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觉得有一阵寒冷的冷气袭来,这深秋快过,还没到冬天呢,况且这里是一个密室应该会很暖和才对,为何越走进去,越感到冷呢?杨玄风缩着头,拿着火把慢慢的走着,前面没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一条小道而已,就是转弯的地方太多了,像个无底洞似得。
一群人走了一段来到一门前,杨玄风看着是个石块,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赶紧缩了回去惊叹的说道:“这石墙为何如此冰凉,里面到底是什么。”这神秘的内室更加吸引他们做出必须打开的决定,杨玄风用手推着,让后面的小兵从后面给一些力气,忍着冰冷的痛,他们使劲吃奶的力气推着,各个脸色通红了终于被推开了,由于不知道前面是个空地,一行人歪倒了一个接着一个的,而且火把也熄灭了,他们只感到这里冰冷的刺骨,就像冬天一样。
杨玄风透着黑,站起来摸着周围的墙壁,“啊”的一声说道:“好冰啊,这是什么?”
那些小兵也都站了起来,都被冰的直叫唤,杨玄风试着再去触摸,忍着寒冷上下打量着,爬进了看才明白过来就是一些大的冰块而已,还以为是什么呢,真的吓了一跳。
“将军,为何这里有那么多的冰块啊”一个小兵问道。
问我,我又不是先知,哪里知道为何放那么多冰块啊,我还奇怪呢。
杨玄风让大家一起跟着,慢慢往前走去,过了一会终于走出了这个令他们感到寒冷的冰窖,来到一片空地,仔细网上去有好多的字画,一群人都在拿着,看着……
鳯蜓山庄墙外,傲天拖着两个人跳出去走了……
伏王见杨玄风还没有出来就对唐崇说道:“等会你给杨将军说一下,本王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李仁风骑上马,率领一群人直奔侯爷府而去。
傲天用尽力气拖着两人回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倒下了,在院子里练习刀术的孟天涯感到门前有异响就跑过去一看是傲天惊讶的喊道:“大哥,你怎么了。”
闻声而来的段飞鹰跑过来帮忙,把两外两人驾着回屋去了,耶律珊儿一见是傲天急忙就问道:“傲天哥哥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孟天涯赶紧为傲天运功疗伤,只觉得其身上寒气逼人,赶紧让素女和珊儿熬一些姜汤来,在段飞鹰的帮助下两人为其驱寒……
第二天一大早,侯爷府门外聚集了一对精锐的御林军,在一旁的孙大鹏低头说道:“王爷,就让我去打头阵吧,也许我父亲就是被秋九天给抓去的,正好报一箭之仇。”
伏王看了看孙大鹏,知道他打什么馊主意,竟然早就知道假濮王的事情,眼前的这个人只可利用不可与其共大事,就微微一笑“既然你断定是秋九天所为,本王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让你做先锋如何。“
”多谢王爷信任,小的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孙大鹏露出一丝邪笑。
昨天伏王夜见皇上,说了一大堆事情,终于要到了伏虎,这下兵权在握完全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就率领着大队人马浩浩汤汤的王破荒山走去。
破荒山,位居城外十里的岩坡上,之所以为破山,是因为这里一片荒芜,没有花菜树木做遮掩,没有青山绿水陪伴,有的只是光秃秃的树干,唯一能见的就是绿色的杂草。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而且在山中间,想要攻打上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伏王一路风尘仆仆,终于赶到荒山脚下,看着巍峨的高山,一片突兀,远远可以看到上面有房子,杨玄风骑着马赶上前面说到:”王爷,这果真地势险要,如果真的攻上去的话恐怕难以取胜。“
