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未忘君生,白头三千及蚕丝。”落款写着傲氏天腾靖康元年。
一看是傲姓,海娇忙说:“傲天腾是谁啊,难道这老者的名字。”
傲天一听赶紧一看,想着傲天腾,会是谁,应该不是自己家族的吧,族堂内并没有啊。
海娇看到一推白骨后有一块布写着:“知心诀者,唯有芷兰,为防止江湖之争,天腾书信一封,忘周公代为保管,傲家自是感激。
傲天很是惊讶,难道手中的是傲心诀的心法,傲天腾又是谁,为何会让周公妥善保管.....海娇一脸茫然难道和傲大哥有什么关系,这里为何两对白骨,其中一个一定是个女的啦。
傲天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又带着海娇去了中间的那个洞||穴,想着还会有什么,也是一个石洞里面有的尽是书画,还有一些刀法,兵器,衣服,金银珠宝....傲天拿着刀谱写着”大地者,绝处逢生,破开石洞一片天。短短时间内有两个武功心法到手,不知道傲天该不该高兴,海娇很是兴奋,拿着两把刀,耍来刷去,这比自己的刀好多了。刀把上还写着字迹,一个是“鸳”一个是“鸯”天地二刀在此,难道就是雌雄宝刀。
这下海娇高兴了,什么武功心法也不在意,唯独这两把刀。
傲天觉得一切来得太突然,所以关闭石门封死,拿着刀谱,心法,当然还有那把玄天剑,出去了,他们并没有走左边的洞||穴,海娇还要再去看看,被傲天拉着回茶庄了。
风雨江山篇 第四十二章 :逃出生天
在这个阴凉的山洞里,被关押着的人早已经没了斗志,唯有那玉儿每天大喊大叫着放我出去,惹得管事的赵放拿个布条封住了她的嘴,这下倒是安静了不少。被人押解回来的孙乾领满身是伤,此刻动弹不得,早已经虚脱了。玉儿看着周围的同道武林人士每个回来后都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肯定是用刑了,想着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突然全身哆嗦一下,才不要满身是伤呢,这样的话以后就没法出去见人了,该怎样去面对傲大哥呢。”
看着燕儿姑娘昏昏沉沉的,来到这里好长时间了,大家都没吃饱过,嘴唇早已经干裂了,玉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又开始大喊大叫道:“快来人啊,我不行了。”
闻声而来的赵放看着玉儿又大声叫喊着很是纳闷,明明糊住她的嘴,怎么弄开的,不会想逃跑吧,赶紧怒斥道:“你又在叫什么,小心你皮肉之伤。”
玉儿斜着眼睛不屑的说道:“赶快拿水给燕儿姑娘,她快不行了,没看到吗。”
“谁管你们是死是活的,与我何干。”
这话一出,玉儿顿时火冒三丈道:“你要是饿死了我们,你也吃不了兜着走,要是那仇靖天来了,我一定告诉他,想来你们那个什么头头知道了也不会轻饶你。”
赵放一听不以为然道:“呵呵,敢威胁我,让你尝尝我的辫子。”正要动手被仇靖天呵斥道:“大胆,这么无礼,去,拿些水来送于那女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玉儿看着仇靖天来了,嘻哈的对那赵放做鬼脸道:“叫你不听话,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还是好好的招待我们。”
赵放气的毛孔都立起来了,敢怒不敢言,灰溜溜就去准备水去了。
仇靖天来到玉儿面前说道:“你这小姑娘不要再大吵大闹了,真是心烦意乱。
玉儿看自己喊的这么撕心裂肺终于有了效果,还说仇靖天不错,知道体恤阶下囚,不像那个黑衣人,和他的手下,太霸道无理了。
仇靖天看着满身是伤的孙乾领,不忍心再这样对待就劝慰道:“二弟,你这是何必呢,干嘛这么嘴硬,大丈夫能屈能伸,干脆听命完颜大人的,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等着我们。”
孙乾领抖动着身体,恶狠狠的看着说道:“你还当我是你二弟,你卖主求荣,投敌金国,我孙乾领虽是一大盗,但不做卖过之事,你太让我失望了,忘了当初你我结拜时同生共死的誓言了。
仇靖天见孙乾领这么记恨,蛮不开窍又说道:“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总不能让那完颜将军把我们都杀了,那样的话,我早就复出江湖了,不会隐藏这么深做商人了。
他们两个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谁都不让着谁,那仇靖天没了信心撂下一句话道:‘生死掌握在你手里,好好想想吧。甩着袖子就走了。
玉儿看着那人受伤,听得出来也是一条汉子很是敬佩就说道:”哎,那个谁,刚才你说的太好了,像他那种恶人就不应该同情。’
孙乾领看着玉儿一脸苦笑,不语。
傲天和海娇回到茶庄后,并没有讲起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只见他们两个手里多出了一样东西,刀和剑。
海棠就问道:‘事情怎么样,找到什么线索没有,为何手里多出了武器,看上去很是精美。
傲天思绪凌乱,只见他什么也不说,就去了房间,海棠想叫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就问起了海娇。
婉儿看着两把刀这么漂亮,拿着耍赖刷去的......
