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喊道”|哎,老板你的包子被人给偷了。“
”谁啊,谁啊“那胖老板伸着头一看是个乞丐,赶紧让伙计去追了,”别跑,你给我站住小兔崽子“后面的人穷追不舍的,冯宝把两个包子递给小师弟说道:”快吃了,包子来了。“
小乞丐很兴奋,拿起来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时后面一群人围着,只见带头伙计说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偷包子,不想活了,兄弟们给我打,死死的打。“
这时候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几个人下手不轻,打的冯宝满地趴着,周围的一个大爷说道;”别打了,看在孩子的份上就饶了他吧。“
”带头伙计趾高气扬的道:“什么,放了他,哪有那么容易啊,这小偷要是不教训他,指不定还会来偷呢?老者就要理论被推到在地,傲天赶忙扶起来说道:”你没事吧。”
老头气的说道:“他们真是不可理喻,不过多谢你了小兄弟。”
傲天笑了笑,走上前抓住那带头伙计的胳膊说道:“赶快放人。”
伙计一回头看又是一个管闲事的大声怒吼道:“识相点赶紧走开,少他妈废话。”
傲天恼怒了,一把抓住他甩了个屁股朝天,三两下就把剩下的几个人打趴下了,上前扶着冯宝说道:“你没事吧。”
冯宝看着傲天善意的眼神说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随后搂着小乞丐就往胡同里走去。“
周围人一片喝彩,带头伙计再也不敢放肆了,傲天追上来一句:”你们别走,我有东西给你们。“
两个乞丐惊讶的看着傲天从身上拿出一只烧鸡还有一部分铜钱,摆放他们面前并笑着道:‘这些你们拿去,买一些衣服,这是烧鸡你们赶快吃了吧。〃
l冯宝不敢相信,慢慢的接过来,开始跟自己的小师弟大口吃起来,傲天看着他们饿狼扑食的样子就想着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看着他们吃的那么香回头便走了,冯宝大喊一句:”大侠谢谢你,还不知道你的大名呢。“
傲天只是笑笑,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却道一句:“你们好好吃,有什么困难我会再找你的。”扭头便走了……
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人悄悄的赶着傲天,来到了城西南的惠水坡,这里没有巍峨的高山,有的竟是野花,树木和溪水……看来这是一个赏风景的好去处,只是没有人陪在身边顿时感觉寂寞感上来,如今孤身一人没有人帮助还要追查凶手,想到这里就叹着气。跟踪的人躲在一颗大树下,傲天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大声道:“风光无限最美好,知人跟随是何人,想来无事便有事,何不真面来示人。阁下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不累吗?
“哼哼”你知道我跟着你,为何一开始不说,傲天回过头看着那人却大白天的蒙着脸,生怕别人看到什么似得,就说道:“来者定不善,说吧你是谁。”
“哈哈”那人狂笑了一声说道:“是谁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死。”
这个人是来杀傲天的,口气这么狂妄,看来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想不得不动手了,傲天缓缓的拔出剑道:“快说,是谁派来的,饶你不死。”
’真是笑话,有本事放马过来吧。“话刚一说,傲天一个幻影过来,一剑飞驰而过,那人胳膊上被划了一剑,惊讶的忙摸着脖子说道:”你……速度怎么这么快,是什么剑法。“
傲天小二郎一下指着他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快说,要不然要你小命。“那人开始有点惊慌了,摆起招式再次打来,傲天一个翻转跳过他的头顶,一剑甩来,另一只胳膊也被划伤了,那人双臂都有伤这下不能出招了,想着还是先逃跑再说,一句:”后会有期“腾着轻功逃走了。
