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傲天的出现。
这时候素远远望去看到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跟自己有些相像,莫不是就是傲公子找的人赶紧大喊她的名字:“珊儿姑娘。”
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耶律珊儿回头一看是一个女子朝自己跑过来,看她满头大汗的,不停的擦着脑袋,就疑惑的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
“我是素女,你是不是傲天要找的珊儿啊,他现在很焦急,还好你在这里。”
卫信一看又是个女子就问道:“原来你们不认识啊。”
素女答道:“刚才碰巧傲公子把我当成了珊儿姑娘了,所以不打不相识喽。”
耶律珊儿一看他的衣服跟自己的却是没多大区别就相信了素女的话,赶忙说道:“那傲大哥在哪里呢。”
“珊儿”傲天匆忙跑过来说道:“你跑去那里了,可让我担心死了,这位兄台是。”
在下卫信,见姑娘找不到人了,本想着帮忙,还好你们又得以重聚,那在下就告辞了。
傲天握拳道:“多谢兄台了。”
耶律珊儿看着傲天说道:“对不起啊,傲大哥,让你为我担心了。”
傲天没有责怪只是笑了一下说道:“下次不能这么跑了,要跟在我后面知道没。”
几个人相视而笑,只是赵嶓还在四处寻找,他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倚在别人的店铺旁说道:“这到哪里去找啊,可真是累死我了。”
只听见一阵欢笑声,赵嶓一看那不是珊儿姑娘吗赶紧摆手道:“喂,珊儿姑娘。”
看来真是一场虚惊啊,还好没有跟丢,一行人走进了一家客栈,吃些酒菜就准备休息了,只是素女要回家,耶律珊儿握着她的手说道:“姐姐这么晚了就不要走了,还是将就住在这里,明天再走也不迟啊。”
“这可如何是好啊”素女顾虑的说道。
“姑娘尽管放心,就暂且住在这里吧,如今天色已渐深晚,一个女孩子家的恐不安全还是留宿在此吧。”傲天也是委婉的挽留。
素女见大家一片诚心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就上楼休息了,耶律珊儿玩着她的胳膊不停的说这次多亏她的帮忙,要不然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赵嶓又打来一壶酒说道:“大侠,还喝酒不。”
傲天一句“好啊,一醉方休”两个人来到后院的马棚外坐在地上赏着月光,期间赵嶓一直的问来问去说什么大侠为何来此,能不能教他剑法之类的话,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可把傲天弄的两耳好不清净。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零九章 :卖艺老翁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在傲天的脸上,感觉到直射的光线给人一温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马棚的草垛上,而在一旁的赵皤抱着酒坛子睡的是如此的香,昨天晚上两个人喝的伶仃大醉的不知不觉就睡觉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躺在后院睡了一夜。
耶律珊儿一大早不见傲天的踪影,就找来小二问,还是店家提醒一句道:“姑娘,昨天看到那位公子好像去了后院。”
素女和珊儿跑过去,果然看到他们在这里赶紧跑过来问道:“天哥,你怎么睡在这里了。”
傲天拍着头说道:“一定是昨天喝酒太多,睡着了。”
傲天站起来喊着赵皤名字让他起来,可是他张口道:“不要,我再睡会儿。”
珊儿拿着一根草放在他鼻子上摇来摇去的弄的赵皤好不舒服睁开眼睛道:“你们干嘛要打乱我的好梦啊。”
”再不起来我们就不管你了,我们要走了“珊儿点着他的头说道。
赵皤猛地坐起来精神百倍的说:“走,要去哪里啊。”
珊儿笑着说道:“你说去哪里,当然去吃饭了,笨蛋。”
