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高空中的两人翩翩起舞一般,如仙女散花,玉儿看的惊呆了,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厉害,关键时刻,傲天一个剑气伤了两个人,一边冒出的婉儿又使出飞镖,射伤了他们,正好被海娇带来的官差给抓住了。
两人随后被押去皇宫,陆游在琉璃宫看萧贵妃始终不承认认识花不语,只是那花不语还抱有幻想让萧贵妃救他,这时候傲天他们带来花不凡和花不风,那花不语一看是自己的两位大哥,想着这次真的要完蛋了,随后皇帝驾临,在一番事实的诉说之后,终于承认自己的罪行。
随即命人把花氏三兄弟关押大牢,皇帝真的很生气,原来这一切都是萧贵妃所为,不仅被蒙在鼓里不说,还害自己冤枉了华蓉,那萧贵妃见一切都真相大白,跪下恳求皇上宽恕,谁知孝宗不听,让人押解萧贵妃到天牢,只听一个小女生的哭喊声大叫着母后,原来是公主赵晟,她恳求父王饶恕自己的额娘,这一下大家都有了怜悯之心,不想看到公主失去母亲,皇帝无奈,只得把萧贵妃囚禁这琉璃阁,没有命令,不准出来,从此一落千丈。
皇帝奖赏了玉儿他们,随后去了惜花园接华蓉,傲天看秦虎哈哈大笑着就说道:”前辈这次有喝不完的好酒了。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回去了茶庄,此刻李孝颖站在院子里哭着说道:“娘娘终于拨开云雾见明日了....
风雨江山篇 第六十章 :回眸一笑
转眼即逝,三月有余,清晨的阳光灿烂而温和,大地泥土清香的气息扑鼻而来。傲天早早的起来,看到庭院中悄然无声的花儿已经冒出了新绿,树木枯枝全无,新生的枝叶像换了一件衣服一般,崭新示人,这是不是预示着春天已经偷偷的来临了。这种感觉真应了一句诗歌: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人都说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是的,冬天卸去了 严寒,春天用温暖来拥抱人间,傲天看着眼前,不相信眼前的变化,伸神懒腰就出去了,一路上街市的热闹,人群的涌动,无不欣欣向荣,繁华无边。街上的叫卖声自是不必说,桥上撑伞观水中之荷叶的,喜上眉梢,亭中坐着听曲的,面带微笑;船上独坐游览的,兴奋地指着岸上的一切,富家子弟玩鸟的,逍遥自在。傲天走在桥上感受这青春的美好,一路走着,感受着.....试想一下还要去皇宫,心里那一颗坚定飞翔的心在蠢蠢欲动,是不是昭示着自己该江湖游了。
话说这边也是,玉儿和婉儿一行人,感受初春的美好,几个人结伴而行,来看西湖之美景。头顶蓝天和白云,脚踏绿地青草,几人兴奋的跑来跑去,地上任意的驰骋,像鸟儿一样,渴望着飞向那一望无际的天空,游览了雷峰塔,几个人最后去了小木屋,找到秦虎,一起去了后山的清泉。
走进宫门,眼前惊呆了,看到好多的宫女和太监们在打扫这么个大院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喜事,此刻恭王正在招呼着,傲天上前一句道:”殿下,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老师啊,恭王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大地回春,一切都是新的开始,有几个蒙古使者来了, 父王这是准备迎接的。“
蒙古使者,傲天想了一下。随后去了养心殿,看到孝宗皇帝正在更换衣服,一脸容光焕发,张德全一看是傲天就说道:”这不是傲少保吗。
孝宗回头一看是傲天来了,笑着说道:‘卿家,怎么样,朕这套行装不错吧,专门是为了迎接蒙古王而来的。
傲天看到龙袍,金丝细线,祥龙盘绕,真是华丽与尊贵,果然是帝王之身,很是庄重气派,随后在张德全的引领下去了天极殿。
一想这场合不适合自己,还是到别处转转,不知不觉来到了惜春园,看到宫女孝颖和华蓉娘娘有说有笑的看着院子里的鲜花,而在琉璃宫的萧贵妃就不那么好过了,虽然皇帝没有治她的罪,但想着她的所作所为就不可原谅,所以被囚禁起来,罢黜封号,看到一个红衣的少女在院子了翩翩起舞的跳着,在满花盛开的春天,显得她多么的楚楚动人,萧贵妃满眼泪花,头发凌乱看着小公主跳舞,心里一定是悔恨至极.....