傲天看着他远去的样子自语道:”到底那个人是谁,为何要杀我。“赶紧回城去了。
晚上,鳯蜓山庄一片灯火通明,傲天悄悄的来到屋顶上看到濮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丘千重赶紧扶着小声说着什么,这一举动引起了傲天的怀疑来到正堂门外偷听。
”王爷,你这伤……〃
濮王咬着牙说道:”没事,被一个人给伤了,不过还好只是轻伤。“
”王爷最近事态有点急,还是暂时的不要太有大动作,万一被伏王发现可就完了“丘千重小心翼翼的说道。
〃哼,李仁风,仗着先皇奉的爵号,不把本王放在眼里,等这件事情过去以后,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
傲天吃惊的自语道:”难道今天跟踪我的是王爷,不可能啊,如果他想杀我,派人不就可以了,为何亲自动手,我又碍着他什么事情了……
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傲天悄悄的退去,赶到舒王府,这里的重兵依然把守着,唯独不见了濮王,这更加让傲天怀疑今天的黑面人就是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舒王一定在濮王李仁忠府邸内,想着还是照着这条线索查下去,当务之急就是先去濮王府打探一下。
傲天果真去了濮王府,只是这个时候另一个人也悄悄的在屋顶上偷看着……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藏玄机
“月夜随风而动,青丝残发难留,刀枪剑姬,为谁而舞。
傲天在屋顶上看着灯火通明的濮王府,这里倒是一片歌舞升平,阵阵欢歌笑语声时而传来,而屋顶另一旁不明身份的人也在悄悄的观察着王府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说来也是奇怪,傲天明明看到的濮王就在鳯蜓山庄,为何这里却一片热闹之景色,屋里面那人到底是谁呢?,带着疑问傲天轻功一跃到院子里面。屋顶上的那人看的是一清二楚,心里道:”没想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竟然没有发现,到底是谁夜闯王府,待我仔细打探一番。“毫无察觉的傲天不知道他身后有个人轻轻的跟着。
四弦堂外……
”小翠啊,王爷让你拿一把剑过来怎么那么慢啊?一个管家匆忙的问道。
只见这个婢女从身后拿出一把刀递给管家说道:“是不是这呢?
”不是“管家气的说道:”你猪脑子啊,刀剑都不分了,这点事情就办不好,赶紧让开……‘
小翠撅着嘴道:“哼,谁让你不去拿呢,还来怪我……〃
傲天一听鱼纹剑,这名字怎么那么奇怪,就跟着管家走过去,来到了一间书房,这里满屋子的书,大大小小的柜子上摆着相态各异的佛像不知道是为那般,这时突然一道门开了,那个管家小心的四周一望就进去了,傲天大惊道:”这小小的管家竟然知道密室,这时奇怪,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走到桌子边,轻轻一按旁边的佛像对面的一扇门打开了,傲天轻轻的跟进去了,到里面一看那管家正来到一副画旁边说道:“就是这了,王爷的剑也许就在密室的一副画卷中,到底是哪个呢。”找了好大一会终于触摸到了,那管推动石盒轻轻的拿着剑照在脸上说道:”果真是一把好剑啊,锋芒毕露,谁与争锋。“轻轻的关上石盒就出去了,独留傲天呆在密室里面观察着里面的每个蛛丝马迹。
话说那个不明身份的人也悄悄来到院子里,跳到正殿之外的门窗旁边,一掌撂倒一个家丁王者周围没人发现赶紧拖着走了,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乔装打扮成另外一个人模样了,傲天看着这里的每幅画卷,只见上面的人物形态逼真,刻画的栩栩如生的就好像真人一般,有的拿着剑,有的拿着刀……十八般兵器谱上样样有。
四弦堂内……
管家拿着剑走了进来说道;“王爷,你说的就是这把鱼纹剑?
