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今天有什么好日子,准备这么多好吃好喝的。”
看着大家都面露笑容,傲天更是猜不到大家的心思了,海棠出来说道:“绝对是个惊喜,大惊喜。刘四知也说见了就明白了。
玉儿搀扶着婉儿出来了,傲天怔住了,心里念道:“玉儿,这是真的吗。”赶紧揉揉眼睛,是真的,来的太突然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玉儿赶紧跑到傲天身边搂着说:“是我,玉儿,回来了,还以为再见不用到你了。”
海棠看着玉儿这么深情的说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大家都愣住了,婉儿倒是很随意想着在我意料之中,看得出来,她喜欢傲大哥。”
傲天心砰砰的跳着,看玉儿这么搂着自己,还被大家看着,感觉很不自在,但细细一想自己当初家里遭遇大难,是玉儿每天陪在自己身边,给自己鼓励,如今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一定吃了不少苦,此刻我也应该给她个依靠的肩膀。手轻轻的楼主玉儿的腰,说道:“好了,没事了。”
晚饭之后,傲天和玉儿坐在院子询问这些日子以来所遭遇的事情..
江宁府外,柳三刀正和一个人说着只见他握拳拜别那人后一路走来,看着这京城满大街来来往往的人,叫卖东西的,还不时的有忧伤的琴声传来,京师之地果然是声色犬马,什么人都有.....
这时只听一声大喊叫道:“杀人了,杀人了,快来人啊。”
只见旁边的人听到都去围观,柳三刀顺着声音处去一看这不是春来客栈吗,早上还好好的吃饭,怎么晚上了就闹出人命了,赶忙挤过人群中,见一具尸体倒下,那人省的白净,头发凌乱着,柳拨开一看这人好生面熟,仔细一想不就是那晚树林中的那个人吗,还有在镜湖山庄也见到过就赶忙问店小二道:这人怎么死的,可看见行凶之人吗。
小二一看这不是和玉儿姑娘一起来的,只是一身官府打扮,容不得自己多想便答刚看见一个白衣中年男子率领几个人喝酒,旁边还有一个彪汉,也是经常来此喝酒,后来那白衣人走了就留下这人一个喝酒,出来后不知道怎么就死了,只见那大汉也是一起出来手里还有一把刀。
白衣人,柳想到莫非是那晚之人,这时候有个喝醉的大汉在酒楼后院醒了,只是觉得一阵头痛站起来道:“我怎么会在这,刚才不是喝酒吗,只见手里一把血淋漓的大刀,可把自己吓坏了。正好店主去后院喂客人的马匹,见一人拿着刀,店主瞪大眼睛愣住了,两个人相对着,赶忙便大喊:“杀人了.....‘
〃老头你说什么,什么杀人了,不是我,说着赶紧把刀扔下,闻声而来的柳三刀看到后说:“你可是那大汗。
一看是官府之人,想必是来抓自己的,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赶忙跳出墙外逃跑了,柳还没问清楚呢,一个跟头翻出去跟了上去......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八章 :寻花问柳
玉儿回来了,傲天自是很高兴,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头痛的案子,至今玉玺无着落,线索也中断了,这天像往常一样,该是进宫的时间了。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着热闹的早市,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以耳。
走着走着来到了伏云店铺,看着上面官府的封条,破旧的匾额斜挂着,走上前去摸着门窗,一层灰土飞起,想想好像昨天的事情,这里悄然变得那么破败不堪,自那晚和孙乾领和仇靖天一场大战后,顿时消失的无踪影,傲天想着那晚的所听到了,看能有什么遗漏没发现的,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别苑——春香阁。这其实就是妓院,看着外面一片气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只见双门紧闭,一片安静,完全跟晚上有天壤之别。
傲天没想那么多,径直奔向皇宫去
