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耶可忽和阿史那伦拿着刀站起来向傲天袭来,被金刚罩的巨大力量给他回来,一剑下去,两个人受伤倒地,乌苏大惊失色,赶紧让巴图干前去救自己的儿子。
扎合一看现在都没了人,只有三个女子便猖狂说道:“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你扎翰也有这一天,大汗之位是我的啦....’
三人不知所措,看着扎合拿着一把到就砍来,穆玛一把拉住被摔倒一边晕倒了,阿琪格乐拿着父汗的刀对峙着,还说道:“叔父原来和敌人是一起的,怎么可以背叛父亲。”
“背叛”扎和笑了一声,说道:“想当初这汗位本是我的,只是被你父亲夺了回去,我只是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这有何不可。”
说着就砍去,阿玛拽住扎合的腿,阿琪格乐刺过去,惊恐之中的扎合一把踢开阿玛,谁知门外来了一匹狼,这不就是米勒吗,看到主人受伤就跳上去咬住耳朵,疼的扎合大叫着,阿琪格乐一刀下去刺穿心脏,赶紧松开手,往后退着,惊恐的看着....
扎合指着说道:“你....你....竟然....杀..还没有说完就倒下了。
傲天飞起来,众人惊讶的表情看着,只听”一扫而空”巨大的剑气把乃蛮的士兵全都震下马来,延必一看机会来了,就让人冲杀过去.....
巴图干拉着乌苏大喊:“我们还是撤退吧,要不然全军覆没.”
乌苏看着大势已去只有先撤回去了,怒目看着傲天,发誓一定会回来报仇,阿巴来到面前说道:“安答,这次多亏你了。”
容不得多想,傲天赶紧跑回大帐内,看着死去的扎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脸惊恐的阿琪格乐傻傻的站着,一把抱过去搂住道:“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
蒙古豪情篇 第七十二章 :金人使者
傲天被冤枉原来是一场误会,如此就消除了,乃蛮部落的突袭让人防不胜防,这一切的幕后都是扎合在捣鬼,为了大汗的位置不惜出卖兄长想除之而后快,更可恨的是联合他部落对自己人发动攻击,实在让人可气可恨。
现在扎翰还没有苏醒,不知道这中的是什么毒,根本查不出来,在一旁守候的阿琪格乐心情火急火燎的,真的不知所以。延必也是急得走来走去,眼看自己王汉深受蛊毒却无能为力,不住的叹息着。傲天看大家都无精打采的样子上前看了看扎翰,脸色倒是与正常人没区别,气息有点微弱,如此拖下去恐怕性命不保,拍着阿琪格乐肩膀说道:放心吧,大汗一定会苏醒过来的,你在此好好守候,我去去就来。阿琪格乐不知道傲天去哪里,干什么迟疑一会儿张口道:你要去哪里。
傲天答道要去乃蛮那去找解药,既然是巴图干使得飞镖就一定会有解药。
乃蛮兵多将广,是非常强大的草原部落,而且还有联盟,如此的就去无异于羊入虎口。阿琪格乐担心傲天,就让几个人跟着去,只是被傲天拒绝了,在一旁的轧木合拉着傲天出去说道:傲兄弟武功了得,众人不及,真是英雄少年,我虽不才愿意一同前去,愿打前锋,相对乃蛮我也是很熟悉了。傲天笑了一下谢谢轧木合的心愿,他选择一个人去自是早有打算,即便千军万马也非要找到解药不可,这一次乃蛮部落损兵折将,已经元气大伤,此刻他们定会疏范防备,想当初去金国皇宫都小菜一碟,何况这草原部落呢。轧木合看傲天如此心意已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唯有希望他一路顺利早些拿到解药,说着傲天就上马而走,被阿琪格乐叫住,从身上取出一块护身玉挂在傲天的脖子里,希望此去一路平安,傲天看着阿琪格乐,忽转身上马,消失在视线中。