“嗯,本王的剑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其他人没有发现吧”濮王轻轻的道一句:”还是要谨慎一点。“
”放下吧,王爷,没有人比我们会更清楚了,那个管家阴着脸笑着说道。
这时候来了一群舞技,他们穿着五彩衣服,个个打扮的如仙女一般,王爷赶紧放下手中的酒杯拍手说道:“好,真是太好了,果然是飘若天仙,赶紧为本王跳一支舞来。”
那个假扮家丁的人过来说了句:“王爷,外面有人求见。”
正在醉生梦死的王爷哪里肯听得进去,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美女早就傻眼了,一副完全不理会的样子。假装守卫的人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谁知管家不乐意了,指着说道:’大胆奴才,没看到王爷在欣赏歌舞吗,要是乱了兴致为你是问,赶紧退下。“
家丁斜着眼,握紧拳头恶狠狠的小声道:‘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傲天实在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名堂,就出去了,来到院子里听到弹琴的声音,正要走过去看看却不料被刚才出来的守卫撞了个正着,两个人傻着眼看着异口同声的说着各自的名字。原来这个守卫就是卫信,令傲天诧异的是他也来濮王府了。
这几天来两个人的遭遇是如此的凄惨,被冤枉不说,还处处躲着被发现想想真是一言难尽啊。他们见面之后说个不停,这时傲天就问道:“你回山庄没有,看到濮王了吗?
卫信点头道:”我也觉得奇怪,自从那次侯爷府出事之后,濮王就经常去鳯蜓山庄,还让一个叫丘千重的人帮忙管理着,所以就来王府打探一下虚实。“
傲天开始有点怀疑这个濮王了,那个被自己打伤的人竟然和濮王的伤势一模一样,中间没有相差多少时间。
刚才卫信假扮守卫就是狂骗那个濮王的,故意跟他说有人来了,看他如何反应,谁知完全不理会还被一个管家给训斥了,想想真是可气。有一点令卫信猜不透的是他明明见到鳯蜓山庄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感觉只里面定有蹊跷他们两个之中肯定有一个是假冒的,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分辨了。
这时候濮王李仁忠来到院子里和那些舞姬一起跳来跳去的,管家像个贴身侍卫一般形影不离,傲天和卫信一看赶忙藏在花丛中密切的观察着。只听院内这绝妙的琴音加上唯美的舞姿别提多逍遥快活了,濮王欢快的真是赛的上神仙了。
婢女端来一壶酒,李仁忠端起来饮着小酒开怀大笑道:”我自凤歌笑长天,仙女下凡与我轻歌曼,舞乐逍遥边……〃这时候一个舞姬拿着王爷的鱼纹剑开始练起来,管家警觉性很高赶忙上去拿回来却被濮王一顿臭骂说道:“退下,我要看看她是如何舞动这剑的。
那女子,拎起剑开始练习起来,身体轻入薄纱,舞姿翩翩而动,是那么美丽动人,只见她拿起一杯酒放在剑头上指着王爷而去,管家又是挡在前面,气的李仁忠一脚踹开他,大骂道:‘赶紧让开,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碍手碍脚的,不然定不饶恕。”濮王面露邪笑的看着红衣女子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喝完后立马把杯子摔在地上指着那女子大声道:”真是痛快,快给本王继续舞剑。“
管家的这些举动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测,想着这个不起眼的人应该是隐藏最深的一个,傲天从刚才密室的情况就可以断定自己猜像的没错。
舞姬的动作越来越快了,转着身,跳起来,红色的面纱扬到头顶,突然露出恼怒之色猛地跳到空中,完美的一瞬间就像是仙女散花一般,岂料意外状况发生了,那女子剑指濮王大声道:“拿命来。’
管家猛地一跳挡在前面身中一剑,掐着女子的脖子说道:”你是谁派来的,快说。“濮王一看这阵势气的推开旁边的女子一掌打在管家的背后来了个”隔空取物“那女子倒地之后便吐血而亡。“
摇摇晃晃的濮王李仁忠似乎还略带醉意指着那女的尸体说道:“想杀本王没那么容易,哈哈哈哈……〃随即命人把所有的舞女全都杀掉,一个不留……
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濮王李仁忠是如此的狠毒,在一旁的傲天惊呼不对劲,这两个濮王都会武功,相比之下眼前的这个更加的厉害,这下可让自己犯迷糊了,虚虚幻幻到底哪个是真是假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分辨不出来。
