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瞬间完颜无敌来到他面前怒着说道:”还想往哪里跑模拟伤我闵儿,今天我要以牙还牙。“
话刚已毕,完颜无敌一掌打的楚少庆三丈开外,口吐鲜血。
楚少庆想着这下死定了,赶紧打喊一声”父亲快来救我。“
完颜无敌用手运功,满是冰气一掌打在楚少庆的身上,瞬间被凝结了,正要下手去击碎他,关键时刻出来的楚云天一掌过来,来不及反应的完颜无敌只好对接上去。令楚云天没想到的是自己也被凝住了,要知道这种武功他也会,难不倒他的,也是运足内里,开始反抗起来。”
千面鼠一看楚少庆被冻住了,一掌击碎了寒冰抬着他回地洞去了,楚云天另一只手用排山掌打过来,完颜无敌退后了几步。
两个人水火不相容,碰到的都是死对头,自认为都厉害的他们会如何施展自己的绝技呢。孟天涯突然跳出来来到密室门口,沿着石阶下去了……
”上次打的还不过瘾,今天势必要决一死战“完颜无敌恶狠狠的说道。
“我楚云天讲奉陪到底,尽管出招吧。”
完颜无敌瞬间腾空,运足内里,两手的寒冰开始袭来,楚云天一看也不甘示弱,一手排山掌,一手流云掌,两手合力打过来把完颜无敌的寒冰飞龙给破解了。
完颜无敌一看自己的冰龙飞天竟然不关乎,那只有火焰神功了“火,日气也,乘风纵火而狡奴之屯聚空”楚云天看着被团团火焰围住,实在不好脱身,看来这神功真的是不一般,想着还是“紫气东来护体”以排山六式“翻云覆海”与之对抗,幸好这威力不小很快的就脱身了。
看着楚云天又破解了,完颜无敌只有使出最厉害的冰火九天第五式“流火遮天”推出去,震得楚云天倒在屋顶上,这一招比起“翻云覆海”略胜一筹。
楚云天看着摆好的阵势悬在半空,大声喊道:流云掌最高式”逆海朝天“。此招式如波涛汹涌之水,此起彼伏可以力压千斤,随后再来一招”翻海腾空:开始使出久已失传的排山九式对抗而来,完颜无敌避之不及被重重一击倒地吐血。“
”这不可能,完颜无敌不敢相信站起来大声道:“看我冰火九天最后一式”天地翻转“一掌过去,如狂风席卷,弄的人睁不开眼,月亮也被遮挡住了,楚云天也是绝地反击使出一招”排山九式惊鸿一式“两人都使用最厉害的一招打过来,一个火焰,一个寒冰,在天空中凭着最后的力气殊死较量着。
两个人现在拼的就是内里,他们都不敢示弱,谁知被突入起来的段飞鹰给打破了,完颜无敌和楚云天被镇开十几丈远,早已不见了他们的踪影,只听到两人”啊“的声音。
这时候密室的孟天涯出来而来几个人群攻他当然有点招架不住了,段飞鹰一看赶紧飞过来帮忙,千面猴子让大家先逃走在作打算……傲天已经来晚到的时候人早已经空了,看着这里打斗的人痕迹想必一定很是激烈,赶紧跑出去右转回左府去了。
楚云天和完颜无敌算是遇到令自己亢奋的高手了,他们还没有分出胜负呢,算是两败俱伤,现在也不知道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到哪里去了,至于受没受伤,危不危险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零五章 :鹿死谁手
高手过招,虚无缥缈难寻踪迹;绝处翻身,一鸣惊人笑长天。
完颜无敌和楚云天精彩的打斗本没有终结,他们都渴望着谁的武功最后会略胜一筹,可叹天不从人愿,天降意外的风险,段飞鹰插手过招毁了这精彩的打斗,两人也被一股巨大的气体给震到几十丈外。
楚少庆受伤逃走,千面门的师弟也没了踪影,孟天涯和段飞鹰去追他们了不知去往何处,傲天来到左府见一切平安也匆忙而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完颜无敌。说到这他们就不得不提到楚云天了,两股气体不分上下,气散开来倒是弄的他昏死过去,在离楚家庄不远处的一个破草屋里,躺着一个人,只见他满脸伤痕,头发凌乱近距离一看是楚云天。他意识还算清醒,做了起来拍打着头说道:“我这是在哪里,完颜无敌呢,他是不是死了,到底分出胜负没有,为什么我记不得了。”“啊”的一声头开始隐隐作痛,他使劲力气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着,四周望去这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院子,好一派凄凉,他不知道完颜无敌身在何处,已经记不起来打斗的场景了,赶紧找到门口跑出去了。
