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这孙天明,至于他的行为举措我一定会秉公执法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傲天松开手,看着这人说话倒也客气,听他说小王,看穿着打扮难道是个王爷。赶紧也施礼道:”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教训一下而已,敢问你是。“
“小王李仁礼是也,这位孙天明虽贵为侯爷,但是纵容其子违法乱纪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随即命人把孙大鹏和孙天明押走了。
赵嶓一看这个人一定是个什么大官,后面都还跟着将军,怎么就放走了孙天明抱怨道:‘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素女瞪了一眼赵嶓说道:”事情还没有清楚,不要妄下结论,你怎么这么没脑子啊。“
卫信上前一步施礼道:”原来是王爷殿下,失敬!
”小王今天来没有别的事情,正好从皇宫回来路过此地,不巧竟然发生这件事情了,还好没有酿成大错,两位不妨到王府小坐,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剑法武功。“
傲天推迟说道:“王爷太客气了,我们一届草民,哪敢如此被尊为上宾啊。”
李仁礼笑了笑:’看你不像是本地人,从穿着打扮上看一定是个中原人吧,本王喜欢家交朋友,对江湖事情也比较感兴趣,如若不弃,务必到小王府上一叙,好让我尽地主之谊啊。”
傲天和卫信看王爷再三邀请,只好跟着去了,走的时候叮嘱珊儿和素女好生呆在山庄,等待他回来……
一行人行事一段路程后,来到了城中西侧的王府边上,这里还真是幽静能和鳯蜓山庄有的一拼了,远远看到一座府邸立在眼前,上面有三个大字“舒王府”字迹飘洒俊逸,钢筋有力,卫信一看就称赞到,他对书法也是极其的喜欢。
进门之后,只是觉得王府也没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更多的是一些花的摆放,亭台楼阁的布局倒是不同一般,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堂,上写:”四知堂“是王爷会宾客的地方,两边的走廊相互交错,如蛇一般蜿蜒至后院,四周的墙上爬满了藤枝,好一派清新的王府别苑啊,给人的感觉不是富丽堂皇,而是有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不会让人觉得它的深不可测。
傲天看了看,他最畅想的就是简单不繁华,错落有致但不繁琐,有花有山水这些足够了,李仁礼忙说一句:”二位里面请。“
卫信和傲天坐下来,两个婢女来了,端着上等的好茶,王爷一声:”尝尝这茶怎么样。“
卫信一句:”茶,遇水舍己,而成茶饮,叶蕴茶香。“
噢!王爷一听高兴的说道:”卫侠士也懂得茶啊。“
”王爷过奖了,小可略知一二,这茶水清淡幽香,倒是与众不同啊。“
这是本王特别准备的上等铁观音,道它:”不青不涩,不愠不火,不冷不热,无异味,无怪气,观其型则必团结运紧索、色旁观泽翠绿,闻其味则必清雅似花、幽香如兰,品其汤则必甘醇滑润、满口生津。“
”看来王爷对茶道研究的颇深啊,小可真是佩服啊“卫信一听便称赞道。
傲天不懂得,看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自己没有说话的份儿,就拎起茶杯一口而尽,感觉这味道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之处,深知自己不懂只是门外汉就当解渴算了。
王爷笑着说道:”这位傲侠士果然是爽快之人,其实这茶汤质清纯透亮,不拖不沓;韵味从容绵长,不媚不俗;也表现出不咄咄逼人,不装腔作势,正如江湖人士版正直豪气。“
傲天笑了笑。
随后李仁礼让婢女拿出笔墨纸砚,心情大好的他写下:”江湖义士豪气冲云天,英雄四洲气概啸长歌,最是剑法自然其奥妙,客居南山狂歌笑傲……〃
卫信一看这笔法是如此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拍手道:“王爷书法果然大气,看的真是畅快淋漓啊。”
