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哪些不同...顿时找到了话题,倒把傲天闪在一边了。
走了几十里,远远看到前方有一面旗子写着“沙漠之家”是如此的高耸笔直的挺立着,细一看是个客栈,没想到茫茫沙漠还会有这么个地方,马丽丝高兴的大喊着,傲天喜出望外说道:“这下好了,正是饥渴之时,有酒喝了。几个人相视而笑,慢慢的走过来,这里还真是热闹,都是喝酒吃菜的,见傲天他们进来,店里众人的目光都扫射过来,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孟天涯觉得有点诡异就说道:“大哥,小心为妙。”
几个人坐下来,要些酒菜,大口的吃起来,孟天涯总是觉得不对劲,看着屋内那些人的神态,就好像斜着眼睛偷看异样,仔细在一想如此荒凉的地方,谁会在此开设酒店,莫非是....
傲天拍着孟天涯的肩膀说道:“二弟,你怎么不吃啊,这么好酒好菜的,自当尽兴畅快的吃起喝起,走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孟天涯小声对傲天说了一些什么,还是有防备之心为好,傲天觉得天涯太过谨慎,能有什么问题,就喝起酒来,真是痛快啊,连连称赞道,孟天涯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不知过了多久,傲天开始觉得有点头晕,笑着说道:“我不行了, 没想到这酒的烈性这么高。说完就趴下了,马丽丝
和马克罗早就躺下了,孟天涯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倒在桌子上。”
坐在旁边的一个独眼的人站起来说道:“兄弟们,抄家伙。”来到傲天面前摸着两撇胡须说道:“这家伙真能喝,难道药下的少了,不可能啊。”
旁边一个手下说道:“大哥,还有个女的,该怎么处置。”
那独眼大哥一看这女子高挺的鼻梁,蓝色的眼睛,看上去没有中原人让人舒服就让手下把他们一起关进地牢内,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好东西,翻来翻去只找到一些字画和布匹,其它的诸如金银珠宝之类的都没有。那人气的跺开一个板凳说道:“妈的,等了这么久,没想到什么也没有。”
傲天他们被关在一间小屋内,全身绳索困住,动弹不得,眼看天黑了,傲天慢慢苏醒只觉得头疼,醒来一看发现自己被绑住了,想着一定是遭到打劫了,可当时自己不是在喝酒吗。难道二弟说的是真的,这是一家黑店,想想就是后悔,四周一看大家都在却唯独不见孟天涯。
那独眼的大哥正在喝酒,孟天涯没有罪,只是假装昏过去,就是看看他们要打什么主意,这下可好了,待个正着,猛地从屋顶上落下,拿着大刀就看过去,那一群喽啰一看赶紧拔刀冲上来,孟天涯在桌子上一个回旋三百六十度,把他们一个个都撂倒了,只见那个独眼的大哥,拿着一把关公大刀就劈过来,孟天涯一跳,用刀一砍,那人连连退后,见不是对手,赶紧一灰烟的溜走了。孟天涯拿着绳子把这些受伤的人全都捆绑起来,进去小屋把马丽丝等人就出来,正好傲天出来碰个对头,最后大家都被解救出来,看着这些小喽啰一个个的只喊疼痛,傲天说道:“二弟,刚才你说的很对,后悔听你的啦,没想到这是个黑店。”
孟天涯说自己也是假装,为的就是引出他们,看打什么注意,没想到还真是一群强盗,这下傲天可以放心的喝酒了,拿起来一坛酒和孟天涯喝起来,味道清香,果真是甘甜啊,在这黄沙大漠的还能享受这等美味,就是死也值得了。
马丽丝在外整理被散落的布匹,突然跑进来说:“傲大哥,他们来了,拿着刀。”
孟天涯赶紧跑出来一看是那个独眼的人,还带来一个帮手,那人身高七尺有余,自是不同一般,傲天出来一看外面来了这么多人,想必是一伙的,就让大家小心应付。马丽丝赶紧躲进屋里,傲天和孟天涯出来应战,只见披着黑袍的人说道:“你们是谁,敢打伤我兄弟,真是不想活了。”
