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铁球就过来,傲天立地不动,以金刚罩挡之,两个铁球打来,在一旁躲着的女子惊讶着在想“这个傻小子在不躲开就变成肉酱了。”
傲天有一股气挡着,看似金钟,不停的转着,两个铁球答上来,被弹回去岂料打在奔雷自己的头上,只听“啊”的一声倒下了。
旁边的无风看不下去了,调大面前说道:‘没想到你打败了我的两个师弟,不过你遇到我可就惨了。“”师弟不要大意“后面的天云闭着眼说道。
哼,看你又多厉害,放马过来吧,无风架起手势开打过来。
傲天”旋风掌“执起,此招式为软功内劲法,内劲贯达两掌,敌来我迎之,敌即内部受伤。无风不及,后退几步,只是傲天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无风心里念道:”没想到这家伙功力这么深厚,真是大意了,看我这招。”
一招”风火流转“无风从空中倒立而下,傲天双手相迎击掌,谁知无风用内力如泰山之力一般压着,傲天咬着牙,使劲力气,猛地以”柔骨功“之式踢过无风的头顶,脱开,再一脚递过来打的他后退,这是傲天伸开两手,运足内力,快速疾步的过去”砰“的一掌打在无风的胸膛。
无风脸色一片通红,指着傲天说道:”你,你.....”还没说完就倒下了。
天云睁开眼睛走过来说道:“你杀了我的师弟。”
在下只是用了三成功力,如果再稍微用力,只怕他筋骨断,内伤连,早就一命呜呼了。
天云笑了一下说道:“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竟然打败了我的三个师弟,看来是深不可测。”
傲天看不出眼前这个人隐藏的有多深,想着一定是个厉害的主儿,一定要小心应付,那天云道一句:“接招吧,废话少说。”
“踢纵云”此招主要在腿上,是一招致命的连环侧踢,傲天用双臂挡了一下,没想到后退十几步,更没有想到天云速度那么快,根本不给反抗的机会,又是一连串的交替过来,弄的傲天应接不暇。
傲天决定用“腿踢功”对抗,此招式“两腿踢起快如风,上下翻飞力无穷,单踢砂袋两百斤,脚踢敌人影无踪。”天云后退了几部,狂笑道:“真是好,遇到知己了,看我这招。
只见他跳着踢,来回的在半空中悬着踢打,傲天一只手按在地上,脚朝天的对抗着。两个人打的甚是激烈,在一旁观看的神秘女子,眼睛睁的大大,简直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果然是个厉害的主,幸亏没有与之为敌,要不然更难对付了。“天云再使出一招:”无影幻腿“此招式变化无常,两腿双力攻击,有脚踏云梯之气势,傲天无法对抗,换做手臂对峙,岂料他手也不闲着使出”千影手“弄的傲天一时破解不了,被重重一脚踢在胸膛之上。
天云不敢大意,快速的驶来”侧扫门前雪“这招有”横扫千军,万夫莫敌”的强大气场,傲天以“跑板功”躲开以一招“金刀换掌功”配合手臂,脚踢....灵活多变,速战速诀之势,顺势抓住他的胳膊,一掌下去打在腰间了,其力道重,弄的天云都站不稳了,看来真是点之则重,击之则伤入内骨啊。“这一下子傲天占了上风,他也不给机会,以脚踢着地上的沙粒,飞快的驶来,重重一跺如蛤蟆版一样,双拳打来,天云被这一击伤的完全站不起来来了,趴在地上,吐着鲜血说道:”你....没想到我四兄弟会败在你的手上。“说完就晕倒了。”
旁边的神秘女子,赶紧跑出来看着地上凶煞四兄弟伤的伤,残的残,就竖起拇指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是小看你了。”
傲天没有高兴的意思,赶忙让女子带着他去山洞里面找珊儿。
这天囚里面关押着的是西夏最厉害的门派堂主以及一些皇亲国戚,更让人们避之不及的是还有两个把守的高手在此护卫着。
这里面的囚笼是四方形,整整齐齐的摆列一竖,材料全是玄铁打造,普通的剑根本没用,在一旁憋得无聊的耶律珊儿看着眼前两个面无表情如死尸的人就开始厌烦起来,自从被抓到这里之后,两个人眼睛都不动一下,从来都不笑,每次珊儿给他们说话都不应声。
看着大家都昏昏沉沉的毫无精神,珊儿决定还是唱支歌曲,是关于草原的。素女眯着眼拍这头说道:“我说珊儿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唱歌啊。”
“你们又不给我说话,那两个人像个呆瓜,我早就受不了了,还不知道傲天哥哥什么时候来救我们出去。”
珊儿又唱起来,旁边的千面门大师兄千定鹤不耐烦的说道:“我说小姑娘,你就让我清静一会儿吧,我耳朵早就受不了了。”
“什么”珊儿一听,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在嘲笑我唱的不好吗?
