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辣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傲心诀|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阿九就是丐帮的帮主,弟子遍满天下,想要打听一个人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随即就命令全城的乞丐全力的查关于尸体的事情……
经过众人的努力,终于有了眉目,这天晚上一个八袋弟子来到山庄禀告说:”帮助,发现城南西侧有个神秘的园子,树下隐约听到里面有嘈杂声音,看来不止一个人,而且还听到一个女子声音说什么门主,皇宫夕阳殿之类的话。“
皇宫,莫非这件事情……没有多想傲天一个人潜入了皇宫,这么大的地方想要找一间屋子还真是如大海捞针一样,不过难不住傲天,自己来来回回穿梭过宋庭皇宫,金国皇宫,现在又来到这西夏皇宫,看上去规模小了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情。”
傲天在屋顶上,跳来跳去,处处留心一个叫夕阳殿的地方,这时候看到下面一群宫女走了过来,她们手里端着盘子里面有各种各样好吃的,看的傲天都嘴馋了,就悄悄跟了上去,只见他们进了一个大殿,上面写着“夕阳宫”原来就是这里啊,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轻轻的跳到屋顶上空,扯开一片瓦砾偷偷看着。
“娘娘,准备的东西好了,你可以用膳了。”见婢女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妃子走了过来,她蒙着面纱,手里抱着一个推着,一身红衣大炮,缓缓的走到桌子旁做了下来。让傲天奇怪的是她吃东西不摘掉面纱,不知是什么原因,趁着宫女们都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傲天决定下去打探一下。
谁知,手中的猫儿突然跑了,那个王妃放下筷子说了句:’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后面。“
藏在屏风后面的傲天一脸惊讶,心里道:‘她怎么知道我在后面,看来定不简单,还是出去再说吧。”
只见那个妃子回头拿着剑就指过来,速度是如此快,傲天只得被迫迎战……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真假王妃
〃红颜拔剑飞驰来,不分青红与皂白,惊闻三生泣鬼神,乱舞王妃看不通,招招相逼无情颜,不知为的是那般……〃
王妃的举动让傲天不禁感到大惊也有点措手不及,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子的警觉性是如此的高,看着她剑法倒也精妙,就是招招要人命,毫不手下留情。
傲天虽不用剑,但也能够顶的住,一招弹指通使过来打在剑上,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王妃被迫后退了几步,她哪里肯罢休又提着剑过来,这大殿之内,满是帐帘,在风的吹拂下挂起来,两个人像捉迷藏一样四处躲藏,正是由于帘的遮挡,他们两个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由于王妃穿的是青色袍子,后面拉的还很长,傲天来来回回的躲着,看着透明的帘隐约看到旁边有东西在动,好像被拉着一般。
那个王妃也是小心翼翼的,手里紧紧的我这件一层一层的扯开帘子,傲天抓住了她拖在地上的衣服的衣角,顺手一抓往后面开始拉,只听“阿”的一声,王妃的外层的衣服被扯掉了,傲天一看瞪大了眼说道:“这下可惨了,坏事了,被彻底发现了。”
那王妃捂着胸前,跑过来乱扯掉帘子不时的大喊着:‘赶快给本宫出来,听到没有。“
里面的喊声惊动了外面的婢女和太监,她们都跑过来喊着娘娘,王妃把所有的帐帘全都撕开了,就是没有见到人影气的回头说道:’你们全都走开,听到没有。”
傲天趴在屋顶上,摸着胸膛平缓着气说道:“幸亏跑的快,要不然就露出真面目了,这个王妃果然不同一般,竟然会武功,真是不敢相信。”