此刻昏迷不醒的完颜无敌则在另一边,只见他趴在一颗大树下,这个地方离楚家庄不过几十丈远,被刚才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已经没有了知觉,此刻他还没有苏醒过来,皎洁的月光照在这颗大树下,衣服也都烂了,也许就是从树上掉下来的一瞬间给挂到了。
两个人都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也许都不甘心,就要决定输赢的关键时刻却被干扰到,想要再次的打斗不知道这种机会什么时候会到来。
话说楚少庆逃到城外五里坡,千面门的师兄也尾随而来,他们虽然没有受伤,但也够折腾的啦,实在跑不下去了干脆躺在地上休息,千面猴子坐在石头上看着皎洁的月光感叹道:“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逃了,这种场景怎么好像每天都要经历啊,实在是难受的很啊。”
楚少庆不说话了依躺在一颗大树下,捂着胸前,此刻还全身打颤,肯定是完颜无敌的寒冰神掌搞的鬼,没想到寒气未消能够撑到现在也算是厉害了。
霍瑛看着蜷缩的楚少庆好像很冷一样就走过来把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还扶起他为其运功驱寒。在一旁的千面牛也过来了,坐在师妹的后面也开始运用内力输送真气。
千面猴子可不管这事情,现在千面门都变成千面跑了,这一切都是拜楚少庆,想过以前哪有这么狼狈过,再怎么说也是武林正派,现在可倒好,处处被人打得四处乱串,就像过街老鼠一般,想想真是可悲可叹啊。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千面猴子躺在一颗树下欣赏这绝美的月光……千面鼠则原地打坐运功调息。
上京城外,楼台。
“段兄你回来了,怎么样找到他们没有“孟天涯问道。
段飞鹰摇摇头,看样子是没有寻到足迹,孟天涯低下头闭着眼心里念道:”刚才那一阵轰隆声已过却不见了完颜无敌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天涯兄,我看这样吧,先回去楚家庄看一看,刚才见到完颜无敌和楚云天激烈交战的时候,看他们两个人比试着内里,好像快撑不住的时候被我从中间一劈开随着一阵强大的声音,两个人却不见了不知道情况如何。”
原来是段飞鹰的无心才导致刚才两个人被震开,孟天涯赶紧跑下城门楼往楚家庄走去。
楚云天走在大街上,只是头觉得很疼,意识也稍微的清楚了,也能记起来打斗之前的事情了猛然大声道:“完颜无敌,你给我出来你这贪生怕死的小人,我们再来决一死战。”
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楚云天消失在夜色中……
孟天涯和段飞鹰来到了楚家庄,这里变得一片狼藉,院子里满是石块,屋顶的瓦片也被接了一层,两个人四处来来回回的找了一遍没有发现踪迹就回去了。
身在几十丈远的一颗大树下,完颜无敌的手动了一下,开始晃动着身子,他也清醒了,也觉得头很痛很痛的,拖着身子依躺在树下,捂着胸膛说道:“好疼啊,我这是在哪里,我是不是已经打败了楚云天。”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静的可怕,完颜无敌意识算清醒,扶着大树战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右边走去,看着清冷得大街上空无一人,自己影子在月光的照耀下拉的是如此的长,望着两边的房屋这不就是人家的住所吗,想着这个地方离将军府还有一段路程呢,自己也是摸不着东南西北随处乱逛了。
傲天去了将军府并没有发现完颜无敌回来又去城外找了一下也是没有发现踪迹,一个走在街上一直在想着事情,走着走着来到了楚家庄,傲天进去看了一下这里乱糟糟的一片应该不会有人了就出门右去回左府。
早已经回来的孟天涯和段飞鹰知道傲天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商量一些事情,正聊得起劲的时候门外有一阵敲门声,孟天涯一句:“难道是大哥回来了。〃赶紧跑过去打开门一看不是傲天竟然是一身凌乱,满头散发的完颜无敌,他还没有跨出门槛一步就晕倒了,段飞鹰赶紧过来,两个人抬着他回房间去了。
