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抖,真的好冷啊,揉揉眼睛看到天上飘落白白的东西,婉儿赶紧跑到院子里,仰天看着,雪白的花飘在脸上,感到一阵冰凉。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根根木棒一样,婉儿惊讶道开心的大叫着:”哇,下雪了,太好了。“
”吵什么呢,这么早起来,海棠揉揉眼睛看到满天飞舞的雪花,真是美丽极了,禁不住大喊着,两个人在院子里追逐着,只见地上一层薄薄的白雪,就如那巨大的轻软的毯子,两个人欢笑声打破了众人的美梦,海娇,玉儿,春花都起来了,加入了战斗中。傲天轻轻推开门,一阵寒风进来,给人冰冷的刺骨,赶紧换上一件厚厚的衣服,来到外面看着满天飞舞的鹅毛大雪,一切变化的那么白,银装素裹,这风景真是美丽极了,莲香看到傲天望着天空说道:“傲大哥。”
傲天回头一看莲香,就问道天气变冷,关心的让她多穿衣服,莲香看着傲天,虽然天气寒冷,但内心确实火热的,在想着这动人的雪花打动了自己的心呢?
人以类聚,知音难寻,志同道合,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傲天就跟着莲香一起出去欣赏雪景了。玉儿气的和众人打着雪仗,故意把雪球打在傲天身上,这样其实是吸引他的注意,谁知傲天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看得出来玉儿喜欢他,莲香就说道:“那个玉儿姑娘好像对你情有独钟啊,你这样不会伤她心啊。”
傲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苦笑说道:“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一样对待....‘
两个继续往前走去,看着西湖上的风景,站在桥上远远望去那美丽的湖面,有一点微波粼粼的,就好像一个出生的婴儿的手一样,左右摇摆着,随着雪越下越大,在水中的植物像冻住了一样,隐隐约约看到一些小的冰块。两个人坐在亭子里,看着墙上的梅花傲寒独开,莲香想到了一句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意境自是不必说,傲天也感叹, 冰冷的天气唯独梅花绽放,很是惊讶,想着自己也应该如梅花一样傲骨铮铮云霄外。
玉儿现在兴致全美了,海娇就来安慰道:“大小姐,这么好的天气不活动就冷了,还在生傲大哥的气啊。”
玉儿不说话,站在一旁的海棠像愣住一样,看着白雪,飘落满天飞纷纷何所似未因柳絮风突起,想着玉儿和傲天还有一个心结打不开。“
在海娇的再次邀请下,勉强微笑的玩着雪球,欢声笑语响彻天空,刘四知拿来一壶酒和乐和坐在亭子里喝着,看着雪花不仅吟诵道:”鸣笙起秋风,置酒飞冬雪。“乐和笑了笑道:”此情此景我们小酌一杯。“两个人捧着杯喝起来,才睡醒的秦虎看到赶紧跑过来也要喝酒,三个人开怀畅饮着。大雪来的太突然,完全没有打个招呼,秦虎说喝酒可不能忘了我,有种”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感觉。
皇宫西南角的琉璃宫,一个少女在快乐的玩耍着,只见她一身红衣,扎着辫子朝天翘着,粉红色的发带在头上上下摆动着,像两只蝴蝶似的,柳叶眉,两个大大的眼睛,如水一样的清澈,在院子里和一群宫女追逐打闹着,这就是安平公主赵晟。
这公主好动,舞动着那裙子没在阵阵凌冽的寒风中跳着舞,玩去不感觉到一点冷,只见萧贵妃出来说道:“好了,安平,赶紧进屋,额娘给你成一碗鸡汤。”公主弯曲不理会,还是玩着,看她那高兴的样子,萧贵妃叮嘱太监小壳子好好的照看公主,如有闪失,决不轻饶。“
养心殿内,孝宗很有诗意的一句:”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一个人烤着火,喝着酒兴致来了,走出外面看着雪白下的江山,是如此的动人。抬头才见岭头云似盖,大地早”已惊岩下雪如尘“北风忽忽的刮着,像刀一样,只觉得阵阵寒意袭人,随即让执事房的太监张德全起驾出宫去了,想看看这大好山河。
玉儿和海娇就来到了西湖桥上,殊不知皇帝也来了,微服私访打扮成一个商人,走在桥上,玉儿不经意拿起雪球往湖面上扔去,不料一脚翻天,雪砸在了皇帝头上。那公公赶紧走过来说道:”真是大胆,知道是谁吗,不想活了。“
皇帝赶紧说道:”退下,不得无礼。“
本来自己就滑到了,玉儿看到张德全这么一说就来气指着那太监大声道:”没看我摔倒了吗,还说我大胆,你这老头才大胆呢,还敢口出狂言。“
张德全气的,皇帝来到说:”姑娘不要生气,刚才的事情就过去了,看着这美丽的雪景,岂可饶了这兴致。“
看着眼前这人说话还挺客气,怎么看上去有点熟悉,仔细一想赶紧跪下说:”不知皇上来此,刚才....’