王妃坐下来,扯开面纱恼怒着拍着桌子说道:“下次看我怎么教训你,别让我抓到,要不然让你粉身碎骨。”
傲天想不明白,看着那群太监和宫女被轰走了,决定再次进去打探一下,这件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趁着屋里面有些平静了,就跳下来,看着这里杯子满地,屏风也被扯开了,傲天轻轻的走着可还是被发现了,谁知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碎片了,王妃惊醒的跑过来说道:“怎么是你。”话一说完赶紧跑内屋去了,眼看自己还没有穿衣服呢,这下被傲天全看到了,而且还是那么熟悉。
这举动一下子让傲天有点不明所以了,自己不认识啊,为何她的表情那么吃惊就好像很熟悉一样,正不知所以的时候,王妃走了出来,只见一身红色袍子,粉黛红唇的,面带微笑的走过来说道:“你怎么来了,那么鬼鬼祟祟的,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我们认识”傲天疑惑的问道:“为何如此说啊,不过被你发现了,真的没有看出来你堂堂一个娘娘还隐藏的那么深。”
“什么隐藏不隐藏的,这就是我,你又不了解我,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到呢。”王妃一席话出来,句句让傲天迷惑,为何这般沾亲带故的,想着一定要问个明白。“
王妃慢慢的走过来拍着傲天的肩膀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再想一想是谁带你一起去荒山救人的,才过几天啊。“
”莫非就是那个神秘女子“傲天扭过头后退一步指着说道:‘好吧,我知道了,原来就是你啊,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王妃又笑了几声说道:”我们早就相识了,只是你没有记住我而已。“
那日救人之后,傲天一直忙着,倒把她给忘了,后来才知道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招呼都不打一声,原来是真人不露相,方才知道为何整天蒙着面纱了,原来是怕认识她的人知道是个王妃娘娘啊。只是令傲天不解的是当时在场的两位王爷竟然也不知道,这又是为那般。’
王妃王娘做了下来继续说道:‘当日是我不告而别的,我只想让你帮我完成那件事情。”
可是荒山已经被攻破,秋九天也不见了踪影,这曲哪里寻找呢,可难住傲天了,只是王妃很得意的说着这件事情必须要傲天完成,自己是不会动手的,而且可以确定的是秋九天一定就在兴庆城内,至于找不找的到,反正不是自己的事情,有人发誓一定会做到,自己大可高枕无忧了。
”你怎么知道在兴庆城内,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何不派一些大内高手去呢“傲天脱口而出,当时也太怪自己盲目,早知道就不答应了,但是她有功于找珊儿,自己也不能言而无信。
两个人一直聊着,眼看就深夜了,门外的太监一声道:”娘娘,这么晚了,该熄灯了。“
知道了,王妃大声说道。
眼看夜深人也应该静了,就握拳道别,被王妃拦下说道:”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晚上到皇宫来找我。“
走的时候傲天还不忘问她名字,王妃答道”若影“
皇宫还有最后一间屋子的灯还亮着,就是夕阳宫的,傲天头也不回的飞走了,秋若影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月光,面带微笑着,随后灯也就熄灭了,偌大的皇宫沉寂在黑夜笼罩之中,显得那么安静,庄重。”
“大哥,你去哪里了”傲天刚一踏进门去,看到孟天涯走过来说道:“今天发现了一批尸体,我和段兄经过勘察确认了城西一侧有个沈园,里面有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每天的铸剑,打造形状各异的兵器,不知道是为何。”
“真有这件事情,也许背后有什么惊天的秘密,明天我们继续勘察一下,今天已经很晚了,赶快去休息吧”傲天拍着孟天涯的肩膀,两个人各自回屋去了。