孟天涯怒着说道:“一群盗贼而已,不值一提。”
那人一听不高兴了,让手下一窝蜂的冲上去,傲天拔出剑迎战。那人轻功飞到孟天涯旁边交打起来,此人速度倒是极快,但是交过手之后,才发现武功平平,几下就被孟天涯打的连连败退,突然一跳就飞到空中,令人诧异的是竟然可以滞留在空中,一动不动,孟天涯这下可沾不得便宜,怎么都打不到,那人哈哈大笑道:“看你如何打的住我。”
傲天把那些小喽啰全都打倒下,只见独眼的那人又是临阵脱逃,看着悬在半空的那人如此的猖狂,傲天就纵身一跳一剑劈上去,只是那人的轻功太了得,两人合力也没有追到,一直在空中飞来飞去不时的哈哈大笑着还说道:“就凭你们追上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段飞鹰武功不如你们,轻功天下第一。”
原来这人叫段飞鹰,别的不说,这轻功确实了得,天下倒是没几人能敌的,这下可如何是好,孟天涯道。
傲天突然想起了御剑之术,立刻双眼紧闭默念起来,只见玄剑开始抽动,慢慢的出窍一剑飞天,那段飞鹰一看不秒就要逃走,傲天让剑跟着他一直的追来追去的,段飞鹰有点疲敝了,被剑划破胳膊,掉了下来,孟天涯一跳拿着刀就砍上去,段飞鹰猛地一闪飞走了.....
傲天让剑回窍,孟天涯眼看就要成功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让他溜走了,想想这是气,回头一句:“没想到大哥剑术是如此的神奇,真是大开眼界。
傲天看着飞去的段飞鹰,虽然让他跑了,但不得不承认那人轻功确实天下少见,一把搂着孟天涯回去喝酒还说道:“不醉不睡。”
两个人喝的很是尽兴,在这黄沙之中也算是逍遥惬意一回了。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五章 :草原之狼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一行人继续往前奔去,再走一段路程就可以完全的穿越这篇沙漠了,即将临别之际,玛丽丝有点不舍得,想着几天来的患难与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对其产生了一丝爱慕之情,真希望时间慢一点,回到刚相遇的那个时刻,这样也许就不会那么匆匆而别了,可是傲天身负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坚定无疑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在波斯再次相聚。傲天也觉得玛丽丝很不错,相救之情无以回报,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去波斯走一朝,也好看看那里美丽的天堂般的国度。
就要分道扬镳,傲天叮嘱孟天涯把玛丽丝等人送到沙漠之边然后在会合,一个人则朝西继续的赶路。“大哥,就此拜别,一路珍重,孟天涯握拳道。
随后而驰,一个人提着酒走在这黄沙之中。
站在沙山上,俯视下方,连绵不断、高低起伏的沙山一座连接一座的,就像波浪似地,可是这炎炎赤日,要是有一股清凉局好了,不知走了多久,傲天有点累了,满身汗水,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高耸的大土丘,上面有一些绿色的植被,欣喜之余,赶紧跑过去,拼尽力气爬到上面,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只见一片绿色的草地,一望无际,点点白色的帐篷完美的促成了一副自然风光的美丽画面。
傲天伸开双臂,仰视天空,没想到是如此的湛蓝,朵朵白云悬挂,形状各异,壮丽之色,美哉之景啊,这一刻才真正感受到草原之辽阔,天空之浩瀚,塞外之风光无限,真有点: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
