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少爷该休息了,时间都这么晚了,一个管家提醒道。
完颜闵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被管家一说给惊醒过来了,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无精打采的样子,再看看外面月光是如此的明亮,原来已经至深夜了,完颜闵就要休息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管家惊颤的说道:“这会是谁啊,都这么晚了。”
敲门声,越来越响,完颜闵也有点害怕了,就让管家去开门,此刻心扑通扑通直跳的,很是害怕,可是少爷都说了自己还能不去,硬着胆子开门见一个胖大汗笑眯眯的,管家就问:“你是谁,来将军府上做什么?
”做什么,你说呢?千面牛哈哈大笑一声,一拳打在管家脸上,晕死过去了。完颜闵一看不好,想要逃,突然空中一个背影翻过来挡在千面说道:“完颜兄这是要去哪里啊。”
“楚兄”怎么会是你,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楚少庆哼了一下说道:“这些日子以来每次都看你们脸色,我何曾这么委屈过,今天来就是找你算账的,我知道完颜将军不在府上,你们这里也没有什么防备,不如来个趁火打劫。”
”你…你…“完颜闵气的指着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忘了你落迫的时候是谁接济你的,怎么可以忘恩负义?
”我忘恩负义?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不要装了,完颜兄,我楚少庆哪里对你不好,如今我家破人流浪被人瞧不起还处处低人一等,我不想这样,所以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识相点给我走一趟,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完颜闵连连后退,一直说道:”你要干什么,知道这是将军府还敢如此撒野。“
楚少庆二话没说上去就拉着,完颜闵反抗一下往西面跑去,这时候千面牛一把拦在前面,顺势一拖,举了起来,狠狠的仍在地上,疼的完颜闵只喊救命。
”这次没人救得了你。“楚少庆上去就抓,突然天空一人出现大声喊道:”什么人在将军府撒野,我完颜赤术来也。“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慑道,楚少庆后退了一步,千面牛望着完颜赤术说道:”你又是哪个,识相点速速离开。“
这话刚一说完,四周的金吾卫都出来了,完颜闵大声道:”二叔救我啊。“
千面牛一把拉住完颜闵锁着喉结说道:”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这小子就一命呜呼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完颜赤术道。
楚少庆走了出来看着四周的金吾卫,也知道他们是王府里精锐的护卫队,看来想脱险还真的不容易,不过还好,有完颜闵在手里,量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突然面露喜色道:”将军,我这次来没什么事情,就是和完颜兄好好商量一下。“
你这是商量吗,真的没看出来,你真是一个阴险小人。完颜赤术努着说道。
”阴险小人,完颜将军真是折煞晚生了,就算是阴险也好过你们这群残忍的卫队。
废话少说,千完颜赤术让金吾卫发起攻击,千面牛和楚少庆连连后退,背着背说道:“我们跳出去,往西面走去。”