躺在床上,傲天始终睡不着,想着今天的事情就让她眼前一蒙的感觉,这个王妃到底是谁她为何对荒山如此的熟悉,经过深思熟虑,才知道她身上有那么多的神秘,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何是才能摸得透,看得清楚啊。
想着想着,一个人看着屋顶就睡着了……
”傲大哥,快来救我啊,我们被人追杀呢,快来啊……〃一阵阵声音弄的傲天猛地坐起来,原来是一场梦啊,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莫非海娇他们出事了,刚才梦里的轮廓不是很清楚,但是声音能够听得出来……
傲天继续躺下来,望着屋顶……
第二天鳯蜓山庄外,赵皤正要出去,只见外面一个穿青衣的女子坐在马上,手里拿着剑,目不转睛的面对山庄大门,而且还蒙着面纱,看不清楚人脸,赵皤走进去回头看看“鳯蜓山庄”四个大字,又正面对着说道:“我说你是谁啊,总是盯着上面看。”
女子下马拿着剑架在赵皤脖子上说道:“少废话,赶快叫傲天出来。”
赵皤斜着眼看这明晃晃的剑颤抖的说道:“小心点,被动啊,要不我小命就没有了。”话刚一落,那女子就捂着嘴笑起来,这下让赵皤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就开口问道:’你是谁啊,干嘛嘲笑我,知道我胆子小还把剑架在我脖子上,这不是存心的吗。“
女子扯下面纱合上剑笑着说道:”是我啊,怎么吓着你了。“
”女侠“赵皤大声的喊道:”真是你啊,上次招呼也不打就走了,没想到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这时候段飞鹰出来了,看到赵皤和一个女子正说着,走过来问道:”这不是那天的…〃
“你怎么知道”赵皤问道。
段飞鹰凭着就是剑,身上的配饰,虽然看不清人脸但可以断定那天就是她,这说的,让赵皤不得不佩服学武之人就是与众不同,若影执掌道:“你们就叫我若影吧。”
傲天也出来了,看着眼前的情况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王旁边一看这不是昨晚上皇宫的王妃吗,不明白的是她怎么来了。
若影笑着对傲天说道:‘别来无恙吧,昨天你真是……〃见若影说一半,赵皤追问道:’昨天,你们怎么了。“
若影一手敲着赵皤的脑袋说道:”你想什么的,什么昨天,没有昨天,只有今天。“
几个人商量决定去城西的沈园打探一番,看看那些尸体是不是真的和他们有关,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这里已经杳无人烟了,傲天来到院子里看到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孟天涯都觉得惊讶,谁有那么大的本事竟然在一夜之间把所有的东西全都挪走了,看来一定是走漏了风声。
秋若影独自来到一座小屋内,看到墙上的话,再看看这周围的一切,只是露出了笑容,正好傲天走过来问道:‘你来这左什么,这不就是个很普通的小屋子吗。”
秋若影答道:“是普通,就是看看里面是不是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傲天似乎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正要问,被赵皤一阵大喊说道;“快来人啊。”
孟天涯率先跑了过去却看到若影拿着剑指着赵皤还恶狠狠的说道:’赶快让秋九天出来,不然我杀了他。“
若影姑娘,你不要冲动,刚才不还好好的吗,孟天涯极力的劝解道。这个举动引起了段飞鹰的怀疑,刚才穿的是青色衣服,为何一眨眼的功夫变成黑色的啦,她这是要做什么,从表情上来看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赵皤扭着头说道:”若影不要闹了,刚才已经玩过了,换个方式吧。“
”若影“那女子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若影,难道是……〃
傲天和若影出来了,那女子把赵皤推下去,飞走了,孟天涯扶着说:‘你确定刚才那个不是若影。“
段飞鹰看到若影和傲天出来了,想着刚才那个一定不是,赶紧驾着轻功追去了,赵皤一见若影赶紧躲起来说道:”你怎么回事啊,一会阴晴不定的,吓死人。“
