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更好的,我要的比这烈。”小二无奈的说这已经是很烈的啦,没想到客官还是觉得不好,这可没法了,那人不高兴,一把推开了小二,店主也来了,也是遭一顿训斥,坐在一旁的两个金国人不乐意了,拿起酒来走过来说道:“你们是蒙古人,真是好大胆,来我们这里撒野,还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哎呦,怎么滴,还想打架是不,来啊,我蒙古勇士岂会怕你。”两个人一对一怒目正视,小二看不好,要是打起来吃亏倒霉的还是他赶紧上去拦住劝解到,谁知还没说连个人拳头过来,一个熊猫就出现了。坐在后面的喇嘛赶紧扶着小二笑着说道:“莫急,莫急,看看好戏。”
两个人谁看谁都不服气,拳头相迎,打起来了,像摔跤一样缠住了,乌达骑在那人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打的鼻肿脸青,旁边一个金人看不下去,一把拉开,不知道还有一个蒙古人在吗,从背后说道:“一对一,才是公平较量,你们就会以多欺少,看我怎么收拾你。”
喇嘛一看好戏开场了,就喝着小酒,哈哈大笑,在一旁的小二急了,这情景不知该如何是好,看到桌子上还有好酒好肉,喇嘛一把抓过来,说道:“你们还吃不,那我拿走了。”说着就走出门外,乌达把那人打晕后就跑出来拽住说道:“放下,敢吃本大爷的东西,不想活了。”
喇嘛笑了一下说道:“你不吃,还不让我吃,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人说话真是好笑,真把什么都当成自己的啦,气的乌达一拳过来,啊的一声打在了禅杖上,疼的直慌,喇嘛回头秘笑一下喝着酒继续往前走,这时另一个也出来了两个人合力夹击,一把抱住了自己,只见躺在地上的那和尚逍遥自在的喝着小酒,反正就是不服气,还真不相信打不住,两个人来来回回的像追马车一样,累得气喘吁吁就是抓不到,看着和尚上了一把年纪,没想到跑这么快,算了两个人躺在地上休息,眼看着天空,突然喇嘛一伸头说道:“怎么不追了,那我走了。”哈哈两声就消失在街头小巷之中。
将军府内,几个家丁摸着屁股回来了,完颜闵一看个个都一副苦恼的样子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只听其中一个人说道在半路遇见一个疯和尚,甚是厉害,被打了一顿。完颜闵一听,拿着扇子在他们头上一个个敲了一下说道:“真是一群废物,一个和尚都打不过,要你们干嘛,对了我让你们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个家丁悄悄的说起来,完颜旻笑了一下,这时候阿琪格乐和一个婢女路过大堂,看到院子内完颜闵等一群人神神秘秘的心里就想着:莫非又打什么歪主意,哼,一看就不是好事,要是再敢欺负我,做坏事,休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傲天和左倾城也回来了,这时候左勇在院子里练习剑术,看到傲天和妹妹一起回来就问去哪里了,一整天都没发现你们,左倾城笑着看着傲天,对左勇说:“我和傲天哥哥去城外玩了,很高兴。”
左勇知道父亲不让妹妹出去,就说道:“还好有傲天保护你,一个人看你敢出去,小心老虎吃掉你。”
左倾城拍打着左勇:臭哥哥,怎么这么诅咒我,打你,打你。”说着就跑自己房间去了,傲天和左勇都笑了笑,随后又开始教他练习剑术,指导他从最基本的练习,正好路过的喇嘛听到院子里有舞剑的声音,本就好奇的他非要打探一下,跳到屋顶上,坐在上面欣赏着月亮,喝着酒,看着下面的人练习剑术,别提有多惬意了,一个人躺下来,翘着腿,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章 :龙潭虎||穴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照射在喇嘛的脸上,自己还沉睡在梦中,只听到周围有声音议论着,谁知睁开眼一看,一群人围着自己看,赶紧坐起来看着四周,又瞧瞧上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贼呢,原来是自己睡觉时翻滚下来了,这个习惯还真不好,真是滚惯了,拍着头道:“哎呀,这可不好,溴大了!立马站起来就走,谁知左勇拦住说道:“你这和尚是干什么的,为何会躺在我家院子里。”