海娇惊呆了,说:他......他....是皇上,赶紧跪下。“
赵昚很惊讶,忙扶起玉儿说道:”免礼,这大冬天的,不用跪。“还说叫自己赵公子,很是纳闷玉儿怎么知道自己是皇帝。”
玉儿就把那次闯皇宫在屋顶上的事情说了一遍,赵昚一听很是疑惑说道:“你当时在朕的头顶上.〃
玉儿忙解释说在屋顶上的是海棠和婉儿,至于自己怎么知道是身边这个太监告诉我,还有身后的侍卫,看到腰下的令牌了,而且傲天还跟自己说过皇上的模样。当时我还不信,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
原来是这样啊,皇帝很高兴,说玉儿姑娘很聪明,有一股率真劲,把腰牌给玉儿说可以和那傲天一起出入皇宫,旨在表扬那次火烧金国将军府的勇气,也算是为找玉玺而冒险找个赏赐的理由。”说完皇帝就要去其他地方,然后就走了,海角很惊讶,没想到皇帝这么和蔼可亲,一点也不严厉啊。
两个人都很高兴,又去其他地方玩了。
大雪还在一直下着,街上也只有寥寥几人可见,整个京城被覆盖了,远远望去如梦如幻,一片银装素裹......
风雨江山篇 第五十章 :鞭打太监(上)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院子里积雪已有三尺有余,树木,亭台,屋檐完全看不到它原来的样子,傲天一个人走过去,只听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如音乐一般动听。推开大门看到好多人冒着严寒还在叫卖,真的是不畏严寒,想着今天恭王还要练习骑射,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出什么意外,只有去宫里一趟了。”
玉儿也是老早的就起来,看到傲天一个人出去,就跟了上来,悄悄的走在他身后,傲天有所擦觉便加快脚步朝一个走廊走去,玉儿回头一看不见了赶紧追上去,傲天猛地一拍她肩膀说道:“这么早的,去哪里,为何在我身后跟着不说话啊。”
没想到傲天的警觉性还真高,竟然被发现了玉儿就镇静说道:“看看这美丽的雪,不行啊,谁说跟着你了,不要太自作多情啊。”
傲天只是笑了笑,就往前走去,玉儿也是跟着,看他们两个人边走边斗嘴的,还真是一对冤家。
严冬的寒冷袭上心头,屋檐下的琉璃结的好长,如一个冰棍,河面上也结上了厚厚的冰,傲天他们来到皇宫永和门处,只见玉儿还在跟着他就劝解让她赶紧回去,现在可没什么心情玩,还说自己要去皇宫看恭王殿下呢,皇宫把守森严,一般人进不去。可是婉儿执意不回去,非要跟着去,想着还没怎么进去过,趁此机会就当参观参观了。
傲天眼睁睁看着玉儿这样,一点办法没有,心里想着等会儿看你怎么进去,其实他那里知道自从那次玉儿偶遇皇帝后,莫名其妙的被赏赐了一块腰牌,可以自由的出入皇宫,现在的她满脸笑容,一路蹦蹦跳跳的走着,看着满天的雪景。
永和门的守卫一看到是傲天就笑着相迎道:“这不是傲少侠吗?这么大冷天的还在教王爷练习剑术啊。”
傲天只是笑了笑,那守卫就说不用亮腰牌了直接进去,毕竟每天都来回的出入也都认识了。可是那玉儿就不同了,大摇大摆的跟着进去了刚走一半被拦下了,生气的大声说道:“我们是一起的,没看到吗。”
守卫义正言辞的说道:“请出示腰牌,要不然不能进去,这里是皇宫重地。”
玉儿火冒三丈了,为何到了自己这里就要展示出来,傲天赶忙调和说道:“玉儿,还是回去吧,我就说你进不来,不要为难人家。”
“谁为难人家了,说着就掏出一个腰牌递上去说:“可看清楚了,这下还让进不。”
那守卫连连点头道:“姑娘可以进了”
两个人进去了,一路上傲天总是觉得不可思议就问她为何会有腰牌,玉儿绷着嘴就是不说,想着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傲天还说她不懂规矩,这里是皇宫,不是自己大院。
眼前看着这偌大的宫殿群,婉儿惊呼:“啊,好大的一座宫殿啊,一眼看不到头,身在其中就如蚂蚁一般。”