本王对草书极为的偏爱,优推唐代张旭是也。
草圣书法确是名不虚传,王爷书写的也是俊逸潇洒,小可独爱王羲之的兰亭序,自辟径蹊,不落窠臼,隽妙雅逸,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大或小,随手所如,皆入法则,堪称天下第一啊。
傲天对这又是不懂,不知道自己来王府是不是一个错误,他们感兴趣的自己完全不在行,王爷回头笑着说:‘真是怠慢了傲侠士,现在随我去后院吧,我们讨论一下兵器。“
王爷的后院是个武场,自己偏爱剑法,在兵器中独爱枪术,最敬佩的就是岳飞。这一说的傲天立马来了兴趣,讲了好多关于岳飞的事情,当然他也是从乐和哪里听来的。
来到后院只见这里有好多人,王爷指着说道:”四海江湖皆为朋友,自远方来而来,他们都是本王的客人,只是交流剑术而已。
只见一个胖子举起两个大圆球把对面的墙都给捅破了,还有一个身轻如燕的使了一手好飞镖……
王爷坐下来,看着眼前练习的武林豪杰,傲天也没有闲着说起了岳飞,继续讲未完的故事。可来劲了讲的是那么的津津有味……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切磋武艺
精忠岳魂千古颂,英雄铁马征歌中。风流人物谁领风,今朝江湖与不同叹无限江山美好,知红颜知己到老。
傲天一席话讲的那是滔滔不绝,深入感情之中了,每每讲到岳飞的故事,他都会特别的来劲。在一旁的卫信道:“宋将岳飞当初时何等的威风,打的金人连连败退,脸那第一勇士的完颜宗弼都畏惧三分,不得不让人敬仰啊。“
”傲少侠想必也是忠肝义胆之人,你们宋人最讲究的就是有情有义,江湖上的规矩虽多,不乏那些英雄气概的英雄好汉,本王对岳飞是十分的敬重,每每都以此为榜样,要是我西夏也有这等猛将就不会受金人欺负了,可叹英雄未老,风波亭哀啊!
傲天最痛恨的就是乱臣贼子,特别就是秦桧,害死了岳飞,恨不得早出生几十年亲手杀了他,可是历史是不会假设的,气愤归气愤,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风高亮节。
看着眼前的这些武士,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本领也是各异,为的就是一个目的就是在下月的比武大会上能够胜出,那时候皇帝会亲自加封金爵,这些人就是为了一朝荣华富贵,才不啻千里来到这个地方。
李仁礼面对傲天说道:”傲兄弟看你一表不凡,手握重剑,从刚才的打斗看那孙天明肯本还不上手,想必武艺深不可测。“
”王爷过奖了,小的乃北方世家剑宗一派,小时候跟随家父联系过,只是学艺未精不敢在人群中展露。“
埃,傲兄弟太过谦虚了,正好眼前有这些四方的朋友,不如小试身手,比划一下如何,就当是温习一下“李仁礼问道。
傲天一想不能推迟,想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总是为一些事情而忙碌着,在剑术上自己已经落下许多,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看看天下众英雄各门各派的武功,也算是学习一下,就开口道:”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傲兄弟真是爽快之人“李仁礼不停的拍手叫好道,在一旁坐着的卫信也是微笑面对,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呢,从之前打斗的招数看,他的武功应该属于硬派,眼前的这些人恐怕没有一个是对手的,卫信心里念道。
这时候舒王李仁礼站起来大声说道:”众位英雄听本王一句,这位傲少侠是刚结识的好汉,今天就在此地看看他的武艺如何,那位肯较量一下,就当是切磋武艺,点到为止。“
这些人个个面目冷峻,不苟言笑,一直盯着傲天看过去,完全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想着面前只不过是一个少年而已,能有多大的本事就完全不当一回事的。傲天按江湖规矩施礼道:”还请各位前辈不吝赐教。“
”我老王跟你比试“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不惑之年的男子,此人身宽体胖,满脸胡子,皮肤也是黝黑的,手上也没有武器凭的就是一身力气。
