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什么要找他,莫不是昨天的事情被发现了, 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当时没有人在啊,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左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眼就认清了楚少庆,跑过去就拎起拳头打,还好反应快,给避过去了,楚少庆大惊失色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左勇怒气冲冲的说道:”你把我妹妹弄到哪里去了, 快说。“站在一旁的正明小和尚一时不得其解,难道他们认识,担忧不像,一上来就激奋的如仇人一般,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此刻方丈还在内堂等着呢,就劝解他们去方丈处。
这时候段飞鹰来了,一把拉走了左勇,还连连说道:’没什么,我们不认识,我师弟他又犯傻了。‘
左勇一直挣扎,嚷着:”放开我“,段飞鹰把他拉在一个墙角处轻声说道:”你干什么这么莽撞,不知道会打草惊蛇啊,刚才我看到倾城姑娘了,她们很好,不用担心,本来就去告诉你的,谁知......〃
“为何不让我拆穿他啊”此时的左勇还在起头之上。
段飞鹰让他安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揭穿他,而是静观其变,看他刷什么花招,万一完颜无敌也在呢,这样不仅救不了左倾城还会连累自己,所以才不敢这么冒然相告。
左勇一听,觉得有道理,可是刚才已经知道了,这可怎么办,段飞鹰没有说话,赶紧拉着左勇去了大雄宝殿,刚才的一幕着实让楚少庆吃惊不少,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来这里,真是冤家路宰,要是被揭穿了该如何是好,此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楚少庆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此刻,方丈安详的坐在内堂,只听到正明一句:“师傅,楚施主来了。”
楚少庆进去了,看着方丈背着自己在念经就上前一步说道:“大事,不知道找我来有何事情。”
方丈转过身说道:“楚施主请坐,昨天晚上的事情,想必你听说了,不知道有什么人夜闯我寺院,还打伤了我的弟子,至今没有抓到,今天只是想说一下,施主的两位妹妹是女子,不能长久留在寺内,还是另寻他处便是,此地不宜久留。”
见方丈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怀疑他,就暗自欣喜,面露喜色的说道:“大师说的是,承蒙寺里收容,我即可就下山,另寻他处。”
方丈感觉楚少庆也是个习武之人,并不像是落难之人,只觉得他城府极深,很是想不明白,就道了一句:“施主如果没有去处,正好后山有一块竹林,不妨让两位女施主住在哪里,这样倒也省事不少。”
楚少庆怎么会答应让她们两个去那个地方,万一跑了怎么办,赶紧说道:“不用麻烦大师了,我想还是和妹妹住在一起比较稳妥,这样就可以安心照顾了。”这话一出,方丈就有点怀疑了,楚少庆强颜欢笑说了几句就告辞了,走的时候心里在想着:这可怎么办,还不能会上京城,万一被完颜闵发现又当如何是好,这方圆几十里只有这一家寺院,想来想去实在没地方去了,难道真的是没地方去了,叹了口气就回去了。“
方丈闭目思索了一会,想着刚才说话的情景,加上楚少庆表情的变化,只觉得就是不对劲,难道隐藏最深的就是他。这时门外一声:”大师“方丈回头一看是段飞鹰他们,就上前说道:”施主可休息好了。“
段飞鹰躬身施礼答谢方丈收留之请,随即又说道:”不知道那楚少庆刚才可曾来过。“
方丈迟疑一会,问他们怎么知道。
左勇赶紧插话道:”他这种阴险小人早就该报应了,抓了我妹妹不说,还装一副清高的样子,实在让人可恶。“