傲天看到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感慨着,时间悲欢离合,却难破镜重圆,想想都是那么悲痛不绝的事情,一个人走在廊亭之中,快速疾步的回到了茶庄,刚踏进门看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喝酒的喝酒,打闹的大脑,好不热闹。
海棠走过来问道:“傲大哥,你不是去了宫里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傲天回答今天是蒙古使团来贺,所以没什么事情就回来了,此刻他不知道该如何诉说,走在亭子坐下,秦虎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傲兄弟,为何闷闷不乐,来,尝尝这酒,真是人间美味啊。莫凌风也说道傲兄难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道出一句:”我就要走了,继续我的江湖....大家惊呆了,晚上时,傲天一个人坐在屋顶上望着月亮喝起酒来,想想这一年多的所经历的,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如梦一般,清醒过来才发现杀父之仇未报,山庄之仇未报,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应该追寻内心去做一些该做,还未做的事。心中感谢玉儿的照顾和陪伴,让他一路走来,增添了好多的趣味,海棠细微的关心,虽不说也感受的到,婉儿的冲动和活泼,一副招人喜欢的样子,这一夜傲天是如此的感慨,响了过往曾经那么多事.....
第二天一大早傲天整理一番骑上一匹白马就要走,玉儿她们大惊,为什么走也不提前说一下,其实就是不想让她们那么伤感,恐有不舍才没说,可是玉儿不高兴了走过来说道:“你又去哪里啊,带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也没意思,正好做个伴。傲天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脱口道:”玉儿别闹了,你知道我有事在身,耽误了那么多,现在才开始真正做自己的事情,我想一个人去....
玉儿失望了,海棠却有话说不出,只能默默看着,傲天安慰着玉儿,讲了好一大堆,感谢海棠的陪伴关心,一一向众人拜别.....骑上马握拳道:“后会有期。”
莫凌风也迎合道:“傲兄一路珍重,来日在续聊。”
玉儿,海棠,婉儿,海娇都招呼着拜别,看到傲天远去的背影,有人的心更是无法诉说了,秦虎哈哈大笑一声:“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来日方长,必有相见,喝着酒进了茶庄,只是几个女子还在望着......
”小姐,帮你不要乱跑,等等我啊,只听一个婢女模样的人说道。“
她再追喊一个女子,只见她一会儿跑到这边,一会儿跑到那边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是那么的新鲜和好玩,要知道在她们哪里是没有的,婢女终于追到了,只见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小姐,咱们不要跑了,行不行,要不大汗一定轻饶不了我的。“
”穆玛,你怎么这么说呢,我不就是玩玩吗,放心丢不了,一会就回去呢,那女子道。“
穆玛看小姐不听劝又说道:”你不知道这中原汉人是多么的狡猾,小心被骗走,人生地不熟的遇见坏人就不好了。“
那女子一听摇着头蹦着说道:”怕什么,谁要是敢欺负我,让扎和合叔叔帮我教训他。“
两个人就这样东串西串的,感受中原人风格习俗的不同,不一会跑到桥上,看湖中有一个美女,以水当镜正在梳理打扮,满船都是罗批和鲜花,那女子大喊道:”这么漂亮,我也想坐船,嘟嚷着让穆玛带她去。
穆玛无奈,只好拉着女子去了,来到小河边,看到荷叶青青,水中独坐的女子,就道一声也要进去,谁知那人不理会,继续划船走了,穆玛很生气对小姐说:“我说的没错吧,中原人不可理喻,我们还是走吧,吃些东西。”