说着两个人跳到屋顶上,只是千面牛留下来阻挡,而金吾卫则去追楚少庆了,身在院子里的两个人怒目正视着,千面牛一句:“我们手上见分晓吧。”说着两个人开始对打起来,想着完颜赤术虽然没有其兄武功厉害,当然也不可小觑,只是这千面牛不知道师从何处,招数是如此的诡异,一直悬着打,任凭完颜赤术如何寻找破绽都近身不得。
猛地一跳,完颜赤术悬在半空,用推山掌打在千面牛的身上,感觉力道不够还是下手轻了,谁知那千面牛突然身体变得胖起来,深吸一口气,瞬间一爆发把完颜赤术给震倒在地,千面牛不给机会,跳到空中,一个“泰山压顶”重重的落在完颜赤术身上,只是听到一阵凄惨的叫声,声音是如此的响彻天空。千面牛看着昏死过去的完颜赤术,喃喃自语道:“我这一招,不说让你死,也能残废了。”
而身在玄室的完颜无敌被这巨大的声音扰乱了内心的安静,他所练习的最后一招冰火九重天“天地旋转”还是受到一些影响,突然吐血,溅了一地捂着胸膛说道:“我的最后一层,终于练成了,我可以独霸天下了,哈哈”说着两手承天,在后院的刘元阁假山后面,一阵“轰隆”的巨响,满天飞石,完颜无敌跳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我终于成功练成冰火九重天啦,哈哈……‘
这时候从外面而来的楚少庆捂着胸膛大声说道:”完颜将军,你怎么了,醒醒啊。“
此刻缓步走来的完颜无敌看到这一切,赶忙跑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会这样。
楚少庆口吐鲜血,慢慢的说了一句:”是傲天他们,打伤了我和完颜将军,还抓走了完颜闵。“
”什么,闵儿被抓走了“完颜无敌看着天空,大声一吼说道:”傲天,傲天,我一定要打败你……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四章 :是敌是友
完颜无敌怒指苍天,楚少庆笑里藏刀,不怀好意,如今目的已经达到,还留在将军府不走,为的就是消除嫌疑,继续呆在此地照顾完颜赤术。
话说完颜闵被千面牛给抓走了,来到城西的柳树林,而完全不知情的完颜无敌听信楚少庆的话誓死要与傲天一战,谁知皇帝下了一道口谕,说是有人造反,这下可拖住完颜无敌的脚步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派遣宫内禁卫军头领凡充,汪大两人驻守将军府防止傲天再次来袭。
第二天金吾卫就回来了,他们见二当家的受伤了,可恨的还没有追到,而此时身在府里的楚少庆怕泄露自己的秘密,就悄悄的躲了起来,等到金吾卫出去的时候,才敢出来,旁边还有丫环翠玉的照顾。看着床上躺着的完颜赤术,楚楚少庆暗自道:“没想到你还没有死,算你命大,受了那一掌以后能够挺到现在,一定是完颜无敌给你运功疗伤,不千万不能醒过来,要不然我的计划就泡汤了。”随即让丫环在一旁好生照顾,说自己出去抓些药来。
楚少庆堂而皇之的背着手走出去,这感觉不知道多好,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左看看,右瞧瞧的。看着一片热闹的集市,吆喝声不绝于耳,往右一拐弯,走在深深的小胡同里,前面的路是如此的玩去,不知道来来回回拐了几次来到了一门前,“咚……咚……〃只听里面一女子轻声细语的道:“谁啊,这么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开门一看是楚少庆,那女子激动的说道:‘公子这些日子去哪了,想的我好生煎熬啊。”楚少庆邪笑了一下,一把抱住回到屋里,门一关,两个人在里面你情我浓的说起来,那女子不停的说道:“哎呀,你好坏啊,说说这些日子去了哪里。”
城西,柳树林,一个破屋内。
“放开我,我父亲要是知道了有你好看”完颜闵还在挣扎。
“呵呵,你小子给我听好了,现在你可是我的阶下囚,识相点乖乖的不要说话,要不然我堵住你的嘴,饿你个两三天的。”千面佛不耐烦的道。