傲天也回来了,看着大门敞开,莫非二弟回来了,赶紧跑进院子里,只见空无一人倒是灯光还亮着。
左勇眯着眼睛出来说道:”是谁啊,这么吵吵闹闹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傲天过去一看就问道:”可曾看到二弟和段飞鹰。“
左勇打着哈欠说道:‘也许他们在西厢房呢。”
傲天跑过去果然看到二弟,此刻段飞鹰正在给完颜无敌疗伤,事情的经过孟天涯一五一十的说与傲天听……
“原来是这样啊,这件事情和飞鹰肯定有关系“傲天道。
”是啊,大哥,当时段兄确实在完颜无敌和楚云天交战的时候插手,才导致……〃
傲天回头看着段飞鹰正使劲全力的疗伤,想必楚云天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西厢房内,傲天和孟天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却不见了完颜无敌和段飞鹰,他们去哪里了,为何还不打一声招呼。两个人觉得不对劲赶紧跑出门外……
原来段飞鹰一大早就把完颜无敌送回将军府了,走的时候还叮嘱完颜闵要好好照顾,自己则取城外继续找楚少庆。傲天的猜想没有错,他先去了将军府打探之后才知道段飞鹰已经出城了,赶紧找来一匹马和孟天涯一切去了城外。
楚少庆醒来了,见自己被衣服盖住,身上的寒气也没有了,看着眼前的师娘,他把衣服给盖上了,缓缓的站起来听着鸟鸣叫的声音,伸开双手仰望天空感受清晨新鲜的空气。千面猴子也醒来了在后面说一句:“小子,身上不冷了吧,这次算你命大多亏了你师叔。”
楚少庆赶紧问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哪里,自昨晚一战之后完全杳无音信了。千面鼠站起来说道:“师兄和完颜无敌一战之后两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当时情况危急又有孟天涯等人的围攻,因此我们只好逃出城外了。
楚少庆的愿望又一一次落空了,他不知道事情会变的怎么样,从这些天来看想要真的铲除傲天等人恐怕是难上加难了,自己也是无能为力了,说着叹口气。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的斗志已经被消的差不多了,也没有以前那么利欲熏心非要置人于死地的地步。
千面鼠告知大家还是回千面门吧这些日子也够折腾了,现在门内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呢,几个人赞同师兄的决意就要走,谁知楚少庆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霍瑛上前一步说道:’庆儿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楚少庆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丢下父亲,我要回去找……〃
千面牛拍着楚少庆的肩膀说道:‘你好之为之吧,师叔不能再帮你了。’说完扭头就走了……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楚少庆觉得有种被抛弃的感觉,现在是那么的孤立无援,想着一切还要靠自己,因此他坚持回去寻找自己的父亲。“
楚少庆进城了,回到了自己破旧的家,没想到果然在这里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想着昨天晚上事情,就赶紧跑过去扶着楚云天道:‘父亲你怎么了,没事吧,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家了,所有的恩恩怨怨不过是过往云烟,我们还是找师叔去吧。”
说着就扶着楚云天往外走,正好不巧,路过的傲天碰个正着,楚云天一看赶紧摆出阵势就要打,却被楚少庆拦下说道:“父亲我们走吧。”
“站住”傲天拔剑指着说道:“你作恶多端,我岂可再放你离去。”
楚少庆回头望着傲天,他已经没有那么憎恨了,不慌不慢的娓娓道来:“我深知自己行为令人厌恶,做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再大的悔悟也弥补不了我的错误,我不怕死,但求一件事情就是送我父亲回去千面门之后自会前来受死,没有别的只恳求这一件事情。“