卫信不屑的一笑:”中看不中用,一击就倒下。“
李仁礼让大家散开,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知道王大力力气不小,不知道眼前的傲天能否接得住他那刚劲的力道,只有拭目以待了。
王大力拍打着胸膛怎么都像是一个大猩猩,傲天身形跟他比起来是那么的不相称,随后两人按着江湖的规矩躬身施礼,然后开始交打起来。这王大力的速度还真是挺快,一把跪下搂住傲天使劲的往里面缩去,而且是越来越紧,此人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勇,傲天咬紧牙齿用”铁头功“冲上去,睁开了他的双臂,趁他捂着下巴的时候来个出其不意分过头顶,锁住喉咙把王大力重重一掷,甩的他捂着肚子疼,被十几个家丁抬着回屋休息去了。
众人也是惊讶,没想到傲天这么厉害,看来是小瞧他了,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了,舒王拍手道:“少侠果然厉害,本王对此刮目相看啊。”
随后又有一个瘦子跳出来说道:“在下李乃,使得双手锏,特来领教。”话刚一说完就打跳着砍过来,也许是太大意了,傲天一个倒挂金钩,一脚踢在背上倒下了,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着,李乃气的站起来双手配合着开打过来,傲天内里深厚只是没发挥出来“推山掌”过来握住双锏的顶端,运用四两拨千斤之力甩的他出三丈之外。
卫信还是微微一笑,倒是舒王目瞪口呆的看着……
旁边一个散着头发面露冷峻之色的人走过来说道:“阁下武功这么了得,不知道武器行不行,这里有十八般武器,任你挑选,我就用这金杆神枪来领教你。”
看着对面琳琅满目的兵器都花眼了,傲天还是用他自己的剑,上前一步说道:“在下不会用枪,就用剑来比试一下。”
那人很不屑的一句:“随便,今天我要打败你。”
舒王看着傲天手中的玄剑指着说道:“他手里的剑一定与众不同,看来这场戏有看头。”
卫信扭过头对李仁礼说道:“王爷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你说这场谁会赢啊。”
舒王想了一下说道:“长枪之法其妙在于熟之而已,熟则心能忘手,手能忘枪;圆精用不滞,又莫贵于静也,静而心不妄动,而处之裕如,变幻莫测,神化无穷;至于剑,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乃是武林人士常佩戴之,皆能掷剑空中挥刃而入,也是不同一般。
看王爷说那么多就道一句:”在下以为这兵器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厉害,主要还是看变幻的招式。“
卫少侠说的极是啊,本王向来推崇长枪之法,不仅仅它是打仗士兵常用之兵器,更重要的是宋将岳飞使得岳家枪法真是出神入化,令人惊叹,尤其是那绝技回马枪的使用,更是少有,因此本王还是看好杨无痕。”
就知道舒王该选择长枪了,卫信笑了一下说道:“既然王爷选择了长枪之术,那小可只有选择傲天的剑道了。”
只见两人作揖,随后便开打起来。
杨无痕斜眼一看,露出狰狞之色,以快步跑去枪指傲天,只见他一跳,一个翻转打过来,傲天用剑挡了一下开始攻击。
他们打得还真是精彩,碰撞之声此起彼伏如一道音乐一般,清脆而动听,只见杨无痕摇晃着手里的枪速度快速的转,逼得傲天一直被动的挡着,在一旁的人议论着,说傲天遇到高手,必败矣。
舒王也是会心的一笑,想着这杨无痕果然没让他失望,枪法是如此的精妙,傲天猛地一跳,在翻转的一瞬间用剑扫过来,可惜的是被杨无痕挡了过去,傲天看着此人不同一般,有两把刷子,就使用“飞流直下”倒立冲抵之势,而杨无痕则手举枪杆往上一拖交打着,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看来这才是一场真正的好戏。
傲天的气势开始上升,杨无痕开始慢慢的推着,突然他骑而驰突,奋疾如飞,持着金杆铁枪转着身子扫过来,傲天一跳一招“长河落日”这气势瞬间让人惊呆了,快如闪电般打的杨无痕毫无还手之力,不一会儿就剑指喉咙说道:“承让了。”
杨无痕不敢相信这么就拜了,气的扔下枪就回屋里去了,舒王赶紧站起来说道:“少侠莫要生气,只是杨无痕还没有遇到过想你这样的高手,一时间接受不了。”