卫信怒着说道:”他们手段残忍自己的婢女都不放过,赶紧出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傲天点了点头,两个人从屋顶翻身入院中,拔出剑指着李仁忠异口同声说道:“你是谁,为何冒充濮王。”
“濮王,摇着头惊醒似得说道:“呵呵,说的倒是挺一起的,我就是濮王,今天让你们全死在这里。”
卫信拿着剑率先冲了过来跟管家交打着,没行到他的武功还真是不一般,速度是如此的快,都有点反应不过来。这边傲天一招”翻云入海“指着过来,挡之不及的李仁忠被划破了衣服,躲藏到密室之中去了,傲天追了上去,刚一进去就不见了人影,来到密室之中却看到这里的每幅画都被调动位置了。
突然后面一掌打来,傲天回头一看还没来得及躲开,被打倒在地,濮王一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傲天站起来看着后面的画卷想着这后面一定暗藏玄机,最重要的就是毁了它,看看还躲藏到哪里去。
傲天紧握着剑,飞起来一个无极反转把所有的画都破坏了,奇怪的是并没有找到濮王李仁忠。这到底是为何呢,一时摸不着头脑的傲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手不经意间碰到了残画后面的佛像,出乎意料的是有一扇门被打开了,难道密室之中还有密室吗。
傲天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只是这里什么都没有黑漆漆一片,在黑暗中慢慢的走着,不知道被什么绊住了就底下头一看是一个被捆绑着的人,脸靠着地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了知觉,傲天轻轻的翻开那人的身子一看愣住了,惊呆了,怎么还有一个濮王在密室关着,这一切一切像个谜底一样,越猜测越深,奇怪的是一下子冒出三个难道是在变戏法,可真是郁闷之极啊。
看着这里四周严实,密不透风,也许是长时间的缺氧才导致这个濮王晕倒,傲天赶紧用剑把绳子隔断,背着他出门而去。
突然黑暗中冒出了刚才逃跑的那个濮王李仁忠,只见他面露凶残之色,拿着鱼纹剑跟了上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独挡一面
万丈高崖凌绝顶,刀山火海一步离。
大院之内,一片狼藉,尸首横地,血流成河,傲天拖着濮王李仁忠跑出来东看细看的,想着先找一个地方,岂料这时候外面来了一对人马,领头的是孙大鹏,这下可遭了现在被重重包围了。
这边卫信一刀毙命了那个管家,只见他满脸血迹的跑过来惊恐的看着傲天说道:“傲兄,现在如何是好,我们被双面夹击了。”
令他们想不知道的是后面还来了丘千重,拿着鱼纹剑的濮阳李仁忠指着说道:“真是大胆,竟然夜闯我王府,杀了这么多人,今天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傲天扶着他身边的这个濮王看着孙大鹏说道:“孙公子,你父亲和舒王失踪不是我们干的,当时的情况复杂一时说不清楚,自己醒来的时候在一山洞里面,一定是有人设计的一个天大阴谋。”
“哼,少来那么多废话,今天你休想逃走,必须把身上的人给我放下”孙大鹏厉声呵斥道。
傲天看着李仁忠,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也许这个就是真的王爷,那舒王到底在哪里呢。卫信扭头一看也惊呆了,赶忙说道:“怎么还有一个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傲天一时也说不清楚,为今之计就是如何逃脱,先打退面前的敌人再说,反正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相信。
傲天拔出剑扫了一圈,所有人都后退半步,紧挨着卫信轻声细语说道:“你先把王爷带到……〃
卫信轻功一跳跑了,孙大鹏喊道:”弓箭手准备。“
傲天一看赶紧跳到前面,趁他们还没有射来的时候把那些兵卒全都撂倒指着剑刺向孙大鹏,这个濮王怎么坐视不理,赶紧过来挡着,两个人又陷入一场大战之中,孙大鹏则跑出去和吴敬去追卫信了。
剑无虚发,傲天用的一招”剑扫千军“空气中的呼呼的声音传来,就像是怒吼一般,濮王李仁忠试图用剑挡着,却被强大的剑气逼得后退几步,他的手开始流血,看着自己满身的血迹开始有点惊慌而来,他不知道傲天的剑法是如此的奥妙,再这样打下去肯定必死无疑。但是这个濮王并没有胆怯逃走,而是握紧手中的剑开始又像饿虎扑食一样刺过来,傲天笑了一句翻转着身子把地上的叶子全都飞起来,以此来迷幻其眼,做到虚实真假难分辨。