傲天拉着他往东走去,还说别那么感慨,一路上玉儿不时的回头看看,虽然白雪覆盖了宫殿,看不到原来最初的模样,但是却笼罩了一层神秘感。
来到安庆殿前,只见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浑然天成,殿身的廊柱是方形的,望柱下有吐水的螭首,玉儿赶紧跑过去摸着,这皇宫就是不同一般。傲天正要去说她,来此地的张公公便说道:“傲少保来了,殿下正等着呢。”几句之后却不见了玉儿,只好一个人去了。
玉儿在这宫殿里四处的游览着,一会儿逛逛这,一会儿跑跑那的,不知道这宫如大海一般,走在里面完全找不到来的方向了,这下可把她着急了,正愁不知道怎么办了。这时候一群太监急匆匆的端着煤炭,还有几个抬着火炉,朝西走去,玉儿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直走到了西宫琉璃阁走廊处,玉儿躲在外面远远只见到院子里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看着她翩翩起舞,不时的和一群宫女追逐打闹着,只见那小女孩开怀大笑,别提多高兴了。还有那一群太监也都进了屋子,玉儿沿着走廊一步一步轻轻的走着,刚走到拐弯处只听一声:“给贵妃娘娘的取暖的炉子可准备好了。”
玉儿一听赶紧跳出走廊,躲了起来,身边的小太监连连点头。只是那个年长者的站在走廊里看着小公主开心的玩耍着就说道:“小公主最近还是这么喜欢玩吗,现在你找几个人陪着她去玩捉迷藏。”
那小公公不解,眼看着公主正起劲为何叫自己去捉迷藏,那老太监厉声呵斥道:‘怎么那么多废话,让你去就去。”
玉儿想着那老头太凶了,真恨不得上前去揍他一顿。
小公公来到公主面前说了一一番话就跟着去了后山,只见年长者的那个公公露出一丝坏笑。”玉儿一看这里会不会有什么事情,那小女孩会不会有危险,容不得自己多想就跟了过去。
在假山后面小公主说:“你们带我来这里不是要玩耍吗,怎么不见人啊。”
那老太监赶紧站出来说道:“公主殿下莫急,他们都藏起来了,就等着你去抓呢。”
公主很喜欢玩一听当然很高兴了,赶紧就往假山后面跑去,正巧来此观赏雪景的刘嫔妃领着一群宫女走了过来,不时的看着梅花,有说有笑着。
那老太监赶忙上前施礼道:“嫔妃娘娘有礼。”
“这不是梁珂梁公公吗?怎么有时间来后山啊,那嫔妃说道。”
听柳妃这么一说忙躬身上前就笑着说道:“老奴是陪着小公主玩呢。”
刘嫔妃一听很高兴的说道:“没想到公主也来这了,在哪呢,待我去看看。”
梁珂示意手下的那些小太监爬到假山上面去看自己眼色行事,只是那公主蒙着眼睛来来回回的在假山转来转去不停的说道:“你们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
刘妃一个人进去了,也在叫着:“公主,你在吗,我来陪你玩捉迷藏了。”
小公主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一把搂住了刘妃就高兴叫道:“我赢了,抓住你了。”
拔下黑布一看是刘妃娘娘不是那些小太监就睁大眼睛道:“我抓错人了,难道你会变吗。”
看着公主可爱的样子,刘妃笑了笑道:“我变了一个人啦,怎么样,好看不。”
公主笑眯眯的说:“好看。”
而此时的梁珂站在一旁,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坏主意,抬头看着上面的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好像在示意着什么,假山上面的那些小太监们正把雪滚成一个大雪球,准备投下去,而在下面的公主和刘妃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只听那公主一直吵闹着还要去玩捉迷藏,站在身后的玉儿看到了这一切,手里的鞭子紧紧的握住,就等着那老太监耍什么阴招了,看他有什么行动.....