傲天在春来客栈喝着酒,葫芦里又装了一些,准备要出去忙着正付钱,这时候一个女子匆忙忙的跑过来,一头撞进傲天的胸膛上,女子大声一喊:哎呦,好疼啊。“
傲天赶忙连连道歉,说不是故意的,穆玛很恼怒的说着:”你这人没长眼睛啊,怎么走路的,我家小姐都被你弄疼了,赔礼道歉。
在一旁的小二看不下去了没想到穆玛这么凶悍就说道:“明明就是这位小姐的错,怎么赖在人家头上。’
傲天赶忙掏出银子说今天的饭钱请了,还拿出玉儿送他的手帕帮那位女子搽着额头,谁知穆玛一把夺过来狠狠的看着傲天说一句:我来。
那女子不停的数落穆玛,不可无礼,只是一直看着傲天,一身黑色衣服打扮确实给人一种神秘,加上那冷峻分明的脸庞
透着一股英气散发着淡淡冷漠,高挺的鼻梁,乌黑的头发,看上去有点放荡不羁却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真是一个绝美少年。傲天看那女子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难道脸上有东西,还是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不好的什么,眼前的女子
约莫十七八岁,鬓发低垂斜插碧玉钗,纤腰以微步,碧绿的翠烟衫,给以一轻舞灵动,皮肤细腻凝脂,散发着幽兰版的气质;灿若星辰的眼眸,如朝露一样清澈,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颤动着,透出瞳眸中略带娇艳的笑意,薄薄的轻唇,不失朱红色彩,散发着一股透人的气质,感觉与中原人略有不同。
两个人对视着,完全忘乎旁边还有人,穆玛轻轻的推了一下那女子,两人恍若初醒,笑了笑,傲天随即一句:”姑娘,刚才真是抱歉,小小诚意,还望不要退却。完毕走了出去,傲天回头一看,只见那女子转身,淡淡一笑,嘴角一弯弧度如月牙,红唇微微上起,腮上酒窝若隐若现的,真是美丽极了,看笑靥如花,眼睛里透出一种坚定的眼神,定格的画面忘乎所以。正如描写那样,”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棵兮,榴齿含香“
傲天赶忙回过头,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跳上马一路西下,依旧一人,一壶酒,一把剑,喝着小酒畅快而去,出了城穿过小溪来到一片树林,看着青山绿水,心情大好,不禁大声道:“冬去春来一片山川水秀,鸣鸣鸟声迎接百花香来。
不是有句诗曰:“有梅无雪不精神,现在场景是有山无水折煞人......一股炽热之心,难当远去之路,开始一个人的江湖。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一章 :玉门关外
”孤帆远影碧空尽啊,傲天独自一个人骑着马西行二十多日,来到了荒无人烟的玉门关,这里黄沙漫漫,一望无际,别说是人了,连课青绿色的植物都寻不得,遍地沙子,萧萧的西风刮来,迷得眼睛睁不开,傲天只有慢慢的往前走去,还好有酒,不会寂寞了,躺在马上,喝着酒,多惬意。
往前走了一段路程,实在是累坏了,傲天就来到一座碑前坐下了,嘴唇都干裂了,酒也快没了,眼看天色就要黑了,不知该去何处栖身,回头一看石碑上写着“玉门关”三个大字,想着再往前走不知道回去哪里,这离京师已经很远了,没想到自己都跑了那么多远了,听乐和说过,这里终年黄沙,没有水源,是当年汉武帝西行西域的通道,仔细一想该不会到了外邦吧,此刻抱怨不得,看着人烟稀少的沙漠,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傲天有点撑不住了,慢慢的闭上眼晴,像睡了一样。“
这是只听到一声: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只见一个三十岁模样的人走过来,身穿白色袍子,腰间系着一把剑,手里拿着酒扬天望去,身后还跟了几个兵卒。