乌苏可汗看着受伤的两个儿子,别提多恼怒了,本想着事情就要大功告成,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给搅乱了,想想真是心有不甘心。坐在椅子上"嗑嗑"两声,想来也是受了惊吓。不知道那个少年是谁,本领是如此的了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一来是无法再继续攻打,还有那个少年也是一个威胁,必须除掉。巴图干看乌苏语速很快,神情也有些紧张就上前道:大汗,此人功力高深,非一般人所能匹敌,恐怕这草原之上难有敌手。乌苏一听很不高兴,他不相信没人能与之抗衡,就说道:天下之大,高手多的是,就是请一个也要把那人给我杀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阿斯那论略带喘气的说道:父汗,我倒知道有一个人功夫了得,名叫段飞鹰,此人结识江湖卢林好汉,专门干打劫的勾当,只要有钱就会杀人,正好可以请他而来。
乌苏眼前一亮,按着阿斯那论说的去沙漠寻找,带去好多酒,一大群人马浩浩汤汤去了。傲天骑着马来到了乃蛮的领地,远远望去,如土丘似的蒙古包凸起,想来就快到了,快马加鞭赶过去,此刻夕阳就要夕下,余晖洒落大地,一片暗红。乃蛮部落现在正是疏于防范的时候,这一次进攻后,受伤之人不计其数,早已没有了斗志。傲天看着天色还没有黑下来,就在远处一直的看着,好瞅准机会,来个出其不意。
这边,巴图干骑着马穿梭在沙漠上,没想到是如此的热,汗水早已湿透全身,真是一望无际阿,就让大家休息一会儿,坐下来喝着酒水。看着天色就要黑了,如果再不往前走,就要睡在这沙土上了,赶紧命令道快速前进,天色完全黑之前一定要找到段飞鹰。自那次打劫不成,逃跑之后,独眼大哥又返回来,领了一大帮子人,重新把这里修了一下,又干起来打劫的买卖。那段飞鹰自是轻工了得,天下难敌,回到沙漠上继续做起了王,逍遥自在。坐在屋顶上的段飞鹰喝着小酒,看着远方的夕阳,还真是一幅壮丽的景观图,突然进入眼前视线的一批人马,顿时灵光一闪,没想到已经有人开始送上门了,赶快让手下兄弟准备好,有远方客人来了。
傲天悄悄的,趁着夜色来到最大的帐篷内,果然看到了乌苏可汗,一个人正喝着酒,闷闷不了的样子,傲天见周围没人把守就堂而皇之进去,乌苏以为是巴图干回来了就说道:事情怎么样了,找到段飞鹰了没。傲天站着不说话,东张西望着,微带醉意的乌苏可汗说道:怎么不说话阿"抬头一看,模糊的面容渐渐清晰起来,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那天打伤自己儿子的少年,开口大喊道;来人阿,有刺客。傲天剑一出,指着说道:解药在哪里,赶快交出来,不然小命难保。乌苏可汗大叫饶命,并没有什么解药。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狡辩,傲天一剑划过,头发落一地大声喊着交出解药,要不然人头落到。闻讯而来的牛咕噜猛地闯进来见一个人用剑架在大汗脖子上上来就大喊:放了我家大汗,要不然粉身碎骨了你。傲天回头见是一个大胖子就笑着说道:有本事就来吧。牛咕噜一听气的一把大刀砍过去,傲天轻松的闪了一下,还差点伤到乌苏,一直的左砍右砍的,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看天色也不早了,一会儿兵越来越多,就不陪牛咕噜玩乐,一脚踢在屁股上,揣出大账外,用剑指着说道:快交出来,我的耐心有限,再不说,真的不客气了,那乌苏就是不说,气地傲天一剑下去刺伤大儿子,顿时鲜血淋漓,又指着阿斯那伦说道:交还是不交。乌苏不忍心儿子就这样死,不能因为这而葬送儿子性命就交出解药,傲天拿到后,骑上马就快马加鞭驶去。
乌苏大喊着来人,声动震天.
