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的机会。
史浩还是向皇帝推荐了一批文人,还没说出名字,一个人从上面下来,两人大惊,完颜无敌呵斥道:“玉玺在哪里,交出来,要不然...〃
史浩惊恐的挡在皇帝前面大声说道:”你...你是谁,真是大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完颜无敌哈哈大笑道:“当然知道,要不然就不来了,今天我就是来找回玉玺的。”
孝宗慢慢走上前来,史浩怕有危险就道一声:’皇上,当心啊。“
完颜无敌诧异的说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孝宗很平静的说道:”朕作为一国之君,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想必你就是之前偷盗玉玺的黑衣人把。
完颜无敌答道“是。
只是很好奇的是,完颜无敌怎么就和玉玺扯上关系,况且金皇帝也不追究了,自己为何非要找到不可呢,完颜无敌说:”玉玺象征九五至尊,我即将要打造的一把绝世宝剑就需要这玉玺。“
史浩不解问道:宝剑和玉玺怎么会连在一块。”
完颜无敌不想废话,看到桌子上的玉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拿到手,史浩就上前拦住道:“大胆,竟敢盗窃玉玺。
只听”啊“的一声,完颜无敌把史浩推到在地,皇帝恼怒着:”竟敢伤朕老师,真是猖狂至极,赶紧大喊来人啊,有刺客。“
完颜无敌把孝宗打昏了,跑了出来,只见外面早已布置好的御林军,是那个少年,完颜无敌大惊道。
傲天早就猜测会是那个黑衣人就大声道:”没想到你又来偷玉玺,你把皇上怎么样了。
完颜无敌冷笑一声:“哼哼,然后腾空就起。
傲天纵身一跳,和完颜无敌交战着。手下的官兵仰着头看着两个人激烈的打斗,谁知背后几个人厮杀过来,莫凌风赶忙迎战。
傲天这次没有带剑,只好用易筋经了,两个人来到雪地上,快速疾步,动如狡兔,速度很快地上早已被打的溅起雪来,两个人各用自己内功把屋顶上的雪混成一起,好似两个大圆球,运足内里。
两个大雪球越来越大,两人在上面对打着,身体站不稳似的,摇摇晃晃,完颜无敌使出一招”雷厉风行“把雪球分开两半,另一半雪球被完颜无敌腾在空中,趁傲天不注意,像大山一样盖住了他。只听完颜无敌哈哈大笑道:”这下看你怎么出来。“
眼看被雪球紧紧的压在里面,还真是冷,傲天想用内力撑开,只是那完颜无敌又用大殿前的水池里面的水,结成寒冰镇住,这下傲天可是真的被困住了。
来到冰球面前说道;”上次你坏我好事,令我重伤一剑,还烧我府邸,今日便要你死。说着一只手运足内里,冒出青蓝色的光,向冰球打过去。“
在里面的傲天仔细的走一遍易筋经,意念心里,掌托天门似的炸开了,完颜无敌一只手打过来,傲天用右手猛的一还击,两个人手掌对着,比拼着内里,此刻完颜无敌哈哈大笑道:看我寒冰神掌,傲天顿时感觉全身慢慢结冰似的,又想到疯癫师祖说过的话,用另一只手运足内里打在完颜无敌的肩上,两个人都后退了几部。”
傲天顺势用“玄空拳”打上去,两个人来到水池上面,厚厚的一层冰,很光滑,两个人前仰后翻的,傲天猛地一跳,用脚把冰跺碎,两个人没了立足又腾空起来,又是一阵激烈的打斗。
少林七十二绝技,傲天已经运动的熟练,完颜无敌在内力的比不上,看着眼前的少年武功这么深厚,招式变化万千,几十回合后,已经连连拜读,傲天越战越激烈,无完颜无敌已经招架不住了,玉玺掉在了雪地里,正巧路过的张德福一听后面声音走过去见一个包袱里裹着玉玺就大惊道:‘皇上玉玺怎么会在这里,赶忙跑去养心殿。“
完颜无敌被重伤一击,倒在地上,赶紧腾空飞走了,留下一句话:”后会有期。“
这边莫凌风把手下那几个人全都抓住了,来到傲天旁边说道”傲兄没事吧。“
傲天看着完颜无敌,只是轻轻一句:”没想到,又让他跑了,怪自己太大意。
张德全来到养心殿处,看到皇帝昏倒就大声叫道:“来人啊,不好了,皇上晕倒了。”
闻声而来的傲天和莫凌风赶紧跑过去,随后叫来了御医......