想着进入沙漠前不见走马川,一路平沙莽莽黄入天,现如今身在青青草原,万物一片生机,感受这久违的春天。傲天忍着饥渴慢慢向帐篷处走去,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野狼,只见全身一片雪白的绒毛,有一股灵气所在;其嘴长而窄,上下两排锋利的牙齿如锯一般,起起伏伏,门前两颗长獠牙更是坚硬无比,如利刃一般,是捕食猎物最有利的“武器”。狼是一种聪明动物,其有人的坚韧,自信、以及非凡的勇气,但也狡诈,冷酷,给人一恐怖;杀机四伏的环境可以孤身游荡于黑夜森林,遭遇危险冷静沉着的立着,处理危险干脆利落,速度矫健飞驰,不得不让人佩服所散发的独特。
傲天开始产生了一种畏惧之心,他从没这么坚定的看着狼眼神里的那种仇视,那种渴望,门牙露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傲天感到一阵急促的声音,突然猛地一下扑上来用爪子把自己按到在地了,傲天拼命的按着狼头,费劲全身的力气甩一边去,站起来就开始往前跑,此刻早已饿的没有力气了,那只狼穷追不舍,傲天一跳躲过去,在一趴下,狼扑了个空,就是抓不到眼前的这个”猎物。“
来来回回跑了不下十几圈,实在有些撑不住了,傲天一下子坐在地上,想着就让狼来吃了我把,就在这关键时刻,只听到一声牧笛,狼一纵身跳窜到地面,向前示意走了几部,停住,摇着尾巴回身坐下来,目光一直盯着门口。倒是一个女子映入眼帘,一袭红色外衣,头上带着花,还有一些珠子,这等打扮太奇怪了,傲天猜不透这又是什么装束。
只见那女子明目清澈,一双大眼,皮肤白皙如雪,娇嫩无比,坚定有神的走过来关心的说了一句:你没受伤吧,真是对不起,刚才米勒又乱跑了。
傲天一听米勒,不知道说的是谁,就站起来问到,那女子说自己名叫央琦阿玛,那只狼就是米勒,也许是看到陌生人来了,所以才会冲上去撕咬,它这是在保护我们,草原上的人信奉一些动物,视为守护者,米勒也一样,如果你对它好,对施恩者掏心报答,反之杀机报复,死追到底。
傲天没想到狼这么多“优点”随后跟着阿玛一起来到了帐篷之内,没想到这小小的棚子还真别有洞天,虽然看上去简陋一些,但是该有的都不缺少,这时阿玛端上来一碗白白的东西,傲天渴的一饮而尽,没想到这么的单,没有味道,只有一股清香,还真喝不习惯,他那里知道这是蒙古族经常喝的奶水,是有益于健康的,还介绍说这里有好多的勇士,身高马大的,从小就是喝这羊奶。
傲天一直听着关于这里的一切,真是让自己长见识了,没想到天下之大何其不有,走出来看到一些族人在涉猎,有的骑着马翻来翻去的,动作之快,实在让傲天望尘莫及;还有一些女子在翩翩起舞的,他们都在跳着,玩着,好一派与世无争,倘若住在这个地方该多好,远离尘嚣,置入青草,感受美好,傲天闭着眼幻想着一切。
阿玛看傲天这么忘乎所以,就一个人走开了,旁边一个骑着马的男子走了过来,见一个装扮不同的人站在那里就上前道:”你是谁,怎么来我草原,是不是中原人。“
傲天睁开眼,被一阵声音打破了美好,看到一个骑着马的男子看着自己,眼里透满了渴望和迷惑,当即说道:”在下傲天,江陵人氏,中原人。“那人猜的没错,果然是中原人,突然说道:”你们中原人,各个狡诈,把我的羊皮都收了回去,害的我们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正好送上门来,吃我一枪。说着就刺过来,也许是误会了,傲天不知道他怎么这么讨厌中原人,自己可没有得罪他,一把抓住那枪头,任那个蒙古男子如何使劲就是动弹不得。
“助手,阿巴,不得无礼,刚一出帐篷的阿玛看到严厉的说道。
傲天一松手,阿巴摔了个头朝天,阿玛赶紧扶起来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们的客人不友好呢。“