此刻天色已晚,乐和,刘四知回来了,他们去了毫州,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听说玉儿被抓起来,玉玺还是没有着落,几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美丽的月亮,渐渐升起高空,照亮了大地,透过石洞照进了玉儿的脸上,马上兴奋的站起来说道:“是月亮唉,好大好圆啊。”
燕儿看着玉儿这么高兴说道:‘怎么那么高兴,我们都愁着如何逃出去呢,你倒好,还有心情欣赏月亮。’
玉儿说此刻身在牢笼心在外,何尝不想着出去,见外面重兵把守着,插翅也难逃啊。”
燕儿姑娘轻声的说道外面大树下有个洞口,不知道通往哪里,如果可以出去的话,也许那是逃生的希望,总有一个人要出去通风报信,派官府来。“
玉儿一想就是啊,为何自己没有猜到这呢,赶紧侧着身子把头上的发卡弄掉,移动着身体拿到后开始隔断后面缠绕的绳子,动作此起彼伏的,来来回回摇晃着。
赵放进来了,燕儿还来不及说,那人就说道:“你干甚么呢,给我老实点,难道想要逃跑?”
“我还巴不得逃跑呢,你放了我啊。”
赵放又来一句:‘不要嚣张,别想耍什么心计。“
等赵放走了以后玉儿大叫道:‘我肚子疼啊,快来人啊。‘
一个小喽啰拿着刀拍打着笼子说道:“你干什么呢,再不老实把你仍在树林里喂狼。”
玉儿一直叫着肚子疼痛,翻身打滚着,那手下不知所错,以为要出事,就打开笼子,反正想着她跑不了,就带到外面。
燕儿露出微笑之色告诉陈正雄道:“父亲,这下有希望了。”
那人看着玉儿蹲下,站在一旁,不走了。
东张西望看哪里有一颗大树,这里好多课到底是那颗,弄花眼了都。
那人看玉儿东张西望的说道:‘你干什么,赶紧的。
怎么赶紧的,我肚子疼要方便难道你看着啊,那人就背着身后,见机会来了赶紧躺下翻滚着说:“不准偷看啊。”
声音渐渐远去,那小喽啰还在说着到底好了没有,女人真是麻烦,猛地一惊怎么没声音回头一看不见了赶紧大喊道:“有人逃跑了。”
玉儿赶紧解开绳子,往山下跑去,此刻灯火一片,想着定是追来了,速度还挺快的,眼下之际赶紧找个隐蔽之处藏起来。
搜山的那些人找了几个时辰没寻到,便回去了,夜色作了很好的掩护,玉儿想出笼子的鸟儿一般,加快速度回去了。
模棱枫坐在客厅里和乐和商量着事情,傲天一个人看着布条上的心法,想着这会是傲心诀吗,那幅画中的女子和傲天腾是什么关系,为何从没听父亲讲过傲家还有一个叫天腾的人,一切都是个谜一样,弄得傲天思绪混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玉儿巧妙的逃出来后,来到了小木屋,天色很晚,加上也没了力气,要是有个猛虎什么的再出现那可就惨了,现在只好躲进密室,好等明天的到来。
几次玉儿都大难不死,自己也有莽撞的时候,想的不周全的时候,那里知道塞翁虽失马,还能焉知非福呢。此刻想起来刘四知的那句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真是福祸相惜.