风雨江山篇 第五十三章 :深宫谍影
皇宫北面,惜花园处,这里曾是孝宗皇帝的嫔妃华蓉的寝宫,曾经燕歌起舞,每晚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而如今这里一片冷清,显得一片破败,院内积雪如山,早已被大雪淹盖住了的门庭,也难寻觅,满是凄凉。没有人会来这里,当初还是太子妃的华蓉得到赵昚和高宗皇帝的认可,被立为太子妃,想着有朝一日就是未来的皇后,谁知事与愿违,身为才人的萧若蓝却暗使心计,买通太监王万悄悄进入风华阁,把高宗皇帝琉璃七彩金珠缕衣,偷偷的掉包,谁知当时的高宗皇帝满怀欣喜的穿着,突然全身珍珠粉碎,衣服皱烂,害的赵构大病一场,身为太子的赵昚知道这件衣服是华蓉为高宗皇帝做寿特别缝制的,本想着会得到认可,从而巩固赵昚的太子之位,没想到却突发这种状况,谁也没有料想的到,以至于后来高宗皇帝下令处死太子妃,幸好赵昚求情,才免于一死被打入深宫。
现在萧贵妃得到了皇帝的恩宠,却没有立为皇后,这是她心有不甘的。虽然“风华案”过去了几年,没有人会想得到,但是有一个人始终忘不了,她就是华蓉身边的贴身侍女李孝颖,曾经华蓉当太子妃之时,把她当作心腹,像自家姐妹一样,而李孝颖也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后来被萧贵妃重重责罚,幸好刘妃见其可伶就在那年的冬天收留她在身边。
在如此寒冷而瑟瑟刺骨的深冬季节里,这里却没有篝火可以取暖,甚至是一件像样的衣服,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只见华蓉一身破衣遮体,两腿裸露,嘴唇冻得发紫,此刻全身卷缩在一起,死死的望着眼前的铜镜。李孝颖从没忘记过华蓉娘娘,每天只要一抽出空就会去看望,还带些好吃的,这天深夜里,像往常一样,拿着包袱,悄悄的来到惜花园处,已经几日没来的她,看到满院子都是积雪,房屋的大门更是被积雪所覆盖,李孝颖一看,这么冷的天不知道华蓉娘娘怎么样了,赶紧扔下包袱用手拔起雪来,只是一介小女子,如何有那么大的力气,望着四周找来树枝,就这样费了好大的力气挑着雪,此刻早已经满头大汗的李孝颖,一直不停的继续挖到,不知道多久之后,好不容易铲除一片通道,赶忙跑进去。”
只见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外面呼呼的风刮着,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怒吼,走在这阴冷的地方,顿时心里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好安静啊,只剩下呼吸的声音了,李孝颖轻轻的一句:“娘娘,你在哪里,我是孝颖,来看你了。”
屋子里没有声音应答,李孝颖慢慢的摸着黑,不小心被绊倒了,看到一个亮眼睁开,满头乱发,衣衫褴褛的女子坐在墙角处,李孝颖吓得大喊一声,慢慢的移动,只见华蓉一动不动的,李孝颖一看不好赶紧拿来衣服披在身上,还不时的叫着。
过了好久,华蓉才开始说话,见是李孝颖,两眼泪花止不住的往外流,一把抱住她,抽泣的哭着,李孝颖拿来吃的和穿的,两个人久久凝视的相对着,好长时间不说一句话.....
