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还真是厉害,我们根本接近不得,这可如何是好,真如他说的,莫非就要命丧于此。“傲天看着,擦拭嘴角的血渍,发现他身后有一道月光照在令牌上,后面肯定有一个口子,也许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当即让段飞鹰飞到他身后去,找准机会用衣服挡住月光口,自己则引开他的注意力,继续纠缠下去.....
两个人分开行动,傲天忍着痛,一招”飞流直下“又劈开那水龙,楚云天就像一个兵马俑一样动弹不得,只是用手划来划去的,难道脚下有什么吗,傲天就顺势俯身下去,突然右边一条水龙飞来,怎么多了一条,赶紧来个翻转避过去了,刚才真是好险,要是被吞并就惨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破绽,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如何找得到,正在思索之计两条水龙飞来,傲天用金刚罩挡着,楚云天终于动了一下,后退一步,赶紧一掌过去,把右边的段飞鹰打伤在地,傲天一看不好,用剑飞过去,金刚之力变成紫色的楚云天和剑相碰着,手猛的赶紧缩了回去,歪着头怒视着傲天,又开始启用两条龙,段飞鹰赶紧飞走,傲天就用金刚罩对抗了,一方面可以保护自己,另一方面段飞鹰趁势把月光挡住。
楚云天使劲力气用水龙攻击傲天的金刚罩,嘴里还哈哈大笑着:你的少林金刚罩是挡不住我的。”突然一句:“大海滔天”以轻柔的水,击破刚劲的气,傲天被震飞到石壁上,滚了下来,段飞鹰惊慌着,赶紧飞在上空,此刻根本就接近不了,这可如何是好,突然灵机一现,看到旁边的石柱上有些圆球,就飞过去,这时候傲天用尽力气站起来,楚云天一幻影掌过来,傲天连连吐血,段飞鹰关键时刻用圆球弄的满天飞,楚云天一个个快速的击破,趁这个时候出其不意用身上的袍子一下子糊住那个洞口,孔雀令没了光源像个普通的令牌一样,掉在深潭里,大惊失色的楚云天赶紧跳进水里,眼看着洞||穴就要倒塌了,段飞鹰来到傲天旁边,一把抓住,飞着出去了。
在外面的家丁一看地动山摇的都跑出来看,来到中间的大院子里,只见湖面的假山顷刻间倒下,周围的五根柱子也都碎了,更惊讶的是有两个人飞出来,来到屋顶上,吓得他们都大喊大叫着在院子里乱跑。傲天看着这里变得一片狼藉就和段飞鹰一起先回左府去了......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三章 :龙争虎斗
误打误撞入山庄,无意之中闻得孔雀令里面还有这么大的秘密,这一下不止是高兴还是悲伤,若是楚云天得到密令习得心法后,真的练成里面的绝学的话,恐怕无人能够降服住他,一来现在自己受了重伤,无法再去查探,只能休息一阵子好好养伤,还有就是心理挂念的阿琪格乐,现在到底在哪,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并没有放弃寻找,但都无果,确实悲哉!
