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治好你们的上,把你们送回原来的地方。
婉儿嘟着嘴轻轻道:“大和尚知道什么啊,知道说什么就乱猜。
秦虎突然哈哈大笑道:”你们一定肚子饿了,现在我去做饭,你们在等会。
婉儿说我们去玩水吧,好久没见到水了。
才几天啊,我们不是每天都看到水吗,这院子前有一弯小溪水,我们倒是可以玩耍一下。
不一样,要坐在船上的感觉。
玉儿望着外面说:“看到了吗,一片平底哪有水啊。
婉儿指着说:”没看见有山吗,一定有水,我们不能总躺着要活动一下。
秦虎大喊一声 吃饭了。
玉儿搀扶着婉儿进了屋子。
看着满满的一大桌子菜玉儿道:“真没看出来啊,大和尚还会做这么多。
婉儿早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坐下来拿着筷子就要吃。
秦虎笑着说道:”|以后不能叫我和尚,要不然没你们饭吃。“
你这是在威胁,对照顾的人没有关心,想看我饿着肚子吗?婉儿道
秦虎摸着脑袋笑着说:”哈哈,这算是惩罚。
玉儿也是饿了没关那么多,端起碗吃起来。
哇哇哇,婉儿吐了出来,玉儿问道怎么了。
好咸啊,大和尚,你做的那么难吃。“
什么难吃,小姑娘我可告诉你,不能侮辱我的菜,说着自己也拿着筷子夹起菜吃起来。
秦虎眯起眼睛,嘴里咕噜着,喉结处一动一动的,随后赶紧吐出来,拿着葫芦喝起酒来。
“怎么样大和尚,我没骗你吧,这根本就没法吃,婉儿指着菜说道。〃
三人只是相互看着,在屋外明显的听到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眼看一天要过去了,接近日落之时。只见院子里婉儿,玉儿,和秦虎一边聊着,一边欣赏着夜幕的风景,这里还真是一片寂静,只听到嗖·嗖的风声。
秋叶不时的随风乱舞,一片落日红红的远远的望去就像是菜地里熟透了的番茄,此情此景真是: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四章 :湖边发现
第二天一大早,天气晴朗,在一片湛蓝的天空下萧瑟的西北风呼呼的刮着,玉儿站在院子里张开双臂闭目养神感受着风的轻抚,清晨如梦初醒,一切心中的烦恼事情都随风而去。
赶忙跑回去对婉儿说道:“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老憋着闷坏了。
婉儿连连答道好啊好的。
秦虎不放心她们,走出来说道:“你们两个有伤在身,不便劳度,还是好好休息为好。
婉儿倔强嘟嘴道:“这么好的天气,出去散散心,干嘛老呆着,我已经好几天没出这个茅草屋了,我都快发霉了。”
说着打两个手势,鄙视一样。
秦虎瞪着眼念道:“真是好心没好报,你们去吧,谅你们也跑不远。”
玉儿回过头来问道这个地方哪里有水,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
秦虎随意答道说这里很荒芜,什么也没有,就一个小树林,溪水也有,门前便是。
玉儿也瞪着秦虎道:“大和尚,大光头。”
晚秋,那蓝湛湛的天空,也会突然翻脸而露出险恶的颜色,这不天空骤然黑了下来,狂风暴雨的而至,玉儿赶紧搀扶婉儿到屋里。
看着外面如天黑一般,院内的草也被风吹的乱飘,昏暗又混乱,一种朦胧感映入眼前,忽然的,门,窗,果树,一齐响起来,此起彼伏的回荡声,铃铛声声响,像一曲悦耳动听的妙曲。
秦虎哈哈大笑道:“还是老天来的快,知道你们两个小姑娘不听话,故意吓唬,这回不去了吧。
看秦虎洋洋得意的样子,婉儿撅着嘴道:“真是气死了,好心情就这样一扫而光,大和尚,臭和尚。”
“哎,不准叫我和尚,为什么赖在我头上,我又没让他刮风下雨的,又是一阵大笑。
玉儿斜着眼道:“就知道笑,还不知道天天笑的是什么,取笑,嘲笑,狂笑,大笑,偷笑你一一发挥的真是淋漓尽致。