三个人相视而笑就走出去了,赵皤站起来追着道:“别走啊,等等我…〃
这个地方还真是别有一番不同啊,珊儿去过的地方不多但是每到一处都会给她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傲天看到有卖包子的几个人坐下来开始吃着。
不知道从那边传来的敲锣声,一群人很快的就跑过去了,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出于好奇珊儿还没吃完就跑了,傲天怕她再丢失形影不离的跟着。
只留下素女和赵皤两个人吃着,这珊儿估计又忘了傲天所说的话,就是不想后果。
赵皤吃着包子美美的赞誉道:”真是人间美味啊,好吃。“
噗嗤一下,素女笑了一声道:”这包子再平常不过了,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赵皤赶忙解释道:”不要小看这包子,天下美味何其多,吃惯了山珍海味这种不起眼的东西就是最好的。“
素女一句:”是不是说不是最好的其实就是最好的“赵皤摸着脑袋笑了笑。
不一会儿这边就围满了人群,挤过去一看却是个卖艺的老翁,他已是满头白发旁边还有一个小孩,只见他扎着两个朝天鬏,穿着个红肚兜很是可爱,那老翁就说道:”各位乡亲父老,在下曲史游携孙儿在此表演,请各位赏个脸,你觉得好给两个铜钱,多多捧个人场,老朽在此谢过了。
说完,那个小孩头顶一滩水,一脚朝天,拿着个笛子开始吹起来,上面的水缓缓的流到笛子桶内,瞬间那个小孩一跳到空中,老者赶紧拿来纸张摆在地上,小孩倒立下来,水慢慢的流了出来,只是这黑呼呼的东西流到纸上后变成了一副花卷。“众人很是惊讶赶紧拍手叫绝,只见一副完整的竹林图就呈现在大家面前多么栩栩如生啊,大家的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起来,围观的群众纷纷掏出钱币扔出去。”
老者见扔铜钱的越来越多自己也上阵露一手,只见他挽起袖子,搬起一块大石头,并不是放在身上砸,而是使劲全身的力气举起来,慢慢的换成一只手,不停的转动着。
在场的人都纷纷议论着说道:“这老者一把年纪了还真是不一般,竟然一只手举起这么大的石头,如囊中物一般。”
珊儿高兴的拍手大喊着:好。“连傲天都给镇住了,没想到力气这么大,就是换成自己也费力不少啊,何况还一直打着圈转来转去的,如不是长时间的练习根本达不到如此的境界。
更惊奇的一幕出现了,老者缓缓的歪着身子,把石头轻轻的放在地上,自己躺在下面让围观的人拿着大锤往上面使劲的敲打,而身体地下的一碗水不会洒落一滴。
有个年轻人不相信,捋起袖子,拎着一个大锤一下子打下去,那人被震得手直疼,可是老者依然镇定自若,周围的人都嘘了一声,表示对这个人的不满。
老者又开口说话,如果洒落今天搜的钱全部奉还,这一下好几个人都来踊跃的参与,只是一个一个的被淘汰了。
这边赵皤和素女吃晚饭付钱就要走了,谁知背后传来声音:‘看什么看,没见过我家公子啊,怎么不服气吃你的东西是看的起你。“
旁边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说他太霸道了,这个人就是孙大鹏,仗着自己家有权有势横行乡里,欺负弱小,今天他又来闹事了,像往常一样走在街上看见什么吃什么,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赵皤付完钱就要走,谁知被他的几个手下拦住说道:”这位姑娘长得不错嘛,做我家少爷的小妾如何。“
赵皤不知哪来的胆子张口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干什么,赶紧让开。“
”哎呦,挺厉害啊,知道我们是谁吗,不想活了。“其中一个家丁拍着胸膛道。
素女一看他们就不是好人赶紧和赵皤一起走了,可是那些人怎么会轻易的就放走呢,继续拦住,那孙大鹏拿着扇子来到素女面前道:”姑娘,这是到哪里去,不如跟本公子湖水泛舟如何啊。“
素女气的破口大骂道:”你这浮夸子弟,有什么好说的。“
一家丁赶紧上来道:”什么,敢骂我家少爷,不想活了。“拎起拳头一副要打的样子。
孙大鹏斥责道:‘退下,谁让你动手了,吓着姑娘可就不好了。”
素女就要走,可是孙大鹏就是不让开,这下赵皤也不敢发话了,可是素女执意要走还威胁道:“在不让开我可喊人了。”