巴图干领着段飞鹰回来了,可还是迟了一步,解药被抢走,还伤了大儿子,乌苏怒斥一定要抓到他,千刀万剐。段飞鹰本是要钱的,不是看他大喊大叫的,在巴图干的引领下去了乞颜部落。这时候门外来了一人,说是金国皇帝派来的使者,是来谈判的,正在气头上的乌苏来了个不见,让其赶走,牛咕噜,大叫一声,吓得那使者瘫倒在地,不知道从那来个黑影一把抓住牛咕噜脖子扬言说道:不想死的,就少说话。一群金兵从后面冲进大账,乌苏一看不好赶快让人来,没想到刚走一个,又来一个这时候进来一个蒙着头的人,嘴角一笑说了句:大汗,别来无恙,哪有轰人的,我知道你败了,我就是来帮你的。
乌苏问:你是谁,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那人哈哈大笑摘下布来说道:我就是完颜无敌。乌苏大惊失色,他听儿子说过这个人,金国大将军,行动诡秘,深不可测。
傲天回来了,赶紧拿出药丸赛在扎翰嘴里,阿琪格乐很高兴的拥抱着,没想到真的回来了,不负众人所望。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傲天和众人跑出去一看,悬在半空的一个人来来回回的打转着....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三章 :烽火美人
“飞鹰凌空千百转,剑走偏锋一线天,莫问道高魔丈深,狭路相逢勇者胜。”傲天跑出来抬头一看那人一袭青衣,头发散乱着,驾驭着轻功在天上来来回回的转着,嘴里不时的叫着,哈哈大笑着,在一旁的阿琪格乐看那人一直转呀转的就是不下来,有一点惊诧的是可以像鸟儿一样飞来飞去,看上去是如此的逍遥自在,远看着段飞鹰,久久的凝视着,想起了那次和傲天一起乘坐大风筝飞天的情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有心情想这些呢,不知道此人是乌苏派来的杀手吗,傲天细细一看想起来那次和孟天涯在沙漠中见到的人,看上去有点相像,想着一定就是他,看此人的轻功是如此的诡异,但是武功嘛就稍微逊色了一点。
段飞鹰赶紧停下来悬在天空中,远远的看过去,那个身上披着剑的少年是如此的熟悉,好像就在哪里见过似的,突然阿琪格乐大喊一声:“喂,那人,你怎么不下来,干嘛一直转来转去的,你不累吗?
段飞鹰看是一个小姑娘,就没有搭理,他一直在看着傲天,想着会不会是沙漠中遇到的那个可以御剑的少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惨了,上次就是被他给划伤的,今天来岂不是自找麻烦,想想真是冤家路窄,遇到高手了,不知如何是好。”
在下面的巴图干仰头说了一句:“段飞鹰,你怎么还不动手啊。”
阿琪格乐一看就是那天射伤雕儿的人赶紧说道:“傲天哥哥,那人又来了,伤我王汗的就是他,今天一定要擒住他。”
傲天扭头一看就是那人,赶紧跑过去,巴图干一看不妙赶紧跳上一匹马就跑了,段飞鹰一听名字就是那天在沙漠中遇到的那人,赶紧驾驭轻功就跑了,阿琪格乐大喊着那人跑了,傲天回头一看段飞鹰早已消失在夜色中,心想着会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赶紧回去了,延必派阿巴带领一群人去追赶巴图干去了。
来到大帐内,扎翰已经苏醒,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阿琪格乐两只水灵灵的大眼晴转着,深情的一直盯着看,赶紧一句:“父汗,你终于醒了。”瞬间如喷泉一样眼里噙着泪珠水花,一把抱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扎翰拍打着阿琪格乐说道:“没事了,阿琪,父汗不会那么快就死的。延必跪在床前说了一些这段日子所发生的事情,还讲到叔叔扎合是如何勾结乃蛮部落连同他人谋害父亲的,总算苍天有眼,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听到这下,扎翰紧紧的握着手咬牙说道:“没想到,会被自己的兄弟给出卖,真是天算不如人算,只能怪自己看错了人,信错了人,才导致后院起火,遭遇此场灾难,辛好老天有眼,总算安全逃过这一劫。”