若影无辜的表情指着说道:”你说什么,我刚出来。“
孟天涯一看眼前的若影,想着刚才那个一定是假的,但仔细一想不对啊,她们长得可是一模一样,这下子大家都犯迷糊了。
若影一时不相信她们说的女子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怎么自己都不知道,莫非是姐妹,细细一想也许秋九天知道真相,在一旁的傲天更糊涂了,完全不明所以,什么若影真的假的啊,难道是有人假扮的,看着大家一脸茫然的样子还是决定先回山庄仔细商量这件事情,再作打算。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影门外
事情开始变得更加迷离了,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旧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新的又来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摸不着头脑。
几个人坐在大厅之中,久久不说一句话,刚才激烈的争吵声瞬间也变得安静下来,赵皤接二连三的被若影驾着脖子,更确切的说是“真假若影”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只能这么称呼了,可是若影不肯想着自己堂堂一个王妃竟然发现和自己容貌一样,要是假扮自己岂不是地位不保,不行,一定要查到她的真实身份,换自己一个清白。
傲天想着之前假王爷的事情,就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蹊跷,也许是同一伙人干的,为的就是迷倒我们查沈园的事情,孟天涯觉得大哥说的对,当即表示还是去荒山再仔细打量一下,而且孙大鹏也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当时在荒山的时候,傲天和凶煞四兄弟打的激烈,再加上龙年呼啸二人,自己也是一阵难缠,想着这些人在荒山被攻破之后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莫非他们藏了起来,还在蓄谋策划一些事情。
秋若影不同意傲天所说的,脸色难看的说道:“这个假冒我的人一定和荒山没有任何关系,现在突然冒了出来不知道是为何事。”
赵皤脱口一句:“你怎么知道没有关系,你们又不认识,之前我们被关押起来就是遭人设计陷害的。”
经这么一说,,秋若影有点举棋不定了,想着之前的种种,也不无这种可能,也许是秋九天知道自己做出一些让他恼怒的事情才让人来假扮,想到这气的他杀秋九天的举动更加坚定无疑了。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的都各抒己见,也许这几种可能都有呢,段飞鹰说道:’事情已经很清晰明了啦。“
傲天站起来赶忙说道:”段兄何出此言啊,难道发现了什么。“
刚才段飞鹰跟踪的时候见那个”若影“去了城中客栈风来住处,尾随到此却听到里面有几个谈话的声音,好像在说什么无影门之类的事情,还有各个门派的门主都被解救出来之后开始互相残杀的事情……
”无影门“傲天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门派,也许隐藏的深,够隐秘大家才不知道。说道这里若影开始有点担心了,因为这个门派跟自己有一些牵连,想着之前的门主被秋九天杀害了就一直没有再立,早就消失的无影门怎么又冒出来了,也许不是一件好事情。
风来客栈外,那个女子蒙着面纱对后面的人轻声的说着什么,一行人分头走开,”若影“来到一个胡同之处,后面也跟来一个人……只见这是个满是枯树的的园子,杂草丛生,许久没有人来过这个地方,像荒废一样,”若影:停下来说了句:“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禀告门主,鳯蜓山庄之内有几个中原人,他们一早就居住在这里了,而且好像和舒王走的很近。“
“若影”回过头来念想着:“舒王,中原人,他们怎么会扯到一起。”