阿巴气的狠着眼镜看傲天,猛地回过头去,骑着马又去练习枪术了,阿玛笑着说让傲天不要介意,这个是她弟弟,平常就是打猎和练习枪术,他是没有恶意的,傲天会心一笑称自己没有在意,刚才也是迫不得已,两个人说着又回到帐篷去,继续的聊着。
眼看天就要黑了,夜幕下的草原是那样的平静,看着寥寥可数的蒙古包,人烟稀少,却挡不住这里人追寻蓝天百云的梦想,一个人坐在这地上,喝着还不习惯的羊奶,看着塞外风光,躺下来进入了梦想。
在梦里他遇到了当初在客栈相识姑娘,那笑容总是挥之不去的,一脸的天真和羞涩,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笑颜,笑的生动,令人难以忘记。
阿巴趁着夜色,带了几个人看到傲天一个人躺在那里,想着已经熟睡了,悄悄的拿着绳子过来,几个人互相角耳的商量着,像狼一版的扑上来,谁知傲天没有真的睡着,猛地一闪躲开了,几个人满嘴都是草,拿着绳子就围着缠上去,令众人一脸惊讶的是,明明是睡着却歪着,斜着,又动着,这哪里像是睡觉,简直就是个活死尸一样,任凭如何拦腰截住都不能制服他,殊不知这是睡眠罗汉拳,是傲天在少林疯癫和尚哪学的,可惜没了酒,要不然定转的他们团团转。
这时那只叫米勒的狼吼叫一声,几个人吓跑了,只有阿巴还站在那里,说了一句:“米勒,赶紧走开,听到没。”
只见帐篷内阿玛说一句:米勒,不准叫,赶紧休息。”那只狼很听话的就趴下了,阿巴气的也走了,傲天一睁开眼,坐在那只狼的旁边,和它一起躺着诉说自己的故事,谁知那狼温和多了,趴在傲天的旁边认真的听着。此刻天空繁星点点,清风徐来刮在傲天的脸颊上,看着他睡的如此的香,这些日子以来的疲惫算是找到了终点。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六章 :与狼共舞
狼,让人极其的可怕,对之憎恨厌恶,恨不得一刀劈死,因为它是凶残的代表,殊不知它也是可敬可爱之动物,值得尊敬,一些民族尊其为守护的代表,因为其有特别灵性和智慧,更重要是有团队精神,怪不得阿妈说他们蒙古族人都很团结,几日下来的相处,让傲天对狼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情,并不像玉儿当初说的,多么的凶残,还恶狠狠的吃人不吐骨头,说的很吓人似得,至少这几天的接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米勒不会这样,它很聪明,肯为主人护身,每每在草原上追逐玩耍,乐的傲天心里美滋滋的。
看在一旁的阿巴心里很不爽,没想到这个外人在姐姐眼里比自己还重要,管吃管喝还让住下,没有一点打算要走的样子,真恨不得上前揍他一段,只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倒让大家以为自己太小心眼了,才不愿意看到这样呢,思来想去就把自己的伙伴拉不察,阿不勒拉过来了,商量着比试射箭和骑马,到时候给他个下马威。
几个人来到傲天旁边,看着和米勒玩的正尽兴的时候,那阿巴就说道:“喂,中原人,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傲天心里明白,阿巴一直排挤他,总是想着把自己赶走,看来有些东西躲不过,就不如面对,与其每天敌视相对,倒不如有一个打开心结,互相接纳对方就说了一句:“如何比试。”
阿巴笑着说跟我来,就知道了,几个人来到一片带有靶子的校场,这里被围起了一个圆形,里面有沙土,对面则是一派靶子,想着这肯定是比试射箭了,傲天笑了一下,心里念道:这可难不住我,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其实阿巴心里也在想这下你输定了,骑射可是自己的强项,看你如何下台,旁边人听说阿巴要跟人比试,都来围观,阿不勒第一个上场,只见他拿着箭,“嗖嗖”几下全部命中靶心,大家一片欢呼,接下来是拉不擦了,也是会快的就一排排靶心全部命中,精确率之高;只听众人都大喊着:阿巴,阿巴....