那刘妃子刚从华妃哪里回来,却不见了李孝颖,就问其他婢女可曾见到,这么晚了,回去哪里,刘妃心里念道。
自那次玉儿鞭打梁珂之后,每天进出来入琉璃阁,小公主耍着鞭子每次都磕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可把萧贵妃给心疼坏了,看在眼里,却记在心里,总是抱怨玉儿太过严厉,可是赵晟小公主说不怕疼痛,一定要好好的练习,玉儿和她很快打成一片。萧贵妃实在是不甘心就命太监王万悄悄的跟着,一有情况就来禀告,玉儿总是觉得后面有个人跟着,像鬼一样,阴魂不散,就伙同公主悄悄的假装歪倒,而王万一看公主跌倒了,就赶紧跑回去介绍,玉儿在走廊的另一处用鞭子缠着亭桩,谁知王万一不小心,绊住了鞭子,摔得两颗大门牙都掉了,还流出好多血,吓得他大声喊叫着,玉儿和公主在一旁偷偷笑着,看他以后还敢跟着。
两个人追逐打闹着,来到了一座荒废的院子里面,玉儿看这里很特别,宫殿的设计和别处不同,就轻轻的推开门进去了,只见满院子都是积雪,还没有融化,看着光秃秃的书,还有假山旁的亭子,看来这里好久没有主人了,觉得这没有什么就要走,忽然听到一阵“咳嗽声。”
回头一看屋子,想着里面难道会有人,怎么会有声音呢,就慢慢的走进去,推开房门,一阵阴凉的氛围袭上心头,看到里面黑漆漆的,继续往里面走,却看到一个女子,她满脸憔悴,失去了光彩,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玉儿不明白,这里怎么会有人。公主进去以后看到很黑,说害怕,玉儿赶忙拉着公主搂在怀里,看着那女子就轻声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又是什么地方。”
华蓉第一次见陌生人来这里,两只眼睛不住的盯着玉儿和公主看,她不说话,就一直坐着,看上去很冷一样,公主赶忙上前把身上的棉衣脱去披在华蓉的身上,眼前见到的这个小姑娘,明亮闪动的大眼睛,清册如水,从她眼里看到的是一种自信和希望,华蓉赶紧搂着公主说道:“你是谁,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小公主有点害怕,玉儿赶紧跑过来拉住公主,对华蓉说道:“你是谁,干嘛不说话,有什么情况给我说,也许能帮助你呢。”
华蓉就是不说话,也许见到陌生人的闯入让自己更加的警觉了,气的玉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候李孝颖进来了,还端着篮子,只见到屋里多出了两个人,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说道;“你们是谁,怎么会来这里。”
玉儿更加疑惑了,怎么还有人来这里,手里拿着吃的,难道是给她的吗?止不住心中的疑问便答道:“我是玉儿,这位是公主,我们不经意间来到这里,没想到里面会有人。”
李孝颖一看这个小女孩是公主,赶紧施礼道。然后拿着吃的,开始一口一口的喂华蓉,嘴里不住的说道:“娘娘,吃饭了。
“娘娘”玉儿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你是娘娘,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玉儿没有恶意,李孝颖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没想到口中提到了萧贵妃。
玉儿一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怎么会扯到萧贵妃呢,那李孝颖又细细的说下去,玉儿听完后惊呆了,还好公主在院子里里练习鞭术,那华蓉也不知道小公主就是萧贵妃所生的,为防止起见,玉儿先暂时保密,还说自己会带些衣物和吃的,每天来这里照看,李孝颖很是感激就跪下来,玉儿赶忙拉起她。
从此玉儿就借着帮公主之名,来到惜花园,一直照看着华蓉,不仅带吃带喝的,还帮忙整理头发,拿些煤炭取火,华蓉见玉儿对自己这么好,终于开口说话,讲诉了自己以前的故事。