方丈听不明白了,莫非他们有仇,总觉得有个女子似曾相识的,段飞鹰就把前前后后一切事情娓娓道来.....方丈听过之后,果然如自己所料,总觉得不对劲,想必昨天的事情也是他干的,倘若此人留在寺里定会兴风作浪,必须要揭穿他。
左勇气愤的就要出去,被方丈拦下说道:”狗急了还会跳墙,如此苦苦相逼,真的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为今之计就是好好的叮嘱他,看耍什么花招,至于令妹我会祝福寺里的武僧好生保护。“
喇嘛宋和孟天涯在后山欣赏风景,看一个人走来,远远望去就是那楚少庆,没错真的是他,两个人露出惊讶的表情,赶紧藏在草丛中,只见楚少庆面露难堪之色,很是气愤,嘴里不停的嘟嚷着什么。孟天涯一想,既然他在这里,珊儿姑娘和倾城姑娘也会在寺庙里,所以就寻着一条道来了后园,没想到真的在这里发现了她们。
阿琪格乐和左倾城在摘花呢,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来,只听一句:”珊儿姑娘。“阿琪格乐一回头看到孟天涯他们,别提多高兴了,赶紧奔跑上去,一时间有说不完的话语,还问傲天在哪里。”
自那次一别后,自己不曾见到大哥,一时误打误撞来到寺院里面,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真是意外重逢,一切尽在不言中,左倾城也赶紧问自己哥哥是不是也来了,几个人话题开始多了起来,一直问个不停,孟天涯带着他们回北院,商量一些事情。
正巧段飞鹰也回来了,看到孟天涯和阿琪格乐他们,感觉不可思议,真的碰头了,也难怪,这小小寺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难免会这样的。几个人坐下来开始诉说着,然后围在一起不知道商量着什么.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章 :寺院起火
这天晚上,楚少庆去了经楼哪里,看到屋子还亮着,就悄悄的走上前去,透过窗户纸看到阿琪格乐正要宽衣睡觉,便起了歹意,脸上浮现一丝邪笑。
想着这是个绝佳的时机,就破门而入,被这一声巨响遭受惊吓的阿琪格乐赶紧捂拿起被子盖住,楚少庆嘿嘿的笑了一句道:“珊儿姑娘,你就从了我吧,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就像饿狼一般扑上去,猛地一声响,见门被关上了,感到不妙的楚少庆就要出去,旁边一阵大笑:“哈哈,你这小子,真是人面兽心啊,看你往哪里跑。“一看是那个红衣喇嘛,楚少庆明显感到有点不对劲,想着段飞鹰跑去了哪里,莫非也在这里,如果是那样的话,真是狼入虎口了。
喇嘛有一句:”小子,你作恶多端,看你就不是善类,没想到你是楚云天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鸟,你父亲三番五次的来找麻烦,今天你插翅难逃了。“猛地禅杖打来,楚少庆闪躲开来,赶紧逃出窗外跑了。喇嘛宋赶紧跑出去了,留在屋内的阿琪格乐整理好衣服跟着左倾城也出去看看情况。
楚少庆往后山跑去,早在屋顶上等候的段飞鹰飞下来,拦在前面说道:”看你往哪里跑,识相点束手就擒,要不然.....‘“这时候身后也传来声音:”那天晚上是不是你打伤了寺院的僧人,你到底意欲何为,还有是不是和完颜无敌串通好了。“
楚少庆没有回答,他所面临的是如何逃走,前后都有高手,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如果那和尚再过来,真的就插翅难逃了,当即跳到左边的屋顶上,段飞鹰飞旋的速度,一脚把楚少庆甩在了一边,孟天涯举起刀砍下去,惊慌失措的楚少庆睁开大眼,猛地一闪,躲过了,刚才好险,要是一刀下去,小命就完了,现在不是纠缠的时刻,还是逃命要紧。楚少庆洒了一些白粉,跳到屋顶上跑了,孟天涯闭着眼睛,一股清风刮来,粉末散去,可是楚少庆早已不见了踪影。
段飞鹰气的说道:”真是可恨,没想到让他跑了,下次见了他一定不轻饶。“
”段兄,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回去再作打算“孟天涯和段飞鹰两个人回去了,当喇嘛宋赶来的时候人早已散去,遗憾的说道:”煮熟的鸭子就这样跑了,唉!