傲天在想,难道他更厉害,但看气势就不同,在场的人都在等着这一刻的到来,只见阿巴拿着箭,斜对着靶心,一路跑去,真是箭无虚发,射出去之后,靶靶穿心,比之前的两个更是有力道,命中率百分之百。”米勒拉着阿玛就过来了,却看到弟弟和傲天正在比试,赶紧冲到前面,想阻止傲天,因为他弟弟是草原第一射手,没有人能胜得过他。
傲天笑了一下,拿着弓箭,突然如狡兔一般,猛地跑去,一箭散发,招招命中;靶子全部倒下,力道上更胜一筹,大家目瞪口呆的简直不敢相信;阿巴没想到他这么厉害,这一轮明显的是自己输了,怎么会这样,从没有输过的他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心中很不服气,想着再来比试马。傲天当然奉陪到底,骑着马和阿巴在草原上奔驰起来,谁知刚骑一会儿,自己就被拉下了,他的马跑得是如此之快,任凭自己怎么喊打,马儿就是超不过他,眼看就要终点了,想着这轮必输,那阿巴还不时的回头看看,笑了一声:“想追上我,没那么容易。”一声“驾”快马加鞭的奔向终点,傲天慢蹭蹭的过来了,这下终于挽回面子了,两个人相视而笑,傲天心里想着,我们打平了,谁都没有丢失尊严,阿巴也在想着这傲天不同一般,从刚才就看的出来,我们不能成为敌人,应该是朋友,自己先前一步说道:“你真是厉害,之前的种种就当是误会,我输了,心服口服。”说着一只手放在胸膛拱下身子说了一句:“傲天安达。”
“安达”傲天不明白什么意思,照葫芦画瓢答道“阿巴安达。”
两个人开怀大笑,走下马相拥在一起,在一旁的阿玛看他们像兄弟般一样,很是高兴。突然听到一声:“塔塔部落来侵袭了,赶紧报告王汗去。”大家一时惊呼,赶紧牵着阳四处乱爬,一片混乱,阿巴赶紧跑去看看怎么回事,傲天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跟着阿巴来到帐篷,见他们收拾东西,把能拿走的都拿走,傲天不解就问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跑。
阿玛说塔塔部落很凶残,杀我族人,抢我马匹,每到之处都掠夺一空,我们不是对手,还是逃命要紧,谁知傲天一狠说道:“我出去看看。”
只见几十人骑着马,拿着刀欢呼着,带头的是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一把弯刀,看到四处乱跑的人就像老鼠一样,便哈哈大笑起来说:“给我杀。”傲天一听这么的猖狂,拿着弓箭就射过去,一招散发,旁边的三个手下全部坠落而死,那大胖子怒吼道:“把那人给我抓起来。傲天开始跑,一群人追过去,阿巴出来一看坏事,赶紧骑上马拿着弓箭就去追。
傲天这是引他们到没有帐篷的地方,好下手,只见后面拿着弓箭射来,都被避过去了,傲天顺势一跳到空中,拿着箭射过去,又几个小喽啰倒下,那胖子就是追不到傲天,一起之下下马,傲天看他们准备回去,赶紧掉马回头,追了过来。
那胖子让大家准备好开射,傲天都避过去了,猛地一下调到他们头顶,一把抓住那个肥胖之人,甩了出去,重重一地,疼的嗷嗷叫。几个手下见状都惊呼,拿着刀看过来,几下就被撂倒了,走到那胖子前说:“你是谁,为何来这里厮杀。”
见傲天不是蒙古人就说道:“我是塔塔部落的勇士兀立克罗。
什么克罗不克罗的,傲天一脚踢开恶狠狠的说道:”下次再见到你,别怪我不客气,赶紧滚。”那人屁颠的拿起帽子就跑了,正好赶来的阿巴看那人逃跑了就要去追,被傲天拦下了,还说不敢再来了,倘若下次还敢嚣张,定不饶恕。
令阿巴不可思议的是,傲天一个人把他们全部都拿下了,赶紧拉着回去告诉大家,来到门口,把阿玛交出来高兴的说道:“安达已经把他们全都打跑了,我们不用逃了。”
众人也都围上来,简直不敢相信是他一人所为,都对他另眼相看,觉得他们英雄,被几个人抬起来撂倒空中,傲天看他们把自己当英雄了,心中自然高兴,但更愿意享受这种被扔起的感觉,很舒服。”
大家随后都整理自己帐篷内的东西了,见一个骑马的人过来还领着好多拿刀的,看到一片祥和之象,哪有什么人来侵袭就问道阿不勒怎么回事,那些侵扰的人到哪去了,莫非是在欺骗他不成。
阿不勒拍着脑袋想刚才还在呢,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风平浪静了,赶紧诉说着,阿巴也来了说什么侵袭之人被打跑了,那人将信将疑,随后领着兵就走了。
“真是威武,要是我也想他一样,当个大将军就好了,傲天跑过来看到那人就问是谁。
原来这人是轧木何,乞颜部落的大将,为人正直,能征善战,箭术神奇,看阿巴把他被夸的那么神,真的有那么厉害,傲天看了一眼,又去找米勒去了。只是那不勒和阿巴还在远远望去,一脸的向往之情。