这时候被称为“若影”的女子又发话了“你们加紧人手,给我密切监视王府和山庄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情况立刻来报。”
“是”那人答了一句退下而去。
“若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想了一下,就来到这枯树之下,掀开一块木板,顺着石阶走了下去……
赵皤像往常一样,出去买酒去了,隐藏在一旁的神秘人悄悄的跟了上去,不巧被段飞鹰发现了也是一路尾随着,来到大街上,人群多了起来,赵皤西望望,东看看的,就来带风来客栈坐下来吃着肉喝着酒,那人也伪装客人进去要了一壶酒。
等出来的时候,那人往右面的胡同走去了,段飞鹰发现了可疑之处跟着去了破院子,只见树下一个密道,旁边也没有其他人,那个神秘人东张西望的看着,以为没有被跟踪就下去了,这还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密道啊,段飞鹰觉得还不要打草惊蛇,就先回去了。
傲天和若影去了皇宫,没想到自己会被假装成太监,真是气煞他了,想着当初在临安的时候也是堂而皇之出入宫廷,只是不同的是现在是照顾秋妃的贴身太监,跟个下人似得。
若影来到屋里,关上门就哈哈大笑道:‘以后你就听我使唤了,做不好的话休怪本宫对你不客气。“
傲天摘下帽子,坐下来说道:”你还好意思笑,现在事情正是棘手的时候,你也被冒充了,你还高兴的出来。“
王妃才不管呢,反正不威胁到自己娘娘的位置就可以了,而且自己的目标是秋九天,其他的自己没有那么多闲心管,傲天一脸愁苦看着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到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要是乐和先生在就好了,至少还可以为自己出谋划策。
这时候门外宫女喊道:”娘娘,陛下有请去后离园。“
坏了莫非皇帝要来,傲天赶紧站起来低下头,若影也整理一下衣服开门说道:”知道了,本宫这就去。“
傲天跟在后面仰着头走路,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宫女,若影歪着头小声说道:’一会儿千万不要露出破绽,一定要低着头,知道没有。”
傲天斜着眼看了一下,嘟着嘴扭着头不看,也许是觉得难受不适应,变得开始急躁起来,才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没想到还学会撒娇了,若影面带微笑着吗,心里却暗自发喜:‘就让你伺候本宫一回,还不愿意,看我一会儿怎么教训你。
皇帝李仁孝坐在池子边赏花赏鱼,看着它们在水中自由自在的,就感慨道:“它们多自在啊,无拘无束的。”
旁边的一奴才说道:’它们不是人,没有思想哪里体会到皇上的辛勤与仁爱啊。“
”这话不对,万事万物都有其根本,它们虽然不能像我们一样有说有笑的,但是这些动物也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也能够感受到生老病死……〃
皇上说的是……
此时另一个太监喊道:‘秋妃娘娘驾到。“
只见若影穿着紫色的袍子,倒是淡妆了许多看上去是如此的灵秀,这和之前的打扮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傲天觉得今天确实与众不同。
来到皇帝面前赶紧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吾皇万岁。”
”好了爱妃,就不必这么拘礼了,今天朕让你来就是要你尝尝这新鲜的水果,是那些大臣们从宋国带来的。“
若影拿起樱桃番茄,含在嘴里,只觉得有点酸甜的感觉,味道很鲜美,皇上又指着旁边的说道:”这个草莓鲜艳透红,果汁倒也美味,不妨再尝一下。
若影尽情的享受着美味,这在傲天看来再平常不过了,没想到他们却当宝贝吃,不禁偷笑了一下,仁宗皇帝看了一下傲天就说道:“你笑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傲天赶紧低下了头,皇帝再一次的问道:“快告诉朕,刚才你笑什么。”
“奴才没有笑什么,只是觉得这些水果都有不同的作用,所以便发起了感慨”傲天细声细语的娘娘腔倒是说得有那么点味道。