楚少庆刚才被段飞鹰重重一脚踢在胸膛上还真是疼痛,没想到下手那么用力顿时怒气中烧道:“此仇不报非君子,你们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加倍的偿还回来。”
看着茂密的树林,静的的可怕,捂着胸口的楚少庆悄悄的来到后院,看着这里满是素菜还有一些干柴,顿时一想不如放一把火,烧了你们的寺院,算是报复吧。说干就干,楚少庆点燃了火,干柴遇到烈火烧的更加旺盛了。
楚少庆站在这漫天的大火旁,笑着说道:“看你们怎么办,敢上我,把你们全烧死。”随后他又准备几个火把站在屋顶上扔到阿琪格乐的房间上空,哈哈大笑一声就跳走了。
身在屋内的几个人还在叹息着楚少庆逃跑的事情,而明显感到不对劲的喇嘛宋好像闻到了一股气味,像是火烧木头的味道,阿琪格乐也嗅到了哪里不对劲。
忽听一人大声喊道:“失火了,赶紧来救火啊!听到大喊声,几个人跑出去一看只见一群僧人朝后院跑去,远远看到一片火光有冲天之势,还感觉到热浪袭来,喇嘛宋大叫道:”真的失火了,赶紧去救火。“
人群像蜜蜂一般,倾巢出动,只听住持说道:’正明快去拿水来.....
经过众人的努力,大火终于被扑灭了,看着自己屋顶上空的星星,阿琪格乐庆幸的一句:”这样休息也好啊,可以躺下数星星了。“左倾城看阿琪格乐这么幸灾乐祸的就道:”你还有心情数星星啊,万一被烧到早就没命了。
“怎么会呢,大火被我们浇灭了,最让人欣慰的是没有人受伤,这样多好。”看着阿琪格乐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左倾城笑着捏了她的鼻子,两个人真的躺下来数着星星,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看到僧人们抬着被烧焦的木材,孟天涯一句:“这件事情肯定是楚少庆干的,原来他没有立即逃走,而是放火来报复我们。”
“就是,那家伙太可恨了,下次抓到他要狠狠的揍他一顿,阿琪格乐面露怒色的说道。
”哎呀,昨天就是不小心,怎么让他跑了呢“喇嘛宋还是不住的叹气,这件事情谁也不曾料到,没想到楚少庆会耍阴招,真是狠毒啊,也太小看他了。
这时住持方丈来了说道:”各位施主,昨天真是麻烦大家了,不料寺里失火,损失如此严重。“看着方丈叹气的样子,孟天涯上前说道:”大师,这件事情都我们也有责任,真后悔让楚少庆给逃跑了,他这是被逼急了才放火的。
楚少庆,真的是他,方丈惊讶道。
“是啊”阿琪格乐赶紧说道:“昨天就快要抓住他了,没想到却让他逃跑了。”
原来是这样啊,早就觉得楚少庆不对劲,可就是没有追查他,才酿成今日的后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这也是本寺的劫难啊,一切早已注定,怨不得谁。
“那小子,肯定狗急跳墙了”喇嘛宋插话道。
方丈说了句:阿弥陀佛。“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好生面熟,阿琪格乐赶紧说道:”大师难道忘了,上次我和那个完颜将军来过寺里。“
方丈经这一说才明白过来,看来真是有缘啊。
随即孟天涯拜别方丈,还说道一定会抓住楚少庆,给方丈一个说法。”看着一群人走出山门,消失在眼眸中,方丈轻轻道了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时候走来的正明小和尚说道:“师傅,你看,这有个玉佩。”
方丈一看,想着一定是那个女子之物,只是他们刚走,想追也来不及了,突然门外走来一个人,这不就是傲天吗?他在道天哪里住了几天学到了好多,而且功力也大有长进,为何这个时候来。正明远远看去大叫道:“施主”
傲天走过来笑着说道:”今天练武功没,道天师傅还要考你呢。“
方丈抬着头看着傲天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我们又见面了,刚才听你说道天师叔,你们见过。“
正明赶紧插话道:”师傅,这几天这位傲施主一直和师祖在一起,还练了很高深的武功。正明那充满期待的眼神,让方丈一时间明白了一切,笑着说道:“你也要好好习武。”
傲天看着四周好像被大火烧过一样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方丈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傲天赶紧打住道:“大师,刚才你说的几个人中怎么像我的朋友,他们怎么称呼。”
方丈道:“有一个红衣喇嘛和尚还有一个拿着刀的侠士。
”可有女子“傲天道