风雨江山篇 第五十一章 :鞭打太监(下)
在一旁的梁珂看到了使了一个眼色,上面的太监在假山上把雪弄成一个大球形状,准备投下去,玉儿一看大叫一声:〃不好〃想着这要是砸下去那小女该和刘妃定要遭殃了,一看那老太监就不是好东西,玉儿气的握紧手里的鞭子,腾空挑起。
小太监们见冒出来一个人,惊慌失措的手一松那雪球就滚了下去,玉儿在这关键时刻伸出鞭子像刀一样把雪球劈成两半。刘妃大惊失色,一颗心就要掉下来,反而那公主不哭不闹拍手叫着:“哇,真厉害,我也要鞭子。”
看到眼前这一幕,小太监赶紧跑了,玉儿大喊着哪里走。谁知那梁珂偷偷的躲进了假山后面,趁玉儿不注意也溜走了。来到琉璃宫前只见梁珂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小公主被人劫持了。
萧贵妃一听很震惊赶忙领着宫女去看看情况,梁珂则从后面走廊不见了踪影。
小公主一直拉着玉儿不让走,非要让她教自己,刘妃也是惊讶怎么会冒出来一个江湖女子,就问她是怎么进来的,这时候萧贵妃来了,赶紧跑到小公主旁边说道:”安平,你没伤着吧,告诉额娘是谁欺负你了。”
萧贵妃看着刘嫔妃也在就说道:“怎么,妹妹也在这里啊,听梁公公说这里有刺客,刚才小公主是怎么回事啊。”
在一旁的玉儿赶紧插话道:“是一群小太监干的,我亲眼所见。”
萧贵妃回头一看玉儿,手里还拿着鞭子就怒斥着:“谁问你话了。然后对着玉儿继续说:“你是谁,怎么会到皇宫里来,莫非就是那刺客不成,看你的这身行头就不是宫里的”
看眼前这女的真是吃错了药一般,上来就是一句训斥还把自己当成刺客,赶忙解释说自己迷路了,和傲天一起来的。
“萧贵妃一听不认识什么傲天的,难道是进宫来打小公主主意的。”
看到她这么说,玉儿真是怒火中烧了,明明是一群太监所为,硬是赖在自己头上,只是那小公主来到玉儿身边说:”姐姐好厉害,教我吧。“
刘妃也为玉儿求情说刚才多亏了她,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萧贵妃将信将疑,赶紧拉回公主回去了。
那小公主还不时的回头看着,刘妃刚才也是受了惊吓和玉儿一番说后就回去了。
此时的玉儿一个人站在假山后面,被遗弃一样,现在心里别提多恼怒,想着一定要把那些太监给找出来,问个清楚好还自己清白,于是就来到厅廊中漫无目的的朝西面走去。
玉儿看着皇宫的格局,不时的蹦蹦跳跳,也许自己真的迷路了,像是在走迷宫,找不到原来的方向了。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后院,往里面一看这不是那群小太监吗,刺客他们正往屋里抬东西,玉儿跑进去大声道:”原来你们在这,刚才是不是你们所为。”
小太监们很惊慌赶紧跑进屋子里,关上门,玉儿一脚跺开,拿着鞭子甩来甩去,吓的他们直哆嗦。
其中一个小太监哆嗦的说道:不是我们干的,是梁公公要这么做的。
玉儿大怒说道:”他在哪里。
玉儿走出去让一个太监领着来到锦绣宫平妃处,走到柱子边远远看到梁珂笑着端起炉子回去,玉儿扯开那个小太监跑出来对着梁珂大叫一声站住。
那梁珂一回头赶紧丢下盆就跑,玉儿快速疾步,一个鞭子缠住了他的腿,拉倒在地,这时候平妃听到声音走了出来,只见一个女子拿着鞭子在梁珂身上乱打着,大喊一声:“住手。”