玉儿很是同情华蓉,可恨那萧贵妃竟然心机这么重,表面上看去倒是和蔼可亲的,殊不知是那蛇蝎心肠,歹毒之极。玉儿咬紧牙关,紧紧握住拳头,又问道:‘皇上不知道吗,他怎么也不来看你。”
华蓉叹息道:“皇上已经登记,每天忙里国家大事,加上高宗皇帝还在宫中,这样的话会给孝宗一些压力,是不想看到他为难。”
看自己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还在为他人着想,玉儿心里念着,更加对华蓉钦佩有加了。还说这件事情包在自己身上,一定会把实情告诉皇上的,那华蓉并不见得高兴,只是感慨这深宫似海,一旦掉进去都会自保,哪里还会管他人呢。
想想这话也有道理,可是玉儿不是那种见死不救了,既然说了肯定就要说到,而且自己也喜欢打抱不平,管别人闲事。
一番倾吐之后,玉儿走在宫里,还在想着,看着寒冷的北风刮来,只觉得一阵心凉,回头看着这偌大的皇宫,虽然华丽,但却是如牢笼一般,看不到它的深处,而且后宫的那些妃子为了得到皇帝的恩宠,每天的勾心斗角,这让人感到不仅后怕,而且还步步杀机,比江湖还让人捉摸不透呢。
这时候傲天和公公说着,明日恭王殿下要去城外狩猎,这样的天气再合适不过了,玉儿完全没有感觉到旁边有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傲天走过来说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不妨说说,干嘛苦闷着脸啊。”
玉儿没有说话,只是往前走着,可是傲天一直追问,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还说要他帮忙,找时间在皇上面前说明实情,这一切都是那萧贵妃所为,不能让华蓉娘娘一直囚在深宫。
傲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这些事情我们管不着,还是算了,可是玉儿不答应,非要帮到底,傲天怕她又要闹出什么事端来就答应她明天去狩猎的时候和恭王殿下说一下,好在皇帝面前求情开恩。
玉儿一听高兴极了就想着傲天不会坐视不管的,还说什么走江湖的要帮人帮到底,两个人渐渐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风雨江山篇 第五十四章 :一只金钗
肃瑟的冬风还在呼呼的狂啸着,想着今天还要和恭王殿下一起去狩猎,一大清早的傲天便动身去了宫里,不知那玉儿还在呼呼的睡着大觉,是那么的香。想着昨天的事情,思来想去的,从没这么认真过,不知道醒来之后会不会怪傲天没有叫她。看着远方的天空,渐渐升起的太阳若隐若现的,像一个害羞的姑娘,遮住面纱,轻轻抚摸大地让人感觉得到一丝丝暖意。
此刻恭王和傲天一行人骑着马远远的朝西南方向走去,看着城的寒冰,形状各异,什么坠子,圆柱形的都有,不时的还有一群人在玩耍,恭王骑着马看着周围说道:“师傅,你看这满城一片热闹,没想到这么冷的天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在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傲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一群孩子,他们在嬉戏打闹着,脸上笑颜尽显,欢声笑语的,完全忘了严冬的寒冷,此刻想着是不是该把玉儿昨天说的事情告诉殿下,现在正去打猎的路上,恭王兴致很高,如此一来岂不是扰了雅兴,还是等会找个机会在诉说吧。
很快,他们便来到一座森林里,这里树木高耸直大,密密丛丛,严冬的寒雪把这里披上了一层外衣,还不曾有人的脚印,恭王忙说道:“师傅这里一带经常出来野物,如今寒冷季节里一定会出来找东西吃。随即命下人拿来弓箭骑着马慢慢的走在林中,一旁的太监怕殿下有事执意跟着,傲天便拦住道:“公公莫急,在下会陪着殿下,会没事的。说着也是拿着箭,跟了上来。