应天府中,柳三刀领着府衙所有的带刀侍卫,出门朝城东走去,这么晚了不知道她们要去干什么.
风雨江山篇 第四十三章 :九死一生
应天府门外,几十个人浩浩汤汤的出来了,柳三刀一身紫衫宽敞大炮,带着帽衫,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把刀。
手下的衙役个个精神抖擞的,身着暗红色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跟在后面,等着整装待发。在带班的统领下做好分工,一部分朝南,一部分往东去,两边分头行事。
突然一个人回答道:‘哎,刘捕头,我穿这身不合适,总觉得别扭,能不能不穿啊。那人笑眯眯的哀求道。
柳三刀一句“不行。”看那人不高兴了,接着又说道:“王彪现在你是带班统领了,身份不一样了,难道还想着流浪居无定所,大人看你好爽是条汉子,留你在府衙中当差,你可不能辜负大人的好意啊。
王彪整整头帽,容光焕发的说道:‘柳捕头放心吧,穿几天也许就适应了,现在我就去铲平那赌坊,看以后还敢害人。”
自那天海娇痛苦的跑出来说玉儿被袭击,柳三刀觉得那森林之处不同寻常,先是王彪,厚实玉儿,都在深林中遭遇袭击此去就是要打探一下虚实,看看树林深处有什么。更加深信不疑自己的想法,带着衙役快速的奔向城东树林去......
苑客茶庄内,傲天提着那把在密室里得到的玄剑,在院子里练习着,想想这些日子以来,顾左右忙其他,倒是把武功给荒废了,他还没有忘记傲剑山庄的遭遇,此刻心情更加复杂了,步伐越来越快,身形也是极速起来,虽然有易筋经的帮助,练习武功更加得心应手一些,但体内气体乱串,还不能好好的把握运用自如一些。加上他现在心情亢奋,想好多事情,什么密室见闻,傲天腾是谁,布条上的是否是傲心诀,那画上女子又是谁....一连串的疑问,加上玉儿有被人抓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只见傲天一招“飞流直下”变化无常,在院子中忘我的练习着,亭子全都被剑气所震裂开来,婉儿一个人看着傲天,出手那么快,眼睛里透露出凶残的目光,那一阵声响还真是不绝于耳,剑法太厉害了。闻讯而来的海棠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跑出来一看是傲天在院子里疯狂的舞着剑,完全忘了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婉儿道:“他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变一个人似得,不会走火入魔了吧。
海棠没有回答心里想着这些日子以来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也许是压印太久,现在像洪水爆发一样袭来。只见傲天突然凌空一起,驾驭剑,身子确实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嗖的一下飞走了。
海棠大喊一声:”傲大哥“
傲天驾驭着剑,飞快的速度飞去,突然胸口一疼掉在了春香阁的院子中,一个人爬着站起来,晕晕乎乎的走进一间尚未熄灭的屋子里。正巧莲香要宽衣解带去休息,见一个人闯进来大喊一声你是谁。
散乱着头发的傲天晕倒在地,莲香走近一看觉得很是熟悉就拨开头发一看是傲天,赶紧扶起来到床上,看着他满脸通红,汗水直流,赶紧打盆水来,用毛巾擦拭着。
莲香轻轻的拍打着傲天那冷峻分明的脸庞,面露微笑,忍不住亲了一下脸,自从那次相遇之后,加上两人几天来的相处,渐生情愫,莫非是喜欢上了傲天。
这边柳三刀带着大批人马来到了树林中,从王冲的口中得知白书痕有段时间经常一个人骑着马走在里面,看着高高大大但却光秃秃的树笔直的挺立着,像一个个木桩排列的如此有形,在黑夜盖住下,有一种肃杀的萧瑟,不时传来几声狂叫的动物声,挺让人生畏的。
幸好在月色的照耀下,大地一片光明,那些官差惊悚的拔出刀来,明晃晃的闪着像萤火虫一般。柳三刀让大家小心点,因为这里会有野兽出没,大家慢慢的背靠着背,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又传来几声”嗷呜“叫,听着像是越来越近了,这树林太大,能躲藏的很隐蔽,不过已是深秋,树叶快落光了,只有几片叶子挂着,忽然右边有东西一闪一闪的,班头刘大说;”捕头,有鬼啊。大声叫着。
这下可好,声音大的迎来了老虎,柳三刀让大家往里面跑,自己一个人阻挡着。