”没,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说的,人难得如此清静,不好好睡觉,唱什么歌啊,看到这些人没,个个都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千定鹤这话一出,珊儿更不高兴了站起来说道:”就是他们太迷糊了,我才要唱清醒他们,整天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里,不见一丝阳光,早晚会发霉的。“千定鹤说不过珊儿就躺下来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吧,没有人回来救我们的,只有慢慢等死。“”才不会呢“珊儿道了一句:’傲天哥哥会来救我们的。”
千定鹤早已经睡觉了,气的珊儿说道:“真是对牛弹琴。”继续的唱起来......
傲天和神秘女子在山洞里面找着,可就是见不到人影,这个地方太大了,洞口又多,该走哪条道呢?
女子拿出钱币说道“让天决定吧。”
“什么天决定,事在人为,不知道吗”傲天不屑的说道。
那女子轻声哼了一句:“那看你的吧。”
傲天也傻眼了,知道当初玉儿和婉儿就是胡乱猜得,正当两个人为此焦急的时候,传来了一阵美妙的声音.....
“你听到了吗”傲天问道。
“什么”神秘女子答道。
“声音啊,再仔细听听”傲天不让说话,静静的用耳朵感知。
两个人对视着,面露微笑异口同声道:‘有声音,在这边。“两个人顺着山洞走了进去.....这里面黑漆漆的,突然透出一丝光线,这里面灯火通明的,远远望去前面”天囚“二字,赶紧跑过去,刚走到门口又退回去了,谁知那两个高手慢慢走出来,他们样子真是奇异,都是一半光头,一半头发,他们怒目而视,面无表情,傲天架起手势,就要打过来。
神秘女子赶紧躲在一边观看着.....
龙潭虎||穴一路难当,刀山火海誓死抵抗,高手相见巧对阵势,勇者无敌谁来群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年呼啸
“忽听声音一处来,未知劫难两边开,龙年呼啸一声吼,谁来独领各风骚。”
正是由于耶律珊儿的无意之举,才使得傲天看到一丝的希望随着声音的源头寻去,这里灯火通明,甚是壮观。两侧立着硕大的石像,每尊都刻画的那么栩栩如生,有的生气,有的怒吼……傲天不解这里为什么会有佛家的石像,神秘女子没有说话一直往前走着,不时的往后面看着,轻轻的嘘一下说道:”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为何这里没有一个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没人不是好吗“傲天开始放松警惕,看着周围除了佛像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就纳闷的说道:“刚才还听到有人唱歌,怎么突然间就没有了。”
神秘女子看着前面的洞口说道:“看,我们到了,这就是那个被关押人的地方。”只见上面写着“天囚”二字,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但是又无缘无故的消失了,也许就在这里面也说不定。
傲天仰着头看着上面醒目的大字,说道:”我们进去瞧瞧便是“两个人刚走到门口却又退回来了,却是两个身形魁梧的人面无表情的走过来,还掐着腰一言不发的,就如这石像一般,木讷如呆瓜。”
神秘女子大惊道:“赶快跑,他们两个太厉害了,我们不是对手。”
傲天看神秘女子像老鼠见到猫一样,那惊恐的眼神,那逃跑的状态……就大声喊道:“喂,别跑,有我在呢?