傲天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就略带顾虑的说道:”你行为不断,说话难以相信,我若放你走,岂不是纵虎归山。“
楚少庆早就猜到如此了上前一步道:”我不远苟且偷生,你就杀了我吧,我已经无所欲无所求了,在生死的那一刹那我才知道我折断完颜闵哪种惨痛的滋味,若不是因为我小花也不会命丧他手,我的罪孽深重还烧了禅云寺庙……
傲天看他倒是说出自己不少的罪过,再看看楚云天已经变得神志不清了,还有躺在场上的完颜无敌也许就是因为昨天的一战受到了莫名的内伤冲破大脑以至于变得不知所以了,傲天也不是赶尽杀绝之人,纵然他有天大之过但其为父尽心的这种行为也使得傲天对楚少庆刮目相看。
傲天没有追究,而是合上剑说道:’你离开这个地方吧,永远不要回来,今天我放了你希望你不要再作坏事。“
楚少庆第一次在傲天面前露出了笑颜躬身道:‘谢谢傲少侠不杀之恩。”完毕之后就带着自己的父亲出城门而去了。
傲天不知道做的最不对,也只是顺从自己的心而已,看来一切都“仇怨相消。”也深知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所以不计前嫌放走了楚云天,一切都已告一段落,又恢复了平静,鹿死谁手不知道,但是傲天赢了,不用一招一式就达到了自己期望的结果。
完颜无敌在家休养,楚云天出城门而走……傲天则感觉一身轻松,径直的回到左府,只见门前车队排气了长龙难道有什么人出来,傲天走进了一看从轿车里出来一个人。左穆公。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零六章 :红颜相随
“老爷回来了”门外的管家大喊道。
只看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停在左府门前,左穆公掀开帘子伸头望了望看着刺眼的光芒与四周往来的人群,走下去捋着胡须说了句:”一切都没变,老夫一别几月只叹光阴似箭啊。“
”老爷一路辛苦了。“
”旺财啊,我走的这段时间府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吧”左穆公问道。
旺财支支吾吾的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心里明白老爷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好多事情,想想真是一言难尽啊,左穆公见旺财不说话了就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问了,我刚回来舟车劳顿还是回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议。”
“爹,你回来了”左勇走到前面高兴的说道。
看着脸上有一道划痕的左勇,穆公看了就觉得变化好多赶忙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左勇笑着说道:“爹,你刚回来,孩儿给你接尘,妹妹要是知道爹回来别提多高兴了。
“走”穆公指着大门进去说道:“这段时日你们是怎么过的,走的时候为父的叮嘱你们记得没……
傲天一个人站在门外久久的凝视着,想着时间过的就是快,不知不觉已经进入深秋了,天气也开始转凉了,这里的一切都铭记于心,感叹自己要走的路很长,也该踏上一段征程了,思绪之间想的净是没有完成的使命,自江陵出来之后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渐渐地也明白了好多道理。
傲天走进去了,门外的马匹散去看着这熟悉的院子,曾经的欢歌笑语,玉儿,海棠,一别之后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想想真是怀念一切快乐无忧的生活,一切恍如隔梦,思绪闪动,傲天看着左倾城在屋里和自己的父亲说的是那么的高兴,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自己默默低下了头。