只见那猛虎撩起大牙,张开血盆大口,柳三刀狠狠的说道:“又是老虎,上次就屠杀一个,这次你想成为刀下之鬼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
那老虎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好,大叫两声扭头走了。
柳三刀擦着汗水,赶紧往深处走去,不知怎么的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小木屋,觉得很奇怪就让大家围起来,自己拿着刀慢慢走近去。
此刻身在里面的玉儿因为一个人,又是黑夜,开始变得害怕起来,这种环境哪里睡着了,一个老鼠的经过也让她大喊大叫,拍打着身上说道:”别爬我身上,赶紧跑出去了。心想着还是到小屋中睡吧,反正也没人来过这,嘴里不时的嘟嚷着“老鼠,要是在白天本姑娘让你好看。”
柳三刀好像听到了什么,此刻众人屏住呼吸,见他用刀轻轻别开门,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原来是虚惊一场,里面什么也没有,能看到寥寥几个东西,什么弓箭,葫芦,桌子和板凳,再往里面走去有一张小木床还有个梳妆台,这样的组合明显看上去是个女子的住处,但这里布满灰尘又是好久没有人烟了,更奇怪的是墙上还有一幅画,是个老者坐在石头上拿着剑,还有几行字:林中幽静出的闲,自是有人来相见。
柳正在思索着,忽然有声音,只见是床下发出来的。玉儿在下面用尽力气用头顶开道:“累死我了,这破地方,把本姑娘衣服都弄花了。
见有一人出来,柳三刀诧异了,拿着刀架在玉儿脖子上说道:”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为何深夜在此。
上天是不是开玩笑呢,这下可惨了额,玉儿便说道:“我不是故意要跑的,只是方便一下,没想到还是被你们追来了。
玉儿回头转过身来,一看是柳捕头大声叫着:“怎么是你啊,太好了,这下有救了。
外面的官差见里面有声音,一窝蜂的闯进来,见柳三刀和玉儿正说着就都出去守着了。两个人也是很惊讶,没想到会再次在此地相遇,玉儿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柳三刀。
也许事情真的被柳给猜中了,在玉儿的指点下进了密室来到后山,远远的望去有零星的灯火,一行人就悄悄的奔去了,玉儿则是回茶庄搬救兵了。
已藏在大树下得柳三刀看着穿着黑衣服的人,都在压着一个人进了对面的山洞,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就想着去打探一下,岂料那只讨厌的老鹰又飞来了,抓住刘的衣角,不好,被发现了。柳三刀让大家退回去,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举着火把拿着刀的那些人早已经团团围住,仇靖天出来见是官府之人大惊失色的说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有何目的。“
柳三刀说:这是很忙地方,你们是做什么的,并说自己是例行巡逻看到火光来到后山。仇靖天想着官府都知道了,感觉大事不妙,为今之计就是将他们一网打尽。说着一群人蜂拥砍来。
在这九死一生的关键时刻也只有奋力杀出去,柳三刀腾空跳出和仇靖天打斗着。
柳便用一二刀式,把仇靖天打的连连败退,手臂也是受了伤,突然一个黑衣人出来,一章打在柳的胸膛上,倒下地来,吐了一大口鲜血,黑衣人哈哈大笑着:”你们这些官府之人,既然发现了就别想活着出去,受死吧。“
只见那黑衣人快速疾步的飞驰而来,关键时刻,柳三刀使出不轻易用的最后一式:”一刀狂澜”顿时大风骤起,刮得众人睁不开眼睛,趁此机会逃跑了。
黑衣人晃动着,慢慢睁开眼道:“没想到一个小小捕头刀法都这么厉害,你们中原看来真是藏龙卧虎。”就让部下搜山,一定要捉到那人不可。
玉儿跑到茶庄时,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用身体破门而出,还好海棠和婉儿没休息好,看着满身脏兮兮的玉儿一副狼狈的样子回来真是不敢相信,每次回来都会让大家震惊,海棠赶忙扶着玉儿说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婉儿也是很奇怪,玉儿竟然一个人跑回来,很惊讶是怎么做到的。玉儿轻轻的说道:“快去后林支援柳捕头。”就累得昏死过去了,两个人赶紧抬着回屋.....