女子跑到佛像后面偷偷的看着,但她仔细一想觉得这不道义,岂能临阵脱逃,就提着胆站出来说道:”好吧,有你在,不过你可要保护好我。“
傲天扭着头看着她说道:”放心吧,就这两个人还不是一会儿的事情。“
神秘女子知道这两个人的来历,所以没有跟傲天细说,反正他们两个不简单,一定要小心应付,那傲天上前一步拔出剑指着便说道:”识相点,赶快让开,要不然下场如凶煞四兄弟,后果很严重。“
两人还是一言不发,死死的挡在门口,冰冷的直视着前方,傲天纳闷了心里念道:”难道我的恐吓吓不倒他们。“神秘女子走到旁边拍着头说道:”大哥,他们是冷血动物,还是快动手吧,再晚点,天都要黑透了。“
傲天一副恼怒的样子把剑插在地上说道:”你们是谁,最后问一次,再不说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两个人还是不语……
傲天这回真的怒了,拿着剑跳到空中以”达摩剑法“与之对抗,那两人抬头往上看去,这招的使用讲究”动中守静,静中生动,把握瞬间,法出自然,有感即应,一触即发……〃看着无往不利的剑指两人过去,谁知他们一个用手推着,另一个在其身后运功助力,傲天被巨大的力给反弹回去了。神秘女子叹口气:唉,英雄悲歌啊,难道就这关卡过不去了。”
傲天一手执剑挥过去插在一座佛像面前,开始用易筋经了,只见他两腿开立,两手运足内力,怒看着眼前,此刻山洞内安静的可怕,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突然一招“青龙探爪之势”左右奉圆,指上打下来个巡回攻击,龙年和呼啸这两个人终于面露惊色开始反过来对抗着。
傲天的攻击之快,速度惊人,较之前和四兄弟的比试还更加的激烈,神秘女子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的是速度快的是如此让人心颤,到底这个傲天有多大的本事,体内蕴藏着多少力量,这个女子始终猜不透,这也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
周围的火被强大的气给弄的忽闪忽灭的,给人一种压印,龙年呼啸来两个人合力击打,配合的天衣无缝。傲天被迫以攻变成守,两人的心意是如此相通实在是不好对付,想要破开他们一定要深入对方的破绽,观察明白,逐个攻击。
傲天看这种形式对自己不妙就想着旋转打,让他们疲惫下来,配合轻功的运用,先使出一招:”壁虎游墙术“让他们干着急就是打不着,接着跳到空中,来个弹指神功,龙年和呼啸两个人试图用自己坚硬的身体来独挡,谁知傲天顺势来个“幻影指”打来,两个人被打的往后退,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开始感觉到一点威胁了,只是那呼啸便大怒道:“我兄弟二人从没遇到过敌手,岂料你这小小少年武功不弱,竟然让我们感到阵阵疼痛,产生一种惊恐,不知道你练得是哪门子武功,变化的招术那么多。’
”在下用的是少林七十二绝技“
龙年一听大惊道:‘怪不得你内力那么深厚,真是天下武功出少林,今日我兄弟二人定要奉陪到底。”
神秘女子走了上来,胆子也变得大了,没想到竟然能把龙年和呼啸两大高手打的连连称赞。
龙年和呼啸,脸色一变就像是一个风一个雨,他们两个变换着招式打来,分开攻击傲天的上身和下身。循环侧击,不给还手的机会,傲天应付不过来,退后几步又使出金刚罩,龙年和呼啸怎么打都接近不得,还被这巨大的内力给击倒了,傲天又跳起来一招”翻腾术“加上迂回反敲的”千斤顶“打的龙年和呼啸开始往后退,这是个好机会,少林的”穿纵术“变换莫测可以迷惑对方,傲天就是跳着打,翻滚着打,让他们摸不清招式,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攻打果然有效果,瞅准机会,一个一个的逐而破之。
龙年呼啸全都受伤了,这时候的神秘女子跑过来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下我们可以救人了。”
谁知大意的傲天被龙年呼啸有机可趁,使出“呼啸翻天”此招式声动彻天,可以震断人的经脉,傲天“阿”的一声倒下了,这时候龙年突然跳起来一掌过来,关键时刻神秘女子一档打在了其肩膀上,倒下吐血,傲天看着不省人事的女子大怒着:‘天地翻转,御剑破灭“顿时山洞开始动荡,关押在里面的武林人士被惊醒的站起来,而在以旁的赵嶓抓住铁链惊慌的说道:”怎么了,不会地震了吧,快来人啊“
千定鹤也站起来伸着头看落下的石头,觉得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地震,莫非是打架的声音,可是谁有那么大的威力,真是有点匪夷所思。耶律珊儿也坐不住了,跳着说道:”太好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出去“素女摸着珊儿的脑袋说道:”你没事吧,这阵势会有人来吗,谁会来送死,难道我们就要等死吗?