喇嘛回头一看就是昨天那个练剑的小子,笑眯眯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梦游了也说不定,不说了,我还要走。”左勇跳一下来到前面继续说道:“不行,必须说 清楚,说不定你是什么人派来的,打我家注意。”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扶着拐杖说道:“你看我一个老人家能做什么事情,我也很纳闷呢,你就一阵数落我”说着就假哭起来,旁边的侍女也都在偷笑,这时候倾城出来了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一看是个老和尚,讲清楚后就让他走了,还给了一些银两,气的左勇始终不明白, 妹妹为什么这么做。喇嘛一看左倾城如此的漂亮就阿弥陀佛道:“多谢姑娘,上天会眷顾你的。”随后就出大门左去了,傲天伸开懒腰出来,见大家都在院子里,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问清楚之后才明白,笑着拍着左勇说:“昨天就有一和尚在屋顶上,你不知道吗,他没恶意,要是有的话我们早就被暗算了。”如此一听,左勇睁大眼睛,怎么自己没发现,难道真的有隔耳倾听的功能,真是太厉害了,自己的功力还是不到家,需要多加练习啊,赶忙拉着傲天进屋里。
见他们两个不理睬自己,左倾城就和婢女一起出去了,走在大街上,还真是热闹,商贩叫卖声此起彼伏的,两个小女子蹦蹦跳跳的转来转去,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谁知身后的魔爪就要伸过来,完颜闵一个浮夸子弟整天无所事事,正巧遇见了左倾城还真是有缘分就让家丁随着自己悄悄的跟了上去。只见她们进了一个丝绸店,里面琳琅满目的看的都花眼了,不知道该选什么了,店主殷勤介绍道:“姑娘,我这里全是上等的好丝绸,你就放心吧。”
这时完颜闵装模作样的说着:“老板,把你这里最好的拿出来,我要一一验货。”
左倾城回头一看是个富家子弟模样,还猥琐的笑着猜想不是好人赶紧就走,谁知完颜闵拦住说道:“哎,姑娘这是要去哪里,丝绸来了, 为何不挑一挑,穿在你身上,可真是绝配。”旁边一丫环小菊瞪着说道:让开,我家小姐要出去。
完颜闵笑着说道:“姑娘走好。”马上就变脸想着刚才那个丫头真是厉害,小心落在我手里让你好看。
左倾城对小菊说道刚才的事情,那个工资好像不高兴,话不该说的那么绝,小菊见小姐就是心好,说不定是什么坏人打坏主意的还是小心为好,老爷要是知道出来还不吵死我啊。“
不会的,左倾城说道:”我会和父亲说的,是我自己执意出来玩的。
两个人聊着,后面的家丁跟着,全然不知,那完颜闵也是紧随其后,露出坏笑,坐在一旁吃包子的那个喇嘛看到了这一切,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仔细的想了一下,拍打着脑袋。
来到了城南西湖的断桥边,这里人还真是多,湖中泛舟的,河边梳妆打扮的,真是热闹,看到前面有一个寺院,就囔着要去看看,正好可以拜佛,来到院内,求香的人还真是多,两个人来到大雄宝殿内,跪在捻子上虔诚的祈福着,只见左倾城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知道什么事情使她那么开心。随后有来到了后院,这里没想到还有那么多花儿,赶紧跑到亭台处坐下来,欣赏着鸟语花香,想着那天和傲天一起去城外的事情,洋溢着幸福的容颜,小菊见倾城这么高兴就问道:小姐,这几天看你高兴的,是不是在想着什么人啊。
“哪有,别胡说,开始拍打小菊。”
