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阿琪格乐使劲的点了点头。
傲天继续喝着他的酒,不知道此刻的心中在想着什么,不过他愿意尝试能够飞起来的感觉,如此就可以俯瞰整个草原了,阿琪格乐指着蒙古大帐说道:“这帐多如繁星点点,你知道有多少吗。”
这哪里猜得出来,太多了,明显的是望不到边,如何能猜得到,阿琪格乐就说一个。
“什么一个,明明好多,好不好。”傲天惊讶着...
“我只看见一个,就是那个最大的,所以就是一个”阿琪格乐嘻嘻的笑着。
这小姑娘可真会开玩笑,数不清就知道一个,还好意思说出来,突然天空传来一声鸣叫,阿琪格乐开心的大叫着“快看啊,是雕儿,好久没见到了。”
傲天伸头一看,两只雕儿在空中飞翔,还一直的打转,阿琪格乐止不住心中的喜悦又喊道:“喂,你们好啊,能不能带我也一起飞啊。”
傲天笑了一下,拉着她就往下走去,两个人坐上一匹马就开始追,只见那两只雕儿开始飞的低了,好像触手就可得一样,阿琪格乐欢呼着,挥着手。马儿跑的累了,傲天就坐下来休息一会,雕儿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在他们头上盘旋着,两个人躺在草原上,望着天空,闭着眼养身。
傲天问道:“安达是什么意思啊,为何阿巴一直这样称呼我。”
阿琪格乐睁开眼看着躺着的傲天问的这么认真就就答道:“就是“知己”的意思啊,他把你当成兄弟对待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这使他想起了结拜的孟天涯,那日匆匆一别,至今没有音讯,不知道现在可好,还有那玛丽丝,安全到达波斯没有。”
看傲天又不说话了,阿琪格乐就问:“你们中原不是有红颜知己吗,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傲天睁开眼看着她认真看自己的样子,好像很迫切的要知道一样,这个问题可难住了,细想了一下,还真没有什么儿女私情,他也没有这么想过,对玉儿只是敬爱有加,但那不能说明就是单纯的喜欢,还有海棠,婉儿她们,只不过当做小妹妹对待罢了。
见傲天又不说话了,阿琪格乐说了一句:“那你现在就一个人喽,我也是一个人,真是有缘,你说呢。”
傲天又没有回答,听着怎么都像话里有话,继续闭着眼.....突然一只雕儿落下来了,阿琪格乐拍打着傲天指着那边说道:“不好了,雕儿落下了。”
傲天一看一只大雕确实在往下坠落。另外一只正往地下飞去,莫非是阿巴射的,赶紧骑着马朝着那个方向快马奔去了。
“哈哈,终于被我给射下一个了,只是跑了一个,要不然就一箭双雕了,不过收获也不小。”一个身穿黑色衣服,拿着弓箭的男子说道。
当傲天和阿琪格乐赶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骑上马正准备要走,眼看着雕儿还在做垂死挣扎,阿琪格乐大喊一声:“站住。”
那人回头一看是个小姑娘还有一个少年,就问道:“凭什么让我站住,你们想干什么。”
阿琪格乐说道:“还我雕儿。”
那人惊讶的看着说了一句“什么,你的雕儿,这天空上飞的你也管啊。”
“就是我的,必须给我留下”
”哎呦,小姑娘这么不讲理,你凭什么说是自己的,难不成上面雕刻了你的名字吗,可是我没看到啊。“哈哈的笑了两声。
阿琪格乐气的跳下马跑过来看着受伤的雕儿很是伤心,说道:“看你把我雕儿给弄伤了。”
傲天一看不是阿巴,不知道这人是谁,阿琪格乐还在争辩着,那人根本不理会上马要走,被拦在前面。
“赶快让开,小姑娘,要不然我不客气了。”
“就是不让,看你咋滴”阿琪格乐这是一拼到底,死不相让了。
那人急了问道:“你是谁,小小女子为何不让我走。”
“乞颜.阿琪格乐”
那人一听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敌人的部落,来的正好,把你也抓回去。”
说着就动手,傲天见罢,腾空来到前面说:“住手,放了她。”
“呵呵,原来是帮手啊,正好一起做个伴”那人放开阿琪格乐,下马开始攻击傲天。
他那里会是傲天的对手啊,猛地一跳,再来个转弯,把他给转晕了,阿琪格乐拍手大喊着,傲天突然一现身一拳下去就倒下了,那人赶紧拿起弓,一连三发射过来, 都被傲天当了回去,在使用玄空拳把他打倒几仗开外。
那人大惊道没想到我巴图干会失手,一个人忍着胸口的痛站起来说道:“小兄弟,武功了得,敢问大名。”
阿琪格乐一看是乃蛮部落的,有些仇怨握紧拳头就要上去,被傲天拦下说道:“在下傲天是也。”
巴图干骑上马回头说了句:“傲兄弟我们后会有期。”说着“驾”一声走了...