柳三刀捂着胸膛,躲进了密室之中,这个地方甚为隐蔽,他们一定不知道,可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好等着玉儿搬救兵来。胸口的疼痛让他无法安静下来,那一掌真是厉害,现在完全不能再活动了,不时的一股隐隐作痛席上心来,疼的难受,柳三刀紧紧的咬着牙,抖动着身体,费尽力气依偎在墙壁上。
想着手下们现在肯定被一网打尽了,不知道玉儿到了没有,能否带来救兵,还有那王彪去赌场抓人,事情还不得知。
玉儿还不知道柳三刀在等着她去,一个人累得躺在床上,看上去睡的很香......
风雨江山篇 第四十四章 :十面埋伏
柳三刀负伤,此刻正困在密室,王彪没辜负大家的期望,按着方大人所说的,埋伏在兴房赌场周围,按着早就部署好的计划,准备来个出其不意,自己则是堂而皇之先去,装扮成赌徒,看着四周大家大喊着压大压小,里面好不热闹,不会擦觉到外面早就埋伏好的官差。王彪拿出十两黄金要押宝为大点,只见那人拿着色子放在碗里摇来摇去,围观的人齐声:开,开。还有的喊大的,王彪偏要说开小,打开一看四五六点为大,哈哈大笑一声:“我输了。”
输了还这么高兴,在旁边的人都在议论着,殊不知这就是他们的暗号,只要听到“我输了”就是冲进来的时候,赌坊内的人还在玩的尽兴,王彪在内屋撂倒一个看守的,外面的官差像一窝蜂的拿着刀冲进来,此刻赌场一片大乱,里面的人很惊讶赶紧就跑,还有收拾黄金的,这出其不意的偷袭很成功,一举歼灭了反抗的那些守卫,抓住了管事的老板和伙计,王彪也算是报仇了,哈哈大笑着:“看你们当初不把我当人看,没想到会被我给端平吧。”随后绑着一群人回去应天府了,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子时了。
方大人一个人坐在大厅,看着王彪回来,唯独没有看到柳捕头的影子就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王彪哈哈大笑着:大人放心,赌坊的人全抓回来了。
然后有问道柳捕头是一起童趣,为何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王彪也是纳闷,都这么晚了.....
第二天一大早,睡眠中的玉儿,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看着屋顶,慢慢的坐起来,拍打着头,有一阵阵疼痛,看看周围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什么,我现在在自己屋里,突然一惊说道:”现在什么时辰了。“没想那么多赶紧跑出去一看太阳正从东方微微升起,想着坏事了,昨天柳捕头还等着我,现在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真是的,抱怨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的一觉睡到大天亮。自己倒是舒服了,不知道柳捕头现在怎么样,赶紧跑过去找海娇和莫凌风去了。
来不及诉说,三个人就要骑着马去小树林看看,婉儿来到大堂门口见玉儿他们不知道去哪里,就执意要跟着去,玉儿心急如焚的说道:”昨天回来后本来是搬救兵的,现在可好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我们正要去树林去找柳捕头,你伤势还没好还是在家吧。说着骑着马就奔向城东方向。