傲天看着弃枪而走的杨无痕,也是一脸无奈,只是想不通他为何这么大的反应,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算的了什么,最后在舒王的宴请下单独与卫信和傲天坐在一起说了好多话……
离别之计,舒王说道:“今天傲少侠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了,希望哪天你们再次来我王府做客,我还有好多不明白的地方,多仰仗二位了。
傲天卫信,握拳拜别……
一路上傲天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王爷如此的礼贤下士,对这些江湖人士百般尊敬,卫信笑了下说道:”今天的事情确实有点突然,不过傲兄剑法确实精妙,不如改天我们来比试一番,至于这个王爷吗,看上去倒是诚恳,自从我们进王府的那一刻就一直没有闲着,聊茶道,书法,还有比试武功……不想了,还是回去睡个好觉。
两人笑了笑,闲庭闲步的走着,月光照耀下,影子是如此的长,令他们没有擦觉的是身后出来一个人,蒙着面纱,看穿着打扮倒是一个女子模样,一直站在屋顶上看着,不知道她要干嘛。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血洗吴府
第二天早晨,鳯蜓山庄外。
两个家丁守卫着大门,突然看到一人过来,其中一家丁说道:“不…不好了,快去禀告少庄主,那个孙大鹏又来了。”
“不用担心,今天来我不是找事的,麻烦通报你们少庄主就说我孙大鹏有事情前来。”
卫信走了出来,一看是孙大鹏想着他怎么回来,昨天被抓走今天就放出来了,倒是奇怪啊为何来我山庄呢,看着卫信一脸迷惑的样子孙大鹏叫属下送上请柬张口道:“之前的种种都是误会,所谓不打不相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这是王爷和家父送来的薄利希望你笑纳,在下告辞。”
“慢着,这是什么意思,为何送那么多字画啊“卫信问道。
孙大鹏转身回头笑着说:”卫公子不必意外,王爷知道你喜欢书法特意把王羲之的作品奉上,希望你会喜欢,到时候别忘了来侯爷府一座。“
孙大鹏骑上马就走了,这时候傲天出来了看到一大捆子东西上前便问道:”卫兄,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两个人回屋去慢慢细说……
这时候门外来了一个女子,看了看鳯蜓山庄四个字头也不回的走了,耶律珊儿和素女正好一起出门,她们往东拐去,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不知道孙大鹏这是什么意思“傲天不解的问道。
卫信打开请柬一看说是晚上王爷和侯爷做东要请我们,不知道这里面买的是什么关子,也许有什么深意也不可知,道了一句:”但愿是我多想了。“
傲天淡然的说道:”君子坦荡荡,今晚就走一朝,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城东马场,绿胶园。
耶律珊儿和素女出来散心,没想到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院子,两个人出于好奇就伸头往里面看去,只见院子里有骑马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热闹,还不知身后有人的她们被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大吼一声道:“你们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素女吓的“啊”的一声回头一看是个年长的五十多岁的人,看穿着就是一个下人模样,耶律珊儿当头一棒道:”哎,你这老头,干嘛那么大声啊吓了我们一跳。“
“呵呵,我看是没有吓住吧,还那么大声,你们干什么么的。”
“管你什么事啊,又不是你家,还不让看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珊儿不屑一顾道。
那人气的指着说道:”我说你这小姑娘这么不讲道理,还是我的错了。“
素女插话道:”是你不讲理吧,上来就是一场盘问,我们小女子家的能做什么?