这边那晚春来客栈发生命案后,王彪在不知不觉中被误认为凶手,跳墙而出,就往城外跑,柳三刀也是跟了过来,追到了城东的小树林。
这里光秃秃的枝干,很是高大,身在其中,仿佛一颗刚茁壮成长的小树苗,柳三刀看着四周,一片破败,落叶满地都是,就往里面跑去。
那王彪实在没力气了,在树林中找个石头坐下来,满头大汗气喘呼呼的道:“累死我了,跑了这么远了,再跑就没地方躲了。
忽然一阵声音“嗷乌~”王彪惊醒的坐起来,四周不停的望着说道:“谁,赶紧出来,大白天的少装神弄鬼。”
只听又是一阵叫声,越来越近,王彪根本想不到是什么,没有在意,就坐下来,继续用衣服扇着脸上的汗水,此刻他肚子咕咕叫,根本走不动了。
突然从树林中穿出一个大花老虎,身上有许多条纹,如水的波浪一样;两只大大的眼睛虎视眈眈盯着王彪,其中一个爪子不停的扒着地,作出一副饿虎扑羊的样子,又嗷呜一声,王彪吓得坐下了,此刻脸色苍白,一直后退这,看老虎扑上来,大喊着“救命啊,吃人了。”
柳三刀闻声飞过来,一直追着声音跑,看到一个老虎再追一个人,那不就是王彪吗,再不相救,恐怕会成为那老虎的食物。说时迟那时快柳三刀轻功飞在树林中,拔出大刀从上来个一刀砍,那老虎又是一声嗷呜,惨死在刀下。王彪还在跑,看着这老虎身形体大,毛茸茸的,很是奇怪大白天这怎么会出现猛虎。‘
来不及多想,柳跟着王彪,看着他跑不动了,就上前道:“看你还往哪里跑。’
实在累得不停倒下的王彪说:“人不是我杀的,我是被冤枉的。”
不管你冤不冤枉,我只见你手里有刀,还有血迹,还抓个正着,这如何解释。
明显是嫁祸于人,我已经喝醉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王彪无奈的说道。
柳三刀想着死去那人和白衣人是一伙的,如若不是王彪所杀,为何会暴死在客栈,为何没人来认领尸体,如果是白衣人所为,那他目的又是什么。“
看着柳三刀沉思其中,在想一些事情,王彪站起来说:“没想到我也会被背上杀人的罪名,说着叹了口气。
我知道那不是你杀的,不过你要跟我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这么一说,王彪顿时来劲了,你真的这么认为啊,我说嘛,我是被诬陷的。
柳三刀抓着王彪往外走去,一边说着事情的缘由......
傲天从皇宫出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从没看皇上这么大怒过,陆游和乐和被怒斥,幸好恭王求情,下达最后的期限,七天之内务必找到玉玺。不知不觉又来到春香阁,此刻已是下午了,见大门敞开,一两个家丁模样的人,打扫着门前的落叶。
只听一个老妈说道:”怎么煤炭还没运来,冬天要来了, 不存储一些,该如何过冬,只见其中一个说今天拉煤的赵二有病不能来了。傲天走了进去,被拦着说:“这位公子,还是晚上来吧,现在还没开呢。”
傲天哪里岂肯罢休,不让从正门进,翻墙而过。
来到院子中,只见这里布满鲜花,一片通红很是漂亮,这五步一阁十步一楼的,密密麻麻,没人带领还真不知道该走哪,傲天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一个女子坐在假山的水池边,喂养着金鱼,从背后看修长的头发,穿着近乎透明的衣服。
只见她嘴里道:“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走过去近看着,还不知身后有人那女子回头“啊”的一声就要倒进池子里,傲天顺手一拖她的腰,那女子紧紧的搂住了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卧蚕眉,像月牙一样弯弯的,清澈的眸子,眼睛里透露出一种温柔,雪白的肌肤细腻而光滑,随风而飘的头发散发出一阵阵清香,傲天一直看着,姑娘一声:“公子。”
傲天回过神来,紧张道:“刚才,真是....
看他语无伦次的,那女子看着傲天白皙的脸庞,露出棱角分明的冷俊;深邃的眼睛,俊朗的眉目,挺直的鼻梁,迷人的色泽,真是一个美少男子,轻轻的笑着道:”刚才多谢公子出手相救,随着施礼道。
傲天面目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女子介绍自己名 叫孙莲香,泸州人氏。
这是老妈远远来到说:“闺女啊。
莲香赶紧让傲天去自己闺房....