左倾城闻言傲天受伤,内脏浮动,伤了元气,需要静养,赶紧让婢女准备一些大补汤,每天细心的环绕在身旁,傲天自己心里也明白,自从出来傲剑山庄,一路上遇到的都是对自己好的。段飞鹰离开左府,继续去查楚云天的下落,当他走进山庄的时候,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自昨天之后,这里变得空空如也,家丁,婢女全都走了,值钱的东西也都卷跑了,只是湖水浑浊,乱世盖住,是不是在想着楚云天早已被覆盖深潭,葬送于此呢,现在他也一筹莫展。
完颜闵被楚少庆拖着回家,管家和婢女们赶紧搀扶到房间里,只是还略微有些痛,坐下来之后止不住心中的气愤大声的道:”竟敢打伤我们,要我父亲回来,定会报此仇的。“楚少庆的伤势已经好多了,只是山庄现在毁了,无处可去,不住的叹息道:父亲那晚之后,就再也寻不得,不知道去哪里了,山庄一切破败,真是不堪回首啊。”完颜闵一听觉得也是啊,现在楚少庆算是无家可回了,两个人又是如此的相交甚好,而且在危险时候还救过自己岂能见死不救,当即表示要他留在将军府里,等着把伤完全的养好,再去找左勇算账。
这一下可乐坏楚少庆了,他一方面想接近将军府,打探一些消息,另一方面当然就是为了美女,止不住内心喜悦的泛滥。阿琪格乐听闻好来到大堂之内,却看到这两个人身上都有一些伤,申请疲惫,当即说道:“这些是止痛筋膏药,敷在上面就好了。完颜闵一听高兴极了赶紧站起来走到面前表示感谢,没想到是那么的关心自己,谁知阿琪格乐并不买账说这些药是自己随身带的,用完之后还要换回来,然后出门就走了。楚少庆装的斯文,只是一句话也不说,等阿琪格乐走之后便开口道:”这些药真的这么灵,她到底是谁,哪地方人氏,怎么没听你说过啊。“这一问完颜闵也糊涂了,自从阿琪格乐来之后还真的没这么仔细的思量过,只是听自己的父亲说是在蒙古抓到的,本来是想着抓扎翰的女儿的,谁知道确实个辽国宗亲后族。楚少庆一听,原来是这样,没想到阿琪格乐曾是辽国皇室宗亲,这下更引起他的兴趣了,一直笑着看着门外,不知道打什么坏主意。
几天来,楚少庆每次都是借花献佛,可是阿琪格乐就是看着难受,也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耍的什么花招,只是装作不知道。这天夜里,完颜旻竟然开始了练习剑术,真叫人不敢相信,手里还拿着那瓶膏药,来来回回的在院子里走动,看着皎洁的月光挥洒着大地,仿佛自己就融入其中,感受日月之精华,顿时心气来神。那楚少顷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着,拿着迷香在一次去西厢房,正好看到的完颜闵也悄悄的跟了上去,此刻的阿琪格乐就要宽衣睡觉,洗完澡后,上床休息了,楚少庆见屋子黑了,想必已经熟睡,就背后拿起迷香,轻轻的吹了一下,背后一声:”楚兄,你在做什么。“惊恐之余赶紧缩回去,回头一看是完颜闵就道:”没什么,只是看看姗儿姑娘睡了没有。完颜闵曾经也打过这种坏主意,但是相处下来之后发现阿琪格乐真的不错,虽然屡屡破坏自己的好事,但也习以为常了就不那么计较,这在从前可是没有的,没想到一个浮夸子弟也会变好,赶紧拍着楚少庆的肩膀说:“家父要严加保护,后面的金吾卫在呢,若是有喊声,立刻就来,以后还是少来为妙,走教我练习剑法。”这么一说刚才还真是好险啊,只能走了,等着下次再有机会。
这天夜里傲天没有休息,又做起了以前的梦,自己的叔父被杀,血淋淋的场面又浮现在眼前,只是找不到父亲的尸体,难道那些人带走了,这始终是一个谜底,还有之前的种种遭遇,一切离解开心结就不远了,从包袱里拿出那副女子的图画又看了起来,想着曾经的口诀一直深思的子夜.....