到了晚上,大家都载歌载舞的,好热闹,傲天出去一看大家围着火堆,开怀高兴的大喊着,不时的还有人跳着舞,阿玛拉着傲天就跑过去,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被大家围在中间,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群蒙古女子笑着,阿玛见傲天不会,赶紧过去,牵着他的手在身旁转来转去,傲天在想,难道不晕啊,就这样跳起舞来,看大家都在尽兴的跳着,激|情一下子被燃烧起来,傲天也跟着有模有样的做起来,突然跳出一只狼,这不就是米勒吗,大家都惊了一下,没想到的是围在傲天旁边转来转去,就像阿玛刚才那样,大家一看虚惊一场又是一阵狂舞。
米勒来来回回的转,傲天感觉这狼也太灵性了,摸着它的头转来转去的跳舞,真是与狼共舞,在火光的照耀下,一片热闹之景象。
此时远处有一个女子站在帐篷处看着那冲天的火光,静静的目视着.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七章 :燕之霓裳
“马蹄踏得清晨碎,醉卧草原待月明。 ”清晨一末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傲天的脸上,感觉这久违的轻抚,想着昨夜尽兴喝奶,忘我的唱歌跳舞别提多激奋了,从没感受过这么快乐的自由自在,惬意的逍遥自怀;要是玉儿和婉儿在此就好了,一定会发疯似得,玩的不着天不着地的。傲天猛地一醒,坐起来,却没看到阿巴,怎么如此的安静,走到帐外一望“极目青天日渐高”自己睡的过头了,这个时间阿巴一定和阿不勒一起又去赛马了,不知道阿玛去了哪里,来到这个地方后还真没有仔细的走走,闲来也没事可做,倒不如骑着马看看这塞外的风光。
草原就如一个穿着霓裳的风华正茂女子,她的美自是不必言语,静的蕴藏于瞬息万变之间,青的吐露出生机勃勃于草原;轻的绘画在翩翩起舞之蓝天,动的挥鞭驰骋在万里江山到无限,风的轻抚在动如狡兔于步下,云的无行变化难以捉摸之浩瀚.....远远望去,一碧千里,傲天尽情策马在草原上驰骋,处处都见千百成群肥壮的羊群,马群....微风扶着泥土散发出的芳香,令人神清气爽;看毡房点点,天之湛蓝,白云无暇,一副千年的画卷映入眼帘,真是“一川草色青袅袅“啊。傲天骑着马感”驾“的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人不知倦,马儿也疲惫了,傲天来到一个高地就躺下来,看着天穹,遐想连篇,渐渐如梦乡,突然一股香味袭来,好似感觉眼前有人一样,慢慢张开眼睛,看到一个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眼眸一股清册,还撅着小嘴,一只手放在鼻子上,傲天猛的一声”啊“连连挪着后退,还大声说道你是谁,怎么像鬼一样,来了还不打招呼说一下,真的吓了一跳。
那女子嘻嘻的笑了一声弯着腰来到傲天面前说道:”一个大男的竟然会被吓到,真是太可笑了,哈哈,难道就这么胆小啊。“
这女子如此的取笑自己,只是一届女子,不理会也罢,那女的就围着傲天转来转去的说,怎么了,生气了,不高兴了,难过了....还撒娇似得不要这样啊,我们一起玩吧,一个人太无聊啦。
傲天赶紧站起来就走,那女的一直走,就是死缠烂打的跟着,傲天不明白这小姑娘是不是有毛病,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才见一面就问这问那的,整的好像多熟悉一样,实在受不了就大声道:”喂,不要再跟着我了,知道吗,我还要回去呢。“
为什么啊,凭什么不让我走啊,那只眼看到我跟着你,嘻嘻笑一声,
“你到底想怎么样吧”
不是说了嘛,就是和你一起玩耍”
天啊,就要崩溃,看来躲不掉了,就坐下来望着天空。
那女的抿嘴安慰傲天不要生气,自己要跳一支舞给他看,当即一身霓裳羽衣拂袖开来,步着轻盈的舞姿转起来,只听一阵阵的美妙声音,见女子身上系着的风铃,“叮咚叮咚”发出声来,如天籁一般悦耳动听;优美的身姿映衬在蓝天和绿草之间,显得是多么的动人,傲天完全忘记之前的种种不和谐的氛围,尽兴的欣赏着,嘴角微微上起,露出难得久违的笑容。
“纤纤小腰细如柳枝,细髻上的花朵点缀的美丽之动人,衣袂随风飘逸自然之流畅,彩带轻舞飘扬似波浪、腰间的鲜艳的褶裙,细碎轻抚的舞步;面容深情镇定之自然,忽回头一看傲天,笑颊粲然,那婉转的娇羞,遮颜;红唇微张,如莲花一样的瓣颤,张目深情相拥般对视,坚定不移的一目了然。真是:“珠缨炫转星宿摇,花斗薮龙蛇动”啊!