老妈看莲香一副神情紧张的样子就问到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莲香道,尽早有点不舒服,说了一大推自己进屋,还说不让任何人打扰。
傲天看着女子的香闺,想到了海棠,这时候莲香抿着嘴,轻轻的推开门进来了,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面前
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水递给傲天,两个人就这样无话的僵持着,还是莲香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开始坐下来聊着。
傲天就问这是什么地方,姑娘为何在这里。
莲香透露出无奈,说自己父母得病死了,从小被卖给了老妈,可是自己并不喜欢,但也身不由己在外人严厉我们就是轻薄的女子,造人耻笑,但自己坚持卖艺不卖身,对谁都一样。
听了一大推,原来是这样啊,面对眼前的这个美的楚楚动人的女子,傲天真想帮助她,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莲香问傲天为什么会从后院来这里。
傲天就说明了来意,自己是来查案的,忽然想到了孙乾陵,就问莲香可曾见到,那人三十多岁,手里拿着扇子。
莲香看着傲天不是恶意,为人很正值,虽然有点语无伦次的便答道:‘那人是叫孙乾陵来者,以前天天让我弹琴,可如今有好一阵子没来了。
傲天的猜想不错,想必肯定是躲藏起来了。
突然又吐露出一个人,不知道名字,天命之年的老者,眼皮上有个伤痕,每次来都让我弹琴,和孙乾陵是一模一样。
傲天立刻兴趣来了,抓住莲香手道:”真的吗,他都什么时候来。“
看着傲天抓住自己,心里新砰砰跳,一直相对着。
傲天赶紧松开手,莲香说每天晚上戌时准时来,听到这别提多高兴,面露喜色看来离破案很近了。连连拜谢就要走。
莲香赶忙说道:“公子去哪里,不如小饮一杯如何。”
傲天回过头来,淡淡一笑说道:“姑娘,在下还有事情,晚上再来拜访。’完毕,一个轻功飞去了。
莲香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看着外面
风雨江山篇 第三十九章 :螳螂捕蝉
西湖桥上,曲曲折折的荷塘飘在河面上,月光如流水一般,轻轻的拍打着叶子和花。此刻西风骤起,徐徐的挂在脸上,傲天和莫凌风两个人看着夜晚西湖的美景,想着那仇靖天今天晚上会来,这件案子也许就可以快速的破解了。
莫凌风看着傲天一副深沉的样子,久久凝望水面,就问道:“傲兄,今日怎么了,自从回来后,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莫非有什么事情。“
傲天忙打圆场道:“没,没想什么,还在想着案子的事情。”
莫凌风知道事情现在一无进展,同样焦急的等待加上无奈,就道:“事情自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傲兄不必太勉强自己,我们已经尽力了,现在天色不错,不如小喝一杯,如何。傲天连连点头,两个人去了春来客栈。
走进去,看着人烟稀少,小儿也无精打采的样子,要是在平常,早就招呼了,傲天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就上前道:“小二哥,这是怎么了,为何这里空无一人。”
小儿一看是傲天赶忙招呼道:“还是老位置,我这就去准备饭菜。说这话也是有气无力的,莫凌风也是很迷惑,两个人坐下来,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稀里糊涂的,而且店主也不在。”
看着小儿出来后,端着饭菜和酒,放下说:“傲公子请慢用。”
一把拉住小儿的衣服边问道:“这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原先不是好好的吗。”