阿琪格乐要去追还说不要跑,傲天让她赶紧照顾这个受伤的雕儿,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处理,两个人带着那只雕回去了。
夜幕已经降临了,傲天骑着马喝着酒回来了,看到帐篷外在烤着篝火,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近一看是阿巴他们,阿玛一看是傲天回来了就大声道:“傲大哥快来啊。”
走近一看好像还多了一个人,就坐下来说道:“这么香啊,正好饿了。”
原来在烤全羊呢,上面渗出的油脂,明闪闪的,细细的一嗅,美味沁入骨髓,真是人间美味啊,阿巴撕下一块递给傲天,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咦,怎么在那里好像见过你啊”
傲天惊讶的看着旁边这个女子倒是熟悉的很,就想着在哪里见过似得,阿玛也很疑惑难道你们两个认识,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何曾相识啊。”
细细一想才记起这个女子不就是阿琪格乐身边的那个小丫鬟吗,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这么个场合碰到。
穆玛也好像记起来了说就是那天在客栈见到的,当时还起了一点冲突,大大咧咧的数落傲天,其实是没有恶意的,是为了保护小姐,更没想到的是姐姐口中所说英雄就是他,赶走塔塔部落入侵的人,对傲天也是连连称赞。
阿巴很好奇又很惊讶,没想到之前就相识了,看来真是缘分啊,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在篝火旁品着美味,喝着美酒.....
蒙古豪情篇 第六十九章 :一只大鸟
阿琪格乐每天细心的照顾着受伤的雕儿,看着白色的羽毛,如雪一般洁白无瑕,长长的尾巴好比一把扇子不停的摆动着,此刻的它是那么安详的趴着,受伤的脚趾被一块布条裹着,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是不是想念那一只雕儿不可知,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是暂时的不能再飞了,阿琪格乐用手抚摸着羽毛,嘴里不住的说着:“雕儿,雕儿,你现在是不是很难过,不能飞的感觉是不是真的难受。”雕儿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只是看上去没有以前活泼了,阿琪格乐的心里一丝莫名的伤感,又在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够像雕儿一起的飞翔在万里晴空,触摸蓝天白云,俯瞰一切。
一个人站在望台上,呆呆的望着远方,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自从救回这只雕儿后,多了一丝莫名的伤感,以前从没有这种感觉,只是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穆玛找不到阿琪格乐了,她这几天去了姐姐那里,回来之后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了,就大喊着,只看见彦术在一旁喝着酒跑过去问道:“看到小姐了吗。”
你不是经常和小姐在一起吗,难道你不知道自打救回一个雕儿后,每天都去望台吗?
“雕儿,望台”穆玛思索了一会,赶紧跑过去寻找.....