”放心吧,有秦刀明在里面安排呢,不会出什么差错,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准能攻破荒山”伏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后面的孙大鹏远远看去,知道秋九天会帮助自己夺的王爷之位,他的雄心壮志就要实现了,这个伏王还幻想着能够取胜,殊不知早就在外埋伏好的人正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李仁风让副将唐崇率领几十人小队先从侧面悄悄上去,打探一下虚实,让柳定从右面包抄上去,配合唐崇。看着已经前去的人马,孙大鹏坐不住了上前说道:“王爷,你不是让我打头阵的吗,为何先派先行军打探啊,要我说直接攻上去。”
伏王知道这个孙大鹏信不过,相视一笑指着山头说道:“看到前面的大门了吗,一会儿你就负责攻下他,至于其他的先等你开门红再说。”
孙大鹏低下头,重重一句:’我愿意攻破前门。“说着就带林一批分队从正面进攻而去。
伏王脸色一变说道:‘这个孙大鹏不是省油的灯,一会儿见机行事,如若有异常动静,给我格杀勿论。”
末将领命,定会防着他的。
孙大鹏慢慢的走上去,一路想着:“好你个伏王,竟然给我来这招,看我怎么教训你。”
大门外早就有人远远看到一批人马走过来,两边的守卫赶紧敲锣打鼓,声音回荡在山间中,被惊闻的秋九天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明义堂主李绍前来禀告说山下有一批可疑之人。
”什么“赶紧派人给我查清楚。话刚一说完,秦刀明晃晃张张的跑过来说道:“不好了,天主,下面是伏王李仁风的兵马,他们是要来攻山的。”
秋九天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道:“竟然有这种事情,想着当初就应该杀了他,没想到把他给忘记了。”
李绍建议纠集人马,赶快部署对抗,秦刀明也是这样赞成的,唯有秋九天不慌不忙说道:“不用慌张,我就不信他们能够功的上来,这里海拔险峻,易守难攻,除非他们都插上翅膀,否者……哼哼,休想攻破。
秦刀明低下头想着该如何通知山下的伏王什么时候开始进攻,没想到秋九天这么的放心,在一旁的李绍还是劝解道:”门主,他们来势汹汹,肯定是有备而来,不得不防啊,还是派一些人守着为好。“
”是啊,是啊,李堂主说的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事情还需要做的更加精密”秦刀明也随声附和道。
秋九天捋着胡须说道:”你们说的不无道理,这件事情就吩咐你们两个去完成,务必做的万无一失啊。“
“是,堂主”随后两人退下。
秦刀明走了出来说道:“李兄,这下我们要并肩作战了。”
”是啊,秦兄,这次一定不能让天主失望,到时候立了大功不正是你我所求吗“李绍的话让秦刀明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肯定不会听自己的,一定要想个办法去掉他,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去了后山石窟去了。
李绍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来到云青阁楼外的武场大声说道:“现在有敌人要来攻打我们,为了痛击他们我们要准备好大石块和弓箭,现在你们就要整理,随后跟着我去山下埋伏。”