完颜闵哪受过这等嘴啊,被帮着不说,连吃饭撒尿都是一个地方,比乞丐还难受呢,一直狠狠的看着千面牛,自己心知肚明,现在变成这样都是楚少庆所为,原来珊儿姑娘是被冤枉的。
左府内。
自从昨天阿琪格乐跟傲天小学习了几招,一大清早的在院子里舞着剑,看这阵势还有模有样的,正好路过内堂的左倾城看见阿琪格乐拿着个剑指来指去的,就上前慢慢的来到她身旁,突然一声“阿琪,你这是干什么呢,怎么想着练习剑术了。”阿琪格乐一回头,捂着胸前说道:“忽,你吓到我了,没见到正在练习剑术吗,怎么样还可以吧。”
左倾城笑着说可以,能够成为一名侠女了,阿琪格乐很认真的说什么练成之后就可以保护左倾城了,这样出去就没人敢欺负她们了。两个人开心的说着……
傲天一大早的就出去了,他和孟天涯在市井走了一圈来到一家客栈坐下来喝着酒。期间一个瘦小的长得很矮的人走进来,要了一壶酒,没过一会儿就走了,正好被外面人撞了一下,掉了一块东西在地上,孟天涯赶紧上去,捡起来一看惊讶的看到“禁卫军都督”令牌字样,赶紧交予傲天看,思索一会儿,心里念道:“这人瘦小,其貌不扬,怎么会有皇宫之物,一定有问题”赶紧付完帐和孟天涯一起去追过去。
只见那人喝着小酒来到南湖畔便,悠闲的望着眼前热闹的景象,不时的看着对面玩水的女子,傲天在一棵树下一直盯着,孟天涯觉得此人没什么两样,也许这令牌是他捡的就开口说道:“大哥,你觉得这人有哪些不一般。”
此人身小,脚步很轻,想必轻功一定了得,再加上面目嬉笑无常,疯疯癫癫的神态,觉得他定有与众不同之处,正说话之间,那人走了,来到一个巷子内,孟天涯和傲天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谁知一转弯那人就不见了,真是奇怪,两个人莫名的糊涂了,找了好一会还没有找到。还好有了这个令牌,不管是真是假,自己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了,想来可以帮助段飞鹰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那个瘦小的人感觉到了什么,他早就躺在屋顶上面,拍着胸膛道:“这两个家伙,到底是谁,老跟着我干嘛。”
这天夜里,趁着月色的美好,傲天提着剑直奔皇宫,走在清冷的大街上,早已没了白天的热闹,晚上的繁华都是烟花女子,一曲琴声悠悠,琵琶断肠之类的哀声之怨,这一下使他想起了莲香,只是不同其他女子,她还是一曲让然舒畅的箫声和琴声,让人是那么的留恋,傲天站在春花苑面前,看着那些女子一直不停的招呼着,摇摇头想着还有自己的事情,千万不能耽搁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上去。
而这边楚少庆一个人从小巷子回来还衣衫不整的自己完全没有在意就悄悄从后门走了,那女子拉着说道:“公子,明天可曾还来,小女子等着你。”楚少庆邪笑了一下,摸着那女子的脸蛋说道:“放心吧,你不找本公子,本公子自会来找你。”说完就去了一家药铺,买了一些大补药,走在路上看着这美丽的月空,嘴角上起,想必还在想着和那女子销魂的场面。
刚一踏进将军府就被拦下来了,只见这里兵卒守卫很严格,对面来的是都统制汪大指着说道:“你是谁,手里拿的是什么?
楚少庆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想着莫非是完颜无敌回来了,那样可就惨了,只见其中一个副将凡充说道:“怎么不说话,我们是宫里的禁卫军,奉完颜将军之命把守这里,防止有人再次来袭。
一听,原来是这样啊,这下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赶紧面露喜色的说道:“在下楚少庆,和完颜闵是至交,这些天都是我在照顾二当家的,这些药就是为他抓的。
汪大的警觉心还是很高的拿着药摊开闻了一下说道:“这些都是什么药?