婉儿大喊着:“哎,等等我,我也要去。”
海棠看着婉儿一大早就大喊大叫着说道:“怎么了,你在喊什么呢,往外一看什么也没有啊。”
婉儿就把刚才事情说一遍,玉儿她们去了城东小树林说找什么柳捕头,海棠哦了一声说那你大喊什么呀。
我也想去,这些日子早就憋坏了,婉儿嘟着嘴道。
海棠笑了笑说这么想出去啊,好吧现在我带你去玩玩,婉儿拍手道,好啊好啊。
走在大街上,婉儿像个蝴蝶一样转着跳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南边的临安府了,只见一行人还有好多兵进去了,海棠觉得奇怪就说:“我们去找乐和先生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正在大厅谈事情的刘四知和乐和看到一群人进来,还带着刀,就出门去,只见那老者双手握到说:本馆应天府尹,今天专门来拜访陆大人的,不知可在。“
原来是方大人,乐和施礼道:”不巧,陆大人去宫里了,现在不在府内,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王彪赶忙说道:”我们家大人这次来时想询问柳捕头的事情,昨天去追查线索至今未归,不知道你们府内巡逻兵卒见到没。“
刘四知说没有,昨天的官差都休息了,不曾去街上巡逻,还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乐和突然想起来说道:‘昨日玉儿姑娘回来,说搬什么救兵,没有在意,倒是说了捕头两个字。
方靖同捋着胡须道:莫非柳捕头遇到麻烦事情了。
这时候婉儿大喊道:”柳捕头在树林呢。
众人回头一看是个小姑娘,放靖同就问道:“姑娘怎知道。”
海棠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一遍,还说玉儿已经去寻找了。
这么一说方靖同明白了大概,玉儿姑娘逃出来,正好遇见柳捕头,回来报信却睡着了,难怪一夜未归,也许真的遇见麻烦事情,现在应该派一些兵卒前去,也好有个帮助。
大家听从了方大人的建议,两府人马一百多号,在婉儿的带邻下去了树林。
此刻正在吃东西的张胜和秦虎坐在铺子里,见到一群官兵浩浩汤汤的,看样子有事情发生。远远望去,婉儿和海棠有说有笑着,张胜一看这么熟悉就说:“那,,,那不是婉儿姑娘吗。”
秦虎站起来,向前走几步一看还真是,就哈哈大笑道:“是那小姑娘,没想到会在此遇到,正要找她呢。”
张胜挥舞着手臂大喊道:“婉儿姑娘。
海棠好像听到什么就说有人在叫你名字,秦虎走过去哈哈大笑道:”小姑娘。“
婉儿一看大叫着:”哎,怎么是你啊大光头,来了也不说一声。“
一听又是大光头很不高兴说:”我不是和尚,这么些日子没见还是没改口。然后又问这么多人去干什么呢。
婉儿兴奋说道:“现在就去找柳捕头,他可能有危险,正好你们可以当个帮手。”
张胜,秦虎欣然同意,一路前去......
玉儿等三人已经到了小树林中的木屋,莫凌风很诧异说深处竟然还有人家住。
玉儿推开门,里面依旧,只是少了一些东西,海娇也说道一切老样子。
莫凌风见她们两个不知道说什么,好像很熟悉一样,玉儿按开机关,准备进去,此刻正在看画的莫凌风目瞪口呆的想着玉儿怎么什么都知道。
海娇也忙说我们还是赶快去后山看看吧,三人下去了,沿着密室的墙壁走着,只见黑漆漆的有一个人躺着,走进了一看
这不是柳捕头吗?