方丈答道有两个女子,并描述了一般,傲天欣喜若狂道:”看来他们来过这里了,一定没走多久,现在追也许赶得上。“
方丈这才明白一切,原来他们都相识,,傲天赶紧拜别方丈出山门去了,忽然正明追过去大声说道:”施主,这个玉佩。“
傲天一看这不是倾城姑娘身上的玉佩吗,想必走的匆忙落在这里了,接过来一直看着面露喜色的看着正明,摸了摸他的小光头转身出山门去了......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一章 :寒刃冰心
楚少庆夜烧禅云寺庙后,又回到了上京城,他知道这件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自己也没有逃避,而是堂而皇之的回到了楚家庄,看着眼前的一切悄然不同往日,门前残枝落叶一片,许久没有住人的感觉,大门紧闭,匾额也斜挂着,好像要掉下来似得,此情此景让人仿佛坠入深渊,想着以前过着锦衣玉食的样子是多么的逍遥自在,可是现在这里人去镂空,走进去一看,乱石横卧,门窗断裂,是如此的令人心寒。但他又要紧牙关,恶狠狠的对天大声道:“我一定会重振楚家庄的,这里一切都是拜傲天所赐,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楚少庆思索了片刻,出门而去……
这边傲天快马加鞭,风尘仆仆的一个人追赶着,几日后到了上京城,这里依旧是那么的热闹,集市的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慢慢的骑着马走在街道中间,只是现在不是悠闲的时刻,还要找孟天涯他们有事情商量着,一声“驾”马不停蹄的赶往左府。话说孟天涯他们回来后,把府邸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片,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阿琪格乐和左倾城两个人游山玩水,开心的过着。傲天终于来到了大门口,看着上面的“左府”两个大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赶紧下马跑进去了,只看到院子里左勇一个人在练习着剑术,虽然都做略显笨拙,但是有模有样的比划着,倒是有那么点意思,傲天拍手过去,没想到左勇反应还真是迅速一下子抓住傲天的胳膊就要甩过来,可是他不是对手,左勇回过头一看是傲天就高兴的说道:“傲大哥,是你啊,这些天你到哪里去了,我们找你找的好辛苦。”
傲天笑了一下,让进去详细说一番。两个人在屋里正聊得起兴,刚谈到孟天涯,就见他进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孟天涯一见是傲天惊讶的说道:“大哥,你回来了。”
“二弟”伤势如何,近来怎么样。
孟天涯坐下来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傲天笑了一下他已经全然知道,那天去寺庙的时候,方丈住持就告诉我你们来过此地,只是凑巧你们走了,所以我一个人才快马追赶过来。
原来是和傲天相差错过了,孟天涯就说那天寺庙起火就是楚少庆所为,这次回来就是追查他的下落,怀疑是完颜无敌的卧底,想必会来打什么注意。傲天也想了一下,自己被楚云天打的掉入悬崖后,才方知这一切都是楚少庆搞的鬼,此人眼前一套,背后又一套,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傲天又问道:“段兄去哪里了。”
孟天涯说他去了皇宫,原来是找那件兵器去了,此刻傲天才想起来,自己答应他的事情一直没有做到,想着这次回来一定潜入皇宫,找到他所需要的东西。”
正巧阿琪格乐和左倾城从集市上回来了,看着她们高高兴兴的,想着又去哪里疯狂的游玩了,傲天出去说道:“阿琪”
阿琪格乐一看是傲天高兴的大声喊道:“傲大哥,你回来了。”跑到面前左问又问的,左倾城看着他们说的多么投机一个人回了房间。
这天晚上,傲天睡不着,一个人来到院子里看着一弯新月,想着自己在家乡的时候家里的月亮是又大又圆的,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是多么的幸福,只是一切都难全了,再也回不去从前了,父仇未报,自己出来都一年多了,还是一无所获,想到这里就是懊恼气愤。
这时候出来赏月的左倾城看到傲天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面好像有什么心情,就上前说道:“傲大哥,你怎么了?