楚少庆答道是疗伤的补药,那完颜赤术受的是内伤,要把体内的淤血拍出来,加上这些疗伤的药就可以了,汪大将信将疑的派人跟着,想必是谁也不相信了,只听从完颜无敌的号令。
走在院子里,楚少庆一直想着:“这下坏了,正好的计划给破坏了,那完颜无敌老家伙还是不放心我,我该如何是好呢。”
完颜无敌也深知这一点,他早就怀疑楚少庆了只是昨天没有对其下手,就是看看他还耍什么花招,这一切是不是他所为,只是傲天他一定会去找的,还有那楚云天。
来到内堂,只看到翠玉在帮着完颜赤术擦汗水,自从将军受伤之后,他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楚少庆看着她那白皙的手,红红的唇,开始打她的注意了,赶紧说道:“翠玉啊,这是给二当家抓的药,你现在拿去后房去熬一下。”
翠玉接过药,只是楚少庆死弄着不放,看着他那猥琐的笑着,翠玉赶紧一把抓过来低下头出门而去了,望着离她去的背影,楚少庆邪笑了一下。
如今的将军府真是戒备深严,想要再次来袭那可是难上加难了,楚少庆唯一要做的就是先不让完颜赤术醒过来,在慢慢实施其他的计划。
皇宫,雍和门外,一群士兵把守着。
傲天背着剑走了进去被一个守城的副将拦住说道:“站住,你是做什么的,这里是皇宫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速速离开。”
傲天从怀里掏出令牌一亮,那个副将赶紧弯腰毕恭毕敬的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将军请。”
那个副将也是怀疑,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奇怪他手里怎么会有令牌,也学他这胆大的想法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傲天心里道:“没想到这真的是令牌,那个人肯定不同一般,真的不出自己所料,只是跟丢了。”回头看着守城的副将拍着脑袋不知道是不是怀疑了,傲天走到他身后拍着说道:“在下是完颜无敌将军的挚友,这个令牌是他给的,最近府里不安生所以从西域赶回来。”
吓得那副将颤抖着说:“原来是将军的朋友,真是失敬……〃一番诉说后,傲天大阔步的走在皇宫之内,只是第二次来了,想着上一次是为了夺玉玺,这一次也是来寻找东西的,这么大的皇宫该去哪里寻找呢?
望着正中央的大殿,里面灯火通明,也许就在哪里也说不定,傲天快步的走过去,一跳到上面,透过瓦片看到一个穿着不一般的人坐在大殿上面正在看些什么,只是不住的叹着气,傲天一想也许这就是金国皇帝了。这时候门外来了一个太监声音细细说道:“皇上,该休息了?
果不其然他就是皇帝,傲天猜对了,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完全见到他的真面目,这一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只听皇帝一句:“朕还不累,对了皇后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皇后娘娘气色好多了”
”这就好,等一会儿朕过去看看。”
随即皇帝让太监拿着御医研制的养生丸去了东富宫皇后那里,傲天正要走,这时候一个人过来了,那人一身黑衣,身上还背了一个大包袱,想必是来偷东西的,就赶着跳到另一个屋顶上,走在下面的太监哼着小曲来到了东富宫,那个黑衣人也是跟着,傲天觉得奇怪这个人怎么好生熟悉,他来皇宫干什么,而且身上已经有那么多东西了。
眼前的这个人,来历不明,不知道是敌还是友,傲天只有悄悄的跟着,这时候太监一声“启禀皇后娘娘,这是陛下让老奴带来的养生丸,说是补血养颜的,让娘娘服下。”
“知道了,先放那吧,一会儿本宫再吃也不迟”声音婉转,但透露着娇喘的气息,傲天在道天哪里学会了听声音辨别一个人的气,想必这皇后娘娘冰好些日子了。
看着屋顶上另外一边的黑衣人正要过来,傲天赶紧趴下来,心里暗自念道::不知道这人想干嘛,偷了东西还不走。”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五章 :昭德皇后
潜夜入皇宫,黑衣人不明行踪,傲天面对眼前的这个不知是友是敌的人,提高了自己的警觉心。
东富宫内,一个女子映入眼帘,看上去人到中年,但是皮肤倒是白的如雪,气色虽有点弱,但面容下娇媚的容颜还是风姿卓越的。只见皇后伸出玉手拿着刚才太监送来的养生玉丸,取出一颗放在嘴里,含了下去在喉咙里,只感觉到她面带微笑的一句:‘这小小药丸,确实有点甘甜,味道如蜜汁一样,不知道太医们是如何做出来的。”
“娘娘”婢女春枝一声,躬身说道:“金丝铁链已经擦拭好了。”
“金丝铁链”傲天一听惊声小声道:“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在皇后这里,真是奇怪啊!