傲天每天陪着阿巴练习箭术,学习蒙古骑马术,两个人在***的很是火热,还说要参加骑射较量,时间就快要到了。趁着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的努力,希望到时候能够得到王汗的赏识,委以重任,跟着大军去打仗,做一个大将军,这是他的梦想,每天为此不辞辛劳的奔跑在沙漠和草原之间,还和阿不勒练习摔跤术。
驾驭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仅仅是人的代步工具而已,一匹倔强不听话的马,需要一个能够征服它的人,才会心甘情愿的任意的命令,千里马虽然常有,但伯乐却是难寻。“阿巴说这里面学问还挺大,不仅仅是把它当成一匹马看待,更要有”兄弟“版的情义,要学会节奏,跟着马的神情来判断,最厉害的就是人马心理合一,就是一种很深的境界。”傲天一听很是惊讶,没想到骑马还要人马合一,只听说过人剑合一,便可天下无敌,莫非人马一体也能发挥极速的力量。这种合一其实就是一种默契的配合,你必须感知马的心里状态,神情,还有重心的变化规律,加以熟练配合的过程,才能发挥到极致的效果。
傲天按着阿巴的说的去做,找来一匹马,踏上马鞍上去,一声“驾”一鞭子下去,那马就像疯了似的,如离玄的箭一样,“嗖”的一下就跑了,傲天驾驭不了,一直摇摇晃晃的就要掉下来,还大喊着:“喂,喂,马儿你跑慢点。”双手紧紧的搂着马的脖子,任凭马怎么摇晃,就是不下来,看来真是怒了,马儿突然一跳,傲天从上面摔倒在地,拍着背部说道:“这匹马真是野性难寻,这么厉害,哎呦,真疼。”
阿巴看傲天摔倒在地,赶紧跑过去,扶着说道:“安答,你怎么样,没事吧。”
傲天一直看着那匹乱跑的马,想找不到方向,来来回回的转着,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说道:“马儿,马儿啊,你可把我害惨了,还从没有掉下来过,看来驯马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阿巴笑了笑说道:“这马还是认人的,你要是驯服不了它,还真不会让其心甘情愿的骑着。”
看着天空飞过的鸟儿,傲天幻想着要是能够飞在天空就好了,他还记得阿琪格乐那天说的话,也是梦想着能够飞起来,傲天猛地一站起来就往回跑,阿巴大喊着:“安答,你干甚去。”
傲天很快跑到大帐,气喘吁吁的,此刻阿玛正在整理东西,突然一惊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匆忙,你在找些什么。”
傲天只是问一些竹子之类的,还有一些布,阿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懂傲天为什么这么做,就找来了好多的布还有一些竹条。傲天欣喜若狂,赶紧跑着拿到外面去,坐在一片草地上在比划着什么,他仔细的想了一下,看着天上飞的鸟儿,开始动手摆弄起来。
一把拿着藏刀,在竹子上划来划去的,不一会儿就摆出了一个造型,在用布条和线一个一个穿着,死死的系紧,很快就完成了,可是怎么看都四不像,就跑过去向阿玛要了一些染布用的颜料,胡乱的一涂,一幅画面立刻呈现出来,傲天背着它,缓缓的来到一块高地,两手紧握一遍,用脚一登,在风的作用下,慢慢的升起来,用力控制着方向,阿玛出来一看天上多出一个东西,大惊的说着:“这么大的一只鸟。”确切的说是一个大风筝,傲天做了一个人可以飞上天的风筝,这下终于可以和蓝天白云来个近距离的接触了。往下看去,一切风景尽收眼底,大大小小的帐篷,一览无余,真是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穆玛看着小姐是如此的忘乎所以,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也不说话,就开口说道:”小姐,我们去赛马吧,好久没有去了,要不去雪山吧,哪里风景真的很美....‘
阿琪格乐还是不说话,呆呆的望着远方,突然一抬头,看到一只大鸟就惊讶的大喊着:“哇,这么大只鸟,太美了。”
穆玛看小姐一脸的兴奋与惊讶赶紧伸头一看,确实一个很大的,类似鸟形状的东西,而且上面还有一个人,傲天望着站台上的阿琪格乐,挥着手大叫道:“喂,我在这里,想不想一起飞啊。”
阿琪格乐一看上面有人还叫着自己,也挥手示意道:“我也要飞,快乐的飞,赶快来啊。”
傲天操纵着,想小鸟儿一般附身往下冲去,猛地一扭转方向,一把拉着阿琪格乐,两个人趴在上面,紧紧用手抓住,缓缓的向前飞去。
穆玛赶紧伸着头,挥手大喊着:”小姐,小姐,你要到哪里去。“
阿琪格乐喜笑颜开看着傲天止不住心里激动的心情,说道:”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我真的能飞起来了。“
傲天笑着看着她只是不说话,阿琪格乐又说道:”你怎么会想到这样也可以啊,真是不可思议。“
傲天回答说着使用竹子和布做成的,只是模仿了鸟儿的形状,加了连个翅膀,这样简单的一弄,就可以飞了,两个人望着远方,大声的喊着,穿过一座高低起伏的大山,不知道飞了多久,眼前浮现好多的帐篷,难道他们又转个弯回来了,但是看上去明显不一样,一群人正在操练着,一个骑马的人拿着刀仰天,不知道在说什么,看到出群情激奋,有种誓死一战的感觉。傲天驾着风筝,飞抵了一些,那些士兵操练的口号一直喊着:”必胜,必胜。“难道要打仗了,阿琪格乐一看是蒙古另一只部落,强大的乃蛮部落,和乞颜的王汗有一些过节,可以说是敌人的关系。
在下面骑马马的那人望着天空,突然出现的这一幕着实让人感到惊讶,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鸟儿,另外一个人骑着马过来拍着那人头大喝着:”什么鸟儿,那就是一风筝,没看到上面还有人吗?