”不会的,一定会有人来的“看着珊儿如此肯定的说着,素女摇着头坐下了,顷刻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武林人士相互傻着眼看着。
此刻的傲天头发散乱着,怒看着龙年和呼啸,只是他们现在躺在地上动不得,身上被傲天的剑伤的各有一个大口子,还不停的流血。神秘女子摇着头站起来说道:“怎么了,打败他们了吗?傲天一看女子说话赶紧扶着说道:”已经没事了,放心吧不会再有人阻挠了,现在我们就进去救人吧。“
龙年和呼啸看着傲天进去天囚里面,却无力阻挡,他们身体疲乏被傲天用幻阴指给点住了||穴道之后就完全的失去活动的能力,而且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走进里面,神秘女子瞬间惊呆住了,这一个一个的铁笼子里面关的都是所谓的武林高手,看着这些人都往傲天这边望过来,千定鹤”嗯“的一声站起来说道:‘你是谁,刚才是不是打斗声。”
赵嶓一眼看出是傲天就大声惊呼道:“大侠,原来是你啊,真是太好了快来救我们出去。”
耶律珊儿不敢相信,直直的看着傲天大声的喊着:’天哥,真的是你啊。“顿时流流满面,傲天赶紧过去擦拭着她的泪水说道:‘让你受苦了,我现在救你出去。”说着用剑砍断了铁链,珊儿一出来搂着傲天。
其他的武林人士在傲天的帮助下都得到解救,众人都拜谢称赞,傲天看大家一个个疲惫,想着刚才巨大的震动已经惊动了秋九天,还是速速离开为好。”
人群中舒王拖着疲惫的身子说道:“侠士,果然一鸣惊人,没想到会是你来救我们。”
“王爷你没事吧”傲天关心的问道。
“本王没事,能够再次看到你真是太好了,现在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等一会被他们发现可就惨了。”
傲天让大家赶紧出去,千万不要有太大的声响,神秘女子捂着胳膊走着走着就晕倒了,赵嶓回头一看说道:“倒下一个,还是我来背你吧。”
武林人士免遭一劫难,被傲天和神秘女子所救,安全的到达了山下,被惊动的秋九天派人开始搜山。耶律珊儿扶着受伤的傲天,着急的说道:“我们该怎么办啊,他们就要追来了。”
突然一道黑衣闪过,两个人挡在前面,千定鹤以为是秋九天派来的就要上去打,谁知那人喊一句:“大哥,是我啊。“
原来是孟天涯和段飞鹰,真是上天保佑啊,傲天赶忙说道:”二弟,是你,真是太好了,这下有救了。“
”大哥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傲天摇着头说:’这点伤不算什么,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此刻情况危急我和段兄阻挡他们,你们赶快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傲天想了一下就决定去一个地方,是小乞丐居住的破庙,走之前还还告诉了孟天涯具体的方位。
段飞鹰轻功一跳到树上,远远看到有一群人朝着自己方位过来,便对孟天涯说道:”我去引开他们。“
藏在树林中的孟天涯拿着刀开始伏击……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杀气腾腾
天涯伏击,飞鹰入敌,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冷笑九言,魔掌反天......