阿齐格乐赶紧跑过来,拉着傲天来到扎翰面前说道:“父汗,这次多亏了傲大哥,要不是他我们早就被乌苏带来的骑兵抓住,成为阶下囚了。”
延必也说了这次真是有惊无险,多亏了傲天,而且不畏艰险只身一人深入奈曼部落偷的解药,这才使自己父亲安然无恙,之前的种种原来都是一场误会,说着赶紧鞠躬赔礼谢罪。
傲天赶忙扶起来延必说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人在江湖,拔刀相助,经此一难虽然被冤枉但同时也化解了误会,方知那乃满蛮的阴谋,这才一举破灭敌人的计划。
扎翰做起来看着傲天,仪表不凡,风度翩翩,果真是侠义少年,赶忙说道:”这次我族遭受大难,多亏少年挺身相救,这才免于一难,我乞颜部落上下无法表达谢意,这是一把追随我多年的金刀,就当是赠与侠士的,你是我们的英雄,拥有它才算是找到了真正的住人。“
众人都大惊,这金刀象征这至高无上的权利,没想到扎翰会拱手相让,就是自己亲生儿子也没有资格获得,在蒙古人的眼里,只有真正的英雄可才可拥有它,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眼前的傲天,看到这么贵重的东西他那里肯收啊,只是连连退却,扎翰觉得这把刀一定非傲天所得,执意要给,在一旁的阿琪格乐心里乐呵呵的,赶紧接过来递给傲天轻轻的在耳边说了一句,立马就收下了。
扎翰看阿琪格乐一脸神秘,古灵金怪的,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注意,哈哈大笑道:“我女儿就是不一般,看来我的面子还不及你啊。”
众人都笑起来,这场情是如此的温馨,阿琪格乐有笑了,是那么的开心,还是当初一样见到的那个素不相识的姑娘,一脸的纯真无邪,这美丽的容颜定格的画面,深深的印在傲天的心里。
话说那巴图干回去之后,早已累得摔倒在马下,爬着进去大帐说什么段飞鹰跑的比自己还快,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打就吓走了,害的自己快马加鞭赶回来,如若在晚一点可就命悬一线了,谁知段飞鹰也狡辩说那人功夫了得,自己不是对手,打不过当然要跑了,要不然只有等死,谁会傻到那种地步,可是气的巴图干大怒,说什么也不能丢下自己一个人先跑,不就是仗着自己的轻功了得吗,不还是贪生怕死之辈,两个人激烈的争吵着。“
只是完颜无敌怒吼道:”有什么好吵的,都是手下败将,不堪一击,那人是谁,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吗?
段飞鹰就讲了那次在沙漠是如何交手的,还说会御剑,别人都叫他什么傲天。
“傲天”完颜无敌一听顿时气上头来,。握紧拳头把一张桌子震碎大声说道:“真是冤家路宰,没想到竟然跑到草原来了,这下新帐旧账一起算。”
乌苏看完颜无敌如此恼怒,想着会有什么心头大恨似的,这下可好了,心里想着正好借他人之手除掉自己的对手,到时候一样可以称霸草原,乌苏微微一笑想着自己的梦想计划就要实现了,真是上天注定派来这么一个号帮手,高兴之余还要想着怎么喝完颜无敌周旋,因为他们之间是有利益的。
第二天一大早,阿琪格乐身着桃红色蒙古袍,手里拿着一个鞭子,赶着一群羊走在绿色的草原上,一会儿跑跑那,来来这的,在她裙边欢快跃动的小羊不时的摇晃着头,身上系着的铃铛咚咚作响,如一曲美妙的短笛,迎着风翩翩起舞的跳着,一脸笑膺,明媚如春。
这些日子以来,还真是忘我的开怀,高兴着自己的父亲安然无恙,高兴着傲天得偿如愿,因为金刀一出手,算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也有着落了,那金刀不仅仅象征着权利,更是扎翰许诺阿琪格乐作为挑选自己心爱人的礼物,她心里对傲天是爱慕有加的,也是希望傲天能够所得,谁知事情会来的这么突然,自己的心上人就在眼前,而且也到了自己父亲的认可,她能不高兴吗,这金刀驸马非傲天莫属。
在傲天的帮助下,训练扎翰的铁血之狮,这少林寺的扎马步让阿巴他们累得无论如何也都做不好,早就瘫痪似的躺在地上,别看简单,真的坐起来需要的还是一份毅力和定力,两者不可缺少。