回头一看是倾城,傲天笑了笑道:“你呢,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睡不着啊”听她那么一说,傲天就奇怪了,怎么她也开始发愁了,难道有什么心事吗?
这些日子以来左倾城经历了好多,有了些感慨,想着之前从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被人绑架,追杀,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一切都过来了,所以没有过不去的坎,安慰傲天要顺其自然,水到自然渠成。
傲天怎会不知道,当初唐玉儿也让他冷静克制一些,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己虽然等不了十年,但必须要追查下去,他没有忘记出来的目的,誓言此生必要找到愁人,了却这一切恩怨,这个重担就扛在自己身上了,纵然刀山火海,也要勇往直前。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到倾城的手里说道:“你的玉佩。”
左倾城惊讶的说道:“我的玉佩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你忘了,在禅云寺庙,真的不记得了?
”禅云寺庙“左倾城想了一下”哦”的一声道:“是我太大意了,落在房间里了。”又问傲天怎么知道那么多。
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傲天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将军府外……
楚少庆呆呆的站在门前,迟迟不肯进去,他不知道完颜闵还会不会相信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定被他所鄙视,弄不好完颜无敌还会威胁自己,看来真的要好好想一下,猛然一掌打在自己的胸膛上,顿时口角鲜血直流,赶紧拍打着大门。
只听到“咚咚……咚咚……”的敲门声,管家就问道是谁,只见楚少庆歪倒在门前,身上还有血迹赶紧大喊道:“快来人啊!
听管家大喊大叫,完颜闵收起剑赶紧跑出来一看是楚少庆,气的怒气冲冲道:“是你,害的我好苦,枉我那么相信你,竟然欺骗我。”
完颜闵让管家关上门不去理会,楚少庆费尽力气拉住完颜闵的衣角有气无力的说道:“完颜兄,你误会我了,这伤势是被傲天所打的,我之所以那么做就是深入虎口打探他们,你一定要相信我?
”相信你,哼哼,你把我害的还不够惨,凭什么让我再相信你?
楚少庆说了句“紫菱秘籍”完颜闵赶紧回头,想着自己父亲就要找这本刀法,难道楚少庆知道,看他伤那么重也不像是装的,也许真如他说,只是父亲没有出关,还在闭关练功,看来只有把楚少庆暂时安顿在府上了,就再相信他一次。
随即命人把楚少庆扶回房间去,自己还把阿琪格乐留给他的药给楚少庆用上了,没想到还真是管用,没一会就明显感觉好多了,完颜闵还在想着阿琪格乐。
楚少庆面带喜色道:“多谢完颜兄相救,楚谋不会忘了你的大恩的?