“你们赶快走,不要呆在这个地方”那人很不耐烦的驱逐道。
珊儿偏不走,非要进去看一看,那人道:“你们小女子该到哪到哪玩去,这是爷们的地方。”
素女灵机一现拉着珊儿走了,转头去了一家铺子,当她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变了一个模样,两个人相视一笑朝园子方向来,这个人还没有走,正在打理卫生呢,这时候珊儿变换着声音说道:“喂,老头,我们要进去赶快开门。”
那管家回头一看却是两个英俊的少年,忙笑着说道:“二位公子这是要赛马啊,我们里面专门的上座为你们准备着呢,里面请。”
管家赶紧打开门,珊儿斜着眼睛偷看这,原来这是个马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好玩的游戏,这下可有的玩了。
哎,对了二位公子叫什么名字啊,这话一出两人愣住了,素女忙回头一笑说:“你叫我赵公子,这位是耶律公子。”
“好,好,那二位公子里面请把”管家道,可是怎么觉得从哪里见过似得,长得这么眉清目秀的,有股女子的气息。
珊儿和素女进来找个地方坐下,这里全都是男的,他们大喊着黑马一定会赢的,有的则说是白马,原来这是一个赌场啊,这个地方太没意思了,素女就要走却别珊儿拉住说道:“既然来了就玩一会儿。”
这时候一个人喊道还有谁要来押注的没有,珊儿举起手答道:‘我,我要押注。“
那个胖子说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啊。“
珊儿想了一下脱口道:”在下姓耶律也。“
押注开始了,骑着黑马的人和骑着白马的人各自怒看着,只停哨子一响比赛就开始了……一场过后奇迹般的是珊儿赢了,高兴的大跳着,看着这么多的银子能不乐吗。
这时候那个神秘的女子又出现了,她在墙外的树上一直看着,,,,,,,赢得胜利的珊儿在素女极力的劝解下出去了,却别一个男子跟踪,珊儿她们完全不知道拿着钱去客栈吃饭了,一路上她们东逛西逛的,可累的跟踪人够呛。
傲天不见了玉儿,听赵皤说跟素女一起出去玩了,就没有在意而是跟着卫信一道去了侯爷府。
天色逐渐黑了起来,珊儿和素女回到了鳯蜓山庄,那个跟踪的人到了门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掉头就跑了。门外宾客接踪而至好不热闹,想着孙天明如此的大费周章不知是何意,两人一瞧便大步走进去。
哈哈,两位少侠你们终于来了,王爷和侯爷都等着呢。
院子里灯火通明,一群女子跳着舞,周围做的都是江湖上的武林豪杰,卫信和傲天也坐下了,这时候侯爷站起来说道:”今天我孙天明邀请各位前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请大家吃顿饭聊一聊而已,再则呢就是武林大会的事情,虽然还有一段日子,就让孙某做东算是尽地主之谊,慰劳大家了。“
一人站起来说道:“侯爷真是太客气了,你这么的慷慨,叫我们这些武林人士更加敬重了。”
孙天明笑了笑道:“哪里,孙某不才,承蒙各位江湖人士的厚爱,特备晚宴邀要大家和衷共济商议事,畅快不醉不许归,还有一件事情要说明就是这位傲侠士武功当真聊得,之前有一些误会不过已经冰释前嫌。”
傲天笑了笑,舒王站起来道:“侠士今晚定要畅快痛饮啊。”
随即孙天明让下人把酒肉全部端上来,众人一看真是山珍海味,千盛之筵啊,馋的他们都流了口水。“
卫信道:”这些武林人士也逃不过功名利禄的诱惑,也是一顽徒而已,不堪一击。“
”卫兄说的极是,在大义面前他们都是懦弱不堪的,想要保持高风亮节坐怀不乱倒也不易啊“傲天感叹道。
那些所为的江湖人士吃的是如此的不拘礼节,孙天明捋着胡须笑了下,舒王一看傲天和卫信无动于衷的样子端着酒杯过来道:”二位侠士怎么不吃啊,难道不合你们的胃口。“
王爷多虑了,我们还是喝酒吧,说着几个人拿起坛子大口的喝起来,孙天明伸出大拇指赞道:”二外真是好酒量,那日确实有些误会,孙某自罚一杯,算是赔罪。“几个人开始开怀畅饮,之前的种种不愉快烟消云散,突然屋顶上一个黑影,看着院子里所有的江湖人士,又使了一个颜色给下面的仆人,他们趴在地上抽出了好多刀,拿起来就开始砍杀。
这些人喝的大醉,只觉得眼前明晃晃的,一个人拿着酒坛子说道:”嘿嘿,你干甚呢,不喝酒啊,来我们干杯。话一说完,带头的黑衣人一刀下去劈成两半,疯狂的开始血洗侯爷府。