正当说着风势凶猛极了,像一头怒吼的大狮子,顿时皱紧起来,几个人赶忙用胳膊挡着眼睛,不得不退回屋里。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看来今天不能出去完了,婉儿一脸苦恼坐在床边。秦虎拿起葫芦喝起酒来来,听着外面狂风呼叫着,声音很是凄厉一样,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风来的越来越猛,大家都在坐着不说话,突然脸上有雨滴落下,玉儿摸着脸往上一看大叫道:“不好了,屋顶不见了,雨水进来了。‘
众人很是震惊,秦虎赶紧放下葫芦,叫着:”这可如何是好,这么大的风,也无法上去修复啊。”
看那秦虎此刻着急了,婉儿哈哈大笑道;“太好了,老天爷也惩罚你了,看你老欺负我们。”
这么幸灾乐祸,房子塌了,看你住在哪里。
众人也是着急,想着办法要去修理,此刻外面狂风不止,根本没法,只能眼睁睁的淋着雨。
婉儿又是一阵笑道“好久没淋到雨了,这感觉真好。
玉儿看着,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涩就说道:看你高兴那样,小心腿,霖住了,就变大肿腿。婉儿一听很害怕,赶紧跑到玉儿旁边搂着。
秦虎看着他们摇摇头喝着酒道:“我们此刻尽心享受大自然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玉儿她们相互看着,愣住了,说道:”大和尚是不是发疯了。
婉儿一本正经样子来到秦虎面前,躲去酒说道:“酒肉穿肠肚,佛祖还心中留呢,是不是。
秦虎赶紧夺回来,继续喝着,说了句:”你这小姑娘,多管闲事。
玉儿和婉儿则是哈哈大笑起来。老天爷还真是奇怪,雨已经停了,灰暗的天空也渐渐地明亮起来。
三人来到院子中,看着狂风之后,真是一片狼藉啊,秦虎喝酒指着草屋道“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并说自己亲手搭建的屋子乱的一塌糊涂。
玉儿一听很是惊讶没想到大和尚还会作诗,说的那么好啊,真是小看了。
秦虎找个东西赶紧爬上去叫玉儿帮忙把草拿上来,鞭子在手,一切都不是问题,玉儿卷起一跳到上面说道:“这么简单,省的来来回回搬运草,这样多省事。
“你们都会武功,都了不起。”秦虎轻轻的说了句。
要不我叫你功夫吧,也好防身,玉儿道。
秦称自己不喜欢功夫,不喜欢打打杀杀所以拒绝玉儿。
玉儿很生气,真是好心没好意,拉着婉儿就出去了。
只是那秦虎回头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轻声说道:”江湖太险恶,姑娘太善良,真是反差很大啊。”
婉儿看着玉儿很生气的样子,就笑着说道:“那大和尚吃那么多,当然不愿意活动了。说着两个人笑笑。
来到一片树林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老树阴郁地,地上一片落叶,金黄金黄的很是亮眼,叶落而知秋想必是回归母亲大地的怀抱了,这是自然的法则,一成不变。
阳光也出现了,若隐若现的,看到天空七色的彩虹,婉儿蹦着高兴急了,玉儿看着也没,只是太激动忘了腿伤了,很是疼痛,玉儿赶忙搀扶来到山脚下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看着这高高的大山,还有快要光秃秃的树木,一片凄惨的景象,给人尽是一种伤感。
这是一只蝴蝶飞来飞去的,婉儿看着很高兴就道:”蝴蝶啊蝴蝶,你这么飞到底累不累啊。
这边玉儿去了山脚下的树林看有没有水,走着走着眼前渐渐的变宽,给人柳暗花明的感觉,再一看有一个湖波,在阳光照耀下,水破光粼粼的,亮的刺眼,玉儿赶紧跑过去看着水中的自己,真是如一面镜子,泼汽水来洒在脸上,感受这冰凉的感觉。
一个人尽情的玩耍着,完全忘了婉儿还在等着。一会跑跑这边,一会跑跑那边,蹲下来看水中的草,还有小鱼游来游去,玉儿追上去想要抓住,猛地一下滑到,看到偏偏血迹,树这边的河流完全染成红色了,玉儿惊魂未定赶紧跑回去。
婉儿看着玉儿脸色苍白,问是怎么样了,只见她坐下来说:”我一定是花眼了,这不是真的,赶紧揉揉眼睛。
到底怎么了婉儿追问道
玉儿就讲了刚才在湖边玩耍看到那边的水是红色,走进去一看有十几具尸体,可吓坏了。婉儿一听简直不相信,说要去看看。
两个人追查到底,装着胆子去了,看着身上穿的好像是大户人家的下人穿的,看上去死了没多久,身上还黑黑的.....