客气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别忘记你的承若,就是把秘籍交给我父亲。
楚少庆笑了一下,随后回屋休息去了,死来想去要要制定个万全之策,要一直拖下去,还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身在玄室闭关的完颜无敌正在专心修炼他的火焰神功,想着那次和楚云天的交战耗了自己不好内力,他的流云章还真是不同一般,竟然可以跟冰火掌有的一拼,明显感觉稍微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因此选择修炼最高一层“冰火九重天”。此刻的完颜无敌正在修炼的是冰刃神掌,此法寒气逼人,傲人心骨,瞬间让人冻成冰块,要是凡人立即可以毙命,就算是武功高的人也难以抵抗长时间的消耗。
不知道他心中有杂念,始终静不下心来,脸色一青一红的,难道是走火入魔了,猛地一声“砰”玄室的石门被震裂开了,完颜无敌继续安详的坐在那里,慢慢的身上有一股清冷之气,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没过一会儿身上就出现了寒冰把自己给冻住了……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二章 :冰火九天(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习武之人切记心浮气躁,否者一切都会适得其反。完颜无敌深知这一点,可是为了走捷径,也不得不冒险练习自己独闯的冰火神功了,他不甘心失败,梦想得到哪部久已失传的刀法,到时候就可以威震天下,独霸武林了。
玄室之中,完颜无敌被冰块给封印住了,原来他以身作则,看看自己练习到何种程度了,只是觉得能够经得住这寒气的侵扰,因为他还练习火焰神功呢,一直以来总是想着能把这两种武功融合在一起,到底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他也深知水火不相容的道理,可是偏偏这样就要尝试一下,说不定就成功了,抱着这种心态继续走下去。
此刻他慢慢的睁开眼了,身上的寒冰已经被体内的心火给融化了,再一看两只手,一个寒气逼人,一个火焰四起,两掌运用猛地一朝天,顿时山崩地裂的。完颜无敌笑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激动的说道:“哈哈,终于略有小成了,看来目标就要达到了,傲天和楚云天我一定要打倒你们。
完颜无敌还真敢想,就凭着冰火神掌一举击垮两大高手,看来他对自己是多么的有信心,缓缓的站起来,走出了密室,看着阳光直射,眼前一片晕圈,也许呆在密室久了,禁不住阳光直射,回头转身回去内堂了。刚一踏进去就看到楚云天和完颜闵正说着,很是惊讶,上前一步说道:”你怎么来了,楚云天和你什么关系,是不是那天你去告的密。“面对一连串的盘问,楚少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时候完颜闵忙出来插话道:”父亲,是这样的…〃
“没你插话的份儿,我问他呢?完颜无敌厉声喝道。
完颜闵被完颜无敌这一吓也不敢说话了,低着头后退几步,这突如其来的盘问着实让楚少庆难以应付,不过还好,他知道怎么说就娓娓道来”完颜将军,晚辈是有苦衷的,想那孟天涯无缘无故的得到那至上刀法确实心有不甘,所以才演了一段苦肉计,没想到他们隐藏在禅云寺庙内,被发现后差点回不来了。“
经这么一说,完颜无敌持着怀疑态度,从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应该和楚云天有着密切的关系,也许他会流云掌也说不定,而且可以利用他去引诱傲天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岂不是两全其美。
突然,完颜无敌笑了一下说道:”真如贤侄说的那样,我可误会你了,你说他们去了禅云寺庙,想必刀谱也在哪里了。
楚少庆十分肯定的答道,这下完颜无敌迫切之心亟不可待了,赶紧部署金吾卫浩浩汤汤一群人去了禅云寺庙……
自孟天涯把刀谱带回来之后,就把这无上刀法给了傲天,几天来每每看到上面的文字根本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傲天习练的是剑术,刀法不适合自己,就来到后院的流亭找来天涯谈事。
“大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孟天涯笑着从一边走来。
”二弟“傲天喊了一句继续道:”我有些事情要与你商量。“
什么事,大哥?天涯疑惑道。
傲天从怀里拿出这鸳鸯刀谱摊开来,看着上面绣着的图谱,想必是出自一女子之手,加上在树林密室中所见到的,定是画中的女子,而且这幅画一直被带在身上,从未离开,为的就是解开画中的谜团。
孟天涯看傲天拿出来了这刀谱就问道:”大哥,这里面刀法不是很懂,也许我悟性不高,猜测不透。“
傲天让孟天涯看上面的鸳鸯,还有一句箴言:双生双素双飞花,一生一意一刀情。”这“鸳鸯”肯定值心爱的两个人,只有两人合力练习才能达到这心法的最高境界,这对于傲天来说根本不适合,加上天涯练习的是刀法,觉得还是他练习比较合适就把刀谱给了孟天涯。“
这么高的武林刀法,那是人人梦寐以求的,傲天竟然视若无睹,孟天涯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连连退却。傲天语重心长的说起来这刀法的应用,这些日子已经领悟到其中一二层的精要,纵然一个人练习也能达到其威力,就详细的说给孟天涯听。
听着里面还有这么多故事,孟天涯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刀法的主人还这么厉害,傲天不肯练习还是有原因的,因此才交给了孟天涯,两个人聊着聊着完全忘了周围的一切,天都黑了,才明白过来,看样子是如此的交心。
趁着月色的美好,傲天让孟天涯按着里面的步骤开始练习起来,感觉就是不同,一招之后才发现招式变化灵活,一个人驾驭的还不是很熟练,傲天抽出一把剑两个人按着上面的开始对接起来,速度忽快忽闪,一招一慢,打的让人如此焦急。正好从门外回来的左勇和喇嘛宋回来了,看到两个人这姿势像是一对恩爱的人,比划的是如此得心应手,只是看的好别扭。
左勇正要向前去说,被喇嘛拦下说道:”不要打扰他们,看见没有,此刻神情凝视,忘我的练习,好像一切与他们无关似得,难道他们在练习什么刀法?