玉儿回头一看是一个贵妃模样的人,就把身边的炉子放在太监身上,疼的梁珂啊啊大叫,平妃看到后很生气说:“你是谁,真是大胆,竟敢伤害公公。”
玉儿站起来说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一起害那小女孩,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不轻饶你们。”
那平妃不知道玉儿在胡乱说些什么,完全不明白其意思就命人叫来御林军,这时候梁珂被玉儿用脚踩着,一直喊着饶命,看到官兵来了玉儿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只听一声“御林军萧同在此,不知平妃娘娘有何事情。”
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带着剑来了,平妃气的指着玉儿说道:“把这个女子给我抓起来。”
萧同看着玉儿就让他放了梁公公,谁知玉儿就是不理睬,萧同让手下去围住一起冲上去,玉儿挥舞着鞭子把御林军打的落花流水还哈哈大叫着:“就凭你们还想抓住本姑娘。
平妃看着女子如此猖狂吓得往后退大叫着:”真是反了,还不再派些军马来。
萧同看不是那姑娘的对手,她手里的鞭子一直挥舞着,根本近不得身,就让手下围住自己一个人跑去搬救兵了。
这时东面来了一批士兵,原来是都统制赵英,看到这种情况赶紧上前说道:“你是谁,现在赶紧投降,要不然我的弓箭手万箭射来,你小命就没了。”玉儿看着这么多人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就说道:“量你也不敢,现在这老东西在我手里,看我怎么教训他。说着又是一脚跺上去,梁珂大喊救命。
赵英见威胁不了她,自己拔出剑就和玉儿交打起来,这边萧同急匆匆的跑到恭王处说大事不好了,锦绣宫前有一个女子大闹,还打伤了好多御林军。
“竟有此事,恭王站起来,赶忙出去看看。”
傲天觉得不对劲仔细一想,难道是玉儿,这下不好了,在皇宫还能这样,赶紧跑了出去。
不到十几回合赵英也被拿下了,被玉儿用鞭子缠住一动不动,这女子真是厉害,在场的都很惊讶。
匆匆而来的恭王一看便大声说道:“你这女子,真是大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如此放肆,识相的话赶快放了赵将军。
玉儿偏不放,看着恭王想着又会是一个什么将军之类的吧,
只听身后传来一句:“玉儿住手。”
傲天出来了,来到面前把赵英扶起来,轻声对玉儿说道:“这下你真是闯祸了,看怎么收场。”
玉儿不管,反正自己没错,恭王见傲天认识就问道这女子是谁。
傲天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恭王看着玉儿说道:“没想到你一个小小女子还真是厉害,江湖人就是不一样,敢作敢为。”
身在养心殿的皇帝知道后很生气,让人押着玉儿来去见孝宗皇帝了。
大殿之上孝宗安详的坐在上面,取着篝火,玉儿抬头仔细的一看说道:“这不是赵公子吗?”