婢女取出来,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皇后走上前去把桌子上蓝色的玉珠镶在上面,在月光下是如此的耀眼,春枝高兴的说道:“娘娘真厉害,没想到把这个冷兵器串上珍珠是如此的漂亮。”
“哀家觉得这个东西做工巧妙,可叹是一件兵器所以就镶嵌一些珠子,真如本宫料想的那样还真是漂亮啊。”
傲天透过缝口,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皇后的真面目了,只见她站在门外,一袭紫衣大袍子,肩披琉璃青色薄纱,袖口绣着精致的五彩凤凰,墨色的秀发似云髻峨峨,隙间插入一宝青玉簪;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戴着五凤朝阳挂珠钗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步态愈加雍容柔美在屋内来来回回,一股气若幽兰,娇美容颜。
这皇后还真是一个十足的大美人,在一旁的黑衣人眼睛直直的看着,嘴里念叨:“这皇帝老儿的妃子就是不一般,个个貌美如仙子,怎叫人……说着叹口气,目光又朝向桌子上的金丝铁链。
这金丝铁链是辽国皇帝打造的一件乐器,后来落入明见一个能工巧匠打造楚一把兵器,上面有月牙形状,一个连着一个,而且材料是重金属,炉火纯青不灭,铁链无情不灭,是为金丝流月无星链子。傲天一看上面的翡翠玉珠这效果如星辰一样,真的想不到给人打架的时候是多么的不同一般。
昭德皇后望着一弯月亮,触目神情的望着浩瀚天空,“娘娘”天色很晚了,该休息了。春枝道
本宫还不休息,皇上还在大殿之内批阅奏折,比起哀家不知道多么辛苦。春枝在皇后的叮嘱下去找皇上去了,这一下子机会来了,傲天看一个人也没有了,就要下去,谁知那个黑衣人捷足先登跳下去,把包袱一扔,拿起链子说道:“这真是一件宝物啊,哈哈这下发财了。”
突然背后一个人,傲天顺手一拿夺了过来笑着说道:“谢谢,在下有事要走了。”
那人很生气,指着说道:“这是我先得到了,看你往哪里走。”说着就追上去了,两个人在皇宫的屋顶上开始追逐着,黑衣人一直大喊着:“站住,你给我站住!
傲天一直跳着,再往前就是皇宫之外了,想着如此轻易就得手了,还真是不敢相信,快速的奔向左府去,谁知那人轻功了得,一翻身来到傲天前面说道:“你是谁,干嘛抢我的东西,赶紧拿回来饶你不死。”
“谁说这是你的东西,上面写你的名字了吗,况且你去皇宫偷东西,竟然没人能发现你,想必也是武林人士”
听傲天这么一说,那黑衣人扯开面纱指着说道:“我知道你,今天跟踪我的那人,没想到真是有原因的,难道就是为了这个?
那黑衣人正是今天从客栈出来的瘦小者,怪不得傲天觉得身形这么面熟,赶紧上前一步说道:“不满你说,正是从你身上看到皇宫的令牌,才去了皇宫,至于手上的这个铁链,确实在下的朋友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
“什么”那人一惊说道:“你说这是你朋友的,骗谁呢?这是皇宫之物,休要糊弄我,赶紧还过来。”
既然是皇宫之物,那就是在谁手里就是谁的,在下告辞了。
慢着,黑人人一个跟头过来挡着说道:“我千面偷没失手过,无论如何也要留下。”
你真的想要吗?傲天问道。
那人答道:“废话,赶紧拿来。”
傲天笑着一句:“那就看你本事了。”
两个人开始交打起来,千面猴轻功还算可以,至于武功吗,平平的,不几下就被傲天给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连连败退。千面猴看傲天走了,就从背后袭击,谁知强大的气震得他几丈远,傲天回头笑着说道:“在下还有要紧的事情,就不奉陪了。”
千面猴气的站起来说道:“这小子武功这么厉害,算我倒霉了,只是刚偷的东西也拉下了,哎,又白忙活了。”
这时候一个身影过来,千面猴回头一看是二师兄赶紧说道:“师兄,你来玩一步,我的东西被人抢走了。”
“什么,是谁这么大胆,让我去会会他。”
“会什么会啊,都已经跑了,不过那小子功夫确实不同一般,我不是对手。”
千面牛一听不屑的道:“下次让我遇见打他个满地找牙。”
千面猴就问师兄为何到这里来,千面牛就拉着他往城西走去,说是有事情商量,两个人步伐很快,极速的走去。
傲天夺回了金丝铁链自是很高兴,来到左府门前,迫不及待的进去了,院子里孟天涯和段飞鹰说着话,看到傲天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件东西,段飞鹰觉得好生熟悉赶紧上前一步问道:“傲兄你回来了。”
“看看这是什么”傲天拿着递给段飞鹰。
孟天涯一看这链子是如此的漂亮就问这是什么。
段飞鹰止不住内心的激动,嘴里说道:“是金丝铁链,真的是它,终于回来了。”
孟天涯纳闷了,这铁链有什么特别之处吗,看段飞鹰高兴的忘我了都。
傲天笑着说道:“二弟,这可是他的兵器,丢失好多年了,再次见面能不高兴吗?