傲天被热的难耐,肚子也饿了,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一轮硕大的落日快就要西下,又仿佛听到有人大喊的声音,四周望去,对面来了一行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也大声吟诵道:”真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啊,壮哉,美哉。傲天一本正经的背着手说着,那人一听还会诗就过去道:“这位少年,刚才吟诵的可是诗人王维之作。”
傲天哪里知道是谁写的,也就会这么一句,还是在青城山的时候刘道子说过的话,那人激动道:“没想到在这荒无人烟之处,还找到了知己,说着就拿着酒与傲天喝。
自己酒葫芦没了,这些酒无异于救命之水,傲天大口大口的喝起来,渗出的酒水流入脖子中,喉结处一动一动的,看来真是渴了。那人看傲天如此饥渴劝道:”少年慢喝,还有,在下辛弃疾,不知如何称呼。“
傲天喝完酒,用衣服擦拭嘴角说道:”真是好酒啊,在下傲天。“
”傲天“辛弃疾一想,莫非是临安茶庄,协助皇上破案的那个,傲天惊呼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自己。
辛弃疾笑了笑道:”傲侠威名远扬,京城谁人不知啊。“
傲天笑了笑道又问辛弃疾为何会在此处,这里一片狼烟又是到哪里去。
辛弃疾叹息的说道:”真是壮志难酬啊,自海陵王南侵之后,一直被排挤在外,只有和那边塞将士一起戍守边关。
傲天道:“现在新皇登基,正是用人之际,可以去京城啊。
辛弃疾本有打算,可耐现在把守边关,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只能继续留守此地了,还说道这玉门关自古就是通往外处之道,看到番邦异人也不足为奇,只是这里少有水源,一个人必须充足自己的食物和水,要不然是走不出前面的那片沙漠的。
傲天看了看,真的是一望无际,自己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走,但是心里又想着, 一路西下不远千里来到此地,岂可轻易就回头,镇定自若的说了一句:”我要穿越那沙漠,看到外面的世界。“
辛弃疾让手下拿来一坛酒送于傲天,并叮嘱道一路珍重,两人随后拜别,相背而驰。
傲天喝着酒骑着马,继续往前走去,想想脚下的沙路,坚定决心要走一遭,一声”驾“快马奔驰在大漠中......
话说玉儿看着傲天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自己也不想待在临安城了,不知道要去哪里,整理好包袱就要走,正巧海棠看到就问去哪里,玉儿笑了一下,说浪迹天涯。婉儿一听赶紧跑出来笑着说道;”好啊,好啊,我也要去,正好做个伴。“
还问海棠去不去,只是会心的一笑,心里还在念着:不知道傲大哥现在何处。”叹息自己也无处可去了,就拜别两人回去江南木家了。
莫海娇和莫凌风也整理好出来了,婉儿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难道也去浪迹江湖。“
莫凌风说道傲兄一走,这里清静了不少,现在大家也都要走,我和妹妹商量还是继续游历江湖。’
真的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想着曾经这里欢歌笑语的,没想到转眼镂空,难免让人产生伤感,哈哈大笑一声秦虎进来了说道:”你们真的打算要走了吗。
婉儿还在开玩笑说道:“大光头,是不是不舍得我们啊,要不一起走啊。”
众人一笑,秦虎摸着脑袋哈哈大笑说:‘非也,非也,我一个人习惯了,住在木屋多逍遥自在。“
玉儿来到面前说道:”前辈,你真的准备留在此地了。
怎么不叫大和尚了,秦虎有点适应不过来,想着这小姑娘满是伤感,看上去历练了不少,和从前不一样了,赶忙说道:’不用担心我老秦,一个人逍遥自在惯了。
莫凌风和莫海娇拜别出门而去,玉儿想着也要走了,就和婉儿一起走出去,不时的还回头望望,,,,,一颗心坚定无意,背着包袱头也不回得走了...