傲天领着一群人从西面小山快速离去,追兵将至,飞鹰轻功了得引开了追杀的人,而在一旁草丛隐藏着的孟天涯看到几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眼角带刀疤的人停下来说道:“兄弟们,咱们休息一下。《纯文字首发》”
”大哥,这怎么行呢,那些武林人士跑了,更重要的是那些皇亲国戚,还有利用价值呢“一个小兵说道。
“一切都在秋天主运筹帷幄之中,现在就是追也追不上了,你们不想想能把凶煞四兄弟和龙年呼啸打倒的人武功一定深不可测,我们天主心里难道不知道吗,我们几个去不是找死吗?”
“快快......快.....”呼喊声迎面而来,刀疤头领往远处一看,是知义堂廖汪率领的先锋正在搜查,回过头来说道:“不要说话。”
只听远处传来小卒的报道:“堂主,这里都搜查过了,没有看到可疑的人。”
刀疤首领见他们走了就狠着说道:“每次都跟我抢功劳,要不是你我早就是堂主之位了,奈何现在还是一个小头领。”手下柳大说道:“大哥,我们支持你,他仗着自己在天主面前的领功,那么嚣张跋扈真恨不得一刀了断他。”
刀疤首领嘴角微微上挑,一股邪笑道:“等着看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踩在我的脚下。”
孟天涯一直听着,他们内部看来也是争权夺利,好不团结,这下好了,开始逐个破之。刀疤首领就要走,被一道黑影而惊呆住了,赶紧掏出刀来对着说:“你是谁,赶快报上姓名来。”
那人一转身说道:“飞鹰要你们命来。”
隐藏在身后的孟天涯拔刀出来从背后袭击,真是出其不意,杀个片甲不留,那刀疤首领被打倒在地,一直后退着,赶紧放下兵器就跑了,段飞鹰轻功悄悄的跟着,孟天涯也在身后追了上来。“碰巧廖汪的人马路过这里,看到一个急匆匆的人过来,手下段崇拿着刀挡在前面,刀疤首领大喊着:”救命啊,快来人啊。“声音从远处渐渐传来,廖汪一看是秦刀明就笑着说道:”这不是秦首领吗,怎么了这是,如此一副狼狈样子。“秦刀明一看是廖汪赶紧跑到马前说道:”太好了原来是廖堂主,这下有救了,快后面有两个窃贼。““什么窃贼,我看你是吓傻了吧,一路搜查过来并没有见半个人影啊。”
看廖汪如此不相信他说的,就伸开双手说道:”看到了吗,这是鲜血,刚才经过一场激战因为不是敌手就跑回来请救兵,没想到果然遇到堂主啦,快去反抗。“”哈哈,笑话,你不是总说我跟你抢功劳吗,现在就是你表现的机会了,正好露一手,有何不可呢“廖汪根本就不想帮助他,也想着趁此机会除掉他,毕竟同是一门自己不好下手。
手下段崇回头说道:”堂主千面草丛处好像有......”