段飞鹰拿着链子在院子里飞舞的甩着,在月光下的照耀下,那些珠子开始发光,真的很漂亮,在一旁的阿琪格乐和左倾城都看到了纷纷说着是如何的美丽……
傲天一句:“二弟,心法上的刀谱你可曾领会多少。”
“大哥,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你的提示,我已经练到第七层了”孟天涯道。
真不敢相信,傲天是如此的惊讶赶紧问道:“真的吗,二弟。”
孟天涯点了点头,拿着刀开始舞起来,步伐矫健,刀法如影随形,两者很完美的融合一起,发挥的淋漓尽致,看来孟天涯的功力真的精进不少,比原来不知强了多少倍。
皇宫,正央大殿。
世宗还在批阅奏折,皇后悄悄的走了进来,看着皇上认真的模样就轻声道:“陛下,这么晚了该休息了。”
世宗一看是皇后来了,赶紧走下来扶着她说道:“爱妃这么晚怎么还不休息啊。”
“皇上日夜为国事操劳,臣妾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怎么不心疼。”
世宗一听倒是欣慰了不少,想着皇后对自己一直照顾,为其出谋划策又想起来了以前白玉带的事情。
只是眼前金国内部有一些人开始反抗,已经派完颜无敌镇压了,昭德皇后安慰道:“皇上不必担心,这些事情完颜将军一定会办理妥当的,如今边关一切平安,金宋也不会再打仗了,眼下就是好好的发展生产,安定秩序、整顿吏治,提拔有才能的人为我金国效力。”
看着皇后的宽容和大气,世宗不仅钦佩还对皇后敬爱有加,说道:“朕得你一后,此生足矣!
昭德皇后不希望像金熙宗时期的政策一样乱杀皇亲国戚,重用外戚……
两个人在大殿之内说着,门外一太监急匆匆的走进来说道:“皇……皇上……不好了,东富宫有贼潜入。
”什么“世宗一听大惊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凶手呢?
太监低着头道::不知去向。”
完颜雍很生气,带着皇后去了东富宫,另一方面派御林军严加防守各个城门,一定要缉拿凶手。
第二天一大早,满城告示。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六章 :狼子野心
满城风雨,告示皆见。
第二天一大早孟天涯来到大街上,看到好多人围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走近一看上面贴着告示:“昨夜大盗入皇宫,偷走皇后的金丝流行链,现已经全城搜捕,捉拿归案者赏金一千”下面的老百姓纷纷议论着,孟天涯一看大事不好,昨天大哥才去了皇宫,今天就被发现了,来不及多想赶紧跑回左府。
正在教阿琪格乐练习剑术的傲天此刻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看着他们一笑一言的,孟天涯觉得还是不要打搅为好。
这时候段飞鹰也来了,他也知道事情被发现了,今天来就是找傲天的,还没有说话就被孟天涯拦下道:“此刻大哥正在教阿琪姑娘练习剑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出去打探一下消息,不知道完颜无敌会不会亲自查这件事情。”
说完两个人出去了,来到将军府外,只见这里重兵把守,比往日多了一些卫队,难道完颜无敌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孟天涯一直疑惑着想着。
段飞鹰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平日里没有发现这么多人啊,真是奇了怪了,而且老百姓也不敢走这里了,完全被士兵给戒备了,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个人正郁闷呢,这时候从门内走出一个人这不是楚少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孟天涯觉得事情定有蹊跷,就带着疑问思量着,两个人最后决定分头行事,一人去将军府周围看一下,段飞鹰则是跟在楚少庆身后。