小儿一脸愁苦坐下来说道:“你们有所不知,前天这里出了命案,大家都不敢来了,现在老板也吓出了病,在家静养,自己先好好的看管。”
“命案”
两个人更不知所以了,怎么会发生命案,又追问下去。
小儿讲了那天一群人来喝酒,为首的白衣服那人叫来好多的酒,痛快大喝着,还有一个大汉也在此,看到王丁后就气,他们差点打起来,但对方人多,大汉只好忍气吞声着,后来不知怎么着,白衣人走之后,还有一个手下喝酒,出来后就死了。”
莫凌风道:“是怎么死的,有什么伤口没。”
小二答道是一刀毙命的。
两人更是奇怪,在这么短的一瞬间能置人于死地,而且旁人根本没发现,一定是个江湖高手,傲天想着可能是那个白衣人杀的。
莫凌风不相信,这怎么可能。
这时候柳三刀进来了,说道:“小二,你们家店主可在。”
一看是那个官府之人,小二忙上前道:“官爷,我家店主被吓病,正在休息呢,这时候,恐怕不能出来。“
傲天一看是个官府之人,眉宇间透露出一种冷漠,想着是哪个府衙的手下。
小二又问道:“凶手可曾抓到。”
柳三刀镇定自若的说道:“已经抓到,现在在府衙,我这就回去处理。说着就走了。
小二摸着头看着,傲天便问这是哪家的官差。
小二说就是那天正好路过现场的,不知道是哪个府邸的,不过他已经抓到了凶手。
傲天看看太色深晚,想着那仇靖天一定该来了,就对莫凌风道:“莫兄,你去跟着那衙役,我去办一些事,我们回茶庄在细说。”
春香阁,大门外灯火通明,来往不绝的客人被那些女子拉近去,傲天轻功飞了过去,来到后院走进莲香闺房见没人,正要出来,一群人过来了,说着莲香小姐此刻正在大堂内弹奏,好多人围观
原来是这样啊,傲天想着,怪不得没见人,现在时间未到,眼下只有在此等候了。
这边白书痕在赌场内密室坐着对手下王冲说道:“你大哥的死我很难过,那个凶手好像已经被官府抓到了,眼下之计就是去大牢一探究竟。”
王冲怒气冲冲的说道:“堂主,我一定要为大哥报仇。”
说着就出来了,正好海娇和玉儿从西面赶来,,一看到那白书痕赶忙拉着海娇躲藏起来,偷偷的瞄着,海娇疑惑问:怎么了,那群人是干什么呢,这么小心翼翼。
婉儿说道:“嘘!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那个白书痕就是偷袭镜湖山庄,跟我们交手的人,他们一定不一般,我们悄悄的跟着,看是什么情况。
两个人悄悄的赶在后面,只见一只朝西跟了上去.....
柳三刀来到江宁府衙,大步的走进去了,莫凌风藏在一面墙壁后,悄悄看着,轻功飞到院子内,来到屋顶上,贴着耳朵听着。
此刻一个人坐在大堂内品着茶,柳三刀进去一声:“大人,卑职回来了,那王彪现在可好。
只见那老者站起来道:“柳捕头辛苦了,那王彪现在在后院休息,已经没事了,你有什么发现。”
大人,卑职从王彪的口中得知,想着那个白衣人很可疑,也许事情就是他干的,具体的还要在问一下那人是做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老者捋着胡须沉思道。
莫凌风诧异道:‘原来另有其人,什么白衣人啊。正当猜想时,只听一阵声音袭来,见一群黑衣蒙面从后院翻墙而过,莫凌风赶忙隐藏起来。
只见他们拿着刀,悄悄来到窗户边偷看偷听,殊不知后面还有婉儿和海娇在身后,就这样像捉迷藏的一样。
柳三刀很警觉,发现外面有人,赶紧拔刀在外偷听的一个人被踢飞,这下全乱套了,顿时跳出十几人,那老者就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真是大胆, 竟敢闯府衙。
带头的那个笑了笑说:哈哈,今天要你狗命。说着就让手下上。
柳三刀和那个带头的激烈的打斗着,但是毕竟一个人,现在衙门的当差侍卫都不在,那老者赶紧跑回屋里,黑衣人追了上去,在这情急之刻,莫凌风挺身而出帮忙对付着。
玉儿和海娇在院子的树下看着,原来这么多人在打斗,看着柳三刀就大叫一声,被海娇捂着嘴,忙说道:“不想活了,干嘛那么大声,想暴露我们啊。”