两个人在院子里追来追去,小菊不时的说:小姐脸都红了, 还不承认。左倾城也不好意思了,一直追赶着,不让小菊胡说,在一旁偷看的完颜闵笑着,准备让家丁动手,两个人跑到寺院后山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几个家丁拿着布袋和绳索,悄悄的跟在身后,两个人坐在一个石头上有说有笑的,突然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不知道了。一路跟着跑来的喇嘛见没发现人,很奇怪,拍着头说:刚才还在,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夜色降临了,见左倾城没有回来,左勇有点着急了,傲天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商量着分头去找,看着夜色越来越黑,两个女子又不会武功,这下可怎么办,到底会去哪里呢。
完颜闵让家丁把这两个女子抬到破旧的后院去,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正好一个婢女发现了,看着公子和一群人鬼鬼祟祟的也就没说什么,直奔西厢房去了,进去之后还和阿琪格乐说了一下,如此一听更加怀疑了,想着今天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动作就让人觉得不对劲,莫非又做什么坏事,为防止再对自己耍坏主意,等丫环出去后,自己一个人悄悄来到东厢房。
走了一大圈子就是没见人,真是奇怪,刚才婢女明明看到的,阿琪格乐就要回屋去,此时几个家丁来了,嘴里说着:这下少爷可以好好享受了,还真是一个美女啊,谁都会心动。
美女,阿琪格乐一听,就知道完颜闵又在打坏主意了,赶紧去了后院,这里还真是一片破败,什么都没有,杂草丛生,好久没人来居住了,往里面一走,确实发现有个屋子,里面还亮着灯,觉得很奇怪,就进去一瞧。
只见完颜闵把袋子一拿,一个沉睡的美人是如此的安详,那红红的嘴唇,白皙的皮肤,真是让人有一股冲动,迫不及待的完颜闵慢慢的开始解开左倾城的衣服,刚要下手阿琪格乐就破门而入说道:’真是贼心不死,胆敢侮辱良家妇女,上次你一定欺负我了,这次还欺负别人,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说着拿起傍边一个棍就打上去,完颜闵一看赶紧就跑,两个人在院子里追来追去的,声音大的都可以穿墙而入了。这完颜闵怕阿琪格乐也是上次闹鬼所致,知道自己不能对其下手,也畏惧父亲和叔父的威严,不敢轻举妄动,收敛了好多,只有打其他人的注意,没想到又让她给搅黄了, 害怕自己父亲知道后就打自己,所以并没有反抗阿琪格乐。
走在外面的喇嘛,好像听到有声音,现在自己也没心思在一瞧了,总是拍着脑袋,看来事情还是没有想通,阿琪格乐追到外面,把棍子砸向完颜闵,谁知他趴下躲过,站起来就跑,正好打在喇嘛的头上,还真是疼,正想起来什么,也一下子砸没了,气的跳到墙内,看待一个女子进了一个破屋子就跟了上来。
阿琪格乐赶紧扶起倾城,没想到那完颜闵还抓了两个来,真是死不悔改,这下可怎么办,自己一个人那里抬得动连个人,正愁呢,一个声音传来:“还有我喇嘛呢,嘿嘿”
一看是个和尚,还穿一个大红袍子,就说道:“喂,你是谁啊,怎么来这里啊。”
“别问我是谁,我不会告诉你,我来就是找你身边的姑娘的。”
阿琪格乐觉得这个女子却是漂亮,连自己都喜欢了,又看看那个和尚,一脸笑眯眯的说不定打什么坏主意就说道:‘臭和尚,你也不是好人,看人家漂亮,难道打什么主意,有我在,你不能,一个和尚是不能破劫的,要不然对不起你这光头。
这是苦笑不得,喇嘛一听说道:“你这什么话,小姑娘我可告诉你,不能侮辱我,我岂会犯色戒,我是一个渡人的和尚。”
“毒人”原来你会下毒啊,那你一定是个毒和尚了,气的喇嘛不知道说什么了,赶紧解释道:“不废话了,把这姑娘交给我吧,他家人该着急了。”
不行,阿琪格乐嘟着嘴说:“你要是坏人那就惨了,还是我来照顾他,你再不走,我就喊人了。”
你这小姑娘,怎么说不通啊,我和尚还从没这么耐心过,说说怎样才相信我.....