秦刀明露出狠色看着李绍,决定设计诱杀他,要不然自己的计划就要落汤了,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山脚下的孙大鹏迟迟攻不下前门,探子来来回回的禀报前方发生的事情,杨玄风觉得攻破前门没有那么困难,为何孙大鹏一而再再而三的败退,这是为何啊。“
伏王握紧拳头说道;”这个孙大鹏明显是在故意拖延,好为秋九天准备足够部署的时间,这样一来我们可真的是难以攻破了。“
杨玄风讲到还有秦刀明呢。
伏王没有说话,赶紧让统领萧一率领兵卒攻上去,务必拿下前门。
孙大鹏还是故作姿态的仰声大喊着,这时候身后的萧一走了过来大声喊道:”兄弟们给我准备好进宫“一声令下开始集体攻击,拿着弓箭和撞门的木桩冲了上去,孙大鹏一看回头说道:”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攻打呢,还好有你来助阵,这下可以轻而易举了。“
萧一笑道:”孙公子可真是健忘啊,刚才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一定可以攻破,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敌人准备时间也充足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将军,你误会了,怎么会呢?我可是很忠心的,只是他们太厉害了,攻上去的兄弟都被弓箭手给打退了,正好夜色降临可以左右夹击了。“
萧一不说话了,快马上前杀了过去,在兵卒们奋力一战的情况下,终于攻破前门,大家一窝蜂冲进去杀声一片。杨玄风骑马马赶过来拍着孙大鹏的话说:”公子,该是你领功的时候了,必须斩杀一个头领首级来。“
孙大鹏回过头来,故作欢笑道:”将军放心,我这就去。“殊不知后面杨玄风一直跟着,就看他耍什么花样了。前门头领方平拿着刀砍杀过来,萧一拿枪迎战着,在一旁观战的孙大鹏下马跑了上去,***着方平,就在人们疏忽那一刻,孙大鹏倒向着从背后刺死了萧一将军。在身后的杨玄风怒着喊道:”你这厮拿命来。“挥着大刀砍过来,孙大鹏避开了攻势,谁知后面的方平没有反应过来,死在一刀之下。
孙大鹏惊慌,赶紧逃跑,杨玄风喊道:”哪里逃,吃我一刀。“
话说秦刀明诱杀了李绍后,率领人马放弃围攻,改走山下,看到北面山上摇晃的锦旗,伏王随即命令御林军全速进宫,杀他个片甲不留。”
里应外合的,来个措手不及,身在大殿之上的秋九天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事情,他一直坚信这荒山是攻不破的,就放开警惕看着舞姬喝着美酒,好不快活。
有一个小兵就要禀告天主,三段门已经被攻破,眼看就守不住了,被秦刀明拦下说道:“你,干什么呢,慌慌张张。”
“禀告堂主,敌方已经攻破三段门了,快守不住了,为何还没有救兵啊。”
慌张什么,我已经拍下去了,现在给我去顶住啊,一定要顶住。“
小兵下去了,秦刀明拔出刀来,一跳击杀了他,看着血迹笑着说道:”没有人可以从这里过去,一会儿五段门,六段门,就会被攻破了,哈哈……〃
杨玄风带领着锦衣卫果然攻破了五段门,这六段门也不在话下,而在四段门的孙大鹏发现不对,改走险峻的石崖峭壁,想一步到九天外。
李仁风拿着剑领着兵马配合杨玄风一起攻到七段门,秦刀明让自己忠心的卫士开始截杀那些反抗的人,一场殊死搏斗就此展开,一个一个上来禀告的探子都被秦刀明给杀了,完全不知的秋九天正在醉生梦死呢。“
七段门破,八段门破,接着就是最后的九段门了,伏王让大家不要冲动,做好埋伏,自己一个人进去了,看着大殿内一片歌舞景象,好热闹的场景啊,李仁风踏进门去,拍着手说道:”秋天主,别来无恙啊!“
秋九天歪着头一看是伏王,赶紧站起来说道:“你怎么进来的。”
哈哈,李仁风狂笑道:“当然是打进来的,难道你不相信。”
“不……不可能……秋九天惊慌说道:”你们是怎么攻进来的,没有人可以攻破我的九段天门。“
”是我。“只见门外走出一个人。秦刀明,气的秋九天大怒道:”原来是你,勾结外人来算计我,为什么?