第二天一大早,那个喇嘛和尚回来了,只是被家丁拦着,左勇上前一看说道:“干什么,一大早的就吵吵闹闹的。
”少爷,这个和尚非要进去,我们拦不住。一个家丁说道
左勇上前一看这不就是那天的喇嘛和尚吗,就问道:“你怎么又来了,要干什么。”
这时候左倾城也跟着出来了,知道那天救自己的是他赶紧上前说道:“怎么这么无礼,他是我恩人,你们不知道吗。”还数落了自己哥哥一顿,赶紧笑着说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怎么称呼。”
“贫道俗家名字宋雾空,你叫叫我喇嘛和尚就行了。
左倾城笑了一下说道:‘进屋说吧。”遂带着他走进内堂,让婢女端来一些茶水,当即又道:“看你一副急匆匆的样子,是不是有事情发生啊。”
喇嘛赶紧放下杯子说道那次就倾城的晚上,其实还遇到了一个女子,她是被囚禁在里面的,只是本有机会逃走,非要让我去蒙古找什么天的,那只去了之后,那个大汗就要准备打仗,并没有见到那个人,所以这次回来是跟她说明的,现在大白天的不好接触那将军府,只有来这里告知了。
原来是这样,左倾城站起来说道:”你是说多亏了那个女子,要不然,我就......“
在一旁的婢女小玉赶紧说道:’小姐我们一定要救她回来。”
喇嘛并没有问傲天的事情,只是自己不知道该去往何处了,左倾城暂且让他住几日,只是他不愿意,只好去了那天出事的寺庙里,正好左家和那住持相熟,可以一说。
阿琪格乐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的那么死,起来之后却看到完颜闵在舞者枪,觉得很是惊讶就上前说一句:“喂,你怎么练习枪术啊,平常可没见你那么努力过。”
完颜闵一看是阿琪格乐睡醒了,只是略带迷糊就问道:“你醒了,昨天睡得怎么样。
阿琪格乐诧异的看着,他还这么关心自己,没准又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很不屑的说道:管你什么事,还是继续练习你的剑吧。”
完颜闵赶紧插话道:“你给的药还真是灵啊,没想到才短短这么点时间,完全不感到疼痛了。”
那是,还不看看我多么厉害。阿琪格乐笑着说道:你能不能带我出去走走,都这么长了,还没在这转过。“
看着完颜闵神情紧张,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赶紧由一句:”放心吧,我是不会跑的,要不然你父亲该责备你了,我想跑机会多着呢,只是......算了,我还是回屋吧。“
完颜闵赶紧张开双臂拦住说:”没,我没担心你会跑,也不是害怕父亲,只是金吾卫不听我的,这可如何是好。“
阿琪格乐悄悄的对完颜闵说着,这一幕正好被楚少庆看到,赶紧藏在门内,手里拿着的扇子重重一甩,走了。想必那完颜闵也是高兴的,最起码感到阿琪格乐还是担心他的,不管是真是假,他也愿意这么想,算是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愿望。
喇嘛宋来到了寺庙,一个人闲来无事就去后山逛逛,谁知发现了一个好去处,竟然有一个美丽的小湖泊,赶紧跑过去,撑着船过去,游荡在青山绿水间,没想到这里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只见城外有一个身披白色衣服的少年,穿着打扮很是古怪,忘了忘上面的三个字‘上京城”骑着马悠闲的过去了,这里还真是热闹,不比那临安差,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么独特,惹来众人异样的目光,看着大家都往自己身上看,难道有什么,原来衣服的搭配让然捉摸不透,这白色的大袍子还露着身子,女子当然羞滴滴的不敢看了,赶紧走进一家衣服工坊,换了一件正式的又很大众的衣服出来,没想到穿上去这么英气,这男子不就是傲天的结拜兄弟孟天涯吗,没想到他也来这里了,是不是玛丽丝已经被安全送回,自己又孤身回来了。
来到一个酒馆,要了一些吃的,正巧阿琪格乐也坐在这里,还大声的说着:’没想到这么好吃,看来许久没有出来了,外面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真想一只囚禁的小鸟。“
完颜闵一听笑了一下说道:”你还想去什么地方,我对这里比较熟悉,可以带你逛逛。“
我想去很大很大的地方,就像临安的皇宫那样,这里有吗?
完颜闵大笑:“你说的不就是皇宫吗,我可以带你进去,我有父亲的令牌。”
阿琪格乐拍手叫好,自己可以去皇宫了.....