濮王一看满是落叶纷飞看不清傲天的面庞,赶紧收剑望着四周,谁知头顶之上傲天一剑指过来是那么的悄无声息,濮王避之不及,手臂被刺伤,鱼纹剑也调到地上,傲天剑指着他的喉咙说道:”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何假扮濮王。“
眼前的这个李仁忠很不屑的说道:”算我武功不济,栽倒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处置。“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是不会杀你的,识相点赶紧告诉我是谁拍你来的。”
任凭傲天如何问,他就是不说,抱着决死之心,突然眼前的濮王口吐鲜血,倒地而死,傲天一看屋顶上有个黑衣人,碰巧的是御林军来了,看到王爷被傲天一剑杀死就冲上来大喊道:”他杀了王爷,快捉住他。“
傲天一看不好,又被人算计了赶紧跳到屋顶上追去了……
卫信来到了城南一家偏僻的客栈,先是换了一件衣服吃些饭然后就把眼前他认为不知真假的王爷送到客房休息,门外傲天急匆匆的跑过来说道:”快,我们要离开这里,御林军开始大规模的搜城,这客栈看来是住不了了。“
卫信刚要坐下,却又要走,赶忙道:”我们现在还可以去哪个地方。两个人相视点了点头……
“这下他们不会找到这个地方呢”傲天看着周围密集的树林说道。
那天他们两个人就在这醒过来的,只是一切都变化了,卫信看着远处的山说道:”那日我苏醒过来,发现孙天明的尸体就在身旁,倒让我惊讶连连,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人作怪,到底是为了什么?
傲天想着刚才的那个黑衣人,他使用的是飞镖,轻功也不俗无奈自己没有追到让他跑了,要是段飞鹰在就好了,想着这件事情背后会有更大的隐情,没有预料的那么简单,就道一句:“世事多变,繁花眯眼啊。”两个人都陷入了被动的苦恼之中,决定还是先把眼前的濮王弄醒问个清楚。
濮王府大门外。
丘千重捂着胸膛说道:“王爷你回来了。”
眼前的不是别人,又是一个濮王,他拿着一把扇子摇动着,看到这一幕赶紧说道:“你这是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傲天和卫信,他们杀了你,我哦也被打成重伤,只不过他们逃走了,现在御林军已经去追了。”丘千重忍着痛说道。
谁知眼前的李仁忠说道:“你才死了,本王好好的,你明白的就算二师弟死了还有我这个濮王呢,杀了一个还有一个。”
“师兄,我们为何假扮濮王啊,干脆真身示人回我们无影门去吧。”
“师弟,你忘了师傅怎么说的吗,目的没有达到我们就要继续假扮下去,好了别说了赶紧进去疗伤吧。”王府对面的树下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又出现了。
傲天运功输入真气,不即刻濮王就苏醒了,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惊讶的说道:“你们是谁,谁派你们来害我的。”
卫信看这濮王一定是受到惊吓了,傲天扶着他坐起来问道:“王爷在下傲天,是从书房密室之中发现你的,这一切是何人所为,为何被捆绑起来。”
李仁忠一听“傲天”立刻来了兴致就说道;“可是那次在舒王府大显神通打败武林英雄的傲天。”
“正是在下”傲天道。
李仁忠露出笑容说道:”太好了,有你们在本王就不怕了。“
卫信不明白堂堂一王爷被人困在密室竟然没有擦觉,也张口问道:”王爷,你是怎么被困在密室呢。“
”唉!王爷叹口气说道:“那日我出城打猎,回来的时候见到了一个女子,她弹奏着琵琶站在我王府门前我下马正要走过来她却急匆匆的走了,我大喊一声她也没有停住脚步,这时候孙大鹏来了说是舒王府上正在比试武功,对于江湖豪杰濮王虽然不及舒王,但也是钦佩那些忠肝义胆之士就让孙大鹏带话给自己的兄弟李仁礼希望来我王府小叙一会儿。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李仁礼在喝过一杯酒之后,打伤我在地,原来他是假的,还露出自己的真身面目……”之后的事情就是傲天夜闯濮王府遭到孙大鹏反击的事情了。
这孙大鹏出现的可真是时候,傲天觉得背后一定有人操纵着一切,到底是谁呢。卫信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冒充两位王爷,看来这件事情倒是挺棘手的,要好好制定个计划才行。