秦虎一个人站在冷清清的院子里面,看着一切都已空荡,想想真是恍如梦一场,醒来发现却不是那么回事。拍打着头在亭子里坐着,嘴里不时的说着:‘都走了,只剩下我孤家寡人一个了,怎么有点不舍得,想着原来自己不是这样的,突然一下子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呆呆的坐在哪里,喝着酒。
傲天很快就把酒喝完了,沙子瞒过了马的半截腿之深,在这样走下去马儿非要累死不可,眼看着黄沙无边,刮起阵阵风,傲天便一个人下马,徒步走去。
这里的黄沙就如陷阱一般,走不好就会陷进去,傲天一步一步的挎着,腿早已不见了,艰难的走着,汗水直流,湿透了全身,怎么感觉会这么热,春天的美好,和黄沙的荒凉完全成了反差,没想到差别会那么大。走着走着感觉眼前一片晃动,有点晕乎乎的,傲天望着远处,忽然看到一群马队路过,正走向前面的水源处,赶紧跑了过去.....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二章 :大漠风烟
傲天热的汗水直流早已沁透了全身,看着广阔无际的沙漠,就像大海一样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尽头!眼前摇摇晃晃的,好像大地在颠覆一样,突然就晕倒了,等醒来的时候看到前面有水源,还有几个成荫的树,兴奋的赶紧站起来,像是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使劲最后的力气,看着破光粼粼的水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是如此的刺眼,水面是如此的清澈,此刻在想着跳进去洗个澡会是多么的凉爽,傲天张开双臂猛地扑上去,谁知水倒是没有喝到,沙子满嘴都是,明明水就在眼前,为何寻不得,像变戏法一样突然消失了。
傲天已经站不起来了,唯有趴着,闻着热气腾腾的黄沙味道,想着自己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这么大的一个地方,没有水,没有人的,该如何是好。
“傲大哥赶快起来啊,一定要站起来,好像梦到了海棠,她在对自己说着;还有玉儿,严厉的好像在说,赶紧起来,这么点困难就把你给打垮了,想想你还有家人,他们都焦急的等着呢,还有好多事情要你去完成;婉儿也是轻轻的说什么你一定要站起来,加油,傲天如梦初醒,握紧拳头战了起来,身子往后倾斜似的,站不稳。
边塞下的风景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傲天根本没料想到那是海市蜃楼的假象,一个人步着艰难的脚步往前走去,太阳就好像下山似的,看上去离自己是那么的近,再看看葫芦里没有了一点酒,此刻咽喉早已干的沙哑,哪怕有一滴水也是非常好的,上天就是那么的捉弄人,这小小的愿望就满足不了,此刻才深知辛弃疾说的话,水是生命之源啊。
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了呼啸声,真是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之外有一股黑烟袭来,不知道是什么,只是速度很快,和天际连在一块,真是蔚为壮观。傲天没有在意还是一直往前走着,想着离自己那么远是不会有事的,脚踏在这黄沙之上,顿时一股热气袭来,低头一看这沙土像炒的焦黄的菜一样,再一迈步弄的整个腿上都是。不是夏天胜似夏天,抬起头望着天,烈日炎炎的,不见风不见云的,只见到光秃秃的塬坡,如山一样起伏,感叹:“桑柘无叶土生烟”啊!
忽然,远处的那一股黑烟朝着傲天来了,原来是沙漠风尘爆,狂风袭来,天昏地暗的,满天的黄沙被刮得乱舞飞扬的,这下可糟了,无法躲避,只能被吞噬了,傲天捂着头背对着,个个沙子飞天,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拍打过来,龙卷风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傲天被埋在里面,确切的说不知道埋在哪个方位。
正好有一批马队过来,他们穿梭在茫茫的沙漠之中,后面尽显一串串踏实而清晰的脚印,也只有踩过去方知热气透过双脚而带来的疼痛感。那群人一身白色袍子穿着,头也被蒙的严严实实的,他们每个人牵着一批骆驼,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艰难的行走着。”