“为什么,哼哼,我诚心为你卖命,功劳不小而你却偏袒廖汪,处处贬低我,我就是不服气要打到你,这就是我的目的。”
”好你个秦刀明,真是狼子野心,不过就算你们攻破了天门也休想离开这里,全都要死。“说着秋九天飞起来,瞬间击毙了秦刀明,伏王李仁风拿着扇子与之对抗起来,两个人打的甚是激烈。
李仁风的折叠铁扇子飞出银针,秋九天没有注意到被刺伤了胳膊,立马变了紫色原来上面有毒,好卑鄙啊,防不胜防的天主秋九天忍着疼痛再次打过来,只见他身影隐现,一掌打在伏王胸膛上,倒地吐血。”
“哈哈”秋九天笑了一声说道:“今天就要你死。”关键时刻,杨玄风命令弓箭手齐射,万箭飞来,避之不及的秋九天又被射伤在腿上,怒着说道;“算你们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李仁风。”声音回荡在山头,人影也消失无踪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王回府
攻破荒山立功现,伏王凯旋帝来见……
李仁风虽然中了一掌,但无伤及经脉,更重要的是自己破荒山,这下在皇上面前就可以邀功了,想着自己的计划可以一步一步的实现,早已经忘了身上的疼痛感,第二天清晨,大队人**旋归来。
破庙屋内,傲天明显感到一袭阳光直射过来,打在自己的脸上,这种感觉是多么的温暖,他动了一下身子,坐起来看着珊儿倚在自己的腿上,此刻的她睡的是那么得香,想着这些日子以来受的苦,自由经历过的人才明白,望着四周大家都还没有醒过来,傲天用手轻抚着珊儿白皙的脸,露出了一丝笑颜。
孟天涯也醒来了,看到傲天神情的望着珊儿姑娘,又躺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珊儿睁开了眼高兴的说道:“傲天哥哥你醒了。”
“嘘”小声点,他们正睡觉呢。
耶律珊儿吐了舌头说道:“知道了,我们出去吧。”
傲天轻轻的推开门,看到阳光全洒在身上,伸开双臂闭目感受着,珊儿一看也学着,两个人在院子里做同一个同坐,随后而来的孟天涯“咳”了一声说道:“大哥,你感觉好多了吗。”
“二弟,你也醒了,我已经好多了。”
孟天涯回头看着熟睡中的那些人就道一句:“大哥,舒王和濮王现在都安然无恙,是不是该回府了。”
是啊,傲天一时没有想到,现在威胁已经消除,假濮王爷死了,那些人也都不见了鳯蜓山庄虽然被伏王所控制着,但是只要两位王爷出马说情,到时候一定会归还的。“
”太好了“珊儿拍着手说道:“我们可以回山庄了。”
孟天涯和傲天都笑了……
这时候舒王爷从屋内走出来了,看着傲天有说有笑的就道一句:“侠士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不妨说来听听。”
“王爷”傲天跑过去说道:‘没什么事情,不知道王爷的伤痛好没有。“
”好多了,本王已经无恙,多亏你们的相救啊。“
孟天涯走了过来告知舒王该返回王府了,现在两个王府都没有人了,变得人去镂空了,那些来历不明的人也消失了,这下大可放心了。”
舒王也觉得是时候该回去了,这些天来不仅养好了伤势,还认识了那么多的英雄豪杰,真是难以遮盖心中的那份欢喜啊,里面的人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也都一个一个出来了。“卫信和濮王的脸色好多了,只是看上去还有一些微弱,毕竟呆在密室太长时间了,幸好及时发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傲天少侠,本王又欠了你一条命啊。“一瞬间大家都笑了,院子里出来了久违的欢歌笑语……
两位王爷在院子里说了好多,现在敌人已经铲除各位武林同道之人可以回自己的地方了,一时间大家都议论纷纷,在孟天涯和傲天的引领下,大家都各自回家,打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段飞鹰扶着卫信上马,舒王和濮王一同与傲天回王府,一切又居于平静,只是令傲天不解的是那个神秘女子去了哪里,为何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破荒山的消息传遍了城内,皇帝一听赶紧出城迎接,风光无限的伏王李仁风骑着马威武的走在宽敞大街上,两边的人群早已围得水泄不通,舒王看前面那么热闹就道一句:”前面有什么喜事吗,为何这般热闹啊。“
只听到下面一人说道:”真是太好了,连皇上都来已经,这人真是不简单。“