李仁忠站起来说道:“现在他们假扮我去皇宫,自己肯定是无法再回去了,他们的易容术是很厉害的,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最重要的就是查清楚背后是谁,会不会有更大的阴谋。”
傲天把剑狠狠插在地上说道:“现在珊儿音信全无,舒王也不知道在哪里。”
卫信拍着傲天的肩膀说道:“傲兄莫要生气,事情一定会会查清楚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此刻也是茫茫一片,不知道该如何寻找线索,傲天仰着头看着月亮,突然灵机一现说道:”我们还是去鳯蜓山庄吧,虽是最危险的地方,但他们也难以发现我们的踪迹,况且卫兄对那里较为熟悉。“
卫信点头称赞道:“我怎么没想到,山庄下面有一个密室,没有人知道哪里,正好可以一避。”
说完三人就动身决定去鳯蜓山庄暂避。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刀山火海(上)
鳯蜓山庄大门外,十几个人把守着,猜想肯定是假濮王的手下,傲天望着周围的一切看清情况,还真是不好进啊,这里外三层都有重兵驻守,不知何意,莫非舒王也在里面。
卫信对自己的山庄最为熟悉,就跳到西面的墙上趁里面把守的士兵不注意猛地打昏倒两个人,跑回来说道:“快,我们赶紧换上衣服进去,这样就没有人怀疑了。”
傲天看着李仁忠说道:“怎么就两件,王爷怎么办。”
卫信笑了一下,王爷也笑了,傲天就不明白了这个时候还怎么笑的出来就问道:“你们干嘛这么乐啊。”
李仁忠整了整衣服拍着胸膛说道:“我是王爷,他们是不会怀疑的不管是真是假。”
“对啊”傲天焕然大悟道:“我怎么给忘了呢。”说完三个人悄悄来到大路上,堂而皇之的来到大门前。这时候那些守卫赶紧弯身说道:”大师兄。“李仁忠一听大师兄,想着到底是谁,难道是......赶紧面不改色的咳咳一声说道:”以后还是叫我王爷,既然装,就要装到底知道没有。“小人们知道了,大师兄。
吓得卫信差点惊出一身冷汗,三个**摇大摆的进去了。
这里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多了一些人而已,李仁忠一直往前走还不说话,卫信用手扯着他一脚,用眼色示意王后面去,这时候来了一群婢女施礼说道:”王爷回来了。“李仁忠”嗯“了一下就去后院了,走的时候还叮嘱道:”如有人问起,就说本王休息了。“三个人径直的走到后面的博学堂,卫信卸下头盔看着四周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们跟我来,迷道的入口就在阁楼上。“这里摆着古琴,还有书画,想来就是卫信平时弹琴书写的屋子,进去之后有一股淡淡的麝香味道,他们轻声慢步的走上二楼,卫信拿着一盏灯转动其中一个瓷器,地上露出一个密道,是阶梯形状,走进去只觉得深不见底似得。没想到这地下的密室还真是别有不同,也是按着房子的是结构设计的,有床,有桌子,没想到卫信还有这么一个地方,要不是避难,恐怕还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里。
卫信来到墙壁一角,拿着一把扇子展开说道:”他们没有发现这里,我的东西幸好还在。“王爷一看这里摆设雅观,不落俗套,不像是一个密室,满是书法字画,来到一个琵琶前说道:”那日那个女子就是拿着一个这样的琵琶。“”王爷,这里全是小可的珍藏之物,如若喜欢,尽可拿去便是”卫信道。
王爷哪里有心思在意这些,不过看得出这里全是名家之作,连自己梦寐一切的颜真卿真迹都在这里,不得不让人惊叹,扭过头指着说道:“这里全都是宝贝啊,少侠没想到还有这种嗜好,小小年纪真是难得啊。”
“王爷过奖了,只是打发时间而已”
傲天走到一个石门面前,只觉得图案甚是奇怪,摸了一下还是冰凉的,就问道:“卫兄,这是什么图案,为何这般冰冷。”
这是冰蝉的图像,里面是在下练武的地方,里面全是冰块,就是要在寒冷之中练出身后的内里来。这倒使傲天想起了完颜无敌,他的寒冰章也是厉害的很,再加上火焰功两者的结合更是难上加难,不过让他坐到了,自己还真不是对手啊。
李仁忠看着颜真卿的书法简直痴迷了,完全不理会周围,也忘记自己是来避难的了,傲天则拿起一把剑比划着,感觉就是太轻了,自己还不习惯。“卫信也坐下休息了,这几天来太过忙碌劳累,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休息过了,趁着机会不如躺下好好的谁上一觉。傲天来来回回的在密室走着,看着,引起他注意的是一副女子画像.....