“哦”皇帝来了兴致继续说道:‘难道你能说个什么名堂来。“
傲天低下头走了出来看着盘子内的果子就一一道来,眼前的这是红枣,色泽鲜艳,红彤彤的多喜庆啊,而且有”枣子吃肚下,核子在心里。”之说,对于娘娘来说倒是补气血,养安神起到很好的作用;下面一盘的芦柑,颜色新鲜倒也酸甜可口,而且皮松易剥,肉质脆嫩,汁多化渣。最后就是冰糖心苹果,里面十分多,液汁甜,吃起来也是很脆,而且对皮肤还很好呢……
皇上哈哈大笑道:’真美想到,你一个小小太监竟然懂得那么多,爱妃啊你身边的人不简单啊。“
”皇上夸奖了,臣妾爱吃水果,也许是他们早就耳熟于心了。“
傲天退后,摸了摸胸膛,刚才还真是心跳加速啊,要是被发现就惨了。
天色渐渐黑了,段飞鹰和孟天涯下了密道,可曾想到又来到一个秘密院子,这里看上去是个楼台,上面写着”天云亭“两个人悄悄的走出来跳到屋顶上,却看到一群人在运送什么东西,悄悄的赶着他们来到了城北最南面的一角发现了一座府邸,上面写着”无影门府“。
段飞鹰看着上面的大字就觉得奇怪,这无影倒也不是姓氏,为何挂这样的牌子,两个人一商量决定进去打探一番……
傲天回到夕阳宫中,赶紧换了自己的衣服,只觉得一身轻松,坐下来喝着茶,无影走出来说道:‘今天你的表现不错,当时可真惊吓我了,要是被皇上发现可就惨了。”
你还好意思说呢,还是我机灵是不,傲天得意的说道。
还机灵呢,都怪你,要不是你偷笑怎么会被皇上发现啊,不过你还真是厉害,竟然说的头头是道。
傲天也是瞎说的,没想到就给糊弄过去了,又想起来以前在临安的事情,在若影执意的要求下,就讲了自己在宋庭和金国经历的一些事情…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章 :贵人相助
“快……动作快点…你们都给我小心点,千万不能被发现。“一个头领挥着刀指着前面的道路。
两个人趴在屋顶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原来这里真的暗藏有事,这满院子的火台,支架上都是刚打造好的兵器,只是形状看上去怪怪的,底下来来回回慢慢碌碌的人拎着袋子,这些人速度真快,也许正是分工配合的好一件件奇特的武器转眼出炉。
屋内走出来那个女子,身着打扮和今天在沈园一模一样,依旧是蒙着面纱只见她来到院子中间小声对一个人说着什么,不一会儿门外来一人好像在上报什么,说着转身就走了。
对了刚才那一群人运送的是什么,只见他们往城外走了,段飞鹰和孟天涯一商量决定分头行事,马匹托运的东西悄悄的走出城外,段飞鹰轻功跟了上来。而在屋顶上的孟天涯一直观察着那个和若影一模一样的人,正想着呢,那个女子出门左去了,身上拿着一把齿轮刀。
孟天涯轻轻的跳下来,跟了上去,这个胡同还真是长啊,都转好几个弯了,像个无底洞一样走不到头了,突然那个女子停下来往后面忘了一下,也许是警觉到什么了,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前方是间屋子,上面有好多的火把,岂料跟在后面的孟天涯被发现了,女子赶紧从身后出来说道:”是你的影子出卖了你。“
孟天涯回过头来质问道:”你是谁,到底在干什么,那些尸体是不是从你们这出去的。“
女子冷笑了一下,便答道:”我们认识吗,你怎么知道那些尸体是从我这里运出去的。“
孟天涯也不敢肯定这些尸体到底是不是跟这个神秘女子有关联,一时间答不上来,那女子又脱口道:”今天你们为何去了沈园,难道你是秋九天派来跟踪我的吗?
“秋九天”那不是若影口口声声要找到的人,这眼前的女子为何也说这个人,莫非她也再找,带着疑问又说了一一句:“在下有个朋友,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莫非你们是姐妹。”
“谁”女子很迫切的说道:”她叫什么名字。“
孟天涯答道”那位姑娘叫若影。“
”若影“女子一听说姓氏呢。
孟天涯也不知道。
这个女子开始沉思起来,今天去沈园的时候架在脖子上的那人一直说自己是若影,还别开玩笑之类的话,难道真的有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面带着疑惑,女子轻轻一句:”她是若影,我是若兰,莫非……
女子就走,孟天涯拦住说道:“姑娘,你还没说这是要干嘛,为何打造那么多兵器,你芳名是?