傲天猛地一低头,看到地上女子的靴子,再一抬头那女子的红唇就要挨着傲天的脸,这一幕如此的让人流连忘返,女子开口便说道:”不记得我了吗,在哪个客栈。“
傲天听的糊涂了什么客栈,什么认识你的,这才见面一瞬间啊,但是仔细的一看倒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忽然想到了春来客栈的那个女子,不会真是她吧,穿着打扮悄然一变,难怪没有认出来。
女子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给自己取了个汉名字叫耶律珊,其实我是一个蒙古女子,还有两外一个名字叫乞颜.阿琪格乐。傲天回过神来原来当初在客栈的女子叫阿琪格乐啊,还在想着哪天美丽的笑容,赶忙说自己叫傲天,因为途中穿越沙漠就来到了这个地方,更没想到的是在这里遇见了你,当初相遇的情景至今还深深印在脑海中。
阿琪格乐高兴的拍着手说道:”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这样吧,我们骑着马看看夜幕下的草原风光, 带你去喝独有的烈酒,保你一醉方休。
傲天一听顿时来劲了,骑着马一起走在这草原之间,夜幕下,一盘圆月从鱼鳞般的云隙中闪出,草原上弥漫起朦胧的月光,像是升腾起来的一片淡淡的银雾,有种神秘的感觉,来到了最大的一个帐篷处,看到这里有兵把守想着这阿琪格乐难道是个贵族不成,只见到那天阿不勒带来的一个将军,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阿琪格乐拉着傲天的手就往帐篷里走去,这里还真是不一般,神秘瓷器,金盆,完全一个贵族模样,一看就是女子香闺,这地方的装扮还真是美得让人意想不到,阿琪格乐坐下来拿着酿制的奶酒端于傲天面前笑着说:“这酒性烈,确实甘口,不妨一试。
傲天一看这不就是羊奶吗,倒是问出一股酒味,张口一饮而尽,两个人各自聊着自己,只觉得外面非常的热闹,两个人走出来看到一群人载歌载舞,其中有几个彪汉喝着酒大声的喊道“好,好酒”相拥在一起排成一字连开,被围着的几人则是使劲拼命的摔跤。真是:姑娘舞动裙欢悦,篝火星燃醉晚阳。
阿琪格乐说这是蒙古的摔跤术,中间那个是赤彦,蒙古的第一勇士,力气很大,深的我王汗的青睐,这话一出就明白个所以了,旁边的是阿里祁蒙古神箭手,这倒使傲天想起了阿巴了,他的箭术也是超一流。
傲天喝着酒望着皎洁的余光,两个人漫步在校场之外的草原走廊,阿琪格乐就跟他讲有关蒙古的一些事情....〃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 另外,一弯新月照佳人,两处情话溢于心,自有莺俦照燕侣!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八章 :弯弓射雕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傲天从大帐走出来看着缓缓升起的阳光,张着嘴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望着头顶的天空道了一句“啊,清晨无限好啊”。
在一旁的阿巴正在整理东西,傲天走过来就问道:“安达,你这是作甚呢,带那么多箭。”
阿巴回头一看笑了一下说道:“傲天安达,你醒了,昨天睡得可好啊,那么晚才回来,这地方很大的没有熟人还真的会迷失方向的。”
傲天只是点点头微笑了一下就说去草原的西边帐篷还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所以聊天很晚,说哪里的奶酒真的不错,非常好喝,现在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看着傲天一脸陶醉美滋滋的样子就说道:安达,这奶酒我倒是不常喝得,要么就是烈性小的,昨天你一身的酒气想必喝得不少还是烈性的。