这个被打头的叫牛咕噜,另外一个就是被傲天打成重伤的巴图干,只见两个人远远望去,不知道上面是谁,难道是敌人,牛咕噜一听赶紧拿着共建就去射,傲天猛地一闪过去了,两个人正说着话,刚才还真是惊险,巴图干隐隐约约看到上面是一男一女,莫非就是那天碰到的,深思了一会,赶紧骑马回大营,禀告部落酋长去了。“
傲天有来来回回的在上空转了几圈,下面拿着弓箭的牛咕噜就是射不到,此人身形宽大,空有一股蛮力,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难怪巴图干天天教育他,动不动就打头。
阿琪格乐让傲天下去捉弄他们一下,两个人控制着方向,缓缓落下,那牛咕噜一看越来越近了,赶紧让手下们做好阵势,不知道要干什么,傲天让阿琪格乐拿着涂料,等会洒下去,风筝离他们头顶只有五六丈高,看着下面的人一直在转着圈朝天上看,不一会就晕了似的,眼看时机一到,阿琪格乐就把那些燃料全抛出去,顿时就像蒲公英一样,到处飞扬,牛咕噜还以为是什么毒呢,赶紧吓得蒙着头,等到巴图干带着大汗出来的时候,下面的人就像是涂胭脂一般,个个脸色红的如猴屁股,大汗望着天空说道:”上面究竟是何人,这么大胆,敢到我这里撒野。“
巴图干说了一句:”一定是乞颜部落的,就是那一男一女,还说那个男的武功很是不同一般,抢走了自己射下的雕儿。“
乌可汗指着上面说道:”真是欺人太甚,别怪我不客气,正愁没理由呢,看来是必有一战了。“
巴图干兴奋的说道:”大汗,我愿意带兵攻打,逐出他们曾经侵占我们失去的地盘。“
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耍了他们,任凭怎样都拿我们没有办法,只能眼巴巴的傻傻看着,别提有多过瘾了,傲天看着笑逐颜开的阿琪格乐就说道:”我带你去看看沙漠的海市蜃楼,那里有一种神仙般的感觉。“两个人载着风筝朝西边的沙漠飞去......
蒙古豪情篇 第七十章 :骑射风云
驾风筝,远飞天空,看尽风景一切皆不同;戏乃蛮,执手挥洒,看跳梁小丑呆若木瓜,越沙漠,沧海云间,长河落日气势烟,两人逍遥自在乐无边。自那次后,阿琪格乐每天都去找傲天,也希望会再有什么惊喜,像一只蝶舞的燕,翩翩飞扬。
眼看就要到比赛的日子了,阿巴一大早的就拿着弓箭开始练习,傲天看着破损的风筝,还在想着那次的经历,一切的画面浮于眼前,尤其是阿琪格乐笑颜,早已进入心间,是如此的向往欲与天空试比高,拨开云雾一览众山小。
“啊,在想什么呢”一声大喊从背后传来,傲天的思绪一下子被打破了,回头一看是阿琪格乐笑着,张口说道:“我们去骑马去,追逐长河落日,夕阳是如此的美好。
傲天看她一脸天真的,不由自主的说道:“那也要近黄昏啊,现在哪有落日。”
“有红日吗”阿琪格乐嘻嘻的笑着。
拉着傲天就要走,阿巴一看大声喊道:‘傲天安答,你这是要去哪,还练习箭术吗?