阿琪格乐思索了一会说道:‘我也不知道,除非你帮我找一个人来,救我出去我就相信你。“
喇嘛纳闷了,难道这不是她的家,一问才知,是被囚禁起来了,当即就答应她去蒙古告诉一个叫什么傲天的人来,两个人拉钩,不许变,弄的喇嘛多不情缘,自己就是一个和尚,不打诳语,这还信不过。
阿琪格乐觉得行动大于语言,还是击掌为好,随后就把左倾城和小菊拖着回去了,喇嘛回头看看说道:“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出去,现在是个好机会,为何非要等那个来才肯走。”
阿琪格乐没有说,反正就是等着傲天,这时完颜闵带着金吾卫来了, 喇嘛一看不好有人,赶紧就跳墙走了,还说道:我会帮你带花的。”完颜闵一看有个人翻墙跑了,就让人去追,一定要抓回来,金吾卫一行人跳到墙外追过去,其速度之快,简直不敢相信,真是非常厉害的战士,怪不得让完颜无敌这么信赖。”
阿琪格乐看着完颜闵不时的望着月亮就走过来说道:“你,,,,,,算你厉害....’说着就回自己房间了,知道自己好事被泡汤了,自己心有不甘,还是会打左倾城注意。
喇嘛一个人拖着两个人跑不动了, 停下来,后面的金吾卫穷追不舍,把他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带头说:”你这和尚,放下那女子,没想到出家人也会偷腥。
这话一出,当然不高兴了,容不得他们侮辱自己就大声说道:‘我喇嘛宋从来不近女色,这是从你们府上救出来的,还假装好人。”
金吾卫才不管那么多,上去就要打,由于自己不方便,一直后退,正巧傲天来了,看到这一幕走过来,远远就知道那个身穿白色女子的就是左倾城,没想到被一个花和尚给掳了去,一个轻功来到面前说道:“怎么会在你手里,赶快交出来”
怎么又多出来一个人,喇嘛都迷糊了说道:“你认识这女子,还是交给你吧,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喇嘛一身轻说道:哈哈,这下看把你打的噼里啪啦的。“说着喝着酒拿着禅杖就打上去,傲天一看这就是完颜无敌的手下,莫非看着这和尚如此的疯癫,又如此的认真,把金吾卫打的连连败退,其中一个赶紧说道:为防止有诈,我们还是先回去,今天就放过他们.....
“哎,别走啊,我还没打够呢,回头看着傲天说道:小兄弟,你扶着她们回去吧,我喇嘛知恩图报,这姑娘待我不薄,算是报答她了。”
正好赶来的左勇看到,赶紧跑过来,喇嘛一声:“后悔有期,我先走了。”
左勇一看说道:“就知道这和尚不是什么好人,果然非善类。”
傲天忙让他扶着小菊,两个人背着她们回去了,期间傲天一直很纳闷那个喇嘛还说左勇误会他了,今天还真是多亏了那个和尚,要不然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奇怪的是那人使用的招数和少林的睡眠罗汉拳有点相似,难道是少林寺的人,看穿着也不像啊,实在是想不通,刚才怎么就没想到问一下,傲天摇着头思来想去的,快速的背着倾城回左府了。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一章 :惊弓之鸟
巴图干骑着马拜别了楚庄主,一行人就要赶回蒙古,自昨天晚上事情后,左勇说什么也不准自己的妹妹再出去了,看来父亲的担心是有用的,只是左穆公不在府上,一切的事情都交予傲天来打理了,几天来找阿琪格乐的线索也断了,还发生了那么多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着一行远去的人马,心里念道:为何他们只身走的,不是要运什么神秘武器吗?傲天猜不透就悄悄的来到楚家庄的后院,在里面来来回回的在打转,只是觉得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唯一让人猜不透的就是那座假山,池水环绕中间,还有一个圆台立在中间,就像是木桩,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眼看白天不好下手,就先回去了。来到左府看到左倾城和左勇正在说着什么,它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走进一问才知,左倾城还要出去玩,她幻想着美好的外面,自和傲天出去后就无心在留恋家里了,平时父亲束缚的严,根本出不去,现在是个好机会,还有人相陪着,能不欢喜吗。只是左勇左一句大道理,右一句大道理的说的左倾城捂住耳朵就是不听,要说起读书来,在座的恐怕都不如这个女子,琴棋书画不在话下,诗书礼仪全都懂得,左勇这不是自讨没趣。