傲天意识还算清醒,看到有人倒下,猛地一惊,谁知后面在一旁跳舞的女子大声喊着跑到卫信等人面前,突然变了脸色一掌下去打昏倒装在黑袋子里面。
傲天一看不妙,就要反抗,还没走到带头人面前就倒下了,原来里面装了蒙汗|药,那黑衣人说道:“这几个留着,其他人全部杀掉。”
月光之下,一片哀嚎,尸首满天,血血流成河。傲天等人被黑衣人撞进麻袋抬着去了城南后山之中,这里山势起伏,甚是陡峭,再加上树林的遮蔽,更加神秘了。
黑衣人骑着马走在山间对属下说道:“你们先把他们扔进山洞,至于这个人嘛放在后面的马车上,随我来……〃一行人朝西面快速前进而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造人陷害
清晨入山林,洞中一线光。
傲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是觉得头还有点痛,看着四周带有露水的山洞好是阴凉让人瑟瑟发抖,突然猛然清醒的说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山洞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满手鲜血傲天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自己一点也记不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卫信呢?他在哪里,,,,,,傲天赶忙站起来跑出去,这是一篇密集的树林,枯黄的落叶已经铺满了大地,走在这山间小道上看着四周全然不知道这是哪里。
来到一水边,傲天伸头到水里,他要清醒一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昨天不是在侯爷府喝酒吗,傲天使劲的想了一下只是一开始好好的,后来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傲天捂着头,确实想不到那晚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回去。
山洞的另一边卫信也醒来了,看着满身都是血迹的他吓得惊魂未定,在斜眼一看旁边躺着一个人,赶紧走过去一看顿时吓呆了,这不是别人就是侯爷府的孙天明,他怎么会死在这里,而自己为何无缘无故的就躺在这里,还有傲天哪里去了,昨天到底发生了那些事情,一时半会儿自己也想不起来,顺着山脚走下去……
回到了鳯蜓山庄,傲天见珊儿和素女也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整个山庄一下子空了,根本寻不得人影。此刻的傲天完全冷静不下来,他太急躁了,开始疯狂的甩着东西,不行,他决定要查个清楚,出门去了侯爷府。
现在满城都是告示,还有悬赏的通告,傲天过去一看,大惊失色,上面清楚的写道:”侯爷府满院尸首横天,王爷被人挟持,凶手至今下落不明,凡找到凶手者,不管江湖人士还是平民百姓……傲天看不下去了赶紧走了。
卫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山庄,无奈的是这里变得空空如也,一时间人去楼空,任凭自己怎么大喊大叫都没有人呼应,里里外外找遍了好多地方,正纳闷着家丁怎么都跑了,这时候门外传来了马蹄声,只见孙大鹏怒气冲冲的闯进来说道:“卫信,你给我出来。”
卫信走了出来一见是孙大鹏惊慌道:“你来此做什么。”
”做什么,哼哼,你还敢说,我家一夜之间被屠杀是不是你干的。“
“你别血口喷人”卫信语气激动道:“那晚我和傲天是受你父亲之约才去的,我都不知道事情是怎么样的,我也是刚回来。”
“王爷和我父亲都不见了,武林人士也都难逃一死,为何你没有死,还说不是你干的,少在这假惺惺了,今天我就缉拿你归案。”孙大鹏大怒道。
“你们不能抓我,我是被冤枉的,你们不查清楚事实就乱抓人,那别怪我不客气了“卫信恶狠狠的说道。
孙大鹏一看卫信要造反赶紧让弓箭手准备好说道:’你要是敢乱动,小心你的命,你身上满是血迹这就是证明。”