婉儿问这些人怎么会死在这,又是谁杀死的,因为什么事情而死,这一连串问题来的触不及防,毫无招架之力,脑子一片茫然。
玉儿问看这些黑的没,好像和那天我在见到一群人身上味道一样,不说还真不知道,婉儿好像想起什么来了。
两个人也许觉得事情不是想得那么简单,就朝山下走去,这里有一条羊肠小道,是朝山下走去的。两个人一直走着,来到一片空旷之地,只见远远望去有一个大院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此刻天快黑了,两个人就朝房子去处走。
秦虎修好了屋顶,看着天黑了,她们两个还没有回来,很是担心,就跑出去找了。想着她们一定不会跑远,就到树林找去了,可是没找着,天已经黑了,又顺着山下走去,看到一个湖波,想着自己在此地住了很久怎么没有发现还有一篇湖泊,此刻问道一股臭味,秦虎上前一看尸体,也是惊讶,为何这么多死人,更加担心玉儿他们了。
婉儿走的累了就在这后山休息一下,这时候一群人马过来,其中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子说道:“大家分头行事,切莫打草惊蛇,随后便埋伏起来。
玉儿看事情不妙,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见一个二十岁的男子骑着马过来,停下来看着四周,难道他有擦觉了。
那人便喊道:”你们这些贼寇快快出来受死。“
那白衣人走出来笑着说道:‘你一个人简直是来送死,今天你跑步了了。
那人哼哼道:”尽管放马过来。”
白衣男子道:“我白书痕今天要你狗命。说着便拔剑刺去。
白书痕,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玉儿仔细想了一下想着赌坊的那个男子,莫非就是他。婉儿说离得太远,看不清脸,不过体型真的很像啊。
两个人激烈的交战着,年轻少年好像不是对手,开始走防守,白书痕让手下去打,自己站在那里看着露出一丝坏笑。
这些小喽啰那是少年对手,不一会就趴下了,白书痕道:”好小子,还是我来教训你,陈少年不注意,一脚踢中胸膛,一件刺伤胳膊。正要拿剑砍去,被一个鞭子缠住了,玉儿腾空出来道:“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
白书痕看这姑娘眼熟就道:“你不就是那天赌坊那女子吗。”
果然是赌坊的老板,我还以为认错人了,没想到真是你,玉儿道。
白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小姑娘,上次让你跑了,今天送上门来,正好一起解决。
说着玉儿就打起来,鞭子声声作响,给本来安静的夜增添了一丝吵闹。婉儿缓慢赶紧扶起那少年问道没什么事吧。
看着受伤的婉儿那人道:“多谢姑娘,你有伤在身。两个人相互聊着。
玉儿也不是那白书痕的对手,现在也是连连败退,加上她也有伤,婉儿看的着急了,想过去帮忙,但是自己有伤,少年也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力回天。
白哈哈大笑道:”招架不住了,又是一阵打。鞭子,剑缠在一起,玉儿被白一脚跺开,拿着剑指着说:”这下看你还怎么办。
想着这次完蛋了,婉儿大叫着玉儿。
白凄厉的眼神怒吼道:“去死吧。”
玉儿睁着大眼不知所措,愣住了。
在这关键时刻,秦虎一个佛珠都在白的脸上,又是一掌在胸膛,扶起玉儿赶紧跑过来对着婉儿道:“还不快跑。
那少年说:“跟我来,我知道一个安全的去处。”几个人消失在夜色中.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五章 :镜湖山庄
张胜手捂着胸膛,走在后山的羊肠小道中,这里布满荆棘,杂草乱生,足足瞒过一尺人头晕,几个人不时的用手拨开前面的阻挡物快速疾步的向走去。
那白书痕受了秦虎一掌,伤势较重,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自己眼皮底子下逃走,实在是心有不甘,遂派手下王丁带着一批人跟了上去。
一轮偃月上来了,却又让云遮去了一半,老远的躲在树缝里.