“啊,看到一个人。”一个穿着裸露的女子尖叫着,头上包着一个白色的围巾,带着面纱,看不清容颜,眼睛倒是很大,不过是蓝色的,脚下一个长长的靴子,像月牙状,一看傲天早已昏倒,脸上还都是沙子,嘴唇裂口、鼻腔出血、
那女子在几个人的帮助下把傲天托上马,还不时的把水拍打在傲天的脸上,只听一个白发的老者说道:‘我们准备把他带到那里去,看上去这个人应该是个中原人。
那女子赶紧说道:’我们一定要救他,不然就死了,要不跟着去波斯吧。”老者没有说什么,只是想着先等傲天醒来,一切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穿越这座沙漠,找个地方休息。“
夜幕逐渐降临,狂风还在呼呼的刮着,这一群波斯人搭了一个白色的帐篷,几个人住进去了,唯有那个女子在照顾傲天。夜晚的沙漠风很大,天气也是骤冷,一眼望去,黑漆漆的一片,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真是苍凉隔壁,人踪灭。
傲天慢慢的苏醒了,看到一个大眼睛,穿着又很少的女子,赶紧坐起来说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你是谁。”
那女子看傲天很紧张便答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叫玛丽丝,是个波斯人,看你晕倒了才带你回来的。”
怪不得长得这么与众不同,原来是个波斯人啊,令傲天没有想到的是,她穿的也太少了,露着大腿,还有胸部,是不是在想着波斯人都这样打扮啊。
玛丽丝笑了笑摘下面纱略带惊奇说道:“这是我们波斯的习俗,每个人都是这样穿的,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傲天摇摇头,笑了一下,玛丽丝赶紧去拿了一些水来还有干粮,想着他肚子该饿了,透过帐篷伸头看着外面,一切都看似平常,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玛丽丝看着傲天真是饿坏了,大口的吃,大口的喝,还轻轻说道:慢点。
没想到这个波斯人这么好,不仅救了自己的命还给吃给喝的,傲天心里念着,赶忙又问他们这是去哪里,这个沙漠到底有多大。
玛丽丝说自己和父亲是经商的,沿着丝绸之路来的,为的就是把东方那些很漂亮的瓷器和布匹带到波斯去,在哪里这些东西很新奇,大家都很喜欢,自己也是梦想着能去东方某个国家,感受那里纯朴善良的民众。
傲天一听看来玛丽丝想错了,中原没有她说的那么好,江湖险恶,恶人为非作歹之多,实在叫人防不胜防啊,这时候傲天拿出一个精致的手帕说是送于玛丽丝,这是一个朋友的,不过是女子家用的,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用不着,留着也没用。
玛丽丝接过来看到上面绣的是一朵花,很漂亮,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东西,高兴的大叫起来,上来亲一口,就跑出去了,傲天一惊,这什么.....丽丝的...也太激动了,不就一个手帕吗,至于高兴成那样,我中原多的是,说着又摸着自己的脸,刚才那女子的举动让傲天无所适从,想着这不会也是他们的习俗吧,真是怪人,太让自己惊讶了。
只听到阵阵练剑的声音,玛丽丝的父亲马可罗出来了看着傲天拿着三尺长剑,在沙土上面拼命的练习着,脚步极速,动作轻盈,令大家目瞪口呆的是傲天腾空一跳,来回的翻着跟头,玛丽丝“哇”的一声,说道:“真是厉害,从没见过还能这样的,一看就是个剑客,比我们波斯的武士厉害多了。”
马克罗也是不敢相信,么瞪口呆的看着,没想到这小小少年剑法耍的如此厉害,东方神秘的国度让他更加有一种探知的欲望,更加肯定了自己一路东行的目的,想着祖先曾经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国度,带去的精美雕刻,至今还让马克罗难忘。
第二天一大早,傲天骑着骆驼跟着玛丽丝一行人继续赶路,他从来没有骑过这种东西,不过比马舒服多了,坐在中间至少不会掉下去,就是走的太慢,真是急死人了,要是玉儿坐上去还不得气死才怪,傲天呵呵的笑起来,喊着驾。
玛丽丝看着傲天一脸兴奋的样子笑着说道:“你要温和些,它可不是马。“
两个人一路上聊了很多,给玛丽丝讲了一些江湖上的事情,也听她说一些波斯人的习俗,傲天听的大惊......