第二天侯爷府门外.....
”公子‘这是要到哪里去啊。问这话的不是别人就是伏王李仁风。
孙大鹏一看身后这么多兵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说道:“原来是付王爷啊,不知道你来这个地方有何事啊。”
“我已经启奏了皇上,舒王府和濮王府都暂时由我管着,当然今天来还有就是这侯爷府。”
”什么“孙大鹏大惊道:’我侯爷府你也要管,要我去哪里。“伏王笑了句:”别忘了,濮王说的话,要不然别说你这侯爷府,就是你的小命也瞬间难保。“孙大鹏吓得一身冷汗,赶紧好言好语说着,这侯爷府也被伏王给吞并了,这下子李仁风更加肆无忌惮了,他规划者自己的一切,想着就要实现了。
孙大鹏看着李仁风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就变脸色说道:”要不是为了侯爷府,我早就把你给......气的也不说甩头就走了。
那个神秘女子再次出现,悄悄的跟着孙大鹏,看他到哪里去,果不其然真的来鳯蜓庄了,这时候濮王爷回来了就说道:“大门关上,本王有事情要说。”
碰巧孙大鹏刚来到山庄门外,只见这里大门紧闭,不知是为何就拍门说道:“赶快开门,我孙大鹏是也。”
王爷,外面有人喊叫,一个管家急匆匆报道。
”不用搭理,一会儿就没人了“王爷背着手走进大堂去。
孙大鹏见还不开门,又是脚踢拳打的,还大声说道:“快开门,要不然本公子要冲进来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是丘千重,只见他怒色的说道:“是你,干什么,今天王爷不见客,赶紧走。”
什么不见客啊,伏王殿下都把我的侯爷府给霸占了,说不定这风蜓山庄也被他拿下。
丘千重惊讶道:“什么,伏王李仁风。”他知道孙大鹏没有没有说出假濮王的事情,想必伏王还不知道,于是就让孙大鹏进来了。
神秘女子透着门缝看了看,赶紧回去了....