“玉儿说那个捕头就是送我们回来的,对我有恩,这种情况我怎可袖手旁观啊。”
海娇又问了一些其他的,但是玉儿不能详细的说明白,情急之下只能看事态发展了。
白书痕曾经受过重伤,眼下又碰到老冤家了,还真是不好对付,柳三刀使出一招:“入寒三分”看过去,白书痕用手挡着,瞬间身体冰冷,原来这招是寒冰入骨,任何人都不能用自身的热量去化解,白书痕此刻惊恐着,要是再不松手就被冻住了,只是现在毫无还击之力,被柳一脚踢下院子里。纵身一跳飞走了,玉儿赶紧拉着海娇去追,柳赶紧跑进屋大喊着:“大人。”
那王冲被莫凌风拿下,柳三刀进来后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出手相助。”
莫凌风道:“在下临安府人,是来查案,不想竟然有黑衣人来此,其他都已经死了,这个活捉。
柳三刀看着王冲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就押着进了大牢,莫凌风赶紧去追那个逃跑的人去了。
仇靖天来到伏云店院内,看到一切破败,想着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就这样毁于一旦,实在是不甘心,站在屋顶上看着,陷入沉思之中,想着还要去春香阁,这时候看到白书痕捂着胸口,脸色苍白,想着上前问是怎么了,正巧后面两个女的跟来,仇靖天思索了一会,想着一定有什么事情,先看清楚在动手也不迟。
已经到亥时了,想着仇靖天该来了,傲天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见一个身影走来,轻轻推开门,被傲天钳住脖子说道:“你终于来了。
被误认为的莲香此刻说不出话来,微微的喘着声,傲天感觉不对劲,赶忙松手贴近一看是莲香,后退说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啊,莲香踉跄的说道。
傲天解释还以为是那人来了,所以就弄错了,赶忙连连道歉,莲香看着傲天一脸忏悔的样子,忙不住笑道:“没事的,死在你手里也值了。
这话一出更不懂是什么意思了,傲天就要走,莲香拦住道:“公子又要走,我才回来,不如小叙一下。”
两个人就这样聊着,莲香话题很多,总是试着接近傲天,不知不觉已经至深夜,聊得很是投机
莫凌风追来,不知道那人跑哪去了,想着傲天应该回来,还是回去再详说,这边玉儿和海娇一直跟着白书痕来到了城东小树林,这个地方对于玉儿已经不陌生了,唯一对海娇要说的这里有老虎和狼,务必要小心一些。
她们哪里知道,身后还有一群比狼和老虎更凶猛的人悄悄跟着,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风雨江山篇 第四十章 :黄雀在后
城东小树林,又来到了这个地方,玉儿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想着当初和婉儿在一起的经历,立刻浮现在眼前,没想到这次会是追击白书痕。看着星霜漫天的黑夜,肃杀的寂静,死沉沉一片。海娇很害怕紧紧的拉着玉儿四周不时的看着,她们脚步很轻一直跟随着受伤的白书痕,后面的仇靖天示意手下慢慢的身在其后,不要打草惊蛇。
走了很久,那白书痕受不了了,见他面露白色,嘴唇发紫好像中毒一般,一个人坐在地上,依偎在一个大树下,不停的蜷着身子,浑身直打哆嗦。玉儿告诉海娇这是个好机会,眼前的这个“小白兔”就要成为我的“猎物”了,此时不去,更待何时。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出现在白书痕的眼前大声说道:‘这下落在我手里,算你倒霉,以报上次之仇,束手就擒吧。“
海娇帮忙搀扶那白书痕,玉儿则用鞭子拴住拉着走,这是空中有一个声音:”哈哈哈,束手就擒的是你们。
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人来到她们面前,后面还有一群人,那仇靖天就笑道:小姑娘,你们才是我的盘中餐,我这只麻雀还在后面的,你们没想到吧。