孟天涯抡起大刀砍来,惊恐万分的廖汪骑马就跑,谁知被天涯一脚踢到胳膊上,摔下马来,惊慌失措的廖汪赶紧站起来拔出剑指着说道:“给我杀”
秦刀明偷瞄了一下躲在草丛中自语道:“这下看你怎么办,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廖汪看孟天涯把手下一个一个的撂倒,赶紧上马就逃跑,谁知突击而来的段飞鹰拿着铁链缠在马腿上一弄,廖汪又被摔下马来,疼痛的捂着脸说道:“你们谁敢后退,就杀谁。”
段飞鹰的铁链甩来,廖汪顺势用剑挡了一下,后退几步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何来此。”
段飞鹰很不屑的说道:“你说干什么,当然是杀你了。”此话一出,廖汪颤抖一下指着剑说道:’真是大言不谗,我们天主一会儿就来,到时候你插翅难逃。“”现在就是你插翅难逃的时候“说着段飞鹰拎着铁链子过来,廖汪根本近身不得,一直后退,夜色原本寂静,被这嗖嗖铁链声音呼啸而过,多了一股惊魂的凄凉,秦刀明面露微笑,想着想借他人之手除掉自己的眼中钉何乐而不为呢,这样一来堂主的位置就非他莫属了。
链子和剑碰撞的声音,是如此的清脆,廖汪被打的满身是伤,倒下在地,飞鹰铁链来,关键时刻秦刀明冒出来挡了一下,拉着廖汪就逃跑了。孟天涯把所有人都杀死后上前说道:“段兄,不宜再追,现在我们还是回去和大哥汇合吧。”
狼狈逃跑的廖汪累得走不动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看着肩膀上都是链子的伤痕就握紧手里剑说道;“他们到底是谁,都怪我太大意了。”
秦刀明忽面露喜色说道:”堂主你没事吧,刚才还真是惊险啊。“廖汪看着他一脸微笑,深知这次如果不是秦刀明自己早就死了就说一句:”往日我们有间隙,现在共患难同对敌,一切都不再追究了,我们算扯平了,回去后我定会向天主说这件事情,到时候说不定还弄个小堂主当当。“秦刀明连连拜谢,却扭过头变了颜色,趁廖汪不注意的时候,拿起手中的刀砍下去,只听”啊“的一声倒下了,看着满身溅血的廖汪,秦刀明笑了笑,说了句:”这就是你的下场。“”为什么,要杀我你不怕天主知道后你也难逃一死”廖汪吐着血指着说道。
“哈哈哈”秦刀明扬天说道:‘你就要死了,到时候谁会知道是我杀的,随便嫁祸一个人就完事了,你个虚伪的小人我还不了解你,我的好日子就要来了。“说完又在廖汪身上补一刀,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复命了.....
傲天一行人好不容易回来了,看到院子里还有火光,就敲门,一阵“咚咚....”声音,冯宝过来开门,一看是自己的恩人,还受了伤,赶紧帮忙扶着进来,没想到后面还有那么多人,这下可够热闹了,小乞丐赶忙跑进屋内,整理一下,正好为众位英雄腾个地方。
这些被关押的人长时间的不吃不喝,身体都虚脱了,他们个个无精打采的躺在草垫上,傲天开始运功疗伤,珊儿在一旁守护着。
千定鹤走到门外,看着月光不住的赞美道:“真是美啊,好久没有见到你的面孔了。”
赵皤过来拍着他肩膀说:“哎我说,你对着月亮发情呢,你没见过还是想念思人了。”
“呵呵,你小子嘴贫,我老鹤云游江湖多自在,岂料被伏击抓回来,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到这皓月了。”
赵皤摇着头赶紧过来帮助王爷缠伤口,门外进来了天涯和飞鹰。
珊儿跑到院子里说道;“你们回来了,没有人跟踪吧。”
“珊儿姑娘放心,一切都已经妥当”孟天涯赶紧跑进屋里看着正疗伤运息的傲天,段飞鹰看着这些江湖人士,个个都懒散的如此无精打采,就到外面一堆篝火旁,拿起葫芦里的酒开始喝起来,孟天涯走过来说道:“段兄一人喝闷酒啊。”
段飞鹰笑着把酒递过来给天涯,看着眼前的火焰,熊熊燃烧着,想着刚才廖汪口中说的天主,想必是个厉害的人物,连傲天这样厉害之人都受伤,不知道强大的对手身后隐藏了多少危险。
两个在火旁喝酒,聊天..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寒冰密室
“啪!重重一声,杯子被狠狠的摔在地上,秋九天恼怒着说道:“是谁干的,气煞我也,看来我不得不亲自出山了。“秦刀明神情紧张低着头不敢直视,心里却暗自发喜着自己这回出头的日子终于到了,廖汪的死怎么都不会算在他的头上,再加上天主亲自出马,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秦刀明赶紧抬起头说道:“天主,这件事情分明就有内鬼,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的熟悉这里的地形,我们关押的天囚不仅有高手把着,而且洞窟之多,外人进的来也不一定能走的出去。”