女子跳到屋顶上回头看着说:”不要再来,小心我不客气,我叫秋若兰。‘
秋若兰,秋九天,莫非他们有关联,孟天涯抬头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边段飞鹰悄悄跟着来到了城外的枯树林,那群人拿着家伙在地上挖了个洞,把车子上的东西扔进去,又把土填埋上盖一些树叶就悄悄的走了。
来到树下,扒开土露出了一件衣服,在一深挖却看到一只人手,到最后令段飞鹰惊讶的是全是尸体,想着这件事情和先前一定有关系,可以肯定的是就是他们干的,正要回去时来了一个人影,那人拿着棒子和段飞鹰打了起来。
黑夜里大家都看不清楚对方的脸,清风徐来,地上的叶子也飘起来,那个瘦小的人拿着棒子敲着地开始攻击上来,段飞鹰拿出链子打了上去,那个人打的很激烈,真是那个瘦个子武功也不弱,棒子耍的出神入化,段飞鹰一时之间破解不了,跳起来用鞭子缠住他的腿飞起来,那瘦小个子竟然抱住一棵树,累得段飞鹰不得不松开链子,那个瘦小的人哈哈大笑一句:“想缠住我还没那么容易。”
“慢着”段飞鹰说了句“你可是阿九。”
咦!你怎么知道我叫花子的名字,莫非你怕了。
是我段飞鹰。
段飞鹰,怎么是你啊,我以为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呢,刚才我确实看到一群人鬼鬼祟祟的。
在下也是追到这里,才发现这些尸体的,看上去已经死一段时间了,就是奇怪为何现在出来填埋更令人想不透的是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尸体。
两个人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府,先等孟天涯回来再商议。
刚踏进门就看到傲天和孟天涯在说着,阿九走过来便说道:“我叫花子来了。”
傲天站起来说道;“是你啊,怎么样,查到什么了。”
”果不其然,树林外确实买了好多具尸体。“
听阿九这么一说,道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测,这个秋九天和若影,若兰之间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冒出来的无影门一定是在和其他门派厮杀……
孟天涯奇怪的是这个秋若兰好像跟秋九天有仇似的,而且自荒山之后就消失了人影,莫非还有其他隐藏的事情。傲天决定还是明天当面问若影。
第二天,鳯蜓山庄外,伏王带着一群人来了。
此时的卫信已经好多了,忙走出门外上前一步说道:“不知道王爷这么有雅兴来我府上。’
”傲天呢,你的那些朋友哪里去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傲天和孟天涯从屋内走了出来,看到卫信和伏王正说着,就来到面前一句:“王爷何故来这里。”
本王有事情要与你们讲,最近城内接二连三的发现无名尸体,而且是越来越多,今日来就是告知要多加小心,这是出入宫廷的令牌,在下需要几位的帮助。
“他怎么也知道这件事情,好像比我们还熟悉一样”孟天涯心里打了个疑问,凡事不等三宝殿,一定有什么隐藏的事情。伏王看大家还是一脸迷茫就道:”你们不用怀疑,本王那次剿了荒山,他的手下都跑了,现在正是报复各门派的时候,死的这些人都是天门内部人所为,本王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要你们鼎力协助,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经这么一说,大家都犯迷糊了,傲天面对王爷如此的袒露无遗,也许事情会有一定转机,为了把这件事情商量清楚,决定合作一回,当即回复道:”既然王爷胸有成竹,也省了我们好多事情,在下愿意一起查这件事情,抓出幕后凶手。“
”好,有你这句话本王就放心了,现在万事具备,东风也有了,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皆有,相信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大家看着王爷远去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天降好运,正当面临一筹莫展的时候,半路杀出个王爷来。孟天涯还是有点理不顺,怀疑的说道:”这个王爷会那么好心,听说他和舒王和濮王的关系都不好。“
卫信好像听舒王说过,他是个异姓王爷,总想着博览大权,也是个有野心之人,可是傲天不管他安得是什么心,至少在这件事情上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倒也省了不少阻碍,减少一些困难,既然他都上门来了,说什么全力以赴,追查到底之类的话更想不到的是还给了去宫里的令牌,看得出在这件事情上大家的目的还是很一致的,也许就是一贵人呢。