前面断肢横穿,雪地下也是凸凹不平,傲天骑着马走在上面,除了留下深深的马蹄印,还有一种颠簸的感觉,只见恭王突然拉弓往前射了进去,一只雪兔正在一棵歪倒的树下吃着东西,被这突如其来的箭穿透了身体,恭王哈哈大笑着:“本王射中了,快来人。”张公公就命一个手下把那只兔子拿回来,不时的大声喊着:‘殿下真是厉害,一箭命中。”
不知道傲天是不是多了一些怜悯之心,竟然对动物感到一丝丝的难过,看着死去的那只雪白的兔子,只是出来为了寻你食物,却成箭下猎物,恭王还在说着:“师傅,赶紧随本王来,又看到一只大麋鹿。”
傲天骑着马加快了速度,那恭王大喊一声“驾”穿梭在树林里,傲天也不甘示弱,凭着敏锐的警觉性,立刻一支箭出去,一只鹿倒下了,恭王看傲天已经射倒下一个,更加起劲了,连发三箭,把那只惊魂未定的雄鹿给射死了。骑着马来到前面只见鲜血不住的往外流,还在挣扎着,恭王弯下身子一把抓住鹿的头扬起来说道:“这只鹿真不小啊,今天可以给父王好好的吃一顿了。”
傲天一听立马面露喜色说道:“如此大的鹿实在是难寻,殿下真是厉害,箭术大增很多。
恭王殿下很高兴谦虚的说道:“这都是拜傲少保所赐。在一旁的太监赶紧抱上去,只是沉淀的把那张德全累倒在地,傲天骑着马往前走了一下看到恭王心情大好,就说了一些事情。
恭王一听也是觉得很惊讶,之前听说过华蓉献给高宗皇帝七彩衣服,后来不知道拿衣服突然糜烂,害的高宗皇帝病了好一阵子,至此那华蓉也被打入冷宫。傲天又说了这一切是有人设计好的,恭王一听很是惊讶想着会是谁那么大胆,竟然心怀不轨。
“萧贵妃”傲天脱口而出道。
萧贵妃?怎么可能,恭王不相信,傲天说道殿下可以去找华蓉一问便知事情的原委。
玉儿起来了,看着一席阳关洒进来,眯着眼,打着哈欠,慢慢的走下床打开窗户。不好,顿时一惊现在什么时间了,太阳出来的老高了,为什么没有人叫她,赶紧穿好衣服破门而出,还没打招呼就走了。婉儿坐在大堂叫喊着还没吃东西呢。
玉儿一进宫没有去找小公主而是去了惜花园,来这里给华蓉娘娘送饭,看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也挺暖和的,玉儿便拉着她来到庭院中,好久没有感受到外面的天空了,华蓉看着蓝蓝天空,皑皑白雪,还有温暖刺眼的太阳,站在院子里感受着新鲜的空气,这种久违的感觉早已不记得了。玉儿见华蓉闭着眼仰着头,感受着,心里想着:“一朝繁华入宫,满身落魄孤魂。想想都是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容华宫处,刘妃正忙着熟悉,只见李孝颖帮忙整理着头发,原来是要赶着去永福宫和姐姐们一起去游玩,刘妃说道:“孝颖啊,今天的天气不错,你哪里也别去了,跟着我去出去游览一下,散散心。”
李孝颖一想着还要去看华蓉娘娘,这下可如何是好,正想着,刘妃说道:“孝颖,你想什么呢,赶快整理,一会还要去永福宫呢。”
李孝颖赶忙回过神来,不一会儿就好了,跟着刘妃去了,此刻心里还在想着华蓉娘娘,不知道玉儿姑娘会不会在。
只见永福宫内热闹非凡,华妃和萧贵妃早已坐下正说得热火朝天的,刘妃一句:“姐姐们,妹妹来晚了,实在抱歉。”
华妃赶紧站起来说道:“妹妹这打扮的真是漂亮极了。赶紧坐下,聊了起来,一群人边吃边说着,华妃让大家尽情的吃,还说后花园的梅花开得很好,河里的鱼儿也是活蹦乱跳,一起去观赏一番去。
萧贵妃看到了李孝颖,露出一丝的难以遮掩的惊诧,她竟然不知道李孝颖还在宫里,而且就在刘妃身边离自己这么近,心里念着那王万当初不是把她给鞭打致死了吗,莫非是刘妃救了她,现在萧贵妃满眼的伶俐之色,不知道又想干什么。
看姐们说的那么开心,就准备去后院,只是自己先去屋里一下,一会就来。刘妃跟平妃说:“哎,看姐姐这么神秘,难道有什么惊喜。”
平妃吃着东西眼睛大大转着说道:“是好东西,好大的惊喜等着呢。说着就拿着花生投过来,满屋子像炸开一样,互相追逐打闹着。只是那萧贵妃静静的一个人坐着,不说话,斜眼旁观。