“呵呵,喊人,我孙大鹏在此看谁敢动我。”
随着一片掌声再次响起,一个管家跑过来说道:“少爷那边有个更漂亮的女子。“
孙大鹏远远就看到珊儿了,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大摇大摆的就过去了,大家一看是孙大鹏赶紧跑开了,傲天觉得不对劲这人都好好的怎么像老鼠见了猫似得一窝蜂的全都散开了。
孙大鹏咳了一声说道:’这都是什么啊,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就命手下去拆台子,而且收的钱全被没收了,那个小孩死拽住不放被一个家丁推到,珊儿一看赶紧扶起小孩指着那人说道:’你们是谁,干嘛把别人的钱拿走,赶紧拿来。”
“哎呦,我喜欢,够辣,小姑娘不如跟本公子去畅游湖水如何啊。“
谁给你玩啊,一看就不是好人。
竟敢说我少爷不是好人,一个家丁上去就打,被老者握住说道:”不要欺人太甚了。“
家丁的手被抓的疼的直叫,在一旁的孙大鹏让属下一起上,却被傲天全部打趴下,这下珊儿也来劲了一脚踢在孙大鹏的脸上,捡起了钱袋子说道:”看你还敢那么嚣张,这下让你尝尝本姑娘的厉害。“
孙大鹏从来没被这么羞辱过,看来今天遇到不要命的啦,赶紧站起来捂着脸说道:”你们给我等着,有本事不要跑。“
傲天答谢刚才老翁相救。
曲史游倒不好意思道:”该我谢你们才对啊,要不是你们相救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这时候赵皤来了指着逃跑的孙大鹏说道:”这下知道厉害了吧,使劲的教训你。“
素女瞪了他一眼道:”刚才怎么不说啊,现在跑了才有勇气。“
这说的赵皤无地自容。
傲天就带着老翁和那个小孩进了客栈,后来了解道这曲史游是为了找自己失踪的儿媳妇才来这里,途中遭遇抢劫没了盘缠,幸好自己还有些力气就在此卖艺了。珊儿一听很是同情,就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给了那老翁,只是可气坏了赵皤,这可是全部的家当啊。”
傲天就答应老者会在城里帮忙找……
孙大鹏回到家后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后来领着一群人马奔了过来,还团团把客栈给围住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章 :翩翩公子
“快……快……”呼喊声迎面而来,旁边的路人赶紧都躲在一边纷纷议论着,只见一群穿着镖局模样的人拿着刀赶过来,他们个个面目表情,一脸的冷峻,瞬间排列成一竖拔出刀面对着风来客栈。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在里面的客人一看这阵势可吓坏了,赶紧坐起来就往外跑,小二不解出来一看镇住了,赶紧说道:“不……不好了,外面有人……他们还……拿着……〃看小二脸色苍白说话吞吞吐吐的店家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就走出来说道:”我说你哆嗦什么啊,外面有人还不赶紧给招呼过来,就知道傻站着。“说完一手拍在小二头上,刚踏出门槛半步,店家也开始发颤了,没想到这么多拿着刀的人包围了客栈,赶紧弯腰施礼的说道:”这位大爷啊,我们小店可都是正经生意啊,你这一来可把我的客人吓走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带头的吴敬指着店家说道:”少废话,赶快让开,要不然我拆了你这店。“
这一吓把店家和小二弄的都不敢吱声了,老老实实的呆在一旁,这时候身后来了一个人拿着个扇子摇着说道:”哎呦,这地方不错啊,店家里面可还有酒有菜啊,今天你的场子本少爷包了。“
店家恭维道:”原来是孙公子啊,小的这就去准备。“使了个颜色给小二两个人赶忙回去张罗去了。”
“吴捕头啊,派人把这个客栈以及后院团团围住,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去“孙大鹏厉声道。
吴敬答了句:”是,在下这就去办。“随后吆喝着”跟我来。”