此刻东方的太阳正在缓缓升起,沙漠上只留下深深的骆驼脚印......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三章 :天涯刀客
傲天和玛丽丝一行人穿越一个又一个沙漠土丘,来到了一片空旷之地,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一个小木屋横卧在沙漠之上,显得那么娇小,如此的不引人注目;此刻正是中午时分,早已饥渴难耐,想着是不是有人家居住,也好讨要一碗水喝,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居然还会有人居住,想不了那么多了还是赶紧进去看看再说吧。
只见门口一排排骆驼刺,在风沙的环境中活的如此旺盛,看上去虽然小,如青草一般但不可否认其生命力之顽强;即便是黄沙漫天,也为苍茫大漠吐露出一片勃勃生机,独具特色之”绿“。远远望去这是一幢三间茅草屋早就一片破败,屋顶的茅草被风刮得也寥寥可数,只有几断枝横档,看得出由于太过陈旧,就如拱桥一样,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门板早已烂掉几块,堵满破席杂草。
傲天下骆驼一个人先进屋瞧瞧,只见这里面什么也没有,希望一下子落空,回头看着玛丽丝摇了摇头。众人也都下来了,走进小木屋去,看着破旧的木板,乱七八糟的歪倒着;抬头望着炙热的阳光,早已散落的杂草不见了踪影。傲天一个人坐在门前,望着远处,想着老天真是太捉弄人了,本来的一线希望也变成绝望了,玛丽丝看到傲天无精打采的样子就拍着肩膀说道:”我们可以把上面修复一下,这地方风沙出没无常,也可以避一避。
傲天回头看着玛丽丝蓝色深邃的眼眸,是如此的自信,赶忙坐起来拿起里面破旧的木板轻功一跳到上面,不一会功夫就修好了,玛丽丝觉得不可思议,惊讶的看着傲天,大呼这速度太快了,对他更加刮目相看,产生一种敬佩爱慕之感。
眼看天色就黑了,还剩下最后的干粮和水,大家只能省着点吃,要是再走不出去这沙漠,可当真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早晚一堆白骨被沙漠掩盖。“
玛丽丝看是三间小房子,想着一个留给父亲他们住,一个给傲天,自己独自一人去另一间房屋去打扫了,刚一进去”啊“的一声,傲天闻讯赶紧跑过去,只看到板子下面有一堆白骨,吓得玛丽丝赶紧搂在傲天怀里,想着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女人就是胆小,也不至于反应那么大吧。看着眼前的一堆白骨想必就是这屋子的主人了,也许长时间没有得到水源和食物慢慢死在这也未可知啊,于是就把尸骨拿出来,埋在风沙土丘之下,这下也算瞑目了,当即对玛丽丝说道自己住这间,把刚才那间留给她住。
殊不知危险已经来临,只见有一个人站在屋外,看着眼前的骆驼,心里想着一定是一批商人路过这里,金银财宝倒视如粪土,关键不能饿了肚子。掏出腰间的刀,拔出来,在月色的照耀下明晃晃的,那人速度很快,一刀下去,连声音也没有,只见地上的黄沙在血液的渗透下变了颜色,嘴里不时的说着:”这下可好了,喂饱自己的肚子不成问题了。“
傲天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听到了骆驼的喘息声,拿着剑就走出来,却是看到一个人拖着往前走去便大喊一声:”来人是谁,站住。”
那人回头轻笑了一声,满不搭理,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
傲天一个腾空翻到前面,指着说:“偷了东西要走,枉为大丈夫。“
被声音惊扰的玛丽丝出来拿着一把犀利的大食刀,就向那人砍去,谁知还没碰着被挡了回去,一下子歪倒在地,马克罗赶紧扶起玛丽丝说道:”你是谁,我们无冤无仇的,为何要杀的骆驼。”
那人一听口音说话是如此的别扭,一看就不是中原人大声道:“番邦异族,来我中原有何事情,吃你们一批骆驼又如何。“
见那人杀了骆驼还强持夺理,傲天看不下去了,拔出剑来指着,那人一看,便说道:”原来你是中原人,还是个剑客,
难道你们是一伙的。“
傲天看着这人满不在乎的样子见手里拿着一把月牙似的弯刀,刀柄上是个狼头,此人身高近七尺,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腰间的白玉腰,脚上黑靴子,身上散发着一股热血之气。当即说道:”阁下想必也是武林中人,这等事情也做的出来。”
那人只是笑了一下没想到这黄沙之中还会有人讲什么江湖道义,眼下最重要的是活命,填饱肚子,其他的统统靠边
道了一句:“你不吃,还不让我吃”还说自己只是一个刀客没有那么多规矩。
傲天见此人没有赔礼道歉的意思,想着只有动手了,缓缓的拔出剑,那人一看这是要决战的姿态,心里念道:看来只有奉陪到底。“遂拔出刀,两个人对视着。