张胜他们来到一块空旷的地方,只听见后面声不绝于耳“快点,大哥你看这里有血迹.....‘
秦虎严厉正色道:”大家都有伤在身,不可再随便走动,我们尽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张胜望着远方指着说道:”前面就是山庄了,还要一段距离,为今之计我们还是先去漕洞躲一下,就带着玉儿他们去了。
王丁追来了,见没了踪影,血迹也没有 看着满山,树木灌丛,高低起伏的,夜色一片漆黑,想寻找个人还真是困难啊。手下一人说道:“前面就是那山庄,莫不是逃去哪里了。王丁说道;”不可能,山庄已经被我们一网打尽,现在是一个荒废的大院子,他们不可能去哪里肯定躲藏起来了,这么大,实在难寻。
“谁”一个带刀的人突然站起来道:“你们是谁,来此作甚。
王丁一看是个官府模样的人,感觉不妙就要逃,只见那人腾空来到面前道:”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这山庄内空无一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手下说:“识相点,赶快让开,不然要你狗命。”
那官人明晃晃的伶俐刀法一出,那人便毙命了,王丁大惊失色,赶紧腾空就跑,让手下阻挡。几个人,被那人用刀一个一个削去了耳朵,官人来到一瘦子旁拿着刀架在脖子说道“、快说,你们是谁,不然要你命。
这个小喽啰全身哆嗦说道:”大侠饶命,我说。
一听便知,跑的王丁是白书痕的手下,两个人在做赌场生意,那官府之人心里念道:“卢员外托我之事还没办妥,眼下还要去京城复命,已经耽误许久,这该如何是好,一点头绪也没有。
张胜坐在在山洞里,秦虎赶紧用布条帮忙止血,幸好玉儿没事只是被那人踢一下,不过真的好疼。婉儿看着大家都受伤了,心情失落,不知道这些日子来如此的不顺心,自那次跳崖腿折之后,一个人想了好多,做事情不该那么冲动了。秦虎问少年什么名字,为何会和那批人混打在一起,到底有何事情。
少年忍着伤的疼痛,咬着牙说道:”在下张胜,前来查询舅舅失踪的案子,不巧正好遇见他们在山庄里找什么东西,我就上前喝道,然后就打起来,后来追到山中,事情就这些。
秦虎觉得这些人是有目的的,肯定和山庄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他们怎么会知道山庄已经没有人,让正好前去的你赶个正着。张胜不得而知,只是尽快找到自己舅舅和表妹,找到到底是何人所为。
玉儿看了看四周,蜷缩身体道:“这个山洞阴暗潮湿又寒冷,没有空气,也不适合疗伤,要赶紧找个地方。
秦虎也觉得是,大家有伤此地不可再次久留,就先出去看看那帮人走了没有,来到外面只见一人尸体躺下,玉儿他们也跟了出来,一看为何会有一具尸体,难道还有其他人来。
张胜走近一看这不就是白的手下吗?到底是何人所为呢?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张胜带着大家往山下走。去从远处望,淡绿、浅蓝、棕黄|色的建筑突兀而起,他们来到了山庄的大门前不时的看着。
一片凄凉,眼前外落叶一地,大门紧闭,镜湖山庄四大大字也是斜挂着,它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张胜叹息道。
秦虎拍了拍张的肩膀惆怅的说道:果然物是人非,一片萧瑟凄凉。
走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边整整齐齐摆列的花盆,秃秃的的枝干早已经断,乱七八糟的散乱着;厚实的木门,轻轻一推开,灰尘满脸都是,人去飞燕走,多少事挽留啊。
婉儿看着一些破败的景象,还那么阴深深的感觉不由得 颤抖起来说道:”这个地方太吓人了,不仅没有人,还这么的恐怖。”
张胜依着门道:”曾经这里来往的家丁忙碌着,表妹舞着剑,弹琴,舅父去会面江湖上志同道合朋友的来访,多么热闹啊,可是现在一片荒芜,人走茶凉,留下的尽是哀伤。
迎面是一座两层的小阁楼,玉儿指着柳香阁说道:“这个住宿很是特别,这是谁的。”
这是后院表妹的住所,这里是他练剑,弹琴的的地方,每年春天百花盛开,院子里,一股淡淡的清香,表妹便一身白衣飘逸,轻轻舞剑.....