也许李孝颖察觉到了萧贵妃正在看着她,赶紧低下头来,这时华妃出来了,穿着皇帝赏赐的金丝衣服还有一只金钗,打扮的飘飘亮亮的,众家姐妹一看连呼道:“姐姐真是漂亮啊,没想到穿上去这么光彩照人。
华妃高兴急了说道:“这是皇上送于哀家的,今天天气不错,心情大好遂穿来出去游览一番。”
众人都被比下去了,萧贵妃在一旁看着果然很漂亮,只是自己不曾拥有,想着什么时候皇上也送她一件,那样就好了。
华妃带着大家一起出去了,来到后院中对着众人说道:“妹妹们,你们看这梅花枝枝相连,不畏严寒的拥抱在一起,是多么的顽强啊,这倒是使我想起了一句诗: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
“姐姐说的是啊,这么大冷的天只有梅花独自开放,自是与众不同,虽然大雪给人以白玉无暇,但是梅花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平妃说道。真是应了一句话:“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
刘妃看大家左一句右一句诗的,自己也坐不住了赶紧说道:“姐姐们,知道吗,我朝诗人还有一句是这样写的: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华妃笑了笑道:妹妹说的极是啊。”
平妃见萧贵妃不说话,就问道:“姐姐,怎么不说话,今天我们可是专门请你来赏梅花的,这雅兴正浓,也说一句呗。”
萧贵妃看着大家非要自己说说,自己一直想着其他事情,一时半会的想不起来什么诗歌来,突然看着池中的小鱼想到一了一句,大家都在等着呢,平妃说道:“是哪首,赶快说来听听。”
那萧贵妃兴致一来,走到池水边滔滔不绝的说了很长,平妃看萧贵妃说的磕磕绊绊忙插话道:“姐姐是不是其中有一句: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啊,萧贵妃笑了笑道,很是尴尬,自己没怎么读过书,这不明摆着让自己丢脸吗,心里恼怒之极了。
看着萧贵妃的样子,想着曾经怎么对华蓉娘娘的,李孝颖就开口吟诵道:“湘妃危立冻蛟背,海月冷挂珊瑚枝。 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
华妃回过头来只见一个宫女如此答道,大家都很惊讶,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诗歌,平妃来到后面就说道:“你是谁的侍女啊,还会诗歌啊,叫什么名字。”
李孝颖,脱口答道,还说这些诗歌是华容娘娘教我的。
华妃一听很是震惊,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宫女这么的盛气凌然,与众不同,没想到是华蓉身旁的贴身丫鬟。
平妃也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一提到华蓉,大家开始议论起来,刘妃赶紧让李孝颖往后站去,她知道萧贵妃和华蓉关系不好,现在李孝颖自己站出来说了这么一句不是很明显就是针对萧贵妃的。
那萧贵妃也不是傻子,一句诗歌隐藏来说明华蓉娘娘遭受的罪,没想到自己太小看这个李孝颖了,赶紧想办法让她消失。
华妃知道华蓉被打入冷宫,至今忍受寂寞寒冷,听这么一说倒想去看看,来到李孝颖身边说:“你这侍女,看上去知书达理的,不愧为华蓉的贴身侍女,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见这么一说,刘妃赶紧出来说道;“姐姐身边侍女多得是,懂事的也多,孝颖怎么能和你身边的丫环比呢。”
华妃知道刘妃在袒护生怕抢了似的就笑道:“放心吧,妹妹,我不会和你争的。”