海娇看着已经被包围了,又来了一路不明的家伙便忐忑不安说道:“你们又是谁,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对我们下手。”
哈哈,仇靖天笑道:“你已经趟这浑水了,你手上就是我们的人,现在乖乖交出来,兴许还能对你们轻一点。
玉儿看着仇那猥琐的样子,眼睛咕噜的转来转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便破口辱骂道:”你们这些小丑跟本姑娘让开,心里却想着这次又倒霉被你这个黄雀在背后偷袭了,本来是抓这只螳螂的。
仇靖天见玉儿这么执拗便大怒道:“好厉害的小姑娘,本堂主没那么多时间浪费,你们接招吧。
话一毕,手下像潮水般的猛兽扑过来,玉儿和海娇赶紧闪在一边,双方打斗着。仇靖天来到白书痕面前看着身上像寒冰一样便问道:”白兄这是怎么了,待我运功。说着就坐下来,运足内里帮其祛除体内的寒气。
玉儿拿着鞭子把手下打的落花流水,一会跳到这个树上,一会有跳到那个树上。海娇躲过其中一个人的刀,大开杀戒起来,他们瞬间一个个倒下去了,玉儿看着惊讶道:“你真是手下不留情,比我厉害。、
对付坏人,不能心慈手软,海娇严厉的正色道。
又是一阵厮杀开来,手下这些人,实在不堪一击,不一会全被打趴下了,那仇靖天一直在运用内力,现在根本不能分身,玉儿哈哈大笑道:”一个臭螳螂,一个麻雀小丑,这下落在我手里的吧。
正当高兴的时候,一个老鹰飞来,海娇一声小心,两个人歪倒在地上,看着天空盘旋飞翔的老鹰任凭玉儿怎么用鞭子都打不到。这下可如何是好,语音饶璇整个天空,那个黑衣人又出现了,玉儿一看不好,上次就是被他逼得走投无路,想着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说着拉着海娇就要跑。
那黑衣人武功甚是了得,一眨眼出现在玉儿面前说道:“想要走,没那么容易,又是你,这下看你怎么跑。
海娇和玉儿联手对付着,那黑衣人两手很轻易的对打着,打了十几回合,那黑衣人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两个人就这样耗下去,玉儿大叫着:”海娇你先走,去告诉傲大哥。说着就用鞭子缠住了黑衣人,海娇看着玉儿在拼命的挣扎,之后含泪扭头轻功飞走了。黑衣人名手下把白书痕抬走,自己则抓住玉儿飞走了。
海娇一边拼命的跑一遍擦拭眼角的泪水,这时候柳三刀出来了,看到一个女子一直跑,就跟了过来拦住说:“你是谁,为何深夜至此。
那人看到此刻泪水直流的海娇赶忙又问:”姑娘,你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见是官差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说有一个黑衣人掳走了玉儿,自己打不过,跑回来告诉傲大哥去。
玉儿,柳三刀一听莫非是和自己回来的那个玉儿,容不得多想两个人回去茶庄了。
莫凌风见海棠和婉儿在大厅吃东西,并没见到傲天就问大家都没回来吗。海棠很疑惑说道:“你们不出去办事了吗,还有海娇和玉儿,对了傲大哥呢。
都这么晚了,没想着自己妹妹也会出去,为何这么晚还没回来,开始有一点担心,婉儿也开始说道:”都这么晚了,傲大哥,和玉儿他们都没回来,真是大忙人啊,不像我,现在只能坐着,帮不上什么忙。
海棠看着婉儿早已收不住的心,就想玩便说道:“放心养伤,等好之后我带你去好好玩一下。
正说话间,海娇回来了,身后还多了一个不认识的。
莫凌风赶紧上前,看着满脸泪水就急切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玉儿不在身边,为何会跟柳捕头一起。
柳三刀就说明了来意,并说自己随后出去查看事情路过城东正好碰见,没想到玉儿姑娘....