有一人指着说道:”你懂什么,看到没,那个就是王爷,能不威风吗,如今攻破了荒山,皇上还不赏赐黄金珠宝。“
濮王一听是王爷,莫非是李仁风,难道他攻破了荒山,不可能啊,哪里地实险要易守难攻,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傲天一时间不明白了想着神秘女子要自己办的事情,却不料被什么王爷该摆平了,正好也省的自己动手了,可以一身轻松无忧虑了。
舒王府外,家丁依旧站着,看到有人回来,管家跑出来上前一看大声道:“是……王……爷,王爷回来了。”
一时间王府又热闹起来,随后一些家丁,婢女都忙上忙下的整理着,舒王李仁礼下马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化,还是老样子,想不到的是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如今终于回到自己家了,别提多开心了。“
濮王一句道:”四弟,你好生休息,本王就不去了还要回王府一看。“
舒王回头说道:”三哥,一路慢走,小弟就不送了。“
濮王驾马就走,扭着头对傲天说道:”少侠改日定要到我府里聚一下,本王一定要重重谢你。“说着就快马加鞭走了,珊儿下马看着四周,虽然落叶满地但这种凄凉的感觉多了一种说不出的美好。
“王爷这些日子一定受苦了,赶快恢复力,老王这就准备吃的,穿的用的,好为王爷换上一套新装”管家的殷勤让李仁礼觉得是该换一件衣服了,身上穿的早就烂透了,舒王一句:“走,我们回府。”
珊儿和素女蹦蹦跳跳进去了,傲天搀扶着卫信随着舒王进了王府,卫信的身体还很虚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在寒冰密室自己脱下衣服为濮王披上宁愿自己冻着忍受刺骨冰冷,因此才冰得至今没有恢复过来,处于一种病弱体虚的状态,几个人坐在大堂之内看着唯独孟天涯在外面欣赏着王府独特的格局和布景,而段飞鹰坐了下来品着王爷的上等好茶一直称赞着好。
李仁礼回屋换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说道:”还是新衣服穿得合适啊,一身暖和轻松,这些天可真是难受之极,吃不饱,喝不了,还忍受着山洞冰冷的气息。“
“王爷这回可以睡在舒服的床上,烤着篝火了。”傲天看着王爷一身轻松,这一切总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了,还好珊儿没有受伤,自己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了。”
孟天涯一个人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着,欣赏着花儿,看着池塘的鱼儿,忽然家丁匆匆忙忙跑过去,身后还跟来了一行人。“会是谁呢?王爷刚回来就有人来了,莫非是宫里人”孟天涯带着疑问走了过来在一棵树的旁边看着。
只见领头的是个太监模样,拿着一个皇榜走了过来大声喊道:“舒王李仁礼接旨。”
舒王一听外面喊声赶紧走了出来,看到苏公公来了就上前跪着说道:“李仁礼接旨。”
那太监喊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今日甚为大悦,特邀请王爷来皇宫青云阁内用膳,钦此。“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李仁礼接过了圣旨,站起来说道:”苏公公,稍等一下。“
舒王回过头说道:”侠士,本王奉皇上之命去皇宫,就不能陪着几位了,待本王回来再好好闲叙。“
傲天握拳道:”王爷有事尽管去便是,我等几人还要回鳯蜓山庄打理一下,改日再来拜访。遂一一拜别,傲天,孟天涯和段飞鹰一行人回了鳯蜓山庄……
一路上,珊儿蹦蹦跳跳的,素女也笑颜追逐着,唯有赵嶓一脸苦色道:“你们等等我啊,不知道我背着人啊,都不知道帮帮我的忙,哼,一群无义气的家伙。”
素女和珊儿回过头一起喊道:‘笨赵嶓,臭赵嶓,破赵嶓……快点,连一个人都背不动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说完两个人笑着扭头就跑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西夏皇帝
红墙黄瓦格外入人眼,硕大的宫殿屹立在兴庆城的正中央,看上去是如此的庄重,透露着皇家的威严,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的迷人眼,这边是西夏皇宫殿。