”你说什么“假濮王把杯子一甩说道:”这个伏王也要除掉,要不然会碍事的。““师兄,现在伏王殿下肯定不知道你是假扮濮王的,而且这几天他总是在皇上面前邀功,想独揽大权。”
”哼“假濮王说道:”我这个王爷会继续假扮下去,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情,他还以为舒王和濮王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他就可以安稳做他的王爷,休想。“孙大鹏也不好说什么就道一句:”看来我是无处可去了。“假濮王拍着孙的肩膀说道:“不要灰心丧气,跟着我抱你荣华富贵,将来王爷都会让你当的,现在要忍辱负重,千万不可乱了阵脚,让伏王有机可乘,我们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那两位女子呢”孙大鹏脱口道。
假濮王斜着眼看了孙大鹏说道:就是那个叫什么珊儿的,已经被我关在一个秘密地方,你不用担心,至于美女我会给你安排的,只要你听我的命令。“孙大鹏喜上眉梢道:”小人愿意肝脑涂地,下刀山,上火海。“好了好了,你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
孙大鹏退去了。
丘千重笑了句:”还下火山呢,一个不中用的家伙。“孙大鹏是我们的手中其子,对我来说还会排的上用场,就暂时留着他的命。”
傲天一大早就跑到破院子,没想到那两个小乞丐还在,他们已经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
“恩人”冯宝跑过来高兴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傲天笑着摸着他的头说:“我是有事情路过此地,所以进来看看,没想到这里被你们打扫的这么干净。”
“师哥决定了,这就是我么的家,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小乞丐天真的望着傲天”
真是好啊,没想到他们都组建了一个家,至少有个洗身之处了,岂料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正是那个神秘女子。
傲天觉得奇怪就问道:“这位姑娘,为何一直跟着在下,莫不是有什么事情。”
“那女子开口道:”我知道你想要找的人在哪里。““什么:一脸惊喜的傲天继续追问:”你是谁,怎么知道我要找人。“那女子背着手转身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可以让你见到被抓的那些女子,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帮我杀掉秋九天”神秘女子转身道。
傲天不知道她嘴里的秋九天到底是谁,但是为了早日见到珊儿只好答应了,那女子带着傲天出门而去.....
夜幕降临,这是一个山崖峭壁之处,神秘女子指着对面山腰处的亭子说道:”看到哪里没有,全部都是重兵把守,他们制造兵器,准备做出惊天的事情来。
这和傲天找珊儿有什么联系吗,那女子有说道:“你要找的人,以及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都在哪里,现在我们就要进去。”
傲天跟着神秘女子进去了,可是奇怪的是堂而皇之的过去了,旁边的人完全不在意似得,傲天不解就问,还没开口被女子直呼道:“不要多话,跟我来便是。”
他们来到天舞堂,这里笙歌艳舞的,两个人决定从一侧偷偷溜过去,找到被关押在囚庭的人。这是一道天然的石阶,这么高难怪叫“天囚”不知道走了多久来到一个亭子边,只是这里有四个高手,很不好对付。“傲天见他们各自拿着兵器,冰冷的站在哪里,女子就说:”只要杀了他们,你才能救出你想要找的人来。“关不了那么多了,傲天提着剑走过去,那四个人一见陌生人赶紧阻止道:”你是谁,来此做什么“说话的是一个矮子,他拿着一个拐杖,站在上面才觉得他是高的。”
傲天拿着剑说道:“杀了你们,救出人来。””哈哈,你小子好猖狂啊,我们兄弟四人早就痒痒了,既然你要送死就成全你“那个小矮子飞着过来,傲天退后一步,握紧手里的剑,怒着念道:“幻影无极”此招式主要是迷惑对方,让敌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那小个子一下子傻眼了说道:“我天童还没有打不了的人,你给我出来。”
面对神秘的四大高手,傲天该如何来与之抗衡呢?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章 :刀山火海(下)
四大高手武功不俗,傲天开始一个一个与之交战。{免费小说}
刚一交手傲天便来个的“幻影无极”迷惑小矮子天童一时寻不得,不知怎地突然从天而落.....
岂料旁边的奔雷提醒说道:“小心,在你后面。”
傲天笑着,一剑刺来,还好避的及时,虽然木杖断了,但总算逃过一命。
傲天道:“好你个小矮子,竟然躲过了,看我这招。”
傲天一剑冲天,来个”翻天覆地“此剑式一出,足可狂风袭来,风沙乱世飞,弄的小矮子蒙着眼睛看不清楚,傲天一剑指着喉咙说道:”这下看你怎么办。“小矮子惊慌了,只是傲天没有杀他,一掌下去晕倒了。
旁边的奔雷,是个魁梧之人略高傲天只见他拿着一个铁球背在身上,指着说道:’看到没有,今天让你头爆开花。”
傲天笑了一句道:“看你的本事了。”说完就把剑插在地上,用少林易筋经来对抗。
奔雷拎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9 3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