一阵北风吹来,刮得众人睁不开眼,只见傲天一跳到空中,用”长河落日〃一招顿时风沙起,席卷大地,那人也一跳使出一招“天狼吞月”两个人展开激战,玛丽丝看到后躲在屋子里往空中望去,众人也是惊讶着。
只是没见到人光看到一道道极光,就如繁星一样,闪闪发亮,一把刀,一把剑,简直水火不相容。傲天使出“毁天灭地”那人却用刀挡住,在剧烈的冲击下被镇开倒在地上,嘴角还有有一丝的鲜血,立刻站起来拿着刀又砍上去,傲天用金刚罩,外加巨大的内力逼得那人连连退后倚在小屋的墙壁上,顺势一剑指其咽喉,那人大惊失色,没想到会这么厉害,就说一句:“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傲天收了剑,拍着那人说:”阁下刀法精妙,实在难得,看得出来也是误入这沙漠,饥饿难耐,这才打起了骆驼的注意。然后笑着跑到玛丽丝那去说了一番,这下大家可以放开心烤肉吃了。
那人握拳跪拜道:“在下孟天涯,刚才多亏手下留情,不仅不加以怪罪,还如此的慷慨,真是忏愧。”
傲天见他这么一说赶紧就扶起来说道:‘原来是孟兄,真是不打不相识啊,你我一刀一剑都是走江湖的,难免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如有困难定当相助。”两人冰释前嫌,一场误会就此烟消云散,大家看到两人如此的投机,就像是找到了知己,聊得不可开交,一群人喝着酒吃着肉别提有多高兴了。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傲天和孟天涯坐在屋顶上各自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原来两个人是如此的想象,只是那孟天涯从小就是孤儿,被师傅抚养长大,教其武功,才学着历练自己,拜别师傅游历江湖,感受万千世界。
两人之心不谋而合,来到这黄沙土丘之上,跪拜天地,望着一轮圆月,双手端着茶水带酒,结拜为异性兄弟,只听齐声喊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一语完毕,两人把水洒在黄沙上,相互笑着紧紧搂在一起,傲天为长兄,天涯为弟。
在一旁远远看的玛丽丝,露出微笑,直视着他们的身影,在月光下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苍凉和孤寂。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四章 :沙漠飞鹰
孟天涯和傲天经过一战之后,意想不到的是成了结义兄弟,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一行人继续赶路,他们已经没有充足的水源和食物了,必须加快速度尽早走出这片沙漠,一路上孟天涯和傲天尽兴的聊着,在一旁的玛丽丝看着他们是如此的忘乎所以,把自己完全排除了,两个大男的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这么津津有味,没看到旁边还有一个美女,好像有点不高兴了。
孟天涯不相信傲天这一路上所经历的,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想想自己曾经拜别师父之后,一路西行,来过西夏,走过大理,却不曾去中原一看,错过了好多东西。傲天深知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如今还没有完成,不知道杀父仇人在哪,想想都觉得悔恨,一年来所经历的却是让自己增长见识了,明白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不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遇到的都是好人,比如,玉儿,海棠,乐和......
孟天涯看傲天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只是一脸的惆怅,便开口道:“大哥不必过于担心,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一听这话就想到玉儿也说过,只不过那个时候让仇恨冲昏了头脑,现在再次的听到这句话却没有了当初的悔恨,不是仇消了,而是更加理性的看待这件事情了,有些东西你越是抓的近,就越离你最远。
玛丽丝和孟天涯说有时间的话可以跟着她去波斯,感受一下外面与众不同的世界,傲天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到天下如此大,自己仿佛这尘世的一粒沙,微不足道,想着有生之年,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孟天涯问着外面世界都有什么,和中原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