张德福忙说:“真是大胆,还不参见皇上。”
孝宗皇帝慢慢的走下来一看这不就是那天那个在桥上的女子吗就问道:”听说你打伤了好多御林军可有此事啊。
傲天赶忙上前求情,还说玉儿不懂事乱了规矩,又是第一次进皇宫,还说自己照看不周,也有责任。
没想到傲天会为自己扛着,玉儿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皇帝又接着问:“你为什么打那太监啊。”
玉儿就把今天看到的一切讲于皇帝听,还说自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出手的。
孝宗一听很是奇怪:那公公怎么会伤害公主,可有证据啊。
玉儿说自己抓住一个小太监,询问之后才得知他们跟公主捉迷藏,就是梁公公授意的,幸亏自己来的及时,小公主和那个妃子才没有收到伤害。
听玉儿这么一说,孝宗也是将信将疑的,他始终不相信那些小太监这么大胆,敢伤害公主,但听她这么说也不像是再说谎,就笑着说道:“你先起来吧,这件事情朕会查清楚的。”
随后小公主来了,赶忙说道:“父皇,安平来看你了。”
孝宗很开心,抱起小公主说:“安平怎么想着看朕了,是不是想朕了。”
小公主连连点头,这时候萧贵妃也来了,指着玉儿就说:“这女子听说大闹锦绣宫,皇上该怎么处置。”
孝宗没有说话抱着小公主走在炉火旁边对着张德全说道:“去吧刘妃,还有那个梁珂叫来,一问便知。
玉儿面露笑容,看着傲天,萧贵妃看了看玉儿很不屑的就去皇上身边了。
你梁珂被几个小太监抬着进来,嘴里还不住的说:“皇上要替老奴做主啊,这女子真是凶残至极,打的现在还疼呢。”
孝宗皇帝看到乱喊乱叫的就说道:“好了,不要再说了,朕自会秉公办事的。”
这时候刘妃也来了说道:“臣妾参见皇上。”
“爱妃,免礼,坐下吧。”孝宗道
皇帝走到大殿中央又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听这女子说有人要害朕的安平。”
梁珂顿时紧张起来,忙说道:“这女子一派胡言,明明是跟着小公主在玩耍,不信可以问公主。”
“安平,可有此事啊。”小公主没说别的,只说玉儿救了自己,这个刘妃娘娘可以证明。
刘妃站出来把今天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说了一下,还真是多亏这位姑娘,要不然我们早就被大雪球给压住了。”
孝宗一听大怒,问梁珂可有此事,谁知那老太监来个死活不承认。
那几个小太监被叫来做人证,出乎玉儿意料的是竟然都说没有,这不是明显的合伙吗。
皇帝知道他们这些人说了谎,就命人把这些小太监拖出去打了一顿,来到梁珂身边说:“朕心知肚明,绝不会冤枉好人,这件事就不说了,但是倘若再心怀叵测定不饶。
吓得梁珂直冒冷汗,随即皇帝命人把梁公公抬到外面去,那些兵卒也不管就回来了,傲天看出了皇帝的心思,就对玉儿说:“现在好了,真相大白,你是被冤枉的。”
皇帝牵着公主的手坐下来说道:“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咱们吃着说着,看着雪景不是更好吗。”
可是安平闹着非要玉儿当自己师傅,教自己耍鞭子,萧贵妃一听不同意了说安平还小,怎么吃得了那样得裤。
小公主不气站起来对大家说:‘我要学会防身,这样没人敢欺负我了。”
孝宗一听哈哈大笑道“安平好厉害啊。
又是一阵的哀求,皇帝就让玉儿教小公主一些江湖功夫,萧贵妃脸色拉下来,很不情愿的样子。”
眼看天色很晚了,傲天和玉儿也回去了,一路上俩个人聊着,傲天还说今天真是惊心,没想到玉儿第一次进宫就这么厉害,玉儿不明白的是皇帝明明知道是梁珂,为什么不惩罚他,只是拖到外面,傲天笑了笑道:“不是已经惩罚了,拉到外面使劲冻,这样比打他还疼,要知道冰雪侵入伤口,你说疼不疼。”
傲天没有给玉儿讲其他的,两个人一路走着,身后留下了深深的脚印,两个人的影子,在月色的照耀下,拉的好长,渐渐的消失在夜幕中。
孝宗皇帝还是像往常一样,安心的批奏折,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说:“刚才看到一群太监围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神神秘秘的。”
孝宗一看是侍御史张震,忙说道:“爱卿这么晚了还来此啊。”
张震就把刚才的一幕说了,孝宗刚处理了太监梁珂,没想到还有一些人在私下里不知道做什么,张震就是担心所以前来告诉皇上还说:“宦者员众”,不得不加以防备啊。”
经这么一说,孝宗倒是有点担心起来,想着今天的事情,就如玉儿姑娘所说,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啊,就对张震说道:“朕早有此意,这件事情就交予你处理吧,记住千万不可明目张胆,要悄悄的进行,有什么事情一定速速来报。”
张震拜了皇帝出去了,看着皎洁的月光,心里念道:“我皇决心一定,吾等必铲除这些阉党之祸。”
孝宗望着窗外看着一轮圆月,把酒问天感慨道:今人虽不见古时月,但是今月曾经照古人。“誓言自己必然要像那千古明君一样,励精图治,做一个有所作为的好皇帝,却又不住的叹息:中原何时归。