孟天涯回头一看,觉得此人与众不同,也就没在意,继续喝着自己的小酒,吃着肉......他还想着自己的结义兄弟傲天在哪里,想来分别有些时日,还真是挂念。
这边喇嘛和尚一直游啊游的,忽然看到一个青绿色的东西在岸边,走进去一看是一个令牌,做工真的很漂亮,上面是一个孔雀的模样,那羽毛真是栩栩如生啊,拿起来透着阳光看去,连连称赞,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楚云天一把躲过去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又让我找到你了,宝贝!说着就亲一下,喇嘛一看这人是不是疯子就说道:“那是我捡到的,赶紧还给我。”
楚云天恼怒了大声喝道:“什么你捡到的,这是我的,我的宝贝,哈哈,苍天不负我啊。”
看着人如此嚣张,喇嘛宋就上前夺回,谁知慢慢的两个人打了起来,这阵势还不一般,这小小的湖面本是平静,却被两个人打的翻滚。
孟天涯不知道去往何处,没想到漫无目的来到一间寺庙,就进去看看,远远看去好多和尚都跑去后山,感到很奇怪就跟着去了,那喇嘛和楚云天还正打的激烈,只见湖水被掀起来一样,铺盖了寺院的墙,大家都转身就跑,要不然就没命了。这时候一个小和尚喊着救命,他不小心摔倒在地,眼看上面的水就要铺天盖地的袭来,孟天涯赶紧拔出刀,顺势砍下去,跑到小和尚前,抱起来就走,谁知被劈开的水珠往两边挥洒,看到这一幕心里在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孟天涯跑进去一看两个人在打架,只见楚云天悬在半空默念什么,涌动的湖面的水涨起来,如一道屏障,喇嘛一看不好,就要跑,孟天涯觉得这是一座寺庙那个人如此胆大妄为,实在是看不下去就腾空一跳,一刀劈开了那水帘,喇嘛回头一看是个少年帮了一把哈哈笑道:“多谢小兄弟出手相助。”
楚云天恼怒了,飞下去和两个人交战着,他们打到了后山的竹林深处,孟天涯说道:“你是谁,为何在这里撒野,到底想干什么?
少管闲事,臭小子你是找死,我已经被两个毛小子算计过了,今日就是来寻仇的,你们受死吧,说着又一掌过来,展开激烈的交锋。
三人打的不可开交,孟天涯和喇嘛不是楚云天的对手,连连后退,没想到武功是那么厉害,一时半会还真的破解不了,实在找不到致命的方法,喇嘛也没这么棘手过,拿着手里的禅杖又是挥过去,孟天涯握紧刀柄,连打带砍使劲浑身招数,孔雀令本不是秘籍,不知道为何会有威力,楚云天一人大战着他们,只是觉得很轻松,几十回合下去轻易的就打垮他们,哈哈大笑道:”我称霸武林的时刻到了。“楚云天太过激动了,手里拿着的令牌竟然被一个影子划过没有了,大惊失色的看着空手说道:”我的令牌呢,令牌呢。“
你的令牌在这呢,现在没有了这,看你还敢如此嚣张,只见段飞鹰打转在天空,其他人是追不到他的,此人武功天下难敌,楚云天也无奈的看着干着急,孟天涯一看这不就是那次在沙漠遭遇打劫的抢匪头子吗,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四章 :宋金会盟
楚云天眼看刚刚得到的令牌失而复得心情那是高兴的,谁曾想到自己太大意了竟然被段飞鹰夺了回去,这下子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干吃吃不着,大怒的说道:”你这臭小子,又来坏我好事,今天定将你碎尸万段。“说着一跳飞起来,可是就是抓不住段飞鹰,此刻也是筋疲力尽,孟天涯看机会来了,不给他喘息,一刀劈过来,被楚云天跺开,喇嘛又从背后袭击一掌打在身后吐血,捂着胸前的楚云天见高书都在,想着是夺不回来那令牌了,反正没有咒语就如同废的一样,暂时先走,待日后在抢回来,好汉还是不吃眼前亏的,纵身一跳飞走了。
段飞鹰下来看到了熟人孟天涯,想着当初在沙漠有些恩怨,不知道算不算冤家路宰,两个人直视着,这时候喇嘛赶紧说道:”今天还多亏你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孟天涯也说了一句:”没想到你会来此地。
段飞鹰可不是打架的赶忙上前解释道:“那日我和傲天一起去了楚家庄,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就在这孔雀令牌里面,幸好夺回来了,要不然落入他手,还不知道有什么腥风血雨的。’
两人一听很惊讶,不明所以,难道这令牌真的那么厉害,从刚才的打斗中也能猜出一二,那楚云天就是靠着它才让水面起伏的,那个人将信将疑的,只是孟天涯急忙问道:”你刚才所说的傲天,可就是沙漠之中那个?