”天哥,你站在这干嘛,怎么不进去”阿琪格乐疑惑的问道。
“哦……我刚才从外面回来看到左前辈已经回来了,看着他们相交甚欢就没有打扰。”
那我们去后院水池吧。
两个人坐在亭子里望着假山下的水池,鱼儿畅游着,枯黄的落叶飘落一地,满园子快要变得光秃秃的树,看上去都那么的让人感到肃杀的凄凉。阿琪格乐开口道:“天哥,我们出来这么久了,都有点想家了,不知道爹爹现在可好。”
是啊那次蒙古一别傲天还想着阿巴呢,还有扎翰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好多了,好想念那些人,那些美丽的草原风光。
阿琪格乐见傲天没有说话再次问道:“天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看着左前辈回来,一切又居于平静了,也许我们……
傲天扭着头笑着说道:”让我们策马奔腾,潇潇洒洒走平原。“
”好啊,好啊“阿琪格乐拍着手高兴的说道:”我们畅游天下。“
两个人相视一笑。
这时候门外来了孟天涯和段飞鹰,看到左穆公出来就握拳道:“想必你就是左前辈了,在下孟天涯。‘
”在下段飞鹰“
左穆公不认得他们,一时换了糊涂就问道:’不知二位侠士……‘
孟天涯笑着说道:”前辈我们是傲天的兄弟,昨日寻人不得就看大哥回来没有。“
”二弟“;老远傲天就摆手和阿琪格乐来到众人面前说道:“前辈别来无恙,当日匆匆一别还没闲叙心话,如今再次看到前辈真要感谢当初的收留,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情,想想真是……〃
”少侠太客气了,左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多亏你们等人的帮助我府上才会安然无事,多谢各位挽救小女,左某拜谢了。“
前辈多礼了,折煞晚辈也,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在下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处理,恐怕就不能多留了。傲天一语完毕大家都很惊讶,左穆公赶忙问道:”少侠这是要走,何不多留几日。“
左勇也发话了说了句:”我始终认为你是我的师傅,这些日子以来我有勤加练习剑法,还望师父不要走啊。“
傲天还要做自己的事情,看着大家的盛情挽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了,不过还是张口道:”多谢前辈的的盛情之邀,晚辈确实有事情做,因此就不能在此继续留下了,待晚辈事情处理好之后定登门拜访。“
见傲天心意已决,穆公也就不强留了走的时候还说一句:”少侠一路珍重,我们后悔有期。“
孟天涯,段飞鹰都上了马双手握拳拜别,傲天也是执手话别一句:’在下告辞了,来日在相见。”话刚一说完左倾城就出来了临走的时候把这个玉佩送给了傲天还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护身玉。傲天哪里肯收啊,只是倾城执意要这么做,也先行手下了,然后微笑着话别。
傲天等人走了,左倾城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久久注目着,知道消失在眼前,想着当初的相识再遇到的麻烦虽然坎坷,但心中早已铭记,左勇拍着倾城的肩膀说:“妹妹,我们回去吧,相信师傅还会来看我们的……〃
几个人慢悠悠的出城了,天涯一句:”大哥我们去哪里啊。”
段飞鹰望着天深吸一口气说道:“天下之大,四海为家,何处皆可栖身。”
傲天没有说话和阿琪格乐并排走着,这时候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大喊道:”喂,你们等等我啊,别忘了我。“
众人回头一看是喇嘛,赶紧停下马,只见他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说你们可真不够仗义,忘了我和尚了。“
”前辈,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何还会在此”傲天问道。
喇嘛宋看他们一脸惊讶的就说道:“和尚我不知道去哪了,所以还没走,不过还好就借你们一匹马如何。”