卫信再怎么说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他不能这么被抓,为今之计还是要逃跑再作打算,至于傲天在哪里他完全也不知道,况且孙天明已经死了,现在还不是告诉孙大鹏的时候,本是误会了,这样一来自己真的就成杀人凶手了,猛地一跳出院子而逃。
孙大鹏见状让人射箭,并明大批人马全城搜捕,这件事情皇上还不知道,可是却被濮王所擦觉。
傲天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来到了侯爷府,只见这里重兵把守,刚好有一个不惑之年的男子下马,看他穿衣打扮就是一个贵族模样,扬着手指挥说这什么……傲天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今先找到舒王爷,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卫信中了一箭,拖着身子出西城而去,而完全不知情的傲天又回到了鳯蜓山庄,刚一走进来就觉得不对劲,看着地上的血迹还有箭头奇怪的道:“我刚一走,这里就发生了情况,难道刚才有人来过,会是谁呢。”
傲天赶紧往院子里又找了一圈,却是没发现有什么人啊,带着疑问自己去了王府。没想到的是这里也被重兵把守,门外是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看来想要进去是不可能了,还是晚上时候再来吧,现在决定还是回去。
没想到鳯蜓山庄被人接管了,傲天跳进去偷偷看着,一个男子映入眼帘,约莫四,五十岁样子,一身灰色大袍子,留着长长的胡须……这之间难道会有什么联系吗,突然一人大喊道:“你是谁,干嘛的。”
傲天被发现了,赶紧跳出来说道:“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鳯蜓山庄里面。”
那老者惊讶的问道:‘在下是这里的庄主,正是奇怪没人呢,你又是谁。“
傲天一听是庄主,可是没听卫信说过自己还有个父亲啊,就问道:在下傲天,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快……快……”门外传来大喊声,一群官兵冒出来说道:“你就是那天在侯爷府做客的傲天吗,如今王爷失踪,侯爷不知去向,为何你在这里。”
傲天一时答不上来,说话也支支吾吾的,带头的将军说道:“少废话,我看你就是凶手,来人啊给我上。”
一群小兵冲了上来,傲天不想伤害他们性命,被迫打着,不一会儿全部倒下,那个将军一看恼怒的说道:“吃我一剑。”
傲天一跳,一个旋腿踢掉了他的剑,抓住他说道:“我不是凶手,我是被陷害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群官兵团团围住了傲天,只是他们的头儿被威胁着,所以不敢乱动那个将军惊慌的说道:”你想干什么,不要杀我。“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舒王“傲天说完,推开那个将军跳走了,这时候进来一个人,只见一袭白衣拿着玉箫走过来说道:”丘门主别来无恙啊。“
”伏王有礼“为何这个时候来啊。
原来这个人是个王爷,只不过是个外姓王爷,因为有功于大虾被皇帝赐名李仁风。
李仁风背着手说道:”刚才那个少年就是威震舒王府的傲天吧。“
在下也不知道,只是奉濮王之命来接管这里,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一个人,现在李成将军已经派兵去追了,”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了还有事情做“李仁风道了一句就走了。
丘千重看着伏王离去的背影,不仅骤起了眉头……
傲天跑到城门口,谁知道这里里外三层全是官兵,看来出不去了,赶紧躲进了一家客栈进屋藏起来了,不时的听到下面的官兵大喊着赶紧让开之类的话,现在真是插翅难逃了。
随着夜幕的逐渐降临,傲天提到屋顶上来到王爷府上,看着院子里灯火通明,确实奇怪,这时候来了一个人对后面的随从说道:”你们今晚要严加防范,不可让人有机可乘。“
众人大喊一声”是“
傲天奇怪了这个人会是谁呢,怎么这么有权利,只见那人转回脸走到门口,在这一瞬间清楚的记起来了不就是早上那个骑马的男子。
傲天跳到内院,抓住一个侍女说道:“告诉我,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不会伤害你。”