段飞鹰一听,难道他们也有过节,想着傲天负伤休息,是不是该告诉他呢,但仔细又一想有点不对,当日是他们两个人联手来对付我的。此时的孟天涯迫切又焦急,又一句:“不知我大哥现在怎么样了,在哪里?
段飞鹰一听”大哥“自己耳朵没听错吧,一问才知原来两个人结拜了,这下放心了,还以为是寻仇呢当即说道:”傲兄在左府,现在我就带你们去。“孟天涯当然是激动了,终于见到阔别的兄弟了,喇嘛嘴里不时的说着:”你们真是有缘分啊,干脆都结拜得了,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几个人急匆匆的赶往左府......
皇宫之中,世宗完颜雍坐在大殿之上,李石等人正在上奏,这时候门外出来急报道:”派仆散忠义将军已经到达汴京,现在正指挥作战,在黄河以南部署。
完颜雍站起来说道:“我金兵现在集结于此,为的就是防止宋人的进攻,这是一道屏障,想来也是久攻难打,看那张浚还有什么本事,还是让赵昚乖乖的做他的皇帝,永守临安吧。
李石赶紧上奏说道:‘自陛下登基以来,百姓安居,内事已平,现在可以好好的定下攻宋的策略,先战再和”
这话一出惹得一部分官员不同意,这明明处在上风为何还要和啊,李石的建议也不无道理,虽然现在金国上下一片安宁祥和之事,但是内部还有一些矛盾没有处理,眼看宋军气势旺盛,为的就是进驻中原,恢复失地,没必要一直的纠缠下去。
完颜雍思索了一会也想了一下,当初海陵帝的南侵已经削弱了金国的势力,再加上宋军的步步紧逼,灵璧的失守,不得不让他重新考虑对宋的策略改变,一方面稳住金国内部,另一方面可以好好的发展生产,与宋友好相传,想着再无战事。
与此同时身在宿州金将纥石烈志宁率领的部队攻打失去的城池,就是久攻不下,赶紧派人去看主力到了没有,此刻的完颜无敌率领十万大军相助纥石烈志宁。
眼看夜色来临,看着城墙上的宋军个个都在把守着,这形势看上去对自己不利,完颜无敌就建议安营扎寨,后退十里,派人前去打探,再作商议。其实宋军也一个个都疲惫不堪了,他们坐在城池内的地上,相互的挨着,手里拿着馒头吃起来,来视察的都统制周宏自为鼓噪,扬言金兵就要攻打了,让大家都小心一点,谁知道这些宋兵一听害怕的要紧,士气也无往日的高涨,都无精打采的睡觉了,金兵探子回来禀告宋军已经无防备了,纥石烈志宁觉得晚上是个好机会,趁着他们休息的时候来个出其不意,完颜无敌遂调兵遣将,准备攻打,金军个个士气高涨,没有一点睡意,排好阵势来到城下,那纥石烈志宁说道:“李显忠还不快快投降。”正在城楼上的周宏一看金军来了,顿时着急了,此刻的李显忠还不知道金兵来犯,而且周宏也知情不报,导致完颜无敌率领的大军趁虚而入,一举攻下了宿州。
后来一个宋兵的禀告,李显忠闻言大惊,率领部将出去迎战,终难抵抗,于是率部撤退,还没走多远,誓死抵抗的宋军已经全军覆没,李显忠骑着马回头一看硝烟滚滚的战场,尸首满天,不禁感慨扬天叹息道:老天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待我,中原未平,壮志未酬,为何阻挠在此!”遂赶紧逃离了,本想着金军会追击,只是纥石烈志宁不知道宋军的底细,让人赶快捷报传京都,自己依然坐镇这里,清理一切。
李显忠逃跑,符离溃败,这让雄心壮志的孝宗皇帝情何以堪啊,这重重的一击使他有了压力,开始变得焦虑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当即宣布降张浚为江淮宣抚使,都督两淮防线,务必抵挡金军南下。
这时候处在上风的金国,传来特使在次来函,孝宗觉得这是趁火打劫,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气的大怒道::“有以国毙,也不屈从。”最后在主战派的请战下于金军展开激战,但终究还是败了,接着张浚被免,死在离京途中,汤思退被贬,也郁郁而死,加上,楚州、濠州和滁州相继失守,长江防线再度告急,处在劣势的宋庭不得不派遣王挘芪拐哂肫蜕⒅乙逡楹汀
仆散忠义听说宋朝皇帝派来特使讲和,也就没有继续前进攻打,此刻的宋朝已经岌岌可危了,而且世宗皇帝觉得以战迫和的目的基本达到,便停止派兵进攻,重新开始议和。后来宋把收复而来的唐,邓,海,泗四州还给金国,将岁贡改为岁币,孝宗皇帝不用再对金称臣了,这是金世宗对宋朝的一次让步。
凯旋而归,胜利而回,完颜无敌,仆散忠义,纥石烈志宁骑着马走在上京的大街上风光无限对着两边的百姓挥手,此时的大街上早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了,真是人山人海一片天,别提多热闹了。而负伤在家的傲天全然不知道这一切,此刻外面鼓声阵阵,锣鼓喧天,倒也听的见,身在宫门前的世宗皇帝亲自相迎,足见其阵势之大。
话说孟天涯见到傲天后,两个人久别重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几个人坐下来商议着该如何把孔雀令给破解开,也知道楚云天不会善罢甘休,让大家都小心一点,他们一直商谈到深夜.....