婉儿看到一个秋千就坐了上去,秦虎看大家都越说越忧伤就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地方不错,很是气派,我喜欢。
玉儿看着秦虎随意一说,满不在乎的样子,想着此刻张胜定是悲痛就轻蔑的:”哎,大和尚,你又在幸灾乐祸了,现在还笑的起来。“
婉儿荡着秋千,大叫着嘴里不停的嘟嚷道:“是啊,大光头,人家已经很伤心了,你太.....”
秦虎嘻嘻哈哈的看着天说:“我自抬头向天笑,哪有你们小姑娘的事情。”
张胜来到秦面前双手拜谢道:“刚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受我一拜。”
秦虎见此赶紧扶着说:“小兄弟见外了,都是混江湖的,见有难岂可袖手旁观,自当鼎力相助。”
玉儿一听感觉怎么不一样啊,就说:“混江湖的你怎么不挨刀啊,你怎么会武功,干嘛不跟我说啊。”
秦虎疑惑笑着,拿起葫芦喝酒道:”小姑娘,管的事情不要太多,你又没问我会武功。
玉儿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羞涩的样子,还想着教大和尚功夫呢,这下出丑了,原来是隐藏的够深,怪自己没看出来。
“哈哈,害羞了,不好意思啦。”
秦虎指着月亮说:“看见没,现在黑云散去,拨开云雾见光明,这么大的圆月亮也羞答答的跑出来了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玉儿赶紧捂着脸跑到婉儿那,张胜和秦虎都笑了笑。
随后大家坐在后院的亭子里,张胜去了西楼找一些东西,秦虎对月当歌道:”萝屋萧萧事事幽,临风搔首远凝眸。东园松菊存遗业,
晚景桑榆乐旧游。吟对清尊江上月,笑谈华发镜中秋。
床头浊酒时时漉,上客相过一任留。
“又在作诗了,婉儿道。”
“咦,大和尚,你怎么每次喝酒都会说一些听不懂的话来。
秦虎看着她们一副茫然的样子道:“你们懂什么,这才叫触景生情,抒发感慨,我怎么会作诗,这是从书上看来的。”
婉儿嘻嘻笑道:“还学会生情了,你这大光头,大和尚。
玉儿捂住嘴偷偷的笑道。
秦虎赶紧面向婉儿说:”不准叫我和尚,再说一遍,我不是和尚,你们怎么非要叫我和尚。
“我喜欢叫你和尚啊,这名字多么和蔼可亲,叫你秦虎我还真不习惯呢,婉儿答道。”
此刻张胜拿着几坛酒道:“这是从舅父屋子里找到的,闲来无事,不如痛饮一杯如何。玉儿大声道:”好啊,好啊,很久没喝了。
几个人端着酒杯喝起来,秦虎更是嘴馋的很,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口大口喝起酒来。
张胜便问道:“前辈武功这么高强,为何不问江湖之事。”
玉儿也是借着酒劲道:“是啊,为什么你住个小破屋啊,还骗我你不会武功。”
几个人喝着说着,已经深夜了,院子里只听见他们哈哈大笑的声音。
突然一身影站在屋顶上,那人身后背着一个刀,看着后院亭子中的几个人,久久凝视......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六章 :京城神捕
夜晚,秋意凉,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空中繁星点点,诉说着孤独和寂寞。此刻一切都变得那么雅致,那么幽静,那么安详......