阿琪格乐看着阿巴一脸诚恳,手里不时的拿着剑就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准备去参加比赛吗。”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阿巴竟然不认识开口便说:“我要挣得第一,让王汗对我刮目相看。”
阿琪格乐笑着说道:“到时候我看你比赛,加油啊。”说着就拉着傲天的手走开,骑上马就开始奔驰草原间。
阿巴摸了摸头,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又开始练习起来。
此刻乃蛮部落的大帐内,乌可汗坐在椅子上正在商量着什么事情,其子耶可忽振奋有词的说着扬言要踏平乞颜部落,一举拿下,巴图干思索了一下站起来说道:“大汗,现在还不是时候,先要去打探一下,听说扎翰要举什么骑射大会,选拔弓箭手,这正是潜入的好机会,先弄清楚情况。”
“巴图干将军,太有点胆怯了吧,我乃蛮部落何时怕过,大大小小的部落已经被我们征服的所剩无几,小小乞颜部落不足畏惧。”
“次子阿斯那伦上前说道乞颜也吞并了好多周围的部落,实力正在大涨,定不可小觑啊。”
“原来二弟也有点贪生怕死啊,还没打呢,就开始退了”耶可忽自是为大,轻蔑一笑。
“你”怎么如此的说,气的阿斯那伦站起来指着,眼看架势要打起来。
巴图干赶紧拉着阿斯那伦,乌可汗大拍一下桌子,怒喝道:“全部退下,不是让你们争吵的,岂可兄弟内哄,不管乞颜部落如此厉害,这一次我是势在必得,一定要一战。
还让手下去金国上京城去请完颜将军,希望他们能合作,至于归顺大金还要等到统一蒙古之后才能够细细详谈,乌苏可汗这人一向精明,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被手下们称赞是不可撼动的草原雄鹰,尊其“无可撼”。
这边傲天和阿琪格乐开心的骑着马,两个人累了就去了望台,依旧想着第一次来的情景。傲天无法再去怀着憧憬看待这一切的美,虽是如此的动人,但心中早已经无法诉说了,只能亲身入其中,慢慢感知天地之间的一切气的来源,这对于自己的精心修炼是有帮助的。阿琪格乐让傲天往下看去,只见到成群骑马的蒙古将士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不知道要干什么,还摆好了一些靶心,下来围起来好多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傲天不解就问他们要比赛吗。
阿琪格乐笑着说道:‘我王汗要举办的骑射大会,选出嘴厉害的弓箭手还有勇士。”
原来是这样啊,傲天想着阿巴也会参加了,一定要去看一下,好好的为其加油。两个人跑下去了,只听锣鼓喧天这就要开始了,人山人海的围的水泄不通,这么个大草原顿时一窝蜂的拥挤一块,还显得那么力不从心。傲天拉着阿琪格乐穿梭在人群中,费尽力气来到前面,只见上面有个大力士,举着双手怒吼着,示意让人来挑战。
远远望去有一个威武的老者坐在上面,殊不知那就是乞颜部落的王汗扎翰,旁边的是其弟弟,扎合,还有大将军轧木何,彦术....阿琪格乐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汗还有哥哥延必,只是自己还不能上去,想着还是陪着傲天。
只见有一个人上去挑战,此人身材瘦小,个子也不高,台下一片议论,两个人根本不能相比,让谁看都会觉得胖子会赢,扎合也断定那个瘦小的一定会输,而且被打的鼻青脸肿。
那大胖子拍打着胸膛就如大猩猩一样,张口“啊”了一下好像很鄙视那人一样,傲天也是一笑没有说话,不知道他心中想着哪个会赢得比赛,可是阿琪格乐说了一句:“我看这个瘦子不简单,一定会赢得。”
傲天扭过头看着阿琪格乐,没有说话心里想着一个瘦子怎么会有一个胖子力气大,就是自己上去也不能把这个大力士就打到。
那瘦子一直目视着,就是不说话,大胖子握紧拳头开打过来,谁知那瘦子突然一卧下,一脚踢在屁股上,胖子往前仰了一下,差点就要掉下去,转过头来,大怒着又是一拳开来,瘦子明显是不接招,来来回回的在台上打转,个小身轻如燕,自然要灵活一些,也是利用这一点,专门攻其下面,让那胖子措手不及,一个弹腿,有一个回马边腿,再用手一拉,胖子就倒下了.....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傲天也傻眼了,没想到真被阿琪格乐给猜中了,最后瘦子赢了。