傲天也说了一句让大家不要再争执了,想着昨天的事情大家都很担心,倘若有人跟着就不会发生哪种事情了,左倾城只知道眼前一黑,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赶紧上前一步道:“原来是傲大哥救的我啊。
看着左倾城一脸美丽的笑容,傲天也笑了笑,挠了挠头说道:”其实,其实是.....‘还没说完就拉着傲天出去玩,回头对左勇说:“哥哥,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没事的,我们出去玩了。”左勇也无奈,自己实在管不了自己的妹妹,只是希望父亲早些回来,自己就不用那么操心了,此刻悬着的心也可以平静了,有傲天在身边也就不怕了。
左勇一个人在院子里,继续练习剑术,他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好,多么想一蹴而就练成高深的剑法这样就可以保护家人了,为了这个目标,他不懈努力,竟然还要拜傲天为师。
话说那完颜闵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坏主意,都被阿琪格乐给破坏了, 现在两个人一见面就互掐,远远的都躲着。想着一个水灵灵的没人就这样没了,实在是心有不甘,一脸愁苦的完颜闵坐在屋内,望着一个玉佩,来来回回的晃动着,这时候一个管家进来说道:“少爷,楚少庆来了。”
完颜闵赶紧出来,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赶紧跑过去说道:“楚兄,你可来了,这几日兄弟我过的真是凄惨啊,你是我的救星,一切要麻烦你了。”
楚少庆一听不得其解,想着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对大将军的少公子为所欲外,一阵苦诉之后,方才知道,原来是阿琪格乐,自己也是没有办法了,楚少庆一阵笑,说道:“此女子真的那么厉害,竟把你给征服了,我倒要见识一下。
阿琪格乐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望着窗户外,想着以前是多么快了,在大草原自由自在的,谁知现在像个没自由的小鸟一样,天天独自窝深闺,真是糟糕透了。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如梦初醒的阿琪格乐打开一看是丫环小玉,看她慌慌张张的,莫非有什么事情就问道是怎么了。
小玉气喘着说道:”少...少爷的朋友那个叫楚公子的来了,听说你对少爷做的那些事,好像是来报仇的,你一定要小心啊,此人真的很....’还没说完,一个声音传来:你就是那什么姗儿。“
”耶律姗儿“阿琪格乐脱口而出。
在一旁的小玉惊恐的看着,不知道为何会这么害怕,只是那楚少庆呵呵大笑道:”姑娘名字真的好听,可是听说我兄弟被你打了,可有此事啊。“
阿琪格乐掐着腰说道:”是的,那又怎么样!
楚少庆感觉阿琪格乐视自己的口味,就邪样的目光看了看笑道说:“姗儿姑娘不要误会,在下没别的意思,只是来看看。”阿琪格乐拉着小玉进屋,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那完颜闵指着说道:“太嚣张了, 要不是父亲要好好的保护着,我早就....〃
楚少庆眼睛一直盯着门看,不知道心里打什么主意,只是很猥琐的笑了一下,就拉着完颜闵出去寻欢作乐去了,小玉惊魂未定赶紧坐下来,阿琪格乐看她神情紧张句问道:”你怎么了,不会这么久吓住了,你单子也太小了吧。她哪里知道啊,只是小玉娓娓道来一切还是从自己刚进将军府的时候说起,那时候自己还年幼,有一次替少爷端火盆,正好碰见楚少庆和他的父亲一同来将军府说是有事情商量,期间楚少庆不断的在后院调戏婢女,有一个贞洁被玷污后直接就上吊死了,自己也没逃过魔掌,被他调戏,幸好二当家的来了,一把拽住楚少庆,用鞭子打的他连连求饶,刚才一见他那表情,就想起了以前。“