走进中央风武门入口,这里重兵把守着,是官员上早朝必经之路,李仁礼在苏公公的引领下骑着马进了皇宫。走进这深宫大院子早就习以为常,并不觉得它哪里的与众不同,更多的是环绕交错的宫殿群,舒王每天来回的穿梭于此,早就习惯了走北院的羊肠小道,这次也不例外,一个人骑着马快速的奔跑过去。
青云阁外,只听到里面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李仁礼下马走了进去,却见眼前三人已经喝起了酒,原来三哥早他一步先来,旁边的李仁风赶紧站起来说道:“原来是四哥啊,你可来晚了,要罚酒三杯啊。”
正中央一身金丝色大炮,看上去已过不惑之年,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威严但不乏慈祥,给人一种睿智和沉稳老练,他便是西夏第五代皇帝李仁孝了。
当初即位的李仁孝只有十六岁,辽国被灭也已过好几载,在位期间结好金国,为的就是稳定边围,还重用汉人,学习礼法,推广教育,改革土地,实行科举……一系列的措举,使得他让西夏逐渐的强大起来。
这时舒王赶紧行跪拜礼说道:“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
李仁孝赶紧走过来扶起舒王说道:”四弟快快请起,这里没有别人这些繁文缛节就不用了,今天我们几个兄弟难得一聚,定要不醉不归啊。“
”是啊,四哥,大哥今天高兴,也就不那么拘礼了,赶紧坐下来大口喝酒啊。“
舒王做了下来,端起酒杯说道:”大哥,你心中之结已经消除,总算可以放下心来,可喜可贺啊。“
”这次多亏了仁风啊,终于铲平了这些匪徒,了却了朕的心事啊。“
几个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席间李仁风一直称赞着李仁孝的丰功至伟,完全不提兵权的事情,只是不停的劝酒,舒王觉察到了,知道这次的剿杀一定是动用了御林军,想着皇上的虎符还在李仁风那里,舒王举着酒敬道:”五弟,这次的功劳不小,四哥敬你一杯。“
一饮而尽之后,舒王讲了兵权的事情,这下李仁风愣住了,还在一直打圆场,可是舒王不肯不休,非要他交出虎符不可,眼看着热闹的场景也因为这件事情都不说话了,皇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只是劝解道:”二位贤弟不要为此争论不休,朕心里自有打算,来喝酒。“
李仁风心里暗自怒道:”好你个李仁礼,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濮王也是赞同舒王的决议,让他交出兵权,看着大家都来相劝,如果自己执意不给的话一定会被误认为有叛逆之心,所以就从腰间逃出来说道:”这是大哥给我的令牌,当然要归原主了,三哥,四哥这回可放心了。“
皇帝接过虎符放在桌子上说道:”这兵权关系到我大夏的命运,你们都知西夏偏于一方,不像那宋国人才济济,风调雨顺的,五谷丰登享之不尽。“
”大哥说哪里话“李仁风略带醉意说道:”这些年我大夏在你的治理下百姓丰衣足食,一片安定祥和之势,外无侵扰,内有安定祥和。“
说道这里皇帝低下头叹了道:”老了,相国任得敬替朕管理朝政,大权逐步在握,却是还有一大心病未除啊。“
濮王狠狠的拍道:“这个任得敬,真不识抬举,做了相过还不满足还要分封土地,不得不除啊。”
舒王知道任得敬有点功高盖主了,留着他迟早会成为祸患,只是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候,一旁的李仁风没有在意,只知道他们在谈论任得敬,就摇着头说道:“他原本是宋国西安州的小小通判,奉其为相过算是看的起他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本是好好的一桌饭席,聊着聊着又扯得让大家不开心了,现在还不是谈论国事的时候,皇帝李仁孝微笑道:“各位贤弟,不要再说了,我们继续喝酒,来,干了。”
皇帝怎会不知,他不是坐立不管,而是在等待着机会,现在还不是时候,真是李仁孝崇尚“百善孝为先”因此被尊为仁宗皇帝。
夜幕降临了,仁宗被执事的太监扶着回寝宫休息了,几位王爷早已经喝的大醉,在统领张寻的护送下把他们安全的送到王府。“
夕阳宫外,一个妃子在欣赏这月光,她蒙着面纱抱着一个兔子扬天说道:”兔儿,兔儿,你可知道你前世是个神仙吗,我就是你的嫦娥仙子啊。“