此刻天空的烟花是如此的美丽,阿琪格乐从来没有见过,在完颜闵的带领下果真来到了皇宫,而左倾城也在左勇的保护下出去看热闹去了,唯独傲天和孟天涯,段飞鹰三人坐在屋顶上喝酒,尤其是傲天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知道宋庭已经溃败,又签订了合约,想起来了乐和先生,他最痛恨的就是这样,不知道大家现在都怎么样了,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一样,唉,叹了口气,继续的把酒问青天,不知道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了。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五章 :两面三刀
宋金一战之后,金国上下一片热闹的景象,几天来傲天每每醉心于练剑,根本无暇顾及其他,连找阿琪格乐的事情都给耽误了,想着当初孝宗皇帝笔墨江山的雄伟壮志,顷刻间化为乌有,不知道这种莫名的伤感会持续多久,自两国交战签订盟约后,自己很少出去也不管受到的伤势,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凤凰楼阁上,睹物思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此刻的左倾城能够感受傲天内心的苦楚,也不好再打搅他,只好默默的注视着,她多么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身为义弟的孟天涯也很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家国思想已经沁入傲天的血液中,他没有忘记乐和说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也知道自己无能为力,有点江湖的身不由己。
而在另一边的阿琪格乐倒是挺开心的,她不会懂得傲天此刻的心情,几日来在完颜闵的带领下去游玩了好多地方,心情大好,两个人之间也没了隔阂,化敌为友了。打完仗回来的完颜无敌并不知道府里所发生的事情,只知道阿琪格乐和当初有点不一样,变得很开心似得。这一天中午,完颜赤术回来了,看到了楚少庆,就赶紧问道他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只是完颜闵一番诉说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楚庄主的少公子,因为有难,暂时住一段时间,看着眼前的楚少庆,完颜赤术感觉有点不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哪里不对劲。正好前来的阿琪格乐拿着篮子不知道要去做什么,在丫环的陪同下走出大门,几个人感觉诧异,这俨然一副自己家的样子,不知道完颜无敌就这么的任她来去自由。
为了不让完颜赤术怀疑自己,楚少庆赶紧施礼道:“前辈,晚生和完颜兄乃是至交,一面相识,如今家里备受磨难,父亲下落不明,实在是......‘看着楚少庆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完颜赤术也不好说什么,就去大堂找自己兄长去了。完颜闵赶紧让楚少顷和自己一路去追阿琪格乐,也许是不放心吧。
来到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车辆,和集市的热闹,阿琪格乐高兴的跳起来,不知道该买些什么了,另一边相对走来的孟天涯和段飞鹰两个人诉说着什么,只见他们神情透露出一股无奈,而跑的太快的阿琪格乐不小心撞上了孟天涯,在一旁的段飞鹰一看这不是草原上的那个大汗女儿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阿琪格乐一看自己撞到人了,赶紧忙说对不起,孟天涯只是笑了一下,说什么不碍事之类的话来,并没有在意,段飞鹰赶紧捂住脸,拉着孟天涯就走,但仔细一想,傲天不就是找她的吗,如今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下不知道会不会很兴奋。
”喂,你们站住。“阿琪格乐跑过来拦在前面说道:”那个你,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孟天涯诧异一下问道:”段兄,你认得这位姑娘。“
也许他们之间有点小误会,曾经帮助乃蛮部落的人袭击过乞颜,这下真是冤家路宰,只是他不知道傲天都和自己冰释前嫌了,眼前的姑娘还不知道呢?