孙大鹏摇摇晃晃走了进去,这里是个二层小楼,虽不奢华倒也宽敞,找到一个桌子坐下来喝着酒道:“嗯,不错,不知道你们这最近来没来陌生人。”
店家忙走过来答道不曾有什么外人,看着这么大的场面店家心里道:“莫非有人打了这孙公子人在我客栈里面。
”可是我怎么听说你这里来了几个中原人啊,是不是有这么几个人。“
经孙大鹏这么一说,店家想起来了这几个人还没走呢,赶紧说道:”确实有过,不过他们看起来都是好人啊,我这店里怎么会有得罪你的人,是不?“
“少给本少爷耍嘴,我心中自然明白,快点把他们叫来。”
店家无奈,只好让小二上楼去。
刚走一半,赵嶓眯着眼睛说道:”老板啊,还有饭菜没,我早就肚子饿了。“
顺着楼梯走下来,赵嶓完全没有擦觉到只是觉得店家和小二的脸色变了,还不知道的他开口道:”喂,你们怎么了,傻站着干嘛,准备饭菜去,难道我还不给钱。“
话已毕,传来一声”恐怕今天你吃不了这顿饭了。
赵嶓大惊一看是那天调戏素女的公子哥赶紧上楼就跑,早被一旁的两个侍卫给按在桌子上了,孙大鹏笑着走过来拍着他的脸说道:“哎呦,怎么不跑了,怎么见到本公子吓得直哆嗦,哈哈。”周围的侍卫也跟着放生大笑起来,孙大鹏继续道:“你不是很厉害吗。本少爷今天就在此,有本事打啊,还不是落在我的手里,臭小子。“
赵嶓挣扎着说道:”你会后悔的,傲大侠一定会来教训你的。“
”什么,大侠,谁是傲大侠啊,赶来哄我“又是一拳打在脸上,疼的他直叫唤。
这时候孙大鹏好像想到了什么,难道就是那个拿剑的人,赶紧正色道:”他在哪里,今天就要他好看。“
“我不知道,不说”
呵呵,孙大鹏使了一个眼色,让手下把赵嶓拖出去,拔掉商议,绑在店门前,这时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看着议论着只是当笑话看,当侍卫们把赵嶓的衣服一层一层的拔下,拿起鞭子就要打还泼盐水的时候,在场的人开始纷纷指责孙大鹏的行为。
这时候耶律珊儿出来了,看到赵嶓这样被**上前大声道:‘又是你,赶快放了他,要不然休怪本姑娘不客气。”
“住手”孙大鹏喊了一句迎面过来道:“姑娘,原来你也在这里,这下好了,本公子正要找你的。”
看着孙大鹏一脸猥琐的样子是那么的极其讨厌,珊儿当头一喝道:’你这赖皮,还真是粘着不走了,看来还是挨打的不够。“
谁知孙大鹏不仅没有生气还笑脸相迎道:”多谢姑娘夸赞,本公子不需要脸皮,要是姑娘在打击下也是心甘情愿的。“
话音一落”“啪,啪两声,声音回荡在在人群中,珊儿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让本姑娘打的,难道你还想还手吗,要是你敢还手就说明你是个出尔反尔的伪君子。“
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着,孙大鹏捂着脸恶狠狠的看着珊儿张口道:”打的好,算你厉害,不过本公子既然说了就一定做到。“
“少爷,她竟敢打你,我们来替你教训她”
”慢着,要好生相待啊。“
两个家丁打过来,珊儿赶紧往后一推,跳起来一个边腿把他们打倒在地,疼的两人捂着脸,孙大鹏一看气急被坏道:”你们这两个笨蛋,连个女子都打不过真是白养活你们了,赶紧起来给我打。“
两人又站起来,握着拳头打过来,珊儿一看不好赶紧就跑回客栈内,素女赶紧开门两个人里里外外全都堵上了,孙大鹏命令十几个人上去,务必要捉拿下来,然后捂着脸走到赵嶓面前”“啪“的一声道:”她打我,我还给你。“
气的赵嶓大骂道:’你这小人,为何算在我头上,又不是我打你的。”
哼哼,孙大鹏笑了句:怎么还不服气,再说我再打,谁让你们是一起的,本少爷不打女的,只会心疼女的。“
赵嶓再也不敢发话了,从屋内传来一声”放开我“珊儿和素女都被押解出来了,孙大鹏哈哈大笑道:‘姑娘受苦了,不如道舍下小聚,好让我给你们赔礼道歉。”
“呸”素女吐在孙大鹏的脸上,这下可恼怒了,一掌扇过来,有五个手指印,赵嶓一看啊啊大叫道:’你们真狠心,不是说不打女的话,有本事冲我来啊。“
孙大鹏回过头呵呵一笑:这么想挨揍啊,成全你”你们两个替我好好教训他。
两个家丁,挽起袖子,拎起拳头就要打过来。
珊儿看着素女嘴角有一点血迹就关心道:“素女姐姐,你没事吧。”又看了看孙大鹏怒着说道:“你不是人,竟然打女子,算什么男子汉,一点都不羞。”