昨天确实喝得有点过了,不过真的很畅快,还认识了那么多人,其实也就阿琪格乐一个人,其他的人还不知道傲天来到这草原呢,除了阿巴和阿玛这一小区域的人,这个地方接受他还是因为那次打走了侵略者,大家都才刮目相看,当做自己人一样对待。
草原东边,临近沙漠据说那个地方经常看到雕儿在天空中盘旋,阿巴就是因为这才去的,他一定要练好箭法,到时候就可以应征入伍去王汗的部队了,也可以上战场了,这是他的梦想,也必须这么做,所以才那么的认真努力,不辞辛劳的每天穿梭沙漠和草原之间。
此刻的草原一片安静祥和,连鸟儿的叫声都没有,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阿玛也去找自己的妹妹去了,一个人闲来无事,坐在草地上又在胡乱想着什么,突然灵机一现,想到阿琪格乐昨天说的烽火台,那个地方是草原最高的地方,是蒙古的勇士搭建的,为的就是一览看尽整个风景,说起就走,骑着一匹马奔向西而去。
远远望去就看到一个望台,矗立在草原之上,它是那么的夺人眼光,连于天际,直入云端,瞬间就能触摸浩瀚宇宙一样,傲天加快了步伐,直奔而去,只见是一节节楼梯状,亭子六七座,就如七星宝塔的造型一样,傲天踏着脚步上去了,来到第一层,看着望着远处,还真是有那么回事,又继续的往上面走着,不时的孩回头看着,只是感觉越来越远离大地,终于到了最后一层,可以好好欣赏美景了。突然旁边跳出来一个人捂着傲天的眼睛,镇定自若的说道:“猜猜我是谁。”
这声音好熟悉,身上一股清香,这不就是阿琪格乐吗,没想到她也在这里,赶紧就说出了名字,傲天回头一看还真是,一脸天真的笑着,歪着小嘴,一双清澈的眼眸骨碌的转来转去,还真是有意思。傲天只是笑了一下,阿琪格乐赶紧摸着脸说道:“难道我脸上有什么吗,看了那么久。”
哪有什么呀,完全是被她的表情给俘获了,阿琪格乐跳着跑到傲天的面前就问他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在找自己,又为何会知道自己也在这里。傲天本想着是来散心的,这一下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是说不找她肯定会生气的,那样的话就不好了,开口就说是要找她的,而且也知道她会在这里。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
“因为.....因为.....因为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所以就来了。”
根本就给没有回答一样,不过阿琪格乐还是很开心的,想着傲天心里是念着她的,就冒出一句:“咱们是不是挺心有灵犀的。”傲天笑着看着她,说何止心有灵犀,简直就是心有灵犀,阿琪格乐笑着拍打着,两个人在上面像打情骂俏似得,追来追去。
傲天从腰间拿出葫芦,张口就喝起来,阿琪格乐一看这个葫芦倒是不错,用来盛酒很方便的,想着中原人想法还真是多,看着远处的风景,那些帐篷白的就如草原之上肥硕的绵羊,趴在地上吃着草,看着天空近在咫尺好像一触摸就能感受得到,阿琪格乐张开双臂就想着要飞还大声的说道:“多么想飞在天空里啊,我要做一只燕子,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
小姑娘很是天真,人人都想着征服雄鹰,她却甘做一只小燕子,想法还真是与众不同,傲天问道:“你真的想飞吗?为何要做一只小燕子呢,天上的老鹰,大雕不是更好吗。
阿琪格乐嘟着嘴慢慢道来讲了一些哥哥和父亲的事情,说他们是蒙古草原的守护者,而雄鹰可以征服天空,是最厉害的鸟儿,其父亲扎翰曾经拿着弓箭射下来一个黑色的大雕,那时候自己太小根本不懂得,现在逐渐的长大才明白了一些事情,父亲也希望自己的儿女像雄鹰一样翱翔天空。可惜自己是个女儿身,要不然就去打仗了,也不会受其他部落的欺负了。说话语气之间是多么渴望啊,傲天又问了一句:“你真的想飞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