亭子中,玉儿的手拍打着,不下心把酒坛子弄下地,一阵“砰”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嘴里还不时的说着:”再喝一杯。
此刻几个人已经是带些醉意了,都迷迷糊糊的,看着那月光,清的如水一般,泼在大地上,让人仿佛清净的感觉。
他们还不知道,屋顶上早已经有人来光顾了,那人一身官府,端庄挺直的站在那屋顶上,身后还有一把刀,只见他两手架起,一个腾空飞了下来,慢慢的走到离亭子只有几步远的距离。
那官人不知道他们是何须人,想着为何这么晚了还会有人在此,看这山庄内一片狼藉,有打斗的痕迹,此刻早已空无一人,容不得多想,近在眼前一问便知,遂拔出刀来。婉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到婉儿脸上明晃晃的,以为是月光照的,没想到一转身一个拿着刀的人正走来,大叫一声:“有贼啊。”
几个人猛然的翻醒,婉儿道:“贼呢,在哪里。”
张胜带着醉意迷迷糊糊看着那人越来越清晰的映入眼中,大惊失色道:“你是谁,来我山庄何事,难道你们是一伙的。”
那人没说话,秦虎看着装不像是同伙就道:“阁下是谁,为何一身官府之人打扮。”
看着他们都很惊讶的样子,不像是什么坏人那人就道:“在下柳三刀,江宁捕头。”
”原来是捕头大人啊,幸会,不知来此有何事情。“秦虎双手卧住哈哈大笑道。
柳三刀看着秦虎和蔼 可亲,不时的露出笑容想着:“这和尚怎么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就说自己是去京城复命的,不巧来此看到一群人好像在追赶什么,就想着可疑便来到这山庄,没想着闻到一阵酒香,顺着来此发现有笑声,才发现几位在此喝酒,真是误会了。
真是: 酒味昧千里,拔刀拂山庄。
秦虎哈哈大笑着:”这都是一场误会啊,还好一场虚惊,以为那人追来了。
柳三刀不解便问道是什么人,为何这山庄像是被人掠夺一空的感觉。
张胜此刻道:“这是舅父的山庄,一个月前被一黑衣人洗劫一空,抓走了表妹,至今音信全无。”
原来是这样啊,柳三刀安慰道:小兄弟莫急,这件事情会水落石出的,此刻我正捉拿一大盗,此人江湖人称千面大盗,轻功甚是了得,几次交手未曾抓到,也许会有什么关联。
张胜正色道:“我一定要找出那人来。
玉儿看着柳三刀仪表不凡,很是威武,奇怪的是名字是什么意思,为何叫三刀,不是一刀,七刀。
婉儿腿疼无法走出来,看他们说的那么津津有味的样子,自己也急了就道:”你们干嘛不管我,丢下我在亭子里,太不江湖义气了。
张胜回头一看,见婉儿一人就上前道:“姑娘,不好意思,倒把你忘了。”
“哼,婉儿看了张胜一眼”
刘三刀问:这个地方已经荒无人烟了,不知几位有何打算。“
去京城啊玉儿随口答道。
秦虎说:”身去京城,我们课没说啊。
刘三刀看着婉儿如此爽快便问道:‘原来姑娘也是去京城,正好一起顺个路。
婉儿连说好啊,念道:“这下好了,终于去京城了,傲天哥哥一定很高兴。
”什么傲天哥哥的,他是谁。“秦虎问道。
婉儿赶忙插话道:”梦中情人呗,捂住嘴嘿嘿的笑起来。
婉儿,休得胡说,看我怎么打你,说着就架起姿势,轻轻拍打了一下。
还是玉儿姐姐对我好,不舍得,婉儿调皮的说道。
秦虎看不下去了,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打情骂俏似的,就让捕头亭子里说话。
秦虎端起一杯酒道:“柳兄,咱们喝一坛酒,怎么样。”
“这...不好吧,怕误事啊。”
能有什么误事,现在天微微快亮,正好赶去京城啊。“
见大家如此忍让,便不好推迟,也是大口大口喝起酒来。
这时墙外有一人,这不是王丁吗,还有白书痕,也来了,他们在打什么主意。看着亭子里几个人正起兴的喝着酒,王丁道:’我们正好来个偷袭,弄他个猝不及防。”
白书痕笑了笑道:“不急,再等会,他们完全大醉的时候不久更容易了。