段飞鹰扯开脸笑了一下说道:”姑娘,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阿琪格乐一看大惊,这不是那天破坏自己部落的人,赶紧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告诉我那火是不是你放的。”
孟天涯有点不懂了,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就问了阿琪格乐是怎么回事,只是段飞鹰强颜欢笑道:“姑娘,过去就过去了,现在我可不替那乌苏卖命了, 我们是一伙的。”
“切!,谁给你一伙的,我们是敌人,阿琪格乐很不屑的说道。“
段飞鹰只好如实相告那大火是完颜无敌放的,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引开扎翰的注意,谁知道半路傲天杀出来,才追赶至上京。”
孟天涯越听越糊涂说了句:“怎么,这事情跟大哥也有牵连。”
阿琪格乐一听傲天兴奋的说道:“你知道傲大哥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孟天涯一问才知道,原来眼前的姑娘叫阿琪格乐,是个蒙古女子,和自己大哥早在临安就相识了,这次是被完颜无敌捉去的,为的就是等待傲天的到来。
最后在段飞鹰的带领下去了左府,在一旁的完颜闵看到了这一切赶紧跟了上去,只见他们来到了一座府上,不是别的去处,正是那天自己捉来的女子的家,让他纳闷的是阿琪格乐怎么和他们走的近了,心里早有数的楚少庆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完颜兄,我觉得里面一定有事情,先回去商量一下,等晚些的时候再来。”
此刻的傲天正和左倾城在凤凰阁上,孟天涯大声一句道:“大哥,你看谁来了。”
傲天一回头,惊呆了,这不是自己日思夜想找的阿琪格乐吗,她怎么来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看着傲天迫切的心情,左倾城又看看阿琪格乐心里念道:“这位女子是谁,为何傲大哥见了她是如此的兴奋。”
阿琪格乐哭着跑过来搂住傲天说道:“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也在上京城里面。”
傲天拍着她的背安慰的说道:“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本来是寻你下落,可是最近有一些事情....所以。”
阿琪格乐破涕为笑,拉着傲天的手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很好,就是好久没回家了,不知道父汗怎么样了。
在一旁的左倾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来到他们面前说句:”傲大哥,这位是。“
阿琪格乐一看左倾城是如此的美丽,连自己都惊叹不已,赶紧说道:”我和傲大哥早就相识了,只是我被抓取之后就失去了练习,不过现在好了,我又可以陪伴在他身边了。“
这一说算是打了圆场,自己之前没有和左倾城说,怕的就是有误会,现在可好了,一切都了然于胸了。孟天涯一看阿琪格乐如此开心,想着和大哥的关系定然不同一般。几个人来到屋子里面各自讲了一些所遇到的事情......