在一旁的阿琪格乐没有笑,一切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又来来回回的几个人比试着,脱颖而出的三个勇士受到了扎翰的赏识,在一旁焦急等待的阿巴,此刻的心情是如此的复杂,眼看就要上场比赛了,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就要结果了。在阿玛的陪同下来到后场和一群拿着弓箭的人等待着。
勇士的比赛结束,最精彩的就要上演了,骑马穿越障碍还要箭箭入靶心,场地一下拉开了,众人都后退留下足够的空间,这时候全部的射手都要站在台上,傲天看到了阿巴,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加油。
阿琪格乐一看那个不是傲天嘴里经常推到的阿巴吗,而且今天还正见面呢,没想到还真的来参加了,比赛就要开始了,第一组的人上场,没人挑选自己的马匹,开始跨越前面的障碍物。
个个都是骑马的好手啊,傲天惊呼着,阿琪格乐说道:“我蒙古男子自小就开始练习骑马,这个自是不必说。”
他们先是跳过一个又一个的障碍,还有沙土丘,小高台,弯道,期间必须把箭射出去,要不然就会被淘汰,第一组很快就要结束了,那个穿着青色衣服的男子手法还真是精准,很轻松的就完成了,第二组开始上场比试着....
身在台下的傲天还不知道旁边已经有了乃蛮部落的人在悄悄的盯着他,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射下雕儿的巴图干,手下十几人,埋伏在不同的角落中,眼睛倒是死死的盯着扎翰。
台上的扎翰正在和大家聊着什么,旁边的延必突然指着台下说道:“父汗,那不是妹妹吗?
扎翰望过去,确实看到了阿琪格乐旁边还有一个人,只是中原模样的打扮,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想着怎么会有中原人的足迹。
巴图干赶紧低下头,还以为扎翰已经发现他了, 此时众人一片欢呼,又一人人胜出了,接下来就是阿巴上场了,各自选好马后,就要开始比赛。傲天也是大喊着加油,阿琪格乐拍着手大喊大叫着,弄的傲天捂住耳朵。
阿巴看着前面的障碍,只是笑了一下,一声“驾”拍打着马开始穿越起来,显示越弯道,速度很快的一箭射出去,定在靶心;加快速度,骑着马跳过一个小木桩,一连三发而出,个个入靶,扎翰竟然大声的说道:“此人箭法厉害,不一般,如此的 沉着冷静。”
穿过小土丘,这地势一高一低的,人很容易坐不稳,阿巴牢牢的用腿夹住马的前部,躺下来斜着身体又是一个三连发,个个又是入靶心,阿玛和穆玛高兴的大喊大叫着,阿巴等待这一刻的来临已经好久了,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一连几场后终于把所有选手都打败了,暂时可以缓解一下心情了,骑着马回头看着傲天笑了一下,下马来到扎翰面前,参拜道:“阿巴在此,参见王汗。”
扎翰扶起阿巴笑着说道:“果然有大将之风,箭法也是如此的厉害,不错,不错啊。”
看着大汗如此的称赞道,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巴图干示意手下赶紧去攻击,在一片混乱的人群中找准机会,使了一个飞镖,打在扎翰的手臂上,顿时台上一片大乱,扎翰往下一看一个穿黑衣服的映入眼帘,指着说道:“抓住他。”把本来就混乱的场面搅得又是一团糟,大家还以为是傲天呢,就拿着刀攻击开来,阿巴等着眼看着赶紧下去,阿琪格乐也不见了,看到台上受伤的父汗,能不着急吗,赶紧跑了上去。
此刻傲天就被孤立一样,矛头指向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看到一群神情紧张的人骑着马就跑,傲天来到阿巴面前跳上马就开始追起来
蒙古豪情篇 第七十一章 :乃蛮入侵
扎翰受伤,凶手竟然被误认为是傲天,这下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此刻身在马背上的傲天死死的紧跟着前面的人群,巴图干回头一看是那位叫傲天的人还在穷追不舍,知道他很厉害不是对手,就命令手下分开来,分散注意力。看着前面人散开来,七零八落,这可如何是好,傲天看了一下还是紧紧的跟着巴图干,这时候身后万千的弓箭射来,回头一看是延必带着一群人马追了过来,在众多人的圈围中,傲天停下来,停止了追击被一群拦住,延必大喊一声:“真是大胆,竟敢伤我父汗,给我拿下”