玉儿婉儿还在打闹着,全然不知身上的伤痛了,秦虎哈哈大笑道,真是爽快啊。
柳便问:”为何总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看身形,不知道是哪个寺庙的。“
这一问,可把秦虎弄的好尴尬,便说:”在下秦虎,不是什么和尚,只不过一席光头,戴个佛珠而已。“
玉儿插话道:”看不,不是我把i认为是和尚,一看那就是和尚,只是真的不明显。“
”我不是和尚,给你说多少遍了,不准叫我和尚,秦虎怒着道。”
原来秦兄不是和尚,刚才误认为了还请见谅啊。“
秦笑着说没事,没事。
王丁不小心踩住一个罐子声响了一下,柳三刀顿时擦觉赶忙提着刀过去。
白书痕见不妙就轻功飞到院子里说道:“你们都在,正好一网打尽。”
只见一群人跳到院子里,拿着明晃晃的刀,看他们各个面目狰狞,绝非善类,带头的那个白衣人,一脸的坏笑,给人猥琐的样子。
玉儿赶忙上前道:“你这个白眼狼,原来是你啊,看来你的伤势已经好了。
白书痕一听很是气愤说道:”小姑娘,你也好好的吗,这次看你们怎么跑。“一个手势,手下全都冲了上来。”
婉儿不能打架,大叫着,玉儿跑过去扶着,坐在亭子里,张胜也有伤所以两人眼睁睁的看着却帮不上忙。
柳三刀和白书痕激在屋顶上烈的打斗着,他们一个是刀,一个是扇子。
下面的小喽啰看到亭子中有两个人,就杀了上去,婉儿见状,赶紧捡起坛子砸了上去,他们也是不敢近身,婉儿哈哈大笑着。
白书痕的“折扇狐影”很是厉害,只见他一甩,飞镖毒针顺势飞来,柳三刀翻转用刀挡着,两个人打了几十回合也不见胜负。
只听一声:“醉墨沙扬”见柳三刀腾空飞起来,身子在空中旋转,其刀法如狂风一般,把地上的树叶和断肢集合起来,白书痕无法挡的,眼睛也是用手捂住,一声“啊”被柳又是一踢,赶紧逃跑了。
下面的小喽啰看情况不妙也扔下剑逃跑了。
婉儿直呼还没过瘾呢,怎么就逃跑了,玉儿来到亭子中关心的问道询问没受伤吧。
秦虎哈哈大笑:“这下又是一脚,看你还猖狂不。
柳三刀缓缓的从屋顶上飞下来,大家都惊呆了刚才那一招真是厉害,尤其是婉儿更加对其刮目相看了三刀,莫非这就是其中一刀吗。
柳对大家说”天色快亮,不如我们现在就动身。“
玉儿一听自然是很高兴啊,想想这些日子以来没见到傲天他们了,甚是想念便急忙回答道,还问大和尚去不去。
秦哈哈的笑着:”你们去吧,现在有柳捕头护送你们,我就放心了,我还要回去我的小屋呢。“
张胜呢,婉儿道
秦虎又赶忙说道:”跟我一起,正好可以疗伤。“
玉儿还是想着秦虎能跟她一起,可是怎么劝都不听,自己心里一阵莫名的有伤,这些日子来的相处,感情自是不必说了,有种不舍。
秦虎看着玉儿很不高兴的样子就笑着说道:”小姑娘不笑就不好看了,我秦虎只是回去打理一下,一定回去京城找你的。“
真的吗,玉儿高兴的问道。
秦虎答道是
婉儿扶着伤痛走到大家面前对秦虎道:”大光头说话算话,要不然要你好看。“
天下无不散宴席,就此一别,后悔有期,柳三刀握拳道。
看着婉儿他们骑着马一路走去,渐渐消失了人影,秦虎喃喃自语道;”会有再相见的,一路保重啊。
张胜远远望着不语。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七章 :捕风捉影
大地一片朦胧,黎明的曙光渐渐的揭去夜幕的面纱,微笑着吐出灿烂的晨光,叶子一片一片的落下,打在脸上感觉到露水的清凉,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顿时让人精神百倍。
昨日一别,玉儿他们快马加鞭,连夜赶路,已经到了离京城不远的护城河十里的杨树林。他们毫无睡意,此刻微风袭来,大家精神抖擞在林中休息一会,上马就奔向京师了。
果真是一派热闹非凡,没想到离开的这些日子,再细细的一看,还真是像当初来的一样,雕车相驰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马队鞭打着;绫罗绸缎,花样万千;金翠耀日,罗绮飘香。玉儿骑着马看着四周,面露微笑之色,不停的左右扭头看着。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管调弦于茶坊酒肆。正好路过春来客栈,玉儿赶忙下马让大家在此休息一会。