玉儿怎么了,海娇大哭道:”是我害了她,被人抓走了。
莫凌风惊呼是何人所为,在什么地方可看清楚了。
海棠也出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被一个黑衣人给抓取了,这下又失踪了,傲大哥知道不。
海娇被扶着回到客厅,几个人坐下来商议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婉儿一看是柳三刀就大叫道:”咦!,这不是捕头大哥吗,你怎么来了,几日不见,那日匆匆一别,今日要好好叙旧一下。
现在哪有什么心情谈叙旧,看着海娇够伤心的了,海棠忙打断婉儿让安静一下听海娇说说情况,一番倾吐之后,柳三刀站起来说:“照你那么说,这伙人一定是一起的,没想到他们早就布置好了,事情来得很突然,换成谁也招架不了。
海棠不住的安慰着海娇让她不用担心,玉儿一定会没事的,几次大灾大难都挺过来了。
傲天在春香阁喝醉了,莲香扶着他来到床边休息,傲天嘴里不停的说着:”父亲,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莲香帮他盖住被子,正要走,被傲天抓住手说道:“不要走,你不要走.....‘
看着喝醉的傲天,嘴里不时的吐出一些话,莲香想着一定有很多心事,便坐在床头边守着,,,,,,,
话说玉儿被抓走,来到一座山后,关在一个寨子里面,只见到这里面好多人被牢笼关押着,玉儿看着他们无精打采,有的像傻了一样,有的喃喃自语,还有的盘坐静思的......
这时候玉儿就大喊大叫道:”放我出去,我不是宠物,赶忙把我关在笼子里面...
乱叫什么,老实点,一个看守的大声喝道。
干嘛这么凶,等我出来让你好看,玉儿炎冒三丈说道。
只听一句:“姑娘”不要叫了,他们是不会搭理你的,还是省些力气吧,
玉儿远远看去,在第三号笼子管着一个年约四十,一身金栗色的长袍,很是威严,旁边还有一个女子,长得也很漂亮就问道:”你们怎么会抓来的,这里是身地方,他们又是什么人。“
那人叹口气道:”姑娘你话太多了,你问那么多,恐怕没人能回答的出来,我们都被困住了,武功也发挥不出来。“
玉儿看着四周是一个石洞,上面还有水流出,旁边的守卫也很多,想逃出去还真是难啊。这时候仇靖天来了,说道:”老实点,要不是老大过来,你早就落入我手了,兴许不是这样的结局。
玉儿很是生气,开口又骂道:“你这厮,都是你害的,要不是早就抓住那白书痕,以报我镜湖山庄之仇了。
这时候一个手下跑来说:”堂主,完颜大人让你过去。
笼子中的那人一听说道:“刚才你说什么,镜湖山庄,你去过。
那人提到山庄很是激动,玉儿就说自己曾经去过那里,还见到张胜,不过现在成一片废墟了.....
那人叹口气,旁边女的问道:”姑娘,你真的见到我表哥了。
“表哥”
玉儿一听难道就是张胜口中的燕儿表妹。
只听燕儿说道:“旁边是自己爹爹陈正雄,一个月前被一群黑衣人洗劫一空,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被抓到这里了。”
几个人打开了话题,聊了很久。
天明了,孙乾领被人押解回来,还在沉睡中的玉儿,哪里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仇靖天的结拜兄弟。
傲天第二天回去的时候,听说玉儿被抓走了,很是气愤,心里难以平静,怪自己昨晚误事,海棠则安慰的说道:“傲大哥,不要伤心,你出去查线索,并不知道玉儿她们也会出去,何必自责呢。”
话虽是如此,可傲天总觉得难辞其咎,便让海娇带着自己去城东的小树林去看一看,兴许会有什么线索发现也说不定。
风雨江山篇 第四十一章 :密室玄机
朗朗天空,白色的云朵飘来飘去,好像再玩捉迷藏,可曾想昨天这里还发生着至今难以忘怀的事情,海娇走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在想着什么。
傲天看着海娇无精打采的样子,一定是在想着昨天的事情,责备自己不应该丢下玉儿一人回来,当时的那种情况也许在傲天看来也是迫不得已,面对强敌唯有一个人去通风报信,但是玉儿肯为大家着想,让傲天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无边树林中,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刺眼,没了树叶,光秃秃的,好像失去了往日的生机,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个小屋边。
只见茅草搭建的小屋顿时映入眼帘,走进一看破旧的门轻轻一推就开了,进去之后有一种难闻的味道,查看四周,有一个方桌摆放在屋子正中间,还有几个小板凳,墙上还挂了一个弓箭和酒葫芦。傲天上去拿着葫芦,想着自己曾经也有一个类似的,用来盛酒再好不过了,这里一定有人住过,不知道这家主人怎么了,完全的物是人为,给人一种莫名的伤感。
傲大哥快来看那,听到海娇在叫赶紧跑去内屋看看。
见这里有梳妆台,有一个小窗,墙上还有一些书画,看上去像一个女子的闺房,难道是个女主人。
桌上的一面铜镜,傲天搽拭干净,脸庞映入镜面中,看着镜中的自己,多了一份愁,少了一些淡定,此刻心里是如此的安静不下来。
海娇看着一个老翁和一个女子的图画,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为何老者在给散发女子洗头,有什么含义吗,上面还有自己便念道:撩起三千白发丝,蜡炬泪干心已死。莫笑江湖知己路,一轮圆月何时有。
傲天看着那个老翁的画不明白其中含义,什么林中幽静出得闲,这个地方自是幽静,给人一种悠闲世外的感觉,但是有何人来相见,是故人?家人?还是客人......