楚少庆左顾右盼一会,朝西面去了,他没有去后山的柳树林而是径直去了上京府衙,来到大门前走了上去,只见他拎起梆子开始敲打鼓面,闻声而来的府尹赵德明捋着胡须说道:“是谁这么大胆,前来敲鼓啊。”
楚少庆两手握着,躬身道:“大人,在下楚少庆,有要事禀告。”
”什么要事啊,没什么大事情的话我就走了,本官忙着呢,没时间理会。“
楚少庆答道:“在下知道是谁偷了金丝铁链,而且这个人就在上京城内。“
赵德明竖起耳朵一副认真的样子道:”你说什么,金丝铁链,那人真的在上京城内。“
看着府尹一脸邪笑,肯定是想着立大功劳,楚少庆也是微微一笑道:”大人莫要着急,那人武功了得,必须去请将军府的金吾卫队,这样的话才有胜算。“
”将军府,这……下官官职轻微,怎么有权利调动将军府内的卫队呢。“
楚少庆想来一下忙说道:”大人不必担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你只要事先埋伏好,调动所有的衙役,听我的命令就行了。“赵德明将信将疑的心里念道:”如果这人真的能够调动金吾卫的话,我就相信他,到时候在皇上面前,这个功劳不还是我的。“嘿嘿了几声又说道:”那你就去安排吧,下官这就去准备。
楚少庆回来了,一路上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尾随而来的段飞鹰看的一清二楚,不明白楚少庆为何去衙门倒是一副报案的样子,他准备干吗,想着之前的种种一定不会做出什么好事情来,赶紧快速疾步回去了。
将军府外,都尉汪大陪着刀走来走去,楚少庆装着一副疼痛模样来到门前道:“将军,快来救我。”
汪大一看楚少庆受了伤赶紧让人搀扶着说道:“楚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一眨眼的功夫就受伤了?”
“在下遭到袭击了,我有要事禀告”看着楚少庆一脸痛苦的样子,汪大先是让人请郎中去,自己则疑惑的问道:“是何人所为。”
“是傲天”楚少庆有气无力的说着,汪大一听这不是和将军有过节的那人吗,难道在这上京城内,又继续追问道:“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楚少庆就说自己去报案了,怀疑是段飞鹰干的,因为此人的轻功很好,进入皇宫已经不止一两次了,而且关系最好的兄弟是傲天,这两个人不铲除掉,京城是不会得到安宁的。
”报案“汪大一听不明白了为何要报案呢,楚少庆就说了傲天一伙人就在城中的左府内,他们个个武功高清,仅仅靠衙役们是不能对抗的,还需要金吾卫的协助。”
汪大不好做决定,将军走之前叮嘱道不可动用金吾卫,一定要严加防范周围,可是皇宫失窃,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而且还可以领功受赏,在楚少庆的教唆下汪大决定调用卫队去左府。
看着自己的目标就要实现,楚少庆做的一切都觉得值了,微微一笑,闭着眼晴想着美好的事情。孟天涯在周围转了一圈觉得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就回府了,却看到段飞鹰先自己一步回来正和傲天商量着。
事情如果真的如段飞鹰所说,那么楚少庆一定是不坏好意,想着自己还是亲自走一趟,抓来楚少庆问个明白,傲天据顶就这么做,就叮嘱大家万事小心,去去就来。
孟天涯一听觉得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是不能贸然行事的,他劝解傲天道:”大哥,楚少庆这个人太会使心计了,这件事情一定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现在还是顺其自然,等着他来找我们,如果贸然去的话,会适得其反的。“
傲天也觉得此话有道理,就让大家做好应付的准备,关紧大门,不要任何人出去,要事先做好埋伏,要防患于未然。
楚少庆躺在内堂看着眼前的完颜赤术,安静而祥和的躺着,心里暗自想着:”这老家伙现在就一半死状态,倒不如……‘脸上浮现邪笑,慢慢的站起来,运足内力就要打下去,正好翠玉来了,楚少庆赶紧捂着胸膛道:“哎呀,疼死我了。”
翠玉赶紧过来扶着说道:“你受伤了,怎么起来了赶紧躺下。”