刚从寺庙出来的喇嘛宋,本来想着是找傲天他们的,突然拍着脑袋说了一句:“哎呦,坏了,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赶紧跑着去了一个地方。刚刚回来的完颜闵步伐急速来到大堂只见父亲和二伯正在商量事情,就这样冒失的闯进去说道:”父亲,我发现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完颜无敌看着完颜闵大怒道:没大没小,如何这般冲动,没看到正和你二伯商量事情的吗,这么不像话,给我出去。”
在一旁的楚少庆拉着完颜闵就要出去,而坐在一旁的完颜赤术站起来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正好我也要出去办一些事情。”随即就背着手出去了,完颜无敌看着完颜闵说道:“有什么事情,赶快说来。”
在一旁的楚少庆只好出去了,来到门外喊了声:“前辈留步,有要事相告。”完颜赤术一回头看着一本正经的楚少庆就问道:“你有什么事情,为何要跟我说。”
楚少庆沉静下来答道:“前辈,这件事情关乎到大将军府的生死,所以晚生斗胆相告。”
完颜赤术很惊讶,能有什么事情可以威胁将军府呢,就让他慢慢说来,这楚少庆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就把今天看到的情况说了一下,而且那天自己和完颜闵被人偷袭打成重伤就是左府的人干的,而且阿琪格乐和她们走的很近。
完颜赤术不知道楚少庆说的是真还是假,心里念道:“当初大哥说抓什么扎翰的女儿,到头来是个辽国皇族后裔,莫非这一切都有人操纵,这件事情不得不防备。”然后又道一句:“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查清楚。”
楚少庆躬身道:’起初我也不相信姗儿姑娘会这么做,只是在下亲眼所见,还是多多留意,想着一会回来,就当做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完颜赤术捋着胡须思索着.....
”果真有这样的事情,你可看仔细了“完颜无敌露出惊讶的表情。
完颜闵答道:‘孩儿说的句句属实,是亲眼所见,莫不是姗儿姑娘是人派来的奸细吧。”
完颜无敌不敢大意,想着最近皇帝为了和宋庭交战,已经忘记了部分契丹人作乱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引狼入室了,为今之计就是要看看她和什么人走的近。“
这时候阿琪格乐回来了,她买了好多吃的,来到大堂看到完颜无敌就笑着说道:”你回来了,这是我买的吃的,尝尝。“
完颜闵笑了一下说道:”你今天去哪里了,为何这么久才回来。“
阿琪格乐思索一下说道自己没去什么地方啊,只是出去转一转,看一看,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完颜闵连忙说道:’没什么?
这时候完颜无敌站起来拿起一个苹果吃起来说道:”好甜啊,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多亏你照顾了闵儿。“
阿琪格乐乐呵呵的说起初是有些误会,不过一切对过去了,就没那么计较了,完颜无敌也说道:”是啊,误会过去了,都不讲了。
随后阿琪格乐蹦着 跳着回到自己房间去了,完颜无敌觉得有点反常,所以决定去什么左府看一看,这天夜里,楚少庆来到阿琪格乐的房间外敲门道:‘姗儿姑娘休息么,在下楚少庆有要事相告。“
阿琪格乐一听是他,觉得不会有好事,不会又打什么注意就说了句:”我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楚少庆又再次说道:”这件事情关于你的性命,在下好意,特来相告。“
阿琪格乐越听越糊涂,那楚少庆像个蚊子一样打不走,就开门说道:”干嘛,有什么事情这么急。“
楚少庆一副悲悯的样子,不慌不忙的一一道来,这一说可把阿琪格乐震惊坏了,这件事情一定有误会,现在能做的就是找完颜无敌说清楚,但是楚少庆拦下说道:”珊儿姑娘,不要着急,那完颜将军听说这件事情后已经去了左府,一定会对你朋友下毒手的,现在正好去相告啊。
阿琪格乐来不及换衣服,在楚少庆的帮助下,翻墙走去了,而在大路上走着的喇嘛送正好碰到阿琪格乐,很是惊讶的问道怎么会在这里,莫非逃出来了。来不及说那么多就拉着他去了左府,两个人一路上说个不停.....
而在院子里练剑的完颜闵全然不知,楚少庆露出一丝坏笑上前说道:“完颜兄,事情不好了,刚才我看见删儿姑娘翻墙,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莫非自己被发现去了左府。
完颜闵大惊,难道阿琪格乐真的是奸细,已经逃跑了,赶紧破门而出直奔左府。
金国遗事篇 第八十六章 :紫菱秘笈
两面三刀,左右围敲,楚少庆这招还真是毒啊,好让他们斗的两败俱伤再来个敲山震虎,坐收渔翁之利,他的目的达到了,此刻他站在将军府的院子里,看着刚刚出去的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