在望台上,一个身穿鎏金色衣服的人站在上面,这不就是那完颜无敌吗?眼看着傲天在教那些蒙古人武术,心里一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乞颜部落会变得很强大,到时候对金国是一个威胁,这些游牧民族居无定所,四处散乱,集合起来便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说什么也不能让其得逞,赶紧命令段飞鹰拖住傲天,完颜无敌露出一丝邪笑,一把火烧了这望台,跳下去直奔红衣少女去。此刻还不知危险临近,阿琪格乐还在开心的跳着舞,完颜无敌走过来说一句:“你可是扎翰的女儿。”
回头一看完颜无敌,不知道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人就问道:“你是谁,来干嘛呢,怎么没见过你。”
完颜无敌笑了一下,还说是傲天的朋友,今天来就是看看他,没想到却碰见了你,又问她是不是扎翰的女儿,阿琪格乐肯定的点了点头一把抓住,上了一匹马奔驰而去,阿琪格乐大叫着快放手,心里很是纳闷刚才还好好地,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似得,有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正好找阿琪格乐的穆玛看到小姐被一个人抓走了,就大喊大叫着,闻声而来的阿巴和阿布楽骑上一匹马就追赶上去。
那烽火望台,火势越来越大,底下人都大叫着失火了,扎翰一看不好,会不会是乌苏来报仇了,赶紧集合士兵前去打探,而在一旁的傲天看到段飞鹰赶紧追了上去,本来心里就不高兴,那完颜无敌为什么这么命令他,怎么说自己也当过老大,段飞鹰气的直跺脚,听到一声:站住,往哪里走。回头一看是傲天,赶忙驾着轻功飞走了.....傲天追赶不了,赶紧骑上一匹马,奔向烽火燃烧的望台,哪里是他和阿琪格乐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不能就这么付之一炬,一定要阻止火的蔓延,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些回忆的画面,挥之不去,傲天摇摇头一声“驾”极速的跑过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四章 :风月无边
滚滚烟起,火光冲天此刻近身不得,眼看望台一点一点的被吞噬,却无法阻挡,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实在是难受至极,星星之火还可以燎原,下面的青草也被烧烤一样,失去了绿色生机,变得枯黄;底下的牛羊四处乱跑,这里的一切就要损毁,更重要的是那些曾经陪伴美好时光也会瞬间化为灰烬,只能忆往昔了,嫁人不在,英雄也难耐。
傲天坐在马上,看着众人都在用水泼着,一个人傻傻的怔住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候穆玛跑过来大声喊着小姐被人给抓走了,傲天回过头来看着她一脸狼狈,气喘嘘嘘的,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才想起了阿琪格乐。穆玛拍着胸膛说道:“不好了,小姐被一个人抓走了,现在追还来的及。问清楚之后,傲天指着穆玛说的方向,快马加鞭的追了过去,他不知道那人为什么会抓阿琪格乐,刚才的的火是不是段飞鹰放的,傲天的心里乱糟糟的一片这一切也都来不及猜想了,为今之计就是追到抓阿琪格乐的那个人。
阿琪格乐一点也不老实,活泼的像小鸟一样叽叽咋咋乱嚷嚷,弄的是两耳好不清净,完颜无敌实在是受不了了,就那这布塞住她的嘴,双手一捆绑,这下可安静一会儿了,只是坐在马上的阿琪格乐晃来晃去的,好像故意惹完颜无敌生气似的,无奈只好放下阿琪格乐牵着她走,这可怎么受得了,此去上京城还有好长一段路程,阿琪格乐不走了,一下子坐在地上扭着头,完颜无敌下马走到面前摘下布条,看着她大声喝道:”你这小姑娘,如此冥顽不化,小心对你不客气,最好老实点,乖乖的跟着我去上京。阿琪格乐一脸不高兴,嘟着嘴道:‘哪有你这样的,欺负一个弱女子,还绑着我,真是不害羞。“