嘴角血迹,脸色发白,摸着鼻子出海游呼吸,必须赶紧抬出去,莫凌风背着上去了,骑着马先回去茶庄,找个人照料,说一会在回合。
玉儿和海娇对这里相当熟悉,两个人沿着密室去了后山,这朗朗乾坤的,玉儿可不怕了,来到一个大树下,躲藏在大石头后面,远远看去一行人说这话站在洞口。
眼下正是他们防备差的时候,那些人都是晚上干活,白天休息,只有几个人看守,不是问题,两个人商量着,然后悄悄地来到他们身后,打晕了两个守卫,换成他们的衣服混进去了。
春香阁内,傲天终于醒了,见自己躺在床上,旁边桌子趴着一个女子,心里在想:“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里。”
坐起来完全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正好莲香醒了,忙说道:“公子醒了,感觉可好些。”
这不是莲香吗,赶紧说道:“好了。”很抱歉的说让他睡在自己床上,自己倒趴在桌子上。
莲香就把昨天事情说了一下,看到公子练剑,青一阵,红一阵,脸色发烫,冒汗。傲天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不知不觉来到这里,两个人小叙一会儿,便提剑回茶庄啦。
苑客茶庄内,空无一人,不知道大家都去那里了,傲天一个人提着剑,而且更糟糕的是亭子怎么也塌了,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赶紧跑出门外去。正巧看到莫凌风骑着马拖着一个人,就问道:“这是谁,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凌风见傲天回来了说道:“现在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我们先去临安府吧,然后我在详细诉说。
来到临安府见到乐和先生,傲天就把柳捕头暂时住在这里,刘四知请了郎中,两个人来不及说骑着马就走了。
玉儿进去了山洞,见他们一个个被打的遍体鳞伤,海娇很是惊讶,怎么会把人关在笼子里面,赶紧望着洞口。
玉儿来到陈燕旁边说道”、燕儿姑娘,我来了,现在救你出去,你这是怎么了。’看到玉儿姑娘,陈燕喜出望外说道:“你真的来了,我们现在可惨了,每个被叫过去的都是遍体鳞伤回来,因为是个女子,他们就没有怎么样,反正是没有饭吃。
玉儿拿着头上的金钗开始撬锁,外面两个小喽啰说:”听说头儿要换地方,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海娇轻轻说道:‘有人来了。
话伊一落赵放来了看到说:“你干什么,不去外面巡逻把守。”
玉儿低着头走,赵放觉得不对劲说道:“你站住,扭过头来我看看。“
玉儿想着这下可惨了,被发现了,现在可怎么办,海娇在身后一个锁喉把赵放撂倒,把他拖到洞内的西角落用木板盖住,玉儿赶紧回去,把陈燕带出来,海娇则是把孙乾领给拉出来。旁边笼子里的人看到说:”放我出去,我也要出去。
玉儿让大家安静,说是一个一个的来,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被发现就不好了,一行五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到洞口外去。
有两个小喽啰,玉儿声音一变说道:“哎,你们两个过来,去抬两桶水来。
趁此机会走了出来,两个小喽啰觉得事情不对劲,这地方没有水,回头一看往山上跑,大声喊道:”不好了,有人被解救走了。
仇靖天猛地一醒跑出来看到,说:’赶快叫人去追。白书痕也跟了出来,两人一路尾随而去。
婉儿带着大批人马也来了,看到一个小木屋就让大家先在此休息一下,自己去后山看看去,一个人进了小木屋,等出来的时候,六个人映入大家眼前。
秦虎很奇怪,怎么屋子里多出那么多人,只见那张胜跑过去大叫道:“表妹。”两个人搂着,见燕儿哭的很厉害,张胜又问道:“舅父呢。”往身后一看陈正雄嘴唇干裂,面容憔悴,赶紧扶着坐下说:“是谁那么狠下这么重的毒手。
玉儿来不及解释说现在赶紧埋伏起来,他们就要来了,按着部署,所有人都消失了。
仇靖天和白书痕只见到一个小木屋,没发现人,想着她们跑的还真快,又让溜走了,回去可不好交待啊。
就在这时玉儿和海娇出来了,白书痕笑道:‘我当你们去哪里了,原来躲藏在小木屋里,这下看你们怎么跑,识相点把人交出来,速速就擒。”