看着翠玉白皙的手,楚少庆握的紧紧的,一直盯着看,倒使得翠玉低下头不好意思了,使劲的甩开他的手并说道:“你抓的我好疼啊。”
”是吗,我看看,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看你对我这么好不如我们……“话一说完楚少庆猛地一扑在翠玉身上就要亲,被这一幕惊吓的翠玉大喊着”救命啊。“
楚少庆在想自己的计划刚要实现不能因为这件事情给破坏了,赶紧捂住她的嘴说道:”小声点,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翠玉相信了他的话,不做挣扎了,可是楚少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掌打下去昏倒在地,跑到门外见四周没有人,一把抱着翠玉去了后院。
管家来到内堂看洒落一地的汤药很是奇怪的说道:“翠玉这丫头跑哪去了,看我一会儿怎么教训她。”
看着昏死过去的翠玉,楚少庆狼子野心显露无疑,赶紧脱下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抚摸着翠玉那白皙的脸庞,一只邪恶的手就要伸出来,只见他开始解开翠玉的衣服,两只眼睛睁大了看,一直打量着全身。
趁着昏死的翠玉没有反抗,楚少庆见这是难得的机会,想着大白天的谁会知道这个破地方,赶紧扒开全身衣服,开始……
一阵销魂过后,楚少庆穿好衣服,正要走去,看着躺下的翠玉赶紧拿来一推草盖住,不忍心下手杀了她,那只好先盖住再说,醒来之后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
快活之后的楚少庆见将军府没了日夜坚守的金吾卫,想着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了,赶紧去城西柳树林找自己的师叔去了……
金国遗事篇 第九十七章 :斩草不除
夜幕逐渐降临,走在阴森森的树林中,难免不让人望而生畏,楚少庆一个人环顾四周快速疾步的向前走去,他知道自己的师叔在此等候着他,只是这个人迹渺渺的地方多的是一种寂静的可怕,走着走着,不知从哪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吓得楚少庆加快了脚步,再往前走就是山脚下了,按着师叔说的方位就是这里,没错,为什么不见一个人呢,真是奇了怪了。
楚少庆抬头望着一轮圆月,把这片树林照的如白昼一般,远远望去,一座山若隐若现,旁边都是杂草丛生,想着这里怎么会有人在,莫不是师叔在骗自己。
就在这时候,空中一人翻着过来,只听嘻嘻的叫声:”我来也“楚少庆大惊,没等到师叔却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看着眼前的人,一脸黝黑,个子很矮长得实在不怎么样,楚少庆轻蔑的笑道:”你是谁,为何在此地,不要怪我欺负你啊。“
”什么,欺负我。千面猴哈哈笑了笑道:”你这小二真是大言不谗,看我怎么教训你。“
”就凭你,放马过来吧,让你一只手,看你有什么本事。“很不屑一顾的斜眼看了看,可气的千面猴怒火三丈使出一招:猴子捞月。一把抓住了楚少庆的身下,疼的他嗷嗷叫,千面猴嘻嘻哈哈的道:”你这小兔崽子,没大没小,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楚少庆太大意了,没想到他会使出这么阴损的招数来,就大声喊道:”你这算什么,胜之不武,我们重新来过。
“不管胜之武不武的,能打赢你让你求饶,就算是达到目的了,要是我们是敌人你早就完蛋了。”说完千面猴子放开楚少庆继续说道:“小子知道没有,江湖上可没有仁义之心,两个愁人相见必须要打败另一方你才有活命的机会,反之你就成了刀下之鬼了。”
楚少庆见这个人其貌虽不扬,但却没有加害自己之心就疼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啊,为何对我手下留情。”
我是你师叔,知道没有,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