完颜无敌只是一笑,拔出一把刀来,阿琪格乐一看还以为是受不了自己要灭口,就大声喊救命,完颜无敌顺势一刀下去,手里捆绑的绳子断了,满脸惊恐的阿琪格乐一睁开眼看好好地,赶紧站起来说道:”我就说你不坏嘛,怎么终于良心发现,肯放了我了,那谢谢你了,我走了。“
完颜无敌一跳到面前呵呵的笑道:”我不是放你,要你老实点,要不然有你好受的,赶紧休息一会继续赶路。“
阿琪格乐斜眼看着想着是无论如何也跑步了了,干脆就不打逃跑的注意了,嘿嘿的笑道:”那个谁,不知道你为何抓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有仇,但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完颜无敌“四个字一出,阿琪格乐拍手说道:”我们的名字还真是像,都是四个字,看来是一家啊。“
完颜无敌看她高兴的那样,莫非也是,但一想不可能啊,她明明就是蒙古人,少来攀亲带故的,防止她会有什么小花样,还是小心点为好,来到阿琪格乐面前就问道:”你这小姑娘,倒是机灵顽皮,刚才说是一家是什么意思。“
阿琪格乐看完颜无敌一脸迷茫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我是耶律姗儿,也是四个字,不骗你吧。
这还真是一惊啊,完颜无敌走过来一把抓住阿琪格乐的手说道:“你到底是不是蒙古人,还有你姓耶律难道是辽国后裔。”阿琪格乐看他抓的那么疼就甩开生气的说:干嘛那么用劲,刚才还好好的,谁知一说这么恼怒,不就是和你一样多的字数吗,有那么夸张。
她哪里知道耶律姓氏是辽国的国姓,后来被完颜一族给灭了,两者是冤家,现在倒好,正好碰在一起,不恼怒不厉害才怪,现在金国国内不太平,还有一些起义军就是辽国的后部,阿琪格乐不说还好,这下倒是真的惹怒完颜无敌了,本想着会抓到扎翰的女儿,却找到了辽国宗亲后裔,想想也不是空手这下可以向皇帝交待了,阿琪格乐哪里会知道自己被误认为反叛之人,还不知道后面有什么危险等着她呢。完颜无敌一把拉着阿琪格乐,快马加鞭的直奔京城。
傲天追了好久就是没有发现阿琪格乐的踪影,看着一片片绿油油的黄花,不时的蝴蝶飞来飞去的,真是漂亮极了,想起了在草原上看阿琪跳舞的情景,突然一想现在还有什么心情欣赏这些美景,眼下要赶紧找到那个人为止,可是现在茫茫头绪不知道该往哪走了,正在迷糊犯愁之计,一辆马车路过,好像是一个大户人家,前面骑着马拿着刀的人走在前面,后面马车一定是他们的主人,就骑着马走在路中间拦了下来,那拿着刀的大声说道:“你是谁,胆敢拦路,知道上面做的是谁吗,不想活了,识相点赶紧让开。”
傲天就是不让,那人着急了,一下子跳起来砍过去,傲天一个旋转脚踢在那人脸上,瞬间就摊到在地,疼的啊啊叫,这时候马车里一个不惑之年的男子掀开帘子说道:“前面是谁,为何还不走,发生什么事情了。”
车夫说道前面有一个少年拦住了去路,还打伤了武威,那中年男子下车不慌不忙的走到前面,看傲天一脸英气不凡,想必身手不错就握拳道:“不知这位少年有何事,哪里得罪你了。”见这人说话倒是客气,傲天也赶紧下马说道:“在下追赶一人到此,发现你们路过,没想到还没说话你的手下就口出狂言,所以顺手教训了一下,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中年男子看着武威示意让他退下,还说了自己的名字-左玄同江湖人称穆公,并对刚才的事情表示只是一场误会,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傲天见左玄同如此的大度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赶紧上前施礼拜谢,并对武威道歉,两个人冰释前嫌算是一笑而过了。左玄同就问道:“刚才听你说在追一个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在下傲天,自己的一位朋友被抓了,一路追赶过来却迷失了方向,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才有刚才一幕。
