仿佛二人此刻的心情一般。
就在他们进入何家所在的村庄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二人的视线,那是李晓昕。二人相视一眼,心中皆是一阵不祥的预感,他们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速度,朝那李晓昕冲了过去。
此刻的李晓昕却是狼狈不已,浑身已经被暴雨淋湿了不说,神情也是慌张的很,她还在大声呼唤着,可是大雨的声音却将她的声音完全掩盖了过去,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忽然,她看到了正朝她冲过来的林晨二人,顿时大喜,急忙向他们冲过去。刚刚靠近了一点,她便大声喊道:“不好啦,旭……旭他出事了!”
林晨二人闻言心里皆是一震,再次加快靠近李晓昕的速度。
林晨急忙扬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终于,李晓昕来到了他们面前,她一边喘着大气,一边道:“他……他被压到了那边的废墟下边了!”
“什么?”林晨二人都猛地一惊,扔下了自行车,急切地冲到了李晓昕面前,问道:“在什么地方?!”虽然他们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是此刻,他们更在意的,是何旭的安危,没有时间去理哪些了!
“那边。”李晓昕急忙领着他们往她来的方向跑回去。林晨二人才跑了几步,立刻看到一座犹在坍塌的废弃楼房,看这情况,难道何旭就被压在那下面?!……
……………………【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章 林晨的第一次
“咦?怎么又是你?难道我又在做梦?”林晨恍惚之间又见到了昨晚梦到的那个“变态”,他顿时急得大叫了起来:“不对,我正在拼命抢救旭,怎么能莫名其妙地做起梦来了?不行,快醒,快醒!”说着他竟然用力地拍起自己的脑袋来了,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从这“梦境”中清醒过来。
“给我安静!”那依旧一袭蓝色长袍的男人忽然大喝一声。
林晨被他喉得一愣,随即就对他怒吼了起来:“你他*吼什么吼啊!我朋友现在生命垂危,我却突然做起梦来了,而且还是梦到你这个变态,你让我怎么安静!醒啊,我倒是快醒啊!怎么都醒不了?……”他说着又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火辣辣的疼痛感顿时从脸上传来,但他却丝毫没有要梦醒的感觉,这让他不禁焦急不已。
那人却是被林晨的话气的满脸通红,双眼中也好像要喷出火来了一样。但是,看到了林晨此刻的样子,他似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满腔的怒火也突然间都消失了。他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你的朋友没事。”
“真的?”林晨见他说话本来还想继续对他怒喝,但是一听到他所说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成了惊喜,同时他又对此抱着怀疑。
“是,我向你保证,现在你可以安静下来好好练功了吧?”那人说道。
“等等,你先告诉我旭是怎么脱险的?”林晨却又问道。
那人有些不耐烦了,却仍解释道:“因为有人救了他,那人应该是个佛宗高手,修为甚至还在我之上,有他在,你那朋友就是想出事都没办法。现在你的朋友非但不会死,连那个所谓的绝症也会痊愈,甚至还有很大的福缘。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他的话却让林晨越听越玄乎,越听越觉得不能相信,林晨以为对方是在耍他,含着怒气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相信,你根本是你在浪费我的时间!”紧接着,他自己又开始苦恼着该如何清醒过来了。
见此,那蓝衣人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自己费力将他救活,却得到了不信任和怀疑,想想就让人愤怒。他便是怒然道:“好,你不相信我是吧,那你就自己回去好好看看!”话毕,他便对着林晨一拂衣袖,。林晨只感觉到一股清风迎面拂来,紧接着,他眼前的景物一晃,周围的一切就突然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他眼前忽然变成了一间病房般的房间。
林晨没有注意到,在他醒过来的时候,他脖子上那项链的项坠,发出了一阵几乎微不可觉的光晕。
柳曦一直守在他身边,见他醒过来了,忙过来问道:“晨,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晨满脸疑惑,反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对了!旭怎么样了?”一时激动之下,他从病床上跳了起来,抓住柳曦的肩膀。但是,几乎立刻,他整个人便无力地倒回了床上,因为他全身各处正向他的神经传来了阵阵剧烈的疼痛,痛的他直吸冷气。
柳曦忙按住他不让他乱动,道:“你别乱动,你的身体透支严重,得多休息。”
林晨咬牙忍着剧痛,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来:“你…你先别…管我,告诉我,旭,怎么样了?”
柳曦松了口气,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旭就在隔壁的病房,他已经脱离了危险了!”
“真的?!”