”本少爷怜香惜玉,那也是要看人的,敢这么对待我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早就手下不留情了。“
只是赵嶓受苦了,被打的直叫,旁边的人都不敢再看了,他们也无能为力,都知道孙大鹏是这里的恶霸,仗着自己的爹为虎作伥,目无王法。
孙大鹏让人继续他,以消自己心头之恨,只是让手下吴敬带着珊儿和素女先回府上,自己随后就来。
珊儿和素女还在挣扎着,他们哪有这些男子有力气,再怎么大喊都没用,赵嶓都被打的吐血了还在叫着珊儿姑娘的名字。
一男子走了过来厉声言曰“住手”只见一身白色长衫,乌黑的头发散乱着是那么的有形。身躯凛凛,登着黑色小朝靴,手持一把金缕折扇风度翩翩,飘飘而来。
孙大鹏见这人倒是相貌堂堂书生模样直呼道:“你是谁,少管闲事,赶紧让开。”
“光大化日之下,竟然公然抢夺女子,这是目无王法”男子道。
“什么王法不王法的,本公子的事情你少管,要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话刚一落,男子手扇打过来疼的孙大鹏捂着脸,珊儿一看这人不就是那天晚上的公子吗,叫卫信。素女好像也认出来了,只是早就喊出声音的珊儿高兴的说道:打得好,打得好。“
”敢打我,不想活了“孙大鹏摸着嘴角有一点血,赶忙让吴敬一伙人冲上去。卫信一表人才,打架都那么俊逸潇洒,像是跳舞一般,在扇子的配合下是那么的完美,踢腿,回旋,翻转……一会儿功夫就把他们全都撂倒。
孙大鹏一个人站在那里,不动了,傻着眼愣住了,珊儿一敲疼的他嗷嗷叫,素女也过来帮赵嶓松开绳子,孙大鹏见事情不妙就要跑谁知卫信一个跟头挡在前面说道:”今天我就替大伙教训你这泼皮无赖。“
几招过后,孙大鹏被折断了胳膊,吴敬等人爬起来拖着就跑,珊儿还大喊着:”你们别跑啊,有本事再打。“
素女扶着受伤的赵嶓要回客栈,只是店家忙说道:”姑娘,这个地方你们恐怕不能再呆了,要不然那孙恶霸还会上门来找事的。“
赵嶓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本来就没吃饭这一折腾弄的已经疲惫不堪了,珊儿一直道谢着卫信,这次还多亏他的帮忙。素女走了过来说道:”我们已经无处安身了。“
现在店家也不让进了,素女决定说去他家,卫信看着受伤的赵嶓说道:”这位小兄弟如今深受重伤,为今之计找个郎中好好看看,如若你们不嫌弃不如到府上一曲去正阿红哦我认识个非常厉害的名医。“
素女道:”这不好吧,太麻烦公子了。“
卫信笑了笑道:”不麻烦,本着侠义为怀,你们就不要推迟了。“
这时候傲天回来了,看到眼前的一切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而且赵嶓还满身是伤,又看看旁边的卫信。
“想必这位就是傲兄了,在下卫信,我们已经见过了,刚才孙大鹏等人又来闹事,已经被打跑了。”
珊儿赶忙插话道:”今天多亏这位公子了,是他出手相救的。“
傲天握拳拜谢道:”卫兄侠者之风,一表人才,在下敬佩。“
兄台过奖了,这位赵嶓兄弟伤势严重,不如到府上休息,为其疗伤。傲天知道店家不会在收留了,现在还真没有地方可去,在卫信的盛情邀请下只有暂时这么打算了。
一路上珊儿一直问老翁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安顿好了,原来傲天把他们送进一个寺庙里面暂时寄主,还答应一定帮忙找到他的家人。
几个人直奔卫府而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别有洞天
枫叶落入湖水边,秋意清凉鳯蜓庄。
几个人沿着大道走了一会彷如眼帘的是一片湖水处,这个地上处于城中一隅偏北之处,本是人烟稀少,而且这里因为一个山庄而变得与众不同。
卫信笑着道:“各位,这里就是在下的居处了,请。”
众人抬头一看鳯蜓山庄,这个名字起得很好听,旁边的柱上写着:“秋色无边连湖水,清灵之地;四季独一醉竹林,别有洞天。”
赵皤说了句:“这是个好地方啊,好地方。”傲天看着他死气沉沉的根本没有睁开眼睛,就说起来,难道是在说梦话。几个人在卫信的带领下走进这别有不同的鳯蜓山庄,旁边两侧的家丁躬身道:“少庄主,你回来了。”