婢女惊恐着,摇摇头,傲天又道:“我是舒王爷的朋友,如今他失踪了,我就是来查这件事情的。”
婢女开始放松了,小心的看着四周说道:“现在这里被濮王控制了,他是我们王爷的兄弟,自昨天那件事情之后,完全变了一个模样,我们晚上都不敢出去了。”
原来是这样,这一切莫非和这个王爷有关联,傲天思索了一会,谁知被人发现了,一个管家大声说道:’是谁,你们干什么呢。“
傲天出于保护这名侍女,一掌把她打晕了,然后开始跑,那管家就大喊道:”来人啊,有刺客啊。“
闻声而来的禁卫军追了上去,傲天跳到门外,骑上濮王的马就跑了,守门的家丁一看也是大喊道有贼之类的话。
后面的禁军也出动了,他们带着盾牌拿着长矛开始往城外方向去,傲天从一个胡同处走了出来,赶紧向相反方向走去来到了一片荒芜的草园。
走进去一看,这里杂草丛生,瞒过了人头,傲天用手扒开着来到屋内,这里漆黑一片倒是个安全之地,想着只有暂时安顿于此了,看着旁边的小亭子,傲天做了下来,此刻的心情是如此的复杂,自己被误认为杀人凶手遭满城缉捕,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珊儿姑娘,也是莫明其妙的消失了,这一切到底是谁干的,自己一定要查清楚,傲天握紧拳头看着头上的月光。
岳飞当年被秦桧害死在风波亭,想想是如此的凄惨,没想到自己也会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以至于现在仓皇落逃,真是世事难料啊,一切尽在不言中。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孤胆侠影
”吱呀“一阵门开的声音,傲天惊醒的坐起来跳到屋顶上,原来大惊一场只是几个乞丐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年长者拿着个拐杖,手里端着个碗里面有好多的铜板,只是他坐下来说道:”你们一会儿出去再讨要一些钱币来,我这太少了根本不够我们几个喝酒的。“
”师傅,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你就买个包子吧“其中一个小乞丐哀求道。
”没听到师傅刚才说的话啊“那人气的站起来,一巴掌过来打在小乞丐的脸上继续怒吼道:”今天要是没有讨到钱,小心你的屁股。“
小乞丐哭泣着,老者不耐烦道:”再哭我还打你。“做出一副要打的样子,吓得小乞丐躲到自己师哥的后面,傲天气着说道:”这老乞丐,真是可恨,看我怎么教训你。“
“师傅,你放心吧我带着小师弟呢,没事,我们一定讨要到金子为你买酒喝”其中一个瘦个子道。
两个小乞丐出门左去了,一路上他们捂着肚子,只是听到”咕咕“的声音,看着别人吃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只能干看着流口水。”
“我冯宝一定要让小师弟吃上包子。”小乞丐看着师哥坚定的眼神就问道:“我们去哪个地方呢?〃
傲天下来了,没想到两个小乞丐一走,他独自享乐,偷偷地看着四周见没有人就掏出一只烧鸡来,屁股下面还有一个酒葫芦,那人自言自语道:”有酒有肉,真是人间美味啊,快哉!“
老乞丐低下头把烧鸡放在地上,却不料看到一双脚,刚要抬头却被傲天一拳过来,打的他两眼发黑如熊猫,那人大喊着:”谁,敢欺负我丐帮,不想活了。“
”哈哈“傲天大笑道:”你这厮好不道义,看我怎么修理你。“老乞丐两个眼神被打的睁不开,傲天拽着他的衣服乱扯起来,把他绑在院子里的木柱上,然后拿着铜钱和烧鸡出去了。
”师兄,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怎么办啊“小乞丐有气无力的说着。
冯宝安慰道:”师弟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此刻大街上非常热闹,集市上卖吃的多的不可数,只见一架包子铺前有好多人排着队等着卖,冯宝走到面前开始有点馋了,忽然灵机一现就半蹲下走到包子摊边,趁老板忙着不注意时候,悄悄拿了两个包子,这个举动被一个男子发现赶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