阿琪格乐一听很是气愤,真是狐朋狗友,不是好东西,听这么一说自己也要好好的注意防范,自己又不会武功,更加要当心了。
楚少庆和完颜闵来到丽春园,两个人自在逍遥的快活,真是醉生梦死,闲来无事的左勇走在大街上,看到完颜闵,那天骄横跋扈的打着一个老人,没想到再次碰上了,只是他们去的是烟花女子之地,父亲严厉叮嘱不得进入这种地方,想起那天的事情就来气,没想到妹妹差点也被.....此刻咬紧牙关,紧握拳头,恨不得一拳上去打的他满地找牙,如今只有守株待兔了。
傲天也是想着今天晚上去将军府打探一下,到底是何人掳走了倾城,一来还可以打探阿琪格乐的下落,就快要到家了,左倾城看傲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道:”你怎么,好像不开心啊。“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昨天到底是何人所为,把你给抓走的,我一定要查清楚“
左倾城现在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没想到傲天时刻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是那么的关心自己,赶紧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到家了, 要好好的大吃一顿才是。“
来到院子中,唯独不见了左勇,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问了家丁也不知道,现在管不得那么多了,就让下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只是傲天和左倾城两个人哪里吃的完,这使他又想起来在临安的日子,一大群人是那么的欢快,不知道傲天为何总是睹物思人,莫名的伤感又来了,左倾城忙帮着傲天夹菜,两个人慢慢的吃起这一大桌子菜来。”
夜幕降临了,左勇还在等着,就不相信他们不出来,来来回回的在一个胡同处打转,正在焦急等待,突然有声音传来:“真是爽啊,喝的好开心,好久没这么逍遥过了。”那完颜闵带着醉意道:“楚兄真是厉害,小弟真是佩服,下次我们还要再喝它个不醉不归。”左勇伸出头一看,见他们伶仃大醉的,见机会来了,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走了几十米远,两个人往里面胡同拐去了,左勇加快脚步跟了过去,一伸头看不见了,觉得很奇怪,拍着脑袋喃喃自语道:“刚才还在,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难道飞了。”
“啊”左勇发出一声,回身一看是楚少庆,此刻他怒目而视,好像没有一点醉意,上前就说道:“为何跟着我们,你是谁。”
见暴露自己了,真是小瞧他们了,连这都能察觉,不得不说,左勇太那个什么了,赶紧回答道:“今天我是来找你们算账的。”
“算账,呵呵,你算什么帐啊,我们见过吗?楚少庆摇着头说道。“
左勇开始有点慌了,后面还有一个完颜闵,自己不能这么怕,他们只是喝醉了,借酒发疯呢,挺直腰板说:”那天就是这个人欺负我妹妹,今天我要报仇。“
完颜闵也是迷糊现在神智有点不清了吗,根本没听到左勇说的,后来一问才知,左倾城就是他妹妹,这下楚少庆来劲了说道:”你妹妹到底有多美,把我兄弟都迷倒了,我倒要看看。“
左勇不想那么多废话,赶紧一拳上去,谁知被楚少庆一个龙抓手抓住,摔在一边,左勇不服气。又向饿虎一样扑上来,可是他那里是楚少庆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打的站不起来来了。
傲天觉得不对劲,按道理这个时候左勇应该回来了,左倾城也开始有点担心了,自己的哥哥从没这么晚回来过,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看她急切的样子,傲天赶紧拿着剑就跑出去了,还叮嘱左倾城千万不要出去,自己去寻找......