左勇听这么一说好像明白了什么,只是感觉有点扭扭捏捏的,根本不是两个大男人练习的,突然背后一声:“傲天哥哥”原来阿琪格乐和左倾城也回来了,见没有回声就近一看两个大男人在跳舞似得比划着剑法,赶紧就去说,也是被喇嘛宋拦下说道:“小姑娘现在不要说话,他们两个深情你我,难舍难分哦”哈哈大笑着用手指比划着。
左倾城也是不知其意,只是两个人练习很认真,就说道:“他们做什么的,好像一个深情的男子望着一个女子。”
几个人傻眼的看着,而在屋顶上的段飞鹰微微一笑,仰着头喝起酒来,此时此景对酒当哥邀明月,还欣赏着刀剑相合,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将军府外……
完颜无敌带着金吾卫回来了,只是一脸失望的样子,略带怒气,一下马便直奔府内,大喊着:“楚少庆,给我出来。”闻声而来的完颜闵看到父亲是如此的大怒就说道:“楚兄,他去夜市了,父亲,你这是……‘
完颜无敌坐在是登上气冲冲的说道:”这小子竟然欺骗我说孟天涯在寺庙里,谁知一问才知早已经走了,有些时日了,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的什么?
完颜闵一听也是不得其解,楚少庆明明说好的答应不再欺骗自己,难道又一次错信他了,如果这是这样的话,一定不能轻饶,想着这段日子以来的事情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对完颜无敌说道:“父亲,这件事情一定有隐情,试想一下,自那次楚云天府邸被毁坏之后住进将军府内一段时间内,确实和珊儿姑娘走的很近,加上他说珊儿姑娘是奸细,可是那晚之后他却消失了,出现之后就说在禅云寺庙遇到孟天涯的阻击,受伤回来……〃
”这小子城府极深,一定是两边倒,来个苦肉计,盘算着自己的目的,让我见了他定不饶恕,不管事情怎么样,一切都已经过去,我也不再追究,为今之计就是练习好冰火神掌,找那傲天一决高下。“
这边楚云天喝的伶仃大醉,从香红园出来,一路朝西走去,这时候背后有一个身影,在月光的影子下拉得是那么的的长……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三章 :冰火九天(下)
月光亮,暗线长,如影随形踪迹仰,一手章,轻轻来,疾如飞鹰猛铺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楚少庆被突如其来的阵势给吓到了,只见其人身体款胖,背如驼山,手拿双铁叉,一副吃人模样,惊慌失措的楚少庆带着醉意说道:“你是谁,干嘛挡着我的路。”那人慢慢的转回身来,一脸正色道:“不认识我了,才过几年啊,你父亲在哪里。”
“父亲”楚少庆一听心里暗自念道:“看此人虎背熊腰的,力气一定不小,难道跟我父亲也有过节,这下该如何是好。”
“喂,听到没,臭小子,问你话呢?那人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楚少庆不知道是敌是友,况且自己也好些时日不见父亲了,这一问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而且就算知道也不能说,也许是仇家呢?突然一句说道:”大侠,你我素不相识,一定是认错人了吧。“
”什么“那人大喊一句说道:”你这臭小子可是楚少庆,你爹是楚云天,说的没错吧。“
楚少庆很是惊讶,这个人怎么什么都知道,莫非……赶紧回答:晚辈是楚少庆,不知你和家父是什么关系。”
那人收敛一些,脾气也不暴躁了,赶紧笑着说道:“哈哈,你小子差点把你给吓着了吧,我是你爹的师弟啊!