金国遗事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尔虞我诈
“莫愁前路无人入,自是贵人来相助,山重水复疑万千,柳暗花明人心险,尔虞计谋谁放出,我诈他人看不穿。”
伏王李仁风的突然出现似乎让大家看到了光明,在傲天等人的精心秘查之下终于有了眉目,几个人开始设计部署准备截杀无影门天主。
荒山一破,手下群乱舞,爆发出蠢蠢欲动之势,所有的门派都开始有所行动,诸如青龙堂主霍长龙伏刀立现斩杀无影门少主秋若风,以报被困之仇;雁风堂主徐穆延执剑立于荒山,追杀龙年呼啸二兄弟,玄风堂主穆天明立杆见枪守城防,隐秘埋伏捉黄亮;飞花门主谢飞花,双鞭等候荒山脚下,配合徐穆延设计捕捉凶神煞;追风堂主莫追风寻仇射箭侯爷府,占领城南西侧沈凌园……
秋九天自负伤之后,一直躲在院子里面,殊不知外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手下们个个立门户开始极力的反斗自己,一场大战就要来临。经过这几天的休养,秋九天把体内的毒液逼出来,修炼自己的内家功力,脸色也慢慢恢复了,感觉到一身力气的他决定出去报一针之仇,首先想着的便是伏王李仁风。
秋九天一个人慢慢的走出这密室,这些天不吃不喝全靠意念支撑着,肚子都咕咕叫了,想着先找一家客栈吃点东西,当走出来的时候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了,自己的护法张坤,张乾两位兄弟也不见了踪影,来来回回在院子里寻找着,连个铁块都没有发现,干干净净,疑惑的看着眼前,心里念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全都消失了,莫非……〃秋九天赶紧出门而去,来到大街上看着人群涌动,好一派热闹,当初自己蜗居在荒山的时候,自己是何等的威风,岂料现在可好像个无处可去的流浪汉一般,真是天上,地下一朝翻滚,跌入谷底入深渊了,想想真是可悲可叹。
秋九天来到一家客栈,要了一些肉,和一些酒,吃的是满腹大饱,心情舒畅,往日来的苦闷心情也一扫而光了,忽听旁边有人聊到无影门的事情,还有一些御林军包围皇城好像在捉拿什么人,秋九天回头看看那两个人,自语道:“这无影门什么时候和御林军扯上关系了,待我打探一番。”
吃饱喝足也是时候了却恩怨了,秋九天站起来就要走,被小二拦下说道:“这位爷,你还没付账呢。”
光急着走,倒把这事给忘了,赶紧往身上摸来摸去的,才知身无分文,强颜欢笑道:“我先赊账,一会儿给你送来。”
“不行想吃霸王餐啊,今天要是没钱休想走,小二哥叫来几个下属围着说道。
“呵呵,老夫几日没出来,这小二都敢横了,秋九天狠狠一句道:”识相点赶快让开,要是在以前打断你狗腿。“
”什么,吃了我的饭还打我,看来你真是目无王法了,兄弟们给我上,好好教训他。“
一群伙计拎起拳头,他们怒目而视,一下子铺上来,秋九天闪的一下出现在小二的后面,那一群伙计扑个空都碰头了,弄的他们只喊疼。小二揉揉眼睛说道:”在哪里,跑哪去了。“回过头一看在自己后面”啊“的一声被秋九天打了个底朝天。
那群伙计不服气,又一窝蜂的冲上来,三两下被打的捂着肚子喊疼,里面的客人也都吓跑了,秋九天看着小二说道:”今天吃你一顿,下次补回来,我秋九天说话一言九鼎,太小看人了。“
小二捂着脸委屈的看着……
付王府门外,傲天上马就走,一个人沿着去皇宫的路去了,而孟天涯则取追查无影门的下落了,这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来了,他就是秋九天,想着就是来报仇的,这光天化日的,还堂而皇之,看来这个人胆大道逆天了。
王府外兵马重守,秋九天就从后院进去了,来到院子里面看着满是花,倒是一个清净之处,一群婢女走过,端着好吃的东西看来王府之内有客人啊,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不请自来,定要搅局一下。
大堂之内一片欢声,原来伏王李仁风请来了青龙堂主,天威堂主,还有段飞鹰也在,他们喝着酒吃着肉,赏着舞,好不逍遥自在。在门窗外偷看着的秋九天顿时来了火气,没想到在此欢天酒地,还有这些叛徒在自己不行的时候开始反攻自己,想到这就杀气怒来,此刻的秋九天握紧拳头,等待一会儿冲进去,这时候外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1 3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