左玄同指着前面的道路说这是通往金国上京城的必经之道,自己本是中原人,无奈金国侵占了大片的土地,此去就是回家呢,还邀请傲天一起去,想必抓她的人也许会是进了这上京城也不好说,还是前去打探一下,傲天在此拜谢一路朝上京出发。
完颜无敌一路来到了离都城最近的一个寺院-禅云寺.眼看这天色就要黑了,只有在此小住一晚,明天继续赶路。看着寺庙香火鼎盛,一片繁荣景色,旁边的的花儿在晚上还不时的透着一股香气。两旁的参天大树高松挺拔,很是茂盛,阿琪格乐开心的跳着,她从来没来过寺院,见到的反而都是光着头的和尚,一个女的也没有,纳闷的拍着头问道:“那群人坐着敲打着什么呢,干嘛不睡觉。”
完颜无敌没有说话,就是拉着她走,说是找一个房间住下,千万不要想要逃跑。阿琪格乐心里想着自己才不会逃跑呢,这么好的地方,要好好参观一下才是。
那完颜无敌哪里肯啊,非要拉着她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不要打扰了佛门的清静,重重的门声一关,就像是进去鸟笼里,没了一点自由,一点也不好,阿琪格乐想着不让自己出去,偏要出去,就透过窗户偷偷的爬了出去,来到寺院的后山,这里真是漂亮极了,虽然天色黑了,在月光的照耀下还是显得一片神秘感的,小树,亭子,还有一弯清水,阿琪格乐赶紧跑过去,脱了鞋子,把雪白的玉足放进清水里,顿时一股凉意袭上心头,这感觉真是爽呆了,看着绵延起伏的山,欣赏着月光,脚不停的拍打着水,溅起了小小的涟漪,真是快乐的像个小精灵,哪里像是阶下囚啊,简直是来享受了,正阿红可以见识一下外面的美好的世界。
这时候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想起了傲天,想起了在一起的日子,慢慢的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傲天和左玄同来到一片树林之中,眼看不能到达上京城了,只好将就一晚,暂时安营休息了,躺下来一颗悬着心还是放不下,他不知道阿琪格乐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受伤了,会不会感到害怕,这江湖险恶,人心更难猜测,担心她被人给利用了,这样一想更睡不着了,走出帐篷外看着一弯皎洁的月亮,站在一个石头上想起了和阿琪格乐在篝火旁吃着烤肉,喝着奶酒的情景,只是月下寄思,愿一切安好。
阿琪格乐来到亭子里,微风吹来,散乱的头发随风飘起,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在月光下照耀下一个人依偎在廊亭的柱子上,深情的望着远方,后面的影子被拉的长而斜,真是一幅壮丽的美卷: 风月无边,庭草交翠,皎洁月光,思念流长,情难遮掩,佳人心乱....
有感光阴的短暂,想着阿琪格乐,傲天底下了头想着她的美丽笑容,真是“相逢相识同相思,风月无涯可慰颜”
金国遗事篇 第七十五章 :禅云寺庙
阿琪格乐一大早的就起来,跑到院子里,摸摸这,看看那的,很是好奇,来到大雄宝殿内,看到一尊尊佛像栩栩如生的,刻画的如此逼真,有的安详,有的慑怒;有的快乐,有的忧愁;有的端坐,有的肃立;大巧不工,坐如钟。顺着后院走去,满是古树参天,亭阁错落,好一派幽静之处,就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妙不可言。这寺庙还真是宏伟啊,屋顶铺满黄|色的琉璃瓦,金碧辉煌的佛香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金光;高耸林立的大松柏,就如绿色的天毯一样;万绿丛中,一片安静祥和,阿琪格乐看到有一个小门就进去了,只见到几个和尚正在锄地浇水,走上前去一看他们中的蔬菜都可以吃了,突然大声道:“哇,这么青青的绿色蔬菜。被这一声惊叹震惊的和尚们赶紧回国头来一看竟然是一个姑娘,其中一个赶紧上前摆着手势说了一句阿弥陀佛,女施主这里外人是不能进的,还请速速回去。
阿琪格乐一听不高兴了,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呆在着,没有偷,又没有抢的,非要留在这里,几个小和尚任凭怎么说都劝不走,无奈之下各自干活了,把阿琪格乐亮在这里,傻乎乎的站着,嘴里还不时的说着:”哎,你们不要走啊,怎么都不理我啊!