玉儿哈哈大笑道:“你这只小黄雀,就要成为我的瓮中之鳖了。”
真是大言不惭,死到临头还那么猖狂,仇靖天正色严厉道。
这是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秦虎从右面出来说:’玉儿姑娘,就是他们两个吗,我们联手对付绰绰有余。
白书痕一看又来一个帮手,难道真如她所说,有埋伏,就算是也就三个人,自己可是几十号人呢,怕什么。
仇靖天得意洋洋说道:“不要说那么多,今天这只螳螂我们捉定了。
玉儿不屑还不知道谁是螳螂呢,不如来个关门打狗。白书痕不想废话那么多让手下冲上去,屋内的王彪大叫一声:”弟兄们给我杀。“
四周不知道冒出来那么多官兵,这下可惨了,只见弓箭手把冲上来的小喽啰一个个射杀,仇和白两个人大惊失色。
玉儿哈哈大笑道:”知道我么厉害了吧,现在你们科室两只螳螂。“
两个人想要跑,被玉儿,海娇,秦虎,等三个人围着打。
这时天空一阵鸣叫声,那只老鹰又来了,婉儿一个飞镖过去射伤了脚,飞不起来,黑衣人一跳接住缓缓落下地说道:”敢上我的老鹰,叫你去死。一个幻影大家还没觉察到,婉儿被那人死死的掐着,秦虎觉得此人武功不俗,不可轻举妄动。
白书痕见黑衣人来了也就不怕了说道:“将军来的真是及时,他们这么多人不好对付。”
黑衣人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们,太不自量力了,今天让你们悄悄我的厉害。”说着就要掐婉儿,傲天一个旋风来了把婉儿卷走了。
黑衣人大惊,难道还有高手在,只见傲天提着剑来到说:“玉玺可是你所偷的,现在在哪里,快说。”
黑衣人哈哈大笑道:“是又怎么样。
赶快交出来,饶你一命,傲天狠狠的道。
那黑衣人也是不屑说了一句:就凭你,有本事来拿。”
说着两个人腾空打斗起来,婉儿气不过,有一个飞镖把那只老鹰给射死了,仇惊天和白书痕想要跑,玉儿一个挥鞭缠住了仇靖天的脚,白书痕则是被婉儿的飞镖所伤,两个人束手就擒被绑起来了。
大家都在看着傲天和黑衣人决斗者,两个人打的很是激烈,几十回合不相上下,傲天〃飞流直下:如龙卷风一般袭来,加上易筋经的功力,黑衣人败下阵来,被傲天一脚跺开,用剑气伤了黑衣人。
那一脚运足内里五成,黑衣人满口吐血,一阵烟似得飞走了,,,,,,傲天为了追寻玉玺也是穷追不舍跟了上去。
玉儿和海娇带着大家去后山,把所有人救了出来.....
风雨江山篇 第四十五章 :惊天秘密
傲天追那黑衣人不得,便返回了苑客茶庄,一切又好像归于平静一样,和往常一样,傲天还是要去皇宫教恭王剑术,玉儿和海娇两个人感情很深受每天结伴而行,陆游正在审理白书痕的案子,好像有了进展。婉儿的伤势完全好了,让海棠陪着自己好好的转一下,游览西湖,张胜和表妹一起回去了,秦虎暂时住在这里,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临安府内,陆游端坐大堂之上,询问白书痕和仇靖天,从他们口中得知那个黑衣人叫完颜无敌,是个金国人,位居大将军,深受金国皇帝器重。得知玉玺就在他手中,自那次一场决斗后就消失了,王彪派人找寻好久都没发现踪影,陆游想着应该是回金国了,如果玉玺落在完颜雍手里,我大宋将有何颜面。因此这件事情务必要解决,不知道谁愿意去金国呢。
莫凌风答道:“在下愿意效劳,直奔金国,将玉玺拿出来。”
陆游连连称赞,但是路途遥远,此去危险重重,应该多派些高手前来,一同结伴而去。“
乐和赞同陆大人的观点。
这时候傲天来了,大声说道;”玉玺的事情就交给我了,现在我就要动身去,莫兄还是帮忙打理山庄,那黑衣人武功不俗我定要会一会他。
乐和忙站起来道:‘你不是在皇宫,为何这么早回来啊。“
傲天就说恭王被皇帝叫去了,自己闲来无事就想着玉玺事情,没想到会在金国,又看看堂上的白书痕和仇靖天说道:’这两个人怎么处置。”
陆游捋着胡须道:‘为今之计暂时收押,待玉玺追回来再发落。救命衙役把两人押回大牢去。
傲天随即回茶庄,提着剑骑着马,快马加鞭北上而去。
走过大山,横穿河流,一路艰辛自是可知,不过好久没有这么惬意过了,终于又像以前一样,逍遥自在,只是更多的是有了一个心中的包袱,压得很重,必须要解决掉它,来不及欣赏这秋日的美景,只得快快而去。
玉儿回来后听说傲天去了金国,还是一个人,也是找了一匹马,追赶上去,海娇拦不住。
这秋天的落叶,洒落满地,看着红红带着血丝一样的叶子,真如残阳一般,美丽极了,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