傲天看着这个小小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卫信,没想到会是这一庄之主,谈吐器宇之间不凡,肯定是个与众不同之人。珊儿大喊着:“哇,这么漂亮啊,还没见过这样奇特的布局呢。”这是一座巨大的宅子,映入眼帘的是铺满院子的信白石,黑白之间如棋局,一直蜿蜒通向迎面而来的“琴楼阁台”楼台上房的翠绿攀藤爬伏,连满了后面深深的走廊,旁边的假山池水,荷叶青青,木芙蓉花如白雪一般洁净无瑕,露出来的一点红色彩是如此的鲜艳,菊花簇嫩黄,过时有余香,这是秋来九月八,头顶上交错盘旋的桂花,香庭满园。
西面僻静而又感到一种吸引,青色草,一片开,此地空敞乐开怀,珊儿跑过去伸开双臂来来回回的打转着,还真有点草原的味道。
素女道一声:“珊儿,赶快走了,别玩了,还有事情呢。”
“哦,知道了,珊儿嘟着嘴”极不情愿道。
“傲兄请”卫信指着另一处房屋说。
一条青丝环绕的琉璃屋檐,从蔚蓝的天空勾勒出来,两边的侍女躬身作揖道:“少庄主”
走了进去,这屋子的摆设倒是非常简单,玲珑别致的绣花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傲天赶忙把赵皤放躺下,盖上被子,卫信已经安排人去请来了郎中,则把自己的止痛丹拿出来让其吃下,可以暂时缓解疼痛。
珊儿放慢脚步看着,被吸引的什么都不管不问了,卫信一句:“在下去后院一趟,各位请自便。”
傲天点了点头,握拳道:“卫兄有事情先忙。”
素女坐下来喝着茶看着四周的布局,看着那与众不同的绣花就满欢欣喜的道:“这么漂亮啊,手下功夫不一般嘛,我的就大巫见小巫了。”
素女姐姐,你还会刺绣啊,帮我也弄一个呗,珊儿来了兴致。
“好啊,给你绣个大红花奖励你,好不”众人都大笑。
这时候来了两个婢女说道:“傲公子,我家少庄主刚才有事情已经出去了,走时还吩咐我要好好的伺候着,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来。”
珊儿赶忙说道:“你们这个地方有没有好玩的地方。”
婢女答道:这里风景独异,与别处不同,我们只是小小丫鬟没有出去过,倒是对山庄熟悉的很。
这样啊,珊儿继续说道::你们带我去山庄看看。”
一个婢女带头领着珊儿出去了。
“傲大哥,赵皤的伤应该没事吧”素女关切的问道。
看着躺下去的赵皤睡的是如此的安详,这下子可真是好好的休息了,再也不会有人烦恼他了,素女看到今天赵皤的表现就对他刮目相看,至少关键时刻没有退缩而是变得有担当,敢维护,比起之前的种种着实改变不少。
珊儿跟随婢女来到了后院,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映入眼前的屋顶上写着:“绿柳阁”三个大字,这是卫信经常邀请宾客的地方,此处清新雅致花园锦簇。左边草地上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桌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毛笔,难怪这墙上有那么多的书法笔迹。再往里面一曲,西面几根竹竿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叶子伸展到地下,中间是一个秋千,珊儿跑过去坐在上前,荡起秋千来,这女子版清幽的笑语传来,让安静的幽园多了一种欢声。
婢女小蝶看着珊儿一脸天真微笑的样子就说道:“小姐你是哪里人呢,怎么认识我家少庄主的。”
珊儿就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琉璃屋内。
经过郎中看过之后,开了一些房子,再加上止痛丹的左勇,赵皤的伤势并没有大碍,只是被打的伤及内脏了,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素女端来药物亲自喂着他,一时感觉温暖的赵皤竟然哭了,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倒弄的素女不好意思了就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你不会有事的,看把你吓得。”
看来素女误会了,赵皤擦着眼泪道:“我太感动了好不好,还没有人这么细心无微不至的关心我。”