想了一推就是猜不透,傲天坐在床上,此刻哪有心思猜这些,怎么会忘了是出来查探实情的,也不知道傲天碰了什么,床的一个门板开了,傲天惊讶,这里怎么会有个机关,容不得多想自己打头进去让海娇跟在自己后面。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空气也没法流通,傲天强行摸着潮湿的墙壁慢慢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看到一席阳光穿过,两个人加快了脚步,难道前面是个出口,映入眼帘的是三个洞口,海娇就问这么多出口,我们该走哪个呢。
傲天思索了一会说“右边”
两个人沿着右边的通道走了进去,只见里面越来越黑了,幸好海娇拿着火,轻轻一吹亮了,只见是一个石门,上面写着:”明镜“傲天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就打算回去,海娇忙说道:“傲大哥,这个地方这么偏僻,有个茅草屋还有密室你不觉得奇怪吗。“
傲天也是一脸茫然,这确实给人一种神秘感,惊讶到还有密室,但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是那个狩猎的储存食物的地方。
海娇去不以为然说道:”既然来了,不如就打开这石门,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
这不好吧,而且这石门如此厚重,海娇就让傲天用内力打开。
一脸好奇的海娇一直不停说里面也许会有玄机,傲天只得用内力打开,他让海娇往后退,自己则是用易筋经打开,只见傲天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不一会石门开了,海娇很是兴奋,赶紧跑进去了。
里面是透着风的,明显的感觉到是从外面刮来的,难怪这里会主人,只见密室内有几个箱子,还有武器,墙壁上还有一些画。
画上还是那个老者,端坐着喝着酒舞着剑,旁边女子则弹着琴.....画壁上写着:”一招武林入手,翻天偷手锁喉。酒知三千味道,人在江湖狂歌;剑者尽划虚无,气自芳香心中;天地融合丹田,万物一切兔首,梅寒之气心肺,傲骨一直通天.....越往后越不明白其中之意,海娇用东西拔来拔去的,突然一推白骨出来,吓得她赶紧躲在傲天身后。
上面铺满了草,傲天顺手一掀开看到一堆白骨,有一个布条,海娇读起来:“心无杂念如泛海云卷,紫光之气东来万物徘徊.....这好像是什么武功心法之类的,傲天接过来也是一句不懂,又蹲下来看着端坐的尸体,旁边还是酒葫芦,想着是不是那个老者,只见其背后还有一把剑,拿来一看上面写着”玄剑不破“打开一看明闪闪的,很是锋利,想必这就是那老者只见,下面还有一个垫子写着:”周者天也,指剑江湖三十载,平生未恨,执念奴娇,玄天之剑纵横天地,驾驭心生而合一.....傲天看着这把剑,想着一定是追随老者名起江湖,纵海翻身....海娇来到右面的墙壁边又看到那个女子的画像,只见画上一身白衣,舞着剑,很是美,下面写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