那些拿着刀的蒙古士兵一起砍来,傲天大嚎一声,把所有人都镇开了,此刻阿巴下马说道:“安答,不要生气,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千万不能伤了延必啊。〃
傲天看着阿巴恳求的眼神,放弃抵抗,被押解回大营,巴图干回头看了一下,笑了一下骑着马回去了,扎翰已经晕过去了,还没有苏醒,上面有毒,这可如何是好,阿琪格乐很伤心,在一旁帮忙擦拭着。
彦术跟着延必回来了,还押着一个人,扎合一看这个中原人就说道:“你是谁,为何伤我大汗,如实说来。”
阿琪格乐一看是傲天赶忙上前解释道:“你们误会了,他不是凶手,怎么会害我父汗,一定是其他人。”
“妹妹,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为其求情,他到底是谁,难道你们认识?”
阿琪格乐就说这一段日子以来都是和傲天在一起的,还有那只雕儿也是他救得,穆玛也上前求情。
扎合眼眉一皱说道:“不管你们认识不认识,这个人逃脱不了干系,也许是卧底呢,不要相信中原人,他们最狡猾。”
傲天没有说话,延必也是不听妹妹的,眼看父汗未醒,此事不能这么草草了事,命人关在铁营打仗之内,派人严加看管。阿琪格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来到扎翰面前大声哭喊道:“父汗,你醒醒啊。”
扎合看着眼前不省人事的扎翰,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一个人出去了,还骑上一匹马,不知道要干什么,在夜色缭绕下快马奔驰去了望台方向.....
傲天透过窗户看外面的月亮,没想到也会成为阶下囚,心中的苦不知道该向谁诉说,他不明白,也不理解,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凶手了想着今天大会上,竟然完全没有警觉到有敌人埋伏,真是太大意了,阿玛和阿巴端着酒喝菜来到营长旁,和守卫说了一下也只能透过窗户诉说,看到傲天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里面,就开口说道:“安达,你怎么样了。”
一看是阿巴,傲天赶紧站起来说道:“你们怎么来了,那个什么大汗醒来没有,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阿巴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正的凶手没有抓到,眼前的傲天叹了一口气说道:“想当初岳飞元帅也是被人陷害致死的,如今也落迫到如此地步。”
阿玛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把酒递给傲天说了一句:“不要担心,大汗是一个明施礼之人,想着她醒来之后,一定会查明白的。
傲天看着弯月,喝着酒,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也可以一走了之,这肯本难不住他,只是人必有气节,想着岳飞明知道被冤枉还是没有反抗,以死之心来说明自己忠心爱国不曾有忤逆之心,昭昭日月,天地可鉴,人活着不是为了追逐名利是有尊严的立于天地之间,大丈夫自当能屈能伸,想着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自己也就不做反抗,与其不开心,倒不如痛快的喝酒,夜色笼罩下,傲天大喊着“好酒,真是好酒啊,明月照我心,哈哈......’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乃蛮部落就打着大军进攻,一时间延必不知道给怎么办了,父亲未醒,敌人有入侵,这无异于天打五雷轰,有点不知所措,延必一个人在打仗内走来走去。
轧木何上前说道:“不能群龙无首,我们要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千万不可自乱,要是让敌人知道那就糟糕了。
彦术,巴思克,赤彦还有阿巴都等着延必下达命令呢,在一旁的扎合看大家都举棋不定的站出来说道:“大汗如今还未醒,敌人又来侵犯,必须集合兵马开打,要不然敌人以来我们全部遭殃。”
最后一致认为让延必领着大家与敌人开战,遂走出帐外集合所有的蒙古勇士,决意与敌人背水一战,摔着众人一路开来来到望台,俗话说两军交战,必有死伤,这是在所难免的,看着乃蛮部落的士兵个个士气高涨大声呼叫着,杀,杀.....