楚少庆来到左勇面前,一脚踩在身上狠狠的说道:”小子,我真不舍得打你,怕你妹妹好心疼啊。“左勇怒视着,可是自己受伤,此刻动弹不得,完颜闵走过来,伸着头看左勇,手不停的闪着他脸说道:”你个臭小子,敢打我们的注意,不想活了。“
两个人一来一回的教训左勇,下手也真是狠,实在受不了了就大喊一声:“啊”。傲天闻声赶到,见两个喝的大醉的人正在打一个人,赶紧上前一看这不是左勇吗?一掌把两个人镇开,扶起来说道:”怎么样,受伤没有,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又是谁。“左勇述说了一遍,傲天怒视看着他们,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完颜无敌的儿子,真是冤家碰头,不得不打。
楚少庆见来了一个帮手就哈哈大笑道:”你又是谁,少管大爷的事情,要不连你***。“
傲天突然不见了,一脚下去,正中那人心脏,被打倒在地,完颜闵一看不好,赶紧就跑,谁知被傲天拎起来重重摔倒在地上,此刻楚少庆握紧拳头,站起来冲向傲天,使用少林龙抓手打了起来。
傲天很惊讶,没想到他会龙抓手,自己曾经在武林大会上看到无相使用过,甚是厉害,只是楚少庆没练到家,傲天用玄空拳外加金刚指就把他打重伤了,两个人疼的嗷嗷叫,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左勇算是报仇了,来到两人面前,一人闪了几下说道:“看你们还那么嚣张,知道厉害了吧。”走到时候还跺了几下,傲天扶着左勇回府了,刚一踏进门,又返回去,左勇不解问道:“大哥你哪里去啊。”
傲天回头说了句:“我要查查他们的底细,你好好养伤,我去去就回。”
楚少庆拉着完颜闵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两个人如惊弓之鸟一般,急匆匆的跑回来,还不时的回头看看,就是捂着肚子,一直喊着疼,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晕倒了,听到声音传来的家丁打开门一看惊讶到竟然是少爷,赶紧抬回去了,傲天一个轻功来到屋顶上,此刻另一边的屋顶上还有一个人,就是段飞鹰,不知道他来此干什么,还有让他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傲天就跳到另一个屋顶上去了,此刻正在偷听的段飞鹰完全没有察觉.....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二章 :孔雀密翎
看着山庄上下,急躁躁的乱成一遭,家丁和婢女匆忙的端着东西,一个人走出来大声喊道:‘快,动作快点!想必被傲天打成重伤的楚少庆,此刻正忍受着剧烈的疼痛,想想那一脚还真是用了力道,这下没有个十天半月恐怕是恢复不了啦。在屋顶上的段飞鹰一直看着底下人来来回回的走动着,肯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傲天悄悄来到这边,轻轻用手一碰,谁知那段飞鹰惊恐之下,赶紧回头跳起来,一看不是别人,原来是傲天,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看来傲天的功力真是深不可测。
“你怎么会来这里,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段飞鹰急切的心情等待他的回答。此话一出倒是提醒傲天了,竟然忘记这件事情了,已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说:”现在皇宫加紧防卫,完颜无敌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有宋金又在打仗,一时半会的恐怕查不了。
段飞鹰一听很是失望,但是仔细一想说的也是就没在意,想着事情会出现转机的就告诉傲天,他已经去了蒙古,还告诉了那扎翰,让他们放弃攻打乃蛮部落的事情,为今之计就是要查清楚这楚家庄到底有什么秘密,趁着现在乱成一片,正是好机会。
整个俯瞰院子,没有特别之处,唯一的要数那个假山了,看来看去傲天始终觉得有点诡异,就是说不上来,两个人一商量就跳下去,来到湖边,这是一个人打造的天然水池,根据五行八卦设置的,两个人分别踩在石柱上,来来回回的跳着,谁知刚走一般,那石柱就动了,感到惊奇的傲天看有人来,赶紧躲在亭子里面,只见走来一个人,不就是楚庄主吗,他来这里干什么,水面上立着的五根石柱不知道有何玄机,为何会动,那楚庄主一步一步的踏过去,走到“坎”柱,又一脚踏在“艮”柱,双脚同时踩“乾”,“坤”二字,中间出现一个石门,楚来回的张望,赶紧走了进去,原来这是个机关啊,设计的还真是天衣无缝,难怪觉得有点与众不同,忘了上面还有字迹,原来是根据五行创的,难怪立着五根石柱,想不到代表着的是金、木、水、火、土。
段飞鹰也很诧异,莫非这楚家庄真的有什么秘密,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就来到“巽”柱上,看着傲天若有所思的想着就说道:“傲兄,刚才可看清楚了,到底哪个才是机关啊。”
根据方位判断:东南木火西南金火西北金水东北水木,应该是坎官、艮官、两脚天地,傲天试着踩上去,果然石门开了,段飞鹰大惊赶紧进去了,这里面还真是别有洞天,洞内灯火通明,上下通道是阶梯状,倒是七拐八弯的,像个迷宫一样,很难找到来时的路,两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直沿着直通通的道路走下去。在密室内的楚庄主来到一个玄天台上,看着皎洁的月光照射进来,上面石板上的天书模样字迹就显示出来,只是上面写着什么:天地交融,寰宇五行,天书无字,孔雀有屏,化开流彩,一线裂开.....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两手扬起对着天书拍下去,忽然直射的月光在镜子的反射下照进神潭,一道裂开的路开来,里面有一个发光的蓝色令牌,楚庄主走上去,轻轻的拿着,哈哈大笑道:“现在是你出来的时刻了,我要称霸武林就全靠你了,哈哈哈......