风雨江山篇 第五十二章 :寒潭夜战
自北伐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内,金国世宗皇帝的麻烦事接二连三的像潮水一般袭来,不仅要抵御张浚率领的宋兵,再加上宿州之战的溃败,已经很伤脑筋了,没想到内部也是出了问题,海陵王旧部余孽的突袭也是让他防不胜防,完颜雍现在真的是焦头烂额了,连日来都没有上早朝。
深夜上京的天空也是大雪皑皑,一片笼罩,完颜雍在大殿内坐着认真的看着奏折,此刻他心里如何看的下去,不一会儿就合上站了起来,看着满天飞舞的大雪,这样的寒冬季节,让人刺骨的心寒,只见拿起酒壶就喝了起来并说道:“故人喜欢借酒消愁,朕也效仿前人,来个一醉解千愁。”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人,原来是大将军完颜无敌,只见世宗端起酒望着窗外,一脸的忧虑,赶忙上前说道:“陛下,为何如此烦闷,微臣愿意为皇上效劳。”
世宗回头一看马上变了脸色笑着说道:“原来是完颜将军,来,陪朕喝酒。”
君臣两个人坐了下来,烤着篝火喝着酒,那世宗皇帝完全忘了之前种种的不开心,一切都抛诸脑后了,看来故人借酒消愁还真管用。完颜无敌想着哪天夜里的黑衣人偷走了玉玺还在想着是何人所为,加上自己府邸失火,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世宗忙一说:”那日你府里失火,听说爱子受伤,可有此事,现在情况怎么样。“
完颜无敌就听家奴的描述,详细的说了一遍,世宗略有所思的说道:”那宋皇的玉玺被偷,和你府邸失火,正好在同一个时间,会不会是一个人所谓。“
完颜无敌也在纳闷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也许有同伙,来个声东击西,潜入皇宫把玉玺给偷走了,此时想到了一个人,就是那天给自己交战的那个少年,一定是他干的,完颜无敌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坚定。
世宗皇帝决定不追究这件事情了,还好自己的玉玺没丢,那人看来也只是为了找回宋皇的玉玺,并不曾有恶意,但是完颜无敌就不这么想了,自己一剑之仇没报,又烧我府邸,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就结束,暗下决心,准备去趟临安,在次潜入皇宫打探一下。
自从玉儿鞭打太监后,皇上没有怪罪他,每天让她进入皇宫,教小公主鞭术,婉儿听说之后也是欣喜若狂的要去,海娇也不敢相信睁大眼睛,又劝解道婉儿,他们两个人正好一起,咱们就不要参合了,海娇使了一个颜色,婉儿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声说道;”我还是和海娇一起玩吧,最近我在向她学习刀法呢,而在一旁的木海棠听到后转身就走了。
这些日子以后傲天每天的习练剑术,钻研易筋经,功力有了明显的提升。
这时候一声“哈哈大笑,我来了。”一看那秦虎提着酒就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幅画,婉儿问手里是什么,只见摊开一看,这不是小木屋里面的那幅画,怎么还有一副,之前不是被傲天和玉儿拿走了吗,海棠也奇怪道怎么还拉下一个。
傲天看着是一个女子,蒙着面纱,在冰上练习剑术,这又使他想起来了密室之中的那些画,玉儿赶紧接过来不解道:“怎么蒙着面纱,之前的可没有,难道不是同一个人。”还问大和尚怎么找到的。
自那次捕捉白书痕后,秦虎想着也不能一直住在茶庄,也是一个人习惯了,就把小木屋好好的整理一番,还下去密室把里面的白骨统统葬在后山了,没想到就发现了这幅画。“
随后秦虎领着大家去了小木屋,走过丛林,想着以前发生的种种,感触最深的恐怕就是玉儿了,在这里和婉儿不经意间的闯入,到后来坠崖,再到和海娇一起被人袭击...一切虽早已过去,却是难忘的,尤其是和傲天在一起的时候。”
看着树林一片雪白,那些树木就像披了一件外衣,身后留下的却是深深的脚印,眼前映入眼帘的是木屋,好精致,没想到秦虎把这里整的这么崭新,海娇跑过去感觉不可思琪,说道:“秦前辈,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把这里完全变了一个样,都认不出来了。
秦虎依旧哈哈大笑着,喝着酒。”
婉儿急的赶忙跑过去,推开门一看,依旧一个弓箭早已擦拭干净,桌子椅子也一样,还有一个酒葫芦,这装扮怎么喝第一次见秦虎的小草屋一模一样啊。
傲天一个人进了密室,看着之前乱糟糟的,现在一切变得空空如也,好像这里的主人住过一样,看到了从前。后来一行人去了后山,看到秦虎埋下的那些白骨,上面下着,周公天也,一代剑客枭雄,无名女子,遗落红颜,最后是傲公天腾,傲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想着这人陷入了沉思....