“嗯!”柳曦点了点头。
“呼!太好了!”林晨松了口气,这才放松自己的身体懒懒地躺在床上,开始询问柳曦事情的经过。
在柳曦的解释之下,他才知道,原来那天他们赶到了那废墟时,就开始疯狂地挖开碎石,想从其中将何旭救出来。林晨更几乎完全陷入了疯狂忘我的状态,以至于后来身体透支,虚脱昏迷了。柳曦的情况也不比他好多少。
最后,李晓昕找来了何家的大人们,终于将将何旭救了出来,然后连同虚脱的林晨、柳曦二人一同送到了医院。何旭经过了五个小时的急救之后,终于是脱离了危险,只是到现在为止都还一直昏迷不醒。而柳曦其实也是刚刚恢复体力,他去看过了何旭之后,才到这里来守着林晨。
听完了柳曦的解释之后,林晨的心终于静了下来。他不禁又想起了“梦里”那个一身蓝袍的“变态”所说的话,心道:难道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或者这只是现实与梦境的巧合?接着,他又想起了那人传授给他的所谓修炼功法,直到现在,他竟然还一字不漏地记着。这让他不禁万分惊奇。
林晨心道:难道说,那个并不是普通的梦?那人也是真实存在着的?他想到了一个验证的办法:试试那功法是否真如那人所说的那样。
打定了主意之后,他便以休息为由,支开了柳曦,开始试着按照那功法运气练功。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他仅仅用了片刻,便成功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并开始感觉到周围环境中稀薄的天地灵气。惊愕的同时,林晨也不禁感到惊喜,心里也判定,这所谓的修炼功法多半是真的了。他迅速平心静气,尝试着吸收这些天地灵气。此刻,他所用的正是卧式的修炼姿势,在别人看来,他只是在睡觉而已。
就在林晨刚刚入定,他胸口那颗蓝色的链坠小珠便发出一阵阵荧荧蓝光。那蓝光一面缓缓地流进他的体内,一面迅速积聚附近的灵气,以方便林晨吸收。这些林晨浑然不知。
林晨专心地引导着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流在体内慢慢地运行了起来,陡然,他感觉到身体所有的毛孔在一瞬间尽数打开,尽情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紧接着,他又感受到一股股冰爽的气流自头顶泥丸宫进入,流遍他的全身,又归入他的丹田之内,然后再从丹田中升起一股暖流,扩散到其百骸,从各个毛孔流出去。浑身时凉时暖,舒服得林晨几乎都想呻吟出声来了……
……………………【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本书已有四十万存稿,请大家放心收藏阅读。】
第五章 很想见变态
第一次入定,足足过了十八个小时之后,林晨才苏醒过来。这让林晨的父母担心坏了。林晨却是感觉自己从所未有的好,非但之前的疼痛都消失了,就是他浑身上下也都充满了活力,他整个人舒坦无比,仿佛有使之不尽的精力。
费了老大的劲将父母劝回去上班之后,林晨来到了何旭的病房。
何旭此时依然还是昏迷不醒,医生甚至都说了,何旭苏醒的可能性很低,极有可能就是一直保持着现在的状态,直到他的生命结束。这让所有人的心都一阵刺痛。
不像林晨,何旭的交际圈很大,他的朋友有多少,他自己都不清楚。所以时常会有他的朋友、同学、老师结伴来医院探望他,为他祈福。李晓昕更是天天过来,有时甚至一天之内来了好几次,这也许是她内心的愧疚使然吧!
听她说,那天林晨他们离开后不久,何旭便要求她推着他出去屋子外面散步、晒太阳,在何母的大力支持下,他们离开了何家,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天气说变就变,散步散到了一半,他们竟然遇到了大雨,不得已之下,他们只能进入离他们最近的一栋废弃的楼房中避雨。
让他们都万万料想不到的是,他们进入这废楼中不久,竟然有道闪电正好就击中了楼顶。大楼即将坍塌之际,却是原本身体病怏怏的何旭奋力用轮椅将她推出了危险!
林晨已经得知,那天在李晓昕的桌上所看到的那照片中的男孩,确实就是她的男朋友,那么何旭的那一次表白的结果,多半便是失败了。可是他却仍然拼命挽救她……
林晨也并不想多管这些事,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的兄弟好好的继续活下去。从那套修炼功法的可行性,林晨可以断定,他“梦到”的那个怪人也是真实存在着的,那么那人那天所说的关于何旭还有那个什么佛宗高手的事情会不会也是真的?目前因为何旭的情况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好转,他对此也无法判断。
现在,林晨就迫切地想见他那个他十分讨厌,甚至是一直称之为变态的便宜师傅一面,以便他摸清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他十分卖力地练功,体内那股气,也迅速地增长了起来。他感觉那人应该是可以看到他的所为的,见他这么卖力修炼,或许就会主动与他见面。
想到这里,林晨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我竟然也有主动想见变态的时候!”
他也想过,这套修炼的功法发会不会还另有玄机?那怪人会不会暗地里摆了他一道?不过他现在却选择了冒险一次。而这些,仅仅只是为了他的兄弟!
终于,在第五天之后,那股气比第一天增长了近十倍,林晨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那个怪人。虽然这一次林晨是有事相求而来,但是他依然没有给那人好脸色看,他冷冷地说道:“怎么,终于肯出现了?”
那人却冷哼了一声,道:“你不是很讨厌我吗?怎么突然又那么想见我了?”
林晨眼珠一转,淡淡地说道:“要见你不代表就不讨厌你了,不过是因为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罢了!”
“你倒是直接!”那人不知道是赞赏还是不爽地撇了撇嘴,道:“是不是想问你那个朋友的事?”
听到他提起何旭,林晨不禁有些激动,道:“不错,我想问,旭现在到底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办法救他?”
那人扫了林晨一眼,良久之后,他才叹了口气。林晨见他这副模样,还以为他是没办法救何旭,急道:“你怎么了?难道你没有办法?”
那人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其实他现在的情况你早就不用担心了,我上次说过,那个神秘的佛宗高手已在他体内留下了一股浩大的佛气,不日,他便将无药而愈。”
“是吗?”林晨顿时喜形于色,心里总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不过很快他便又迅速收起了笑容,道:“既然如此,那你刚刚还摇什么头?”他仍然不愿意给那人好脸色看。
“没什么,只是看到了你的时候,让我想到了一些往事罢了,你也算是重情重义,跟我有的一比,我没有看错人!”那人脸上露出了微笑道。
林晨却立刻和他划清界线道:“我像你?不可能,我可没有你那么霸道!”
“你不信就算了,”那人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道:“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就快问,不然,我可就送你回去了!”
“等等,”林晨忙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那还不快问?!”
“我想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在梦境之中?”
不料,那人却神秘一笑,道:“你说呢?”
林晨望了他一眼,道:“你不说就算了,我也懒得知道了,你送我回去吧!”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以退为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