柳三刀看了看酒楼便说道:“看着姑娘已经平安到达,在下告辞了,又要事在身。”
玉儿赶紧跑到马其那面,伸着手道:“不行,我们还没有安全到达呢。”
“姑娘这话什么意思,这里是京城,还有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柳三刀疑惑的问道。
玉儿就是不让开,非要在此休息一下,心里想着要不然显得我多么的不通人情,正好我也饿了,就大吃一顿再走也不迟,偷笑着还想让柳送到家门口。“
柳三刀见玉儿如此执拗,便不好退却,想着不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就下马走进了客栈。
玉儿搀扶着婉儿刚一踏进门,小二忙招呼道:“客官,里面请,仔细看后面,惊呆了,这不是玉儿姑娘吗?好久没见了,还是老位置。
看着小二嬉皮笑脸的,还是很热情,婉儿说:“当然老位置了,好吃好喝的都拿来。”
好唻,这就准备,稍等。
柳做了下来看着客栈早已人满,有说有笑的,想着这玉儿姑娘定是和这店主认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热情招呼,看来是个常客,便问道:‘这地方果然热闹,宽敞挺不一样的。“
“那当然了,从第一次来就是这家,每次还都是这张桌子呢,婉儿兴高采烈道”
几个人随后吃了饭,柳便把她们两个安全到达苑客山庄,没进门去便匆匆一句:“后悔有期,要是在身,不便久留。”快马加鞭就奔去了。
婉儿不解他有什么事情门都不进就走了,真是个话少的家伙,沟通不了说道:“玉儿姐我们进去吧,给他们一个惊喜。、
两个人偷偷的走了进去,只见大堂内一个人在坐着,那不是海棠吗,看她拿着书本不知道看什么,翻来翻去的,玉儿轻轻的虚了一声对婉儿道:“我们来个背后袭击。”
两个人架起姿势,像老虎捕吐一样,婉儿轻轻的捂住海棠的眼睛,被这突如其来的的一吓,海棠大叫一身“啊”
猜猜我是谁啊,嘿嘿,婉儿得意洋洋说。
这声音好熟悉,难道是婉儿,海棠不敢相信,又质问一句:“是婉儿你吗。”
让你猜的嘛。
海棠赶紧掰开,看到玉儿和婉儿,不是花眼,是真的,她们回来了,大家赶紧坐下来诉说着。
海棠抓住婉儿就问这问那呢,这一阵子跑哪去了,大家都担心死了,又看看腿好像受伤了,忙问这是怎么弄的。
玉儿不好插话看她们聊得不可开交,就坐下来喝茶,这时候海娇回来了,看到大家,不,确切的说是玉儿后大惊道“真的是你们啊。”
两个人手拉着手高兴的搂在一起。
那边婉儿和海棠一直聊着,完全忽略了旁边的人,玉儿和海娇就去了院子里,看着四周一切都没变,唯一的是树木枝干光秃秃的,有一股冷冷的感觉。
海娇关切问道:“这些日子来,大家都在找你们,尤其是傲大哥,人都憔悴了。”
玉儿就问他们都去哪里了,怎么不见人呢。“
海棠叹息道:“玉玺丢了,皇上怪罪陆大人到现在还没破案,乐和他们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现在毫无线索,傲天也在追查伏云店主的事情。”
玉儿一听,原来自己失踪的这些日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敢想象他们是怎么焦急的忙这忙那的。
海娇开心的又说:“现在你们安全回来了,傲大哥一定很开心,我们又可以一起玩耍了,还诉说着这段日子没有你们过的还真不好。
玉儿笑了笑道。
晚上,大家都回来了,正高兴的准备着饭菜算是为玉儿和婉儿犒劳,傲天刚一踏进门看大家紧张的忙活着,好不热闹,就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