京城之外只见一行人,拉着什么东西进来了,这为首得奖iushi完颜无敌,他真的来了,这次是以真面目示人,而且一身宋人模样的打扮,几个人来到春来客栈,坐在了傲天经常做的位置,要来酒喝,其中的一个说道:“将军,这里真冷,而且这久也没上京的那么烈啊。”
完颜无敌要小心说话,切不可露一点蛛丝马迹,在一旁的小二听了很不高兴的说道:“客官,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的酒是上等好酒,看着小二说了一大推,几个人异样的目光看着,吓得小二一股冷汗,赶忙回头走了,只听那完颜无敌说道:”小二,再来一坛酒,要比这烈的,拿几斤肉来。“
这么大冷的天,喝酒当然是可以御寒的,金国原来是游牧民族喜欢大酒大肉的吃着,很是粗狂,看他们举止形态,小二更加摸不懂了。
完颜无敌带着人马来到城东的一座破庙里面,他们没有住客栈,就是害怕他们知道,因为中原人的习惯和金人还是不一样的,这样就容易露馅,所以找来一座没人擦觉的庙宇,在里面点燃火说这话。”
只听一个叫扎哈的说道:“将军,我们该怎么办,那皇宫戒备深严,该如何下手。”
是啊,其他人齐声道。
完颜无敌呵呵的笑道:“这个不用担心,现在是寒冬,更加得心应手。”
大家不知道将军什么意思,就继续烤着篝火。
傲天回来后,一直拿着那幅画看,想明白其中的意思,莫凌风看到后就安慰道:“傲兄,有些东西现在捉摸不透等日后再细细思量,千万不可因为这猜不透的东西上了脑筋,还使得自己有心病似的。
傲天很惊讶,这莫凌风比女人还懂得安慰人,就笑了一下,两个人对着眼睛相互一看,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去,他们来到春来客栈,依旧还是老位置,不用说,小二就备出酒菜了。
莫凌风调侃道:”知我们者,乃小二也。“傲天笑了笑,说道:”是啊,就像我们肚子里的蛔虫。“
小二一听赶忙说道:‘我可不是你们的蛔虫,大家一片笑声。
那小二又说了句:”今天看几个行为怪异的人,大口吃酒大口吃肉,还很粗暴,说什么上京。“
傲天一听警觉起来又追问道:”那些人什么模样打扮。“莫凌风看傲天很诧异,想着会有身事情吗,反应这么强烈。
小二也说清楚,大致描述了一下。
”黑衣人,傲天脱口说道。
莫凌风不明白什么黑衣人,傲天赶紧跑出去了。
两个人往皇宫的方向跑去。
完颜无敌带着一群人轻功飞去屋顶,他们拿着绳索,钩子,自然是容易的多。他们跳过一个屋檐,一个接一个的,看着养心殿还在亮着,大殿之内的孝宗还在何人商议事情,为防止惊动,完颜无敌就让手下分开行动,自己一个人悄悄的爬到屋顶。
只见孝宗皇帝和史浩商量着,等初春的时候整军之制,他们坐下来细细的详谈着,完颜无敌眼睛一直盯着四周看,果然桌子上有一个金光灿灿的玉玺。
傲天和莫凌风来到安定门,还没等守卫查就跑进去了,两个人快速疾步,完颜无敌见四周无人,此刻就只是君臣二人,如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