秋九天走着走着,突然回头说道:“难道我们内部出了奸细,到底是谁这么大胆,要是让我查出来一定不轻饶。”秦刀明在秋九天面前极力的讨好,为的就是能够当上梦寐以求的堂主,再加上廖汪死了,知义堂不能群龙无首。“
秋九天又陷入了深思,捋着胡须道:‘如今廖汪已经死了,知义堂不可一日无主,你就暂且带领吧,一定要查到凶手和内鬼。”秦刀明喜上眉梢,发誓一定要抓住凶手。“
天门殿外,青石碑前……
秦刀明刚从里面出来,心里乐呵呵的,自己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以大展拳脚再也不会受廖汪的气了,一个人乐悠悠的走下石阶去,正好刘崇走过来招手道:“头领,你这是哪里去啊。”
秦刀明回头一看是刘崇就走过来搂着他脖子说道;“走,我们去喝酒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啊,已经得到天主的……
”真的啊“刘崇不敢相信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这时候秋九天出来了,一个人望着月亮,自语道:“我自仰天大笑,一切都在我的手掌之中,谁都不能破坏我的计划,不管你们是谁,等着瞧,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破庙,内堂中,傲天来来回回的端着药喂那些受伤的人,在段飞鹰,孟天涯的帮助下这些武林人士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其中龙虎堂主黄乃说道:”真是可恨,竟然关了我们数月之多,还不让我们吃的,待我好之后定要第一个杀进去。“
旁边的胖子王义握着拳头也气氛说道:”真是可恶,那天门堂主真是狼子野心,不知道有什么阴谋,把我们一网打尽。“
大家都群愤的议论纷纷,这时舒王走出来说道:”傲兄弟,这次多亏你的搭救,不知道濮王现在何处啊。“
经这么一说到把这件事给忘了,赶紧如实相告关于濮王的事情,现在舒王府和濮王府都被假王爷控制,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定和这次天囚事情有关联,可以顺着这个线索追查下去。
李仁礼不知道濮王被假冒了,这才明白那次李仁忠要求去喝酒后来一切都不记得了,原来是有人蓄谋已久的,真是胆大包天啊。”
傲天也是纳闷,一定会追查到底,眼下最重要的家就是找到濮王,事不宜迟还是现在动身为好,走之前还吩咐孟天涯和段飞鹰一定好好的守护在这里,防止有人来偷袭。
耶律珊儿跑过来拉着傲天说道:“你又要去哪里,我也要跟着。”
“不行,你好好呆在这里我去鳯蜓山庄把卫信接回来。”
那为何我去不得啊,珊儿好像不高兴了。
傲天苦口婆心的安慰着,最终一个人去了,此时的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这山庄门外已经没有人把守了,这又是为何,傲天赶紧跳到墙内偷偷摸进去。
这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个人,傲天去了密室发现卫信和濮王已经不见了,他们会去那里呢,莫非被人给发现了,可是这里一切都好好的。“
傲天在密室里来来回回的走着,东翻翻,西看看的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想着会不会已经出去了,就准备出去,刚走到门口就停下了,回头看着正对面的石门,想起来卫信所说的话来,这里是他练功的地方,会不会在里面呢。傲天将信将疑,来到门前,使劲用力推开,可是石门完全不动,听卫信说过这石门是用五彩化石和碎石材料精炼而成,没有非常深厚的内里是打不开的。
”内力“傲天想起来了易筋经,决定一试,开始稳扎马步,半蹲着运足全身气力两手抓住石门的便开始推起来,脸色都憋得红了,终于被打开了,傲天松了一口气跑进去,只觉得寒气逼人,冻得人瑟瑟发抖。
这里满全是大冰块,足足又两个人之高,傲天开始缩着身子,一直往里面走去,来到一个门口,进去一看里面是一个冰床,顺便用手摸了一下真是冰寒刺骨啊,赶紧跑出来去其他洞口看看。
看着这些硕大的冰块,想起了完颜无敌练得寒冰神掌,难怪当初决斗的时候被其寒冰困住过,要不是巨大的内力支撑开,常人早就被冻死在里面了。