这在气势上明显就输了,延必怒目而视,那乌苏可汗哈哈大笑着对手下巴图干说道:那乞颜现在一定还未苏醒,中了我的毒只有等着一命呜呼,现在就是进宫的好时机,打他个落花流水,知道我乃蛮不是好欺负的。”
耶可忽上前说道:“父汗,让我摔令三千骑兵就可以拿下那延必。
阿斯那轮也说道千万不要大意,敌人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还是一对一的单挑,耶可忽不高兴了,没想到二弟是如此的贪生怕死,眼看自己占了优势,此刻为何攻占不得,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乌苏可汗大怒道:“这是战场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都什么时候了还争执不下。”
耶可忽很不服气的瞪了自己二弟,手握手里的大刀。
只见延必派出一个大将轧木何上前来对战,乌苏可汗说道:”有谁愿意前去领教。
末将愿意,巴图干拿着大刀骑着马缓缓来到轧木何面前,笑着说道:“识相点,乖乖投降。”
轧木何怒斥道:“真是大言不谗,有本事刀上说话。”
两个人对视着,举起手中的刀就要开打,两个人激烈的打斗着,延必看着乌苏可汗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自己的心中实在是没有底气,只能这样拖着....轧木何一刀劈下去,巴图干顺势一档被压下去,两个人比试着力气,现在是轧木何占了上风,两个人面红耳赤咬紧牙齿,对峙着,忽的一散开,两个人往后倾斜了一下,轧木何一脚过去踢在脸上,巴图干被打的落下马来.
耶可忽和阿斯那伦在乌苏的示意下一起进攻,两个人拿着长刀劈过来,一个对付两个显得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延必一看不好,就说道:“还有哪位将军愿意前去领教,敌人真是狡诈啊。”
“我阿巴,愿意前去。”说着骑上马跑过来,扬起手中的大刀就砍去......
一看阿玛给自己送酒来了,只是旁边没了守卫很是纳闷,就问道是不是有状况发生。一问这才明白原来敌军入侵都去应战去了,阿琪格乐和穆玛还在照顾王汗,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自己也正要去呢,傲天用手掰开牢房的钢筋走了出来,看的惊讶的阿玛惊呼连连,随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大帐。
看到王汗还在沉睡中,阿琪格乐没了笑容这是傲天不愿意看到的,来到面前张口便说道:“阿琪,吃些东西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好你王汗的。”
阿琪格乐看到傲天那么的坚定,一把搂在怀里,她真的快要崩溃了,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急匆匆进来的扎合看到这一幕赶紧正色说道:“不好了,我们被打败了,眼看就撑不住了。”
傲天一看扎合,眼神犀利,赶紧提着剑就出去了,还嘱咐大家好好的照顾王汗,去去就来。耶可忽把阿巴打的连连败退,眼看就被打下马来,傲天一个剑气驶来,把两人震倒在地,延必一看大惊,这不是被关押的那个人吗,怎么出来了。
“你是谁,竟敢偷袭我”耶可忽大怒着。
傲天笑了一下,说你们不是也偷袭了吗,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正好打平了。
巴图干一看不好赶紧对乌苏说道:“这下坏了,此人很是厉害,上次就是被他给打倒的。”
乌苏可汗不相信他有如此的能耐,要静观其变的先看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