大家欢笑一场,继续观赏着,萧贵妃示意身边的丫环跳进湖中,可是害怕这寒冷的冰水,萧贵妃一个恼怒的眼神趁大家不注意走到自己身边贴身侍女旁,一把推下去,只听“啊”救命啊,大家回头一看很是惊讶,大喊大叫着,来人,幸好身旁的李公公会水,跳下去把那婢女救了上来,萧贵妃假装好意说道:怎么样啊,怜儿,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华妃赶紧过来问道,大家都围在一起,只见怜儿看着萧贵妃,浑身哆嗦着,怕是输了惊吓,趁华妃不小心,把头上的金钗偷去,按在了刘妃的头上,还装出一副体恤下属的样子说:“赶快回琉璃阁,熬些姜汤来。
大家都夸萧贵妃的好,只是大家都被蒙在鼓励了,大家没了兴致都回自己住所了,萧贵妃刚才还真是惊险啊,自己摸着心,听到蹦蹦跳动声音,然后看着刘妃的背影露出一丝坏笑,转身就回去了。
话说那恭王被傲天拉着去了惜花园,进去之后,果然是一派凋零破败,走进屋里,确实看到一个女子在安详的坐着,恭王一想这就是那曾经的太子妃了,来到面前说道:“娘娘,还认得我吗。”
华蓉一看是两个不认识的,赶紧害怕的躲起来,恭王赶紧说道:“我是惇儿啊,你不记得了吗。”
华蓉抬头看着恭王想了一下,一幅画面进入眼前,那时候还是太子妃的她在后院望亭之中游览,看到一个少年在练习踢蹴鞠,只是不巧掉下水,在拼命的挣扎,还好华蓉路过让手下太监救了上来,一问便知是赵惇,赵昚与郭氏所生,也就是孝宗追忆的成穆皇后。
华蓉不敢相信,抓住恭王,傲天看着,出去了,站在门外,恭王一直和她说到夜幕降临。
晚上的时候,恭王借着今天狩猎而来的鹿,与那孝宗皇帝端坐在东宫慢慢吃起来,席间孝宗皇帝不时的喝着酒吃着肉兴致正浓道:“梅花开尽白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 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连连称赞梅花,要赵惇像梅一样,傲寒独里,才知梅花香至苦寒来的道理。
赵惇不知道为何父王要说梅花,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就说道:“父王,儿臣有一事情要说明。”
孝宗皇帝喝着酒看着窗外的梅花淡淡的说道:惇儿啊,记住父王的话,时刻的提醒自己。
“儿臣谨记父王教诲。”
孝宗连连说道:“好,好啊。又是一壶酒下肚
又说道:“刚才不是有事情说吗。
赵惇就把今天去惜花园的事情说了一遍,还说萧贵妃当年破坏了七彩金衣。
孝宗听后,赶紧放下酒杯,生气的说道:”你是听谁这么胡言乱语的,朕怎么会相信一面之词。
赵惇见孝宗有一点醉意,一听华蓉很是生气,就又上去说一些宫女李孝颖的事情......
那华妃回来之后,宽衣梳洗之时见金钗没了,就问侍女英儿见到没有,找了好久没有找到,这时候外面来一个太监说道;“华妃娘娘是不是在找金钗。
华妃大惊,问她怎么知道,那太监就说明了来意还说金钗被刘妃的给偷走了。
华妃一听很是恼怒,二话不说领着人就去了容华宫处,只是这个时候刘妃正要休息,李孝颖帮忙整理着,突然看到有一个金钗,想着这不是华妃娘娘的吗,就问刘妃道:”娘娘,你看这金钗。
刘妃接过来一看说道:“这不是华妃的吗,怎么会在这里。”正当两个人纳闷的时候,华妃带着人进来了,远远看去刘妃正拿着那只金钗就呵斥道:“真的没想道,枉哀家带你不薄,竟然合伙起来偷我金钗,真是大胆。”
刘妃不知所以,解释说事情不是这样的,谁知萧贵妃来了说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看出来啊。
李孝颖一看萧贵妃得意的样子,想着今天的事情,忽然觉察到怜儿惊恐的眼神,难道是萧贵妃干的,赶紧跪下说道:“不管我家娘娘的事情,是我偷的,是我见华妃头上金钗漂亮,所以起了歹意,要发就发我一人吧。
华妃今天还夸李孝颖的,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还说道:“主子看管不严本该一并处罚,既然你自己招了,就别怪本宫狠心了。随后命人带走了李孝颖,出去的时候见到一个太监低下头,明显的就是王万,李孝颖恶狠狠的看着。
刘妃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上,赶紧站起来跑去找皇上去了.....