走着走着好像被绊住了,傲天低头一看是王爷和卫信,大声喊道:”王爷,你怎么了,卫信,醒醒。“他们身上冰气环绕,必须赶紧弄到外面运功疗伤,傲天飞了好大的力气拖到外面,立地盘坐开始为他们运功疗伤,驱除体内寒气。
鳯蜓山庄外,一大队人马走了过来,下来一个人,正是伏王李仁风,手里拿着铁扇子背着手看着说:”假濮王已经被我除害了,既然找不到真的,那嘴好了,我可以拥有他们一切的权利,对我来说不是坏事,这个鳯蜓山庄以后就当做我的后花园吧。“
大将杨玄风说道:”王爷,事情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起兵了,以攻打秋九天为借口,让皇上交出兵权。“
”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一等,我要把所有的杂事处理好,为防止万一,这些日子你就驻守在这山庄,给我训练一批杀手,进皇宫偷一件东西。“
”末将领命,定不负王爷所托。随后一大队人马进入鳯蜓山庄,这声音惊动了在密室内的傲天,只觉得上面有异动,到底会是什么人,此刻不能分心,要不然会功亏一篑的。
李仁风走到这山庄之内感叹道:“早就所闻,这鳯蜓山庄有一年四季之常景,看来真没错,严冬就要来临了,没想到还是一片花花绿绿的世界啊,作为后花园再合适不过了。”
副将唐成有事禀报。
”说“
末将带来一个人,说有要事来找王爷,情况非常紧急。
’是谁“
这时候进来一个人,只见他眼角有一个深深的刀疤,穿着一身黑衣,身上拿着一个令牌,走过来说道:”王爷,小的是秋九天的属下秦刀明,之前被关押的人全部被来历不明的人给救走了。“
”什么“伏王惊讶一下继续说道:”事情可是真的,这下太好了,正愁没有机会铲除秋九天呢,这时候正是他疏忽大意,毫无防备的时候,不管哪个来历不明的人是谁,总之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秦刀明拿出一个令牌呈上来说道:”这是进出整个破荒山的令牌,想着王爷一定用的早。“
”好,你想的真是周到,这件事情你若做好了本王不会亏待你的,荣华富贵,美女红颜你都会拥有。“秦刀明听的如此如醉,他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当即回道:”放心吧,王爷,这件事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小的还有事情不能久留,先告退了。“
伏王看着这个令牌,笑着说道:”真是天助我也。“
看着李仁风如此高兴,杨玄风当即表示道:”王爷,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哼哼,这个东风,本王可以接到,等着吧,明天进宫面见皇上,到时候不得不把兵权的虎符交给我。“
听着伏王哈哈大笑的声音,身在密室之中的傲天,用耳朵聆听着……
这时候一个奴仆走过来说道:‘王爷,这个山庄已经里外搜查一遍了,只是有个地方进不去。”
“什么地方?”
后院知琴殿。
伏王命令道:“你们前去看一看,到底里面有什么。”
杨玄风带着一批人马赶了过去,傲天好像听到破门而入的声音了,心里意念道:’莫非被人发现了,这可如何是好。“
”快,快……〃一群人冲进去了,来到琴房和书房,完完全全找了一遍,一个小兵报告说:“将军,这里有个入口。”
杨玄风走过来一看,书架后面是一道门,想着这里面会是什么呢?随即命人撞开这道门,呼喊声一片,声音听得更清楚了,傲天的汗水一直再流,神情也开始紧张起来,这关键的时刻不能就此放弃,否者就功亏一篑了,不知道外面来人的目的,反正不能让他们发现室内有人,加快了内力的输入,想着要在人进入密室前阻击一下。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攻破荒山
一阵巨大的轰隆声门被撞开了,杨玄风伸着头往里面看去,这是一条深深的的狭窄小道,弯弯曲曲的,最重要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要是茫然进去万一里面有什么就不好了,在没有摸清楚事情之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天色一黑,里面更加神秘了,决定还是多点燃火把一起冲进去,杨玄风拿着火把第一个走进去,后面的小兵随后跟着进来。
一步一个台阶,他们都小心翼翼的,还不时的观察着墙壁,往里面深去,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