”娘娘,已经很晚了,该休息了”一个婢女说道。
“颖儿,你去准备一些花瓣来,我要去沐浴更衣。”
自从秋九天被人袭击逃跑之后,忍着身上的寒毒来到了城南西侧的沈园中,这是一座隐藏及秘密的地方,一个门派就在这里诞生了,就是西夏无影门,专门训练一些冰冷的杀手,去完成任务。
看着面前的小门,秋九天进了去,看着一群人正在打造兵器,还有的练习武功就来到火炉旁说道:“我的剑好了没有。”
”天主,怎么是你啊“护法张乾惊讶道。
现在荒山已经被李仁风给攻下了,只好暂时躲避于此,在这段时间内,给我记住要打造的荀铁剑,还有通知你们的主人给我送一些宫内的养生金丸,我要闭关修炼,不得让任何人打搅我,待出来之时,就是我报仇之日。“
”天主放心,我兄弟二人定会守着,其他人休想踏进半步“有了张乾,张坤两人的守卫,秋九天可以放心的去修炼武功了。
来到内堂的密室之中,秋九天吐了一口血,看来毒气已经攻心了,眼下必须要尽快逼毒,要不然就小命不保了,想到这里就是懊恼,没想到李仁风是如此的阴险狡诈,竟然暗箭伤人。
摇摇晃晃的秋九天快速的走进密室,一个人关上门去修炼了,这时候门外来了一个黑衣女子,一席面纱遮脸背着手说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要最快的时间拿到剑。“
“门主放心,不到三日神剑就可以出来了,到时候就可以展示它的威力了”张坤答道。
那女子轻笑了几下小声说道:”神剑一出,我会拿你来开刃的,等着瞧吧。“
鳯蜓山庄,傲天拿着剑练习着,他满是自己家里的画面,恶狠狠的握着剑跳起来疯狂的练习着,在一旁的孟天涯不知道怎么了就说了一句:”大哥为何越练习越恼怒啊。“
”也许是有什么心事吧,早前不是听说家里被神秘人血洗了山庄,为此才流落江湖寻找愁人“段飞鹰沉思的一下,看得出来他是怒气一直微笑,全都在剑上显现出来了。
孟天涯一直看着傲天,不知道此刻的他心情是如何,总之常人是体会不了哪种悲痛的……旁边屋顶上的那个神秘女子又出现了,只见她嘴角上翘轻笑了一下说道:‘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到呢,就看你了……〃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夜入皇宫
第二天鳯蜓山庄外,赵嶓拼命的喊着”快来人啊,不好了“孟天涯一听赶紧跑了出去看到外面有一群人在围观,走上前去却看到几具尸体,上面写着:仇人未杀,鳯蜓难消“的字样,这大白天的到底是谁把尸体放在这里的,为何会在山庄的门口,真是奇怪了,这些尸体早已经发臭了,人面也难以确认。
傲天从山庄内走出来,看到这些尸体奇臭难闻,让人觉得恶心,虽然看不清楚了人脸,但是觉得此人身上的衣服倒有点熟悉,想来想去好像在哪里见过,莫非是……傲天惊讶的表情确定了他就是孙天明。
这件事情定有蹊跷,按卫信所说的这孙天明早就暴毙数日了,在暗无天日的山洞里被人遗弃,为何有无缘无故的出现呢,到底是谁,一时间真的有点猜不透,因此决定先去舒王府看一看。
自昨日喝的伶仃大醉的舒王李仁礼,到现在还没有苏醒,也许是过头了,傲天来到了王府大门外,下马就要进去被副将李德拦下说道:”你是谁,这是王府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傲天一下愣住了,这里为何无缘无故多了些守卫,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正好管家走过来说道:”少侠且慢,王爷昨日喝的大醉没有醒过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傲天摇着头并没说什么,遂拜别一个人去了侯爷府,来到门前一切变得不像从前,曾经的繁华早就散去,留下的只是残垣破壁,是如此的凄凉。
推开这早已经封闭的大门,院子里一片狼藉,桌子椅子都乱放着,地上还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丝丝血迹,想着当晚的惨烈场面,给人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失手满天,哀叫声连连是如此的凄惨。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野猫,黑黑的绒毛一双大大的眼睛,嘴里叼着一个东西,傲天一看是个玉佩样子,赶紧抓住拿在手里看着,上面自己太小,不过可以明显看到“巡弋台”三个字,这难道会是个什么地方吗,傲天猜想了一下,赶紧走了出去,骑上马去了东城。“