风雨江山篇 第五十五章 :梦断萧妃
东宫金华殿内,恭王和孝宗皇帝一直畅饮到深夜亥时,看天色都这么晚了也该去休息了,只是那孝宗皇帝喝的伶仃大醉的,倒在桌子一旁呼呼的大睡起来,恭王也是晕乎乎的,站起来走路不稳,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桌子前扶起趴在桌子上的孝宗就要往里面走去,只听张公公说道:“殿下,刘妃前来求见,说是有急事。”
恭王踉跄着转身过来似醉非醉的指着说道:”没看到父王醉了吗,现在能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看着恭王和皇上都醉了,赶紧上前扶着,生怕磕着碰着了,那刘妃大哭的跑进来说道:”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
恭王回过头来看到满脸泪花的刘妃赶紧走过来说道:”娘娘怎么一身狼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妃看到皇帝已经喝醉了,想来是来晚了,这可如何是好,那孝颖要是落入萧贵妃手中必死无疑啊,赶紧对恭王殿下说道:”那金钗真不是我偷的,不知道在怎么就在身上了,孝颖被华妃押走了,
是替我顶的罪,她是冤枉的,还请殿下赶快前去相救。“
恭王赶紧扶起刘妃不知道事情是怎样的,就安慰刘妃慢慢把事情的原委说一遍。
现在哪有心情说啊,万一孝颖有个什么事就不好了,恭王只能让刘妃带自己去,边走边说了。
来到永福宫内,华妃气的坐下来质问孝颖说道:”这金钗是皇帝送我的,价值连城,说,到底是不是你家主子偷的。“
孝颖哭着说是自己偷的,什么事情都压在自己身上,在一旁的萧贵妃又煽风点火说什么这侍女串通主子偷窃金钗,简直是目无王法,不跟她点颜色瞧瞧,还真是胆大妄为到一发不可收拾。
华妃继续问道:”我知你心善,不会做出偷窃之事,这件事情定有原因,只要你说出来,本宫可以既往不咎。“
孝颖明知道这件事情是萧贵妃干的,自己又没有证据,空口无凭,现在对自己极为不利,真是百口难辩,还是只能自己死扛着,华妃的忍耐心没那么长,实在是无法了,叹口气,在一旁的平妃求情说道:”既然金钗找回来了,惩罚一下就可以了,要让知道下次再也不敢了。
“呵呵,妹妹怎么这么说,这是纵容属下,简直无法无天,不仅侍女也接受惩罚,连刘妃也难逃其咎,要不然这后宫岂不是乱套了,国有国法,后宫有后宫的规矩,既然犯了错,就要惩罚,而且还要重重的惩罚,这样,以后就没有人敢肆意妄为了,不严厉不足以镇后宫。”萧贵妃义正言辞的说道。
“妹妹说的极是”轻轻叹口气道:“既然你始终认为是你偷的,不要怪本宫心狠了。”说着让太监们大刑伺候,只见外面一个板凳,上面还有绳子,这要是干什么。原来是享受宫刑,这下可惨了,只见孝颖被拖到板凳上,趴在上面,双手背着拴起来,执事房的太监们拿着冷水,还有鞭子,就等华妃一声令下了。
萧贵妃使了一个眼色,大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赶快执行。”在一旁的平妃不忍心看,扭过头去,只见一个太监端起冷水往孝颖身上泼去,只觉得阵阵冰冷的刺骨,发出凄惨声音,鞭子扬起来就要打下去,只见门外一声:“住手。”
走了进去,刘妃看到满身发抖的李孝颖,赶忙上去帮忙擦拭,那萧贵妃看不下去了,赶快拉开刘妃,继续执行。
恭王剑一拔出来,说道:“谁敢动,本王要了他的命。”
那些小太监们,吓得不敢上前一步,李孝颖被扶起来,这时候平妃也下来了,和刘妃一起帮忙擦着,还命丫环拿来一个大衣给披上。“
眼看这种情况,对萧贵妃是不利的,华妃上前走了一步说道:”不知道殿下来此所为何事啊。“
恭王合上剑带着醉意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如此对待一个侍女,真是狠毒啊。“
殿下,这是什么话,这女子偷了金钗当然受罚,这是按规矩办事,难道想违背祖宗之法。
看着萧贵妃那骄横蛮不讲理的样子就上前轻轻的说了一句:”别提什么祖宗之法,倘若有人欺骗了皇上,隐瞒过去的所作所为,要是有人抖露出来,那是不是该杀头啊。
萧贵妃顿时面露难堪之色,也不说话,慢慢退回去,华妃见恭王喝醉了,还让她不要多管闲事,这是在执行宫规,任何人也不得插手,可是恭王偏偏不走,他知道有些人打什么注意,就袒露无遗的说道:“世上最可恨的不是小偷,还有一种人,心肠歹毒,手段狠毒,满嘴谎言;瞒天过海,不知道是不是更罪大恶极。
华妃不明白恭王说的是什么,就上前说道:”殿下这么晚了,还是回去吧,本宫也累了,这件事情今天不追究了。“
恭王走让刘妃和平妃带着孝颖先走,自己一个人对着在场的人说道:”人我先带走了,要是不服气,可以到父王哪里打小报告,我随时奉陪到底。“
看来恭王真是恼怒了,斩钉截铁的一番诉说,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华妃不想追究这件事情了,让众人先回去,说自己累了,想一个人休息会儿。”
真是天不从人愿啊,萧贵妃这次吃了大亏,心里肯定不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