最后傲天载着阿琪格乐,喇嘛骑上一匹马就话别道:“老和尚我要云游天下,在此一别,后会有期。
说着就快马加鞭的走了,段飞鹰和孟天涯比试看谁跑的快两个人也追逐上去了,阿琪格乐一句:”天哥,我们也走吧,让我们策马奔腾。“
傲天笑了一下道:”可要抓好了。“驾的一声消失,开始狂奔起来。
阿琪格乐哈哈的大笑着说道:”天哥,以后不要叫我阿琪格乐了,我现在决定和你游历天下,潇潇洒洒,还是叫我耶律珊儿吧。“
”好的,阿琪”傲天答道。
耶律珊儿拍打着傲天的背说道:“刚说你就忘了,遭打。”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别提多开心了真是“马上红颜天下随,誓言高歌永不离。清风有意叶陶醉,相知相守在一起。”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零七章 :兴庆城外
傲天和耶律珊儿一路西下走去,狂奔了几十里路,马儿都有些累了,两个人决定休息一会儿。远远望去这里一什么都没有,给人一种苍凉的感觉。
不知道孟天涯和段飞鹰现在何处,两个人率先走一步,没想到走散了。
阿琪格乐有点口渴难耐,这里一片荒芜根本寻不得人家,就拍着嗓子说道:“哎呀,好难受啊,要是有水就好了。”傲天赶忙过来问道:“怎么了珊儿,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饥渴的难受。”
方圆几里没有一户人家,这里还那么热真是奇怪了。耶律珊儿望着四周看去,倒是前面有一些树林,也许那个地方会有人家也说不定,傲天也朝远方看了看确实有一些稀稀松松的树木矗立着,不管那么多了,两个人上马直奔那里。
两人又行使了一段路程,来到了所谓的树林,让他们大失所望了,这不过就几棵聊聊大树而已,真是失望之极啊,耶律珊儿坐在树下望着远方想着此刻能有一股清泉之水该有多好啊。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跳出来说道:“两位是不是渴了,我这里有一些水不知你们想饮用不。”说这话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少年,此人散着头发,一脸微笑看上去也没那么的邪恶,耶律珊儿赶紧站起来跳着说道:“太好了,有水喝了,正愁没地方找呢,还送上门来了。
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傲天觉得不可轻信就拉着耶律珊儿说道:”定要防着此人,小心有诈啊,千万不可冲动。“经傲天这么一说,耶律珊儿倒不敢喝了,她回头笑着说道:”这位公子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渴,还是你喝吧。“
两位刚才不是还说渴了吗?
“是吗,我好像没说啊”耶律珊儿道。
那人转了一下眼睛面带微笑道:”难道我听错了,你们不喝,我喝。“说着扬起葫芦大口的喝起来,水都溅到脖子里了,一口气喝了那么多,那人拍着胸膛说道:”真是甘甜可口,与众不同啊,堪比美酒佳肴了。”
耶律珊儿实在受不了了,看他都没事赶紧夺过来说道:“那我也喝了。”
“哎,慢着“那人说道:”姑娘放下,想要在喝我还有呢。“说完又掏出一个葫芦,里面盛满了水,耶律珊儿接过来仰着头喝下去,饥渴感顿时全无,那人拿着葫芦递给傲天说道:”兄弟,你喝不喝啊。“
傲天没有接过去,那人笑了一句:‘人在江湖不得不防啊,不过兄弟我赵嶓可不是一个趁火打劫之人,也是路过这里看到你们才好意相邀的。”
耶律珊儿说道:“多谢你的水了,敢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哪里的人。”
赵嶓答道说:“二位是中原人吧这里就是西夏的地方了,再往前走十几里路就道都城兴庆了。”
原来这是西夏啊,两个人走的已经很远了,傲天望着四周苍凉的土地感慨道。
赵嶓看他们两个一定对这个地方不怎么熟悉就说道:’二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在下可以为你们领路,正好我也去兴庆城,不知意下如何啊。“
耶律珊儿当然高兴了,没想到真遇上贵人了,就让他带路一起去兴庆城,傲天也打消了对他的怀疑上了马就往前走去,由于赵嶓没有马只好跟在后面,这样的行驶路程就是天黑也到达不了啊。