东城一片繁华,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是如此的热闹,傲天骑着马走在路中间,突然从旁边的茶楼跑出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后面的小二追上来说道:”不要走,你这小偷,给我站住。“
傲天不知道事情的情况就追了上去,谁知那个人跑的还挺快,一直到城外护城河处,也许是跑的太累了,就坐下来休息,看着热气腾腾的鸡肉一口咬下去吃着,不时的大声说道:”哈哈,不错不错,真是好吃啊。“
傲天骑着马来到面前,那人惊讶的看着,还以为是小二派来的撒腿就跑,只听一句:”我这里有酒,你喝不。“
那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说道:”我一个叫花子正愁没有酒喝呢,既然你那么的慷慨,我也就不推迟了。“接过傲天的酒葫芦,坐在地上大口喝起来,真是美酒配仙食啊,看着眼前的乞丐吃的是如此的兴高采烈,傲天笑了一下,却看到他旁边一个晶莹玉透的棒子如此漂亮就说道:”你一身破烂,唯独这根棒子是如此的漂亮,真是不搭配啊。“
”什么不搭配,这是我的至宝“那人答道。
这就是一根棒子而已,算什么宝贝,傲天就要拿过来,被乞丐快速的抱住说道:’你想干什么,我这可是宝贝难道你想打我打狗棒的注意。”
“打狗棒”傲天明白过来了,听自己父亲曾经说过,丐帮有一个至宝,难道就是它。“
那乞丐吃吃饱喝足拍着肚子说道:‘老乞丐我很满意,多谢这位小兄弟,今日你有恩与我,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一定办到。”
傲天还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只听一句:“丐帮阿九也。”
看着他瘦小驼背的样子,没想到跑的还真是快,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真是一个怪人,看着四周的河水,一直蜿蜒的不到边,想着溪水会流到哪里去呢,傲天顺着岸边一直走去。
却说鳯蜓山庄外的尸体,被赵嶓一个人埋在了城南,看着这些发愁的东西就感到恶心,还让自己一个人来处理,真是像个下人一样,满满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累得倒在地上说道:“老天啊,你救救我吧,为什么都是我的错啊,是我发现的就非要我来处理吗。”
这时候来了一群人,他们鬼鬼祟祟的,抬着什么东西,为首的原来是张坤,只见他东张西望摆着手小声道:“快点,动作快点。”
赵嶓好像听到什么声音,远远看到前面来了一行人,赶紧躲藏起来,不知道他们抬着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把抬来的木板和席子一方,都一股烟的溜走了。
”大白天的搞什么啊,弄的神神秘秘的“赵嶓走了出来,只觉得一切新鲜就打开来一看顿时惊的一屁股坐下,后退着说道:“这,,,,这,,,,怎么那么多的尸体啊。”
眼前来的太突然,一下子招架不住,赵嶓站起来使劲的跑着,来到了鳯蜓山庄外又是一阵大喊大叫声音,段飞鹰两耳又不清静了,指着赵嶓说道:’我说你不要总这么大喊大叫的,还以为又出什么事情了。“
“出……出……”赵嶓气喘嘘嘘的,看得出来跑的是很累。
珊儿斜着眼说道:“出,,,,,,,出……到底出什么啊,还没玩没了啦是吧。‘
赵嶓吐出两个字”出事“
珊儿惊讶的说道:’这回又出什么事情了。”
“山林中刚看到一群人抬着好多尸体,还鬼鬼祟祟的,所以就跑出来了”看着赵嶓吓得那样,珊儿一句:“是真的吗?
孟天涯一想,这前前后后已经两次了,也许真的有,赶紧和段飞鹰一起去了,只是赵嶓吓得不敢再去被珊儿鄙视的说道:‘男子汉大豆腐,这么不堪一击啊。“
气的赵嶓跟了过去。
傲天回来了,没有见到一个人就问哪里去了,珊儿跑过来讲了刚才的事情,这下事情又变得棘手了,突然想起了那个老乞丐,决定还是让他帮忙。还没坐下休息,傲天又出去了来到城外大树下见到了他说明一切,两个人往城里走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0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