楚少庆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师弟的,这人阴晴不定是不是疯了,很不屑的一句:”你我不曾相见,何来师叔啊!
“哎呀,臭小子,这么没大没小的,敢这么说话了”说着就拎起楚少庆的耳朵,拉着会楚家庄去了,一路上疼的他大喊大叫的,过一会来到了山庄,看到眼前的一切,那人惊呆了,赶忙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如此的破败,还有自己的师兄人在哪里?
楚少庆叹口气,说了一大堆的事情,那人气的直跺脚,怒吼着把眼前的一颗大树给搬到了,惊的楚少庆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力气的人,看样子没有两把刷子还真弄不起来,赶紧问道:“师叔,你真的是家父的师弟吗?
“哪还有假,我们同出一个师门,我是千面牛大力”
”千面牛“怪不得这么有力气,原来是一头牛,楚少庆暗自偷笑。
千面牛一看楚少庆如此不当一回事,就拉着他去了一个客栈,说是有事情商谈……
左府,凤凰阁外。傲天和阿琪格乐欣赏这月光,两个人不说话呆呆的望着天,不知道是不是数星星,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时还是阿琪格乐先开口说道:”傲哥哥,出来的这些日子,经历的这么多,终于知道你说的人心险恶,江湖处处危机了,而且我也不会武功,害的傲大哥三番五次的因为我……‘说道这她却底下了头,是不是感觉自己像累赘,傲天扭头看着阿琪格乐说道:“你说什么呢,怎么会是我的包袱呢?又在瞎想什么,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话了,我所做的都是心甘情愿的。一个指头点点阿琪格乐,并容颜一笑的看着。
也许是觉得心里暖和,阿琪格乐依偎在傲天的怀里,感受着心的的跳动和厚重的肩膀,想着就算是狂风暴雨也有傲天的相守,自己什么都不怕了。”
两个人在月光下,交心的叹着,突然傲天有了一个想法说教阿琪格乐学习剑术,只是防身用,也许关键时刻能帮得上忙,阿琪格乐睁大眼睛,惊讶的说道:“什么,教我武功,我什么都不会,真的可以吗?
”可以“傲天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坚定,随后两个人来到院子里,拿着剑,开始比划着,两个人来来回回的走着,腿一踢,手一扬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影子拉的是如此的长,就像是在跳舞一样,动作是如此的优美,阿琪格乐止不住心动的欢喜,一直盯着傲天看去,两个人相视一笑,继续练习……
天运客栈,天子房中,千面牛和楚少庆。
”事情真的是这样,这个傲天看来可真的是不一般啊。“千面牛不禁感叹道。
”是啊,师叔我不仅被他打过,连山庄都是被他给破坏的,如今像个乞丐一样,四处流浪,真是……〃楚少庆说话之间叹了口气,现在变得这么落魄都是拜傲天所赐,一定要报仇。“
前面牛又继续追问:”你这些日子在何处安身,怎么去了烟花风流之地,你小子还这么风流,和你爹有的一拼。“这话一出,前面牛赶紧捂住嘴,又笑着说道:”嘿嘿,其实你爹也经常去的,只是碍于是自己师兄,不敢当面说而已。“
原来父亲也喜欢这种风花雪月,纸醉金迷之地啊,怪不得父亲有时候如此晚些回来,还是大醉,原来是这样啊,楚少庆心里念道。
千面牛也是不经意间说出的,真是应了那句话:”有其父必有其子。“
楚少庆就对千面牛说了将军府的事情,这些日子以来就是寄人篱下,还看人家脸色行事,真是很瞥屈,突然灵机一现,想到了一个主意,就悄悄的对着千面牛轻声说着,话一出,千面牛高兴的说道:”你小子行啊,就按你说的去做,这下师叔我给你撑腰。“
将军府,内堂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