“不知道哪儿有泪不轻弹吗,大丈夫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哭,怎么了,谁规定大丈夫就不能哭了,我就哭给你看了。
素女无奈,一句:“好了,好了,别耍嘴皮子了,赶紧吃药吧。
傲天都不知道该如何插话了只是笑出声来。
大侠,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没”傲天答道:“我只是笑笑而已,不必放心上,把我当成风就可以了。”
赵皤继续说道:“本来是去找自己叔父的,谁知遇到你们,待我如亲人,看来我还是跟着你们好了,至少不会被人欺负了。”
素女继续喂着他药,不在乎的道:“怎么那么多话啊,还喝不喝了,要不然不喂你了,还说什么我们对你好,是因为你是一个好人,在关键时刻为我们挡,不惧危险,是个敢于承担的男子汉。”
这话说的赵皤心里暖暖的,他本是胆小性情懦弱之辈,没想到自己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确实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素女放下碗说道:“要想别人对你好,也需要你对别人好,都是相对的,上天不会可怜任何一个人的。”
傲天倒忘记了忙说道:“你不是说找自己家人,那他们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赵庆元”赵皤脱口而出,素女惊了一下忙问道:“刚才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赵庆元,怎么了,看你惊讶的,难道你认识,赵皤疑惑的问道。
”怎么可能呢,我什么时候多个亲戚啊,素女不敢相信,自己的爹爹没有告诉他啊。
赵皤目瞪口呆,没想到见到自己亲人了,还就在身边,真是不打不相识,竟然是一家亲。
只是素女还没法应过来,又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赵皤全都答上来了,看来事情是真的啦,没想到眼前的亲人竟然这般相识了。两个人抱起来,只是赵皤又大哭起来,看着他们亲人相见,傲天出去了。
夜色降临,卫信回来了,看到傲天坐在石阶上喝着酒,走来问道:“傲兄一人喝酒,不觉得闷吗。”
“卫兄,你回来了,来坐下,我们小喝几杯。”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开怀畅饮着。
话说孙大鹏回家之后,身上的伤没有一处是好的,孙天明气的拍着桌子说道:“这么大胆,骑到头上来了,不给你们的颜色瞧瞧,还真以为没人了。”
第二天一大早,侯爷府外排成一列长龙,带着刀的官兵侍卫直奔鳯蜓山庄。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王府做客
”鳯蜓山庄遭劫难,天明拔刀来相见。兵来将挡谁人敢挡,水来土掩当舒王。“
门外一对人马跑过来拔刀望着鳯蜓山庄,这可吓坏了守门的家丁,一看这阵势还不跑进去大喊道:”不好了,快来人啊有人来闹事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卫信问道。
管家慌张的说道:”不好了少庄主,外面来了一对兵马,看样子来势汹汹,小心为妙啊。“
”什么“卫信大惊,赶紧跑出去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孙大鹏,看他如此的一股凌然站在最前面,还微笑着。
”来者何人,竟敢来我山庄闹事“卫信质问道。
哈哈一声后,一个年长五十的人骑着马上前一步说道:”就是你打伤我儿的,是不是。“
卫信一听想必这就是孙大鹏的父亲了,就点头道:”确实在下所为,那也只能怪你儿子,飞扬跋扈,目无王法当街调戏女子鞭打良民。“
“什么良民,不良民的,我只知道你伤了我儿,今天来就是要算这笔账的。”
”那这笔账该如何算呢?卫信道。
”哼哼,怎么样,你心里清楚,我儿胳膊被折断,身上满是伤口,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孙天明恶狠狠的道。