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就一匹马呢,赵嶓喝着水,惬意的走着嘴里还哼着小曲,他这次的目的就是去西夏找自己的叔父赵庆元的,想着自己不会武功,又看看傲天身上背着一把剑也许是个厉害的家伙呢,不过就是有点冷酷,太不近人情了。
三人又往前走了一大段的路程,赵嶓累得走不动就要休息,傲天看着他一脸疲惫想想任何人也都会受不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几个人哈哈大笑道:”喂,你们是谁,要想活命就留下钱财。“
赵嶓果然猜中这一路上跟定会有什么打劫的,吓得赶紧跑到傲天身边说道:”这下不好了真的遭遇抢劫了,该如何是好啊。“
耶律珊儿说了一句:”不用怕,要是敢来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赵嶓见傲天不说话,倒是耶律珊儿一股凌然的样子,还真是看不出来啊,一个小小女子还会武功啊。”
对面来了三个人,老大是个光头,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甩来甩去走到面前说道:“你们赶紧的,把钱交出来就放你们走。”
耶律珊儿发话了说身上没有钱怎么办呢。
那老大一听没有钱大声吼道:“那就留下小命。”
旁边的一人看着耶律珊儿很漂亮就打主意说道:“要是没钱也可以,不如回去做我们大哥的夫人,好好伺候我们。”
这人话刚一说完,傲天一个巴掌过来打的他只喊疼,光头老大惊呆了怎么没看到他动啊,速度快的真不一般赶紧拿着刀指着说:“你们别乱来啊,我很厉害的,真的。”
赵嶓一看傲天果然是深藏不露,一下子底气足了,听着腰板走出来说道:“识相点赶快磕三个响头,要不然要你们有来无回。”被打的人心有不甘,站起来捂着脸说道:‘好家伙,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我怎么教训你们。“这一说吓得赵嶓赶紧又躲起来了,耶律珊儿上前一步说道:’你们还不跑,是不是还想在挨一巴掌啊。”
“小小女子,休要狂言”被挨打的那人冲上来,耶律珊儿一跳,来个回旋腿一脚踢在脸上,力道比刚才傲天还重,那人倒下后就昏过去了。
光头老大一看打伤了自己兄弟就和另外一个人拿着刀砍过来,耶律珊儿一看不好赶紧喊道:“天哥,他们来了。”一股烟的躲在傲天身后,在一旁的赵嶓傻了眼,怎么就临阵脱逃,不打个痛快。
傲天恶狠狠的看着他们,一个边腿两个人都倒下了,耶律珊儿赶紧走出来道:“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还不快滚!”
光头老大赶紧跪地求饶,大声道:‘姑奶奶,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还请绕我一命啊。“
耶律珊儿弯下身子敲着他的光头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做坏事了,还不走。“
两个人抬着自己晕死过去的兄弟狼狈的跑了,耶律珊儿回过头嘻嘻笑着道:”真过瘾。“
傲天笑了一下上马继续赶路,一路上赵嶓问个不停还想着要学习武功,到时候就不怕有人打劫了,耶律删儿若有所思的说道:”好啊,拜我为师父,我教你啊。“
赵嶓很不屑的说道:”那刚才为什么要躲啊,你不是很厉害吗?
本姑娘还不愿意跟他们打得,还用的了我出手。
别人信不信不知道,反正赵嶓信了,他还真想让耶律珊儿教自己武功,一路上苦口婆心的说着,别提多啰嗦了……
天已经黑了,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兴庆府,只见护城河阔十余丈真是壮观啊,南北之间敞开着大门,赵嶓大喊道:终于到了,这就是兴庆城啊,没想到晚上了还这么热闹。“
耶律珊儿见不得热闹,这种场景怎么能少得了她,赶紧下马奔向城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零八章 :一场虚惊
兴庆城外一片热闹,没想到天黑了人群还是那么多完全和中原不一样,傲天赶紧下马牵着进城了。耶律珊儿和赵嶓一股烟的往里面跑去,嘴里还大喊着:哇,这么多人啊,他们都干嘛呢?