傲天和段飞鹰找不到路,来来回回的打转,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就跟随过去,楚庄主来到玄台,把孔雀令牌放在石面上,月光照射下来,真是如仙界的紫气一样,把整个山洞照的发亮,段飞鹰感到有一股光射来,赶紧跑过去一看,只见楚庄主手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着光,把全身都笼罩了,傲天觉得不可思议,就御剑飞行,直穿那石柱,受到恐慌的楚庄主一看有人进来,莫非被人发现秘密了,赶紧回头看看大声说道:”是谁,赶快出来,我知道你们在里面。“
段飞鹰从一个石头下面探出头来,走上前一步说道:”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傲天也从另一边出来了,楚庄主哈哈大笑道;”我楚云天精心打造的密道竟然被你们两个小子知道了,看来你们也猜到什么了,既然进来就别想着出去,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你们也活不过今晚上了。“
这手里的孔雀令原来是周天手里的令牌,为了一个女子打造的,使用波斯教的火云令结合而成,当年武林高手为了能够得到它,互相残杀,谁知这里面的武功秘籍竟然为楚云天所得,据说里面有很高深的刀法秘籍,自鸳鸯刀永失江湖后,里面的功法也随着消失了,几十年过去了,还有一些江湖人不停的寻找,他们那里知道,楚云天退出江湖,修葺了一座山庄,经人打造一个水湖密室,本是天衣无缝,无人知晓的地方,想着也可以好好猜想其中的秘密了,可叹十几年过去仍然一无所获,更没想到还没成功就被傲天和段飞鹰给破坏了,实在是生气的很,不过还好,里面的秘密就要破解了,不辜负自己钻研了那么多书中的记载,终于猜透其中字迹的含义了,就算被他们两个毛小子发现了,也为时已晚。
傲天一听周天,就想到了画中人,还有那个女子,这一切也许跟自家的心法有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又有了新的发现,当然很激动了,赶紧说道:”枉你如此煞费苦心,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你什么意思,小子,如何就是一场空,我就要成功了,你们的死期也就到了,楚云天语气快速的说道:”哈哈,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段飞鹰恍然大悟,原来他最大的秘密就在这个孔雀令里面,难怪和蒙古人合作,果真是一个天大的阴谋,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得逞,要不然再也无法阻挡了。”
傲天拔出剑来,楚云天一看这架势要打就笑着说道:“让你们看看孔雀令的厉害。”当即执手仍在天空,在月光的照耀下,楚云天运足内力,此刻他全身一道紫气缠绕,眼睛像血液一样红,难道是走火入魔,嘴里不停的喊道:’天地交融,一字排开,紫气东来,助我成仙“突然地动山摇似得,傲天和段飞鹰惊诧着,根本站不稳,身子在巨大的冲击下摇摇晃晃的,周围的石块还在乱飞,地下的深潭水像一条龙一样打转着,段飞鹰猛地一飞悬在半空,傲天也是御剑劈开那条水龙,两个人合力开来,楚云天大怒着,手不停的挥着,那条水龙也转着,傲天又一剑劈开一道水珠,只见散了又恢复骤合的很快,真是邪门了,不知道该如何破解,被一强大的冲击力镇开来,重重一击躺在地下,吐了一口鲜血,段飞鹰赶紧下来,扶起来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