卫信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孙大鹏道:“如此不讲道理,看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都不是什么善类。”
“什么”孙天明大怒道:“小小顽辈竟然如此口出狂言,吃我一刀再说。”
说着拎起关公大刀就跳起来劈过去,谁知被赶来的傲天一掌震倒在地,孙大鹏吓得赶紧后退扶起孙天明说道:“父亲,就是那个拿着剑的人,都是因为他孩儿才变成今天这种下场的。”
孙天明立起大刀指着傲天说道:“你又是谁,看穿着是个中原人,为何来我西夏。”
傲天笑了笑道:“呵呵,这黄土脚下,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管的还挺宽的,在下傲天是也,不服气尽管放马过来。”
“好猖狂的小子啊,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卫信赶忙拦住傲天道:’一切都是因为我,岂可让傲兄代为出面,这对父子蛮不讲理让我来领教一下。“
傲天执意要教训他,最看不惯就是这种人了,趾高气扬,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无知鼠辈,卸下剑让卫信拿着指着孙天明道:”今天我就单手挑战你,如果你能胜得过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臭小子,敢瞧不起我,今天让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孙天明拎起大刀冲了上来。
傲天一跳到面前,单手和他交打起来,这时候耶律珊儿等人也出来了。赵嶓惊讶的说道:”没想到大侠这么厉害,单手对付。“一边说,自己也一遍比划着,好不威风啊!
卫信看着傲天很轻易的应付着,心里念道:”想必傲天也是一个深藏不露之人,功力不俗。“
孙天明左砍来,右砍去的,就是打不着傲天,反而是轻易的就避过去。
孙大鹏来到吴敬身边低声说道:”弓箭手准备好,听我号令。“
这个举动被珊儿看到了就说:”看那孙大鹏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卫信让大家都留心点。随时注意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傲天用铁臂功挡着,反手锁喉功弄的孙天明连连后退,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厉害,赶紧又是一条,来个惊天一劈。
凡习功夫者,不论软功硬功,胥以凝神固精,静心敛气为主。傲天闭目立站不动,执手受气金钟罩,孙天明虽然砍过来被一股强大的气给弹回去,傲天顺势一跳龙抓手袭来,抓住他的衣角举着转圈,猛地一甩到对面的湖水中了,珊儿看到后拍着手说道:”好啊,傲天哥哥好棒。“
孙大鹏一看孙天明掉进湖水了,赶紧跑过去喊着:”父亲,你没事吧。“随即命令吴敬让弓箭手齐射,看着万剑归来,卫信脱去外头翻滚着把箭又反弹回去,那些兵卒都被打倒在地。
”我出来了“孙天明大喊道:”吃我一掌“。
傲天看他还是不死心,跳起来对抗者,使用无相劫指一招”一指昙花“把孙天明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孙大鹏赶忙跑过去扶着:”父亲,你怎么了。“
孙天明推开孙大鹏又冲上来,傲天又是一掌打过来锁住其喉,恶狠狠的说道:”看我今天要你狗命。“吓得孙天明惊讶的看着傲天的一掌打过来,自己却傻傻的愣住了,突然一人骑着马过来说道:”阁下住手。“
傲天一看来了好多兵卒把这里团团围住,马上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映入眼帘,身着深色紫色大袍子,腰间佩戴一块温润的玉佩;脚穿朝天黑靴,一股飘逸长发,眉宇间气度不凡,透着一股威严,只见他下马面露微笑握拳道:”阁下一表人才,武功不弱,真是少年英雄,小王斗胆恳求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2 3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