旁边来了一个胖胖的和尚,见她大喊大叫的就道:“女施主,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不得大神喧哗,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阿琪格乐见这胖和尚说的挺在理的就说她自己只是在这里转悠一下,为何那些和尚不理自己呢,胖和尚笑了一下解释说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完后还要念经,而且佛门清静之地是不能接近女色的。说了一大推也听不懂,转身就回去了,此时那完颜无敌正和一个老和尚说着,见到阿琪格乐一个人在走着,就大声道:“你这丫头,不要到处乱跑,现在天色正好,赶路要紧,不听话还要拴着你。”
阿琪格乐并没有透出一丝害怕反而笑着说道:“我才不怕呢,反正我也没打算要跑,你怕什么呢。”
阿弥陀佛,那个老和尚说了一句:‘施主一路走好,老衲就不送了。
完颜无敌带着阿琪格乐下山继续赶往上京城,前腿刚迈出去,后脚就有人来了,傲天和左玄同一行人登山百会,这是主持行云大师傅见有一群人来了,商人打扮就上前道:阿弥陀佛,施主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左玄同毕恭毕敬说道:“大师你好,我等是做生意买卖的商人,一路劳顿颠簸,走到贵宝刹想在此休息一下,不知可否。”
方丈一听说道:“即是舟车劳顿,理当休息,施主这边请。
方丈很爽快,一行人卸下武器,来到寺庙的后院,看着亭台楼阁错综相交,古木参天,花儿朵朵开放,别有一番情味。左玄同来到内堂休息和方丈说着,还散尽钱财帮助寺院修建,方丈连连称赞他慷慨。
傲天一个人在院子里的走廊中,不一会来到了一个山脚处,这里有一弯清水,顺着过去来到了一片鸟语花香之地,这里百花盛开,五彩缤纷的,如仙子的摇篮,看着清水溪流是如此的明镜,伸手一触摸感到一股清凉,坐在亭子里看着远方,云雾缭绕的,仿佛仙境一般,这时候一个和尚挑着水过来了,顺着山脚处的小道走去,突然”啊“的一声翻滚下去了,傲天闻声而来,一把拉住那小和尚的胳膊,只是木桶掉在了山下,往前俯视一看还真是陡峭,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渊。刚才还真有惊无险,那小和尚连连称谢,傲天不解,为何这么危险还要跳水下去,难道寺院里没有水了吗。
那小和尚就讲了自己有个师叔祖住在下面,方丈每次都要去挑一些水送去,说是好好照顾,傲天一想这下面莫非也有高人,就对那小和尚说道自己愿意帮忙,送两桶水下去,百般解释后,那小和尚就拍着头回去了, 一副不解的样子,还不时的回头看看。
傲天顺着小道一直往下走,一段艰难路段后,到了一片竹林,这里枝叶繁茂。一片幽静之处,这倒使他想起了在少林寺时候的情景,那次和玄空师叔祖的相遇还历历在眼前,走了几步见到前面有一个小亭子,四周都是水,倒是与众不同,上面有一个子“仁”傲天向前一步坐在小船中,游荡在竹海内,这里还真是如仙境一般啊,远远看去一个和尚正在打坐,两眼紧闭,很是安详。傲天抬着两桶水来到面前轻轻说道:“大师。”
那和尚一抬头见到一个英俊少年,眉宇间露出一丝冷峻,看此人穿着打扮倒是中原来到就说道:“你是谁,不是正明来送水吗?
原来那个小和尚叫正明,傲天赶忙答道:我是来替他的。”
那和尚又不说话了,傲天就把水倒在了一个大水缸内,来到内屋这里有好多挂着的书画,字体如行云流水,自己也认不得就回来,正要走,那和尚说道:“看你气度不凡,想必也是练武之人,既然来了不如坐下来好好说一番。”
傲天来到他面前两腿盘旋坐着,老和尚睁开眼突然手一推,那船只就到对岸了,功力是如此的深奥,真是打开眼界,只是不知为何把穿渡过去,那怎么返回去。
和尚站起来指着说道:“有人来便可以再过来,小船只有一艘,为的就是方便他人,我不渡人,人不渡我,船自渡人。
傲天听的不是很明白,就说道:晚辈会武功自然不用这船,一样可以过岸。”
和尚一笑说道正解也,与人方便就是在帮助自己,你有武功自然不在话下,他人来此自当欣赏风景,不会折煞了这美好的情境。
原来这和尚法号道天,功力很深,和傲天又讲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想着自己曾经在少林寺的时候也是听玄空讲了一堆自己听不懂的话,趁此机会正好可以好好的诉求心中的不解,随后便向道天请教了易筋经中那些不明白的句子。
傲天随即演练一般,把其中不解的语句告知,道天一听很是惊颤,这少林的易筋经早已失传,得此经者自是不同一般,眼前这个少年让他更加觉得深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