只见每个人手中都拿个灯笼,围城一个圆圈,里面还有跳舞的女子,耶律珊儿拍手叫好道:“她们穿的衣服真的好漂亮啊,要是在蒙古草原大家一定会觉得很特别的,而且她们的舞姿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赵嶓一听就问道:“珊儿姑娘,刚才你说什么蒙古,难道你不是中原人。”
耶律珊儿没有说话,而是找个口转进去开始跳来跳去的,赵嶓赶紧摆手道:“喂,珊儿姑娘,你去哪里别走丢了。”
“放心吧,没事的我就是和她们跳跳舞。”
这里面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人,众人也是惊讶,不知道是不是喜事大家也没在意,耶律珊儿很快的和她们打成一片相互的跳着舞,由于牵着马,傲天行动不便而且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人群早已经埋没了头顶,便大喊着:“珊儿,你在哪里?〃
“大侠,珊儿姑娘去那边了”赵嶓好不容易挤出来说道。
傲天让赵嶓牵着马去找一家客栈,说是一会儿汇合,刚一走赵嶓抬起头正要喊却不见了踪影嘴里喃喃自语道:“现在身无分文一身轻,该怎么办啊,哎,对了就这么办。”
傲天一直往里面去,人群中他艰难的走着,好像喘不过起来,这样也不是办法傲天猛地一跳到旁边的屋顶上往下看去,这里都是人头到底在哪儿呢。殊不知耶律珊儿正在跳舞呢,一眼扫去就是寻不见,傲天又大声喊道:“珊儿,珊儿!”
也许人太多了根本没听见,珊儿一直摇摇晃晃的扭着身体,傲天在屋顶上来回的走着好像看见了一个穿青衣的女子,倒是又几分相像,赶紧下去拉着说道:“珊儿,你又乱跑了。”那女子散着头发回头,只见满面笑颜,明眸皓齿的,倒是一美人模样,傲天一看认错了人赶忙说道:“不好意思姑娘,我认错了。”
那女子笑着答道:“公子,看打扮不像是本地人吧,是不是你的朋友走丢了。”
傲天点了点头,那女子就介绍说道:“小女子姓赵名素女,家住溪水河畔。”
傲天笑了回应:“姑娘有礼了,在下傲天。”
两个人一见如故,冲开人群找耶律珊儿了,这么多人恐怕就是大海捞针一样素女安慰傲天不用担心,她人生地不熟的应该不会走远,我们就在这等着。”傲天开始自责了,要不是她拦住也不会把珊儿给弄丢了,也难怪见到这么热闹的场景怎么会不冲动呢。
两个人远离人群就在一家客栈门前等着,这时候赵嶓来了说了句:“大侠,你怎么在这里,珊儿姑娘找到没有,这位是。”
傲天摇摇头,旁边的女子继续介绍道:“你叫我素女好了。”
赵嶓一听这是好名字就把自己介绍了一遍,傲天看他身旁没了马匹就说道:“你牵着的马儿哪去了。”
赵嶓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卖了,换了些银子正好有用。”
傲天也没有发怒他最担心的是珊儿,看着人群慢慢的散开他赶紧跑过去问着路边的行人,素女也根据外貌特征寻求帮助,赵嶓看着沉甸甸的银子喜上眉梢道:“还是这好,可以大吃大喝了。”
“喂,愣着干嘛,赶快帮忙找,如果寻不得银子也休想要”傲天回头说了一句。
赵嶓脸上的笑容顿时全无,嘴里嘟嚷道:“不要让她乱跑就是不听,现在倒好,找不到了,珊儿姑娘你在哪里赶快出来吧,我早就饿了。”
耶律珊儿玩的太尽兴了,忘了一切当她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傲天找不到了,开始有点慌张了四周望着大喊道:“天哥,你在哪里啊。”一阵过后根本没有人听,旁边一个男子走过来说道:“你好姑娘,看你焦急的样子是不是在找什么人啊。”
珊儿见这人拿着一把扇子风度翩翩的,倒是又几分英俊,只是现在迫切的想要找到傲天也没理会那么多就说道:“我跟丢了,找不到人了你是本地人吧。”
那男子微笑着道:“在下卫信,就是本地人,不知你口中的天哥是谁。”
耶律珊儿说道:“这个,,,,,,,”
见她支支吾吾的卫信说道:“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啊,看你焦急的。”耶律珊儿点了点头。
“那这样吧姑娘,在下在城里有一些朋友可以方便找一下,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如去府里暂时安顿一下不知意下如何”卫信婉约恳求道。
耶律珊儿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只是还有些担心,傲天曾告诉她千万不要相信陌生人他们指不定在乱打什么主意呢,要知道江湖人心险恶,务必要处处小心为好。珊儿不走坚持在这里等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